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當演員助理是什麼感覺?

大概就是一種奉獻身心的感覺吧!夢夢想,她看著臉書上朋友們,正在熱烈討論的《黑執事》!

她本名叫李蝶,但會有opfHZWM=TVrLurLw)elxMfIi3n8+V^$^&lZhcghTDF_^[email protected]「夢夢」這個綽號,就是因為她小時候很喜歡一套叫《夢夢》的漫畫月刊,幾乎是看漫畫長大,讓她對動漫很熟悉,而現在,她深深覺得漫畫裡的惡魔執事,賽巴斯欽一定接受過演員助理這種訓練!

她多希望自己是惡魔執事,有許多超能力來應付工作上的問題,唯一慶幸的是,許麝月是個XwLd^gWVwdQht2q1q&SFu0eO9dfpjYzm)mA_woeb=n4ku3oA5D不驕氣的老闆,而且錢付得很爽快!

夢夢心想,她也算是燒了高香了!

而且可以站在第一現場看到麝月的表演!

她感嘆女明星也不容易,外貌什麼的都是基本款,能說會唱能吃苦,+4*o(N*uelCxpMh0Z+BZ^j7GiGzBgP-dS#[email protected]%Igmz1Ymgn1nYO而且還要有料,像許麝月這種紅牌,就有三個人在照顧她,自己還只是其中之一的生活助理。

雖然是辦雜事的,但是她不禁感嘆,人就是神奇生物,像月姐這樣3=$CUX$K^hW(hl4blPmDQv8dU5vhBS=cLljTel7OQbMVt5ndw5溫和知性的就蹬鼻子上臉,反而是那種嬌嗔任性的,就被人捧上天。

「謝謝收看!」主持人說完最後一句,助理們就像家長接送一樣,上前遞茶送水。

她走上前替月姐披好外套。

「等等還有一場戲,拍完就可以收拾了!」經紀人過來說。

「知道了!」夢夢點頭,扶著麝月到旁邊,看著她疲累的閉眼,「月姐喝水!」她拿出保溫瓶,倒出溫開水。

麝月接過喝了幾口,她疲累地閉上眼,「嗯。」

夢夢算著時間,她已經把東西整理好,然後裝在行李箱內,過D_i(TQssuAG+jE%qGhYe*W29fY*Tle3=U4vs%lCy0raAr-d6pG了十分鐘,她走到麝月旁邊,「月姐,我們下樓好嗎?」

許麝月點頭,她睜開眼,站起身,又是光芒萬丈的許麝月。

兩人到了停車場,將麝月送到片場。等到拍完戲,已經凌晨兩點了。

夢夢打開門,扶著麝月,趁著她去洗澡時,把她的東西整理好,衣服要洗的,明早要吃的都弄好。

現在她正在分類信件,要繳費的擺一邊,粉絲的信擺一邊。

許麝月洗好澡出來,看到的就是夢夢散著髮坐在桌前點信。暈黃的光線下,她認真的模樣很乾淨單純。

麝月走過來,「累不累?」拖了一張椅子坐著。

她在車子裡睡了一下,精神好多了t!Y%knL6V4eXKJyyYCvJdiUO1tiShFD1(&gwR7*4ZEg2*f&#O7,反而夢夢一天下來快比她還累,自己食衣住行交在她手上,倒是很放心。她原本也沒有想到,以為夢夢大概做幾天就會辭職,沒想到她一做就是半年。

她有著非常貼[email protected]=ue!z9)9=OleX0HZ2Yx9c&iQU0&XD心的特質,雖然可能怯弱了點,但是很細心,做事也很有條理,她頗有挖到寶的感覺,甚至有些希望夢夢長留自己身邊。

「月姐……我快整理好了……等等!」夢夢抬頭看到1)s2N%xiQKQg)[email protected]#G4i9K#ZrZ8$kUN7dtMH1dXb麝月沒有吹乾頭髮,「月姐妳又不吹頭髮了!」她拿過吹風機,替她把頭髮吹乾。

享受著吹風機的熱氣,許麝月瞇起眼,夢夢替她吹好後拿梳子梳,之後就趕她上床睡。

「明天感冒看妳怎麼參加慶功宴!」夢夢說,無奈地點點她的額。

「晚了,妳睡客房吧?」麝月說。

「好!」夢夢說,她輕手輕腳的關上房門,走到樓下,又確認一遍月姐的行事曆,然後才自己拿出盥洗用品去洗@o4ZobX15)$u+Vt2vWsacL([email protected])d(_u-COPRCzCVcIA漱。

聽到朋友抱怨她少上線,她才發現自從在麝月這邊工作,她就很少上去聊天了。

但她[email protected]&JHYuD#jse(%vT$EBzWBIx8P#BIcbAr%rcz卻不覺得難受,反而還覺得很安心,她發現自己很喜歡待在麝月的地方,替她整理家務、照顧她,然後麝月對她說謝謝時,就特別有成就感。

或許因為兩人都是女生的關係吧!

