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季允宸,高二)

季允宸如坐針氈的待在診療室內,當她發現醫生對著電腦時不時的眉頭深鎖、嘴巴還不自覺一直+cntDI^RUHLZsS27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WwxkENP*K嘖嘖作響,她就知道事情不太妙了。

「心臟衰竭。」醫生搖搖頭,「為什麼妳就是不聽話?妳的狀況真的不能再打球了。」

「心臟…衰…竭?」季允宸摒住呼吸,喃喃的複誦了一遍醫生的話。 季=OyhOzPbp(4wOI%[email protected])L)I&7fT5otVDR)-k^sT_Xb#BQkNyYj允宸從小就有心臟方面的疾病,對於相關的病症她曾做過詳細的研究,只是她沒想到居然會惡化成心臟衰竭這麼嚴重的地步。

「妳現在需要好好靜養,像打籃球那種激烈的運動,絕對不可以再碰了知道嗎?」

「可、可是下個月就要打預賽了!我不能在這種時候離開球隊!」 醫生似乎對她的回答不是挺滿意,帶著不悅的語氣道,「妳就是這樣不聽勸,執意要一直打籃球才導致病情惡化的,想想愛妳的家人和朋友吧,沒有什麼事是比生命還要更重要的了。妳還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妳這是要拿自己的生l)ayY#)D8Uu*r-8N)=kS6VgD*_eftBVK*gdOvyRRFOV(Q2oZeL命開玩笑嗎?」醫生的一番話讓她語塞。

季允宸身子微微顫抖,她握緊了雙拳,真的,打從心底深處覺得好不甘心。 為什麼…為什麼偏偏要選在這種時候…? 今年的球隊是她們創校以來最強的陣容,就^fkF4rbVZezl-fhSpYp0ZGVIYm+hVlUbJMTc+SGv7Z*a+YfGi6連教練都說了,要打進預賽,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順利的話,打進八強、四強,甚至爭冠亞軍都是很有機會的。

季允宸混亂的走出醫院,想起今天下午1lQ-I(^Ey30a%[email protected](Q%b_T6xFio103&JaiI8GEIp%e有個練習賽的事。 不行,她才不要就這樣放棄。 她抓緊胸口,不由自主的對著她的心臟喃喃自語。拜託,讓我撐完今年的HBL就好,比賽一 結束,我就會放棄籃球讓妳好好休息,求求妳,只要再撐一小段時間就好……

--

季允宸換上球衣,一走進場中,她XKaq3UMi1ESEh+&+%o!05zLN4nqj4Qxs%%MbeWKAfd4pzy9scl的隊友阿煜馬上朝著她走來,搭著她的肩膀笑吟吟的說 ,「誒,允宸,妳約會約的怎麼樣啊?」

「約會?什麼約會?」

「哈?別裝傻了,就那個R!ROk+1U*VjsM4PboMgCq)mit9^)E0-S4pV$maiRi=ku1t3hEG啊…」阿煜指了指在一旁練習罰球的鄭安汝,學著她那天的語氣 ,故作嬌羞的說,「『想跟妳一起過』~」 季允宸皺緊眉頭,「妳說安汝嗎?我那天只是跟她去看電影而已,不是約會。」 阿煜翻了個超級白眼,「喂,我說,妳該不會到現在還不知道人家對妳的心意吧?」

「心意?什麼心意?」

「妳還真的不知道啊?那麼明顯耶?妳難道看不aowto^XH)dRE*(V0X#BxyBpT$ctrwB*_U*H6L$uXmNx%m8TEvg出來那個熱血的可愛學妹喜歡妳嗎?」 季允宸大驚失色,「喜、喜歡我?妳說安汝喜歡我嗎?」

「果然是傳說中的戀愛白痴耶,那不%vGSY7-j1N)*$h&FDNTtsuW-!6CVpDZh(#yIn7kB-kd^OcAPYk是明擺著的嗎?」阿煜說完不住的哈哈大笑。 「妳說的喜歡、是想跟我在一起的那種喜歡?」

「是啊,誒,妳看,她又在偷看妳了。」 季允宸轉頭一看,發現鄭安汝果然正盯著她瞧,四目相對的瞬間,v3V+arx7c^[email protected]_oT%SdwJwyAV([email protected]_*xjfx7x鄭安汝瞬間脹紅了臉, 有些慌亂的把頭撇開。 不、不會吧?她以為鄭安汝在她面前老是手足無措,是因為單純個性害羞而已,原來是因為這樣嗎!?

