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pexels)

南風萬萬沒想到,她會回來到這裡,她最初的噩夢,半緣道觀的禁閉室。

「幸好,當年埋下的魔種還有用。」桃薰微笑地說。

南風看著她:「師姐,妳怎麼知道這裡?」

桃薰指著床腳的一個陰影,那裡有一小株桃花樹,卻是黑色花朵:「這是我的功法。」她可以利OrFHZkv&hD16U8FZrrGJCg^[email protected]^+816myKx0&T(6B)用桃花樹的連結轉移自己,只是會耗費很多的體力。

「只要一點憑依就可以過來,幸好當年撿妳回去,我留了一點心眼,看那群傻子去哪找妳。」

南風點頭,把桃薰抱到床上。

「妳幹嘛!」桃薰有些驚慌。

「師姐,妳肩膀的傷U%[email protected]#LdfGF#UgTCCBKoQ0v8BWjE!l-VM_Y2nTD裂開了吧?」南風說,直接脫了她的衣服,果然那雪白的背上,之前裹好的傷,又滲出了點點血紅。

「嘶…痛痛痛!妳輕點。」桃薰可憐兮兮地看著南風。

南風zQ=c_DHptww8H$L((^by--c5y$e*Jq*3dKrIOg7i9psO%CHVNZ雖然看似不理,但手的動作輕了很多,處理好傷處,她看著桃薰穿上衣服,才低聲地問:「師姐,妳當年跟曦灼長老不是要報仇,但怎麼會來禁閉室?」

「當年?手環在妳身上,自然是到有妳的位置。」桃薰靠在牆上苦笑。

「那引魔咒呢?」南風好奇的問。

「我也是聽我娘說的,你那手環裡面的引魔咒,我娘與妳娘曾經是師姐妹,所以才為了相見而留下的。」桃薰說。

這部分南風知道,之前她與桃薰共夢時,她有住在半緣道觀的記憶。

所以那時,曦酌長老就認識自己的娘親?

「為什麼會有引魔咒?」南風問。

「當年我娘因為桃嫣一事叛入魔界,因為你娘跟我娘私交不錯,她才寫下引魔咒準備著要見見老朋友,但是當年因為一些事情耽擱,總之等我們藉著引魔咒進來時,半緣道觀已經易主。」桃薰說著記憶裡的事情,精準的像是有人寫在她的腦海,因為跟顧君緣報仇,已經是她的努力一輩*Jhs6qCD0T2OHVBFeywr*9I7rQRX^k3*WBl6H0Key-mpdXQ+Nd子的事情。

「半緣道觀易主?」南風喃喃的問:「難道原本的掌門不是顧君緣?」

「不是。」桃薰肯定的說:「是顧君緣的兄長,顧君塵。」

不曉得為什麼,顧君塵三個字,讓南風有種頭暈的感覺。

「顧君塵是誰?」南風問。

「就我打聽到的消息,顧君塵是顧君緣的哥哥,他…」桃薰還想說什麼,突然遠處有著仙氣,她們都收斂了聲音。

現在她們不能用雙心訣溝通,魔氣會驚動觀裡,也不能運攻療傷,只能被動的撒了藥粉,兩人M&YB&d^GCUqP=_f63eY56shUrwM*QP133([email protected]都累的靠在一起坐在床上。

先休息,明天再想辦法。

桃薰用手在南風的手上寫,南風點頭表示知道。

這一晚,對南風是很混亂的一晚。

在進道觀前,桃薰的話在耳邊。

南風,現在的你,跟以前已經不同了,如果有機會回到半緣道觀重新開始,你願意嗎?

