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隔十日,夢蝶看著自己手上的繡畫,她一筆一筆的寫著。

畫面上,一朵碩大如碗的月菊由銀絲繡製,將那菊花的芳華隨著日光而閃動,而上面是用毛筆書寫的文字。

夢雲走過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閑靜的美人圖,只見自己小妹執筆書墨,心眼專注的畫著。

她嘆息,母親說的對!

自己家小妹絕非無才,只是那跳脫飛揚的性子,真的不知道是像誰,像現在,她就能3D)3_LgP#i6la-oq8Y7YdWqxDj(vjlk!hfZul2BgO8XBn6cl^H恬靜的坐在位置上,用心寫字,果然讓她多去彤館是對的!

現在的小妹多麼恬靜啊!

夢蝶一點都沒發現夢雲在看,她只專心在這幅月菊的畫上,最後題上字。

數鎖宮門玉對,紛花馥馥欲醉,夢落墜台累,又聞玉杯跌碎,不醉、不醉,魂夜伊人憔悴。《如夢令》


(圖/123RF)​

放下筆,她端詳著,那是修靜寫給她的如夢令,她知道修靜現在的安靜平和都是一種休息,比對她之前的種種事qPf84JcGWtQ!z83ozBQ7iG21v(hALM%obcI7s=DjaMyQfEyweb蹟,現在的修靜安靜的如熄滅的死灰。

她回憶著,那位白月帝姬的風華,那是她七歲左右,第一次參加皇宴,那個點滿燭光富貴如畫的地方。

她看到的是一個靜默在齊王身後的女子,那麼溫煦如月,就靜靜的散著一種溫和的光暈,但她沒忘記,那些人意欲對齊王嘲諷時,那個女子只是一抬眼1SyShcGMA#1j*Bn&cbgHK3CB2HdKU&o^pX6tm3DnF!NjW(_8eg

一股皇族的貴氣流露出來,如同月下盛開的菊,在九月秋爽的季節,開的宛如烈日當空,殺[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aE3k82*pA$%9n7XZL(EKUwBv4Vqnt盡百花的傲氣奪人心魂。

那時她還不懂,不懂什麼是&$ZBr6$sviNOazTa^&qk-!6mL0r2fzge$asI&T^q6TOZH(AMDd定情物,不懂聿朝的風俗,只覺得似乎大人間有種較勁的意味,他們爭相想要得到她手上的玉珮。

她不懂,不就是塊玉嗎?但大人們爭相想要的,必是好東西吧?

因此當白月帝姬走向自己,將玉珮給她時,她毫不猶豫的28x^)@SO4zL)[email protected]&nxR)+(Uwws_d討要,而帝姬只是溫柔對她笑,摸摸她的臉,說她可愛云云,將玉珮賞給她。

月亮照在修靜的臉上,那是第一次,她將一個人記憶的如此清晰,白月帝姬。

她那美麗的臉,艷紅的唇、烏黑的髮絲,那雙眼睛裡溫潤的水光,她喜歡這個她,喜歡這樣在月下綻露美麗的她。

她第一次心跳如鼓,心弦振動5*fVz_sXV6NsgO*A!%shDw7d)SkqtL^&X8dWZ(Z([email protected]*DE,就是這位帝姬帶給她的,她摸出隨身佩帶的那塊玉珮,輕撫上面的紋路,那是鳳求凰。

現在她懂了,那些大人爭取的,是一個駙馬的位置,畢竟這OzhPTVjadHh%A_Dzh9RvtQhvcDcOqer5FKhS2V)ZKSjqJBzRao位帝姬,不只是大王的第一個女兒,當時還是邊關的一員猛將,在皇家重重打壓下,還能升到上尉之職的女將軍。

能娶到她,相當於得到聿朝的半壁江山。

但她的定情玉珮誰也沒給,反而是給了自己這個無知孩童,在當時,那是給那些人一個軟釘子,她不是&S#dqTZS1PM6Upr5DjgSh8Lec%kmT5XqJ!v)R7w*dd=+3R3!&y誰能決定婚事,更不是後院拿來聯姻用的女子,而是手握兵權的上陣能殺敵,下馬能輔佐大王的帝姬。

白月帝姬。

突然聽到背後有腳步聲,夢蝶收起玉珮,看著來人,是她的姊姊夢雲。

「姐?怎麼來了?」她問。

「來看看妳,母親說妳乖多了!」夢雲笑著說,她看著這個跳脫的妹妹,替她順順她的髮。

「姐,嫁給一個陌生人,不會怕嗎?」夢蝶好奇的問,夢雲剛剛定下了人家,是盧家的公子。

「盧郎是母親看過的,我相信母親不會害我。」夢雲說。

「萬一那人負妳呢?」夢蝶問。

「嫁都嫁了,那我就將嫁妝攢緊,沒錢還怕他蹦達!」夢雲笑說。

「喔!」夢蝶低低回了一聲。

「怎麼了?可是有心上人?哪家的公子?」夢雲笑問,她那不開情竅的妹妹也有思慕的對象了?

