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晚上,彩香上樓找申屠雲:「小姐,那群人來了。」跟雪瑤買籌碼的人,他們的到來也代表那假籌碼已經完成了。

距離了半年呢!

申屠雲微笑「是嗎?」她走出房間,看著樓下那群人輕聲的說:「倒是…久候多時了。」

彩香看著她建議;「要不,奴婢把他們轟出去?」

「不用,派人盯著別讓他們傷了客人,正好…藉這件事情宣傳。」申屠雲微笑說。

申屠雲從樓梯走下去,只見她一襲白衣委地,繡著芙蓉暗紋,頭上金爵釵,戴眉粉面,一張絕色容顏,頸間的金玉瓔珞圈,襯著鎖骨雪肌,腳上一雙鎏金鞋%[email protected]+#S9C_Y22K%!([email protected]$R*!dCV2Tc^LHFF-kml8Q)ecn用寶石裝飾著,走到大廳,馬上就吸引了眾人的視線,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走到了那群人面前。

雪瑤看著她打扮這樣招搖,美目流轉間,多少男人要被她勾走了魂魄,她有些不快,永盛還差侍酒的姑娘嗎?

需要她這樣賣笑?

申屠雲則走到雪瑤面前,看她攔在一群男人面前。

「雪瑤,怎麼了?攔著我家財神爺,是為什麼?」申屠雲問,摺扇後面的眼睛閃爍著狡詐的精光。

「他們…有問題。」雪瑤說,尤其她在那三個男人後面看到熟悉的面孔。

趙如虞看著雪瑤,用眼神示意她離開,但是雪瑤卻還是固執的,擋在那三個人面前。

「有什麼問題?」申屠雲問雪瑤。

「他手上拿的籌碼,是假的。」雪瑤肯定的說。


(圖/123RF)

假的?

聽到籌碼有假,附近的客人也停了動作,只剩下那三個以陳兄為首的男人,趙如虞還有雪瑤跟申屠雲。

申屠雲微笑地問:「那雪瑤姑娘說說看,你怎麼知道有假?」

雪瑤指著那個陳兄的手「他拿的三個籌碼都是假的,因為上面刻的圖案都一樣。」

申屠雲挑眉,轉頭吩咐賭場的下人:「去把玉籌碼都收過來。」

以陳兄為首的三個人,看著申屠雲笑說:「申屠小姐,你們怎麼可以血口噴人呢?」

「是不是血口噴人,我們等就知道了吧!」申屠雲笑說,讓人把那白玉籌碼收回來。

在等待的期間,申屠雲走到一旁牌桌,隨意的挑了一個位置,荷官則把丟骰子的碗讓給了她,她[email protected]_Q+5Uj2k看著碗裡面的三個骰子,她撈了起來,然後看似隨手一丟,將那骰子進到碗裡。

喧囂的賭場安靜下來,只有申屠雲玩骰子的聲音,但是突然人群中有人騷動起來。

任何賭徒,只要聽到骰子丟進碗的清脆聲響,都會忍不住的看著碗。

那已經是習慣的動作。

所以才更可怕,在周遭幾十個人的環伺下,申屠雲的每一把,都擲出一樣的點數。

「你…這骰子有問題!」陳兄說。

申屠雲挑眉,將碗推給他「那公子可以檢查看看啊?」

陳兄走上前,搶過她的碗,他一擲,不同的點數。

他讓人拿了刀,把骰子切開,裡面也沒有藏奸,三個骰子都是實心的。

申屠雲微笑的邀請:「還是在等待的時間,陳公子跟我賭一把?」

陳公子卻閃避著她的邀請:「我又不是找死,跟你賭…」

雪瑤好奇地看著申屠雲,為什麼沒人敢跟她賭?是她有什麼規矩嗎?

