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申屠雲看著樓下熙攘的人群,那筆直的街道上,滿滿的人,除了永盛、妓院還有許多商鋪,熱鬧繁[email protected])RXGx9dPrR4TWJG))ur$J!GV719=#H2n華的背後,是利字的上升或減少。

「…很多人對賭場深痛惡覺,甚至語出鄙夷。」申屠雲說,她看著樓下的人。

「賭場本來就不好…」雪瑤想說什麼,卻被申屠雲打斷。

「來!」申屠雲卻對她伸手。

看著那雪白的手,她忍不住的申手握住,觸手溫潤柔嫩的肌膚,讓她Yy8Cm0^!Ec2h&L3Q_LvCYpyfXdjU%69o0)j^rOlkooM&HwNJlx有些異樣,而申屠雲卻沒有了冷意,而是對她溫柔的笑:「讓我告訴你,一個好地方。」

她像是媚人女妖,將她拉到另一棟樓的房間,沒有人聲喧囂,沉默而幽靜,甚至(yxsnFwA2#5)R*!gRoi*ToHxnANQTfop*P$pJ=+EG3jCQ09Zz9有人彈奏著琴聲,焚香的味道帶著甜,讓人心情愉悅。

兩人走到門口,恭敬的僕從迎接著他們,卻都戴著面具,沉默微笑的狐狸面具。

申屠雲走進去,換了籌碼,然後帶著雪瑤走進去。

打開門,只有三個人,除了玉旖梅,還有兩名男子,但他們都看著牌桌。

「雲?你不是跟我說妳不喜歡她?」玉旖梅看著申屠雲,還有她們牽著的手,用眼刀刮著兩人。

雪瑤握緊手上的劍,而申屠雲則微笑。


(圖/123RF)

「旖梅,我現在喜歡不行嗎?TOqk68In*U5KPaxsJrs721m-e4_#dcewzaqLTVmbjv4jy!Mr25」申屠雲說完感覺雪瑤想抽手,她伸手抱著雪瑤的手臂,在她耳邊輕聲地說「進去,這把劍足夠你賣個笑臉吧?」

雪瑤僵硬的入座,趁著其他人在等著發牌時,她對申屠e%[email protected]*&vWW&lPXbCvSx91V$AK(s$k#jlXFlYQdG+g雲說:「你這奸商。」先送了寶劍放鬆她的警戒,然後將她帶來這個奇怪的宴會。

「謝謝誇獎。」申屠雲卻微笑,她坐在雪瑤的身邊輕聲地說:「你『必須』好好享受今晚。」

「雲小姐,你這樣我會吃醋的,這個女人有什麼好的?不如跟我。」一旁有個男子開口調笑。

申屠雲也不生氣,她笑著指著雪瑤腰上的劍「看到沒有,這是可是紫雲劍,這個女俠可厲害了,更何況…」她抱#Q=+E*UK7Le^i&S&-ZVR+rssxHT^4Z)UYN!$g%Pbh63v$pzcYi著雪瑤看著那個公子:「我喜歡女人嘛。」

那兩個男子也沒有什麼話,牌局很快的開始,雪瑤很僵硬,而申屠雲則伸手,親暱的揉著她的肩膀:「放鬆一點。」她對著其他人笑:「我們這位女俠比較少見Lu+dxrgvO)*VReijHh%0SfwnYKESQ&co8bnwrA0gH0j#[email protected]到這種場面。」

她丟了幾句話,換到了其他人的關注,就像是翩翩蝴蝶,她在花叢中[email protected]@wGg2FH-Q+Ge(iq-xwurDQuiP#[email protected]+AdKY,浪蕩的微笑,像是對每個人邀請,但雪瑤卻能感覺她的冷靜,甚至在某些時刻緊張的計算著牌局。

中間休息了一下,雪瑤看著桌上的籌碼,申屠雲數著籌碼微笑,她親了雪瑤的頰,貼著ikdEp3pAOkxz6UlX9ma4PXk8Hw!Y30Gm%q(aOEz%JA1RwKVdJB她的肩輕聲地說:「有賺呢,摟我。」

雪瑤摟著她的腰,感覺申屠雲靠在自己身上,柔軟溫熱的身體,隔著衣服還是能感覺到的曲線。

「你對多少人做過這樣的事情?」雪瑤低聲地問。

「怎麼?你想當我娘?想管著我。」申屠雲微笑,直接坐到她的腿上,抱著她的脖頸,在她耳邊輕聲地說:「你是第一個。JE&bGLEj!!y2&dM$NIO$-UH4U=5XhOq^zGx00RK_DS^Lvk5NRk

雪瑤環著她的腰問:「為什麼要這樣。」

「秘密。」申屠雲微笑,她拿起一枚籌碼:「你玩得不盡興,因為你不知道自己在玩什麼。」

她拿著這個一枚籌碼,放到雪瑤手上:「這是十貫錢為單位的籌碼,你知道自己手上,流過多少錢嗎?」

十貫?

