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桃薰躲在桃花樹下,她已經在桃花樹安下了監視的傳影符,可以監視觀裡的所有人。

她有趣的坐在樹上,之前她只是安下樹苗,所以她只能聽到聲音,可是她現在卻可以看著整個半緣道觀。

但就是這樣,她才越來越有種古怪的感覺。

整個觀裡,所有人的想法太一致了!

她自己無聊時也會藉著桃花樹,去偷聽邪影教的眾人,誰有了新的法器,或者誰又跟誰打架了。

對於教裡面,弟子之間抱團的行為,甚至說人壞話也見怪不怪,就是這樣,半緣道觀才讓她驚訝,為什麼弟子對顧霜雁的回歸都沉默成這yj*^[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樣?

她默默的觀察,南風hm1bBUvNYO6B!0BK6cmdvpNknJ1fgYDRB!4xPSRO9u$sM+RU!Z在這邊就好像被人遺忘一樣,別人既不喜歡她,也沒有討厭她,似乎所有人都不想給她任何反應。

像是刻意的遺忘她一樣。

咖!

桃薰啃了一口桃子,只覺得桃肉淡然無味,甚至有些反苦,照理說,半緣道觀在三重天內,桃樹受到靈氣灌溉,怎麼說也該美味一點[email protected])C9M2Yia*%kGtm2pJ*U_5m-!1Z_1c3uP^^OtfcRF-7啊?

桃樹是驅邪的樹木,而桃子是桃樹的果實,照理說,受靈氣灌溉的桃樹,產出的桃子也勾得上仙桃二字,仙桃的好吃到人間的傳奇話本都有講到,甚至有孫行者偷桃的故事s7d%y9IMiK^b#&en2hz8&vFMuss+VMx4ISJ_mWPuw)gb81xg+P

可是這個道觀的桃樹,產出的桃子就是這麼無味,好詭異!

真的是什麼道觀結什麼果!

桃薰無聊地把啃了一口的桃子丟掉,然後突然愣住一會。

她跳到地上,撿了地上的樹枝撥弄一下,只是普通的靈土,但也不算是沒有滋養。

這時,天空突然陰沉起來,幾點冰涼落在臉上。

桃薰看著天空,桃樹會接觸的,除了靈土就只有水了,中天界不會下雨,如果有,就是有人在施法降雨。

她跑到最高的一棵桃樹上,正好看到有弟子正在施法,而她腳邊有個水桶,恐怕水就是從這裡來的!

桃薰摸了臉上的水,上面除了那個弟子的法術氣[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I91tziPpZ&X1息,還有一股說不出的感覺,很淡的惡意,她伸手接了許多雨水後才能敏銳的察覺到。

她偷偷跟著那個弟子,來到她取水的池邊。

那是一個普通的池子,很普通,但桃薰卻能感覺這水有明顯的問題,她在這邊埋伏了幾天。

終於等到了她想等的人。

只見雨鈴憐帶著法器過來施法。

水不能喝了,桃薰想,她一直懂,如果顧霜雁真的是顧君緣的女兒,雨鈴憐為什麼如此恨她。

水嫣又為什麼消失在道觀,無人提及?

pTAx_&sUfG=^#ei+qTh+B#exNL=ykT9u+wiibILFnjDFsU6j6f些問題充滿在桃薰的腦海,可是雨鈴憐畢竟還是有成仙資格,她現在是靈體,不能太靠近雨鈴憐,萬一被她發現,自己就慘了!

桃薰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她看著雨鈴憐身邊的清秀少年,如果雨鈴憐沒有透露,那她的身邊人呢?

桃薰壞笑著,讓桃樹落下幾瓣桃花,讓桃花瓣沾上那個叫碧雲的弟子身上。

這個清秀的少年,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奸險的容貌,但桃薰記得,就是他偷了飛雪的融羽劍送給南風的吧?

南風也因此背上偷盜的罪名,最後被送進禁閉室。

桃薰好奇的跟著碧雲,看他是否還記得自己做過的事情。

碧雲是雨鈴憐的弟子,也是顧霜雁回歸時,少數的幾個坐立不安的人之一。

他回到房間,原本溫潤的笑容慢慢消失了,他走到自己的櫃子,看著櫃子裏面最下面一層,伸手幾次還是放棄了。

他拿出自己的劍,一手拿著布擦拭,只是他在擦的時候,虎口卻是生生的割在自己的手上。

隨著他每擦一下,虎口就是一陣熱辣的痛,他在自殘,但是隨著自殘的發洩後,他的表情才慢慢緩和。

流血的手讓他痛苦的臉看起來很正常,誰也沒有發現他的自殘。

「霜雁,你為什麼要回來?」他看著劍刃喃喃的問。

但他卻在劍刃上,看到一名女子的嬌媚的身影正趴在窗外。

「誰?」他轉身看到了桃薰:「你是何人?」

「我叫桃薰,不過你可能不會記得。」桃薰調皮的笑,她結起手印,一團黑霧就撲向碧雲。


(圖/pexels)

碧雲感覺眼前一黑,他就陷入了回憶的幻境。

「霜雁,你吃了飯嗎?

