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麝月搭上飛機,飛到海的另一頭,另一塊土地,在旅館投宿,她洗澡時看著自己的手。

就當作是白月跟夢蝶的一場幻夢,她們歸她們,而自己跟夢夢,應該是另一個人,另一段人生。

她不知道,看著那個花形的胎記,那是她跟夢夢初遇的鑰匙,她們雙手相對,那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白月為夢蝶的隱忍與退讓,夢蝶為白月的犧牲與自毀oVJOV%[email protected]=kn57XY_(9IKe#6dy5AtnU^B,她突然覺得很美,在最相愛的時候死亡,是不是也是一種停住幸福的方法?

若白月知道自己身染重病,還會與夢蝶一起嗎?

她問自己,希望能到到白月的回應,但是她聽到的只有劇組模糊吵雜的聲音。

「小心!」

有人大喊,一個道具砸到了麝月頭上。

她只覺得頭痛的要死,血就這樣流了下來!

「月姐!有沒有怎樣?」有人大喊!

一旁的醫療組趕快過來,幫麝月清y_Ba)ZiDeiEEJiV5f1Q#35+pStWlnIwpS1&0$bf+p2wChi1t8k理傷口,「月姐對不起!」一旁道具組的不停道歉,「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道具自己飛起來了!」

「呃……沒關係啦!幸好只剩一場,我休息一下就好。」她說。

道具組點點頭。

麝月看著外面的大太陽,雖然這樣牽拖鬼神不好,可是……她真的不確定……剛剛她好像真的看到什麼!

她心不在焉的拍完戲,幸好她是女配,剛剛已經是最後一場戲,她回去換了衣服,X*8qp1aOcnk)*qt%Dw_ndH32gH&wzLa#bY73f%&MD6%0xZZu^i晚上,他們還在拍戲,她就自己去附近的閒晃。

聽到附近有個地方有月老廟,她也想去看看,她走著走著,突然看到前面有人點了一盞燈。


(圖/123RF)

她看著那個燈,總覺得有點可怕,綠森森的模樣,再加上今天的事件,各種魔神仔、鬼魅的傳聞在她心裡。

但是,心裡又有另一個聲音說,去看看吧!

去嗎?

麝月問自己,反正她都這樣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最後好奇心還是讓她走了過去。

一個女子,她站在一個石雕前,石雕內有放蠟燭,點起來,2CDfIN4w3TS7H(^-7)cqXW5dPzEKz3I3G8wcmgg(&*l)^SywP8卻散發著綠色的光,她轉過來,麝月才看到她的衣著,跟自己身上的古裝類似,她不懂,「請問妳是……」

「狐狸點燈,只迎緣人,只答一問。」女子喃念著她轉頭看到麝月,表情帶著有趣的打量,「居然是妳?」

麝月看著那個女子,不懂她講的好像妳在等我一樣,「我們認識嗎?」

麝月還不懂,但突然遠處有人喊,她才發現來的人居然是夢夢!

她怎麼會過來?

但狂喜的心情已經抓住了她,她抱緊夢夢,只希望不要再離開她!

如果可以,她想把夢夢揉進身體裡,這樣誰都帶不走,她不想要再與夢夢分開。

「這倒是有趣了!」那個女子看著兩人的相擁笑說。

夢夢趕到了yrE&SCk#c9X_FjH3S1I*lpYW63D49gFMoq4%D#nptuMsPeSzFd片場,又找到旅館,好不容易打聽到麝月往這麼方向,遠遠的看到麝月似乎在跟誰聊天,她趕快跑過去。

還沒等到夢夢說話,女子就先對夢夢說:「好久不見。」

夢夢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女生,她想問,妳是誰?

但是一開口,卻是,「水離?」

女子看著夢夢又看向麝月,「妳們真奇怪,求了幾十世,現在有機會再一起,卻又要錯過。」

麝月瞪大眼,她是看過劇本的,眼前的人真的是那隻狐狸精,預言了白月跟夢蝶來世的水離?

但想到她跟夢夢在同運的對話,麝月又苦笑,是啊!