雪瑤看著她上萬的錢?

在剛剛的牌局中?

申屠雲怎麼敢做這樣的事情?

那些人嘻笑怒罵的把那些錢當成什麼?

申屠雲微笑:「很驚訝嗎?但是這就是事實喔!」

「窮人家一輩子沒見過的財富,是有錢人家戲耍的花銷。」

這時玉旖梅卻走過來看著她們,表情有些不是滋味:「雲小姐,您勾引人的功夫,倒是比我這個頭牌還要好。」

申屠雲微笑:「那也是女俠喜歡我啊!」她親了雪瑤一口,才看著玉旖梅:「玉姑娘有什麼事情嗎?」

「申屠雲,如果你不要太過分…東邊的那塊產業,你憑什麼抽走我的收入?」玉旖梅說的咬牙切齒,但音量卻放的極低Vr85#osE%0GorJnwR141j%yJTO)[email protected]@qMzRF=

「東邊的產業,是我大哥申屠芻的產業,這件事7yZZ-q%[email protected]%fmQOhtJ_lL^GcsMi2qgKz)*4P1r0gV=情也是他決定的。」申屠雲起身跟玉旖梅對視:「…那個你決定背叛我的人,記得嗎?玉姑娘。」她微笑的看著玉旖梅。

「他才不會這樣對我!」玉旖梅拿出頭上的簪,就要攻擊申屠雲,卻被雪瑤架住。

「放手!」玉旖梅不快的說。

雪瑤卻緊緊的抓住她。

「我命令你放手!」玉旖梅看著申屠雲:「申屠雲,叫你家的狗放手!」

申屠雲卻表情冷淡地看著牌桌,嘴裡說的相反的命令:「雪瑤,抓緊點。」

雪瑤手上用力,玉旖梅就痛叫一聲。

這時,申屠雲才示意雪瑤放手。

玉旖梅感覺看著自己的手,上面wj%SSNfG9#ODBWK4d#XWNx*cDe^dXp+TVWIu_j3s9m57L%$^MG有一圈紅印,她狠瞪著雪瑤:「申屠雲,你以為你找個俠女當靠山就自由了,你逃不出『那個圈子』的,一輩子!」

「那又如何?」申屠雲並不在意,她看著玉旖梅。

兩個女人對視著,似乎她們有著許多自己無法觸及的記憶,這讓雪瑤很不快。

似乎要一觸即發時,那兩個公子有說有笑地回來,玉旖梅才甩手,她走過去,靠在其中一個公子身上。

UBG^&EcN#Rv0x#&nIok3YJb!kxsGu3([email protected]這次,牌局不向剛剛這樣輕鬆,雪瑤很緊張,桌面上的籌碼,一輸一贏是幾萬的差距,那些足夠窮人家一輩子用度的錢財,被他們嘻笑似的玩耍。

「給姊姊一個笑臉嘛。」申屠雲餵了她一口酒,她乾脆的坐在雪瑤腿上,喝掉她杯中的殘酒。

「申屠雲,這是很大的錢。」雪瑤低聲地說,在申屠雲的指示下,丟下了籌碼。

「是啊!」申屠雲貼著她的耳邊說:「看到那個青衣的公子沒有,uH!I!&D)r%oEVc(m*J6Cxf-_E#Bm([email protected]$5i6#1ALFcig#他賭上自己所有的產業,輸了這局他將會一無所有。」

「那他怎麼…」雪瑤有些驚訝地低聲。

「因為很刺激啊,那種賭博的快YzXox3F_7okQLoJYuZhj7ae*qlrh()FkjT)YM3GjLdsn)Zf(LV感,聽說,比上床還要舒服呢!」申屠雲說,看著雪瑤的耳垂,好想在那白嫩的耳垂上咬一口喔!

