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申屠家的人,都有非常俊美的容貌,二哥申屠杭也不例外。

那個戴著鈴鐺頭飾,還有狐狸面具的女子,看著申屠杭走到與自己相約的地方,他的杭院一切看起來非常雅緻OH3dTNTNVxjki6hm+W8C%GGErJBs5f-j(GaLMM0%%fdKiiEHG3,如果沒有那座孤墳就更好了!

申屠杭微笑著的念著:「…愴懷何託,七分孤月,三分杜宇…」詩詞間的愁緒有種秋涼的應景。

好一個月下公子,那眼眸中的憂傷,可以勾起任何閨中少女的痴狂,讓人想要沉溺在他眼中的深R--ThVYe&fDPI2*#jh8z0YDj&0&L6DyL13jK9%_o$-hHT+qbC8潭,為他魂牽夢繫。

趙如凡想的卻是與他面容完全不像的人了,申屠雲。

有時候不經意間,她會看到申屠雲流露出的表情,跟申屠杭同樣脆弱憂傷。

嗚!

夜貓哭叫的聲音,驚醒了趙如凡的思緒G(+vt)-kPC*qo!021FeNgXJIAxTPvZPEvdeDwA_g$^Cts$VkRs,那如鬼哭的聲音聽在耳裡,加上她站在墳墓前,景象格外的滲人,皎潔的新月還有透心涼的風,再加上眼前的白衣公子,頗有聊齋的味道。

趙如凡忍不住的握緊手中的劍,她注意到墳上有著黃鳴兩個字,墓主是個叫做黃鳴的男子?

申屠杭也注意到她的打量,他苦笑:「這是我故友的墓。」

把朋友的墓放在自己的院子,申屠家果然都是怪人,趙如凡無奈地想,她拿下白色的狐狸面具看著申屠杭。

看到手上的面具,她想到剛剛看到的,那個戴著黑色狐狸面具的申屠雲。

「剛剛的表演你也看到了吧?」申屠杭祭拜完眼前的墳墓後,他才起身看著趙如凡。

「看到了。」趙如凡說,好幾次她都想衝上台把申屠雲帶走。

能這麼肯定那是申屠雲,因為她之前在房間看過,申屠雲手上拿的面具。

「那就是四妹不想讓你看到的一面,這些只是其中的一部份。」申屠杭微GCSpd3=f&=-Eah%iRhTSYR14=([email protected]_Zl6k&R=t笑地說:「覺得怎麼樣?失望?憤怒?還是恨?」

趙如凡想了一會,才回答:「剛看到表演的時候,確實很衝擊。」

申屠杭理解地點頭,他臉上卻帶著笑:「大概覺得,我們申屠家很殘忍吧?這樣玩弄別人的人生,毫無悲憫。」

趙如凡點頭,確實讓她覺得殘忍無比,甚至想要質問,把人命當成什麼?

看著趙如凡的眼睛,還有她眼神中的指責,申屠杭讀懂她憤慨,因為曾經有個人也這樣在自己面前吼過。

你們把人命當成什麼!


(圖/123RF)

「你想問,我們把人命當成什麼,對嗎?」申屠杭看著遠處,眼神黑暗:「我們讓人斷手斷腳,還要謝謝人lknj3MHb2f7#[email protected],做出這樣殘酷的事情,心不會痛嗎?你想問這種問題對嗎?」

「對。」趙如凡點頭,她不懂,為什麼他們可以這樣殘忍?

「我可以告訴你答案。」申屠杭看著趙如凡肯定地說:「不會。」他笑看著趙如凡錯愕的表情。

「四妹大概也是喜歡你的乾淨吧!我們LzLE5UuR4e6A%2X5=4IQFAz+(GSD=JMDe(ZOR3cvF8qfVNbpwb總是在追尋不可能喜歡自己的人。」他有些嘆息地說,然後語氣一轉,解釋給趙如凡聽。

「我們從出生就知道這種事情,其實仔細想想就知道了。」申屠杭話鋒一轉,突然問:「你吃過豬肉吧?」

看到趙如凡點頭,他問趙如凡:「你聽過豬死前的哀鳴嗎?」

申屠杭詳細地敘述著殺豬的過程:「把MW6r9zAm1[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o!HlH#[email protected]%E活豬倒吊綁起來,然後從脖子上面劃一刀,豬一邊掙扎痛苦扭動,一邊流著血,那血其實跟人血一樣是朱紅色喔!」

然後他看著如凡繼續說:「然後豬成死豬,人們買肉,一斤、D6zSs0QOhYlA1ojA7=L*kCGcQMTC)70pxx#YeU^VtT-P2qGWjj兩斤,各種部位,紅燒、清蒸、油炸,其實我們吃的都是豬的屍體不是嗎?」他微笑地說。

趙如凡不懂他想說什麼,申屠杭才拉回重點:「那你覺得吃肉殘忍嗎?」

趙如凡說不出話,如果這樣想,每一口放到嘴裡的肉,也是他們奪走生命的美味不是嗎?

