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鄭安汝,高一)

練習一結束,鄭安汝隨即黏到季允宸身邊,紅著臉囁嚅道,「允宸學姐,那個,妳待會有事嗎?」 $3RXr4$8X2Nx%1$+CJ-d7FiWp6kkkW1ll#es%VKE$uUax!43nr季允宸隨手抹了抹汗,「妳說待會嗎?」

「嗯,妳有空嗎?」

「這-xS7b&T#Y7GO35wQ7rU!FUs+CoohB(wcr$_MO_1$E+G9z9s$vj個嘛,我朋友給我的免費電影票今天最後一天到期,我記得今天敬瑞好像不用去圖書館值班,想說找她一起去看最近那部很紅的懸疑片。」 又是…林敬瑞。 鄭安汝心裡一陣不悅,對啦對啦,人家林敬瑞才是正牌學妹,季允宸當然什麼事都會先想到她,自己不過是隨手撿來的乾學妹,哪有什麼資格跟她爭風吃醋? 可惡,不過她才不會這樣輕易放棄。


​(圖/visualhunt)

她乾脆厚著臉皮說道,「允宸學姐,那我可以一起去 嗎?」 季允宸一怔,「誒?可是我只有兩張票耶。」

「沒關係啊,我可以自己買,我想看那部電影很久了嘛!妳就讓我一起去好不好?」

「是喔?妳很想看啊?嗯,這樣好了,不然這兩張票給妳跟敬瑞,妳們一起去看。」 鄭安汝無奈的翻了白眼。 天殺的,這個戀愛白痴,為什麼不乾脆一點說:「那安汝,我就不約敬瑞了,我們一起去 看就好了。」自己都暗示兼明示到這種地步了,季允宸wmGivDz-g*2o#[email protected]%XeDi&nm_42GjB!難道還不明白嗎?

「吶,給妳。」季允宸穿上外套,從口袋掏出那兩張票塞進鄭安汝的手中,「那我就先回家囉!」

「允宸學姐,等、等等!」

「嗯?」 鄭安汝握緊那兩張票,乾脆鼓起勇氣,「妳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什麼?」 鄭安汝深吸一口氣,覺得自己的胸腔都滿到快要炸裂了。 隨便啦,豁出去了!鄭安汝tnfSxv(*cethYf=NFY*jfqHGYq(!JmOOWBTWv5S7xb5*[email protected]用洪荒之力大喊道,「我、說!妳就不能跟我一起去嗎?兩個 人、單獨!」

「哦?嘿嘿…」球隊另一個學姐忽然笑嘻嘻[email protected]_sM0(QdJU3D&aStq!02()4w!MV+_=oMW*CTa$t(Vo)o+a#(的走了過來,用手肘推了推季允宸,神色曖昧的說,「噗!允宸,真有妳的!」

只見季允宸一臉不解,「蛤?」 鄭安汝脹紅著臉,簡直尷尬的想找地洞鑽#a&uJH#^zY7VrwQNUc([email protected]+0c=vxgSP_ZYnjvzXGwQ了。沒錯,整個球隊的人應該都有猜到她暗戀季允宸的事,大概只有本人還渾然不覺吧?

「今天是我生日…」鄭安汝心臟怦怦亂跳,聲音越來越小聲,「…想跟妳一起過。」

「什麼?」季允宸詫異的說,「妳說今天是妳的生日?」

「嗯。」

「真的假的?生日耶!那得要好好幫妳慶祝才行啊!找敬瑞我們三個一起去吃飯吧sxiG2O1!y4Q0_xLw5Qj+GjfkQqWznJ!7ggrl%C*)xehw#K$3ox?」 鄭安汝心裡一陣不是滋味,季允宸真的,不管什麼事情都會第一個先想到林敬瑞呢。 她只得眼睜睜看著季允宸撥了林敬瑞的電話,過沒幾分鐘,季允宸掛上電話,聳聳肩道, 「敬瑞說她今天有事,叫我們自己去慶祝。」 鄭安汝不禁苦笑了一下。

就算沒事,林敬瑞mrOs3IfoRm4-1rQJU16KCVTW(r1lXhsNB4eDM^e#XDRYpvgq%k也會識相的找藉口說有事吧? 畢竟,今天是林敬瑞建議她約季允宸出去的,林敬瑞一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便建議她放學後約季允宸一起出去走走,如果氣氛不錯的話,乾脆一鼓作氣的跟季允宸告白,不然季 允宸肯定一輩子都不會明白她的心意的。

「那算了吧,那,我們兩個去看電影?」 季允宸對著鄭安汝笑了笑,臉頰兩側的酒窩若隱若現的。

鄭安汝拼命的點頭,像是深怕下一秒季允宸就會把話收回去$z-2=YE(mpD=ZQGpwYZTJkwDK^bK7%(i47ur9ux6+^%IKGcvcJ似的。 坐在電影院裡,鄭安汝掙扎了快半小時,才鼓起勇氣把右手悄悄的放在季允宸的左手上。

