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鄭安婷,國三)

「準備好了嗎?一…二…三……!!!」 鄭Aie=+d1ld(8p!GL^Ww53nPd#=DlfwdJHC+P0_iHObKXLOgV60Q安婷和韓尹同時把成績單打開然後攤在桌上,只見韓尹一臉得意洋洋,而鄭安婷則是無奈的深深嘆了口氣。又…輸給韓尹了。 韓尹這次考試校排名又是拿了全校第一名,而鄭安婷則是第七名,雖然說她的成績跟以前比起來已經是大幅提升了,但她不管再怎麼拼命用功唸書,好像永遠都會差韓尹一大截。


(圖/Flickr)

「嘿嘿!怎樣啊?誒,安婷,妳要願賭服輸喔。」

「我知道啦,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鄭安婷沒好氣的說,「說吧,韓尹大人,妳這次想要什麼?」 自從她們開始用考試成績打賭至今,韓尹已經連續贏三次了,根據賭注內容呢,輸的人要無條件答應贏的人的所有要求,不管再怎麼無理也必須接受。 想當初鄭安婷就不該答應韓尹玩這個遊戲,天賦這種東西,似乎只會出現在韓尹那種人的 身WHgUZ82OLKP(_NAhXW&K=^J&!nHBJc4Frr^CHzhp(lGZs6GfZE上,想想自己就算再努力,大概也不會有贏過韓尹的那一天吧?

第一次韓尹的要求是,要鄭安婷直到畢業前,每天都必須去福利社幫她跑腿買[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午餐。 第二次則是要鄭安婷在喊她名字的時候,得在後面加上「大人」兩個字,直到她聽膩了為 止。 而第三次、也就是現在,鄭安婷實在也想不到韓尹還能再想出什麼更過分的要求了。 「安婷,我要妳拒絕前天那個跟妳告白的男生。」

「蛤?」鄭安婷忍不住皺了皺眉,「就這樣?」

「嗯,就這樣。」 跟之前那兩個要求比起來,這個要求未免也太簡單了吧? 話[email protected]&=&e+E5X-EqXYX9IB0ptH_uioCFekIVjGCxDqv說鄭安婷現在已經國三了,距離基測沒剩下幾天,哪有什麼時間可以談戀愛?所以她本 來就打算拒絕,更何況她對那個男生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嗯,這樣也好,該說是被她賺到了嗎?韓尹的這個要求根本就不能算得上是要求嘛。 韓尹瞄了鄭安婷一眼,「喂!妳幹嘛不回答我?難不成妳覺得很可惜嗎?」 鄭安婷苦笑,「拒絕就拒絕,哪有什麼好可惜的?反正那個男生又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那妳喜歡什麼樣的類型?」

「嗯…像西島秀俊ywW6M_oLPTG_lF6)BTwVz2ihRZQOkt8%4H%zWC([email protected]或是竹野內豐那一型的吧?」 韓尹翻了翻白眼道,「什麼?原來妳喜歡很Man的大叔類型喔?」

「對啊,尹…呃…那韓尹大人妳呢?」

「我喔?」韓尹皺了皺眉頭,很認真的思考後說道,「大概是內田有紀那一型的吧?」


(圖/Twitter)

「內、內田有紀…?」鄭安婷疑惑萬分的說,「她不是女生嗎?」

「怎樣?不行嗎?」韓尹神情自若的把成績單拿起來收進書包裡。 鄭安婷腦中瞬間轟隆隆作響,韓尹的意思是…難道…? 呃…可是…不是吧? 「妳那什麼複雜的表情?」韓尹悶笑道,「不用猜了啦,我是[email protected]^3mB6^Hx91bSOU478iA0wQU#[email protected]喜歡女生沒錯。」 鄭安婷錯愕不已,只得結結巴巴道,「蛤?什、什麼?所以妳是同、同、同………」

「嗯,怎樣?妳嚇到s_W+ZxOh_7#l)[email protected]_KAzEK7%co(52$!rv60=fiWMtr&ea#了嗎?」 何止嚇到?根本差一點就要魂飛魄散了,鄭安婷心想,都已經認識這麼久了,她居然都不知道韓尹喜歡女孩子,難怪韓尹拒絕了一堆男生的告白,原來是因為本來就對異性沒興趣 啊…… 這樣也好,班上那些幼稚的男生好像沒一個配得上韓尹的,鄭安婷不知怎了,忽然有種打從心底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對了,順帶一提,我現在有個喜歡的人。而且我打算等基測成績出來後,要是我跟她都考上第一志願,我就要跟她告白。」 韓尹背好書包,轉身對著鄭安婷微微一笑,「所以安婷,妳加油多唸點書吧。」 誒?呃? 鄭安婷愣愣的望著韓尹的背影,心裡一陣不明所以。 她唯Q(WUJJ#9H%[email protected](@O%m8-&mxW^rxdynA*一認知到的是,自己的腦袋裡,已經瞬間填滿了韓尹剛才的那張美麗笑容。

