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飛雪回房收拾起自己的包袱,直到看到自己的融羽劍。

一起的開始是這把劍開始的,她嘆息的把劍收到自己包袱,即使手上有武器,「她」的心不是武力可以搶奪的。

或許她一開始就輸了,輸在沒有看清雨鈴憐這個人,輸在偏聽偏信,輸在她沒有足夠的勇氣。

她修道卻修出了情關,或許她不適合走這條道路吧?

「飛雪師姐!」爭明站在門口喊她:「我們該下山了。」

飛雪嘆息:「恩,我來了。」她揹起包袱。

「霜雁不跟我們一起嗎?」湍蒼問飛雪。

飛雪搖頭,「她還有要問的事情,所以留下了。」

實際上,飛雪猜測,那個魔女跟霜雁都在準備,準備要與出關的顧君緣死戰,而她也猜對了。

所有人都撤出了半緣道觀,半生修練都在此,但離開卻只有一個包袱的事。

半緣道觀如其名,只有半緣。

「是師尊嗎?」湍蒼沮喪的問。

「對。」飛雪點頭。

爭明則沉默起來,瑞滄依戀的口氣說:「道觀可以說是解散了,我們也跟這個地方…只有半緣而已。」

畢竟雨鈴憐死亡,若是雨家追究起來,道觀也會廢掉,而弟子們對於顧252s0M%_YFY3o=KGnOY=tL0rJCS!q1)-NmOW)u9WIRNl##cDAy君緣的不作為已經無法信任,說不定這樣離開,反而是最好的結果。

馬車載著幾人下山,他們已經是最後一批人了。

飛雪想到霜雁身邊qbyUuDGBnn8)d3gPYcPGZeqWp-Rd%@D_3q60AK3v)8V=i))bcO的女子,或許,她說的對,自己從不曾細心想過,雨鈴憐的干擾是外因,可是終究她還是傲慢的只看見霜雁,只是命令她接受自己。

但霜雁已經死了,死在所有師兄姐的漠視下,現在留在半緣道觀的人是南風。

在南風的房間裡,隨著飛雪的離開,八卦盒上的火離的刻紋,也被按下。

至此,八個位置上,只剩下桃薰的的風巽跟最後天乾的位置,還有沒有按下。

桃薰坐在桃花樹上,看著飛雪他們搭乘的馬車,V0Zoyl^F*!1KnTKzXG%=Xo$UykjtX3b2$O2kNZfHnkd)&3wgOP漸漸遠去的車子,讓她輕輕的微笑:「他們走了,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南風靠在桃花樹前,仰頭就能看到桃薰悠然自得的坐在樹上,她的肩膀旁邊,是桃薰晃動的腳。

如果不是她的魔氣,說她是桃花仙子也會有人信吧?

但是魔跟仙的差別又在哪?

她分不清,也不想分清,jdcoeVIA(MaF#-CTbgzFFyIg&3#[email protected]+yU+3(Lps=a%她只知道,桃薰是開在自己心底的花,紮了根枝繁葉茂的,她小心呵護在意的人,只此一個。

「結果最後,我們只有查出水嫣的墓,卻沒有她的來歷。」桃薰有些嘟嘴,居然還有她挖不到的事情。

「雨鈴憐恨她入骨,自然不可能有什麼好話。」南風理所[email protected])qDC9ljqfVXos8hF=66xSYDhBsrh*%mIoTbldoE當然的說,她們查找雨鈴憐生前的私物,查到了她用水嫣的墓地位置,威脅顧君緣交給她管理的大權。

講道雨鈴憐,南風沒有半分好感:「整件事情就是由雨鈴憐起頭,所以聯合眾人欺負她的女兒,也就是我。」

桃薰接著她的話說:「然後你在顧君緣的無視被鞭打,燒了有引魔咒的手鐲。」

「然後被你帶到魔界修練雙心訣。」

「而我則是因為我的妹妹桃嫣被殺,我們發誓要對顧君緣報仇。」

「魔尊派我們去送禮,卻送到回到道觀。」

「我們裡應外合的布置陣法,順便替你洗刷冤屈。」

「我們還查出,原來我…不是他的女兒。」

「是啊。」桃薰看著遠處,一陣風吹過,她在樹上閉上眼,感覺風帶來的p0lNB!J*[email protected]%cK-YIr^PFl*LD%[email protected]清涼「高飛兮安翔,乘清氣兮禦陰陽。」這是《楚辭.九歌》裡的句子。

而桃薰也很想問,司命的安排是什麼?

