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夢夢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手機,難得媽媽居然主動打給自己?

「妹妹,妳現在在哪裡?」林雲意看著那個在支持同性戀隊伍裡,接起電話的女兒。

「媽?」夢夢沒想到,自己媽媽居然這時候打給她,這時,遠處反同的人按響了喇叭,而這聲喇叭也在手機裡。

夢夢第一次感覺心臟被冰冷抓住,有種淒涼的感覺,她的媽媽站在反同的隊伍,而她站在另一邊。

這是老天爺在玩她嗎?夢夢看著反同隊伍裡的媽媽。

「我沒有妳這樣的女兒!」林意雲說。

「媽……」夢夢看著她掛上電話離開,她放開了麝月的手,想要追過去,卻被麝月拉住。

「我媽在那裡,我要去找她……」夢夢驚慌的說。

麝月看著她,明知道放手,恐怕夢夢不會回來了,但她還是放手了。

看著夢夢的身影消失在人群。

幸福來得快也去得快,她腦海裡浮現了這句台詞,她苦笑,漫無目的地走。

她是孤兒,被領養後,也沒有太多有爸媽的感覺,更多時候,她覺得這是一種契約。

交易了她的青春跟父母的面子。

她很忙,忙著各種才藝跟表演,但她總有種模糊的感覺,她跟一般人不一樣,到底是哪裡不一樣?

是不是她比較漂亮?比較努力?比較拼命?比較有才華?

其實不是,只是她會比較而已,在她的世界裡,並沒有誰會無條件的愛自己,例如父母。

因此她格外無法理解親情,但她可是演員!她可以演,但是卻騙不過自己。

她走在人b1Kw3l-%GLGl4Kd_0-qPV1ZnQ#aq5ydeDG^viD__8Dn0EibND_群裡,卻不知道要去哪,夢夢是她的方向,但是她離開了,麝月只覺得心空蕩蕩的難受,她隨意找了咖啡館坐進去。

「歡迎光臨……」服務生看到她一愣,才替她帶位。

她看著這個有些男孩子氣的服務生,迷惑的想,我們見過嗎?

另一邊,夢夢追著媽媽的身影,直到她的面前。

「丟臉。」她聽到媽媽的聲音說:「妳讓我很失望。」

她站在原地看著這個養育她的母親,第一次驚慌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想要抬頭問問旁邊的麝月,麝月一定懂得,她比她大,懂得也比自己多太多,她一定能解答的!

但是夢夢抬頭,看到滿眼的人群,唯獨麝月不在。

她的心裡湧起恐慌。

看李蝶呆8C4b+nl-^4BkNz#[email protected]$QJWPX6Qs8R(0_!i8&sqU_lw1滯的模樣,林意雲握緊手,她只是跟著朋友上來參加反同的,卻沒想到遇到自己女兒在同志的隊伍中,她看著李蝶,難怪她不回家了!

難怪她老是說要待在老闆身邊。

想到那個女人,林意雲就覺得很噁心,她女兒李蝶才多大,那女人怎麼下的了手!

但是李蝶的模樣,她卻有種驚慌,為什麼她會笑得這樣開心,連在自己身邊也沒有這樣開心,為什麼?

她不是應該是李蝶最重要的媽媽嗎?

就算她現在追過來,她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先把心ii82QNTjUG42TrZ_Mmu1sY6B&zaj3in-3o9ySsCL8!BLf7tFVn裡的驚駭,藉著怒火發洩在這個女兒身上,她罵了許多難聽的字眼,用最能傷害她的話當武器,企圖扭轉她那有問題的觀念。

「跟我回去!」林意雲說,她拉著李蝶往車站去。

李蝶被她拉的一跌,她看著林意雲問:「媽,我真的很糟嗎?」

媽媽的話嚴重的打擊了她。

並不是不批評同性有多噁心,而是媽媽告訴自己,她後悔生了自己。

林意雲卻沒辦法回答,她只想把李蝶抓回去,她辛辛苦苦養育的女兒,卻跟別的女生亂搞,她既覺得丟臉又不懂。

為什麼?

為什麼是她的女兒?

她做錯了什麼?

女兒之前不是跟許維在一起嗎?

那個大男孩後來怎麼了?

李蝶呆呆被林意雲拉著,她要去哪裡?要面對什麼?