「為了幫妳出口氣,我特地偷了飛雪的融羽劍,等她發現肯定會氣死!」

「你看,我劍都帶來了,等等藏起來,反正你進來檢查過了,那便不能算是你的錯。」

霜雁壞笑的模樣就這樣印在他的腦海,但之後他再看到霜雁,是跟著師傅雨鈴憐到禁閉室看到的。

碧雲痛苦的轉頭,但是他又看到更讓自己痛苦的記憶。

那時,飛雪正在質問霜雁為何偷劍,自己還站出來幫忙指責。

「顧霜雁,你騙我!」

「她說要我替她把劍帶來,還哄騙我劍是她的。」

「對了!昨日還有一事…我想一想不對,雖然對飛雪姑娘不熟,但融羽劍應是飛雪姑娘的武器沒錯,因此我想找霜雁姑娘討回那劍,但剛到禁閉室前,我卻看到有…

「…昨晚上看到…男子的身影,在禁閉室…那人還拉著霜雁姑娘的手往床上躺…

他親眼看著自己跟師傅,一點一點將那個無辜的少女推進了禁閉室。

「霜雁,你一個女子,怎麼能行如此大膽淫亂之事?

師傅的聲音如此痛心疾首,他卻想到那天他送完劍,稟報師尊的景象。

「她可有問你為何知道那劍?

「沒有。」

「你做得很好,下去吧。」

碧雲看著師尊的背影,她伸手撫著布面,那上面的咒文隨著她的手撫過而消失。

「霜雁,本尊也不想為難你這個小姑娘,可惜…只怪妳姓顧。」

那個殘破的身影讓他非常震驚,他沒有想過自己只是遞了一把劍,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不是故意要顧霜雁這麼痛苦的!

他以為自己只是送了融羽劍進去。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碧雲痛苦地說:「我只是照著師傅的交代去做!我也不知道師傅為什麼要這樣!」

這麼多年,他沒有勇氣去問,他不知道為什麼師傅就這樣容不下顧霜雁。

這時他感覺自己陷入一塊黑暗的空間,一塊有著花紋的布就這樣兜頭蓋了下去。

「不要!不要過來!」碧雲看到那布料,痛苦地轉身就跑,想逃離這個讓他痛苦的東西。

可是越跑布料就越大,最後布料遮天蓋日似地將他裹緊,最後他纏在布料中窒息的暈了過去。

現實中,桃薰坐在碧雲的床邊,看著這個清秀的少年。

當年幫著雨鈴憐陷害霜雁,他的內心也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吧?

她捻熄了自己的桃魅香,一種可以讓人陷入夢境,方便拷問的香,並把剩餘的灰燼拍掉。

走道剛剛碧雲看的櫃子,她輕輕地拉開,只見櫃子裏面,只有一條跟夢中一樣的布料,一尺來長、花色普通。

任何人看了,都不會引起恐懼,卻是床上的碧雲內心的魔障。

桃薰帶上布料又偷偷溜回了南風的房間。

NIu-KgkSik0Nq79jB83^n&+2Pzs0&)jj39DxupO*ho4L%BoPKn風在房間看著那塊布料,她當然記得,當年就是碧雲用這塊布包著飛雪的融羽,之後又誣陷她,害她被雨鈴憐跟爭明虐待。

「雖然已經拿掉fY28U(2+WGw5HP0RBZCN+&Wu!hjOgr_qQqKI%!(@-djvwrKJ-d了,可是還是可以看到,布料上有遮蔽咒,似乎可以擋掉你們禁閉室的查探,所以飛雪的劍才能送進去而沒被發現。」桃薰看著布料上的咒紋。

南風看著這塊布料,心裡卻五味雜陳。

南風低啞著聲問:「他…還記得?」記得自己做了什麼?

桃薰看著南風,想到她曾經受到的傷害,心[email protected]$dN6UP4#TNp&KcmnTE6*eRztCMTY_p)7Ee4$$F$DIFbmJn裡就疼得不行,她把布料抽走:「別看了。」她直接摟住南風,抱緊她拍著她的背。

「所以,不是我的錯對不對?」南風啞著聲音問。

「不是,是他們存壞心,不是你的錯。」桃薰輕聲的說,感覺到自己胸前的衣料濕了,她知道南風正在難過。

從小到大的委屈,幾乎喪命的虐待,這都不是一個孩子該承受的。

聽到桃薰這樣說,南風嗚了一聲,埋的更深,她知道自己這輩子都離不開桃薰的,像是有人輕拍安撫小時候的自己,讓她知道,I)GvGLU=diqnIrjHZ$D#NqlJW3AVJN)[email protected]=MS9M8qA^^@gns自己是有人疼愛的。