--

「您有一通新留言………」 鄭安婷猶豫了好一會,終究還是聽了韓尹昨天留下的那通留言。 「安婷,妳今天過的好嗎?我這幾天熬夜把妳之前推薦的那部影集給看完了,真的跟妳說的一樣很好看喔,我真後悔沒有早一點聽妳的話抽空時間看。對了,妳知道嘉宏那小子要結z=_twxIljaDFnyINU7OWK5)Kb-M&*gN#S1Bp)[email protected]=jfb^婚了嗎?他應該也有寄喜帖給妳吧?可惜我那天值班沒法去,這樣也好吧…若是我不在 …妳也可以放心的去…然後還有啊……我今天醫院那邊……」

從分手的那天至今,韓尹每天都會打一通電話給鄭安婷。雖然沒有固定的時間,但她從不間斷的、日復一復,整整一年來都是這樣。 而鄭安婷始終沒有把電話接起,韓尹便會直接在鄭安婷的電話裡留了語音留言。 雖然那些留言都是些無關緊要的瑣碎事,但這就跟她們這十年一直以來的習慣一樣,每天不管再忙、再累,她們總6aNNO%1ptnB(^tnGhY2%kgRkbMo2E([email protected]%zj!l8*w^l$Ux*F會在入睡前分享著關於彼此的生活、周遭朋友的八卦、工作上所有開心與不開心的事。 不管是什麼微不足道的小事,她們從不會吝於分享。她們曾經,是那麼的恩愛。 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

鄭安婷不知道如今自己對韓尹還有什麼想法,也不知道韓尹對她還是否有感覺,其實她大可換電話號碼的,或者是把韓尹的電話設成騷擾電話封鎖。 若她真的想放下韓尹,明明還有成千上萬種方式。可她…就是怎麼樣都下不了決心。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還放不下些什麼,明明就應該Ih#4vOM!VLy2Mxo!mcaM5I-##8sg%9([email protected]=b66I$HcHR9WX7徹底死心的不是嗎? 好幾次鄭安婷都差一點心軟了,甚至幾乎有一股衝動想要就這麼接起韓尹的電話。 從前她們若是吵架,脾氣高傲自大的韓尹總會在事後表現的特別溫柔體貼,鄭安婷是真的很喜歡吵完架後對她撒嬌央求和好、哄著她、用盡心思去討她歡心的韓尹。

不管做錯事的人是誰,韓尹總會先低頭,自尊心甚高的韓尹為了鄭安婷,總是不顧面子、 願意拋下所有的一切苦苦哀求,只為了換回鄭安婷對自己的一個微笑。 鄭安婷忍不住心中一酸。 真的…好想念韓尹…想念她的霸道…她的傲氣…她的溫柔…… 想念她神采飛揚的表情…燦爛的笑容…甜美的嗓音…炙mfu9_OUcnOrE*ojewxl$XS4D0AoP*[email protected]^+7!lp4熱無比的眼神……

「姐,書璟待會要來我們家玩喔。」 鄭安汝的聲音打斷了鄭安婷的思緒,她連忙回過神點頭道,「嗯,好,我知道了。」 最近這陣子,翟書璟大概每隔幾天就會來到她們家,通常就是教鄭安汝唸書、或是和她們 一起看看電視影集,偶爾買些吃的過來或是幫忙煮晚餐。 翟書璟非常好手藝,她親自下廚煮的東西比外面餐廳廚師煮的有過之而無不及,鄭安汝總是會吃她煮的飯吃的津津有味0(Suz_sk6=vDfWPferh#mOWV=K=6-d*EqE*=M9NMP4ERJviaUC

有時候時間太晚了,鄭安汝便會直接要翟書璟留下來過夜,然後鄭安婷又是跟往常一樣睡沙發、把房間讓給翟書璟睡。 而翟書璟在鄭安婷的面前也沒什麼特別[email protected]#A_D655emJA!tlndR2ogD$qsJjP%4SdRdEkUTKr3的舉動,非常的中規中矩,感覺似乎有刻意和鄭安婷保持距離,不再像之前那樣子糾纏著她、或是有什麼踰矩的行為,就算是鄭安汝不在場的時候也一樣。 鄭安婷不禁暗自鬆了一口氣,也卸下了不少心防,或許,翟書璟真的已經想通了吧?