南風睜開眼,看著禁閉室,這個她曾經很害怕痛恨的地方,可是…她看9sPF%J6osm8=ZQKsCvo1v^D*S5-qM*T!gMzkr%75R&Al8a7Hip著身邊的桃薰,如果有師姐陪她,這也不過就是個舊房間而已。

根本沒有什麼好怕的。

一夜,桃薰的手指在南風手掌心鉤畫,似乎說了許多。

當白天的陽光照進窗戶,照亮了南風的臉,Vi^nu7*[email protected]@#jFGPzSvP&WRng)G)TT-8QAZrKStT2JS7CE9-她的表情帶著悲傷跟了解,她睜眼看著桃薰,對她點頭說:「我想要重新開始。」

因為這一句話,門外的巡房弟子被驚動了!

「誰!」其中一個弟子喊了一聲。

「怎麼會有魔氣?」另一個弟子問。

禁閉室已經很久沒有使用了,等巡查的弟子打開木門,看到的就是兩個女子,其LFA_wToZHyv+O9o)$1NrX4R0K=f8vZ3&(ZBtbmi#[email protected]_xqGmB中一名拿著劍指著另一名女子,兩人身上都帶著魔氣。

「我是顧霜雁!我已經制住這個魔族女子,你們快去通報師尊!」南風或者顧霜雁舉著劍對桃薰怒喝。

經過一個晚上,一切都翻轉了,她跟桃薰,已經走入師姊妹相殺的境地。

桃薰則一臉受傷指責:「師妹,原來你騙我回來這裡,是打算背叛教裡嗎?」

桃薰身上有著魔氣,這讓道觀的弟子抽出劍,指著這個充滿魔氣的妖女。

破門而入的弟子中,有人去通知師尊顧君緣,其他人則戒備的看著桃薰。

半緣道觀守備也算森嚴,為什麼會悄然無息的出了一個魔女?

「少廢話!我多年忍辱負重在你們教裡,就是為了這一天!」顧霜雁說,她制住桃薰:「當年你TlS3f&j)=sDN6FT3ctRmshxGtA*DsSYpQz8H5yL_UuqxBOcp11將我綁走,我可沒有忘記!」

桃薰只是看著顧霜雁表情受傷,她被壓制到不能動彈,一旁有弟子拿出捆妖繩將她綁住,但桃薰的眼神qVk37ns%*jL4llikc-Wqm$f&f1_GOiEagGZ([email protected]$o_y卻緊盯著顧霜雁。

「妳,終究是顧霜雁,不是我的南風。」桃薰苦笑,她的眼中滑落了一串淚珠。

這時顧君緣也被驚動,他拿著武器走到禁閉室,看到眼前舉劍的女子,幾分遲疑的問:「霜雁?」

顧霜雁轉頭,看著顧君緣,他真的一點都沒有變,還是當年的衣冠楚楚,還是當年威嚴的模樣。

顧霜雁放下劍,改為抱拳行禮:「師尊。」

「你…」顧君緣有幾分遲疑,看著眼前的女子,心神有些震動,因為她們…太像了。

「我回來了。」顧霜雁說。

我回來了。

記憶中的那人也是這樣說的,顧君緣看著眼前的霜雁,他突然有點記不得那個記憶裡的女子長怎樣。

應該就如眼前的人那樣對吧?

顧君緣心底狂熱,直到看到一旁充滿魔氣的女子,他才冷靜下來:「霜雁,你做得很好。」

顧霜雁只是低頭,看似恭謹馴服的模樣。

「把這女子押到地牢!」顧君緣命令。

顧霜雁看著桃薰眼神冰冷,但她要跟去地牢時,卻被人叫住。

「顧霜雁。」她只能停住,然後袖子下的手握緊,轉頭面對顧君緣。

「你當年就是被這個魔族女子綁走的?」顧君緣問。

顧霜雁點頭:「對,當年這個魔女躲到執法室,便連我一)[email protected]!TarQJF-yra#$cXAD#!REcP1EOL#fdeYlF!起擄走,就是藉著這個桃樹!」她指著房間角落的一株黑色桃花樹苗。

顧君緣點頭,叫出自己的真火燒了樹苗,遠處傳來女子的哀號聲,樹苗也頃刻化為煙塵。

顧霜雁卻一點表情都沒有變,只是沉默地看著一切。

顧君緣處理完那棵樹苗,走到顧霜雁面前,拍著她的肩膀笑。

「妳這次做得很好。」

他的親近,也等於認同了顧霜雁回到道觀,得到了師尊的點頭,其他師兄妹也走出去報信。

半緣道觀的大消息,那個失蹤的霜雁師妹回來了!

