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再睜眼,夢蝶看著空蕩的被窩發呆,渾身痠軟尤其是下腹沾黏的難受。

「還賴床?」一旁修靜的聲音傳來。

夢蝶驚起,發現修靜已經穿好衣服,依然是那銀灰的道袍,只是一頭藏在道帽的秀髮,現在披散在身後,未施FxIT5WMu4OIvCexatC8_S#-8jBM$+s6K6b$Yh^Jaf$Lf4T%(hl脂粉的她好美,夢蝶讚嘆。

明知道有什麼改變了,她可能等等就必需要面臨離別,但是她還是貪看著月的模樣。

就是因為要離開,所以她想把月記在心上。

「月?」她細聲地喊,起身時微涼的空氣讓她感到寒冷,才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著寸縷。

「醒了,就把衣服穿好。」修靜命令,沒人發現,她的聲音帶著一點溫柔。

「喔!」夢蝶穿上昨天的衣服,ZdrFdn7)sXRi^6he+dvgfO27e#xAyOls^l4Hnxs*yJr^=iD+yr但怎麼也找不到腰帶,最後才在床頭發現那條腰帶,她拿過來繫在腰上,不懂為什麼這腰帶會在這?

看到夢蝶迷惑地看向床頭,修靜臉一紅,咳了一聲讓夢蝶回神,不再追究這條腰帶的位置。

她昨天用這條腰帶把她綁在床頭,想到這,修靜就有些難以自持。

夢蝶乖乖地起床漱洗,不曉得等等她會怎麼樣?

被打一巴掌罵孟浪?還是被斬首?

但什麼都沒有!

只是少有的,修靜讓蕪慈、蕪絮準備馬車。


(圖/123RF)​

而修靜在馬車裡陪她下山,要親自送她回李府,畢竟她一整天沒有回家,她要給李府一個交代。

修靜看著夢蝶,她津津有味的掀簾看著街道,這麼大膽奔放,她在自己面前從不隱藏,這樣一個姑娘她[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真的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嗎?

但修靜卻發現自己也跟著糊塗,但這樣耽溺,她卻覺得快意許多,她知道自己終被夢蝶動搖了。

再過一陣子吧?

她在心裡遲疑著,就當作在京城的一點美好回憶,讓她能再多保護夢蝶一點時間就好,之後她會放手,會離開。

時間總會帶走一切,等蝶不愛她了,自然就不恨了吧?

修靜跟著看窗外,夢蝶的身體就靠在自己身上,原本很普通的動作,經過昨夜卻有些曖昧。

「還記得……昨天發生過什麼嗎?」她貼在夢蝶耳邊問,手不自覺地摸上她的腰。

夢蝶點頭她記得,雖然不勝酒力的關係,沒有很清晰,但兩人身體有了接觸這件事還是清楚的。

「還願意當我的……蝶嗎?」修靜低聲的說,說到最後,她都覺自己有些羞於啟齒,她心臟緊張的跳,當年隨fLI+S=OiVl*onU53W%^jhBu+o&6*Hy8P6VTSAE*msWdUKeJTg3軍出征她都沒有這樣緊張。

但是夢蝶轉過來,眼神晶亮的看著她,點頭如搗蒜,這才讓她安心。

「我願!我願!……我還能來找月嗎?」夢蝶看著修靜,這表示她被接受了,對嗎?

修靜點頭,她看著這個純然信任自己的夢蝶說:「諾。」

「太好了!」夢蝶覺得,此時此刻她必是最幸福的人!

她看著修靜的臉,滿足的笑喊,「月!」

「嗯?」修靜看著夢蝶笑,心裡有些不捨,不捨這麼快的分別,她想將夢蝶放在身邊,每一點時刻都不分開。

夢蝶靠近修靜,像是要跟她聊天一樣,等她靠近,她在她的頰邊留下一吻,「我愛妳,月。」

修靜垂眼,看似鎮靜,但是兩人袖下的手卻緊緊地握著。


(圖/123RF)​

自從上次,修靜踏出彤館,這是修靜卻直接將夢蝶送回李府。

看著大王的儀杖,而修靜只覺得疲累,將聿朝延續下去這件事情,越來越像重擔,她已經不想管了!

可是她還是要耐著性子去面對所有人。

唯獨夢蝶,她從不問自己這件事,夢蝶並不如外人所想的那樣天真,在看似魯莽的行動下,她有顆善意敏感的心。

因此每次見到夢蝶,她都覺得自己才能喘息。

等大王杖儀走了,夢蝶直接投入修靜的懷裡,「月,我好想妳!」

修靜替她順了順額髮,卻嚐到她吻在自己唇上吻,甜得令她溫柔的笑罵,「別撒嬌!」

「我跟我的月亮撒嬌,妳管不著!」夢蝶說,她依在修靜身上,眉眼卻淘氣而大膽,只是眼底愛意濃得讓人心熱。

修靜看著她,好笑的說:「我就是月啊!」

「不一樣!」夢蝶嘟著嘴說。

「哪裡不一樣?」修靜問。

「在人前妳是修靜師太、帝姬、貴主……只有私下裡,妳才是我的月亮,[email protected]=dE4w9IX+f0#[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c8b!PrOA我能分到的只有一點點……」夢蝶用食指跟拇指比出一點空間。