「嗯?」季允宸把爆米花遞了過來,湊近鄭安汝的耳邊輕聲說道,「妳要吃嗎?」


​(圖/visualhunt)

「呃,好,謝謝…」鄭安汝抓了一小把爆米花,隨意的塞進口中。 唉,不管做再多小動作,季允宸好像就是永遠不能理解,這個世界上怎能有人會遲鈍到如此地步? 那麼,唯一的方法,好像就只能直接說出口了吧。 踏出電影院,鄭安汝不斷的想著剛才她在電影院內反覆在心裡練習的那幾個字。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正要把那四個字說出R%%0R2(OKMu)C(-TpGqRfg2itffL^Ok!3WLW^q=ujHSR5FK=DI口時,季允宸忽然說道,「這電影真好看,敬瑞 沒來真是太可惜了。」

啪的一聲,鄭安汝覺得自己腦中的理智線好像瞬間斷了。 剛才和季允宸在電影院裡待了120分鐘、坐在她旁邊的人可是鄭安汝啊!為什麼季允宸不管開口閉口、嘴上掛著的永遠都是林敬瑞呢? 更何況今天可是鄭安汝的生日呢!為什麼…難道就不能在這一天多花點心思在她身上、或 者是想著她多一點? 雖然很不想提醒季允宸,但@vkmyRqyCOGFgCyD+(L#$eBo*ZmSJOoG9w8=944NT+p2=VckT$鄭安汝還是止不住衝動地問了,「允宸學姐,妳難道喜歡敬瑞嗎?」

「嗯,喜歡啊。」季允宸非常爽快的說道,「安汝,我也很喜歡妳,妳們都是我最重要的學妹。」 鄭安_1K*mKfmL%4nRDx*8_%w7NWqIVj_o([email protected])xkMF=I=ct汝差點沒暈倒,季允宸這傢伙…根本就沒搞懂喜歡的定義嘛!

「我說的喜歡不是那種喜歡啦!」

「那是什麼?」 鄭安汝8z*lx=hR+OFe)oY2dNb=^ch%2NC16PIEg98S+1PzBmV1sxl*(V望著季允宸那雙天真無邪的眼睛,只能瞬間選擇放棄,看來要解釋到讓她懂,可能比登天還要難。

唉,算了算了。自己的這份心情…可能永遠都無法傳遞給她了吧? 要讓這個戀愛白痴開竅,可不是什麼容易xl^3^FxN6=95#A$cRIlaE61FM6x4Dk^[email protected]!_tt^ucPAcD的事。但想想就算季允宸不屬於自己,大概也不會屬於任何人吧?若是這樣,她似乎還比較能接受一點。 只要能像現在這樣待在季允宸的身邊,那麼也就…夠了。

--

鐘聲響起,已經是放學時間,林敬瑞走到鄭安汝的桌前,忐忑不安的開q2$Bo!0zP)[email protected]&Ns^fSe6a6EsnTD$=IY&rzwHv5^XzTko#-az口道,「安汝…」 鄭安汝抬頭瞄了她一眼,冷冷的說,「幹嘛?」

「妳待會有空嗎?我想跟妳談談關於那天的事。」

「沒什麼好談的。」鄭安汝站起身,「yZrjQgr1ajf3yI*uzMj6qtOnco1c4KxP8mys+J0JHKz(XTPQ9%我跟書璟有約了。」 林敬瑞趕緊抓住鄭安汝的手臂,「等等,那就五分鐘好不好?妳可不可以聽我解釋?」 鄭安汝用力甩開林敬瑞的手,不耐的說,「煩死人了,妳放手啦!」

「安汝,我……」

[email protected](x「哼,還真是火熱啊。」鄭安汝的眼神忽然飄向教室門外,然後咬牙切齒的說,「妳們約會去吧,少管我了。」 林敬瑞隨著鄭安汝的視線望了過去,赫然發現季允宸正站在門口直視著她們兩人。 鄭安汝氣沖沖的走出教室,和季允宸擦身而過的時候,還故意用力地撞了一下她的肩膀, 季允宸揉了揉肩膀,無奈的朝著林敬瑞苦笑了一下。

今天圖書館是輪到王雨熙值班,通常+Ml1kq4W7((tmK#*CSpm_VvY2LaHis8sN$_$M5jQ7UmBDV%^%G這種時候林敬瑞和季允宸都會相約一起去吃晚餐,想必季允宸應該是來等她一起去吃飯的吧? 想起鄭安汝這陣子對她那麼明顯的反感態度都是因為眼前的這個人,林敬瑞就忍不住深深嘆了一口氣。 忽然覺得…好不想面對季允宸…… 林敬瑞遲疑了一會,還是背了書包,緩緩的走向了季允宸。

