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馥閒庭)

月影斜,金風冷。今夜故人歸不歸,教人立盡梧桐影。──《梧桐影》

而她也不知道自己等的人是否會來?

聿朝,皇寺,莊嚴的鐘聲傳來,晚課時間,在皇gWNXGy9taLeH0R3mT2fCB=1sL4xBr2fuUFahfr3yN*IEU9k!Nc寺旁,有一棟小館,隱身在松林間。彤館,兩字蒙著塵在門口高掛。

夜風吹過,秋夜的松濤,總有淒冷之感,配上這那抹立在庭院的身影,就更有種蕭瑟苦等的感覺。l+OGDv2^=Lz9$W8f&Tue0K#N580#[email protected]^ot%5HPo銀灰的道袍穿在身上,但卻掩不住此人瀲灩嫵媚的臉,她婷立於庭院,似乎在等人,一旁有兩位同穿灰衣的女子侍立一旁。明顯是從皇家出家才有的派頭。

其中一個女子猶疑了一會才開口,「貴主,天冷了,是否讓蕪絮替您……」

那位被稱作貴主的女子橫過一眼,蕪絮馬上噤聲,一旁的蕪慈走過來將她拉走。

「蕪慈,貴主她再這樣站下去……」蕪絮還想說什麼,卻被蕪慈摀住了嘴。

「慎言!要稱呼……修靜大人。」蕪慈似乎想到什麼,只能乾噎的吐出貴主的法號。

貴主,是她們對自己主子的稱呼,而她的主子確實能擔當這個稱呼。

「好,蕪慈,修靜大人需要休息,我們勸勸她吧!」蕪絮擔憂的看著修靜說,「她有著舊傷呢!就這樣立#hoA2Gn(QD_TnocM_=Ow1$9)hWd&n4PXm=EQ^2h&Yt1r2a)+wD著,恐怕……」

「那也是上的意思,我們不能忤逆『他』。」蕪慈咬牙切齒的說,她們倆從RbjBT8ue)VJ1MLEVOVu_M2ns!rjq-sa3MWkkCjF51q7pJ4)RWg小就是跟在貴主身邊,幾乎是跟著貴主長大,一起經歷了許多,而這個影響聿朝的興衰女子,最後卻被丟在這破廟等待終老!她不是不恨,但是……

她看向庭院,gU(8xj6PC^[email protected]*FGwoFD#W)0Cpk1eqWY^ytzBHAk#貴主還站著,似乎有些不舒服!蕪慈心裡一痛,她們不能破壞貴主的苦心,只能陪著貴主死死的熬著。靈敏的耳力聽到自己的兩個婢女絮語,修靜苦笑。

辛苦她們了,自WrZ#(yOMosUGb0NkzR)q$zG9^Wv=v#[email protected]=fEHH3h*^(b9i己原是聿朝的長公主,當今大王的姐姐,也是一手將大王扶上皇座的人,跟著她沒吃過什麼貴燴珍饈,只有兵營的粗糧,皇權更替,只能跟著自己修道,等著生生熬成老婦。

皇家可不是什麼善地,身為皇家人,她知道,不管男女,都沒有人是安全的。她對皇座沒有慾望,跟著父皇一路走來,她在兵營裡,白月監國就是她的頭銜。她忘不了,第一年出征,看到遍地的難民與貪婪的fLVQas#r!Jk7ad(#D^P4!c=b5TE2qstUKc22n4ep#%T3tA9cex官府。

那時她就知道,皇座上不可無人,與@[email protected]$wjWe*azm1=2QnJ-%mq9bdv2XNt其懦弱的支持,不如自己培植,在父皇遠去後,她選了六弟作為新王。因為他夠冷、夠聰明,能忍,只要讓他安心,他會是個好大王,能夠控制如虎豹的官府跟惡鬼的世家豪門。但她卻聽到消息,六弟斬殺了自己扶植的六名官員,她必須要知道為什麼!

她已經身退,除了保護自己的%u)[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bli!*Zf^VlqFMq)Ec!e*R死衛,退了監國一職,碎了護國匕首明志,將所有權力都交予六弟,但為何他還趕盡殺絕?而每三個月見一次面的約定,為何他不來?