「但我們從出生就在吃肉不是?你只是沒有細想跟體驗當中的殘忍不是嗎?」申屠杭微笑地說,他看著墳墓:「所以我們申屠家一RkyElNhwrv4Nt%%Zwf&s%H-(lulRo#nP7o3^g42+*bEaGaLbpw點都不會痛心,因為從出生,我們就認為這種『表演』是理所當然。」

趙如凡無法反駁,確實,每個人出生時,都不會覺得自己的家庭有問題,UFccS)AmOEFT&$-7txLj*UAzK_y#[email protected]直到成長,直到有了比較的對象,才會驚覺,自己家的家風是如何。

申屠杭幽幽地說:「其實,四妹8EID=^dSr0X=$H90nBcWD%M!qwJ=W)H%NDixynusRD9oP&%BWE已經是最仁慈的人了,她讓最多人活了下來。」他的語氣裡有著自己都沒發覺的忌妒。

他們申屠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手法,像自己選擇讓人最不痛苦死法,但四妹卻選擇痛苦卻能活下來的方式,他們有m^C4O$Rszm_-u)30dnr%[email protected]&F!4各自的想法跟選擇。

申屠杭看著那個墳墓,像是對趙如凡說,也像是對著趙如凡身旁的墳墓說:「這種表演,每年我們四兄妹都要主持一次,你知道嗎?雖然殘忍,但觀看的位子,卻是一c2t([email protected]*e&LXXg%m9SqQ6N^ZJnlPWU&Boe#e7r%$VWQ4i#JY77位難求,坐在你身邊的,最少都是縣主以上達官顯貴。」

「…」趙如凡啞然。

「為了讓那些達官貴人得到樂趣,四妹會挖苦那些人,為了讓坐在台下的人,能有欣賞表演的快意。」申屠杭看著趙如凡,語氣轉為詢問:「可是當你已經缺錢缺到要上=#sjAL$3$6rtT1A)4tkU9Ifu%Wv0-$#iq#[email protected]!l#[email protected]$fmm吊求死了,讓人挖苦幾句,就能拿到錢,你願意嗎?趙如凡。」

申屠杭尖銳的問題,像是一把刀,當生存都成了問題,幾句挖苦的話,又有什麼好在乎?

「如果你家人或自己病了,需要大量的金錢,好讓大夫醫治,或者花錢請人找藥材,你努力一輩子,都未必RVItu*uMpI8IhP81+WEKqu3ZF3!z9vE%_&bOyjq(@l5fMRv#I&能賺到那些靈芝人蔘的錢,此時,要你斷指,來換,你願意嗎?」申屠杭看著趙如凡問。

在她慘白的臉色上,找到了答案。

申屠eLENJ(cPhBy%c5xSwcw(Yl^r*_pHWcgLNKzHsM3DkSZGzyogKN杭看著趙如凡攤手說:「那些人都是自願的,趙如凡,不是每個人都願意付出汗水,更有些人面臨著厄運,他們急需要的錢,富貴的人需要娛樂,僅此而已。」

趙如凡順著他的話想,若是真的到了非常需要錢的地步,若真的斷了一趾來換家人平安,她或許也會這樣做。

可是…

申屠杭看著趙如凡冷笑地0)nc9p$^9wlJW)0cxT%j#32yQ%&fsbKPmaL9=dYZWkqbXpjDjY說:「不用拿道德指責我,你混進申屠家,難道真的只是想當幫傭,你不也是利用著四妹喜歡女子的弱點,想要查到自己家人的下落不是?」

看著趙如凡慌亂的神色,申屠杭笑了,俊朗的面貌讓他的笑更吸引人,但在趙如凡眼中,卻如鬼魅一般可怖。

「我說破你的心事了?看你的反應,難道…四妹沒有說過?」申屠杭摸著下巴打量趙如凡。

「以她的個性,若是將你當成玩物,早就利用這點把你的價值榨乾了,哪會讓你離開,看來…」他狡詐如狐的雙眼,在月光下閃爍精光,他說出能讓趙如I_lY9A!NoDPkJIo3)eZ)wCu-9T8gIbQh0gYSB)DQ6y=N=P5pfH凡動搖的定論:「看來,四妹是真的愛上你了。」

趙如凡看著他,眼前笑得比她手上的面具更像狐狸的人,真的是人嗎?

還是他是能看透人心的狐狸精?