季允宸似乎看Q4$mwyFaqH7(RvIm8ZITZW*1Kr-^[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出林敬瑞的異狀,喃喃的對著她說道,「敬瑞…要去『HARU』嗎?」 林敬瑞垂著眼睛望著季允宸,然後點了點頭。

--

「一個香蕉巧克力鬆餅、一個菠菜鮭魚鹹派,一杯熱摩卡、一杯熱巧克力,鮮奶油都要加多一點,謝謝。」 聽到剛才季允宸點的餐,林敬瑞不禁好奇的問道,「允宸學姐,妳有心事?」 好歹也相處了那麼久,依照林敬瑞對季允宸的了解,通常季允宸在『HARU』一定都是點甜食,若是她點了鹹的餐點,就是代58PoNs*fTgpKws6+nYXLLox1Jp3V-eyWHYP9FzSVk4TjhFT^+=表她有什麼煩惱或是心事。

「不,敬瑞。」季允宸搖頭道,「那個菠菜鮭魚鹹派,是幫妳點的。」

「幫我點的?為什麼?」 季允宸苦笑道,「雨熙全都跟我說了,妳跟安汝這幾天怪怪的,就是因為這樣嗎?」

「允宸學姐…我…」林敬瑞臉上一紅,忍不住嘆道,「對不起。」 季允宸咬了一下嘴唇Yj5+v^sncX5wTV(-WI*u)[email protected]^(^cc,這是當她尷尬或者感到煩躁時,總會做出的習慣動作。 「妳是從什麼時候發現的?」

「從妳回答我那個問題開始吧。」

「啊…什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季允宸呵呵一笑,「敬瑞,妳真的是…妳問我那個問題是故意要試探我的嗎?」

「嗯,沒錯。」林敬瑞點了點頭。5jpGuvn9c_wjL9(X&gym$_fgXjqr&aVPIrjAEctZrp3CiBI!Eo 「妳不用感到有壓力啦,我本來就…其實我也搞不太清楚這種事…我只是覺得…妳對我而言比其他人特別一點就是了,我也沒有想跟妳改變任何關係。」 說得多麼雲淡風輕啊。真虧妳能如此輕描淡寫的把這份心情就這樣簡單幾個字帶過。

林敬瑞只能悶笑道,「我知道啊,妳一直以來都是個戀愛白痴。」


​(圖/Pinterest)

「敬瑞,我是個快要死的人,妳應該知道吧?我根本不想拖累任何6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_CT&GcOwfrC9M6GJNTr_S9jgw=JLQ人,不管是妳、還是安汝。感情這種事從來就不適合我,我的人生中也不需要這種東西。」

「妳胡說八道些什麼?」林敬瑞有些氣憤的說,「妳的病會好起來的,妳肯定…」 季允宸打斷了她的話,揉了揉肩膀嘆道,「我自己的身體狀況我自己了解,我最近*zWo9y0H^Ai+zGHtASVJQ5Bf&77tt)[email protected]&p!EWj!體力越 來越差了,就連剛才被安汝撞那一下,我都覺得全身的骨頭痠痛到要散了呢。」

「妳為什麼不跟安汝老實說呢?她還以為妳退出球隊是因為我……」

「我不想讓她擔心,要是讓她知道我是一個快要死的人,她一定會很傷心難過的吧?敬瑞 ,要不是剛好讓妳看見我昏倒、送我去醫院,我本來也不想讓妳知道這件事。」 季允宸的表情變得稍微有些僵硬,「其實呢…最近我的病情又開始惡化了,可能97MzbSvrgB+b1sG1aUZ9D(9W5-%Vzowe^Wr&Ft&Xlu*kT$fp!O會比較常跑醫院…到時候圖書室那邊還要請妳跟雨熙多擔待點了。」

「惡、惡化!?可妳不是說心臟衰竭只要積極治療,還是有機會可以好起來的?」

「目前我是有在吃藥控制病情,但如果再繼續惡化下去,可能就要用侵入性方式治療…」

「什麼?妳是說動手術嗎?」

「嗯…有這個可能性。」 這時後方突然啪嚓一聲,是玻璃稀哩嘩啦破碎一地的聲音。 季允宸跟林敬瑞兩人同時回過頭,然後便是一陣錯愕。 「妳們…從剛剛開始說的…是……」 只見,鄭安汝直挺挺的站在她們身後,一臉q_)^*e!TitMD2FJJcyWu%Gk!CI*oOco9%@HN*DfU^sKg-lw=9T若有所思的望著她們。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16歲的卡麥蓉,從小父母在車禍中雙亡,在她心中造成揮之不去的陰影,並讓叛逆獨行。當在高中畢業舞會被抓到與女同學親熱後,她被有狂熱宗教傾向的嬸嬸,強迫送入性向改造夏令營「掰直」。在這荒謬的營中生活,她結識了許多天涯淪落人,最後決定坦然面對真我,找到心方向……

30秒註冊,馬上看《她的錯誤教育》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