其他僕人把籌碼收了過來,清點後,發現多了二十枚。

「真有趣,有人來我們永盛詐領呢!」申屠雲收起了扇子,看著周圍的人。

「你說我們詐領,你有什麼證據?」陳公子上前問。

他站在申屠雲面前,看著這個妝容精緻的女子。

一旁的彩香上前拉住他:「這位公子,請不要靠近我家小姐。」

雪瑤也上前,擋在申屠雲面前,她看眼前的陳公子,冷冷的瞪著他。

「你哥的命不要了?」陳兄低聲的在雪瑤的耳邊說:「趙女俠,如果申屠雲知道,你是騙她的,g3WN=g)kvH7Fv_EfdQv8*%PsCYJx+RyhCS=ixCj382Mj-mv7LK你覺得她還會幫你嗎?」

雪瑤只是抬膝攻擊他的鼠蹊處,看著陳公子在自己面前彎腰,她伸手輕聲地說:「我可以把你打到開不了=!pN^pULWgVu2YlSyxSfL0O2SZ6jJM%p^oXWOC$Xk8jrncKriV口。」在賭場工作久了讓她很清楚,暴力可以讓人有多沉默。

「雪瑤,對客人要有禮貌。」申屠雲的聲音讓她冷靜了點。

雪瑤這才起身,跟著申屠雲到牌桌上。

所有人聚到到那一百二十枚籌碼前,一樣的大小,但玉石的紋路本來就有些細微的變化,誰也說不出哪些是真的。

「雪瑤,說說看,假的籌碼是怎麼回事?」申屠雲垂眼,摸著自己手上的扇子。

「這位公子的籌碼,是假的。」雪瑤拿起一[email protected]%bomO^D04y(#Owpsv*z80o0p#8kjjQhk旁的籌碼:「各位,永盛的這種白玉籌碼,是有編號的。」她說完,周圍馬上有人反駁。

「沒有啊!」有些人已經拿過這種白玉籌碼,但並沒有任何編號或註記。

雪瑤卻拿起其中幾枚:「各位注意到沒有,這籌碼,的兩根樹枝上,每個花紋都有刻痕。」

那是裝飾用的花紋,總共有四朵花,每朵花有五瓣,但是五瓣上面只有一瓣有刻痕。

「這花的刻痕就是編號,應該是十個一組,共十組,總計百枚。」雪瑤說。

申屠雲讚賞的點頭,她看著在場的眾人朗聲:「確實,這[email protected]&rLI$+mWU4iMfcMMUe%T&CXptOcoXd是小女子設計的,每個籌碼都有自己的花紋,按理來說,不可能有重複。」

但很快的,在雪瑤跟其他人的分類下找出了十七枚花紋同樣的籌碼。

「一個玉籌碼是一貫錢,這十七個連同陳公子*oSWaxjBdH&L-tAXEmnnHOv2gY28#zIo8MRp0^3P$kp%D#FVl3手上的三個共二十個,這上萬的錢…陳公子有什麼解釋嗎?」申屠雲微笑的說。

「這籌碼是她賣給我們的!」陳公子指著雪瑤說。

申屠雲看著雪瑤:「雪瑤,有什麼話要說?」

雪瑤看著她:「是我賣的。」玉旖梅將籌碼給她,她又賣給那位陳公子。

「盜賣籌碼,是重罪。」這時,張掌櫃走出來,對著申屠雲說。

不過大家都知道,雪瑤跟申屠雲有些關係,加上雪瑤很安靜,所以大家都一直沉默,準備看申屠雲這個永盛賭場的掌事,要怎麼處理雪b7EA4Z+fls=%CObovy([email protected]_5RDysz-K-U-87strFQ瑤這個員工。

所有的人都看向申屠雲,她卻沒有看向雪瑤,只是拍手招呼所有客人繼續玩。

「現在,大家都知道了永盛[email protected]&Z9#1aC*dGhh8_0ny#7BVBL(YNRrA%&z6f=D的籌碼不可能被人掉包,因此,請各位安心玩,至於這些個人,是申屠雲私事,就請大家散了吧!」申屠雲微笑的行禮,證明了籌碼的安全性,也等於讓客人更放心的在永盛花錢,這是其他賭場也做不到的事情。

經過這件事情,永盛會更受賭徒們的歡迎。

她轉身,看著其他人:「雪瑤、陳公子,麻煩幾位到我的議事堂吧。」

一旁有人上前架著陳公子幾人,進了議事堂。

進了議事堂,申屠雲把所有的掌櫃都請過來,當著所有人的面,她走到雪瑤面前。

啪!