「阿煜,我不懂,喜歡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啊?」

「誒?這個嘛…簡單來說就是,如PF9E3TF8J)(ZFNc85d8tMt92Piy0B=M7mW%85CQF91gvLZLq%5果有個人會一直出現在妳的腦海裡、不管妳做任何事都會第一個想到她,而且會覺得她比其他人還要更特別,看著她的時候妳還會臉紅心跳,若是妳心裡有這麼一個人的話,那妳大概就是戀愛了。」

「就這樣嗎?」

「還有啊,若是喜歡一個人,妳就會覺得她的嘴唇不是嘴唇,會有一種、很想把妳的嘴巴貼上去的衝動。」

「哦,嗯,這樣啊。」季允宸搔了搔頭,還是覺得有些不太明白。

「去試試看,怎樣?」

「蛤?」

「唉唷,別囉嗦,快去啦,記得嘴唇、嘴唇!」阿煜用力的把季允宸往鄭安汝的方向推了 過去,季允宸只好走到鄭安汝面前,一臉尷尬朝著她笑了笑,「嗨。」 鄭安汝把球抓在手上,對季允宸突如其來的舉動有些疑惑,「允宸學姐?怎麼了?」 季允宸深深*CIruzpCr(^4HOMTClE-c-gpg4)zYNLrP86Y%HXs=nNWpyQZYY吸了一口氣,緊緊盯著鄭安汝的嘴唇,嗯…嘴唇…唇…唇…… 不管怎麼看,就是一個嘴唇啊!

「呃,沒、沒事。」季允宸幾乎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6n+x&AMC!coSs&有點落荒而逃的跑回阿煜的面前。 「怎樣?有沒有什麼特別的FU?」 季允宸用力的搖了搖頭。

「嗯,所以不是她啊…」阿煜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允宸,有個人,我想妳應該去試 試看。」

--

季允宸站在圖書館的租借櫃台,雙眼直盯著林敬瑞。 林敬瑞闔上書,「允宸學姐,妳要找我?」

「綺旻學姐,敬瑞可以借我一下下嗎?拜託了。」 劉綺旻看著一本正經的季允宸,點點頭道,「嗯,去吧。」 得到劉綺旻的同意後,季允宸走進櫃台輕輕抓著林敬瑞的手,把她從@xqFNvdHk4gyKzAQptV$spGLtnbCg==$oRb7tF+[email protected]!N&e5位子上拉了起來。 走出圖書館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聽了,季允宸好像聽到劉綺旻在她們背後輕聲地說了「傻子」這兩個字。

拉著林敬瑞的手走進了體育器材室,這種時間這裡是不會有人的,季允宸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刻意挑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其實不過就是聽阿煜的話測試看看自己對林敬瑞的嘴唇會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為什麼要把自己搞的緊張0-)DpKiPwJ4ye8DM*tOl*0z%I%[email protected]#KOd(ih61qx8*IT兮兮的?

「允宸學姐,妳帶我來這種地方幹什麼?」 季允宸沒有理會林敬瑞的問題,只是逕自的盯著她的嘴唇看。 剎那間,林敬瑞的那張櫻桃小嘴好像慢慢地變成了一個她最喜歡的甜食,像是…鬆餅或是 烤布蕾之類的…讓人不自覺…好想…咬一口…… 體育器材室通常有一股霉味,但現在卻充滿了林敬瑞身上的香氣,還時不時的傳進季允宸的鼻腔+YX%$cm5-&Tzj)HBco9ePEvO2gi+^iNR9##GbRfZ)CY%43OSDl,她忍不住臉上一熱,心跳加快了起來。

季允宸忍不住衝動,伸手抓著林敬瑞的臂膀,悄悄的把臉湊上前,緩緩的靠近了林敬瑞。 在兩人的臉剩下不到十公分的距離時,季允宸赫然發現,林敬瑞居然,閉上了眼睛。 她的睫毛[email protected]%W9850!K!4B&PgnKbpLTE(AJmrYAUvx0FjY9RRuquXjU好長,雙頰紅通通的,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看起來真的好可愛。 即便是季允宸這樣的戀愛白痴在此時此刻都能很清楚的發覺,自己對眼前這個人,是真的非常的心動。