她們是在陽光之下了,但前面還有好多的困難。

「我……真的是白月嗎?而夢夢真的是夢蝶?」麝月問。

水離笑著點頭,一雙美目盯著麝月說:「是但也不只是。」有趣的精光在她的眼中閃爍。

「什麼意思?」麝月問。

水離笑說:「李夢蝶的靈魂,經過了幾十次的輪迴,因此記憶被磨損削減,是很正常的。」

「所以我才會想不起來嗎?」夢夢驚慌的問,她始終想不起來夢蝶的完整記憶,就是因為這樣嗎?

她一直懷疑自己並不是夢蝶,因為她並沒有向麝月那樣,擁有白月完整的記憶。

「那為什麼月卻可以記得?」夢夢問,麝月比她記得太多、太清楚了。

「很重要嗎?每一世的妳,都追尋著她不是嗎?」水離指2d)8gB%6v#IF%[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7%1cW!&wc著麝月,她還曾遇到過幾世前的夢蝶,但不管是哪一世,她始終在追尋白月。

而且關於白月為什麼會清楚的記得,那就要問另一個傷心的人了。

但水離並不想說,她看著兩人握著的手,「一直到這一世,妳們才真正遇到,卻不好好珍惜?」


(圖/123RF)

自從認識這個人族後,她經常注意著夢蝶,將近千年的追尋,將她_B67f9A^=-qe&OfXZk$J0r8O6_++Tach^6xpyH004mtmQlhL0#的靈魂記憶磨耗到快要消散,卻依然的固執找尋著白月。

她看著前世的白月,現在的名字叫麝月吧,她有趣的笑,「下午沒把妳砸醒嗎?」

麝月看著她,所以那個道具是妳砸的喔!

「我以為重病,會讓人族比較願意面對呢?結果沒有,妳真的不喜歡她嗎?」水離好奇的問。

「妳怎麼會知道我重病?」

「月,妳重病?」夢夢驚慌的問,所以她才把全部的東西寄給自己嗎?

「嗯……有些事情就不要太計較了,對吧?」水離看著麝月乾笑,她也是為她們好嘛!

看到水離快速的消失,麝月又好笑又無奈,看來她要重做一個次身體檢查了。

看著緊張抓著自己的夢夢,麝月輕哄,「沒事了。」

「真的嗎?」夢夢狐疑的看著她,所以麝月重病的事情是那個水離搞的鬼?

「只要妳在我身邊就沒事。」麝月笑說,她看著夢夢,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深情。

林意雲看著李蝶,也就是自己的女兒,因為收到%D7R88eCKjX#8dXo9IC9*oxkwY4J+f0XfM12bk4pv%7P_Yw73s那些寄回的東西,而迫不及待的拿了錢包要跑出去,她在門口攔下李蝶。

林意雲阻止她後,大聲地問:「妳要去哪裡?」

「我要去找她!」夢夢堅定的說,她看著被宅配過來的東西,是她所有放麝月那邊的東西。

收到東西的那一瞬間,她發現自己受不了等待,心中不停猜測,那些東西在暗示什麼?

難道是分手?

她不知道,但是她非常害怕,麝月不要她了?

這個事實,讓她與林意雲僵持許久的心,崩潰了!

那一刻,她才發現,自己有多害怕失去麝月,她看著自己的媽媽,她不敢置信的眼神,讓李蝶苦笑。

或許,這兩人,她注定要失去其中一個。

「妳去了,我就沒有妳這個女兒!」林意雲生氣的說,對於這個女兒居然把自己放在另一個人後面感到生氣。

「至少讓她當面跟我說分手吧!」李蝶說,她看著林意雲鬆動的表情。

「月把所有東西都寄回來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必須搞清楚!」李蝶誠實的說。

林意雲看著neM*U(Y7&vG*[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blEL*fBMV#bBVZJspSOqu#Kr這個女兒,她想阻止,想要她別去,可是李蝶眼中痛楚也傳染給她,她想,或許就像是她說的,就算是分手也要說清楚吧?