玉旖梅則瞪著申屠雲,尤其她跟那個雪瑤已經要貼在一起的模樣,讓她眼神更加的黑暗,憤怒讓她燃起怒火。

「雪瑤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這個世界的人,每個人有的都一樣多會發生什麼事情?」申屠雲問。

如果沒有窮人、沒有富人,那不是很好嗎?大家都是平等的。

「會死喔!大家會因為爭奪而死,那怕H#[email protected]$VGU%@5EL46!L0Kk-ks!T^ZbG*s3Xix8P^g只是多一文錢,一塊肉、食物、衣服,都會爭奪然後殺人…」,申屠雲微笑的說「因為人就是喜歡比別人好,為了這個,所以每個人都在努力,錢只是衡量的平準而已。」

雪瑤看著申屠雲:「所以,你想說什麼?」

申屠雲抱著她說:「賭博是天性,每個人都在賭LRWW7jGh_*&X9i41-A2rqb#@UvVJfouR8vrt-GW-__^Y1OaV^w,獵人賭自己會遇到獵物,農民賭老天爺風調雨順,誰都是在賭,只是賭的內容跟差別罷了,下注中間那個。」申屠雲貼著雪瑤說。

雪瑤把籌碼放到桌子中間的圖案上。

「你知道牌桌前面的人是誰嗎?」申屠雲示意雪瑤看著那個青衣服的公子:「他是當今的皇帝。」

「皇…」雪瑤驚訝的看著申屠雲,然後被申屠雲塞了一口糕點,堵住嘴也堵住她驚訝的驚呼。

「你現在正跟皇帝賭博。」申屠雲看著雪瑤睜大眼,嚥下自己餵的糕,「別讓我用別種方[email protected]@i6%Lfnn!CZh0jtH^3ya式讓妳閉嘴。」她貼著雪瑤的耳邊細聲說:「吻你之類…」她手指輕輕的在雪瑤的頰上滑動著。

咳、咳、咳!

雪瑤紅了臉,在這麼多人面前親她!

「又輸了!看來今天財神不在啊!」那個藍衣公子笑笑,卻沒有什麼沮喪的模樣。

「大人,你還借嗎?」申屠雲微笑的問。

「借。」藍衣公子說:「等我休息一下再回來。」

所有人都站在牌桌旁。

申屠雲看著雪瑤問:「剛剛很緊張對不對?」

「這就是賭徒追求的,越是九死一生的局,若能贏,就越是暢快。」申屠雲微笑。

雪瑤有些驚慌:「可是那些錢這麼多,如果輸了怎麼辦?」

「不怎麼辦,輸光了,就去賺,如!U*rqd8+Xoe3$lwovTm-RZcOnLDKEq80jk_*-FCR*MAvBICtjG此而已,重要的是,在當下,錢在你手上不是?」申屠雲把籌碼塞進雪瑤的手裡。

「這些錢,想要怎麼用,是你決定的,只有你能決定。」申屠雲說,她不再指示雪瑤,任由她下注。

「你自己玩吧!放心,輸光也不用負責。」申屠雲起身,她低聲的在雪瑤耳邊說:「好漢不贏頭三把,你自MO1vq(HNBwRlNPI1NOx9$_TmhIg#Wg2-w4#*&(k3pZ3$!&$zXJ己判斷吧。」

雪瑤感覺身邊一涼,原本貼著她的申屠雲離開了,她[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rqbYtaWbtYK%sWh!2竟然在心裡有些不捨,雪瑤責備自己,怎麼能耽溺在這樣的感覺中,她把注意力放到賭桌上,強迫自己不再注意申屠雲。

申屠雲離開了雪瑤,走到一旁,拿起酒靠在窗邊看外面。

其實那些富家公子哥,會沉迷賭博的原因很簡單。

那些人通常沒辦法在家庭裡有所作為,但在牌桌上,只要賭到一定[email protected]@8MH-6cNwz_rMA$9SX&q-yiivP)14LEXsO3s+Xl9XN!$R_B3的數目,不論輸贏,就會有人驚嘆、稱讚,無法得到的肯定,都能在賭桌上得到,這才是沉迷的原因。

那個藍衣公子很快就回來了,牌局繼續,她卻不在裡面,只是默默的看著外面的月亮。

牌局結束了,雪瑤贏了許多錢。

申屠雲看著她露出笑容,她只是垂眼,看著酒杯。

雪瑤還不懂,這就是賭博迷人之處。

跟許多一輩子不可能想不到的人一起競技。

左邊是掌天下權的皇上、右邊是腰纏萬貫的商賈,心裡還會平靜嗎?

這也是賭博吸引人的另一個原因。

申屠雲送走了皇帝跟其他人,之後才讓人過來收拾,她自己則端著酒杯看著窗外。

「我不能收下這個。」雪瑤把劍跟籌碼放在桌上「尤其是這把劍,太貴重。」

申屠雲轉頭,看著她,露出一個喝醉的媚笑:「收下吧,我只是為了自己的安全。」

雪瑤看著她,雪肌透紅,任人採擷的模樣,她心裡又是一陣動搖。

申屠雲的意思,是要自己用這把紫雲劍保護好她?