修靜站在原地看著高掛的月亮,月總是靜的,即便是血流漂處的宮變,也不染她的潔白,但(9n!KL$l5SV8M#^^=4#r43bpbzgke69y3Pm^vYo=Vx-F8De0AT也沉默地看著他們聿朝的興敗。

「這位師太,可否讓出您胯下的小洞,讓鄙人進去?」突兀如地痞調戲的鬧劇台詞,出現在修靜身後的庭院。

「誰!」蕪絮怒喊,跟蕪慈上前,看到一個無禮的狂徒。

只見庭院造景裡有一個隱密的狗洞,裡面有個少年,上半身卡在洞口,[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B1zTWMk2h1%e)!眉清目秀的臉上沾了泥塵,看起來狼狽無比。

「欸!兩位姐姐,妳們別顧著看,求求妳們,要殺要剮,也讓小的進去再說,否則這一半在內一半在外的,很尷尬啊!」少年嘴上求饒,但一雙賊眼卻6)-LoZbD()Ja-jBFu%d1Sp304=QtNur5&pFY63vtv+1N6x=2z!亂瞟,油腔滑調的讓蕪絮、蕪慈氣的半死。

「滾出去!」蕪慈說。

「別別別!不然我們打個商量,你們把我拖進去,從後門出去如何?」少年求饒。

「罷了,蕪慈就如他所說的吧!」修靜[email protected]=(vLs3e看著那個調皮的少年,原本苦澀的心,被他一亂反倒平靜了,她看著那名少年,發現他並無喉結,那眉眼竟有女子之態?

是女扮男裝?她有趣的琢磨。

「是。」蕪慈依照命令,抓起少年I*QWl3jXyMj&J-c4*u6NdUrIPvb$Vp=VKor&Im)4-hF^o(06TC的衣服拖進門內,狗洞的石頭刮了他的背,讓他喊的像是被剝了皮,「好姐姐!我的屁股可是要留給我娘打的,您輕點!」

少年討好的對修靜笑,「那位天仙姐姐,妳就好心收留鄙人吧!」

「無禮!」蕪慈說,拎起那少年走到一旁的小門,將少年丟了出去。

只見少年被拋了出去,一個平沙落雁,身體一翻,緩了蕪慈的勁頭,GZ6tYcrjcf0J!mY9tECh4)=P3rT3)rnpy7JDmsqdY$(q&TY-Kc帥氣的落地,一臉得意的看著修靜行禮,「嘿嘿!謝謝天仙姐姐不殺之恩。」

蕪慈笑罵了一聲,關了門。一關上門,她的臉就垮了下來。

剛剛少年低頭時,她看到親王仗儀跟大王仗儀的燈火,她走到修靜身邊說:「大人,外面……」

「我看到了!」修靜打斷她,司王跟六弟,也就是當初的齊王,兩人可是爭王的死對頭,卻幾乎是同時過來。

剛剛的青年明明沒有問自己是誰,但對應卻是對皇家的大禮,恐怕她早已知道自己是誰,但她又是誰派來報信的?

「看來今晚倒是熱鬧了!」修靜說。

蕪慈緊張的看著修靜,「貴主,他們這是……」。

「冷靜!既然大張旗鼓地來,我就是修靜qd9a%)[email protected](_JRcFp5^SPoO)+J6pQ4&^r-XaiYBEmYBx師太,一個帶髮修行的修道人。」修靜看著兩個警戒起來婢女命令,「開門,迎貴賓。」

「大王到!請見修靜師太。」,「司王到!請見修靜師太。」

幾乎是同時的,兩方人馬在彤館的門口對峙。修靜走出去,按照皇家的規定行禮如儀。

但已經當上大王的六弟,安靜沒有任何話語,只gu+y1fVgCI2PPD1Od6P0kIQ-es_Hl7^C^sK-zJhNS=N269Oh_)是看著修靜,觀察她跪下時的顫抖,那是碰到傷口的反應,他沉眸,看著這個對自己順目的皇姐。

一旁的司王等了一會,發現兩人無話,他開口,「靜月皇女、淨光帝姬、白月、翁主,修靜師太,我麾下的史官來問我,該如何將您記載玉9NMNGiVM_v%pBKdQjZakVYcmmL_eBp2gnI_!AG88=6i^RP)dSf碟上?」

修靜等到大王開口讓她起來,才回答司王的問題,「司王安好,奴家道號修靜,帝姬名諱不敢沾染。」

司王挑眉,看著這個皇姐,一時間也沉默。

修靜這xUX3%yzwxkeW1YshuTCEKKowB0^hFJTf3XIuuVh_ZQwL=Ajss!句話講明了,就是他的這位好皇姐已經不在皇家了,也直接斷了回到皇家的路,更沒有女主皇位之說,他看著眼前不施脂粉,與自己相似卻淡漠無慾的臉,他揣測,白月是真的無慾?還是另有所求?