她甚至覺得月色下的申屠杭很可怕。

啪!

一個清脆的聲響,把趙如凡拉回了人間,眼前的申屠杭,只[email protected]!IKUyO$^[email protected]=X=-wHHa#_vdC-da4YfO%v=O61az9DPQ-(Hv是個富貴人家的公子,並沒有可怕的獠牙,他是人,甚至是個武功不如自己的人。

但趙如凡卻覺得在他面前,自己脆弱如嬰孩,透明如琉璃,一眼就被看穿。

「好啦!回歸正題,告訴我,經過這樣的表演,你還是想代替申屠雲出賽嗎?」申屠杭笑問。

趙如凡遲疑了。

這樣的申屠雲還值得自己這樣付出嗎?

…凡,我喜歡這樣的你,別離開我,好嗎?

申屠雲柔軟的聲音在她耳邊,她想她們第一次發生關係的晚上,月色下的她,脆弱的像是一碰就碎。

我不會讓你死的,聽起來真舒服,快去吧。

不過如凡,你還是回到我身邊了,這表示你的心裡有我吧?

可是我還沒,你的家人也還沒準備好。

乖,等你找到家人,將他們安置好,我會迫不及的要你成為我的人。

如凡,我是很貪婪的人,我要的,是你的全部。

申屠雲跟自己的過去在腦海裡,最後化為她們分別前,在角門的那一幕。

「會等你喔。」申屠雲微笑的說。

在自己轉身時,她卻隱約地看到一點水光,在申屠雲的眼底閃現。

四妹是真的愛上你了。

「是。」趙如凡肯定的說,她想要回應申屠雲的愛,因為她也喜歡上這個女子,不管她背後有多少黑暗。

「那你就會看到更多,四妹不想讓你看到的許多東西喔!」申屠杭看著趙如凡,她的眼神中有一瞬間的動搖。

「但就像[email protected](4vw+80VhgMMCYGSzGI)[email protected]+4sm2sMHHmDiFO你說的,這是你們的家風不是嗎?申屠公子。」趙如凡說,或許她曾經覺得可怕,可是她想了解,想要伸手碰觸。

因為黑暗中的雲,需要她。

申屠杭看著趙如凡堅定的表情壞笑:「確定嗎?你還有離開的機會,趙姑娘,回到你俠女的身分,找到母姊,平安的Y+2HN9q&2gfkHddF6wN*-X71eCaNrTsFzVUbm(8mCQHBb0e99*生活,不需要承擔這個遊戲的後果。」

他拿出一個令牌,示[email protected]!!PC)2A6n7$v$sDMn9jLnzz6o_qkb意如凡接下:「這是遊戲的令牌,如果你真的確定,自己願意代替四妹出賽,那身為二哥的我會很感謝。」看著趙如凡要接下,他突然湊近,語氣危險的問趙如凡:「但我想問趙姑娘,你的家人會接受…你喜歡女子的事實嗎?」

趙如凡皺眉,自己的家人找不找的到都難說,她看著申屠杭,不懂他到底打算如何?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趙如凡忍不住地問:「這樣反覆挑撥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只是想要確定你的心5vP#60fg*vaOcQ_)@5(f8XCPWnxdHz2ba%!jQncCA*%r8X#*R1意,雖然這是四妹走過的考驗,但我必須告訴你,意志不堅的人,會墮入地獄喔!」申屠杭微笑地說。

「我會參加,並通過。」趙如凡說,申屠杭的話嚇不到自己的,尤其在知道雲是愛著自己時,她更不可能放下。

申屠杭笑了起來,拍拍趙如凡的肩:「那就-CB(xCzyel5phKF&O0nvEv$QBkr^j1Hu1wgE9C1AweUC6dKqXh好好面對吧!對了!額外告訴你個好消息,關於通過這個遊戲,你可以對申屠家許一個願,當作完成遊戲的報酬,只要申屠家負擔的起,一諾千金。」

趙如凡點頭,她拿了令牌,按照申屠杭的指示去報名。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申屠杭才落下了嘴角:「哼!四妹倒是好福氣!」

東青從角落走出來,他是少爺的僕從,XY*g)7GLj8%YAPW6G^J%u1_F*T#MUNfRfYkraL!VV=pxiW6EcB只是沉默地上報,告訴申屠杭自己打聽到的情報:「公子,大公子今年如往常一樣,還有三小姐,今年的賭資只有四小姐不同。」

「知道了,下去吧。」申屠杭29WqI#hQDEwmDAjo%aXZT$=aSYngJibulRaQRkVS*_dWq(Y!iz說,看著黃鳴的墓,他走上前,輕撫著墓碑的石座:「阿鳴,你說我四妹是不是很幸運?」

他能想^KBg6%1V+heqY^F0D#G3a9vhfWqzCCd^(HJuJUYxe8!v3B&hfe像,如果黃鳴還活著,肯定會笑他是邪魔歪道,居然把喜歡自己妹妹的女子帶回來,甚至鼓勵他們成為一對。

可是如果自己愛的人,也喜歡自己,就算是邪魔歪道又怎樣?

