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鄭安婷,國三)

「準備好了嗎?一…二…三……!!!」 鄭安婷和韓尹同時把成績單打開然後攤在桌上,只見韓尹一臉得意洋洋,而鄭安婷則是無奈的深深嘆了口氣。又…輸給韓尹了。 韓尹這次考試校排名又是拿了全校第1D+12UxF5k7=+Uq6ntlq)6-p6$^E47AR*cEm1DOvV0n_a&2EEz一名,而鄭安婷則是第七名,雖然說她的成績跟以前比起來已經是大幅提升了,但她不管再怎麼拼命用功唸書,好像永遠都會差韓尹一大截。

「嘿嘿!怎樣啊?誒,安婷,妳要願賭服輸喔。」

「我知道啦,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鄭安婷沒好氣的說,「說吧,韓尹大人,妳這次想要什麼?」 自從她們開始用考試成績打賭至今,韓尹已經連續贏三次6D$ys)aH93_VQh=mP)[email protected]了,根據賭注內容呢,輸的人要無條件答應贏的人的所有要求,不管再怎麼無理也必須接受。 想當初鄭安婷就不該答應韓尹玩這個遊戲,天賦這種東西,似乎只會出現在韓尹那種人的 身上,想想自己就算再努力,大概也不會有贏過韓尹的那一天吧?

第一次韓尹的要求是,要鄭安婷直到畢業前,每天都必須去福利社幫她跑腿買午餐。 第二次則是要鄭安婷在8B5rjz58Qg+LtrLeCX9-g1#=eMR_g_c*su78+fA^NeLaS!t+yU喊她名字的時候,得在後面加上「大人」兩個字,直到她聽膩了為 止。 而第三次、也就是現在,鄭安婷實在也想不到韓尹還能再想出什麼更過分的要求了。 「安婷,我要妳拒絕前天那個跟妳告白的男生。」

「蛤?」鄭安婷忍不住皺了皺眉,「就這樣?」

「嗯,就這樣。」 跟之前那兩個要求比起來,這個要求未免也太簡單了吧? 話說鄭安婷現在已經國三了,距離基測沒剩下幾天,哪有什麼時間可以談戀愛?所以她本[email protected]#du#gQjgWvvxqW!nixkb_Zp2VLyr+pf$-zg0)F#aJ4eUk0 來就打算拒絕,更何況她對那個男生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嗯,這樣也好,該說是被她賺到了嗎?韓尹的這個要求根本就不能算得上是要求嘛。 韓尹瞄了鄭安婷一眼,「喂!妳幹嘛不回答我?難不成妳覺得很可惜嗎?」 鄭安婷苦笑,「拒絕就拒絕,哪有什麼好可惜的?反正那個男生又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那妳喜歡什麼樣的類型?」

「嗯…像西島秀俊或是竹野內豐那一型的吧?」 韓尹翻了翻白眼道,「什麼?原來妳喜歡很Man的大叔類型喔?R9Vb0M1!v0of-!g=!RAv#dI#[email protected]#7sbpirimm(n^

「對啊,尹…呃…那韓尹大人妳呢?」

「我喔?」韓尹皺了皺眉頭,很認真的思考後說道,「大概是內田有紀那一型的吧?」


(圖/Twitter)

「內、內田有紀…?」鄭安婷疑惑萬分的說,「她不是女生嗎?」

「怎樣?不行嗎?」韓尹神情自若的把成績單拿起來收進書包裡。 鄭安婷腦中瞬間轟隆隆作響,韓尹的意思是…難道…? 呃…可是…不是吧? 「妳那什麼複雜的表情?」韓尹悶笑道,「不用猜u9$5l0cJs1lj_Vm3Avb(LorS4Qy$Z%mMc=_WyFSeTAe#nA1bB#了啦,我是喜歡女生沒錯。」 鄭安婷錯愕不已,只得結結巴巴道,「蛤?什、什麼?所以妳是同、同、同………」

「嗯,怎樣?妳嚇到了嗎?」 何止嚇到?根本差一點就要魂飛魄散了,鄭安婷心想,都已經認識這麼久了,她居然都不知道韓尹喜歡女孩子,難怪韓尹拒絕了一堆男生的告白,原來是因為本來就對異性沒興趣 啊…… 這樣也好,班上那些幼稚的男生好像沒一個配得上韓尹的,鄭zMRP&19)3M&WPIUgf=N76f58LaHd!I7^[email protected]&安婷不知怎了,忽然有種打從心底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對了,順帶一提,我現在有個喜歡的人。而且我Phk*!S9$T$ii&(MT%yNqD5julB8xCQ8KuKsNTbd+2o*+v=4s4B打算等基測成績出來後,要是我跟她都考上第一志願,我就要跟她告白。」 韓尹背好書包,轉身對著鄭安婷微微一笑,「所以安婷,妳加油多唸點書吧。」 誒?呃? 鄭安婷愣愣的望著韓尹的背影,心裡一陣不明所以。 她唯一認知到的是,自己的腦袋裡,已經瞬間填滿了韓尹剛才的那張美麗笑容。