「司王深夜到訪,只為問這問題?」大王冷冷地問。

「是。」司王點頭。

「師太既已回答你了,便退下吧……」

司王卻提起另一件事,「臣弟還抓到一名青俊,想問是否是師太熟人?」司王又說。

一旁一個聒噪又熟悉的聲音傳來,「欸欸!我跟你說!別扯我後領,等等我要是沒有行禮,大王罰我算你的喔!」

只見一個將領提出一個被繩子綑綁的人。那個清秀的青年被丟出來,可憐兮兮地看著大王跟修靜。

修靜看她活潑的模樣,「這位小娘子倒是有趣,女扮男裝,深夜到訪,是為何事?」

大王也看向這個女扮男裝的少女。司王見兩人沒有要追究的意思,他告擾後就帶人走了。

等人走淨,少女用理所當然的態度,交代她目的,「稟告大人,我來捉蟋蟀的。」

修靜覺得有趣,「那好,我院裡倒是有,擾人清夢的很,小娘子是否來陪?」

「好啊!我捉蟋蟀的功力可好著!」少女也不害羞的跑到蕪慈旁邊,一副歸隊的表情。

「阿姐!」大王忍不住的喊,看著少女解綁後蹭到修靜身邊,那討好的模樣,讓人心裡有一絲忌妒。

「……」修靜看著他,吸了口氣,還是擺出了笑臉,「阿弟……」她走上前,想要像小時候順了順他的衣襟,但手到[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了他的面前,卻發現他衣著整齊。

是了,他早已是萬民之王,而她則是這深山小館修行的師太,他們早已斷了所有情誼。想叮嚀什麼,她卻發現自己沒有任何FZSBzVveDN+yQWIq0xtuy(L+fpW$1KM00$00f&!NZX_WSmS5&h可以言說的,她只能溫順的行禮。

「孤,不會讓人委屈師太的。」大王說,他看著眼前的修靜,他的阿姊。

曾經,他愛慕過這個皇姊,在皇家這個險地,給了他一點安全之所H99J(MoNjitGUHpWPZQ=kXwyzgoeaCM6roMyEVoMvLFjltTOG-,但也恨過她,恨她當自己是棋子,恨她左右自己的人生,但現在她卻這樣走了,走得那麼決絕。

這深宮之中,不會有人如阿姊這樣關心他。不會敲著自己的額,叮嚀他要吃飽,不會在一旁循循善誘,告訴他要怎麼平衡朝權,也不會與他跑_xGvuKcyAd=p!JAHMKtVZO4+ppmkvw+rrNKIByg63)4T2(NkmI馬,或直接將他揍得屁股開花,只因他浪費食物。

她走得這樣遠,斷了自己所有的後路,只為告訴他,還有身後的百官,她什麼也不要!

她就這樣離開了,為了安他的心,忍住舊傷站了大半夜。

他閉眼,終究他們只能到這了,交pT^8Dsk^epOI0USfeF)RRK8+xGQ5yP2E3rVeZ)UHFYC5LTm+XS代了那幾個官員的罪狀後,他轉頭吩咐起彤館的下人,從膳食到衣著,無不精細著。

看到百官想上前的勸諫,他冷冷地說:「終究是孤的阿姊,修靜師太只需修心就好。」自己的皇姐都已Eq2TO!=N_$0nItAdC5f(t([email protected]=8N)經放權了,也別太欺人太甚,讓她受委屈。

百官中幾人抿抿唇,只是低頭辦事。

「奴會日日為大王誦念,以祈大王平安。」修靜說,對這個六弟眨眼。

她走到大王面前行禮,「恭送大王,大王萬福。」

「罷了,不擾師太休息了!」大王說完就率眾人離去。

修靜再起身時,大王已然離去,她看著空曠的山野境嶺,這裡曾經站許多人,下一刻,卻已經空山徑野,再無[email protected]=k=mgRhTb7kbuhQ%nU9Cmx4gdJLy_a人煙。


(圖/馥閒庭)

等到大王的儀杖離去,修靜才轉頭,看這個女扮男裝的姑娘。

她穿了耳洞wlSfUCK6onrsJ!vo%ib29kwp!I#3kh^Io#+nD-YcaeQ+W5EDf4,行動如風,大概是有學過一些粗淺的功夫,但若是武林人士,她的功力未免太淺,若是一般貴族,卻不需要學習這些。

聿朝剛剛經歷了皇權更動,對於女子[email protected]$2VcFW%[email protected]=QIzzNd+uARqz=wx(7JuLwq^diVu3^的束縛較於鬆散,可是穿男裝夜探道觀,抓到是可以打死的,這個姑娘一點都不怕自己,莫不是大有來頭?

