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麝月看著回來後明顯沉默跟憔悴的夢夢。

忙完了這次的戲,她大概有幾周的休假。

「夢夢……」她輕喊,看著夢夢整理著她的行程表。

「月姐,這幾天我有事情要回去,這是外送的電話,還有這是妳要送洗的衣服跟繳費單。」夢夢叮嚀,「還有記得吹頭髮,不要熬夜、水果多吃,妳喜歡的優格我幫妳準備十天份,妳不要餓Z=i!bvYIjIJD6FS(HBGiMX9LwWeaIRO#0zZ6ulsKex7$v&CFpp到自己知道嗎?」

麝月把她拉到一旁的沙發上,「夢夢,我問妳,當我的助理會不會很累?」

「不會啊!」夢夢有些焦急地看著麝月,是不是誰跟月姐說了什麼?她該不會要開除自己吧?

麝月看著她擔憂的樣子問,「妳老實告訴月姐,妳最近怎麼了,怎麼心不在焉的?」

夢夢%=K))S&$ND!g-1H2aJ^b)4qDh35hZxAxJ^x3Flsn#n%t)RS*uw看著麝月,她不知道該怎麼說,在月姐身邊很忙,但是把事情做好,就沒有什麼壓力,而且努力工作就有錢拿,月姐總是會帶她吃好料或者買點衣服給她,她已經很習慣跟在月姐身邊的日子。

可是想到自己家裡的事情,她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對。

她只有高中畢業的學歷,哪怕去公司當行政助理,還被嫌不夠漂亮、學歷低,離開月姐,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是不是錢太少?太累?」麝月問,看著夢夢沉默,她猜測夢夢不會跟她提離職吧?

夢夢離職?

她想到若是生活沒有夢夢,她會回到那個雞飛狗跳的日子她就很煩躁。

「不是的!月姐已經對我很好了!」夢夢說,同年資的同事都羨慕她的高薪,但是她害怕的卻是另一件事情。

「那就是家裡的事LaRo*O-3F8_vn8hsv2#[email protected]^OXpYW^u0d9djNivdp情對嗎?」麝月問,她看著夢夢,才高中畢業就跑出來找工作,她家庭的經濟有什麼困難嗎?她思考著自己有什麼人脈可以幫忙的。

「不是……呃……算是吧。」夢夢沮喪地說,想到那種恐懼,她又沮喪了起來。

「乖,告訴月姐怎麼了?」麝月哄著,看著夢夢憂鬱的樣子,心裡有些不快,二十正是青春無憂的時間BJtK1on^=&_+9zLT=FuCcb5I%*h#7j2g2ZZC(Q9tzD&L7L4I66,她又遇到了什麼?

「月姐,妳有交男朋友嗎?」夢夢問,她跟著月姐八個月,幾乎沒看到她跟誰出門過。

「有過啊!」麝月說,就是交過才發現自己喜歡女生大過於男的。

「那有男友,一定要結婚嗎?」夢夢問。

「不一定吧!」麝月說,她看著夢夢,所以她是為男友的&Jc$z^[email protected]事情在煩惱嗎?她想到之前看到的訊息,已經要到申請保護令的男友會是什麼好貨?

她一定要阻止夢夢,就算她不跟自己在一起,也不該糟蹋的自己人生啊!

「可是家人一直催,我真的不知道……」夢夢難過的說,她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媽媽的要求……

看著夢夢紅了眼,麝月把夢夢拉到自己懷裡,守禮抱著她的肩,*[email protected]%AGcY)#7s_)0W!aSv05=fL*SWsG!「家可不是講理的地方,乖,告訴月姐,妳想結婚嗎?」

她看著夢夢,結婚是很複雜的一件事,尤其對一個女生而言,那是很多的問題加總起來,如果不是相愛的婚姻那就更可怕P+%F-f#3%aK^$0(yGfe9sx$BkFjm%V(w)kGBrz2(pa2Pc-mq8E了。

她心裡五味雜陳,又擔心夢夢,她若不是心甘情願,她真的不看好,可是又想到,若是夢夢跟那個男生搞到要結婚,88J9m0pwms*ZWSu)0QF1bCsiS3Nd^rV)+dAIpA4t0dCvqi9_0r那她就沒有機會了?

可是若那個人真的好,她難道沒有這個容量,放夢夢去追尋自己的幸福嗎?

麝月又開心夢夢詢問自己的意見,但又擔心夢夢,她可不認為婚姻是善地,光是看自己身邊的好友就知道。

夢夢在月姐懷裡搖頭ZVfzF=z#qHIU_S%9Lg3_aj9vIQp0(gd*P5qKzj47veCmV9-=n),月姐一句話就逼出她的淚,家不是講理的地方,像是把刀狠狠的刺進自己心裡,讓她流淚的認同。

她知道家人很重要,可是她真的要拿自己的幸福去維持這個表面嗎?夢夢問自己。

她知道自己的男友在家人面前,跟在自己面前根[email protected]$dh[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M)8uzMqHr3D(5f本是兩回事,但是她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朋友們也束手無策,反而月姐理解的模樣,讓她徹底潰堤了。

她結巴的說著,「我不想結_owzOMV6Z3+f&uID)1u^[email protected]+ee!978E+7jH婚,我只想跟在月姐身邊!」她的意思是月姐給的福利跟薪水好太多,她還不想面對婚姻。

但麝月毫不猶豫的認定,這就是夢夢喜歡自己的證明!