麝月不是會傷害她的人。她安心的閉眼。


(圖/123RF)

早上,夢夢弄好了早餐,等麝月晨跑回來。

她計算著卡路里,麝月今天又需要大量的運動跟精神,因此她弄了精力湯。

等到麝月回來,她替麝月打完卡,麝月已經把她做的早餐吃掉了。

她簡單收拾一下,車一來就跟著麝月出門。這次她們要去片場,最後一場戲,男主角要跟女主告白。

[email protected]*9WL01A^VTex5aT7(jLBcetw-IDn1_Nct1a%[email protected]在一旁,不時有人來跟她敲通告,這個月是大月,經紀人手下還有五六個新人,夢夢雖然交際普通,但好處是細心,所以她幾乎是代替經紀人在替麝月排行程。

「明天還有一場活動!」宣傳過來通知她。

「可是月姐上午還有戲要拍!」夢夢說。

他們討論了一會,確定好行程,夢夢才有空閒在下午三點,吃自己的午餐。

麝月還在演,趁著空檔,她咬著已經放涼的薯條,讓腦子放空一下。

「夢夢!」突然有人在耳邊喊,她轉過頭,嘴上的薯條就被人叼走。

她趕緊把薯條吞下去,身體有些後退,直到靠牆,可是月姐也靠她太近了!

「月姐!不是還在拍嗎?」她看看一旁的片場。

「中場休息。」麝月說,她們的位置靠牆,剛剛Q*M*=VBDVxNrKEP&m(G9JjWJ7XWK2MG([email protected]!-#+qum看到宣傳過來談事情,她就沒有吵夢夢,但是看到她呆呆地拿著薯條吃,那一張小臉放空的模樣,風吹過的她的瀏海,那種模糊的柔軟乾淨的模樣,很吸引人。

就像是廣大的草原中的一朵小白花,很普通,卻依然燦爛開放,遵循著自然的道,開始跟結束都很簡單。

也因為太乾淨,她不想要夢夢被其他人看到,她靠上去叼走了夢夢嘴中的薯條。

看她回神的困窘,她才感覺把夢夢拉回來,這讓她安心了一些。

她看著夢夢手上的薯條,撒嬌說:「再一根!」

夢夢抽了一根薯條餵給月姐,「自己拿啦!不然別人又要誤會!」她有些緊張,月姐有很狂熱的粉絲j+zk8hO$-Wriay$b*c7dys*[email protected]^w^3uQ&%=4CVqjLZ,連上次她只是扶著月姐回去,就差點被說成是吃豆腐。

「不要,我手髒的。」麝月說剛剛跟男主滾過草地,雙手都是髒的,更何況看著夢夢有點緊C6%8XGWFK6JvHeVr&%wM4EQ0#2oea$)EuaxSeNI$v7BIUpEsZ2張的樣子,她覺得很有趣。

夢夢無奈,月姐有時候也很喜歡捉弄她,幸好大部分時候都很穩重。

「再一根,啊……」麝月說,等夢夢送上薯條,她故意咬一口,嘴唇擦[email protected](R7Zm-P(#eRdPfg+KTrJm-aKgUG8Xmpzr-1h($到夢夢的手指,看著她力持鎮定的模樣,真的很有趣。

「不能再吃了,妳的熱量會超過!」夢夢說,她把薯條放到旁邊,拿出紙巾輕按著替她擦掉唇上的油。

「才兩根。」麝月軟軟的抱怨,看著夢夢拿出紙巾替自己擦嘴,她專注的模樣,那種被一個人放在心上的珍重感,[email protected]_oW8v#B_M#讓她很喜歡。

「不行!晚上有慶功宴,我打聽過,有#lzaLhJq&h04ww*3)[email protected]妳喜歡炸雞跟香檳,妳要晚上吃還是現在吃?」夢夢哄著,看著麝月的唇妝沒掉才鬆一口氣。

麝月想起兩人之前的相遇,是因為兩人的手上有相同的印記。

夢夢友善的說:「我也有耶,我媽說肯定是我調皮,閻王爺在我身上蓋章!」她打開手,兩人的胎記有些類似。

麝月看到那個胎記,她試探性的跟她十指交扣,那兩個胎記也如她所想的剛好重合。

麝月抬頭,看著那個女生問:「妳本名叫什麼?」

夢夢呆呆的回答,「我叫李蝶。」

難道劇本寫的是真的,她真的是夢蝶,而自己是白月?

