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鄭安婷,國三)

「準備好了嗎?一…二…三……!!!」 鄭安婷和韓尹同時把成績單打開然後攤在桌上,只見韓尹一臉得意洋洋,而鄭安婷則是無奈的深深嘆了口氣。又…輸給韓尹了。 韓尹這次考試校([email protected]*&U48xVCRn4oU&s$(ei1O*@1alRG9axwRfJzl9排名又是拿了全校第一名,而鄭安婷則是第七名,雖然說她的成績跟以前比起來已經是大幅提升了,但她不管再怎麼拼命用功唸書,好像永遠都會差韓尹一大截。

「嘿嘿!怎樣啊?誒,安婷,妳要願賭服輸喔。」

「我知道啦,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鄭安uQB6Kr&hrC#^-B!_m$Weu3$-!o2S4S6G37S=x!xLjvD&IO4EsL婷沒好氣的說,「說吧,韓尹大人,妳這次想要什麼?」 自從她們開始用考試成績打賭至今,韓尹已經連續贏三次了,根據賭注內容呢,輸的人要無條件答應贏的人的所有要求,不管再怎麼無理也必須接受。 想當初鄭安婷就不該答應韓尹玩這個遊戲,天賦這種東西,似乎只會出現在韓尹那種人的 身上,想想自己就算再努力,大概也不會有贏過韓尹的那一天吧?

第一次韓尹的要求是,要鄭安婷直到畢業前,每天都必須去福利社幫她跑腿買午餐。 第二次則是要鄭安婷在喊她名字的時候,得在後面加上「大人」兩個字,直到她聽膩了為 止。 而第三次、也就是現在,鄭安婷實在也想不到ikBMhOg48^g(9aoHw^Ehi)i43Xd1_THgu1W*jR8TE^RH)OBvy1韓尹還能再想出什麼更過分的要求了。 「安婷,我要妳拒絕前天那個跟妳告白的男生。」

「蛤?」鄭安婷忍不住皺了皺眉,「就這樣?」

「嗯,就這樣。」 跟之前那兩個要求比起來,這個要求未免也太簡單了吧? 話說鄭安婷現在已經國三了,距離基測沒剩下幾天,哪有什麼時間可以談戀愛?所以她本 來就打算NBw_ACAy^GFhSdIhjaEPhG&Xqrep2$BFgfG$Vln6zU4csV([email protected]拒絕,更何況她對那個男生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嗯,這樣也好,該說是被她賺到了嗎?韓尹的這個要求根本就不能算得上是要求嘛。 韓尹瞄了鄭安婷一眼,「喂!妳幹嘛不回答我?難不成妳覺得很可惜嗎?」 鄭安婷苦笑,「拒絕就拒絕,哪有什麼好可惜的?反正那個男生又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那妳喜歡什麼樣的類型?」

「嗯…像西島秀俊或是竹野內豐那一型的吧?」 韓尹翻了翻jp#b=yC^s!r$aio6mLaNote$Uz)ERxbnKzh54rZNrzoPo$xZC1白眼道,「什麼?原來妳喜歡很Man的大叔類型喔?」

「對啊,尹…呃…那韓尹大人妳呢?」

「我喔?」韓尹皺了皺眉頭,很認真的思考後說道,「大概是內田有紀那一型的吧?」


(圖/Twitter)

「內、內田有紀…?」鄭安婷疑惑萬分的說,「她不是女生嗎?」

「怎樣?不行嗎?」韓尹神情自若的把成績單拿起來收進書包裡。 鄭安婷腦中瞬間轟隆隆作響,韓尹的意思是…難道…? 呃…可是…不是吧? 「妳那什麼複雜的表情?」韓尹悶笑道,「不用猜了啦,我是喜歡女生沒錯。」 鄭安婷錯愕w3^b1wBDhmyvMUy)^T9SgGT!NgO(H7b7K))UC4A^oeCfrsS))u不已,只得結結巴巴道,「蛤?什、什麼?所以妳是同、同、同………」

「嗯,怎樣?妳嚇到了嗎?」 何止嚇到?根本差一點就要魂飛魄散了,鄭安婷心想,都已經認識這麼久了,她居然都不知道韓尹喜歡女孩子,難怪韓尹拒絕了一堆男生的告白,原來是因為本來就對異性沒興趣 啊…… 這樣也好,班上那些幼稚的男生好像沒一個配得上韓尹的,鄭安婷不知怎了,忽然有種打jUfnwFGI-NRuxExXJww36DTb1lEyIp%[email protected]^xcYcP3從心底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對了,順帶一提,我現在有個喜歡的人。而且我打算等基測成績出來後,要是我跟她都考上第一志願,我就要跟她告白。」 韓尹背好書包,轉身對著鄭安婷微微一笑,「所以安婷,妳加油多唸點書吧。」 誒?呃? 鄭安婷愣愣的望RNLGrkUbcte4lg=nC#tEEpCf=-lEH65xK#W)Uup*e)_VU=PK=H著韓尹的背影,心裡一陣不明所以。 她唯一認知到的是,自己的腦袋裡,已經瞬間填滿了韓尹剛才的那張美麗笑容。