她們又能做什麼?

「所有事情都有連結的。」南風低頭思索,她一邊說一邊整理:「不管去人界也好,還是我們去送禮…」

[email protected]*L$LHhBeR#@2^OD4vdnU8_LKOp=Xm+lj4742#1QIO「整件事情,似乎都有一隻手,推著我們前進呢!」桃薰笑著的說,只是她臉上調皮的笑容,彷彿這並不是什麼難事。

南風接著說:「貓笑笑的給n3VkvlmlelkrtNfoNW*@#5A([email protected]^3N-2Uz_的八卦盒中,你代表的巽風、我的是兌澤、雨鈴憐的坎水、飛雪的離火、碧雲的震雷、水嫣的坤地,還有最後兩個,一個是君緣的艮山。」

桃薰微笑的輕觸一朵桃花:「最後一個…乾天。」一片粉色的花瓣就這樣從樹上落下。

樹下南風伸手,粉嫩的花瓣落在她的手心,她喃喃的說:「…是顧君塵。」她的生父。

「恐怕要打敗顧君緣,才能問出顧君塵的事情。」

「那就戰吧。」南風果斷的說。

「陣法已經布置好了。」桃薰說。

南風轉頭,她後退一步,然後提氣一跳上了樹。

桃薰原本以為她是要上來看陣法的,所以讓了一個位置給她。

但南風卻欺近她,直到將她困在樹幹跟自己雙手間:「走吧!」她親吻著桃薰的嘴唇,順勢摟住她的腰。

「咦!不看陣法嗎?」桃薰愣住,嘴上一暖,然後腰一緊,她被南風抱下樹。

「不用。」南風把桃薰抱進房中,或許這是她最後一次抱桃薰,因此她埋在桃薰懷裡說:「我信你。」

南風把桃薰放到床上:「等這件事情解決,我們就離6dM!rqITJxwfXab)1ltFi-0^)yj#UDqiJ#FmIi&PxwSlzDv6Xi開,去人界隱居好嗎?」到一個只有我們地方,她只想跟桃薰在一起,歲月靜好的過完這輩子。

桃薰看著南風,無比認真的看著她許久才說:「好。」如果我還有任何餘生,都給你。

南風抱緊桃薰。

南風以為,大戰的來臨應該是某個飛沙走石的日子,或者有著烏雲跟閃電,她看著窗外,卻是風和日麗的模樣。

只是應該啁啾的鳥鳴安靜了,靜到整個道觀宛如死城。

南風走到後山一個隱蔽處,那裡有一座墓,或者說一個土丘,因為連墓主的名字都沒有。

還是她跟桃薰翻找雨鈴憐的私物時,在本子oxtWw-rDkkaS4kw3Nzlu_qbEq4W!%VGPW34dBll6h8)^2_#N=K裡找到的,因為她曾用這個地方,威脅顧君緣給她觀主夫人該有的尊重。

只是連夫妻恩情都是算計來的,那他們之間還談什麼愛呢?

南風冷然的想,既然顧君緣不是她的生父,那麼恨一個人,也沒有什麼好顧忌了,她看著那個土包,看的出來顧君緣[email protected]@o#ubggNgJgw(na9hJaQ=NiLOStCtFu3e)V%XY很認真的打理過,但卻連一個名字都不給。

水嫣到底是什麼身分,又是與誰生下自己的?

南風不懂,但是她可以用自己手上的劍,去問那個該死的男子。

旁邊的樹上掉下落葉,落到地上卻又不安的動著。

「起風了。」南風喃喃的說。

她知道顧君緣一出關就會用神識找尋,而自己解封後的力量,足以被他注意到,而顧君緣的身[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t(kWaB!7GTgdIqDjS3+2*影,也出現在南風面前。

「你在這裡?」

顧君緣欣喜地看著眼前,他以為的「霜雁」,站在水嫣的墓前,猶如水嫣重生。

「太好了,沒想到你進步如此的神速。」顧君緣微笑的說。

「對了,鈴憐應該跟你說過了吧!所以你才在這等我。」顧君緣自顧自的說起來:「你放心,我不會委屈你的。」

南風垂下眼:「…觀主,說的是哪件事?」

「當然是我要娶妳的事情啊!鈴憐沒有說清楚[email protected]#BEnXY-T8dJv4)opuhf96&W4r*vdB*V6s嗎?」顧君緣問:「我一出關,所有人都離開了,大概是她不高興吧,不過這樣也好,給我們一個清淨。」