麝月還在回憶,夢夢已經擦好了她的唇,看著這個艷麗的女人,她是許麝月,一個紅牌女演員。

而這麼美麗的人,只是因為自己是麝月的助理,可以站在她的身邊,才有機會這麼親近她。

「休息結束!」遠處有人喊,麝月無奈地脫下外套交給夢夢。

夢夢看著月姐走到場地,再喊開場時,她那已經走入女主角的角色,跟男主角之間纏綿的愛,又痛又恨。

她看著男主演員是今年剛出道的小鮮肉,石齊白,看到他賊手摸在月姐腰上,她真想衝上去拍開!

但只能靜靜地等著月姐。

越是跟(MyP8f%G)9B2^-pjZ044x2v2kkVc!)fEPQG0MY%[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在月姐身邊,她越佩服月姐,她是真的有料的老戲骨,她總覺得看著月姐就像是看著一件藝術品,月姐每一次的角色都很認真慎重,有時候跟她對劇本,夢夢甚至覺得,月姐就是從劇本走出來的。

「嗨!妳就是夢夢嗎?」一旁有人湊過來,夢夢看著那個陌生的大男生。

「我是石齊白的助理,叫我小豆就好。」小豆自我介紹,他穿著一般的襯衫牛仔褲,他做助理已經有五年了。

「你好!」夢夢微笑。

「我想問妳是怎麼跟月姐的?」小豆問。

「月姐人很好啊!」夢夢笑說,她拿出筆記,「把她的規則記清楚就好。」

這時,台上的麝月眼角餘光看到躲在角落的那對男女,離我的夢夢遠一點!她在心裡怒吼!

鏡頭前的麝月眼光變得炙熱,配上bPvJZdp-hVg_r5112pnMSdiUwWcvViKL0j_=aUHeb8fG#pzxHr她那美艷的臉,把這個情婦的角色詮釋的入木三分,幾乎都要把眼前的男人熬成色狼!

石齊白看著眼前目光銳利的美人,她眼中的熱情讓他更加忘情的摸上麝月的腰。

結果麝月一個借位,看似加了一個輕吻的動作,實際上是對著石齊白耳邊說:「放開你的手,小畜生!」

過一會,導演喊了卡!

麝月馬上離開那個石齊白,一旁夢夢擔心的遞上外套遮住她的腰。

看到夢夢像是忠犬一樣護著自己,麝月才稍微寬心。

等麝月離開,石齊白才整個人軟靠在小豆的身上。

「齊白?還好嗎?」小豆一頭霧水的看著這個帥氣的男演員,難得他沒有馬上要自己端茶倒水。

「好可怕!」石齊白說,剛剛許麝月美麗逼人的模樣,讓他很害怕!

一旁的夢夢擔心的看著麝月,「月姐,妳還好嗎,那個人有沒有對底妳亂摸?」

麝月搖頭她在夢夢的腰上摸了一下,「只是這樣而已。」

夢夢被月姐摸了一下有些嚇到,但幸好那只是腰的外側,她才放心下來,「月姐,等等還有一場,拍完就……」

「妳剛剛在跟誰說話?」麝月問,她有些不高興的看著夢夢。

「誰?小豆啊,石齊白的助理。」夢夢看著麝月說。

「嗯,以後少靠近他。」麝月吩咐夢夢,那傢伙很有些不好的名聲,她不希望自己的助理跟那種人有什麼沾染。

「好。」夢夢點頭,她k$z+U3GM5$Nj^qCCU(rM*[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SjPN也不喜歡那個小豆,尤其是他一直要看自己的筆記,那強迫的模樣,讓她不快,那裡面可是有月姐的秘密耶!