--

「您有一通新留言………」 鄭安婷猶豫了好一會,終究還是聽了韓尹昨天留下的那通留言。 「安婷,妳今天過的好嗎?我這幾天熬夜把妳之前推薦的那部影集給看完了,真的跟妳說的一樣很好看喔,我真後悔沒有早一點聽妳的話抽空時間看。對了,妳知道嘉宏那小子要結婚了嗎?他應該也有寄喜([email protected]^Ki3*!%TYz7tZWf&4ddd8!kS!Xgh7GD!j9wOY0HjW!帖給妳吧?可惜我那天值班沒法去,這樣也好吧…若是我不在 …妳也可以放心的去…然後還有啊……我今天醫院那邊……」

從分手的那天至今,韓尹每天都會打一通電話給鄭安婷。雖然沒有固定的時間,但她從不間斷的、日復一復,整整一年來都是這樣。 而鄭安婷始終沒有把電話接起,韓尹便會直接在鄭安婷的電話裡留了語音留言。 雖然那些留言都是些無關緊要的瑣碎事,但這就跟她們這十年一直以來的習慣一樣,每天不管再忙、再累,她們總會在入睡前分享著關於彼此的生活、周遭朋友的八卦、工作上所有開心與不開心的事。 不管是什麼微不足道的小事,她們從TPEg_!HLr9Xtq=E=+p8VXve=t+lnPNdFlHrc+yYWk$32ew6fLU不會吝於分享。她們曾經,是那麼的恩愛。 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

鄭安婷不知道如今自己對韓尹還有什麼想法,也不知道韓尹對她還是否有感覺,其實她大可換電話號碼的,或者是把韓尹的電話設成騷擾電話封鎖。 若她真的想放下韓vNzej0%tqJVbDza7cDZjgBK5%N#qyaFOwRy-r*[email protected]$K尹,明明還有成千上萬種方式。可她…就是怎麼樣都下不了決心。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還放不下些什麼,明明就應該徹底死心的不是嗎? 好幾次鄭安婷都差一點心軟了,甚至幾乎有一股衝動想要就這麼接起韓尹的電話。 從前她們若是吵架,脾氣高傲自大的韓尹總會在事後表現的特別溫柔體貼,鄭安婷是真的很喜歡吵完架後對她撒嬌央求和好、哄著她、用盡心思去討她歡心的韓尹。

不管做錯事的人是誰,韓尹總會先低頭,自尊心甚高的韓尹為了鄭安婷,總是不顧面子、 願意拋下所有的一切苦苦哀求,只為了換X+r!SQ0lV&*GCVa-q+xwr%[email protected]%J*Of2k3nE4G-C7D回鄭安婷對自己的一個微笑。 鄭安婷忍不住心中一酸。 真的…好想念韓尹…想念她的霸道…她的傲氣…她的溫柔…… 想念她神采飛揚的表情…燦爛的笑容…甜美的嗓音…炙熱無比的眼神……

「姐,書璟待會WLX#0fepE7sspOa2%R^3%4+W8eW98rUz+eGeD3p38StG6aSOC&要來我們家玩喔。」 鄭安汝的聲音打斷了鄭安婷的思緒,她連忙回過神點頭道,「嗯,好,我知道了。」 最近這陣子,翟書璟大概每隔幾天就會來到她們家,通常就是教鄭安汝唸書、或是和她們 一起看看電視影集,偶爾買些吃的過來或是幫忙煮晚餐。 翟書璟非常好手藝,她親自下廚煮的東西比外面餐廳廚師煮的有過之而無不及,鄭安汝總是會吃她煮的飯吃的津津有味。

有時候時間太晚了,鄭安汝便會直接要翟書璟留下來過夜,然後鄭安婷又是跟往常一樣睡沙發、把房間讓給翟書璟睡。 而翟書璟在鄭安婷的面前也沒什麼特別的舉動,非常的中規中矩,感覺似乎有刻意和鄭安婷保持距離,不再像之前那樣子糾纏著她、或是有什麼踰矩的行為,就算是鄭安汝不在場的時候也一樣。 鄭安婷不禁暗自鬆了一口氣5sK0AV6d!aD*qf5dUSaXEd*p*SF(IL0f1#[email protected]&2fCe9Yrwl,也卸下了不少心防,或許,翟書璟真的已經想通了吧?