「乖,我也最喜歡夢夢了,rBVPw_+4jjmSq!hm#[email protected]+UQ^OV6!gBMaF5xsEdSpKC!n告訴月姐,是不是男朋友的問題?」麝月哄著,看到夢夢哭成這樣,她感覺自己心疼了起來。

「就……被……拍了一些親密照片……然後……」夢夢抽噎的說,這一陣子她已經不知道怎麼辦f!r!O2$SM%[email protected]%AS9lkZfqFIq!U4+-(uw*6=yqd7B,網路是這樣可怕的東西,她的照片握在男友的手上,她以為那只是情趣。

但她沒想到當她認為兩人不適合時,那些照片就變成吊死自己的繩子。

想到男友揚言,若是兩人不結婚便要把照片給媽媽看時,她就覺得羞愧欲死!

麝月沉下臉,她比夢夢大了八歲,自然知道男女濃情時的種種,但有些人渣總是喜歡Xyz-$CN#ub#[email protected]^58AQoe9QHvYx)MG將這種東西當成戰利品似的耀武揚威,她抱緊夢夢,她一定很害怕吧!

「月姐,我是不是很笨?」夢夢難過的說,朋友都罵她笨,但她更害怕的,是如果連月姐都討厭她怎麼辦?

但是麝月卻只是抱緊她,「乖,沒事……」看著夢夢害怕的輕顫,她感覺心裡痛了起來,然後一股怒火燒了起來。

隨著憤怒而來的,是更加想把夢夢留下的心情,她承諾,「不管怎樣,妳都能在月姐這邊工作。」

這句話,比什麼安慰都還要令她慰貼,夢夢哭了出來,「月姐,妳為什麼這麼好!」

夢夢抱緊麝月,她真的覺得自己好幸運,能遇到月姐!

「乖!」麝月拍拍她的頭髮,感覺她柔軟的身體貼著自己,她趕緊轉移話題。

「那妳這次回去就是為了這件事?」她問。

「嗯,媽媽說我也沒有學歷,男朋友還要我,就叫我回去結婚。」夢夢沮喪地說。

麝月抽了幾張衛生紙替她擦乾淚,「沒事的,交給月姐處理?」她看著夢夢紅紅的眼眶,

她好想把她抱在懷裡!

該死,麝月,人家正在難過,她端正自己的心態,看著夢夢迷惑的看著自己。

「可是萬一媽媽叫我回去……」夢夢看著麝月,月姐是打算做什麼嗎?

麝月原本很生氣,感嘆現代人的思想,還是留在女生一定要嫁人的刻板印象,但她突然想到[email protected]_(5=Q2A(F1ho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她微笑起來!

隔天她拿出一份文件。

她指著DeQvYGXALgNnZ*4_6QfIz()*Qvlmb7bo!8x)L6fXoWdyEguwXU其中幾條圈起來的條文,「這個合約,除非雙方同意解約,否則乙方就是妳,被強迫或者間接的離職,要付違約金,若是妳沒有錢,將由親屬或友人支付,若無人付錢,我會對法院申請逮捕命令。」

夢夢想了想,這樣她就可以用工作的藉口待在月姐的身邊了!

她拿起筆要簽,卻被月姐按住了手。

「夢夢,妳看清楚條文,決定好再簽。」麝月說,她要的人從來都是陽謀,但是對於夢夢這樣毫不猶豫信任自己BGF=dWn(o#[email protected]!#Nm#[email protected]的行為她還是有些擔心。

夢夢看了一遍條文,除了工作還有勞健保資料,含住宿等等,也太齊全了吧?

裡面還規定因為特殊工作的關係,雙方同意,必須同居等等,她要看好幾遍才確定這[email protected]!noUSgnp(MeNt0A1(FbNCk7vo51K不是房子租約或者……結婚證書?

麝月有些心虛,她是有放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條款,例如要求夢夢準備食物跟打掃之類的……

當然有比照薪水支付,還有一些不准帶異性進房屋的條件,但是她是屋主這樣應該不過分吧?

她看著夢夢瀏覽了一次,然後蓋上印章。

幸好她已經成年了,看著她貼上身分證,麝月把資料拿去複印一份給夢夢。

看著夢夢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她有些自喜,對於夢夢依賴自己的感覺,她很開心。

直到她看著桌上另一份文件,那是兩人同意取消上一份文件契約的同意書。

等她回來再說吧!麝月告訴自己,她總要確定夢夢安全啊!

因此等她回來再說吧!