顧霜雁面上微笑,這是她第一次受到顧君緣的稱讚,她站在原地,卻發現心底沒有一絲欣喜。

看著離開的眾人,然後她只是握緊拳跟在後面。

「霜雁!」

顧霜雁回頭,她想過自己會遇到很多人,但沒有想到,最先出現的卻是大師姐,飛雪。

「霜雁!」飛雪笑著走上前,抓著顧霜雁的手,她來回打量:「真的是你!所以你TAH+!y+I^HC+HdeI%qhA$%+K-EFDUu%LtTxrk95ZF&3eV4kUGv真的是那時,給清江仙君送禮的人對不對?」

「那時,我被控制了…有些不太記得,只是我不是故意要傷害…」顧霜雁期期艾艾的解釋。

「沒事!」飛雪抱住她:「你回來就好。」

這時雨鈴憐卻出現了!

如果說顧霜雁害怕的人是誰,對f+gzznn2sJWz_qJQJ3W=MwFuQFRvA*6IW&MTw!AfYE5BDF=BRX顧君緣或許是恨,但對雨鈴憐卻是怕,當初給她灌下啞藥,甚至命令五師兄鞭打她的就是雨鈴憐!

「顧…霜雁?」雨鈴憐微笑地喊。

「鈴憐上仙。」顧霜雁低著聲音喊。

雨鈴憐看著以前的顧霜雁,看似溫柔的走近,但眼神卻寒著冰冷:「沒想到你竟然回來了,我還以為你畏罪…」

「好了!」顧君緣突然出聲阻止了雨鈴憐的話。

顧君緣走到顧霜雁面前,語帶暗示的說:「霜雁,既然回來了,就該斬斷FBf#[email protected]_v6x90K*l=P^&2&I(SMp+uQNhhw6bGQVyAXEyQT過去。」他轉頭看著雨鈴憐:「霜雁才剛回來,我們讓她多休息。」

雨鈴憐也微笑地看著顧君緣:「夫君說的是。」

顧霜雁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孩子,她回以了解的眼神點頭:「我會的。」

「斬斷過去…麼?」顧霜雁喃喃的說。

拜別了顧君緣跟雨鈴憐,她看著觀裡造景的桃花樹。

同樣都是桃樹,比起她看過桃薰的本株,這些桃樹沒有桃薰那樣,有著黑色魔氣的纏繞,顯得妖異而特殊。

眼前的桃樹,平凡而蒼白,她撫摸著樹皮,更是沒有桃薰那般的生命力,這讓她感覺好不適應。

她站在桃樹下看了一會,就轉頭往地牢去。

她還要「斬斷」過去。

地牢內,桃薰被人關在牢房。

送進去的飲食,她沒有動,只是坐在地上背靠牆,哼著歌狀似瘋癲的模樣。

外面傳來一陣鎖鍊解開的聲音,看來有人比顧霜雁更早,先過來探望她了。

桃薰有趣的看眼前的女子,那個叫做飛雪的女子,但是她急躁的個性還有華麗的衣飾,跟她的名字不合。

但飛雪卻沒有管,只是拿著融羽劍過來,她看著這個魔族女子坐在地上,一臉閒適的模樣。

去清江仙君那送禮時太匆忙,她並沒有時間注H(#tKyrB7W&A)[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thN%@e(Y_*&BcJ8意這個女子,現在她才有空,打量起這個被霜雁稱作桃薰師姐的女子。

「你叫桃薰?」飛雪不客氣地問。

雖然她容貌有些染塵,卻不妨礙她清麗的面容,還有綽約的身姿,不卑不亢,若不是她手上還帶著魔族的印記,還有她的妝容帶著魔氣,恐a0B2(v_gTzEmiWo8zdCPJzMOmaKTRW+nMQ$ozaO*h9*JW5l%v8怕連半緣道觀的絮緣仙子也比不上。

但男人恐怕更喜歡吧?

