Back to top

(季允宸,高二)

季允宸如坐針氈的待在診gD$zwvt^G85yUgOD%MQX#V!%[email protected]%&QrX$hkOjLSp(-M&療室內,當她發現醫生對著電腦時不時的眉頭深鎖、嘴巴還不自覺一直嘖嘖作響,她就知道事情不太妙了。

「心臟衰竭。」醫生搖搖頭,「為什麼妳就是不聽話?妳的狀況真的不能再打球了。」

「心臟…衰…竭?」季允宸摒住呼吸,喃喃的複誦了0Z5qo!UK27S$*FDPj9BEjmK^ZxC8bqBXU7NXUkgMD(+pIfg(BW一遍醫生的話。 季允宸從小就有心臟方面的疾病,對於相關的病症她曾做過詳細的研究,只是她沒想到居然會惡化成心臟衰竭這麼嚴重的地步。

「妳現在需要好好靜養,像打籃球那種激烈的運動,絕對不可以再碰了知道嗎?」

「可、可是下個月就要打預賽了!我不能在這種時候離開球隊!」 醫生似乎對她的回答不是挺滿意,帶著不悅的語氣道,「妳就是這樣不聽勸,執意要一直打籃球才導致病情惡化的,想想愛妳的家人和朋友吧,沒有什麼事是比生命2Iziwu_RXFkHpJN7WV$N$5KuQt7Nyoga%Qy+fz^9KdbRd57y27還要更重要的了。妳還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妳這是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嗎?」醫生的一番話讓她語塞。

季允宸身子微微顫抖,她握緊了雙拳,真的,打從心底深處覺得好不甘心。 為什麼…為什麼偏&T-!JJrvqY-%ZZpIJ++rI^QXBMdpw$v(pvLJeuQkZbpK+p^qmo偏要選在這種時候…? 今年的球隊是她們創校以來最強的陣容,就連教練都說了,要打進預賽,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順利的話,打進八強、四強,甚至爭冠亞軍都是很有機會的。

季允宸混亂的走出醫院,想起今天下午有個練習賽的事。 不行,她才不要就這樣放棄。 她抓緊胸口,不由自主的對著她的心臟喃喃自語。拜託,讓我撐完今年的HBL就好,比賽一 結束,我就會放棄籃球讓妳好好休息,求求c!U#[email protected]@FDK-na3ePxxu&OzgJA7#bf)9o([email protected]妳,只要再撐一小段時間就好……

--

季允宸換上球衣,一走進場中,她的隊友阿煜馬上朝著她走來,搭著她的4Rx21JW_OhymfBm^Rk-vOjeR$bHQC%)%Q=L_U-sX%pnY)9ZZK%肩膀笑吟吟的說 ,「誒,允宸,妳約會約的怎麼樣啊?」

「約會?什麼約會?」

「哈?別裝傻了,就那個啊…」阿煜指了指在一旁練習罰球的鄭安汝,學著她那天的語氣 ,故作嬌羞的說,「『想跟妳一起過』~」 [email protected]!CHprra8C2FlSHBylvV季允宸皺緊眉頭,「妳說安汝嗎?我那天只是跟她去看電影而已,不是約會。」 阿煜翻了個超級白眼,「喂,我說,妳該不會到現在還不知道人家對妳的心意吧?」

「心意?什麼心意?」

「妳還真的不知道啊?那麼明顯耶?妳難道看不出來那個熱血的可愛學妹喜歡妳嗎?」 季允宸大驚失色,「喜、喜歡我lR%Rzm)*nc98%vFVjH*[email protected]$uZ3e%(j?妳說安汝喜歡我嗎?」

「果然是傳說中的戀愛白痴耶,那不是明擺著的嗎?」阿煜說完不住的哈哈大笑。 「妳說的喜歡、是想跟我在一起的CKgPjq3Q(+7Zz_jDJ4d2L)nbH%@l9k1KAC1u_Jm*rC9b*Ubj^#那種喜歡?」

「是啊,誒,妳看,她又在偷看妳了。」 季允宸轉頭一看,發現鄭安汝果然正盯著她瞧,四目相對的瞬間,鄭安汝瞬間脹紅了臉, 有些慌亂的把頭撇開。 不、不會吧?她以為鄭安汝在她面前老WK6t1sPi9m8W%ge(Dh9*[email protected](Q是手足無措,是因為單純個性害羞而已,原來是因為這樣嗎!?