麝月把文件放進抽屜。

回去過的夢夢開朗了許多,雖然還是無j7MKkb1T$sLN9YJmUhLzcz4YEAVfjDW5gK8INo^kyyXo*D8s&C法跟媽媽說男朋友的事情,但家人那邊沒辦法再要她結婚,雖然男朋友看到文件生氣的撕了,幸好正本在麝月那。

她覺得自己真的7JAbYuVptZdy2PgjGtq1!BSnSaF+Z_qBmZlhmrtEIXbzKiiz%@幸運,雖然感情遇到了困頓,但是她遇到了麝月,就好像親眼看到天使張開翅膀,被保護的感覺,讓她覺得自己無比的幸運。

真的,沒什麼的,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她看著手臂上的瘀傷,總會好的。

一陣沖水聲傳來,她趕緊拉下袖子,等麝月一起出了洗手間,她們趕往下個片場。

在等劇務排班時,夢夢收到了一則訊息,她臉色發白,跟麝月說去上廁所,但其實她卻是跑出攔了計程車。

麝月靠在窗邊看著窗外的景色,看wFY1erlc$b$1wLAkEI03MFZve6vSQW!(NPrdentCwpP0m^Yoki到夢夢驚慌的去攔計程車,她皺眉,開始在心裡盤算著,要怎麼處理那個拿裸照的小畜生?

等到夢夢回來,麝月已經試鏡完了。

她看著夢夢跑回來,「月姐!等很久嗎?」夢夢緊張的問。

「剛剛試完。」麝月說。

「太好了,有趕上!」夢夢笑說,她跟著月姐去樓下。

走到一半,麝月突然停住。

「月姐?是東西忘了嗎?」夢夢看著麝月,她怎麼停下了?

麝月突然轉過頭,然後深情款款的看著夢夢,「等事情結束之後,跟我在一起好嗎?」

夢夢看左看右,月姐真的是在跟自己講話?

「月姐妳還好嗎?是不是太累了?」她不懂,是什麼節目的整人遊戲嗎?不然月姐怎麼這樣?

麝月走上前,她替夢夢勾好頭髮,「我是真心的!」

夢夢呆呆的看著麝月走到自己面前,彎身在她的耳邊說:「好啦!逗妳的。」

「月姐妳很壞耶!」她笑說,夢夢鬆了一口氣,幸好她沒當真,不然就糗大了!


(圖/123RF)

麝月看著遠處草叢相機鏡頭的反光,她微笑,網她撒下了,就等魚上鉤。

隔天的週刊,知名女演員拉子戀!斗大的標題寫著麝月的誹聞。

「天啊!」夢夢靠在桌上,「月姐!怎麼辦!我又給妳添麻煩了!」

果然經紀人打來電話,夢夢沮喪的道歉。

但麝月直接搶過電話說:「是我。」

「妳是豬嗎!跟妳說多少次了!……麝月?」經紀人罵到一半發現電話換成了麝月,馬上乾笑,「麝月,妳是不是在背台詞?怎麼不去隱密的地方,這樣被拍到7W9rPS2DW%+T=3+VY#X7k7u*ePKBWM*)$b*-V9eVsS2WDS)XI1……」

「正好幫下部戲開宣傳,我會在下次的直播說明的。」

「好好!我知道妳有分寸,那那個……茶會……」

「告訴我時間地點!」麝月說。

經紀人又跟麝月講了幾句,確定她會去,才放鬆了態度,正要掛電話,突然聽到麝月喊_juMoJ*6#84*#9965OD^@C4DB4!D0z7*IhjVAt(85Ah^&7C3U7他,「夢夢是我的助理,有什麼做不好的跟我說,你再罵她,今天錄音我就放到報社,保證壓過我的新聞。」

聽到麝月冷聲地交代,經紀人陪笑得滿頭大汗。

掛了電話才鬆了一口氣,麝月是公司部分的股東,更是公司的搖錢樹,他只([email protected]++kTf=IzVT8r=emi81WCyF5)[email protected]能暗嘆那個小助理走了好狗運,能被麝月看上。

夢夢擔憂地看著麝月,經紀人罵起人來,很容易讓人有心靈創傷的,萬一月姐因此被封殺,那她就害了月姐了!

麝月看著她擔心的模樣心裡面好笑,她沒去找經紀人麻煩就很好了,NB)ZlAj0zoH80HCvGF5juUpUD&2jM0t%5du!S6E2F*&keQ(-uA但是夢夢這麼擔心她,她覺得很暖心,又不想讓夢夢知道,就先這樣吧!

她享受夢夢把她當女王一樣的服侍。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玩酷女孩寶拉就讀寄宿高中,她天資聰穎,卻因暗戀長相清秀的同班同學夏洛特而為情所困。因夏洛特有個男友,寶拉也試著與男同學交往轉移注意力,另一名同學莉莉則在同時不斷挑釁她,企圖引起她的注意。寶拉該如何處理同儕危機?她又會否對夏洛特表明自己的心意?

30秒註冊,馬上看《酷愛17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