她走到申屠雲身邊,直接抱起她,申屠雲也軟軟的依著她,乖得像隻貓。

「我抱您回去吧?」雪瑤問。

申屠雲點頭,用很細的聲音說:「如果那時候,有劍可擋,雪瑤…就不會受傷了吧。」

聽到她這樣說,雪瑤有些意外,還以為這女人沒有良心,原來只是對人好的方式不一樣啊?

她也太會隱藏了吧?

申屠雲的收入來源很多,其中最特別的,是她主持的夜宴。

也就是在深夜賭博,這種夜宴,從場地、吃食,無不精緻,更重要的是,只有她邀請的人,才能夠來。

而來的名單,不是巨賈就是名人,甚至還有傳言,連皇帝都會去。

聽說能進去賭一把,不論輸贏都是極大的榮耀。

這種好比鬼故事的傳言,原本趙如凡是不信的,農耕生活無聊,一點風吹草動就能讓人們談論許久。

但經過昨夜,她信了。

她沒有見過皇上,如果昨天申eZDU$oJ8f3!z(6%E##_vQJj2d$B(M_T0ew+QVU8Yn9&5x%V(Hu屠雲說的是實話,那男子的氣度、話語,還有另外一位公子,他們所用的無一不是精品。

而且申屠雲雖然Qh6!l=xo)4K*[email protected]$OPvk-T#mEl4q0KE5Pod&d-(6cuK%4020RB很愛逗自己,但從不說假話,只是她說的話,總是喜歡把一些東西隱藏起來,讓人沒發現她話裡的陷阱…

我喜歡你…的誠實…你只是我的玩物…


(圖/123RF)

她看著攤販前的雲紋木簪,雲?

真的如她一樣變化莫測呢!

趙如凡忍不住的問:「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申屠雲…

「姑娘,你看了半天了!這木簪你到底買不買?」一旁的小販吆喝著。

趙如凡才醒神:「買!」她說,想拿荷包,卻發現自己的積蓄都花在跟申屠雲購買娘親的消息上。

誰叫你硬氣!那時申屠雲要給你傭金,幹嘛撐著面子不要?

趙如凡懊惱著,她放下簪,打算放棄,但是一旁卻有個男聲:「我付。」

趙如凡轉頭,就看到一個男子,氣宇非凡,身材偉岸,最重要的是他的面容,是趙如凡熟悉的人。

「大師兄?」趙如凡驚訝的喊。

「如凡。」趙如凡的大師兄,周武智點頭,他一雙眼睛,深情的看著如凡。

趙如凡有耶緊張,而周武智則把那雲紋簪替如凡簪上:「這簪子很普通,師妹怎麼會看這麼久?」

「不…我…」趙如凡抽了那簪,把簪收進袖子,再解釋也不對,不知道為什麼,她不想讓從以前就對她很好的師兄,見[email protected]#%1)zBcIBny!!7eP5C92NC)#Fw5hdX)pf到申屠雲。

其實我是忌妒吧?

畢竟師兄也是很優秀UZo!3l&GtA6nJZVp6k%(4gu#fXLMPfdbjacRj8acb*4T+pmp-o的男子,如果被申屠雲那個女人看上…她抖了抖,申屠雲很美,但她跟師兄站在一起的畫面,她怎樣都無法想像。

「沒什麼,謝謝師兄,之後我把錢還給你。」趙如凡說。

「其實我不要你還錢的,如凡,比起還錢,我更想說的…」周武智還想說什麼卻被如凡打斷。

「我們去別的地方說話吧!」趙如凡突然拉著周武智。

因為她好像看到了申屠雲!

那個女人居然也會出現在賭場以外的地方?

她那身子骨,不好好在房間養著,出來幹什麼?

而且她不說自己喜歡睡到日上三竿嗎?

那現在跟個富家公子進酒樓做什麼?

趙如凡腦海閃過許多念頭,她拉著周武智跟了過去,看著那個公子跟申屠雲有說有笑的,趙如凡握緊劍,彩香呢?

她不是應該保護著申屠雲嗎?

怎麼留他們孤男寡女的坐在一起?

「師妹,在酒樓不算孤男寡女吧?」周武智疑惑的說。

趙如凡這才回神,她剛剛不小心把自己的心思說出來了?