--

「您有一通新留言………」 鄭安婷猶豫了好一會,終究7KNAQ5+XOm(zb(hdG+==tcB(pN_n^T9L($8A#tMyq(ckTeXX7V還是聽了韓尹昨天留下的那通留言。 「安婷,妳今天過的好嗎?我這幾天熬夜把妳之前推薦的那部影集給看完了,真的跟妳說的一樣很好看喔,我真後悔沒有早一點聽妳的話抽空時間看。對了,妳知道嘉宏那小子要結婚了嗎?他應該也有寄喜帖給妳吧?可惜我那天值班沒法去,這樣也好吧…若是我不在 …妳也可以放心的去…然後還有啊……我今天醫院那邊……」

從分手的那天至今,韓尹每天都會打一通電話給鄭安婷。雖然沒有固定的時間,但她從不間斷的、日復一復,整整一年來都是這樣。 而鄭安婷始終沒有把電話接起,韓尹便會直接在鄭安婷的電話裡留了語音留言。 雖然那些留言都是些無關緊要的瑣碎事,但這就跟她們這十年一直以來的習慣一樣,每天不[email protected]^tBeFd%xw!gTDFYnHgWdJ&Dq902Fo9L6v8t&3Bg!az管再忙、再累,她們總會在入睡前分享著關於彼此的生活、周遭朋友的八卦、工作上所有開心與不開心的事。 不管是什麼微不足道的小事,她們從不會吝於分享。她們曾經,是那麼的恩愛。 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

鄭安婷不知道如今自己對韓尹還有什麼想法,也不知道韓尹對她還是否有感覺,其實她大可換電話號碼的,或者是把韓尹的電話設成騷擾電話封鎖。 若她真的想放下韓尹,明明還有成千上萬種方式。可她…就是怎麼樣w7CQJ69)Xs6T1_hZ*[email protected])MZg8RpI=89DU9SpB*mP067LtORO都下不了決心。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還放不下些什麼,明明就應該徹底死心的不是嗎? 好幾次鄭安婷都差一點心軟了,甚至幾乎有一股衝動想要就這麼接起韓尹的電話。 從前她們若是吵架,脾氣高傲自大的韓尹總會在事後表現的特別溫柔體貼,鄭安婷是真的很喜歡吵完架後對她撒嬌央求和好、哄著她、用盡心思去討她歡心的韓尹。

不管做錯事的人是誰,韓尹總會先低[email protected]@&6-Rys8!GleRMIj&Zi7qUXXD*[email protected]頭,自尊心甚高的韓尹為了鄭安婷,總是不顧面子、 願意拋下所有的一切苦苦哀求,只為了換回鄭安婷對自己的一個微笑。 鄭安婷忍不住心中一酸。 真的…好想念韓尹…想念她的霸道…她的傲氣…她的溫柔…… 想念她神采飛揚的表情…燦爛的笑容…甜美的嗓音…炙熱無比的眼神……

「姐,書璟待會要來我們家玩喔。」 鄭安汝的聲音打斷了鄭安婷的思緒,她連忙回過神點頭道,「嗯,好,我知道了。」 最近這陣子,翟書璟大概每隔幾天就會來到她們家,通常就是教鄭安汝唸書、或是和她們 一起看看電視影集,偶爾買些吃的過來或是幫忙煮晚餐。 翟書璟非常好手藝,她親自下廚煮的kMunLhaiURg0SPrkny-MrhNxJXl+f-y6%jq7kO+*x4QOIfwddw東西比外面餐廳廚師煮的有過之而無不及,鄭安汝總是會吃她煮的飯吃的津津有味。

有時候時間太晚了,鄭安汝便會直接要翟書璟留下來過夜,然後鄭安婷又是跟往常一樣睡沙[email protected]*&vB02q^C40Iw7LGZN!-x(h$p^DfREdn8L發、把房間讓給翟書璟睡。 而翟書璟在鄭安婷的面前也沒什麼特別的舉動,非常的中規中矩,感覺似乎有刻意和鄭安婷保持距離,不再像之前那樣子糾纏著她、或是有什麼踰矩的行為,就算是鄭安汝不在場的時候也一樣。 鄭安婷不禁暗自鬆了一口氣,也卸下了不少心防,或許,翟書璟真的已經想通了吧?

