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南風跟飛雪走到觀裡的靜僻處。

她在心中自問,如果是以前的顧霜雁,看到迎面走來的飛雪,第一件事情大概就是逃跑吧?

因為這個大師姐帶給她太多的傷害了。

但是在知道雨鈴憐做了什麼後,南風突然有點可憐起眼前的飛雪,她或許是被雨鈴憐操弄最深的人。

因此她才沒有再拒絕飛雪的要求。

飛雪看著眼前的霜雁,她依稀有當年的影子,只是她的眉眼間多了堅定跟冷漠,霜雁回來的幾天,她一直想找她說話,可是IKDC7KFCSp6qb5D!srOrHA1Ac^mai8$*m6uIP=Ax5jndNq=)tI卻沒有勇氣。

但霜雁既然同意與她過來,應該就不生氣了吧?

可現在要她承認錯誤太難了,飛雪只好低聲的問:「霜雁,你這些年過得好嗎?」

飛雪心中有千言萬語,但最後卻只有這一句說得出口,她放不下自尊,也不敢先說道歉,只能顧左右而言他。

顧霜雁看著她說:「至少比這裡好,也沒有人欺負我。」

飛雪臉色一白,她咬著唇,知道自己傷害了霜雁,尤其是霜雁站在她面前指責,她才知道自己作了多過分的事情,以前的自己為wDmHFRoxh*M*J2M%5vPvXxKG-Yk*8)[email protected]%FSC0SLj2PPmJ^什麼都沒有發現呢?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飛雪站在霜雁面前艱澀的解釋:「我以前對你這麼嚴厲,其實只是關心你,我#eimIO$J1-rYnurDif8Z&)04U6NJ-MSr=RN8AWsIrO%)^RB)ag從沒有想要置你於死地的…」

霜雁看著飛雪,這個大師姊從沒有對她下過殺招,可是也沒有善待她。

桃薰對南風的評價,一直是冷漠,但其實她不知道的是,若不是冷漠的壓抑,南風抓狂起來的破壞力,非常可怕。

但現在,南風看著飛雪,論武力她當然可以打敗飛雪,出了一口惡氣,那直至死亡的虐待呢?

雨鈴憐呢?

她痛快之後呢?

比起眼前的飛雪,她更想扳倒的人是雨鈴憐跟顧君緣,因此,她按下了怒氣,轉起其他的心思。

「我知道。」南風一邊牽起飛雪手,一邊笑得小心翼翼,「師姐,你不會再欺負我了,對吧?」

飛雪原本很緊張,怕南風會生氣,但她對自己笑了,那笑容就如初見時,那怯弱卻又需要她的霜雁NF4Do(M_7YLM=!0suIA21^I&2$WGgJ1b97)YGq865&J-nu^Y_2,她點頭兩人的手緊緊牽著,「當然,都過去了。」

「恩。」南風也看似同意的笑。

只是她面上是笑的,心裡卻覺得噁心,飛雪憑什麼笑?

她當初帶著所有人孤立自己,那是什麼境地她知道嗎?

[email protected]!7^!21g)YB9W9UIVU)^cU$&JmTgz_9T3ie5GB6f她甚至連吃一口飯,都要小心,不然會被人掀翻,她要讀書識字都是沒有門路,只能偷偷躲在角落,偷看師兄姐練字。

明明她有資質,卻被人排擠到角落,連教席的師傅,都不願教她,一但她犯錯就是放大十幾倍的嘲弄。

她沒有任何依靠,沒有辦法安心,甚至之後,她還被碧雲狠狠的背叛,她憑什麼說「都過去了」?

她才有資格這樣講吧?

飛雪憑什麼以為她要大度的原諒,挨餓受罰的人又不是她。

「飛雪師姐,我這次回來…其實是有目的的。」霜雁突然誠實的說。

飛雪愣住,她其實也懷疑過霜雁回來的目的,可是沒想到她卻這樣誠實。

霜雁看著飛雪,或許來找她前,飛雪特意換過衣服,所以那個雨鈴憐送的鈴鐺沒有帶著,她才把握這次機會講開。

「什麼目的。」

「我要打倒雨鈴憐。」霜雁說。

飛雪愣住,「霜雁…就算鈴憐上仙…對你有點嚴厲…可是…」

「飛雪師姐,你聽我說。」霜雁拉著飛雪,把雨鈴憐當年怎麼把她的融羽劍送進禁閉室,還有她給自己灌啞藥的事@bgAenDvIKMbYq#j+nh*Kj2I-hJuM)aCs2gjltJA1nDMgCqdwP情都說。

如果剛剛被霜雁反駁的驚訝讓飛雪愣住,那這次霜雁說的內容卻讓她無法控制心神的發冷。

那個師尊溫柔的道侶,怎麼會這樣?