「月姐!我們要拍最後一場了!」外面有人喊麝月。

麝月點頭,走過去準備完成最後一場戲。

麝月看著夢夢,夢夢是KaB(4D_M_z*-nc2KUw*1hR8usc%uV(hnP0A*[email protected]她的生活助理,但是她直接把夢夢帶到片場,有人說她耍大牌,可是夢夢是她花錢聘請的,一點都沒麻煩到劇組跟片場,帳目也都算她的,上面當然默許不會說閒話。

石齊白算什麼,吃公司的用公司的,好意思兇公司派來的人?

她有些不高興的想,但這只是個小插曲,很快就被麝月丟到腦後。

下戲後,她們一起來到慶功會上,幸好已經讓月姐換好衣服,因為月姐一進場舞台馬上就有人叫她的名字。

「讓我們歡迎,許麝月小姐!」舞台的司儀說。

燈光打向麝月,只見她端起大方地笑,夢夢拿走她的外套,她就像是女王一樣,走過紅毯來到舞台。

夢夢躲在人群中看著麝月,真的覺得她好漂亮。

她換了一身雪白的連身禮服,若隱若現的蕾絲ZpoNQWn-#nT-Ft$aBf3UEL7rAd=8eZ%T!*xO$a^MZLl#lx7HvQ繡著精美的飛鳥,在她的手臂穿行,直到胸口誘人的溝線,她的緊緻禮服也將她姣好的身形顯現出來。

看著麝月美艷的臉,那吹彈可破的雪肌跟精緻的五官,那刷上唇彩的晶亮雙唇抿著親人的微笑,刷過睫毛如同彩蝶一樣翩動,晶亮的雙眼不需要放大片就有奪ZwYIccVO1#GTl$Sh*)8raE!$N^[email protected]_XZSbNLQa6h94Hs5(M人心魂的光彩。

反觀自己穿著T恤短褲,洗得寬鬆的平底鞋,抱著不屬於自己的華麗披肩站在人群中。

她總覺得月姐就是月亮一樣,美得令她摒息。

當月姐的助理不但沒有讓她幻滅,反而更喜歡月姐,喜歡她在台下的努力,喜歡她在台上的艷光。

有時候粉絲羨慕忌妒的眼神,會讓她覺得自己並不應該站在月姐身邊,但是月姐在人群中找尋她的KkZGFhev_&9OQ0l^YR$RUrqFGZ$_3v#mr3_nP3E%En0eKogqAE眼神總讓她安心。

慶功宴舉辦的很成功,趁機跟粉絲見面直播,讓每個女星都暗自較勁。

身為女主角的月姐更是如眾星拱月。

這時台下一陣騷動。舞台播出了一首浪漫的情歌,一個男生一手抱著花,一首帶著吉他走了出來,她皺眉,節目表沒有這個%ObRTwzVWAS=l3e(4nw0APw#QX-^B6o!$x*%_k*$aD+wQ0D-pG啊!

那個男人彈彈唱唱走到一個女明星身邊,跪下獻花。

夢夢趁著大家注意力都在那邊,她走到月姐的身邊。

「好像是湘琴的追求者。」湘琴就是這次劇的女二。

麝月點點頭,但她其實不是這麼在乎,她更在意的是夢夢靠近自K+FEH)gD(hC9$o_+NedJs-%7wlnyi6hk_Gt1JT^Nh(=Bxc^1_S己時的味道,那是她送的香水,麝月微笑,夢夢是她的。

男生唱完情歌後,走到女二湘琴前面,「湘琴嫁給我吧!雖然妳不是女主角,但是我愛妳!」

夢夢在心裡搖頭,怎麼會有人這麼愣,都求婚了還說這種話。

一旁的女二似乎也跟夢夢想到一處,她生氣的橫過一眼,瞪著許麝月。

夢夢保護的站在麝月的前面,直到女二離去才鬆懈下來。

麝月趁著夢夢遮著,她偷吃幾口炸雞,她皺眉,冷掉了。

果然演藝圈VHha=&saB-4fuP5cRvQh0^[email protected]=bl8fb+FOV1#的食物都是假的!她難過的想,牽起夢夢的手,兩人胎記相對時,她又感覺到了什麼,但是夢夢很快地看過來,她只好放手,「我想回去了。」

夢夢點頭,她拉起麝月,兩人胎記靠近時,她感覺兩人似乎有些靜電,但只是刺一下就消失了。

回到麝月的家,夢夢整理著麝月的東西,等到麝月去洗澡,她才拿出冰箱的雞肉料理。

今天麝月偷吃炸雞的模樣她看到了,她知道麝月不喜歡冷的,但是現在是消夜時間,若是炸給麝月吃……

女明星的身材是很重要的,雖然麝月控制得很好,但是……

可是她覺得自己一定是被魔鬼誘惑了,她看著自己熟練的拿出炸鍋,把炸雞塊放進去。

看著麝月洗完澡看到桌上熱騰騰的炸雞時,那雙亮晶晶的眼睛,對自己討好的笑,她嘆口氣,吃就吃吧!