「阿煜,我不懂,喜歡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啊?」

「誒?這個嘛…簡單來說就是,如果有個人會一直出現在妳的腦海裡、不管妳做任何事都會第一個6vkm^i8IrBCP*7rROu*yuW8%Qu0wYSl4lXlE_5Jqr#hK9vEgzT想到她,而且會覺得她比其他人還要更特別,看著她的時候妳還會臉紅心跳,若是妳心裡有這麼一個人的話,那妳大概就是戀愛了。」

「就這樣嗎?」

「還有啊,若是喜歡一個人,妳就會覺得她的嘴唇不是嘴唇,會有一種、很想把妳的嘴巴貼上去的衝動。」

「哦,嗯,這樣啊。」季允宸搔了搔頭,還是覺得有些不太明白。

「去試試看,怎樣?」

「蛤?」

「唉唷,別囉嗦,快去啦,記得嘴J7-SdQlC^oNHgA_q3yPedAcS7ov-iB*IQP7+TFI#a0qLH0yL^z唇、嘴唇!」阿煜用力的把季允宸往鄭安汝的方向推了 過去,季允宸只好走到鄭安汝面前,一臉尷尬朝著她笑了笑,「嗨。」 鄭安汝把球抓在手上,對季允宸突如其來的舉動有些疑惑,「允宸學姐?怎麼了?」 季允宸深深吸了一口氣,緊緊盯著鄭安汝的嘴唇,嗯…嘴唇…唇…唇…… 不管怎麼看,就是一個嘴唇啊!

「呃,沒、沒事。」季允宸幾乎是有點落荒而逃的跑回阿煜的面前。 「怎樣?fA9RF69MqhyzfC4-0z$crSUUj9%yldskwQxy$UL0uAJG^YhCa_有沒有什麼特別的FU?」 季允宸用力的搖了搖頭。

「嗯,所以不是她啊…」阿煜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允宸,有個人,我想妳應該去試 試看。」

--

季允宸站在圖書館的租借櫃台,雙眼直盯著林敬瑞。 林敬瑞闔上書,「允宸學姐,妳要找我?」

「綺旻學姐,敬瑞可以借我一下下嗎?拜託了。」 劉綺旻看著一本正經的季允宸,點點頭道,「嗯,去吧。」 得到劉綺旻的同意後,季允宸走進櫃台輕輕抓著林敬瑞的手,把她從位子上拉了起來。 走出圖書館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聽了,季允宸好像聽到劉綺8EvipVyecpuHgn70Lkyjqfxs2zI^c1S$NTQEMX3=7Kt)4GJq2M旻在她們背後輕聲地說了「傻子」這兩個字。

拉著林敬瑞的手走進了體育器材室,這種時間這裡是不會有人的,季允宸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刻意挑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其實不過就是聽阿煜的話測試看看自己對林敬瑞的嘴唇會不aK+#[email protected](QiXMNU4OZk4N^OwO1jdT2*3XM^f5ONBgGzXQXhdB5R會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為什麼要把自己搞的緊張兮兮的?

「允宸學姐,妳帶我來這種地方幹什麼?」 季允宸沒有理會林敬瑞的問題,只是逕自的盯著她的嘴唇看。 剎那間,林敬瑞的那張櫻桃小嘴好像慢慢地變成了一個她最喜歡的甜食,像是…鬆餅或是 烤布蕾之類的…讓人不自覺…好想…咬一口…… 體育器材室通常有一股霉味,但現在卻充滿了林敬瑞身fw^5P8RN(tqyw2WGHRJh#Zi)CqjOt=5cXgsEDCpHm&e3=vX*LZ上的香氣,還時不時的傳進季允宸的鼻腔,她忍不住臉上一熱,心跳加快了起來。

季允宸忍不住衝動,伸手抓著林敬瑞的臂膀,悄悄的把臉湊上前,緩緩的靠近了林敬瑞。 在兩人的臉剩下不到十公分的距離時,季允宸赫然發現,林敬瑞居然,閉上了眼睛。 她的睫毛好長,雙頰紅通通的,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看起來真的好可愛。 即便是季允宸這樣的戀愛白痴在此時此刻都能ckC631KJ*!p$EOJwXEVp4khVIxw&eC4b#$yjs#1Si_!CV-7K!W很清楚的發覺,自己對眼前這個人,是真的非常的心動。

一直出現在腦海裡、不管任何事j7ipMVhU3hGr+GBch^Pm)8^J50&1u9P&eO2f)FUKj)^WZ%UD)h都會第一個想到、比其他人還要更特別的存在,看著這個 人的時候,還會臉紅心跳… 敬瑞,我,好像,對妳……