「老師,這一題妳會嗎?」

「嗯…我看看。」鄭安婷湊上前,一下子就把這道連翟書璟也不會的數學題目解了出來、 順便仔細gw2ofdIO()hMeO42SVWQLZzeFq%tTQohsjA-V=%MHsw&*tvjk1講解了一遍給鄭安汝和翟書璟聽。 鄭安汝佩服不已的讚嘆道,「哇!姐,妳好厲害喔!不愧是當老師的。」

「那當然,不過安汝妳也太遜了吧?明明就是學姐,還老是要書璟教妳唸書?」

「沒辦法,書1OxuIB%+V3AOuQjn2asqsF3ZOolq571c8(@(!mHKd1X1YhG7-1璟是天才嘛!我要怎麼跟她比?」 翟書璟笑笑的說道,「那是因為安汝學姐把所有的時間跟精力都拿去練球了嘛!根本沒有在認真上課。」

「我就是一把書本打開就會睡著的那種體質嘛!」 鄭安婷輕輕捏了一把鄭安汝的臉,無奈的笑了&RW%[email protected]!ZKv+WROShqYqPz5o0o!2WDmKktO1WZ笑道,「妳少來!」

唸完書,她們三人便一起看著翟書璟租來的DVD,隔天是假日,她們索性一次連續看了兩部續集電影,直到已經過了凌晨,[email protected]#87xkR-HY&Aj2W9$$jlcfk4pWReLg)W才總算輪流洗澡準備睡覺。 鄭安婷洗好澡,一踏出浴室,忽然發現整個房子全都是暗的。 她才疑惑不到半分鐘,就看見鄭安汝拿著一個點著蠟燭的蛋糕,然後和站在她身旁的翟書璟一同唱起了生日快樂歌。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 唱完歌,鄭安汝便愉快地把蛋糕捧到了鄭安婷的面前,「姐,祝妳生日快樂。」 翟書璟也微微一笑道,「老師,生日快樂。」 鄭安婷感動萬分的接過蛋糕,「難怪妳們硬要把那部電影A7t!^U##[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W%-nayJCjWfZfNGdT看完,原來是計畫好的哦?」

「那當然,姐妳這老人每次都十點多就睡了,要不是因為我們明後天球隊要去集訓兩天一 夜,沒空[email protected]!X92akn&cbNnqoLbWEOxPT1DF8cL^2!2zgN幫妳慶祝,我們也不想用這招啊!」

「什麼老人!沒禮貌!」鄭安婷敲了下鄭安汝的頭,「不過還是謝謝妳這個笨老妹,還有 …書璟。」鄭安婷說完便把視線移向了翟書璟。 翟書璟指了指蛋糕,「老師,妳趕快吹蠟燭吧,記得要許三個願望哦。」 鄭安婷把蛋糕放到桌上說道,「嗯…第一個願望是希望我身邊的人都可以平平安安的,第 二個願望是希望安汝還有書璟、還有我所有的寶貝學生們都可以考上*[email protected]=*Jc4Xlzl$nAFKQvoAC=a#Jf7gUq6GjV&WE4oeVzrS理想的大學,然後第三個願望是……」 鄭安汝連忙用手遮住鄭安婷的嘴,「唉呦,姐!妳很俗氣耶!第三個願望要放在心裡不要 講出來啦!」

「好啦。」鄭安婷閉上眼睛,然後雙手合十。 我希望…能和她…再一次的…… 鄭安婷睜開眼睛,然後輕輕的把蠟燭吹熄了。 吃著蛋糕,鄭安汝忽然問道,「對了,姐,lVGyPydnV_xl*FxhCE#lHQx9vaTo2D)[email protected]*#M8%Ck今天『她』有打給妳嗎?」 鄭安汝指的她,自然便是韓尹了吧? 鄭安婷搖頭道,「現在三更半夜的,她怎麼可能打來?」

「也是啦,不過在這麼重要的日子,她打來應該會說點別的吧?譬如說…問妳要不要回她身邊之類的?」

「妳別亂說!那怎麼可能?」 鄭安汝嘻皮笑臉的說道,「Q^%%Hb85rgCdq0bbCO(9bev$Dh+WEPw9e-!)eSkPW(oz2SccHL少來,妳明明就還是很愛她,應該恨不得馬上回到她的懷抱裡 吧?」