大不了明天她晨跑逼她多跑一圈。

「夢夢最好了!」麝月開心地撲過去,她抱著夢夢的腰。

「別!我還沒洗澡!」夢夢無奈,看著麝月看著自己,「自己吃啦!」

「不要!我要夢夢餵!」麝月環著夢夢脖子,在她的身上磨蹭,「餵我啦!」

夢夢看著麝月討好的模樣,如果讓粉絲知道,她應該會被綁在十字架上燒死。

她插起炸雞,餵進麝月的嘴裡,看著她伸出粉舌試探一下溫度,然後粉嫩的唇含著雞塊,雪白的貝齒咬開雞肉的模樣,吃_vab1XhQJqP*f#ewDcQVBj-p-Fn8Yxw)C=Ebi%tK)I^[email protected]=E進嘴裡後對著自己甜笑,咀嚼幾下後吞下,然後伸出粉嫩的舌舔去唇上的油漬跟胡椒粉。

她抖了一下,幹麻這麼煽情啦!

正好手機閃出了訊息,她趕快去旁邊處理,讓麝月自己吃。

麝月看著夢夢動搖的表情,她開心地吃掉剩餘的炸雞,看著她去一旁接電話,耳朵有些紅的模樣。

她感覺到心情前所未有的愉悅。

李蝶剛把麝月的一個通告敲好,手機又傳來來電,看到來電的號碼,她皺眉,走出了麝月家。

麝月吃完炸雞乖乖地洗了盤子,她知道明天夢夢又要自己多跑一圈了,她微笑地將手機的設定多加一圈。

對夢夢的想法,除了胎記相似的原因,還有就是撿到寶的感覺。

她很喜歡這樣跟夢夢相依的日子,她知道藝人對助理rRRU*LOUcOn9*-0sYPa%G6if$X^dEvwKeafG8JeMYkDXm=Dz+6的依賴,儘管夢夢分得很清楚,但是她還是一點一滴的被自己侵蝕了!

她有信心,有天她一定能讓夢夢心甘情願地留在自己身邊!

但是少有的,夢夢說她要回家一趟!明早會來接她。

麝月嘟起嘴,她探問了很多次,但夢夢總說自己家裡情況複雜,也不告訴自己怎麼了,她qOu5j!*ePj%uqhqfUfy20g4vCFWTGdaZNShVR0r(q_t3)9Z79o有些不高興,看來夢夢今晚不會住在自己這了!

她的收入已經可以供自己買房子,她看中這邊,就是還有個客房,生活機能不錯,而客房大部分是夢夢在住,她偷溜進夢夢的房間,發現她跟別人還0HV1ONK51kDJK([email protected]%MfLSpftF%[email protected]在聊天,筆電開著沒有登出,幫她登出好了。

她看著桌面的訊息,大部分都是她的通告,只是有個人的對話讓她很在意。

「他去找妳了?」有人對夢夢說。

夢夢回了一個沮喪的臉,「他去我家鬧!」

「妳這樣不行,還是申請保護令吧!」

「我怕他會對我家人下手。」

「可是妳不會想再回到妳男友身邊吧?」

「……」夢夢只傳了這句就安靜了。

麝月卻震驚著,她沒有想到,夢夢居然有男友!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當紅演員蕾妮艾倫不僅在連續劇中擔綱女主角,精湛的演技更是讓她榮獲艾美獎的殊榮,但就正值演藝事業巔峰時期,她發現自己罹患了阿茲海默症,如此劇烈的打擊也讓蕾妮和女友伊娃決定換個環境,在擁有優美海景的郊區重新展開新生活。隨著日子過去,蕾妮逐漸淡忘周遭的一切,面對身旁伴侶的惡化病情,伊娃該如何打起精神面對這一切?蕾妮是否會忘記如此深愛的女友?

30秒輕鬆註冊,立即看《與妳的快樂時光》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