這句話,讓修靜沉思一會,她才問夢蝶:「蝶,妳覺得我以後會當女皇嗎?」

夢蝶看著她搖頭,「不會啊!」

「為何?」修靜看著她一頭的朱翠輕晃,那點晃動也像是晃進心裡一樣。

夢蝶卻沒有回答她,而是轉移話題,「夢雲曾經告訴我,如果一個肚子餓的人,看到眼前有食物卻沒有馬上吃掉,那就叫矯D+1#k5^!AdxEjk!e3T!C0mtcU^^Uu1TPimzC=gPVEM+maPS8=B情!」

所以呢,修靜挑眉,她是那個肚子餓的人?皇位是食物?

「夢雲說,矯情的人成不了大事的!」夢蝶老成的說。

修靜挑眉有趣的問:「那我是成大事的人嗎?」

夢蝶搖頭,貼著修靜的臉看著她美麗的眼睛,誠實的說:「我不知道。」

「那蝶是嗎?」修靜問。

夢蝶居然點頭,「我是啊!」

修靜挑眉,這妮子這麼大膽?

她可知道兩人談論的事情是什麼?

那可是皇位的爭奪呢!

但是夢蝶抱著修靜的脖子,低聲地在她耳邊說:「月,妳就是我的大事!」說完她笑著想溜走,卻被修靜一l=S-7lU*)-P&+wC_ii6Dx2C^buUn9#tMk=Kh2Zald2NyzH-b-U把抱來。

「賊妮子!壞姑娘!」修靜將夢蝶摟緊,恨不得能將懷裡的人揉入骨子裡。

夢蝶看著一旁的毛筆,她突然想到什麼,拿起筆在修靜的手上畫了起來。

修靜用另一手撐著頭,任由她畫著,一會兩人的手上都沾滿了筆墨。

修靜看著自己手上,夢蝶用筆墨畫就的牡丹,盛開的豐華。

而夢蝶手上的是一隻展翅的蝶,畫完,夢蝶羞紅著臉對)N2ZD07jA$xf%&5VwCu3#EdBvp5f&f5qJ(+DpvSkZ1$*Uc&2_i自己說:「月,妳就是我的花,蝶戀花,有了這個,我一定找的到妳。」

修靜垂下眼,看著自己手上的筆墨好笑,她問夢蝶,「是嗎?世上百花撩亂,妳怎麼知道我在哪?」

夢蝶輕笑,她在修靜耳邊輕聲地說:「我一定找的到!因為妳開在我的心裡。」

「貧嘴!」修靜笑著,吻5XS+^qo8d4KHzVp^4pr(baiczrnLAkkA-(Vv4X)f)[email protected]_0上夢蝶的唇,感覺夢蝶的手鬼鬼祟祟的在她衣領上遊蕩,她抓著,放到胸前,「莫要鬧。」

「蝶兒乖,改天妳還能來的!」修靜哄著,夢蝶還是依戀的膩在她的懷裡。

「月,再一個就好。」夢蝶撒嬌,她仰頭,親吻的修靜的唇。

「乖。」修靜任由她吻著,直到蕪慈踏入視線她才分開,她用手指撫著夢蝶柔軟的唇,阻止[email protected]_CAc!XsYbEygDiCwzFxpJT9VM0Hvam她的索吻,端詳著她依戀的臉。

兩人之間甜蜜的氣氛,讓人無限的遐思。

蕪慈垂首,努力隱藏自己的存在。

好一會,夢蝶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從修靜身上下來。

「月,妳會想我嗎?」夢蝶問。

「每個時刻。」修靜低聲看著夢蝶說。

夢蝶滿意的微笑,她跟著蕪慈去找在外面等的姊姊,「姊,久等了。」

送走了這兩姐妹,蕪慈回到了修靜身邊侍立。

夢蝶只是離開一刻,修靜發現自己[email protected]+B=z*phendted竟然在想她,想著夢蝶嘟著嘴,又依在她胸前細吻許久才離開的模樣,如此的依戀與濃情。

她把手浸到水裡洗去毛筆的墨漬。

她記得自己對夢蝶說:「可是這墨碰到水就洗掉了,妳怎麼辦?」

「那我便有理由日日來與妳畫。」夢蝶認真的說。

日日來嗎?

修靜看著自己潔淨的手,若有她真能日日來彤館,自己恐怕會更加耽溺其中。

她親手寫了請帖,讓人送出去。

一轉身,身後站了一個帶著面具的人,那是大王的暗衛,蹲俯著,「貴主,大王有口信。」

修靜卻沒有如往常將此人趕出去,只是淡漠的說:「說吧!」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日本FUNY迷你手持USB風扇🥺
讓你涼爽一整個夏天👉https://bit.ly/2C8EKVZ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