一直出現在腦海裡、不=9rib+so9jfpoDNShaz2-o-%YpN7iZz_S7Hst8xkt%sx&%2&6)管任何事都會第一個想到、比其他人還要更特別的存在,看著這個 人的時候,還會臉紅心跳… 敬瑞,我,好像,對妳……

「心臟衰竭。」剎那間,醫生的這句話,咚的一聲,敲進了季允宸的腦海裡。 她嚇得趕緊把手放開,連忙向後退了好幾步。 不行,她不能那麼自私,林敬瑞已經有j^wD5WBUFb(Gv&B)kJ_rT5mJsj&Oc08m*YfEUxajd2KAvOn5Vx男朋友了,她應該是要和吳宇浩開開心心的在一起 ,而不是和自己這種沒有未來的人糾纏…… 「敬瑞…對不起…我…」 林敬瑞緩緩張開雙眼,笑得非常苦澀,「回去吧。」

「嗯…」 林敬瑞轉過身,推開了體育器材室的大門。 季允宸連忙跟在林敬瑞的身後,望著這個嬌小的背影,心中一陣刺痛。 明明就近在眼前,卻始終觸碰不到的痛苦與無奈,這種感覺,真的好難受。 吶,敬瑞,妳知道嗎?我多麼想把妳擁進懷裡,0L%h*AI(GhUQfaFkmOxzekv2SI$-xYq-96oRwQbqt)s%sK0^md可惜,我永遠不會是在妳身邊的那個人, 我只要能這樣…遠遠的看著妳就好了。

--

(林敬瑞,高一) 林敬瑞獨自坐在「HARU」裡已經快兩個多小時了,她伸了伸懶腰,喝了一口那杯[email protected]^@O#k49auAV#xNXjTf%^GD^早已冷掉的熱巧克力。

「HARU」是學校附近的一家下午茶咖啡廳,某次林敬瑞意外發現這裡是個非常寧靜、氣氛 又好的地方,在那之後,只要放學圖書室不是輪到她值班時,她便會來這裡消磨時間。 而她消磨時間的方式除了看書以外,偶爾她還會拿著鉛筆在空白紙上寫著一些…她腦*#BmK(kP!=hlqUkn%7Y!av1jApNfm3YdfUSksJHv+2-(+zVGad袋中 浮現出來的人物情境跟對話轉換而來的文字。

林敬瑞從小就是個心思細膩、又喜歡觀察人性、想c09V$SZVvU%J$f3xPml=5GG&W!Qrs#MoyLW(sw+9>f(j=X9w像力特別豐富的人,腦袋裡總是時不時會出現天馬行空的幻想跟靈感,每當這種時候,她就會拿著紙筆把這些東西記錄下來。 她從不知道這些虛構的文字是代表著什麼,但每當她自己反覆讀著這些她所寫的東西,腦 海反而會產生更多源源不絕的想法,不知不覺的就會越寫越多。

「敬瑞?妳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林敬瑞的身後傳來,下一秒那個聲音的主人還把林敬瑞剛才寫的那一疊 紙給拿了起來,「咦?這是什麼?《小春…2+l1A7FMvv5GXHUW=pid4!V(34CO&JW&e6UihtYN)fQ(Os2jJ)日和》?」 林敬瑞錯愕的轉過頭,發現季允宸居然在看著她隨手亂寫在紙上的那些東西,她不禁臉上一熱,尷尬的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允宸學姐!?妳…不要看啦!還給我!」林敬瑞伸手想把那疊紙給搶回來,但季允宸卻刻意把那疊紙拿到頭頂上,一臉認真的開始一張張翻閱著。 季允宸身高大概有170公分以上,而LmVdM)[email protected]+$uXQ%QHZDh林敬瑞的身高約莫150公分,即使是墊高了腳尖、或是死命的的跳來跳去,根本連勾也勾不著,她只好選擇放棄,坐回位子上等著季允宸把那些東西給看完。

終於,季允宸把那疊紙放回林敬瑞的面前,然後笑笑的說,「敬瑞,這是小說嗎?是妳寫的?」

「不是啦…我只是隨便亂寫的…」

「敬瑞,妳好厲害喔,這個很好看耶,還有後續嗎?」

「呃…這個真的是我隨便亂寫的啦…只有寫到這裡而已…」

「是哦?zg$d-32pBB4iW(qaKf!^FkYpBlpnmGW6_+_vrjOgyyGK&c((qt那妳不趕快把她寫完嗎?我好想看接下來的故事情節喔,這個叫做柳葳的角色真是又可愛又傲嬌,我還蠻喜歡這種個性的人的說。」