南風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子,心裡無比的噁心,她問顧君緣:「所以,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你的女兒?」

「當然。xKjf8KM6ZGGqEThK)4#SX^[email protected]」顧君緣笑的溫文爾雅:「你是我哥顧君塵的女兒,是他跟水嫣的孩子,所以我們是遠親,可以成親結婚的。」

「那我娘水嫣是怎麼死的?」南風不可置信的問。

顧君緣被她一問,露出痛楚的表情:「當年,她懷著孕,我讓鈴憐照顧她,婦人生產的事情Y=T%Fo0Ltk2Q4EwdOdOJW+%(vNO3TY$JI([email protected]=nsNE我也不懂,只知道她最後…還是沒有活下來。」

「不過沒關係,她生下了妳,94=s&Du9wc9gJmHTzBTtITlFsc)mK)orM1EdUPw8(#JHpK2Wnn妳看看你們是這麼相像。」他帶著渴求的眼神,盯到南風渾身發毛:「我娶了妳也就等於娶了她!」

南風看著眼前男子,不可置信的問:「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覬覦自己嫂嫂,現在還要娶你的姪女?況且,觀裡的師兄姐[email protected]+Gy^[email protected])(4+zC03BPnvpNfvU+*OUmC((都以為,我是你的女兒!」這種名聲上的亂倫,顧君緣怎麼能輕易決定!

南風可以肯定,顧君緣不是真的愛自己,只是在要求自己滿足他,就像飛雪一樣,以愛為名的傷害自己而已。

他瘋了是不是?

沒有得到水嫣,所以就要對水嫣的女兒下手?

南風對眼前的顧君緣,真的覺很噁心。

顧君緣卻依然大言不慚的說:「沒關係的!鈴憐不是都處理好了,我們本來就沒有血緣,不算是亂倫的。」他面露瘋狂的走上前6b^U(v*evc-DCdk3Mwpv!9q*DQvXD^rMG98Z8$%T$&fO4aSc8v,想要牽起南風的手。

他從來不是什麼君子,只是太愛惜名聲,所以一直沒有勇氣,可是現在眼前宛如水嫣轉世的女子,他不會放手的!

「我不同意。」桃薰微笑的現身,她看著眼前的顧君緣。

顧君緣已經是元嬰後期的實力,雖然很強大,但她跟南風結丹中期,若是以命相拚也不是沒有勝算。

只是…

她看著身邊的南風,微笑的在心裡想,我不會讓妳死的。

隨著桃薰的出現,蠱陣也啟動了,陣式已成,不成功便成仁。

南風跟桃薰站在一起,對顧君緣舉起劍邀戰。

顧君緣有些驚訝,看著眼前兩人,看到她們不死不休的戰意,他知道,不打倒她們,她們是不會聽話的。

但是看著眼前兩人的境界,他冷笑:「就憑妳們?結丹中期的境界?」

「就憑我們。」南風說,她首先上前。

顧君塵的武鬥方式是拳法。

拳譜中,夫人之生也,萬事勞形,百感困志,天賦有限,苟非後天以補先天俾獲得堅強之體魄,方能勝世物困擾,禦KYnravLgcpd(q0h9OU7l^I$t)TBjLThcFFEyJQxEmOcPBT+3hm侮圖存。

以自身為武器,不須依賴外物,而且他的拳勢剛猛,南風跟桃薰的雙劍,固然能劃m$0JgpQlh58S_WH0Kk$MCZ9$nJTcH0qb8=sYVtz8BL1+UsBHPf破他的護體真氣,卻難以找到方法傷他。

「阿薰,怎麼辦?」南風看著顧君緣,他的攻擊快而強,自己的劍像是砍在十頭上。

「不急,我們耗死他。」桃薰是極有耐性的人,她與南風兩人合力,不停的攻擊顧君緣,讓他必須不停防守。

兩人合作下,不但省力而且顧君緣剛剛出關,身體還沒有得到休息,已經有些疲態。

桃薰跟南風見勢更至緊咬追擊,將雙心訣發揮到極致。

三人從中午打到傍晚,上百招過去,顧君緣雖然累,畢竟也是修練已久,南風跟桃薰ga(!etDEOY-srm7lgY%s!=SQfpwHy34rN4zrZY([email protected]#R5&雖然兩人合力,但總能被他找到破綻。

但終究二對一,還是桃薰趁著顧君緣對付南風時,佔了上風突襲。

「顧君緣,這是替我妹妹報仇!」桃薰執劍,終於刺他的防禦,刺穿了顧君緣的肩膀。

顧君緣吃痛,但是他卻不解:「妳妹妹是誰?」她不就是個魔族嗎?