「心臟衰竭。yhrp0xkYf_j(M!zn5oN2zbj^&id!Wh7KKLE8HS+hlTi=TbpV5D」剎那間,醫生的這句話,咚的一聲,敲進了季允宸的腦海裡。 她嚇得趕緊把手放開,連忙向後退了好幾步。 不行,她不能那麼自私,林敬瑞已經有男朋友了,她應該是要和吳宇浩開開心心的在一起 ,而不是和自己這種沒有未來的人糾纏…… 「敬瑞…對不起…我…」 林敬瑞緩緩張開雙眼,笑得非常苦澀,「回去吧。」

「嗯…」 林敬瑞轉過身,推開了體育器材室的大門。 季允宸連忙跟在林敬瑞的身後,望著這個嬌小的背影,心中一陣刺痛。 明明就近在眼前,卻始終觸碰不到的痛苦與無奈,這種感覺,真的好難受。 吶,敬瑞,妳知道嗎?我多麼想把妳擁進懷裡,可惜,我永遠不會是在妳身邊的那個人, 我只要能這樣…遠遠的看著妳就CRwEx%Xt+X+JXwplWv_qHjwmfe49nPT#&ZcB97MBl)ahQJBDsF好了。

--

(林敬瑞,高一) 林敬瑞獨自坐在「HARU」裡已經快兩個多小時了,她伸了伸懶腰,喝了一口那杯早已冷掉的wh)CO%[email protected]#BpWxnFyrS2dCy5NxkMuL^Kwl0Klx+jW0I!熱巧克力。

「HARU」是學校附近的一家下午茶咖啡廳,某次林敬瑞意外發現這裡是個非常寧靜、氣氛 又好的地方,在那之後,只@Da#CDaEEMI=En&IZymZHzpukONWIY6gjaBd1mh!etnFOpSPLC要放學圖書室不是輪到她值班時,她便會來這裡消磨時間。 而她消磨時間的方式除了看書以外,偶爾她還會拿著鉛筆在空白紙上寫著一些…她腦袋中 浮現出來的人物情境跟對話轉換而來的文字。

林敬瑞從小!$3KfGZda+ltOa+Lnij*[email protected]*=nCgpR%#Aprg$o4A就是個心思細膩、又喜歡觀察人性、想像力特別豐富的人,腦袋裡總是時不時會出現天馬行空的幻想跟靈感,每當這種時候,她就會拿著紙筆把這些東西記錄下來。 她從不知道這些虛構的文字是代表著什麼,但每當她自己反覆讀著這些她所寫的東西,腦 海反而會產生更多源源不絕的想法,不知不覺的就會越寫越多。

「敬瑞?妳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林敬瑞的身後傳來,下一秒那個聲音的主人還把林敬瑞剛才寫的那一疊 紙給拿了起來,「咦?這是什麼?《小春…日和》?」 林敬瑞錯愕的轉過頭,發現季允宸居然在看著她隨手亂寫在紙上的那些東西,她不禁臉上一熱,尷尬的從椅子YqM%@X_k8G&yPbU0czH5G!GoV$uYouG)FM3zxzSD9Nfbla%7*q上彈了起來。

「允宸學姐!?妳…不要看啦!還給我!」林敬瑞伸手想把那疊紙給搶回來,但季允宸卻刻意把那疊紙拿到頭頂上,一臉認真的開始一張張翻閱著。 季允宸身高大概有170公分以上,而林DJkCaDQ6_4AL5yPL+Ps+0AGbV%tmx4DB*jf^e+2EJpS9FXv3sh敬瑞的身高約莫150公分,即使是墊高了腳尖、或是死命的的跳來跳去,根本連勾也勾不著,她只好選擇放棄,坐回位子上等著季允宸把那些東西給看完。

終於,季允宸把那疊紙放回林敬瑞的面前,然後笑笑的說,「敬瑞,這是小說嗎?是妳寫的?」

「不是啦…我只是隨便亂寫的…」

「敬瑞,妳好厲害喔,這個很好看耶,還有後續嗎?」

「呃…這個真的是我隨便亂寫的啦…只有寫到這裡而已…」

「是哦?那妳不趕快把她寫完嗎?我好想看接下來的故事情節喔,這個叫做柳葳的0KuSS#PQdD47RbH+VMijoeMHvE#[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0Oj-zY=h角色真是又可愛又傲嬌,我還蠻喜歡這種個性的人的說。」