「這個…」鄭安婷不知道為什麼,居然不自覺的瞄了一眼翟書璟,而翟書璟也正在凝視著 她,鄭安婷趕緊移開了視線。 翟書璟優雅地吃了一口蛋糕,然後淡淡的說,「老師,安汝學姐說的那個人是妳的前任嗎 ?她到現在還不死心嗎?」 鄭安汝瞪大了眼-W!d!^igmgPcfm2zcg$ol^tR$Erx8QUHvh8GAr#RbkIPly+U_i睛,「咦?書璟,妳知道韓尹姐啊?」

翟書璟點頭道,「嗯,以前在城西國中的時候見過她一次,她好像…真的很愛老師。」

「何止愛啊?韓尹姐根本就是把我姐當成她的生命了,我姐明明也愛她愛得要死,卻一直裝模作樣的死都不肯原諒她。」 翟書璟瞄了一眼鄭安婷,「老師,我覺得…妳要是真的還愛著她,就不要輕言放棄,不然妳會後悔一輩子的。」 鄭安汝也跟著附和道,「姐,我也這麼覺得,妳要是再不原諒韓尹姐,萬一她UcZU-j!EW6-$kDTvw)^yHvRM8)w-Fo33LRy#A&1%(7WVhD7FQE身邊出現了別人,或者是她終於厭煩了、對妳死心了那該怎麼辦?她長得那麼漂亮耶!一定很多人排隊搶著要她的。」

「可是她背著我和別人上床耶!這個我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

「唉呦,就跟妳解釋過那麼多次了,是那個女的一直倒貼她、故意灌醉她的啊!韓尹姐又不是故意的,這麼多=eOIvLIi1ny&dA+vcSsF-pG7nyYdzTfw64JYY&=uI_8Y_XexLV年來,她的心裡一直只有妳一個人啊,妳為什麼就是這麼固執不肯原諒她呢?難道妳這輩子除了韓尹姐以外沒跟別人上過床嗎?」 鄭安婷想起了和翟書璟的那一夜,不禁面紅耳赤的無言以對。

鄭安汝似乎沒看見鄭安婷心虛不已的表情,只是千叮嚀萬囑咐的說道,「總之,萬一韓尹姐打來要跟妳復合,妳一定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知道嗎?」 翟書璟把手抵在下巴上,一臉正經八百的說,「老師,還是妳乾脆主動打給她?」 鄭安VW&bD&PAtK0NXD8RgXz^[email protected]_WY=C)N6M6婷苦笑道,「喂!我不需要妳們這些小鬼頭替我出主意啦!」

「姐妳根本死傲嬌嘛。」

「喂!沒禮貌!」 又閒聊了幾句,等到吃完蛋糕、刷好牙,三人便各自就寢了。 鄭安婷躺在沙發上,把手機緊緊握在手中,心裡,BPGJd&AoV&+Ml%rLA-BU0TG)y2$=SuUZE=-#[email protected]忍不住有一絲絲的期待。

--

鄭安婷呆呆坐在沙發上,她已經連續好幾個小時盯著自己那個毫無動靜的手機了。 她瞄了一眼時鐘,現在的時間是凌晨十二點零一分,已經是隔天了。她的生日也過了。分手至今,她的手機第一次…居然沒有_NgL9$nd3fGRK$5#^F^-VC*lf_([email protected]*Oi出現韓尹的號碼。 這實在是有點讓人難以置信,畢竟持續了整整一年,這件事對鄭安婷而言,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的自然。 更何況,昨天不僅是鄭安婷的生日,更是她們在一起的紀念日。

雖說她們已經分手一年了,但,這還是韓尹第一次在這個日子不在她的身邊。 從前韓尹就算工作再忙、再累,只有這一天,她一定會特別抽出時間來陪伴在鄭安婷的身邊,這已經是連續好幾年的慣例了。 鄭安婷甚至還癡心妄想的認為,或許韓尹會在這一天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然後再次苦苦哀求自己回到她的身邊。 但盼了又盼,卻始終沒有等到任何韓尹的消息,連每天固定的那一通語音m5([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zCcO1QQH8%0r#3PN留言都沒有。

或許單方面講了一整年的獨白、在沒有收到任何回覆以後,韓尹終究也膩了吧?總n^+NS$&G7XVRlXhY_tC#5_Z&3W3j0$#[email protected]&(T算是甘 願…放棄了吧? 所以才會乾脆選擇在她們紀念日這一天,徹底地斷絕和鄭安婷的一切。 鄭安婷一開始還想著,或許,韓尹沒有打來是因為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 但她等了又等,直到過了三天後,她才終於願意相信自己的猜測是對的,最壞的一面,往往都是最真實的。 從那天以後,鄭安婷的手機再也沒有出現過韓尹的號碼,也沒有留下任何的語音留言。 她…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韓尹…已經徹底地消失在她的生命裡了。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