她抽了雪瑤一巴掌,看著雪瑤,申屠雲說:「這一巴掌,打你敢盜賣籌碼。」

雪瑤愣愣地看著她,她才替申屠雲解決了籌碼有假的事情,現在卻被打了一巴掌?

一旁的張掌櫃卻不快的起身抗議:「雲小姐,你也未免太偏袒了吧?」

申屠雲看著他:「偏袒?張掌櫃你是什麼意思?」

「永盛的員工盜賣籌碼,最少也是斷手的刑罰,小姐輕飄飄的一巴掌,就打算清了,就算雪瑤姑loOvkobTUE(k*[email protected]=zDkLFdy-TXkomMFoFLa$qH*j-9SDBh娘是小姐的心頭好,也不該如此吧?」張掌櫃說,他一直看不慣申屠雲,不三不四的跟女人混在一起,她可以當上掌事只是運氣好而已,還隨便改動永盛的規矩。

甚至把自己的兒子,小張掌櫃開除,因此他今天一定要藉這事情鬧一鬧,讓申屠雲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申屠雲走到張掌櫃面前,隨手拿出一個籌碼把玩:「張掌櫃還記得這籌碼是怎麼給出去的吧?」

「老朽當然記得,是旖梅姑娘給雪瑤姑娘的。」張掌櫃說,賭場那天可熱鬧了,多少人圍觀,他當然也知道。

「那就應該記得,賭場的第一條規矩是什麼吧?」申屠雲說。

「出賭場的人必須要用籌碼兌換…錢…」張掌櫃說到後面,他就懂了申屠雲要說什麼了!

申屠雲問:「如果沒記錯,那天是張掌櫃的班,為什麼有人出去您沒有換籌碼?」

張掌櫃反駁:「那是因為玉姑娘是小姐的貴客!而且後來玉姑娘把那籌碼給了雪瑤!」

「既然給了雪瑤,那張掌櫃為什麼還不換?」申屠雲問:「彩香,你來說。」

「是,小姐在的時候,我曾跟雪瑤姑娘要回籌碼過,可見雪瑤姑娘並不是通情理之人。」彩香看著張掌櫃:「半年前,我陪小姐在永盛時,從未看到張掌櫃來要過籌碼,雪瑤姑娘剛到賭場,怎麼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G能找得到張掌櫃,因此奴婢認為,這事情應該是掌櫃沒有盡責。」

「可她把籌碼賣掉…」張掌櫃說,他看著申屠雲。

「那也是張掌櫃保管不盡職,不是嗎?」申屠雲看著他:「玉姑娘從我主事以$(%RiwD1i(L5TvrSZ%%)oCAmuR9W)P*s6sl!0IjECg6^97vi!u來,到永盛消費十幾次,哪次沒有換到錢,為什麼我剛換了新籌碼新規矩,張掌櫃就不做事了?」

「或者,我該懷疑張掌櫃刻意忘記,好讓人鑽空子?」申屠雲看著他鐵青的臉色說:「這就是太爺爺的好掌櫃?張家的好風mo-i_sKkV4NYIibq*URT^cwwQ)fyf$wIZ3Au*qSa0WKWkfQKa*俗?」

「臭娘們!你不要太過分!」張掌櫃想搧申屠雲。

但有人卻擋在她面前,赫然就是雪瑤,即便被打了一巴掌,她還是擋在申屠雲面前,渾身殺氣的瞪著張掌櫃。

雪瑤擋在張掌櫃面前,是因為她想起一件事情,必須要親自問張掌櫃!