「霜雁,會不會是…你搞錯了?」飛雪驚慌的問,她聽說有人在重傷的狀況-eP4eXiJ+To5iA=iL*dR51HXZhNT)[email protected]下,有可能囈語幻想,會不會是霜雁傷的太重,才有這樣的想法?

霜雁看著飛雪,「妳不相信,那也沒關係,跟我來。」她突然伸手拉著飛去池水那邊。

飛雪被霜雁拉著手,指掌相觸時飛雪有幾分欣喜霜雁的靠近,然後她突然發現,霜雁身上有著淡@MS6sVZg4sQfC#lcs(muc&iLvT-5LrSF)HP)7=_*VdoACSC+Oi淡的桃花香氣,而且她的境界竟然比自己高了很多。

顧霜雁沒有空管飛雪的欣喜,她把飛雪帶到水池邊,讓她看水池,還撈了池水出來,並放血滴在水中給她看。

飛雪驚訝的看著那池水,在霜雁把水滴落後,馬上變黑甚至劇烈的攻擊,直到那血消失,才回復平靜的池水。

「這是咒殺!你們到底怎麼回事?」飛雪驚訝的說。

「師姐,是鈴憐上仙做這些,就是因為她想害死我。」霜雁看著飛雪,把桃薰看到雨鈴憐做法fjs2TeU_=IVFeYGP^[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Jh+a7Y_4pI7sE,說成是自己看到,並告訴飛雪。

「因為把r2&iR)zU7bHfI!NUKNYdk3nID3Tb^OpHjeMz70ZMe3bZO!hYFj符咒下在水中,等弟子降雨後,水就會滲透所有飲食跟飲水,所以你們對我的敵意,都是鈴憐上仙挑撥的。」霜雁說,但她的眼睛卻死死盯著飛雪。

任何人,只要知道了自己的惡行,是別人煽動的,就會把責任丟到別人身上,因為他們不願意承認自己體內的惡。

這也是魔界跟天界最大的不同,魔界承認惡,並且願意用惡的力量,而天界只是道貌JNSzdB%1y0j=oDyl0eA6go8naLwG6ZN-G4l&G%42G)&(-T2nn$岸然的遮掩,裝的無情無欲,實際上卻逃脫不了七情六慾。

南風腦海閃過桃薰的教誨,她總是很輕描淡寫的說出驚世駭俗的話。

飛雪卻驚慌地搖頭,「不可+u3xkK2gZ6HUvMGeJ!c_jItAIB*$kfm*Py-o2hb9dD3$c5whsC能的,鈴憐上仙還勸我,要多關心你入魔的…事情」她自己說到後面,也停住了,因為眼前的霜雁,明顯被踩到痛處的表情。

飛雪開始細想,若自己多提霜雁入魔的事情,在這個中天界,不就等於告訴大家,霜雁曾經是魔族?

以天界對魔族的仇恨,若讓人知道霜雁曾是魔族,那自己不就是給她招恨嗎?

這樣一想,飛雪突然感到背後發涼。

霜雁看著飛雪,「飛雪師姐,我既然回來,就表示割捨了過去,你多提,不就讓我被其他5zJ%_^uv9Ej*[email protected]*K^VqVY6BViJF弟子懷疑我藏有禍心,飛雪師姐,這樣是幫我還是害我?」

飛雪順著霜雁的話想,背後慢慢起了冷汗,幸好她抱有懷疑,也一直沒有對其他師弟妹多說什麼,不然霜雁恐4f(&R4AFn8QVtkn#nmyDS7Pl0%Ruwz8zYv-TnxKsx30Y&f)KgQ怕會更討厭她吧?

「我沒有想到,她是這樣的人。」飛雪驚訝的表示,「霜雁,我只是關心你,我沒有想過,這$R76nCPNfCd8q_iTrcE^IE8^KikRb=YFG=OSqBZFvYIS*Ez58*樣會害了你…抱歉。」她愧疚的表示,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然後飛雪心裡埋怨起雨鈴憐。

霜雁卻了然,不管是仙法還是魔功,最有殺傷力的還是人言,因為人心操控可以做到沒有殺意,確有惡意。

「飛雪師姐,鈴憐上仙想要害我,當然不會直接Xd2%c0COK1sUQ2L$yDC)[email protected]&)wg2j*講,只是現在,我一個人回到觀裡,孤掌難鳴,你能幫我嗎?」顧霜雁低著頭說,她表現出柔弱需要人保護的模樣「鈴憐上仙這樣對我,我很害怕…我只是…想要回來而已。」