「妳把那個名字唸出來幹嘛啦…」林敬瑞紅透了臉,有些難為情的說,「那是我虛構的… 又不是真正的人……」

「雖然是虛構的,可是她活在妳的故事裡不是嗎?」 季允宸用手指點了點桌上的那疊紙,「敬瑞,是妳賦予了這些角色生命,在這幾張紙上, 妳就好像神一樣,主宰著她們的一切,妳不覺得這是一件[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uAhy=ulqY4R(V+=w2J-很厲害的事嗎?」

林敬瑞忍不住笑出聲,「允宸學姐,啊妳是棋靈王看太多嗎?」

「我是認真的嘛!這可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敬瑞,除了這個以外,妳還有其他的創 作嗎?」

創…作…? 這些文字…稱得上是創作嗎? 曾經,林敬瑞把這些作品拿給了吳宇浩看,滿心期待著他的回應。但吳宇浩只是一臉索然無味隨意地翻了翻,皺著眉頭說,林敬瑞的想像力未免也太豐富了,這些東西太不切實際了,與其浪費那麼多時間寫這些毫無意義的東西,不如多花些心思唸書ZWZF^6K#[email protected]^m_NzP3B57a8z&elV!1PXw499i、和他一起考一間好一點的大學。

林敬瑞實在是既氣餒又沮喪,或許,她寫出來的東西根本就不夠格讓任何人看吧? 在qg7VcrmgnscRW$NNs0YS*[email protected]!8#noy8g6l4)tQ%$!l()A8那以後,林敬瑞雖然還是會在紙上寫寫東西,但她卻再也不敢把這些文字拿給任何人看 了,直到現在不小心偶然被季允宸給發現了。

季允宸忽然恍然大悟道,「啊…是了,難怪妳那時候要借那種18禁的書,原來是想要寫百合小說啊。」 呃,林敬瑞忽然想到,剛才最後寫的那一篇,好像是TTc+hdA$$6s2395cJrN2XO2KpTBt1xC=N4rqR53l*E)0!1zW3b…限制級的內容… 天啊,她真是尷尬到想找個地洞鑽了。

「敬瑞,妳應該還有寫過其他的吧?可以給我看嗎?」 vIGc4Ei%A)yqprpyc-Zd30cPT#%Nd%z-*YB1O5ycpYE5taG*=W林敬瑞猶豫了好一陣子,才從書包裡拿了一大疊筆記本,每本封面都寫著不同的標題。

《海洋之心》、《心跳》、《跳躍的距離》、《離人結》《結局》e_d$$(gnl!99Met7w(hhB3o$f*[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H^T#d、《岔路》、《藍色小鹿》。 「哇!這麼多喔?」季允宸瞪大了眼睛,「這些全部都是妳寫的!?」

「嗯…還有一些放在家裡沒有帶出來…」

「我真的可以看嗎?」 林敬瑞看著雙眼發亮的季允宸,qK=cs3jdQskR==BzE%U1D!lmADv28^7OR84-oJ-V05RyKkmeMp心臟怦怦直跳,緊張的點了點頭。 得到了林敬瑞的同意,季允宸便拉了椅子坐到了林敬瑞的對面,跟服務生點了一杯鮮奶油多一點的熱摩卡,然後又替林敬瑞再點一杯也是擠滿鮮奶油的熱巧克力。

林敬瑞坐在季允宸的對面,邊繼續寫著新的故事,邊時不時的偷偷瞄[email protected]$3t_jBC8n68a^5tpJ9=jyKyHUryx著季允宸。 和吳宇浩敷衍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季允宸顯然是真的全神貫注的在看著那些字字句句。 林敬瑞心裡忽然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彷彿全世界能夠理解她的只有季允宸一個人而已 ,她的心臟砰砰亂跳著,腦袋裡不自覺又同時有好幾個靈感瞬間湧現出來。

接下來的好幾個小時,季允宸就只是一手脫著下巴,一手不停的一頁又一頁翻著那些寫滿了文字的筆記本,偶爾停下動作拿起摩卡啜飲幾口,接著又繼續聚精會神的翻閱著[email protected]_xp54F*JX4eq$6=EP#85aoQDTgScca)2C3!Jl。 林敬瑞不得不承認,收起了輕浮態度、一臉專注的季允宸,真的是非常的迷人。

那跟她bX*RLt-lC$h&O2Dxy7yXGvTywUKnMN1YhpFHR3sFIPtQ)T5+f8在球場上發光發熱的時候不盡相同,雖然都是一樣的吸引人,但,此時此刻的季允宸在林敬瑞的眼中,似乎便已是全世界最特別的人了。