[email protected])4ifY2tQ2pT3X^kPa0)Kl0nHCz_n=V*i++M#rO%$我之前有問過你,要不要把籌碼收回去,你卻告訴我,可以自己留著或賣人。」雪瑤扯住張掌櫃舉起的手,看著他,手上微微用力,就讓張掌櫃痛的嘶聲。

「現在想想,是誰把我有籌碼的事情散播出去,trpmNDO2IacsHQIS([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PKvsyrN3p那些人是怎麼找到我跟我哥的?」雪瑤看著張掌櫃:「這都是你說的吧?」

她這樣一講,其他人也想起來了,都在底下說。

「那時雪瑤姑娘才來一個月,誰認識她?」

「對呀,而且她連籌碼該找誰換都不知道,我還兇過她。」

「我也是。」

「她也問過我。」

申屠雲挑眉,她悄聲問自己面前的雪瑤:「你問過賭場所有人?」

「除了你。」雪瑤低聲地說。

她倒是謹記著,沒有存到錢不要去找自己的規定,申屠雲看了一下旁邊,轉移想笑的感覺。

「我想,這麼多人作證的狀況下,張掌櫃,為什麼你沒有換回籌碼?」申屠雲走到張掌櫃面前:「沒有發現籌碼短少,甚至拖了半年,讓人做了假的混進來我才知道QOSw0bQ^aPd3I53ZwnUGW$YZ(RN(8B!*DF2nT-KjBatGZ2UMYf,張掌櫃,保管失職這件事情,你該給我個交代。」她看著張掌櫃的手。

「你要我斷手?」張掌櫃看著她。

「我只是要你負責。」申屠雲說。

張掌櫃看著申屠雲,她的眼裡沒有半分動搖,就如初見。

是的,早在一年前申屠雲接管永盛時,他看著下馬車的申屠雲,就覺得討厭。

她太冷、太靜,甚至比申屠5hRUU6&hG_8W^Twhg&PK2_vpcqMy0%sGlh7%q43EZj5Wg-wi#e雪還要沉的住氣,半年後,永盛的收益證明了申屠雲的存在,但張掌櫃就更討厭她,因為她比任何男人都能撐住場面跟掌握事情。

她超過了這個世界的規則,身為女子,只要乖乖的在男人身下就好,她怎麼可以這麼聰明!

這樣太危險了!她甚至沒有想要壓誰一頭,因為她不需要。

賭場應該是男人的世界,她卻帶著一名護衛就進來,甚至連護衛都是女性。

但是…


(圖/123RF)

張掌櫃看著申屠雲,在她的注視下,他更不能丟了男人的氣魄!他抽出自己的刀。

一指就這樣被切了下來。

雪瑤別過頭,卻剛好能看著申屠雲,她沒有轉頭,只是冷冷地看著張掌櫃,滿桌的血跟人的殘指,她卻-l#f%!r6nDT)PX&LDx14$!L!2=%%[email protected]$vqbt5n)cKbahPZun沒有任何動搖。

無喜無怒,甚至沒有表情,更沒有愧疚。

「既然我負責了,那雲小姐是不是該讓雪瑤負UsNm7Wm$RApbxgNrlq4S_eO&uUV0ZYihqBtNuPYu4cU-d6ST%g責?」張掌櫃抱著手問:「就算她之前不知道,現在也該自首上報吧?」

一旁的陳公子也回過神,紛紛說:「是啊!申屠小姐,是這個女人把籌碼賣給我們的!」

「雪瑤,是嗎?」申屠雲問:「你賣籌碼給他們的?」

雪瑤點頭:「是我賣的,但我只賣一個,其他是他們自己做的。」

「賣多少?」申屠雲問。

「兩貫錢。」雪瑤說。

兩千文錢?