「妳把那個名字唸出來幹嘛啦…」林敬瑞紅透了臉,有些難為情的說,「那是我虛構的… 又不是真正的人……」

「雖然是虛構的,可是她活在妳的故事裡不是嗎?」 季允宸用手指點了點桌上的那疊紙,「敬3fODf8nwvFhwll0CFzUa6XFh9rpWUe#fH%^)OU-WO*QDbGlL(r瑞,是妳賦予了這些角色生命,在這幾張紙上, 妳就好像神一樣,主宰著她們的一切,妳不覺得這是一件很厲害的事嗎?」

林敬瑞忍不住笑出聲,「允宸學姐,啊妳是棋靈王看太多嗎?」

「我是認真的嘛!這可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敬瑞,除了這個以外,妳還有其他的創 作嗎?」

創…作…? 這些文字…稱得上是創作嗎? 曾經,林敬瑞把這些作品拿給了吳宇浩看,滿心P(pO1^%mEGeUkMqpvBCS#coIzSuyXnGFb9MuSJ9e)mK*f_eJe2期待著他的回應。但吳宇浩只是一臉索然無味隨意地翻了翻,皺著眉頭說,林敬瑞的想像力未免也太豐富了,這些東西太不切實際了,與其浪費那麼多時間寫這些毫無意義的東西,不如多花些心思唸書、和他一起考一間好一點的大學。

林敬瑞實在是既氣餒又沮喪,或許,她寫出來的東西根本就不夠格讓任何人看吧? 在那以後,林敬瑞雖然還是會在紙上寫寫東西,但她卻再也不敢把這些文字拿給任何人看 了,直到現在不小dYuQF9w$(@^4Lo&8l5noN_pqbo^aSpfe9dbVhI^Zo1)3BVejeC心偶然被季允宸給發現了。

季允宸忽然恍然大悟道,「啊…是了,難怪妳那時候hV#5U$m(!l0Ym08NW$2KxU_R+Eh5t$JYs=XoEwbd+Yssiiauy!要借那種18禁的書,原來是想要寫百合小說啊。」 呃,林敬瑞忽然想到,剛才最後寫的那一篇,好像是…限制級的內容… 天啊,她真是尷尬到想找個地洞鑽了。

「敬瑞,妳應該還有寫過其Mrp7_jbUCYbOJZUlU&=SUnYxR+(V8)cu^&*M%4lV*%8iNL5GL8他的吧?可以給我看嗎?」 林敬瑞猶豫了好一陣子,才從書包裡拿了一大疊筆記本,每本封面都寫著不同的標題。

《海洋之心》、《心跳》、《跳躍的距離》、《離人結》《結局》、《岔路》、《藍色小鹿》。 「哇[email protected]#A5n!X(TgGB8j%dzLy^rh3^5bnt1O=M$k%gBXWmm!這麼多喔?」季允宸瞪大了眼睛,「這些全部都是妳寫的!?」

「嗯…還有一些放在家裡沒有帶出來…」

「我真的可以看嗎?」 林敬瑞看著雙眼發亮的季允宸,心臟怦怦直跳,緊張的點了點[email protected]^Qs&)i^Uib4JtjmojLK#jox5W+wxsA76OUDo頭。 得到了林敬瑞的同意,季允宸便拉了椅子坐到了林敬瑞的對面,跟服務生點了一杯鮮奶油多一點的熱摩卡,然後又替林敬瑞再點一杯也是擠滿鮮奶油的熱巧克力。

林敬瑞坐在季允宸的對面,邊繼續寫著新的故事,邊時不時的偷偷瞄著季允宸。 和吳宇浩敷衍的態度完全不一樣[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BnaFF7qV_ySyE!J)9,季允宸顯然是真的全神貫注的在看著那些字字句句。 林敬瑞心裡忽然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彷彿全世界能夠理解她的只有季允宸一個人而已 ,她的心臟砰砰亂跳著,腦袋裡不自覺又同時有好幾個靈感瞬間湧現出來。