「妳叫什麼名字?」修靜有趣的問。

「李夢蝶,李郎將二女。」李夢蝶雖然被綁著,但是她卻一點也不怕,只是盯著修靜的模樣看。

「為何來這?」修靜問。

「小的聽聞大人貴號,想來一探究竟?」夢蝶眨眨眼說,但不承認自己是姑娘。

修靜並不生氣,反而在她嫵媚的臉上有些許笑意,「那正好,本宮也好收個暖床的,蕪慈,明天去戶部說一聲。」

「大人!」蕪慈跟蕪絮有些驚訝,修靜居然用本宮稱呼自己,那是帝姬時的習慣。

貴主是多謹慎的人,現在卻亂了稱呼!

另外,聿朝有男女官,在他們朝代,女子並沒有比較低賤,他們比J6IEUs4hu3T_2T31xh%gO-O4p6Dz4y-r%I1cpdUP5eRAmuO6Q_較重視階級,階級越低的人,越可以當作貨品買賣。

兩人對於帝姬要收一個女子當寵兒並無意見,就算現在她是修道的名義,但是皇族對於-!uDW794L_be$OxoPK&ZOfin2$W9Ic=uX%0$JJi_Aq-EQ9DZpS這種事情只當是風流韻事,並無太大異議。

只要對方身家清白就好,更何況是女子,帝姬身為hB$8!$A^APZtM_Q#8W#k#@-HyR3HTMCpC*DgsKKQZxduiKg)me聿朝公主,若是再嫁駙馬,肯定是皇權另一波動盪,反而女子更好,後代無子,也沒有什麼問題。

蕪慈在心裡思考,但隨即又想到一個問題。

李夢蝶說自己是郎將之女,郎將那是五品官員,雖說帝姬是皇族之貴,收個寵兒什麼並無不可,可是官員女兒,是一種皇權的侵害,不僅那位官員會被嘲笑,這也相當於將此女當成@aDO%[email protected]%4tIZ4-cn8TxQ*fw7XMa4Q(qj$wdpqj+!a5娼妓輕賤!

若是處理不好,便有可能變成民變,一向謹慎的貴主,怎麼會有這樣的話?

應該只是嚇嚇那個夢蝶,蕪絮用眼神說。

但蕪慈卻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一旁的夢蝶還不懂,只是看著修靜跟兩位婢女的交流。

她知道這裡住著一位w+H8YiUaY7(2Mcud8Y6kX6_G4Us1V$vJd24c+t%3ghilm5O^Nj白月帝姬,聽聞她十四歲跟著先王上陣殺敵,直到先王身死,是先王親託她,身懷監國匕首,慧眼獨具的選中齊王繼位,而齊王也就是現在的大王。

但她卻沒有留在宮裡,只是買了塊地,以修道為名,自號修靜,拋棄了帝姬的身分。

因此,李夢蝶想來看看,這樣一個手握富貴與權力的女子,怎麼有辦法放手。

ahiSfFYAygV7QnOKGU0nl$JbO^xQtVmvqh$)tU8F+2qOV!rfL+沒想到修靜是一名大美人,她看著月下的修靜師太,銀灰色的道袍穿在她的身上,不像她在寺廟看到的那種灰撲撲的尼姑或道姑,她前額還留了點劉海,一張美艷的臉上,是如霜的冷漠跟鎮定,無情還似有情,真正的大愛。

她站在月色下,乾淨淡漠的身影像是一抹銀灰,像是月亮在夜色的光華,但氣質卻如出鞘的劍般,閃爍令T2-hA^P%[email protected]@U44OoqUJ8gNQIr^&#obuU15GOkV1H1hODc人戰慄的寒光。

李夢蝶發現,自己居然很想靠近她,就算被鋒利的刀刃劃傷也無所謂。

李夢蝶打量自己時,修靜也看著她,郎將在聿朝是五品官,也算是大官了,李夢蝶是武將女兒,難怪她這樣大膽,而且莫約是家人有請師傅教習,她輕功不錯,可以溜上這個重兵把守的彤TbM*1rX7H+Wwlh3Mk&H6!7$dOnbLPy!(2x4+YnD$)boL-Q-OF#館。

「大人……」夢蝶可憐兮兮地看著她。

修靜把話說出口,就知道自己有些大意,她原就是想嚇嚇李夢蝶,看到她似乎有些反省了,她原本想要高舉輕S4xOizYK9E5rq$9nf$(e+O0PE78V6M)1GP8R*81zBpIypM*r6$放,但夢蝶卻說了令她意料之外的話。

「……什麼是暖床?」夢蝶問,暖床是指在床邊燒炭嗎?那不是燻得慌?