「對了,那個女人就是申屠雲對吧?」周武智看著遠處,身上散出了殺氣。

「師兄!你別衝動。」趙如凡喊,按著周武智的手。

被趙如凡的手^KqIEh2xVhli&ac&QzHF6nixKh2S8aSAtIYvat#!Y%m!82CMM$按住,周武智看著趙如凡皺眉:「如凡,告訴師兄,那女人是不是騙你錢,把你困在賭場為你做事?」

如凡從入門,就非常討厭賭博,又3K%&-*iKe7tD6EMG=7WbLY1P5QrB%57oKQo)-lpP8=p1GBkXsT是少有的勤勞刻苦的女弟子,他一直注意著如凡,但是收如凡入門的師尊,因為一個和尚的勸說,居然放如凡出山,說她還有塵緣,她離開前,還開心著要回去見家人之類的。

但怎麼一轉眼,她居然出現在賭場裡!

還是X城最有名的賭場,跟那個不守婦道的申屠雲混一起?

「不是的!」趙如凡趕緊拉住師兄:「我只是要打聽出娘親跟姐姐的下落,才會到申屠雲身邊的。」

「原來如此,那你現在…」周武智問。

「申屠雲答應我,會幫我查,而且…我哥知道了我出山的消息,又把我賣到永盛,所以我才在永盛工作的。」f!-pdpR$hMZaQGDlIg-i8w([email protected](MO_QE!w趙如凡解釋。

周武智點頭,替如凡心疼,他們這種窮人家的孩子,被賣是很常見的事情,但家人通常-Tcg*i0%[email protected]也是賣去當幫傭之類,但他曾聽師尊說過,如果不是師尊看如凡根骨其佳,才將她買下,如凡是要被賣到窯子裡!

因此,如凡對練nK_ZWBJYi0sd8hnDQT&9a^b4TzXr(9viBv9YabfwqjRaHX)$&S武也格外的刻苦,也是因為她懂得感恩,這樣品行好的女子,他真捨不得如凡在賭場這種地方工作。

他看著趙如凡,眼神憐愛:「如凡,嫁給我吧。」

趙如凡這才轉頭看著周武智:「師兄?你剛剛說什麼?」

「如凡…」周武智看著她,主動拉過她的手。

當周武智溫熱的手掌拉住自己時,Dy=wGVV_A86w6#_--3r^jW3XBwq6q=sO1ebUBOnUEC3XrH+eDN如凡卻沒來由的覺得害怕,她忍不住的看向旁邊的申屠雲,那個男子原本勾住申屠雲肩膀的手,居然打算往她的腰去!

如凡忍不住的起身,走到那個男子面前,抽出刀釘在桌前,瞪著那個男子:「這位公子,請不要靠近我家小姐。」

鋒利的寶劍在自己的鼻尖前端,還削斷了幾根頭髮,他瞪大眼,剛剛湧上uwgB(yP3f=)W5Zp=&9*jOQQyi3S^AWKfuu)CTIH#44#y=7)lFJ來的色心通通消失了,光亮的劍身映照出他背後的女子,那一臉陰沉的殺氣,讓人害怕。

「雪瑤?怎麼出現在這?」申屠雲轉過頭,一雙美目看著趙如凡。

「就遇到熟人…對了,彩香呢?」趙如凡問。

「我派她去買一些東西。」申屠雲說,她看著如凡後面的男子:「那位是…?」

「是我師兄。」如凡轉頭:「師兄,我先陪著雲小姐好了,你先回去吧。」

「可你還沒答應我…」周武智不快的說,不只因為如凡完全不理自己,還有申屠雲打量的眼神。

「那件事情我再想思考一下,好嗎?」如凡問,但她的眼神有些心虛地看著申屠雲。

不對啊!我被師兄求婚,為什麼要心虛,但是申屠雲美麗的眸子要看向師兄時,她卻有種必須打斷他們的感覺。

周武智看著如凡,或許她是不想讓自己跟申屠雲衝突,因此他才點頭:「好吧!」

等到周武智離開,申屠雲看著坐在自己手邊的如凡:「那是你的師兄?」

「對…」

「他要你答應什麼事?」申屠雲好奇的問。

「…求婚。」趙如凡說。

申屠雲的動作停了一下,看著她:「所以,你想嫁嗎?」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在美國愛達荷州的首都波夕,一個很不尋常的產業正在蓬勃發展中。這座城市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美國最大的代理孕母重鎮,導演貝絲艾拉緊跟著四名身為代理孕母的另類媽媽,以及她們肚中小孩的親生家長,從她們的懷胎過程中🤰發掘孕育生命的偉大力量💪

對於無法親自生子的家長們,代理孕母徹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令他們也能享受獲得「好孕」的無比喜悅👶

🎥《祝你好孕》電影傳送門👉bit.ly/2WdeDEl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