那個人是桃薰,她心愛的師姐。

兩人在房間相擁,一會,直到南風冷靜下來,桃薰才繼續說:「其實,因為[email protected]$6mL&8^c(G+LR#JzwSVm4iQ)Q#DC!6A$這件事情碧雲已經心有魔障,恐怕他再怎麼修練也無法往上了。」

修道跟佛學有些相像,講求六根清淨是基礎,碧雲若想修煉成仙,但是他永遠記得自己害了南風這件事情。

害怕因果,那就無法成道,他的路,到此為止了。

但桃薰一點都不可憐碧雲,因為她是個自私[email protected]#VRxbGzd9xsXKfgv_%z7u3yt+3nV!Y6w#T的魔族,她在意的只有眼前的人,她看著南風帶淚的臉,一點一點地親吻著她頰上的淚,「不過,這也是他活該。」

南風破涕為笑,怎麼辦?

明明應該覺得桃薰冷血的,她卻覺得好愛好愛這個人,因為她總是寵著自己。

「師姐…我這樣對嗎?」南風問,她執著要報仇的心意對嗎?

她總覺得,這些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其實…」桃薰還沒說什麼,八卦盒子突然閃過一陣光。

她們看向盒子,在震雷還有坎水的位置,分別出現了碧雲的雲紋跟雨鈴憐的鈴鐺,看來整件事情與這兩人有關。

「看來還是要把事情湊齊,不然我們也不能知道這盒子裡面是什麼。」南風嘆息。

桃薰也點頭,然後想到什麼說:「對了,說到雨鈴憐,以後這裡的水不要喝了。」她把看到雨鈴憐作法的事tBZQ5r_2#H1Vf#v+q$yk)v=X$-ROHh^N=3$J4DG=(kf-%AzWyx情講了。

南風皺眉:「降雨?」

桃薰點頭,LsghTm)QGsd0)H&pDgfL9^G=7($[email protected]_U8^a她拿出自己撈的池水,反覆用符咒煉化後,才撈起來看,只是細聞一下,她的眉就皺起,她讓南風伸出手,打算用自己的簪刺了一滴血,落在那煉化後的水中,測試看看是不是如自己所想。

「師姐,這是做什麼。」南風沒有戒心的伸出手,任由桃薰動作。

「我要確認一些事。」桃薰把南風受傷的指尖吮了下。

「喔!」南風手指微動,心裡幾分欣喜,指尖桃薰舌尖輕掃的觸感,讓她有些意動。

桃薰看著她出神的模樣輕嗔:「你也有點戒心,不怕我拿你的血做引子幹壞事啊。」

「不怕。」南風說的肯定,她看著桃薰認真的模樣,貼著她耳邊說:「師姐想做什麼壞事都可以,只是我相信…」

南風輕點桃薰肩膀,趁著她轉頭時,在她臉頰偷吻一下,才低聲說:「師姐不會害我。」

桃薰無奈,南風對她越來越黏纏,她伸手摟著南風的腰:「專心點。」

南風才嘟著嘴點頭。

兩人專心的看著那滴血,一流進水中,水馬上整個轉黑,瘋狂地攻擊南風的那滴血。

「這是針對我的吧?」南風說,那符咒就是故意要針對她的,下在水中再藉由降雨,讓觀裡的人少量的攝入。

因為不管是吃的、用的都會沾水,所以長期下來,觀裡的人也會因為符咒的效力對南風生氣。

但是因為水將符咒的效力沖淡,因此沒人注意到自己被影響。

南風心裡是憤怒的,她不懂,自己到底哪裡得罪了雨鈴憐,她要這樣致自己於死地。

「這種咒,若不是清楚你的出生時辰,是無法這麼有效的。」桃薰突然說。

南風一愣,她看著桃薰:「你的意思是?」

「我想你的生母水嫣,雨鈴憐應該是恨水嫣,然後遷怒到你身上的。」桃薰說。

她沒有說的是,雨鈴憐能夠這麼清楚南風的生辰,恐怕連水嫣難產都是她造成的。

南風皺起眉,她看著那那些水,「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以彼之道,還之彼身。」桃薰微笑地說。

兩人正在房間討論,但飛雪卻過來找南風。

南風冷笑地去開門,「她來得正好。」

桃薰則轉為黑氣躲到樑上陰影,門口傳來飛雪約南風出去的說話聲。

桃薰沒有在意兩人要去哪,總不過就是談論過去,這時八卦盒卻又浮現了新的圖紋,[email protected]%#LM8TYM&eoU15fy#ok^dE#在離火的位置上,浮現了一個火焰跟鳥。

桃薰看著那個八卦盒,感覺她們收集越多的消息,[email protected]!0P1+qj#f%=9YRHW=g45gKj9Q-oQQo&AHZ就越接近一些真相,可是這事情真相,卻讓她內心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