「你當年挖了我妹妹的妖丹,你不要告訴我你忘了桃嫣!」桃薰說。

「什麼桃嫣?」顧君緣還是茫然。

「我娘親是曦灼,顧君緣你忘了?」桃薰追問。

「曦灼是誰?我根本不認識!」顧君緣卻還是堅持。

南風皺起眉頭,她看著兩人的對話根本沒有對上,心中有一股不祥的感覺。

她不知道的是,隨著兩人對話,在她房中的八卦盒上,代表桃薰的風巽刻紋,也悄然的按下了。

南風擔心的看著桃薰,她的記憶是真的嗎?

因為南風一直專心看著桃薰,直到手腕微動時,自己手上的手環敲在手上,南風低頭看到手環=V(j([email protected]=c*WBifUrt#6ZHPGr(PSl54y&fd&tY^A,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這個手環除了桃薰跟自己,只有一個人過問過。

那個人就是紫菱師姐!


(圖/pexels)

南風看著眼前的顧君緣,她提著劍與桃薰輪番上前對戰,她明知道這是一場比拚耐性的戰鬥。

但最終,p0QaO^[email protected]#74+Bec)@L她還是輸在耐性上,現在只剩下桃薰一人苦撐著,她則在旁邊設下結界,因為脫力而眼前模糊,她不耐煩的撐著劍想出去,卻被桃薰趕回來。

「回去!」桃薰輕聲說:「別讓我分心。」

「好。」南風知道,可她心裡就是焦急,她不想讓心愛的人在外奮戰,自己卻只能眼睜睜看著。

她的內心很混亂,因為眼前的男子顧君緣,他從沒有對自己後悔過。

想到自己曾對他投以的孺慕,想到自己對雨鈴憐錯付的信任,想到半緣道觀帶給她的痛楚,她就想要毀了這一切。

內心黑暗的想法慢慢的侵蝕她,虹靈劍也發出不祥的血光。

顧君緣對她,只是當成水嫣的替身。

這個薄情寡義的男人,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有錯過。

我的存在到底是什麼?

這樣黑暗的想法,終於讓南風還是啟動了雙心訣的殺招。

少昊血脈覺醒了!

桃薰透過雙心訣得感應,聽到了南風心底的鳥鳴,遠古的血脈覺醒,南風的身體怎麼撐得住。

只是這樣一分神擔心,她被顧君緣傷了肩膀。

「薰!」南風看到桃薰的肩膀開出血花,她心神更加混亂了。

南風的混亂,也成了引雷第一步,屬於心神震動的境界提升,卻滾著她的心魔在天空滾動。

顧君緣從「霜雁」不對勁起,就已經想要逃跑,無奈這兩人擋在面前,他只能拼命突破卻無奈,她們功法太詭異,兩人宛如一人,而且似乎打算引爆什麼殺(Ejtgp_pt!owR=_nM*1w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6pH_&&招。

「夠了!你們聽我說…」顧君緣說到一半,突然被打斷了。

轟隆!

比起顧君緣蒼白的聲音,天雷的來到更有軍臨之威,所有的人後頸都刺痛著,這e+3y9N7#MbO1poUItWKg6ztJ+m6#=iN_&jEkh7X8yy46o=y)YE次的雷並不是一般陣的雷,而是天雷。

「是真正的天雷!」顧君緣驚訝的說。

因為桃薰的受傷,南風失了判斷,她啟動了雙心訣的最後殺陣,用自己的少昊血脈引來天雷,準備洗鍊這個蠱陣。

以半緣道觀的後山為盆,將三人困住,後山為盆、天雷為煉,蠱陣的規則不可更改!