申屠雲走到桌前,撈出一把籌碼,然後撒了下去,在嘩啦聲中,她看著陳公子:「二十一枚tdjGF&hI#t=^[email protected]=GbPOEkbOb9vK%*[email protected]籌碼,光是玉材的錢就不只兩千文…彩香,把人帶上來」

彩香開了門,帶著一個人闖了進來,雪瑤還不懂,但陳公子已經咬牙斥了一聲。

「扯皮太久我也累了,這籌碼無論做工、重量、質地都跟我訂製的一樣,我想,大概是從師傅手上的再買一批的吧?」申屠雲說,她看著那個師傅:「請師傅認一認,讓你qL3Fy&J2P&h4FNsiX+gZQ0df_920pFtYiiobClvulgg5hlx)4Y製玉的人是誰?」

那個師傅看著陳公子:「是他,我還記得,五個月前,他到我@Y(Nc=*9M-*G6s$#iTgW%5w+KAU$KlvrI+cF#w)5$MHyg(BSOq這說要買一批跟申屠小姐訂製一樣的玉籌碼,我便幫他做了。」

[email protected]^ko$csmrz陳公子、張掌櫃、籌碼、詐領,你們藉著雪瑤,弄了這一齣戲,這當中的關聯,是否要我一一講清呢?」申屠雲一雙美目看著陳公子,但她說的卻是一個長達半年,若是成功,足以掏空永盛的計畫。

在場的眾人不禁有種好險的感覺,如果不是申屠雲的籌碼,舊籌碼被詐領,根本找不出原因,所有人看著申屠雲,深深覺得這個申屠家的四小姐,有著深不可測的本領-CvuQ$_-TiyB2Fn%zkXzk88!c-RUGA8ZqPWQm2*uaskNjYE5-h跟見識。

陳公子憤恨的看著她說:「…賤貨。」

對於V)LNjO&(n$CGnSLk_qosE%KD(1e0%PFzxpAW8w2+ea*OGJM$Hw他的辱罵,申屠雲一點感覺也沒有,只有挫敗的人,才會靠著這樣的方式,因為除了狂犬吠日,他什麼都做不了。

「把他們帶走。」申屠雲吩咐下人把陳公子一行人帶走,至於他的咒罵,申屠雲根本懶的理他。

「現在,張掌櫃因為沒有保管好籌碼、並且知情不報,還惡意騙雪瑤不用歸還籌碼,我處罰了他,也罰了雪瑤,而陳公子一行人,製e5KgYrUc^csLiGgar1%lZr19*UYOUrgqGOZ*[email protected]造假籌碼意圖行騙,也該接受處罰,這樣還有誰有異議嗎?」申屠雲環顧四周。

眾人一片安靜。

其實申屠雲的處置已經算是溫和,賭場有人詐領籌OZ53m^WKn#_#Wzz7sur&Ml3BIfzzOPM1z^Gmm%0pP)GM5F6yHs碼,那是可以死人的,如果是別的賭場早就動手了,申屠雲卻只是把人架走,誰也不知道這個申屠家的四小姐,接下來打算做什麼?

總之所有人夾緊尾巴做人,帳上的漏洞、欺男霸女惡事,都不准再做了。

把皮繃緊,別讓人捏到錯處,私事申屠雲不管,但只是要涉及公事還是收斂起來的好。

「那就散了吧。」申屠雲說。

所有人才鬆口氣往外走。

人群中,只有雪瑤看著申屠雲。

當所有人背對她時,申屠雲才露出一種疲憊的感覺,她看著申屠=$bLZBenBzNjRc1SJ#%Fninph8j!EGn!BA)FLm$#f%U9C7rJAo雲高高在上的坐在主位,卻想走上前將她抱離那個位置。

當申屠雲詢問的眼神掃到雪瑤面前,雪瑤有些遲疑的說:「我想告訴你一些事。」

「說吧。」申屠雲說。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