飛雪看著自己身後的小師弟,一看到這女子,眼睛都挪不開了。

有仙人之姿,卻是魔媚非常,尤其她見人就笑,那笑容更是勾得人心癢。

「可以是。」桃薰笑的輕浮:「你就是欺負南風的飛雪?」

「狐媚!」飛雪氣的咬牙!

桃薰挑眉一笑:「敢情飛雪師姐來,就為了來罵我?」

飛雪瞪著她:「霜雁是我半緣道觀的弟子,妳為什麼要拐帶她?」

桃薰有趣地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語氣輕鬆的說:「怎麼?允許妳們把弟子打pO%N+xd9T0DmO41r^[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k3&WC-a7到快死,不許我們魔界撿人嗎?」

她輕移玉Y-HtlDoaV4b^U22CyfxAmA8MH%PPAs*JG7_T^6QPKd3JZj!DuA步看著旁邊的男弟子,表情悲憫的說:「更何況妳們把霜雁打到全身無一處完好,一千五百零五處的傷,毒啞、毀目,什麼大仇怨要這樣做?」

她媚眼看著那個男弟子:「小兄弟,妳說說妳們師姐過不過分?」

那個男弟子被迷得頭暈,仙界哪有4H60N#X&xOJUe&KP*=u4M2ABqg)1ON)%hYC_9+_HBCV&r0nZah這樣大膽媚人的女子,他順著桃薰的話說,「確實過分…不!我是說…」儘管馬上轉為清醒,但還是背飛雪瞪了一眼。

「又不是我打的!我也不知道霜雁會傷得這樣深!」飛雪激動的說,她隔著牢門,瞪著裡面的女子。

想到她處理過霜雁的傷,還看過她的身體,飛雪心裡就湧上了不喜。

一旁的弟子也看了過來,似乎對飛雪的激動有些不解。

飛雪提著劍瞪著牢裡的桃薰:「誰準妳這樣碰她的!她是我…我們半緣道觀的弟子,妳這個魔族有什麼資格管!」

桃薰看著她一會:「我以為妳會更在意魔族為何可以來仙界,卻沒想到妳對霜雁這麼在乎,妳該不…」她c84E$AacQEdVqRsbcg&ZmYZbz2LIwd0#aEL4NoJiBxK3Mhn7PG還沒講完就被劍氣所傷。

從她的頰邊畫出了一道血痕,她微笑地看著飛雪:「妳生氣了?」

桃薰感覺頰上的傷口熱辣,甚至滲出溫熱,她感覺那溫熱順著臉留在嘴#qmMGh1YsQ5^SOkSxH^Ny)Qypc&5g4=z)N4%tJY2onX_M#iFmm角,桃薰伸舌舔掉了嘴角的血,眼神卻是赤裸裸的戲謔。

飛雪看著眼前的女子,她舔血入唇的模樣那樣的妖美,狠狠的將人的視線吸引住,但又讓人感覺危險。

「我才沒有生氣!」飛雪瞪著她:「霜雁是我的師妹,我自然該保護她!」

桃薰微笑:「是嗎?」她看著飛雪。

兩個同樣是師姐的女子,她們面對面的對制,一時間整個牢裡安靜了下來,直到有人喊了她們。

「師姐。」

南風,或者該說顧霜雁,她站在牢門面前喊,只見她已經換上Z8pag+eWtm%3!%xkRB41ROi+jG9LaooGbF5c$&T(y)WkQ0gwbH半緣道觀的道服,換了一個端莊的模樣,只是身上的虹靈劍沒有離身。