桃薰撐著受傷的身體,仰頭看著天空。

天雷落下,轟隆的巨響,第一雷就劈往顧君緣,整個半緣道觀地動天搖。

劫數、結束,這一切都將結束了。

天雷劈下,顧君緣只能zzh13zR%&)#[email protected]!tE_!6$EtqO!M$qQ6_KgTFLV用自己手邊的武器去擋,而南風跟桃薰一起設了結界,只是天怒的雷電沒有這麼簡單就能擋下。

南風看著眼前的雷光,她突然推開桃薰,閉上眼,準備自己擋在桃薰身前。

即使瘋狂,她也記得要保護桃薰,她站在地上閉上眼。

「或許,我的存在本就是錯的…」

沒有任何防禦,一心求死。

當紫菱來到半緣道觀時,天雷快劈完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劈碎了這汙穢的道觀。

這場天雷,是1r1CjmnhOTZ^[email protected]&V50Tc&8)Cm=1eKJinCKyGFrwNY她精心安排的,曦灼是妖屬,境界與顧君緣相當,她在邪影教的閉關提升境界,按照天界與妖族的約定,終有一劫要渡。

但紫菱巧妙的運用這一劫,桃薰與南風在半緣道觀擺設的陣法,將原本要給曦灼的雷引到了半緣道觀。

南風的引爆雙心訣的殺招,只是個引信,引雷劈在半緣道觀。

這一局,她算計了所有人。

她看著殘破的道觀,緩步走上前,她要去見故人。

終究,修道者還沒有成仙,就算他們修煉的更長壽、健壯,卻沒有擺脫人心。

她冷笑的看著一切,桃薰傳回的消息,她知道大部分的人都走了,她就g98RvcmzrWVHZ6SToDMRhO^l*#k$dwb#yWrxv(oq33Bw0CHl+o在半緣道觀不遠處,看著一道道的雷像是心裡的嘶吼,發出振聾發聵的威力。

道觀也毀成一塊焦土。

最後,天上落了一場雨,陽光初露,她走到半緣道觀的正門前,打nNw_8)gfs_aJLuzR##pZLG60l^Urt_qHX588%fVR%$1OF^KE&)出開門的手訣,睽違了多年後,再次打開了半緣道觀的山門。

「我…回來了。」她在心底說。

走進門,她能感覺到南風的氣息,紫菱有些驚訝,她居然還活著。

熟練的找到南風跟桃薰,還有顧君緣的位置,三人的狀況慘不忍睹,她分出靈識確定他們是否存活。

被熟識的靈識碰觸,南風艱難的張開眼,從雷劫殘存下來的她眼中,看到的就是紫菱提著劍過來。

「紫…菱…師姐?」南風沙啞的問。

「還活著?」紫菱問了一句。

在紫菱眼前,她看到的是一株破敗的桃花樹,帶著魔氣的樹枝與桃花,卻用木屬之力包住了南風,保護她沒有被天雷*tDSdbLQDT0LMJl)8f+-E8OV%(#kzwLd#k)Vrc1UTCbbQSqWr9傷害。

紫菱心裡了然,會這樣做的人只有一個:「桃薰?」

「是我。」桃薰的聲音從桃樹周圍傳來,她的身形有點透明,因為她面臨著散功解體命運,離死亡只差了一步。

身為魔族,一但修煉失敗,便是永滅。

躺在樹下的南風迷糊的睜眼,卻無法開口。

顧君緣虛弱的咳聲傳來,天雷重創了他的元嬰,他現在只剩下一口氣了。

紫菱對著桃薰不滿的說:「我讓你啟動的蠱陣,而這個陣裡,只能活一個人。」

「有負魔尊所託[email protected]$^A7Ofbrnk$K57#V^g5+RGH9ux=N0,弟子該死…也…快死了。」桃薰微笑的說,只是聲音沒有多少歡意,她看著南風,卻不敢上前觸摸。

南風驚訝的看著紫菱師姐,桃薰在對誰說話?

為什麼她解讀到的意思,紫菱師姊是魔尊?