「敬瑞,我覺得妳的作品不能只有我看到。妳確定要讓它們一輩子待在妳的書包或是房間裡嗎?ECGka*3Ku18biHK$)VC3YzEis655Tiw4mZICTtkt8$Iy5g%0$X這樣的話未免也太可惜了吧?」

「可是我真的只是隨便寫寫的,而且我又不想讓我認識的人知道我寫這種東西……」

「那不然妳可以放在網路上啊,反正網路上的人又不知道妳是誰。」

「這個…我…」

「對了,妳剛剛寫的那個新的小說啊,叫什麼《小春日和》的…可以把我寫進去嗎?」

「什麼?妳?」

「是啊。嗯…就當女主角的舊情人怎麼樣?最好是神祕一點…還要感覺是人生勝利組…對 了…當T吧的老闆怎麼樣?那可是我的夢想呢,妳乾脆在小說裡幫我K=n=3s3Ak8=Cur06DVz3rQTzL##0ECpuZrr&g%zgNi+5O0Hh*@實現好了。」 林敬瑞哈哈大笑道,「允宸學姐,我看妳想像力也挺豐富的嘛!妳也來寫小說好了。」

季允宸聳肩道,「我沒辦法的啦,我國文那麼爛,作文也都被老師批評的一無是處,w&RIPb2DTOYLSORylMcCGkF5!wPYKy!q_s0#RIflSXS$o9#bri我只能出出餿主意,然後讓妳來幫我完成。」

「是嗎?那妳覺得妳剛剛看的那幾本妳最喜歡哪個角色?」

「嗯…好難選喔…不過硬要選的話應該是雨陽吧?她真的很討人喜歡耶。」 林敬瑞眼睛一亮,興奮的說,「真的?我也是最喜AV&fZ50^b0l4M!yExwIn_pno#27Plihh#@fU(zwkf7uNNv%6WZ歡雨陽。」

U9w9PzqAKLeJrvU*j&XEudI7W_)LBGJpD^[email protected]&MV(SZ_uOYC「哼哼!我就知道,難怪妳一直讓她出來客串。誒,而且我覺得那個叫做建杼的是不是還喜歡雨陽啊,感覺她們之間的對話都充滿了曖昧的情愫呢。」

「哇!這個妳也看得出來?妳未免看得太認真了吧?」

「那當然。還有啊,我覺得那個《藍色小鹿》的開放式結局太草率了啦,妳應該再補一個番外篇比較nz&!4SQAMkfpGYHkbYGr^O9&tp^(rK-j5yW9b5jj5f#)m6w$-Z好…」 林敬瑞和季允宸就這樣妳一句我一句、滔滔不絕的討論著那些小說裡的角色跟劇情,直到店要打烊了,兩人才依依不捨的結束了對話。

在那之後,身為球隊王牌的季允宸越來越忙著練球,而圖書委員始終在缺人,林敬瑞的班 也越排越滿,兩人幾乎沒有什麼閒暇時間可以見面。 就算是真的有空了,中間也總會夾著一個鄭安汝,這那的事情,便成了她們兩人之間的祕密。 和季允宸待在一起的這整個下午,是林敬瑞這輩子感到最幸福的時刻。 在很久很久以後,林敬瑞總會時不時地想起季允宸一臉認真的讀著她寫的小說的畫面[email protected]%fijCHDmf^nIzqxA8g3EQN=z$SP70M1^AKK0v,不管過了多少年、不管經歷了什麼,她也從不曾忘懷。


(圖/Pixabay)

吶,允宸學姐,妳知道嗎?我多麼想衝進妳的懷抱裡,@OVUO8#NU)QcQ9hLb2M%gY#[email protected])ar%[email protected]=o9nR+(MP可惜,在我身邊的那個人永遠不會是妳,我只要能這樣…遠遠的被妳看著就好。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2019年香港同志共融指數暨頒獎典禮即將在5月14日於尖沙咀Hotel ICON公布及舉行,也為當週即將到來的2019「國際不再恐同日」提前暖身。

快加入300位以上的LGBTQ盟友,一同慶祝過去一年為香港同志共融所做的努力,欲瞭解更多或購票參加,請至Community Business網站 #IMPACTxAsia #Time4ChangeHK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16歲的卡麥蓉,從小父母在車禍中雙亡,在她心中造成揮之不去的陰影,並讓叛逆獨行。當在高中畢業舞會被抓到與女同學親熱後,她被有狂熱宗教傾向的嬸嬸,強迫送入性向改造夏令營「掰直」。在這荒謬的營中生活,她結識了許多天涯淪落人,最後決定坦然面對真我,找到心方向……

30秒註冊,馬上看《她的錯誤教育》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