她走進地窖,看到桃[email protected]*kmdM91NbwV7sih(Ffh7eWF6aQHQ1eN薰跟飛雪對峙,連忙出聲阻止兩人,但是桃薰面向她時,頰上的血痕明顯傷了臉,顧霜雁看著飛雪的融羽劍,劍上有血,她知道是飛雪傷了桃薰。

霜雁的這聲師姐,讓兩個女子一起轉頭看著她。

桃薰看著霜雁過來,她微笑地打招呼:「霜雁,你是來陪我的嗎?」

「誰准你喊霜雁的!霜雁,妳不要管這個妖女。」飛雪卻攔在霜雁面前。

桃薰[email protected]%aM87Y7h69uHB#H8kgJWjNlTv%[email protected]$a##+卻壞笑地從牢門伸出手,活脫脫就是勾欄女子的模樣,她看著霜雁走到她面前,她伸手牽著霜雁的手,笑吟吟地看著她,「好霜雁,就知道妳心裡有我。」

飛雪瞪著她們親密的模樣,震驚地無法開口。

「飛雪師姐,請妳離開。」霜雁只是冷著臉看著桃薰,一眼都沒有看著飛雪。

飛雪瞪著桃薰一臉得意的模樣:「霜雁…妳們!」

「我們有些私仇,請師姐師兄迴避。」顧霜雁卻只是看著桃薰說。

桃薰壞笑,隔著牢門拉著她:「對呀!就別打擾我跟小霜雁的約會了!」

飛雪瞪著她:「哼!你這個魔女!不知羞恥!」

桃薰卻故意不管,只是扯著霜雁的手放到唇邊輕吻。

飛雪看到這裡,氣得拂袖而去,留下幾個師弟妹還有看守地牢的弟子。

等飛雪跟那個師兄離開,霜雁才看著桃薰:「妳明知道這是我的局,為什麼還要入。」

桃薰卻是嘻笑著,只是握著她的手親吻著她的手心。

顧霜雁低聲地說:「回到半緣道觀報仇,一直在我的心裡,在送禮時,看到飛雪師姐,我就有這[email protected]*Fa21J8Gm#(PgQdfH4$$mHy(0jjh5CWaJs)Y6g%0$%UA#*jD個打算,等送完禮,我就要回半緣道觀…」

但是在兩人被伏擊時,她換了一個想法。

若她能抓到魔界之人,並重回道觀,是不是可以讓那些師兄姐刮目相看?

但若是如此,她就必須要犧牲掉眼前的桃薰。

以桃薰的能力,她能敏銳察覺門外的巡察弟子,自然也能猜到,在伏擊後重傷,不^rOKhv8YyiJvG3p(C&^o*w3&aS4#7QxqUKmfAdDgWTTfIZPUo)得不找個地方療傷,是自己設下的局。

「原本我是想等mW&XItRe41Vcvc#I8NPZ-AM&WL4zll*K4ni^87Gg)6LZ5($BZF你傷重,再將你禁錮帶回到半緣道觀的,但你卻直接帶我半緣道觀的禁閉室,算是替我省了事情。」顧霜雁捧著桃薰的臉。

「嘻嘻,因為我很愛你啊!所以[email protected]#e$6_s)iV)!m$8WDWLNRb)wwaJQ7TcqatpR2n你要的,我都會給你。」桃薰笑說,但周圍的人只覺得她應該是瘋了,愛上同為女子的顧霜雁,偏執而瘋狂的魔界女子。

「為什麼要做到這樣?」顧霜雁問她:「你明知道我會背叛你。」

桃薰笑得甜蜜,只是她的眼神專注而執著,讓旁邊的弟子幾乎都相信,這個女子是瘋狂卻也是真心實意的。

「為了你,我做一回桓齮,很值得…」桃薰笑著笑著,眼淚卻落下了,她伸手輕撫顧霜P_M-NIHws1ei#@!!H4y8rJ2(DoyfU(+nC))[email protected]@Bot6#雁:「希望這足夠你得到你想要的。」