然後南風又看向紫菱,她說什麼?桃薰死了!

v#[email protected]*O8_yRw&evW0c_)WJQ)c5%V8Hx=Rb菱提著劍,要上前結果南風跟顧君緣:「你們不該活著!」她一劍斷了顧君緣的生機,然後將他的魂魄封印在屍身內,收進一個法器中,然後她就往南風的方向去。

「慢!」

在劍光要結果南風時,桃薰的魂魄卻擋在紫菱面前:「紫菱,等等!」

紫菱停住劍,她看著桃薰:「桃薰,你終究被感情腐蝕了嗎?你忘了自己是要替桃嫣報仇?」紫菱提醒著她。

桃薰卻苦笑的搖頭:「根本沒有桃嫣這個人。」她看著紫菱目光閃爍的模樣:「你還想繼續騙我嗎?」

「我只是想要報仇而已。」紫菱帶著恨意的眼神,慢慢轉向南風。

她的意思很明確,南風是顧霜雁,顧君緣的女兒該死。

「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把事情說清楚吧?」桃薰軟聲的求。

紫菱看著桃薰,她的本株包裹著南風,若她要殺南風,必然會傷到桃薰。

若是這個陣內,所有人都死了,那這蠱陣必會反噬,自己這個設陣的人,必然也會死。

她看著桃薰:「說吧,說完你就答應我,要放開南風。」

桃薰點頭微笑的坐在自w5^hMibF-sth9OIvi01EHMEps^SbUw0^FuFdlfn-866)3kZ-aF己的樹根上,用輕鬆的模樣摸了南風的額,看似對她說話,其實是對在場的所有人說:「其實根本沒有桃嫣這個人,那些記憶只是你哄著我娘曦灼甘心成為你計畫的一步。」

紫菱沒有否認。

「桃嫣這個妹妹,只活在我跟我娘的記憶裡,實際上,桃嫣這個人,應該是這個半緣道觀裡,觀主的妹妹,絮緣仙子,然後借了水嫣*F8Y3BYzQ8pxUkutO++8D%u&GMQPPwd6pb-(kPhlSgXVY6LNsC的字,有人把對她的記憶,做了簡單的修改,並且放到了我身上。」她看著紫菱意味深長地笑了。

「水嫣…」這個名字勾起了回憶,紫菱的聲線也變得柔軟。

「因這個懷疑,我開始調查整個半緣[email protected]%X7AR)^_8Pw9HnOrJuWRfVszQ^I(()(^S(5Xw$&r6o*Nx道觀,然後我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半緣道觀並沒有桃嫣存在,但這個名叫水嫣的人,是所有事件的源頭。」桃薰看著紫菱放下了劍。

桃薰看著南風眼神溫柔:「其實最早我會發現這件事情,就是因為南風,當初我讓南風用桃嫣的房間,然後我發現,若桃嫣真有其人,我們姊妹又怎麼會沒有討論過月事的話題,所以經過觀察,我想…我對桃嫣的記憶,應該是某個兄長的記憶,因為只有對男性的兄弟,即wkG$Jno2dOV%(OSD^*yFI(lrkH*WI#QCw8sG7ntGdmiQrB4W-W使親如家人,也不會討論這種話題。」

「幫南風調查融羽劍的事情時,我看到雨鈴憐這麼恨南風,但是以她的能力,捏死13rM0&HmK-Bg8)PKHf7(yoJQstXY-YXs&-S%*H%JelFe22K^wm南風易如反掌,為什麼她不做,而是繞了這麼一大圈,來陷害南風?」

「她忌憚著某個人。」紫菱說。

桃薰同意的點頭:「對呀!她忌憚顧君緣,她不願意讓顧君緣知道是自己動的手,而且她更樂意南風墮落魔界,這麼恨意深重,如果南風從沒有得罪她,她卻這麼執著要毀掉南風,那她的恨意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她恨的是南風的母親,母債女還,所以我查到南風的生母就是水嫣,這一切都是為[email protected]%n(+vQ2oEPOcZKFWK)s_6g#[email protected]_e了替她報仇。」

「…」紫菱安靜等著她的下文。

桃薰繼續說:「也是女子對情敵的恨,水嫣被顧君緣喜歡上,所以雨鈴憐才會如此忌妒。」

「但她在半緣道觀並不是顧君緣的道侶,當年她的丈夫因為師門的交代遠遊,過後她才發現自己有孕,但她卻被顧君緣喜歡上,而雨鈴憐因為h+(2d7AFZ3sqrx%pY0ROh-E(vkSAzJgEmCEDC-suvagHX&8HZr忌妒,所以才藉口照顧水嫣,卻害的她難產,生下南風後身殞。」

桃薰看著南風繼續說:「我想她的丈夫回來,肯定是很生氣,所以只是看到她的葬禮後,就轉身離開,並沒有詳問她的事情,因此也不知道南風的存在,然後她的丈夫為了報仇,墮入魔界,修fEKke1AgMKditwVjFOMULNCrMUt8I)uXC+HgT1Ib^[email protected]*改了一個我娘曦灼的記憶,藉著報仇的名號成立邪影教,實際是毀掉顧君緣跟半緣道觀,沒錯吧?」

南風順著她的思路,也瞪大了眼,她緩緩地轉頭,看向那個紫菱師姊。

她不只是魔尊,還有別的身分?