「老師,這一題妳會嗎?」

「嗯…我看看。」鄭安婷湊上前,一下子就把這4OhI2B7w^DP!ZI9CL-GvzyI_M9_golLNjt%(r4jYVcUeuPvx9u道連翟書璟也不會的數學題目解了出來、 順便仔細講解了一遍給鄭安汝和翟書璟聽。 鄭安汝佩服不已的讚嘆道,「哇!姐,妳好厲害喔!不愧是當老師的。」

「那當然,不過安汝妳也太遜了吧?明明就是學姐,還老是要書璟教妳唸書?」

「沒辦法,書璟是天才嘛!我要怎麼跟她比?」 翟書璟笑笑的說道,「那是因為安汝學姐把所有的時間跟精力都拿去練球了iu^^xUHAq0EY(8$DlEuzVEGM!!DRRCSy#[email protected]#YXGUvRUfmKl1嘛!根本沒有在認真上課。」

「我就是一把書本打開就會睡著的那種體質嘛!」 鄭安婷輕輕捏了一把鄭安汝的臉,無奈的笑了笑道,「妳少來!WZcZ16kGM_D+aQ9)gUuSCqnz4!P#7#0sRVX^w=zX^boL(dEEd1

唸完書,她們三人便一起看著翟書璟租來的DVD,隔天是假日,她們索性一次連續看了兩部續集電影,直到已經過了凌晨,才總算輪流洗澡準備睡覺。 鄭安婷洗好澡,一踏出浴室,忽然發現整個房子全都是暗的。 她才疑惑不到半分鐘,就看見m7)[email protected]*aAZPEO*qV*vpXj0^^dxPA_yjx鄭安汝拿著一個點著蠟燭的蛋糕,然後和站在她身旁的翟書璟一同唱起了生日快樂歌。


(圖/visualhunt)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 唱完歌,鄭安汝便愉快地把蛋糕捧到了鄭安婷的面前,「姐,祝妳生日快樂。」 翟書[email protected]^17fPzi!kxunR3TSa4j9bym*-BqV璟也微微一笑道,「老師,生日快樂。」 鄭安婷感動萬分的接過蛋糕,「難怪妳們硬要把那部電影看完,原來是計畫好的哦?」

「那當然,姐妳這老人每次都十點多就睡了,要不是因為我們明後天球隊要@%KJo1mk*nJyO7uSgQPn2l^QLREsY0=FhV#Lnp07N7^HoQ8$XE去集訓兩天一 夜,沒空幫妳慶祝,我們也不想用這招啊!」

「什麼老人!沒禮貌!」鄭安婷敲了下ATArPcVuYaUvN2icLqqpRrbwP3Ab6tWd+z!gkruc3^LnX$1!mr鄭安汝的頭,「不過還是謝謝妳這個笨老妹,還有 …書璟。」鄭安婷說完便把視線移向了翟書璟。 翟書璟指了指蛋糕,「老師,妳趕快吹蠟燭吧,記得要許三個願望哦。」 鄭安婷把蛋糕放到桌上說道,「嗯…第一個願望是希望我身邊的人都可以平平安安的,第 二個願望是希望安汝還有書璟、還有我所有的寶貝學生們都可以考上理想的大學,然後第三個願望是……」 鄭安汝連忙用手遮住鄭安婷的嘴,「唉呦,姐!妳很俗氣耶!第三個願望要放在心裡不要 講出來啦!」

「好啦。」鄭安婷閉上眼睛tI!Cy1lwMlN%[email protected]=ZeJz5LWRE639mJhg$O,然後雙手合十。 我希望…能和她…再一次的…… 鄭安婷睜開眼睛,然後輕輕的把蠟燭吹熄了。 吃著蛋糕,鄭安汝忽然問道,「對了,姐,今天『她』有打給妳嗎?」 鄭安汝指的她,自然便是韓尹了吧? 鄭安婷搖頭道,「現在三更半夜的,她怎麼可能打來?」

「也是啦,不過在這麼重要的日子,她打來應該會說點別的吧?譬如說…問妳要不要回她身邊之類的?」

「妳別亂說!那怎麼可能?」 鄭安汝嘻皮笑臉的說道,「少來,妳明明就還是很愛她,應該恨不得馬上回到她的Cf3h&9IN#Lp3OQdiywsuwcEAuX([email protected](ovDA#q0r+N)WK懷抱裡 吧?」

「這個…」鄭安婷不知道為什麼,居然不自覺的瞄了一眼翟書璟,而翟書璟也正在凝視著 她,鄭安婷趕緊移開了視線。 翟書璟優雅地吃了一口蛋糕,然後淡淡的說,「老師,安汝學姐說的那個人是妳的前jsaCQIXRvn5kaKPi05%poquwZ3vmOs*#$H(7mM&*XQ&61Kswxa任嗎 ?她到現在還不死心嗎?」 鄭安汝瞪大了眼睛,「咦?書璟,妳知道韓尹姐啊?」