桓齮是人族的一個大將,當初一名刺客要刺殺國主,他把gH56zk773+m#PCfv(vcbcz+!qTSd=ZSTTD-YwgZP8NOwI7&^rQ自己頭顱割了,讓屬下送給刺客,讓刺客當成投名狀獻給國主,只為了放鬆國主的警戒。

這種殺死自己成全別人的方式,太決裂了,但桃薰卻願意為南風去做。

「我們都是女子,我不可能回應你。」顧霜雁冷著臉說。

「這很重要嗎?」桃薰看著她,還有她提劍的手。

「妳既然過來,就是想把事情做好,那就做吧!」她微笑地看著霜雁拿起劍指著自己。

「薰,妳還有什麼話想說嗎?」霜雁…或著說南@[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G&xROykaA20wXBf#rL$0T風低聲地問,她看著眼前的桃薰,突然一陣模糊,直到眨眼後眼前的景色回復清楚,她才意識到她流淚了。

因為必須手刃桃薰。

桃薰伸出手,隔著牢門摸著她的臉,輕輕地替她拭淚,「小南風…y%[email protected](H_(Ml8DZyDCfL%3v7*@SRe6wy^應該喊妳霜雁,妳該高興才對呀!畢竟…妳回家了。」她嘲諷地笑說,只是她的嘴角滲出了血。

因為霜雁把虹靈劍送進了她的心窩。

叱!

劍刃刺透布料、肌理,刺進了桃薰的身體,直到透了過去。

在飛雪眼中,顧霜雁就隔著牢中的欄杆,用劍殺了桃薰。

抽出劍,強烈的魔氣從她的身體透了出來,黑色的魔血也流了一地,桃薰隔著牢門往後仰躺在地上。

她看著牢頂,含著血苦笑閉眼,化為一攤黑水消失。

顧霜雁木然看著這一切,直到她完全化為地上的黑水,她才從黑水拿出一顆魔珠。

魔珠,是每個魔界的人,在進入魔界後的身分憑證,有人曾說,每個珠子裡面都有一個願望,或許是報仇、強大,追求S#+)Ca*[email protected]@)uNUQRlAjXuP6LihMFV)$UhhXp^jZW$WX&Px著自己的目標。

她沒忘記自已曾經發下血誓,殺死顧君緣。

就如顧君緣說的,唯有「斬斷」過去,她才能往前。

霜雁走出地牢,面對飛雪不可置信的表情,卻沒有任何動搖。

「飛雪師姐若無事,我還要回稟師尊,借過。」她繞過飛雪。

飛雪不敢置信地看著霜雁,這個從自己身旁走過的女子,剛剛隔著地牢的窗口,她親眼看到她殺@5s-OeJoQg&TC^pSrwRQ=#_aYpkp3wYxxn86MN&&=lm*$C)wG0了那個跟她認識的魔族。

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顧霜雁嗎?

飛雪這一刻意識到,眼前的顧霜雁已經不同了,她不再是自己印象中軟弱的小師妹了。

顧霜雁來到顧君緣的院落,推開門,門沒有鎖。

果然!

顧霜雁可以很肯定的說,顧君緣在等她,她把那粒珠子放在桌上:「這是她的魔珠。」

顧君緣拿起那顆魔珠,在顧霜雁眼前捏碎,然後看著她說:「你做得很好。」

黑色的魔珠消失了,她卻沒有什麼表情,這只是她的第一步,卻是最艱難的那一步。

「過來,讓我看看你。」顧君緣說。

顧霜雁走到顧君緣面前,這一刻,她心裡有無數的殺意滾動,她想抽出虹靈劍殺了這個男人,要他為自己受過的傷OUC*Q%TDbbtIW48gHYgC_vP9R6ch)No+d5W#GAm3qQlQcfqNFM跟置之不理負責。

叮鈴!