「她很好,非常好,是我不配。」夢蝶微笑地說。

「他?是誰?透漏個名字吧?」夢雲追問。

「不說!」夢蝶堅持著。

「說不說?」夢雲表情壞笑的對夢蝶的癢處出手。

「不說!」夢蝶忍住氣堅持著。

「不說!那就別怪姊姊嚴刑逼供了!」夢雲雙手並用,準備給妹妹一頓好的。

夢蝶早就一小溜的跑掉,「就不說,說了她就消失了!」

兩姊妹在園子裡打鬧了起來,夢蝶身手靈活,但夢雲也不差。

結果,夢蝶跑回涼亭,搶了畫要逃,卻被夢雲抓了手,她用力一掙,卻沒注意腳下的階梯,就這樣跌了出去!

夢蝶看著地板,她閃避的力道太大,恐怕會整個人摔到地上,但她沒有跌在地上,卻撞到背後的某個人。

「小心!」一個溫潤的女聲,夢雲喊了聲糟。

夢蝶居然撞到了別的女眷身上。


(圖/123RF)​

但幸好,那人退了幾步,連帶扶著夢蝶,一起站穩了。

「抱歉抱歉!沒事吧?」夢雲上前,有一瞬間,她似乎看到夢蝶的領口開了,一抹紅痕在鎖骨上若隱若現,但來[email protected]#A*nP5v$li(Ez#[email protected]+GER+9X^人卻迅速的擋了一下,擋住了那抹紅痕。

「對不住……」夢蝶抬頭,看到的是一雙熟悉的眸子。

「妳們兩個!還不過來見禮!」李母擔憂的看著,幸好這位貴客並沒有太多的不快,不然衝撞了帝姬這罪[email protected]^%l8*[email protected]%KmgZa05pNk*pxxIqF_y名她可吃不住!

「大人安!」兩姊妹低頭行禮。

修靜微笑讓她們起來。

「月姐姐,妳怎麼來了?」夢蝶主動問。

「來談事情。」修靜解釋。

「正好,夢雲,娘有事要跟妳說,夢蝶,妳帶大人去涼亭等,不得無禮,知道嗎?」李母說。

「夢蝶知道!」夢蝶微笑,看著李母跟姊姊離開,抱著修靜的腰,「月姐姐!」

修靜微笑的牽著她,兩人一起進了涼亭。

夢蝶一笑,將手中的畫卷塞到她的手裡,「正好,這是要送給妳的。」

修靜攤開,看到的是一幅菊圖跟自己的寫過的如夢令。

「怎麼想到寫這個?」她問,看著夢蝶斟好茶送上來。

「就想到了!」夢蝶說,看著修靜微笑讓人將其收起。

「倒是月姐姐,妳怎麼來了Dwf=_m5ZAYqS-+qG+7WHqub*D*g1Fv&w4mm-X7lDnZPNY0=ZzC?」她看著修靜悠閒的品著自己送上的茶,雖然是扇手如玉,可那些練武寫字的繭摸在自己身上,刮搔自己肌膚的滋味更是讓她輕顫。

「妳姊姊要嫁人,我被邀請來沾沾喜氣。」她微笑的說。

「喔!」夢蝶嘟起嘴。

「怎麼?有心事?」修靜問。

夢蝶舉起手,靠在修靜的耳邊像是在說小話一樣,但其實是偷偷的親了她的耳朵。

「都下去吧!」修靜垂眼稟退了眾人,獨留夢蝶跟自己。

等人都退下,夢蝶早已忍不住的撲到修靜的身上,抱著她,送上唇,而修靜也抱著她,回應的吻著。

雖說她們總是笑語約定要日日相見,但dCa%80lrUalAF9ImB-+0^_2b!6SdaWqku0Pk$2HqejJ+4xrjOK是夢蝶知道是不可能的,因此她每次總是熱情的撲入修靜的懷裡,只有這樣用力的抱緊她,才能安慰她等待許久的相思。

「月,我好想妳!」夢蝶低聲地說,她整個人跨坐在修靜的腿上,不雅的環著修靜的肩,像是猴子抱著樹一般。

夢蝶偷偷伸手,在她的脖頸畫著圈。

修靜握住她造次的手,放到自己的唇邊吻著,懷裡摟著那嬌嫩的人兒輕哄,「這不是來了?」

「不夠!」夢蝶孩子氣的說。

修靜抱緊夢蝶,她埋在她的頸邊,嗅聞著夢蝶的體香,以慰自己的相思。

「我的蝶。」

「月。」夢蝶貼著她的耳邊嬌聲喊。

只是溫存一會,她們就分開了,夢雲回到涼亭時,只看到夢蝶正寫著字,而修靜師太則靠在涼亭外看著遠處的花。

她看著夢蝶,應該是她想多了,對吧?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GALASHOP夏日束胸特賣🌞眾多品牌一站買齊😆
📌手刀下單撿便宜👉https://bit.ly/2BUOcMh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