桃薰看著眼前的紫菱,說出她的真名:「顧君塵。」

南風震驚的看著眼前的「紫菱師姐」,他是顧君塵!那不就是…

我的生父?

南風感覺自己很混亂,紫菱師姐是她的父親?

紫菱臉色平淡,卻用回男子的嗓音說:「你倒是查的很清楚。」

紫菱的身影瞬間模糊,等能看清時,他已經是一個男子修道者的模樣,跟顧君緣有幾分相似。

桃薰微笑地看著他,實際上卻擋在南風身前:「我猜測的對嗎?」

顧君塵沒有否認:「是,這一切都是為了水嫣報仇,但你怎麼發現的?我的計畫應該完美無缺。」

「線索很多,為什麼人界的通道是由你開?為什麼半緣道觀的zr&kkjVZ#Aa*[email protected])cJLE#+l)Z=1kVF$n%GgbZ布置與邪影教如此相似?為什麼你執意報仇的人不是雨鈴憐…而是是顧君緣。」桃薰看著眼前的紫菱。

人界的通道,是由天族跟人族的修道者設下,魔界的人很難打開,但對有天族跟修YplsE9v+2LP8^reNd3XEd8Zye6ZU8srC_OlvyzqGi)YfZlw)KM道者血脈的顧君塵來說,非常簡單。

至於邪影教的布置,為了用陣法引雷,所以必須擺設一樣,而他儘管易容改換成女子,甚至有魔尊的身分,卻還是下意識用熟悉的方式,去佈置教中的一切yf+lzmLD-3dMIRMm$OGh85)02KmlVMz4gQvBZSy(juSxzg3bBz,所以半緣道觀的建築擺設跟邪影教相似。

「還有嗎?」顧君塵問桃薰。

「你還記得我第一次帶南風去人界時,那時我有提到過雨鈴憐這人,你卻從來不問這個人,我認識的紫菱,明明沒有去過半緣道觀,為什麼沒有問我雨鈴憐跟顧君緣的[email protected]_T=-tRY7!IaPO_80zNx&sRGKaIt!xcSQ9關係,我從這件事情開始,就一直懷疑,你一定是熟悉顧君緣的人。」桃薰坦然的說。

顧君塵緩緩走上前,桃薰看著他繼續說:「還有你變成魔尊時,在南風的虹靈劍上放血,但隔天Ku1TRvCtTWnS_xsdMlNGC9$fEuVqcN#+nc9W0dHODUulkd3%[email protected]『紫菱』的手就受傷了,那時我就知道紫菱是魔尊,我原本以為,你只是不放心我跟南風練雙心訣,直到後面我才發現,你是魔尊、紫菱,更是顧君塵。」

「真的很不錯,雖然妳不如曦灼功底紮實,但論領悟天分你更適合。」顧君塵笑說。

他把目光放到南風身上,當年他以紫菱的樣貌回到魔界,卻疑惑南風為什麼會有水嫣的手鐲?

顧君塵帶著回憶的眼神說:「南風的那個手鐲,是我給水嫣買的。」

當年他與水嫣相識相愛,但無奈師長臨時命令他出遠UztqV3BqXKhMrPRZvcVOVsH%BasM^ACLO=MF&XKE1rCT(1ONW8門,他只好先把水嫣安置在觀裡,他原本打算等師長出關,再請師長為自己證婚,可惜等他回來,卻只有一坯黃土。