「老師,這一題妳會嗎?」

「嗯…我看看。」鄭安婷湊上前,一下子就把這道連翟書璟也不會的數學題目解了出來、 順便仔細講解了一遍給鄭安汝和翟書璟聽。 鄭安汝佩服不已的讚嘆道,v*rdsNZNf$uV55&2)LS=r^#@UM#xwH=*D5frQNZa9#GLuxkIky「哇!姐,妳好厲害喔!不愧是當老師的。」

「那當然,不過安汝妳也太遜了吧?明明就是學姐,還老是要書璟教妳唸書?」

「沒辦法,書璟是天才嘛!我要怎麼跟她比?」 翟書璟[email protected]&Con(aPH0Q40u_0jxC=Gz#9CBSYgVXxezJC笑笑的說道,「那是因為安汝學姐把所有的時間跟精力都拿去練球了嘛!根本沒有在認真上課。」

「我就是一把書本打開就會睡著的那種體質嘛!」 鄭安婷輕輕捏了一把鄭安汝AlCHM*[email protected])PFW)0eeEQeO0Bv#[email protected])B(d8kMy)opW的臉,無奈的笑了笑道,「妳少來!」

唸完書,她們三人便一起看著翟書璟租來的DVD,隔天是假日,她們索性一次連續看了c#z7821qy-QQ*[email protected]^VfMtnWuRd!N+S0k#qx)eDN3tbnHuBY兩部續集電影,直到已經過了凌晨,才總算輪流洗澡準備睡覺。 鄭安婷洗好澡,一踏出浴室,忽然發現整個房子全都是暗的。 她才疑惑不到半分鐘,就看見鄭安汝拿著一個點著蠟燭的蛋糕,然後和站在她身旁的翟書璟一同唱起了生日快樂歌。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 唱完歌,鄭安汝便愉快地把蛋糕捧到了cWdujaISdj%6aJpv5Ezw1#MT1jV(^IVok(%6UFwLhkK!nTHKd5鄭安婷的面前,「姐,祝妳生日快樂。」 翟書璟也微微一笑道,「老師,生日快樂。」 鄭安婷感動萬分的接過蛋糕,「難怪妳們硬要把那部電影看完,原來是計畫好的哦?」

「那當然,姐妳這老人每次都十點多就睡了,要不是因為我們明後天球隊要去集訓兩天一 夜,沒&S7a+Kt%msuuEkm$wD+$-domMTT1xpTvyrDZ#XvXTSqirqWM6R空幫妳慶祝,我們也不想用這招啊!」

「什麼老人!沒禮貌!」鄭安婷敲了下鄭安汝的頭,「不過還是謝謝妳這個笨老妹,還有 …書璟。」鄭安婷說完便把視線移向了翟書璟。 翟書璟指了指蛋糕,「老師,妳趕快吹蠟燭吧,記得要許三個願望哦。」 鄭安婷把蛋糕放到桌上說道,「嗯…第一個願望是希望我身邊的人都可以平平安安的,第 二個願望是希望安汝還有書璟、還有我所有的寶貝學生們都可以考上理想的大學,然後第三個z^g!TmRbdmcfp3%RN!4TQ256i1!zyYMZNZRdXc^J8jqXSUX5!)願望是……」 鄭安汝連忙用手遮住鄭安婷的嘴,「唉呦,姐!妳很俗氣耶!第三個願望要放在心裡不要 講出來啦!」

「好啦。」鄭安婷閉上眼睛,然%0+Ag05uAa+mBHy64sNpi11xLOl8F1Gw50xxZ=$6E6l9)hPTu5後雙手合十。 我希望…能和她…再一次的…… 鄭安婷睜開眼睛,然後輕輕的把蠟燭吹熄了。 吃著蛋糕,鄭安汝忽然問道,「對了,姐,今天『她』有打給妳嗎?」 鄭安汝指的她,自然便是韓尹了吧? 鄭安婷搖頭道,「現在三更半夜的,她怎麼可能打來?」

「也是啦,不過在這麼重要的日子,她打來應該會說點別的吧?譬如說…問妳要不要回她身邊之類的?」

「妳別亂說!那怎0W0M*nfZjVl*0dclJU)QAl%gUDH-O*o_LDkPE9*IC!dc+6!Sf)麼可能?」 鄭安汝嘻皮笑臉的說道,「少來,妳明明就還是很愛她,應該恨不得馬上回到她的懷抱裡 吧?」

「這個…」鄭安婷不知道為什麼,居然不自覺的瞄了一J-1F)O4UkMq=N%wu#0B2g)zv6(tuhhU0lGK1t0([email protected]眼翟書璟,而翟書璟也正在凝視著 她,鄭安婷趕緊移開了視線。 翟書璟優雅地吃了一口蛋糕,然後淡淡的說,「老師,安汝學姐說的那個人是妳的前任嗎 ?她到現在還不死心嗎?」 鄭安汝瞪大了眼睛,「咦?書璟,妳知道韓尹姐啊?」