翟書璟點頭道,「嗯,以前在城西國中的時候見過她一次,她好像…真的很愛老師。」

「何止愛啊?韓尹姐根本就是把我姐當成她的生命了,我姐明明也愛她愛得要死,卻一直裝模作樣的死都不肯原諒她。」 翟書璟瞄了一眼鄭安婷,「老師,我覺得…妳要是真的還愛著她,就不要輕言放棄,不然妳會後悔一輩子的。」 鄭安汝也跟著附和道9#[email protected]+uuY40qb9M9J2aU35_&G#SabX8l9dAuA,「姐,我也這麼覺得,妳要是再不原諒韓尹姐,萬一她身邊出現了別人,或者是她終於厭煩了、對妳死心了那該怎麼辦?她長得那麼漂亮耶!一定很多人排隊搶著要她的。」

「可是她背著我和別人上床耶!這個我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

「唉呦,就跟妳解釋過那麼多次了,是那個女的一直倒貼她、故意灌醉她的啊!韓尹姐又不是故意的,這麼多年來,她的心裡一直只有妳一個人啊,妳為什麼就是這麼固執不肯原諒她呢?難道妳這輩子除了韓尹姐以外沒跟別人上過床嗎?」 鄭安婷想起了和翟書[email protected]!W+p^[email protected]@^qoA*t)-Te璟的那一夜,不禁面紅耳赤的無言以對。

lySqref5Fl655%BFYQv770cY(gg_uVDZ&qVQJ1m&dlfWrUPJ$#鄭安汝似乎沒看見鄭安婷心虛不已的表情,只是千叮嚀萬囑咐的說道,「總之,萬一韓尹姐打來要跟妳復合,妳一定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知道嗎?」 翟書璟把手抵在下巴上,一臉正經八百的說,「老師,還是妳乾脆主動打給她?」 鄭安婷苦笑道,「喂!我不需要妳們這些小鬼頭替我出主意啦!」

「姐妳根本死傲嬌嘛。」

「喂!沒禮貌!」 又閒聊FrR)2eGehOQ$3RKUiN9nfk*g-KFb3LQv%sg&L#vDeh8(-z6W28了幾句,等到吃完蛋糕、刷好牙,三人便各自就寢了。 鄭安婷躺在沙發上,把手機緊緊握在手中,心裡,忍不住有一絲絲的期待。

--

鄭安婷呆呆坐在沙發上,她已經連續好幾個小時盯著自己那個毫無動靜的手機了。 她瞄了一眼時鐘,現在的時間是凌晨十二點零一分,已經是隔天了。她的生日也過了。分手至今,她的手機第一次…居然沒有出現韓尹的號碼。 這實在是有點^)bWuy_StRp*T63uDSo)URb&1DDDj+O$zptQat%tnlwJoTaWt6讓人難以置信,畢竟持續了整整一年,這件事對鄭安婷而言,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的自然。 更何況,昨天不僅是鄭安婷的生日,更是她們在一起的紀念日。

雖說她們已經分手一年了,但,這還是韓尹第一次在這個日子不在她的身邊。 從前韓尹就算工作再忙、再累,只有這一天yR0r^lAogaH_rU!HWJQHmop7$xrAqw$eqwVLR1!sayp&m$Fp*U,她一定會特別抽出時間來陪伴在鄭安婷的身邊,這已經是連續好幾年的慣例了。 鄭安婷甚至還癡心妄想的認為,或許韓尹會在這一天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然後再次苦苦哀求自己回到她的身邊。 但盼了又盼,卻始終沒有等到任何韓尹的消息,連每天固定的那一通語音留言都沒有。

或許單方面講了一整年的獨白、在沒有收到任何回覆以後,韓尹終究也膩了吧?總算是甘 願…放棄了吧? 所以才會乾脆選擇在她們紀念日這一天,徹底地斷絕和鄭安婷的一切。 鄭安婷一開始還想著,或許,韓尹沒有打來是因為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 但她等了又等,直到過了三天後,她才終於願意相信自己的猜測是對的,最壞的一面,往往都是$AHQLq=!xRc2OM([email protected]_hI-*GgvLVHO!1R1t4Q)%(最真實的。 從那天以後,鄭安婷的手機再也沒有出現過韓尹的號碼,也沒有留下任何的語音留言。 她…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韓尹…已經徹底地消失在她的生命裡了。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當紅演員蕾妮艾倫不僅在連續劇中擔綱女主角,精湛的演技更是讓她榮獲艾美獎的殊榮,但就正值演藝事業巔峰時期,她發現自己罹患了阿茲海默症,如此劇烈的打擊也讓蕾妮和女友伊娃決定換個環境,在擁有優美海景的郊區重新展開新生活。隨著日子過去,蕾妮逐漸淡忘周遭的一切,面對身旁伴侶的惡化病情,伊娃該如何打起精神面對這一切?蕾妮是否會忘記如此深愛的女友?

30秒輕鬆註冊,立即看《與妳的快樂時光》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