看到媽媽買了車票,她掙扎著,「我不要回中部!」

「那裡才是妳家!」林意雲憤怒的低吼,讓售票員跟周圍的遊客看著她們。

林意雲看著夢夢要打電話,她按住女兒的手,「妳還要打給她?」還要打給那個女同性戀?

李蝶看著自己母親,終於鎮定了心神,用冷靜的聲音說:「我的薪水在她那,如果不請假要付違約金。」

林意雲只好讓她傳了訊息,就把她的手機沒收。

夢夢坐在車上,她看著火車外的窗景,回憶著兩人的過去的對話。

「如果我是男的,我們在一起會不會比較正常?」麝月好奇的問。

夢夢看著她,無法想像麝月是男生的模樣,她那麼漂亮,身材那麼好,舉手投足間的女性魅力,怎麼能變成男生?

李蝶回想那時,自己苦笑地說:「是我變成男的吧?」

「不要!」麝月堅決的搖頭,「夢夢就是夢夢,不准變!」

看著麝月的反對,夢夢微笑,麝月,我喜歡的,是那個美麗女性的妳,妳也是,對嗎?

夢夢只覺得心酸落下了淚。

一旁的林意雲看到李蝶這樣,她皺著眉說:「不要在那邊要哭要滴的!我可沒有打妳!」

夢夢吸口氣,忍住淚,她不知道該要怎麼辦?

之前她是模糊的感嘆,兩個同樣性別的人無法在一起很悲戀云云,現在她卻直面的面臨同性戀的問題。

跟媽媽之間、跟家族之間、工作、生活……未來?

原來麝月影響了她這麼多,但是她能拿喜歡麝月的自己怎麼辦?

「……妳已經成年了。」麝月的聲音遲疑的告訴她,「妳做的決定只要不犯法,我無法干涉妳。」

「妳可以來追我啊!把我追回去!」夢夢想到那時自己的回答,還有麝月無奈的表情。

現在她懂了麝月當時的無奈,她並不是公主,甚至不是偶像劇的女主角,不會有任何人不顧一切的追回她。

因為,跟媽媽回去,是她的決定,她沒有阻止媽媽買票,沒有甩開媽媽的手。

沒有誰應該要替她作主,連麝月,都只能影響她,卻不能替她決定任何事。

她看著媽媽的臉,她變老了,但是臉上的那抹倔強還是這麼明確。

她愛媽媽就如媽媽愛她,她清楚媽媽是多倔強的人。

媽媽從不哭的眼眶卻泛著紅。

因此,夢夢決定跟媽媽回去,我必須要回去取得媽媽的同意!

恍惚中,夢夢想起自己跟麝月講過的話。

「那妳就可以這樣影響別人的人生?」夢夢挑眉,妳又不是上帝。

「是他不能堅定自己立場,憑什麼怪別人改變他……」麝月理所當然地說。

按照麝月的理論,那她是不是有機會,可以改變媽媽的立場?

可以得到媽媽的認同?


(圖/123RF)

收到夢夢請假的訊息,一向堅強的麝月,卻哭了。

這一別要多久?她沒有勇氣問。

她知道,那個夢夢喊媽媽的人,非常的討厭自己。

被討厭是很難受的事情,她被很多人討厭過,面對那些人,她可以勇敢的說,我不在乎,與我無關。

但是夢夢,還有她的媽媽,卻不是無關的人。

雖然自己比夢夢大,但其實她還是有無法處理的事情,不知道怎麼面對的困境。

尤其是夢夢一離開她,她就覺得,心裡好難受。

以前的分開,她都能說,那是小別勝新婚,因為她知道,夢夢會回到她的身邊。

可是現在,她卻不敢想。

少有的,女王也有懦弱的時候,麝月自嘲。

她盡量過好自己的生活,盡量的讓自己不要太想夢夢而荒廢手邊的工作。

「磁振造影檢查?」麝月問。


(圖/123RF)