翟書璟點頭道,「嗯,以前在城西國中的時候見過她一次,她好像…真的很愛老師。」

「何止愛啊?韓尹姐根本就是把我姐當成她的生命了,我姐明明也愛她愛得要死,卻一直裝模作樣的死都不肯原諒她。」 翟書璟瞄了一眼鄭安婷,「老師,我覺得…妳要是真的還愛著她,就不要輕言放棄,不然妳會後悔一輩子的。」 鄭安HzlIqoHkK%vHhWYs6vSAtC$iA$hKPB0iy4CyLTr_zkYjChUpWT汝也跟著附和道,「姐,我也這麼覺得,妳要是再不原諒韓尹姐,萬一她身邊出現了別人,或者是她終於厭煩了、對妳死心了那該怎麼辦?她長得那麼漂亮耶!一定很多人排隊搶著要她的。」

「可是她背著我和別人上床耶!這個我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

「唉呦,就跟妳解釋過那麼多次了,是那個女的一直倒貼她、故意灌醉她的啊!韓尹姐又不是故意的,這麼多年來,她的心裡一直只有妳一個人啊,妳為什麼就是這麼固執不肯原諒她呢?難道妳這輩子除了韓尹姐以外沒跟別人上過床嗎?」 鄭安婷想起了和翟書璟的那一夜,不禁面紅耳赤的[email protected]@dNUAL&-*7)jdKZfj#[email protected]_4Xi&)r1wYrx無言以對。

鄭安汝似乎沒看見鄭安婷心虛不已的表情,只是千叮嚀萬囑咐的說道,「總之,萬一韓尹姐打來要跟妳復合,妳一定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知frVNs+=EzyID#[email protected]@+EeOZ)(6QVpm)FJLc*Vip2CB7gb3g道嗎?」 翟書璟把手抵在下巴上,一臉正經八百的說,「老師,還是妳乾脆主動打給她?」 鄭安婷苦笑道,「喂!我不需要妳們這些小鬼頭替我出主意啦!」

「姐妳根本死傲嬌嘛。」

「喂!沒禮貌!」 又閒聊了幾句,等到吃完蛋糕、刷好牙,三人便各自就寢了。 鄭安婷躺在沙發上,把手機緊緊握在手中,心裡,忍不住有一lTnMRTuaW(R0aifCU84M^[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絲絲的期待。

--

鄭安婷呆呆坐在沙發上,她已經連續好幾個小時盯著自己那個毫無動靜的手機了。 她瞄了一眼時鐘,現在的時間是凌晨十二點零一分,已經是隔天了。她的生日也過了。分手至今,她的手機第一次…居然沒有出現韓尹的號碼。 這實在是有點讓人難以置信,畢竟持續了整整一年,這件事對鄭安婷而y-zFlA+827(+LpIe^jAmQwbMhqiH0%E#[email protected]!AGCB)!^s言,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的自然。 更何況,昨天不僅是鄭安婷的生日,更是她們在一起的紀念日。

雖說她們已經分手一年了,但,這還是韓尹第一次在這個日子不在她的身邊。 從前韓尹就算工作再忙、再累,只有這一天,她一定會特別抽出時間來陪伴在鄭安婷的身邊,這已經是連續好幾年的慣例了。 鄭安婷甚至還癡心妄想的認為,或許韓尹會在這一天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然後再次苦苦哀求自己回到她的身邊。 但盼了又盼,卻始終沒有等到任何韓尹的消息,連每天固定的那一&wG^CWB%%Y!aR7N-8(FC3P$NECV!Ouch#A$&R5QT*49T$-66vm通語音留言都沒有。

或許單方面講了一整年的獨白、在沒有收到任何回覆以後,韓尹終究也膩了吧?總算是甘 願…放棄了吧? 所以才會乾脆選擇在她們紀念日這一天,徹底地斷絕和鄭安婷的一切。 鄭安婷一開始還想著,或許,韓尹沒有打來是因為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 但她等了又等,直到過了三天後,她才終於願意相信自己的猜測是對的,最壞的一面,往往都是最真實的。 從dVzB8a*[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RwO那天以後,鄭安婷的手機再也沒有出現過韓尹的號碼,也沒有留下任何的語音留言。 她…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韓尹…已經徹底地消失在她的生命裡了。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超人氣的女同志PPL情侶兔女狼來訪問日本首位出櫃的AV女優椎名空啦!想知道小空喜歡演出哪一個類型的A片嗎?該如何帶給伴侶極致舒服的女女性愛呢?更多精彩訪問內容讓我們看下去!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Loui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