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夢夢發現許維不再來糾纏自己了,這讓她鬆一口氣,或許,他也知道自己過份了吧?

畢竟差點傷害了麝月,夢夢看著在沙發上敷臉的麝月,她在心裡嘆息,幸好,月姐沒事。

「蝶!」麝月喊,一會才發現自己又喊錯,她改口,「夢夢。」

「月姐?」夢夢回應。

「那天被潑硫酸,我有去備案。」麝月說,時間到!她把面膜拿下來,弄乾臉上的保養品。

夢夢愧疚的低頭,麝月已經整理好,擠到她的旁邊坐下,看著她,「妳會介意嗎?」

「月姐,對不起……」她真的很愧疚,自己跟前男友的事情,居然拖累到麝月。

麝月把她的頭扳起來,兩人額頭對額頭,「看著我!李蝶!」

夢夢看著麝月美麗的臉,「月姐?」難得的,麝月竟然叫了她的名字。

「妳沒有錯!給我說十次!」麝月說。

「什麼?」夢夢不懂,剛剛有一瞬間,她好像看到了什麼,但是太快,快到她抓不住!

「說『妳沒錯!』十次!快點。」麝月命令,她一定要破開這傻女孩的糾x_HSbfAn([email protected]&jPNjqFUTKWemKHE_h#TEu%[email protected]!k=PJ結,萬一,她以後還遇到同樣的危險情人,她會被自己逼死的!

看到麝月這麼堅持,她還是順從的說:「我……沒錯、我沒錯、我沒錯……」

夢夢呆呆的順著麝月說,但那句話上的心念Nc+A-=P+h(CT&h-+15Vs*OpSUAb72L&Jb(%jQ0VuTb5rSNl1fh,就像一滴墨水,滴入她的心湖,渲染了她的心,她忍不住的問自己,我真的沒錯嗎?

真的不是我的錯?

她也一直很後悔識人不清,可是壞人不會寫在臉上,她怎麼知道之前的許維是不是呢?

身邊好友都說她傻?

她真的傻嗎?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自己能聰明一點,可以如眼前的月姐一樣,聰明而自信。

可是她沒辦法……但這是她的錯嗎?

說著說著,夢夢發現自己又哭了出來,她說完十次,看著麝月。


(圖/123RF)

只見麝月眼神溫柔對她微笑,像是女神又像月亮,把那種明亮的冷光照dLybq+yfdJE2+fSTq0Ss*VJ3^-kgY$!sEb%*)EHcAkt0JRQNx-在她的身上,讓人感覺心裡暖暖的,她的眼眶盈滿了淚。

麝月拍拍夢夢的額頭,「夢夢,我知道妳很乖,可是乖也是有底限的,予取予求不是對的,知道嗎?」

夢夢點頭,她抱著月姐嗚耶,埋在她芳香柔軟的身體,嗚嗚!月姐最好了。

麝月愣住,一會才把手環在夢夢的肩膀,帶著禮貌的DwL_O6nl58EQ=5vc2AE)y-Y(Kp8A=q7uGCv4d$E5umB+*Imhlt抱著她,順著夢夢的頭髮,她閉眼輕聲的說:「乖,沒事了!」

看到夢夢帶著迷惑的模樣,水汪汪的眼睛看著自己,但她的眼神卻充滿崇慕。

夢夢被她放在心裡最柔軟的地方,想到此,她對眼前的女孩,有了一種柔軟的情感,那樣的情感讓整個空間都曖昧起來,她忍不住的抱了夢夢,幸好+A=J69To3ddiQdWL))[email protected]&$j!#[email protected](4#mrp她並沒有覺得自己失禮。

夢夢舒服的閉眼,她好喜歡被月姐摸頭。

好一會,她才不好意思的鬆開,看到月姐的衣服都被自己揉皺了,她藉口去廁所冷靜一下。

夢蝶站在廁所,看著鏡子裡面臉紅的那個女生,她剛剛,有一瞬間想要親月姐!

天啊!她怎麼了!她在廁所驚慌著,月姐會不會覺得她變態?

想到剛剛月姐的身體,那胸口貼著自己綿軟的觸感……

夢夢趕緊甩頭,想甩掉心中那份悸動,李蝶!妳在幹麻啦!

麝月靠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卻忍不住的想,剛剛,她差點又喊出口了……

「蝶!」白月的聲音,不停的出在腦海中,深情的、寵溺的、緊張的、驚慌的,都在重複喊一個名字。

而她不停的被影響,她會忍不住的喊夢夢,「蝶!」

但她沒有任何反應時,她又有無限的失落。

她努力想要維持清醒,可是她自己也說不清了。

她很希望夢夢是夢蝶,但是……


(圖/123RF)

夢夢看著麝月,她正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吃著自己削好的水果,對著電視比手畫腳。

「所以她是先這樣……喔喔!」麝月比畫著,琢磨著那個演員怎麼把這個梗搞出來。

月姐連假日內心都只有工作!夢夢嘆息。

她看著手上的資料,月姐的生日快到了!

她一直被月姐照顧著,月姐替她擋了這麼多,她也想要回饋東西給月姐,可是月姐會想要什麼?