「對呀!醫院希望妳去複檢。」經紀人在電話裡說,水星旗下的藝人都要定期的全身檢查,麝月也不例外。

「嗯!好。」麝月點頭,反正最近也無事,她去了醫院。

穿著病袍躺在診療上,冷冷的空氣、消毒水的味道跟儀器的聲音,讓她有些不適應。

「我們兩天後會寄資料到通訊住址。」護理師客氣有禮的說。

麝月點頭,她回到了房間,把想看的劇看了一遍,吃了自己想吃的外送,不會有人再擋著她,她運動到抽筋也不會有人管,她睡到fu7YFAwUvuLy_%[email protected]$CQ&#&q3e*5C不知年月也不會有人在乎。

[email protected])rJ*a*dMMjPSs-WNm8TOZ38UyMb51Y_=pv&pnGp#院寄來的信件,她翻看著,身材維持不錯,各種數值都正常,直到磁振造影檢查那一欄,上面的消息讓她感覺渾身冰冷。

她放下信,卻不知道該幹麻。

如果是劇本,她應該要大哭、痛苦、不敢置信跟無法接受,她卻只覺得……荒謬。

老天爺真的好厲害……

麝月走進夢夢居住的客房,最近幾天她都睡在這裡,夢夢的東西很少,鬧鐘、棉被、筆電,還有一堆她送的衣物跟香水,她躲WO$DcVBv#m7gUoWiTU)lcHw*X%MbibzO^Qd_*+PSTa)z&62=8$進夢夢的被子,那是夢夢的味道,她蓋著被子,像是又被夢夢抱著一樣。

像是終於被現實接上了線,她才感覺心痛的不行,眼淚流了出來。

夢夢……她一遍一遍的喊,只覺得心連呼吸都痛了起來。

夢夢,怎麼辦?

她,NL&VCL2i*8f*#8Uo)h^5$Yu1o_yz$Kf+oRRTG!FP+U0rGQdCoe許麝月就算外表是女性,但她一直覺得自己的個性很MAN,她能把自己處理的很好,但是頭一次,她想問夢夢,怎麼辦?

她捲緊被子,夢夢,我好想妳……

2CGUuMkF#)vQxmd$Q2*vYAaiGRqHf#[email protected]月感覺這時才體會,那種被欲狂的相思輾壓到全身疼痛的感覺,她以為的瀟灑跟放手都是折磨自己,她想夢夢,想到不行!

手機響起了來電,麝月迷糊的接起。

「麝月,最近又有新的古裝,是配角,妳要去嗎?」經紀人問,她是不抱希望,畢竟麝月的人氣跟能力擔任女主角都沒問題,只是她旗下的藝人大部分都滿檔,只好問問看麝月S#nvFZiybZ$Pl=Z_sY([email protected](k*F9

她翻看著行程,「好啊!」

「妳先不用急著拒絕……欸!妳真的好啊!」經紀人在電話那頭驚訝。

「把時間跟地點給我吧!」麝月哽咽說。

「欸!妳在哭喔!」經紀人驚訝的說,麝月從來不哭的,怎麼……

「給我時間、地點啦!」麝月任性地說,得到了時間地點,她才掛了電話。

走回自己的房間,她深吸一口氣,拉開抽屜。

把抽屜裡的東西、還有一些夢夢的私物寄回去給她。

看著客廳那服如夢令,捲起來,她看到了背面。

射政當為第一,玉顏嬌驕嘆息,榮看明月新,彤屋必加寵溺,如意、如意,望能挽髮愛持。

「怎麼畫這個?」她想到自己曾問夢蝶。

「想到就畫了!」夢蝶的聲音說。

她看著上面的詩詞,是夢蝶寫給白月的如意令。

「如夢太悲傷了,我希望妳如意。」夢蝶深情的說。

挽髮愛持……那是白月跟夢蝶的期望,可是這一生,她有辦法完成嗎?

「如意,如妳的意,也如我意。」夢蝶曾經說過。

可惜,終究人生無法如意的事情太多,尤其是同性相戀這件事。

麝月看著捲起的畫軸,感嘆著,把所有東西都寄回去夢夢老家的地址。

她回到房間,替夢夢的客房鎖上門,她看著這個房子,那是她跟夢夢的小窩,夢夢的身影總是出現在每個角落。

麝月握緊手中的行李箱,把東西收好,把門鎖上,夢夢有她的鑰匙,但是她卻不知道夢夢會不會再回來。

她以為她有很多時間可以等夢夢。

但是其實沒有了。

如果故事到這裡會不會好一點,她問自己,對夢夢對自己都好。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