接下EVb)lk^bUFdD4j6Hi^I^8I4ot3nc*&zf$viPb7BLBj$yRqG-67來的好幾個小時,季允宸就只是一手脫著下巴,一手不停的一頁又一頁翻著那些寫滿了文字的筆記本,偶爾停下動作拿起摩卡啜飲幾口,接著又繼續聚精會神的翻閱著。 林敬瑞不得不承認,收起了輕浮態度、一臉專注的季允宸,真的是非常的迷人。

那跟她在BHoF)5E#C=WTfal2WJ$xVRBi%D8PNu0_SU)fo6B(x+bWo^%ptn球場上發光發熱的時候不盡相同,雖然都是一樣的吸引人,但,此時此刻的季允宸在林敬瑞的眼中,似乎便已是全世界最特別的人了。

「敬瑞,我覺得妳的作品不能只有我看到。妳確定要讓它們#XPbg8cUeqLKh+Fb8d*L9CvDQP!C$QrPwqpDZ*DmCfL#*%JRcc一輩子待在妳的書包或是房間裡嗎?這樣的話未免也太可惜了吧?」

「可是我真的只是隨便寫寫的,而且我又不想讓我認識的人知道我寫這種東西……」

「那不然妳可以放在網路上啊,反正網路上的人又不知道妳是誰。」

「這個…我…」

「對了,妳剛剛寫的那個新的小說啊,叫什麼《小春日和》的…可以把我寫進去嗎?」

「什麼?妳?」

「是啊。嗯…就當女主角的舊情人怎麼樣?最好是神祕一點…還要感覺是人生勝利組…對 了…當T吧的老闆怎麼樣?那可是我的夢想呢,妳乾脆在小說裡幫我實現好了ivc2C^OY)cZ(&Pg#Bsj^3-&sckik-Jo%J=smH7eQ+l*E_NT%#z。」 林敬瑞哈哈大笑道,「允宸學姐,我看妳想像力也挺豐富的嘛!妳也來寫小說好了。」

季允宸聳肩道,「我沒辦法的啦,我國文那麼爛,作文[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TZf8_7wSJE([email protected]*S0-_=i_ZZTn8q-#qWhV#Q也都被老師批評的一無是處,我只能出出餿主意,然後讓妳來幫我完成。」

「是嗎?那妳覺得妳剛剛看的那幾本妳最喜歡哪個角色?」

「嗯…好難選喔LtM6hTlHzPQ0pTC&MY_b6RpA=l)oAom-!4kDFn0AEPxoLBIhpQ…不過硬要選的話應該是雨陽吧?她真的很討人喜歡耶。」 林敬瑞眼睛一亮,興奮的說,「真的?我也是最喜歡雨陽。」

「哼哼!我就知道,難怪妳一直讓她出來客串。誒,而且我覺得那個叫做建杼的是不是還喜歡雨陽啊,感覺她們之間的對話都充滿了曖昧kxFMKUuR&iSterI)S$uFo=$!7iJ)nNJB&5gKgsBKC5O)7e%pDd的情愫呢。」

「哇!這個妳也看得出來?妳未免看得太認真了吧?」

「那當然。還有啊,我^=0k%lI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覺得那個《藍色小鹿》的開放式結局太草率了啦,妳應該再補一個番外篇比較好…」 林敬瑞和季允宸就這樣妳一句我一句、滔滔不絕的討論著那些小說裡的角色跟劇情,直到店要打烊了,兩人才依依不捨的結束了對話。

在那之後,身為球隊王牌的季允宸越來越忙著練球,而圖書委員始終在缺人,林敬瑞的班 也越排越滿,兩人幾乎沒有什麼閒暇時間可以見面。 就算是真的有空了,中間也總會夾著一個鄭安汝,這那的事情,便成了她們兩人之間的祕密。 和季允宸待在一起的這整個下午,是林敬_A$3FojSPm)tJ)iepTXGrinLmdPX9%r6IqZQcVg_1_Q#R3n&Lk瑞這輩子感到最幸福的時刻。 在很久很久以後,林敬瑞總會時不時地想起季允宸一臉認真的讀著她寫的小說的畫面,不管過了多少年、不管經歷了什麼,她也從不曾忘懷。


(圖/Pixabay)

吶,允宸學姐,妳知道嗎?我多麼想衝進妳的懷抱裡,可惜,在我身邊的那個人永遠不0v7Wi#I!Vv32r+0qXEEXk%!nXrBBqtyOzkq#nCLPPfbio_FoMB會是妳,我只要能這樣…遠遠的被妳看著就好。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