林意雲讓出了門口。

李蝶真心的看著自己的母親,感謝她願意讓自己去確認,「媽,謝謝妳。」

看著李蝶沒有回頭的身影,林意雲只覺得頹然,孩子……長大了……

她無聊的整理那些寄回來的東西,棉被、筆記電腦,似乎都是普通的東西,直到一個古老的卷軸。

她看著這個東西,好像是水墨畫?

還頗有年代,總覺得有些眼熟,她將裡面的東西拿出來緩緩展開,那是一幅菊花的水墨繡畫。

在她看著畫的時候,有什麼畫面順著視線衝進了她的腦海。

但過一會,她只覺得就是普通的畫,她看著那一幅菊圖,隨手掛了起來。

晚上,她一人躺在床上,新聞畫面撥放著,報導在一些極度封閉的國家,有人因#_wrxgC_oqRqS8sTmK*[email protected]@Y!6_AVV4$R$nqcrqF6MM為同性戀而被燒死的新聞,她看的又驚又怒,如果別人知道她的女兒是同性戀怎麼辦?

煩躁的,她起身,拿了一瓶紅酒,一邊喝一邊翻看著李蝶的東西,然後她看到了李蝶的電腦。

打開,桌面上是那兩人的合照,她覺得很刺眼,正想關掉,但在關機鍵的上面,有一個資料夾。

吸引她的是,那個資料夾並不是一般的淺黃,而是特別用變色軟體,變成了黑色。

她好奇的點進去,這才發現是夢蝶的日記。

那篇日記訴說了她從離家兩年後,到最近日期的心情。

她花了大半夜看完,只覺得很複雜,她不自覺地喝掉半瓶紅酒,卻壓不下心中的MW6_UgPhIJFCj8)xQo#gl8aEsAAtKpA6MYGfpQ#(+XLreifu9O驚駭,沒有想到那個許維是這樣的人,李蝶遇到的事情,她的害怕跟驚慌,自己的逼迫,一定給她很多壓力吧?

可是為什麼不告訴自己呢?若是知道許維的做法……

或許只能報警吧?

林意雲苦笑,那個什麼許麝月,她做的比自己好太多了。

一聲嘆息之後,林意雲回憶著這幾年的自己。

她始終沉浸在婚變的傷痛,李蝶一直很乖的在自己身邊,但是一想到李蝶是那人的女兒,她總是會遷怒。

可是女兒卻是無辜的,她看著日記,懂了女兒的委屈還TVXDg9J37XI=#s6p^%[email protected]%%_m!4Wf6Me&YXub)-esviUH有貼心,之後她跟許維又發生那些事情,她不敢回家說,而許維居然還對自己女兒恐嚇。

女兒那時候是不是很害怕?她問自己,再這樣阻止她真的好嗎?

同性戀真的不對嗎?

她不知道,從來,這個社會也沒有人教她如何教小孩,女兒長大後,能自己吃飯穿衣了,她就不知道該怎麼辦?

父母的架子一但端起來就放不下,她也以為自己可以為她好一輩子。

可是這樣真的是為她好嗎?

她想到女兒出門前那股決絕,她回到家的各種不適應跟小心翼翼的配合,這真的是對的嗎?

她查起資料,透過網路,她才知道有這麼多跟自己同樣困擾的家長,他們同樣的害怕著自己孩子的不同。

她忍不住的落淚,最後她就這睡在客廳。

睡夢之中,她突然發現自己似乎透過那個幅畫,來到一個奇怪的朝代。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2019年香港同志共融指數暨頒獎典禮即將在5月14日於尖沙咀Hotel ICON公布及舉行,也為當週即將到來的2019「國際不再恐同日」提前暖身。

快加入300位以上的LGBTQ盟友,一同慶祝過去一年為香港同志共融所做的努力,欲瞭解更多或購票參加,請至Community Business網站 #IMPACTxAsia #Time4ChangeHK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玩酷女孩寶拉就讀寄宿高中,她天資聰穎,卻因暗戀長相清秀的同班同學夏洛特而為情所困。因夏洛特有個男友,寶拉也試著與男同學交往轉移注意力,另一名同學莉莉則在同時不斷挑釁她,企圖引起她的注意。寶拉該如何處理同儕危機?她又會否對夏洛特表明自己的心意?

30秒註冊,馬上看《酷愛17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