飛雪原本就對霜雁懷有愧疚,她極欲彌補自己的過錯,肯定Xis7=3OSOd7+wv*2duJIAc)Uwy(lhXuEx1t5NjOUZ6qX_NcXiJ的點頭,「當然,我會幫你的!霜雁,你放心,師姐一定不會讓你再受委屈了。」

顧霜雁這才露出放心的微笑,她拉起飛雪的手,「那飛雪師姐,我跟你說…」

她們商量了一陣子,等飛雪確認了,霜雁才送走飛雪。

「我知道了。」飛雪點頭,她轉身欲走。

霜雁只是冰冷的目送。

但飛雪又轉回來,「對了,霜雁,其實你可以喊我師姐就好,我不介意的。」

我介意。

霜雁在心裡說,師姐二字對她而言太特別了,她怎麼可能讓飛雪用這個稱呼?

霜雁解釋,「還是喊飛雪師姐吧!畢竟門派裡的師姐好多,Q(js!-i-MJ(@I+7($!62N14kUBbaKAu)))1g^m7%diq1vR4dDQ我怕喊了,許多人看,而且我不希望飛雪師姐,跟那個女子一樣。」妳不配用桃薰專屬的稱呼。

飛雪聽到霜雁這樣說,她才滿意的點頭,「那好吧!我先回去了,你放心,師姐給你辦妥。」

「恩,謝謝飛雪師姐。」霜雁微笑。

飛雪被這個笑容震盪,LeoHsktHe4D9tuw_q*tkNDs%p%2zA&tvEewpw#PfDKf_=(jrag「恩…那我先走了。」她轉頭,一邊走一邊撫著心口,剛剛霜雁的笑,既甜美又溫柔,讓她心裡小鹿亂撞的,這樣的絕色太美了。

等飛雪的身影一消失,顧霜雁又變回了南風,表情也恢復冷漠。

看著飛雪自信的模樣,她心裡大概覺得,自己可以幫她吧?

終究她還是以為高高在上的施捨自己。

對南風而言,雨鈴憐指示爭[email protected]^Wrbb4p8i-j($-6pC1QV_XT7x-1(T-A9z9X=FAFDCW明的處罰,不但打傷她的身體,更是將她的心靈逼的扭曲了,她內心的黑暗,在人人仇大苦深的魔界並不顯眼,但到了天界就格格不入。

南風看著池水,倒映出自己的容貌,或許真的長的不錯吧?

但對她而言,她知道這副容貌之下有多空寂,裡面除了復仇的黑暗根本什麼都沒有,她永遠不會原諒那些把她踩在腳Uw#G0)QA&9N#Hls20$yK*(vdS1*Wz6H9^KvI!HODQmBV_i1X8b下的人。

她就是妒恨這些人,可以這樣心安理得的活著,而她卻總是被噩夢侵擾,唯一沒有讓她發狂的人…

南風回到房間,一開門就看到桃薰對著她笑,她幾乎馬上進房關門,瘋狂地上前投入她的懷抱。

被桃薰抱緊,她溫熱的體溫跟環住她的力道,讓南風才覺得內心rzAN8TnS3T$0^dS1mI5=3G7U0_NgXARb#N#_w*1gLF$eqaz*sO那股黑暗破壞的慾望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親密帶來的安心跟安撫,只有在桃薰身邊,她那幾乎是飢渴的黑暗,才會安靜跟滿足。

我的薰風。

一個只屬於我的人,她看著桃薰,親吻著她的嘴唇,被整個環抱安撫,她才覺得自己的心透了一口氣。

桃薰,是我的光。

南風抱緊懷裡的人想,她是自己黑暗中的一點光明美好。

這份不可言說的戀情中,她mtV&MQFvtqPiGHifgN#hN%1uv=m7ytA_P_ZH4Q=orISdzkdNYy最貪戀吞食的那點甜美,她真的好喜歡這個人,喜歡到想到她離開,心口會冰冷緊縮甚至會崩潰吧?

桃薰看著南風一進門就摟緊自己,她也安撫的輕拍,這個半緣道觀看似&Pc$0-Vw5yHrm^3caCx(nc3J9S^5&bgu1$Ce#jClw5-xA3y458風光明媚,但對南風而言,是地獄般的地方吧?