然後在他參加水嫣的喪禮,聽到自己弟弟顧君緣跟雨鈴憐的話。

顧君緣氣急敗壞的聲音,在水嫣的葬禮出現:「你到底對水嫣做了什麼?」

雨鈴憐卻冷淡地說:「我什麼都沒做。」

「那為什麼水嫣難產而死!」

「我哪知道!顧君緣,你不要一副咄咄逼人的臉,你有什麼資格質問我?」

「我是相信你,才會把水嫣交給你照顧的,水嫣是我嫂嫂,我…」

「嫂嫂?太可笑了,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你喜歡那個賤人!」

「水煙不是賤人,我對她…只是…」

「顧君緣,你覬覦自己自己的嫂嫂,你還要不要臉!」

「所以你就對她下手是不是?」

這時,雨鈴憐沉默許久,然後說:「你有證據嗎?」

兩人一言一語拼出的真相,卻讓顧君塵震怒的拂袖而去,事後回想又覺得渾身冰冷。

「後來我帶著恨意,將水嫣的手鐲下了引魔咒,還有特殊的法術,好讓跟水嫣有關的人zSQ6zcDtwp=I3bNoiEmcc&_ERrMe7(od6Lbhmu-6Umjre2RLDO拿到,我原是打算讓雨鈴憐拿的。」

顧君塵看著南風:「後來當手鐲出現在你手上時,我也非常的震驚。」

南風…不應該是顧君緣跟盧鼎的孩子,那她應該是跟水嫣最沒有關係的人,不是嗎?

顧君塵怎麼都想不透,直到他想到桃薰跟他說過的對話。

他記得自己說過的話。

「南風是顧君緣的女兒沒錯。」

「她確實是少昊血脈沒錯。」

他輕聲的說:「這樣細想,南風是少昊血脈,顧君緣也是少昊血脈,當時我[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email protected]#f只顧著確認這點,卻忽略了,自己跟顧君緣也是兄弟。」南風若是的女兒,這也說得通!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顧君塵心裡的聲音問他。

說不定這只是桃薰想要保下戀人的手段,你在邪影教就知道,桃薰有多麼的長袖善舞。

況且南風還喊過顧君緣爹,她認賊作父,不該死嗎?

內心的心魔低語,讓顧君塵舉劍走向南風。

桃薰看出他tW([email protected]#0t^bMR0_Fq5#gb4+SagIwyCFVEfs!的意圖,激動的上前攔住他:「你要做什麼!她是你的孩子!況且你丟下她就走,她的母親被人污辱成盧鼎,還被人欺負,這都是因為你!」。

「認虎做父,她該死!況且誰知道她是誰的孩子!」顧君塵說:「桃薰,念在我們認識的份上,讓開!」

其實他在趕來的路上,心底還有一層更深的顧慮,他離開師門時,水嫣並未懷孕,那南風又是誰的孩子?

只有一個可能,南風是顧君緣的種!

桃薰還是想要阻攔:「顧君塵,南風有少昊血脈,你知道的!」

「我跟顧君緣都有少昊血脈,誰知道她是誰的種呢?」顧君塵眼神陰暗的說:「我已經不相信任何人了。」

桃薰卻固執的站在顧君塵面前,「顧君塵,我不許你傷害南風。」她不肯讓步。

但對顧君塵而言,一個小小的鬼靈,根本就攔不住他,他使咒附綁住桃薰的靈魂,然後走到南風面前,pttyHTaYB-FA(z(3M#5bS3n72-5i$8P7D3)wSaurLo+2q(z5Ti看著無法動彈的南風,「要怪,就怪你不該出生。」

南風嘲諷的看著他,卻沒有說話,只是用不馴的眼神叫他快點動手。

顧君塵舉起劍說:「蠱陣的人,只能存一個。」

 「不行!」

在劍要刺中南風時,桃薰撲上前,在南風面前被顧君塵的劍斬滅。

變故來的很快,讓人措手不及。

當南風看到桃薰擋在自己身前時,已經來不及了!

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桃薰的魂體消失在自己眼前,她身後的桃花本株化為紛飛的桃花瓣,然後徹底失去了蹤影。

桃花春盡了。

黑色的桃樹消失了,而顧君塵設下的蠱陣已解,南風成為這陣中唯一的活人。

「不…你做了什麼!」

南風終於脫離桃樹的桎梏,她伸手想要留住桃薰,但只抓到一u=T-rA(=q_qdFXtN#9nF8JW6H&uOGK^M5OVo7pbemn!v-2L7rZ手的花瓣,她驚慌的看著顧君塵,突然意識到一個事實。

桃薰死了!

這個保護自己到最後的師姊死了!

為了她可以出這個陣,所以她選擇犧牲自己!

南風艱難的爬起來,撿起虹靈劍對著顧君塵喊:「我要殺了你!」

顧君塵也沒有想到,桃薰為了保護南風,不但將自己搞到散功解體,還自願身死換南風存活。

眼前的南風瞪著顧君塵,顧君塵也拿劍對著南風。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