修靜無奈,這孩子真的不懂,看來她真的是無壞心,只是憑著一股vPUx%[email protected]@cSzHphTqHwtLZEdWEWo(KpkW(oApE傻膽就來了,她看著李夢蝶一點都不怕自己的模樣,她開口,「夢蝶,既然女扮男裝夜闖彤館,你可知錯?」

夢蝶驚慌地著她,可她也是姑娘,她又沒有做什麼!

「拖下去打五板。」修靜命令。

一旁蕪慈上前,只是一息時間就完成了這個懲罰。

看著蕪慈拎著這個姑娘,眼眶含淚好不可憐的樣子,她壞心的說:「既然是李郎將的女兒,那便讓她坐著吧!」

蕪慈把李夢蝶按在椅子上。

夢蝶瞪大眼,她的屁股剛被打了五大板,疼的像是有人在上面抹了辣椒,被按在椅子上,她差點痛哭出來!

看著她苦著臉,修靜竟有些有趣,她看李夢蝶沒有剛才的油嘴滑舌,忍不住笑了出來。

她知道蕪慈[email protected]%_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lnj下手的輕重,更何況她兩個婢女知道自己甚深,剛剛肯定沒下重手,倒是眼前的李夢蝶,看她這樣沒有輕重,肯定不是第一回,她也要好好立個威。

聿朝初定,禮教鬆弛是一定的,但總不能讓武將之女這樣無法無天。

她可是為了她以後著想呢!修靜壞心的想,她絕對不是因為欺負眼前人覺得好玩。

夢蝶看著修靜淺淺一笑,美人不再冰冷,這樣勾唇淺笑,她馬上忘記屁股上的疼痛,修靜師太真的好好看!

她還想再看到這樣的笑容!

看到夢蝶那張小臉望著自己,修靜感覺不適應。

在宮裡,別人看她都是恭敬而渴望的,那是因AWp3O^cy$&M%#wvAGv!hSx%U-vH+ZCy$4jryH9zoM%D+1rLK1m為她背後的權勢,在關外,別人看著她時是肅穆跟順服,因為她是護國的女將,卻沒有人用這樣大膽而崇慕的眼神看自己。

「下次還敢不敢女扮男裝?」修靜問,讓人將李夢蝶鬆綁。

「不敢了!」夢蝶乖乖地說。

「那就下去吧!」修靜說,她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

「下次,小的一定乖乖穿女裝過來拜見!」夢蝶乖乖地說,一轉身就跑無蹤影。

一旁的蕪慈看著修靜,「大人,是否要去找李郎將?」畢竟這樣大膽的孩子,還是警告一下家長。

「不用。」修靜淡定的說,經過這樣,李夢蝶應該……不敢再來了吧?

發現自己居然有點期待李夢蝶說的下次,修靜有強迫自己,將心神定在聿朝的朝政上。

「妳去核查那些官員X5Q7ot%mMxPkOwqRao8t2)q8Womy-MY55if=VEUZ(ll%C=ZMNv的事情。」修靜命令,現在的她又是那個白月帝姬,目光銳利的看著夜色,剛剛被司王打斷了,現在她也等不到三個月後的再見,只能先派蕪慈過去。

六弟,你意欲為何?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單純而天真的挪威女孩席瑪,內心有著堅強的信仰與管教嚴格爸媽的諄諄教誨。入學後,席瑪與非常美麗的同學安雅建立深厚友誼,但卻在一次圖書館癲癇事件後,她開始發現自己擁有令她爸媽向來畏懼已久的超能力。隨著學期持續, 席瑪對安雅的好感也越來越強烈,但突如其來的神秘事件越來越多,席瑪開始發現她的超能力與家族的祕密有關,必須被迫去面對她過去悲劇性的秘密,以及那駭人超能力的後果……

30秒註冊,馬上看《魔女席瑪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