一陣清脆的鈴鐺聲,卻像是在滾水中丟入冰塊,顧霜雁原本心裡滾動的怨恨冷卻了,更添了幾lc6Qy$sj*tI8-zQWBTE7(7XFA=eQN^11%_7I&v)X^S(Oo)Ya#x分強撐著冷漠的忌憚。

她抬頭,看著顧君緣身邊站著的人。

雨鈴憐。

「鈴憐上仙。」顧霜雁恭敬的行禮。

雨鈴憐看著顧霜雁,她心裡也是同樣翻滾的,但並不是恨意而是驚訝,她真的沒有想到,眼前的人趕回來。

顧君緣挑眉,她竟然比自己早一點就發現雨鈴憐的存在?

雨鈴憐還是那一副溫婉的語氣說:「你果然是個堅強的孩子,霜雁。」怎麼弄都不死,討人厭的很。

霜雁冷著臉說:「這要多謝鈴憐上仙的指導,沒有您,就沒有今日的顧霜雁。」

雨鈴憐打量著顧霜雁,幾分相似的面容,但她更添那個人沒有的絕美,或許因為她走過嚴寒吧?

但這一次…雨鈴憐扯緊手上的帕子,但卻被一隻手拉住。

顧君緣少有的慈愛的看著顧霜雁:「既然回來了,霜雁,妳也算是從頭再來,妳那魔功都丟了,以後就練我們觀裡的孤緣心#[email protected]$g(#w3N7nyuiOx=t4RXV83nHsj-+P_B=!^h8oHe7vkj法。」他看著雨鈴憐命令。

「鈴憐,妳給南風安排一下,就住在南苑吧!那裡清淨。」

「南苑?」雨鈴憐愣住:「那裡荒廢許久,霜雁住那邊…」而且那裡是…

顧君緣卻不容拒絕的打斷她:「再幾年我就要進入元嬰期,等我出關,我會親自教導霜雁。」

「可是…」雨鈴憐還想說話,卻被顧君緣攔住。

「好了,妳要讓霜雁看笑話嗎?」顧君緣看著雨鈴憐:「我心意已定,妳若不照辦,我就讓飛雪去。」他的意思很明顯,雨鈴憐觀主夫人的權D#GHXrNRnzxb5Yv1QD%q%8#fx1*_DllCIT=DKO0FosTnN7jsaE柄,他隨時可以調動。

雨鈴憐只好改口詢問霜雁:「我們爭來爭去,為什麼不問問霜雁a^rFu2A7ku(^cFgO#[email protected]&_JfGejXusaSg0mA2ZyWt-Id的意思呢?」她看向霜雁,原本以為自己說那邊破舊偏僻,她會因嫌棄而拒絕。

但對霜雁而言,這個觀裡沒有什麼是值得她害怕的,她早就打算好,不成功便成仁。

霜雁冷聲:「一切都憑師尊決定。」

「那就定了。」顧君緣說。

霜雁點頭後就告辭了,走出門前就聽到背後雨鈴憐的絮語。

「…她回來絕對是有目的的!」雨鈴憐尖聲。

「我知道。」顧君緣冷漠地說,他看著顧霜雁消失的背影:「但我另有打算。」

雨鈴憐皺著眉,她看著顧君緣的模樣,心裡有無數猜測閃過腦海。

就這樣,顧霜雁身陷魔族,但還是親自手刃魔族後,回到了半緣道觀,這樣的事蹟在觀裡流傳。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維特效應」是因為悲傷、痛苦的情緒,所產生負面骨牌效應的連鎖反應,21歲的莉亞被診斷出患有白血病,她決定在臨終之前,逆轉「維特效應」,要證明快樂也能帶來加倍的幸福,她稱為「幸福效應」,於是她用自己的生活來做實驗、拍影片,創造出無數個純真而迷人的魔幻時光,尋找年輕拉子的終極幸福之道。

註冊馬上看《最後的幸福時光》!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