錢財大概是不需要的,夢夢看著月姐,她的收入是自己的好多倍,那手工的東西,自己又沒那個時間。

夢夢困擾的jJw)[email protected]@N0Y6dwuQqInZjEuVEfydBpV(!KbJx9tHxRi16x想著,直到麝月跟一個女生打了招呼,那是一頭短髮的俏麗女性,她似乎跟月姐很熟,兩人聊完天,麝月又對自己招手,夢夢走過去打了招呼。

「嘿!妳就是夢夢對嗎?」元英好奇地說,看著這個微笑地女生,一頭柔順Y_uOr8%-rKq9yK6)[email protected]的長髮,黑框眼鏡,乖巧好學生的樣子,站在麝月身邊,很文靜的模樣。

「元英這是夢夢,夢夢這是元英。」麝月介紹。

「您好,我叫夢夢。」夢夢說。

「不用敬稱啦!我是元英!」她微笑,這就是好友的意中人啊?她打量著。

「夢夢,我要喝水。」麝月說,一旁的夢夢馬上去行李箱拿出熱水瓶。

「嘖嘖!難怪妳這麼久不找我,原來是在片場當女王吼!」元英笑說,看著夢夢把麝月當成女王服侍。

「嗯……當然,夢夢對我可好了!」麝月笑說,她接了夢夢的茶水喝著,夢夢可是她的,她用眼神跟元英說。

看著麝月這麼信任夢夢的模樣,元英點頭,她應該可以放心了吧?

一旁有人又找了麝月,她只好留下夢夢跟元英,自己先去忙。

「那個……這樣問很冒昧……可是妳知道月姐有喜歡什麼嗎?」夢夢好奇的問。

「怎麼突然這樣問?」元英好奇的問。

「因為月姐的生日快到了……我想說不知道妳會不會知道月姐喜歡什麼?」夢夢解釋。

元英看著這個小女孩,長長的頭髮挽在旁邊,比起172的麝2S5JwI0c$e^Xj$E^[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iD月她大概才165,剛剛好的女生身高,站在麝月旁邊有些小鳥依人的味道。

她的五官就是走圓潤可愛,彎彎的眉毛,有點眼袋的眼睛,微翹的眼尾,一雙眼睛圓溜溜的,顴骨到下巴有些圓,站在演藝圈的標準是有些太圓潤,但是絕對是一般男生喜歡的甜心、萌妹,尤[email protected]+UUNl9=%!Wxqya8QvF9vszn(g%EI+_E8_ruwj*E其她剛剛客氣的模樣,讓人很容易產生好感。

可是元英自己卻覺得還好,或許是對麝月友情的佔有慾吧?

聽到她在煩惱麝月的生日禮物,元英才想到,她也許久沒有送麝月生日禮物了。

「嗯……一時叫我說,也好像沒有……」她想了想,「阿月,好像滿喜歡吃東西的!」

「喔好,謝謝妳喔!」夢夢笑著說,好好喔,這個人可以親暱的喊月姐。

兩人互留了聯絡資訊,元英看著夢夢又去別的地方忙碌,跟麝月打了招呼離開。

「所以……妳們從什麼時候認識的啊?」夢夢好奇的用訊息問。

「國中啊!」元英說:「想想,我們也認識十幾年了。」

夢夢驚訝,「哇賽!月姐從以前就這麼厲害了?」她問。

「算是吧!她以前是熱舞社、上台表演什麼的都很厲害。」元英回。

「那妳呢?是不是跟月姐一起表演過?」夢夢好奇的問。

「我沒辦法啦!那女人是瘋子,為了上台演講可以練習十幾次,我喜歡在台下。」元英說。

「好好喔!可以看到以前的月姐!」夢夢傳了一個羨慕的貼圖。

「還好吧?我先忙嘿!」元英回了訊息。

夢夢看著訊息裡,元英帥帥的模樣,心裡有無限的羨慕,為什麼她這麼晚才遇到月姐[email protected](Ek^xmCojth7lRt$0uzdTn(hSB*&^[email protected],她好想看看月姐以前是什麼樣子?

穿著制服的她肯定也很漂亮!

那時候的月姐就這麼厲害可以上台演講嗎?夢夢想著。

看著月姐坐在一旁,撐著手背劇本,她偷偷拿出拍照,拍下了月姐。

她看著那個坐在位置上的月姐,燙的微捲的長髮,五官分明,斜眉入鬢,非常有個性,那瘦瘦的瓜子臉,挺直的鼻梁,還有性感的嘴唇,以及一雙自信的眼睛,看人的時候[email protected]*U3p0Q#FBFz_FDS3zMcV3Pj*[email protected]不卑不亢,衣架子的身材,踩著防水台的高跟鞋,就是一個女王!

我許麝月知道自己是誰,我知道你們要什麼!

這就是月姐王者的魅力吧!

夢夢心情很好的摸著照片裡的麝月,偷偷將她設成桌布。

手機,大概是現代人的最能展現自己我的東西了,而她的手機桌面,是麝月,她的月姐!

她繼續琢磨著,到底什麼才是月姐會喜歡的?

想了想,元英的話閃進腦海,她說,月姐從小就很愛表演?

她想到月姐是被電視台的高層領養的孤兒,那月姐會不會從小就在學表演。

那她應該不會……一直都是表演跟準備表演,只有這兩種狀態吧?

夢夢看著麝月,二十七歲就有這麼高的地位跟聲望,那都是月姐苦心經營的,她想m4g%2ckTm2fyaj49%wmIqV5i+6PRENM-9J%h2C_-58ZL%lwE!6到月姐對媒體操作的了解,不會吧?

她為自己心裡的猜測心疼不已。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