有這樣一個女子願意為四妹參賽,他其實非常羨慕呢!

申屠杭閉眼,感覺夜風吹在臉上的冷,還有手中石碑傳來的冷硬,反而提醒他,記憶中的那雙手有多溫熱。

「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雖%2GYxA2epMdPcml6D%S2)PZ&aI7jMq3arm8-4DY(U+&7h1N^(=然手很厚,但是暖的。」申屠杭微笑地說,看著石碑表情溫柔的可以滴出水:「你放心,我會讓秦家跟申屠芻當你供品,所以阿鳴…」

申屠杭蹲下傾身靠近墓碑,他親吻著冰冷的墓碑:「別離開我。」

從一開始見面,趙如凡就注意到,申屠雲的腳很奇怪。

但女子的腳不能隨便給人看,除了夫君。

而她們親熱時,自己也沒有太在意,只有一次她才看到,申屠雲的腳,上面有著縱橫交錯的疤。

現在她知道了,那個疤是什麼。

那是走過地獄的的疤痕。

而她此時也在走。

申屠家的遊戲真的非常沒人性,幸好自己有點武藝,否則真的會死。

他們很原始的照著地獄的場景布置了好幾個關卡,她跟其他人成了賭博的對象,就像zzEXla$2Xb29Vh=O#hPy-GQh%SxySo88q3OMiB3+t0_OMx_t(N賭鬥雞之類的動物,在他們的身上壓注,然後觀賞他們拼命的慘狀。

如果心智耗弱一點,恐怕就瘋了吧?

申屠雲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趙如凡忍不住的想,她剛剛通過火海的關卡,要赤著腳,走過燒紅的炭火。

雖然腳被燙出幾個水泡,但還不至於致命。

比賽持續好幾天,她看著台上的一個女子,穿得珠光寶氣,她就是申屠夫人吧!

一旁的侍婢端來食物,她坐在角落吃了。

每次用完餐,就會有人來吆喝,問那些人要不要賭博。

就如申屠雲說的,他們是賭博世家,她看著那些被[email protected]=b1TMlP([email protected]@L02勾引的人,漸漸地把自己輸得一文不值,只好更努力地參加比賽,她卻覺得可怕。

把退路斷了,他們才會知道往前走,不是?

申屠雲嘲諷的聲音傳來,如果此時,申屠雲出現在自己面前,她會怎麼辦?

趙如凡問自己,經過申屠杭的引導,她用另一種眼光來看待這些事情,站在申屠雲的角度,這些人也不過就a5_H31Fuv0u-5AYpda5uxq+Hp+4SgUr3HWtT$d9E9=-&4g_pYI是來賭博的,賭得很大,但離不開賭。

雲,我會贏得比賽,然後把你帶走,趙如凡握緊手。

突然前面有個人跑到自己面前,趙如凡抬頭,那是一個精瘦的漢子:「小姑娘,我們來賭一把吧?」

趙如凡搖頭:「我不喜歡賭博。」

「都到了這裡,婊子還想裝清純啊?」那個漢子不屑的啐了一口,那口痰卻剛好吐到趙如凡的湯裡。

碰!

當其他人注意到巨響時,趙如凡已經掐著那個男子的臉,

這時卻有人走過來打圓場,然後她看到了最終的關卡,刀山。

那是一個很高聳的高台,大概有六層樓高,而原本2a69JI)[email protected]!URIy!PurAV0HM$5u&a)bzX8#BBN(!y梯子的地方,被綁了一把又一把的刀,鋒利的刃口朝上,上面來澆了油。


(圖/123RF)

他們必須爬上去,然後走在繩索上,到另外一頭,才算贏得比賽。

趙如凡聽著那三短一長的鐘聲,難怪雲討厭這個聲音,連自己都討厭這樣的鐘聲呢!

申屠雲忙完二哥交辦的事項,她帶著結果去找申屠杭。

「二公子去看比賽了,說小姐有空可以去看看。」東青接下申屠雲遞上的東西。

申屠雲看著他,思考著二哥的話。

二哥從不邀請自己去看,為什麼今年的會如此?

她皺眉,走到會場,比賽已經到了尾聲。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日本FUNY迷你手持USB風扇🥺
讓你涼爽一整個夏天👉https://bit.ly/2C8EKVZ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