她伸手輕WZP5o3$k7lfH8Jz&$RF=rk!fCYPuM(!#Cg)5Y&Z3x0n%O0vFLx拍南風的背,那纖弱的女子身形,讓桃薰心疼的撫著她的背,南風的衣服底下,雪白的美背上,其實有著細長如同蛛網的紅痕,那些人在垂涎南風的美貌時,卻沒有想過她怎麼熬過那種地獄的折磨。

疼痛還不是最痛的,最痛的是那份親近的人怨恨自己的疑惑。

南風是連自己都恨進去的,恨雨鈴憐的欺騙,恨顧君緣的冷漠,但又怪自己怎麼會去恨自己的尊上。

這徬徨的姑娘,她除了身體掙扎求命,她的怨懟也強烈又壓抑著。

自己是她唯一的出口,桃薰這時才發現,自己或LeV-z-p^RnJsF*Z0IkJ5x-U-SQe8Yom2c8Vw+Am0=59xzgWObU許已經佔了南風心底最重要的位置,如母姊般的照顧是南風最渴望的。

而自己卻又是戀人的身分,她自然要扛起南風的全部,那一刻桃薰心[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4#I&1LXKMEByxMWzqsQvjBN#S*T3d)$*m底的守護的心意又更清楚了,我是南風最重要的人,所以要保護她。

雙心訣的領悟,在於兩人心意相通,這一刻,她們到達了共情的階段。

桃薰跟南風對視,彼此都感應到了境界的改變,並非武力而是心境。

從相識、相熟,最後她們已經到了知道對方內心最深的想法,並為了守護對方而挺身的地步。

這是飛雪怎麼也比不上的。

「南風。」桃薰摟著她:「我會保護你的。」


(圖/pexels)

南風埋在桃薰懷裡許久後才嗯了一聲,表示知道。

果然只有跟桃薰一起,她才覺得被救贖,她聽著桃薰跟她說事情進展到哪,南風卻有些分神。

因為她在心裡偷偷比較,同樣都是師姐,也同樣都有點缺心眼。

桃薰以前很愛逗自己,但是…

她想到了兩人在人界的日子,明明她也是線條粗成這樣,哪有人變小就能重溫童年的?

可是桃薰就敢把她變G0U-b([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k6z)[email protected]#nVI_y小帶去人界,想到那時傻傻的桃薰、拐她吃飯的桃薰,由著她在人界胡來,甚至開口說要養著她的桃薰。

南風心裡只有甜蜜,如果她那時可以衝動一點,兩人就留在人界,是不是就不用走到如今的地步?

飛雪這個師姐,其實也只是性情急躁沒有想的這麼多,可是兩人一比,誰對自己用心高下立判。

「南風,你專心點,我跟你說事情呢!」桃薰輕戳南風的頰,她幹嘛用這種專注的眼看自己啦!

南風卻直接坐在桃薰腿上,她不想跟桃薰分開:「師姐。」

桃薰只好摟著她,兩人一起看著桌上:「過幾天也到了你『藥效』發作的日子了,你要準備好。」

南風聽到這話就知道,自己終究還要面對雨鈴憐。

「或許這很可怕,可是南風,你不希望給霜雁一個清白嗎?」桃薰哄著她。

給顧霜雁一個清白?

「或許她讓你很害怕,可是只要你穩心,觀裡的眾人會看清她的真面目。」桃薰貼著她耳邊說。

南風深吸一口氣,肯定的點頭:「我知道。」但她還是害怕地抓緊桃薰。

「這場仗,你要自己去ENy6ti1-sf1!FUajddl(&KJp!-2p(a!126#a5U)wtv#ass=FkX打。」桃薰看著南風,「當初你渾身的傷痕,我都替你心疼了,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但其他人不知道。」

「…」南風抓緊桃薰,直到看到她眼裡的在意。

她們用雙心訣的連結都知道彼此很多事情,她知道桃薰要為了桃嫣報仇,桃薰也知道,被道觀裡的弟子J60cVA7MPFBVlB^53TJWoJVBrASSUL6!DbHZm2=Br9AcrVkJy$誤會,是她的心結。

桃薰輕聲的說:「所以妳要做的,就是dXEMLFkTZ*ux$QrM95*[email protected]+PNYgI-y證明給他們看,這件事我不能幫你,你的難題要自己面對,但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支持你的。」

南風這才點頭:「好。」她走到門口,轉頭就看到桃薰在房間,「等我回來,你要給我獎勵。」

桃薰頰上飛上一抹紅霞,但還是笑著說:「好。」

南風這才滿意地踏出門。

桃薰看著她的背影,還有桌上的八卦盒子,盒子上面刻有雨鈴憐鈴鐺的水崁圖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按下去了。

她希望南風好,希望她能面對過去,也是希望面對過去之後,她能勇敢的往前走,直到…

就算沒有我,她也能堅強的地步。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