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誰也沒有想到,只是點到為止的比畫,會變成桃薰與南風的死戰。

桃薰最後的脫力是有目共睹的,因此沒人再敢說,桃薰放水給南風,而是真正的承認南風的實力。

勝利者的身邊,總是許多人簇擁著,而桃薰這個戰敗者,除了曦灼來看過,就只有昱灼在她身邊。

「氣海裂傷、經脈紊亂,你是真的拿命去拚是不是!」昱灼像是炸毛的狐狸,雖然他本來就是狐狸精。

「哥,你的帥氣迷人形象…」桃薰忍著身上的疼痛說。

「這裡就只有你而已,我帥個狐毛!」昱灼拍著床沿,但只是輕輕的震動就讓桃薰痛楚的抽痛。

「喝掉!」昱灼拿著溫好的藥,送到桃薰面前。

桃薰捧著藥碗,果斷一口乾掉。

恩!她敢賭裡面大概有黃蓮精,也太苦了吧!

「不過你傷成這樣,雙心訣恐怕進度只能到這,再練下去,萬一e^fgnlls4$w9&6bxma!UTHLNkya5wX_64Dl!X7NsP5oNH(zHj1走火,以你現在的境界,恐怕能毀掉半個邪影教。」昱灼誠實地說。

桃薰拿藥碗遮著嘴「恩」了一聲。

昱灼狐疑地問0m4C%HLEfWp_=Fuk$f+)(x9UZm9jWufv0KED*[email protected])v#Go7桃薰:「這不會就是你的目的吧?」他可是九尾真狐,看桃薰的模樣,他心眼一轉就分析出桃薰這樣做的原因。

一是自己強化了桃薰的身體,或許還有調理南風的身體。

二是他並不知道桃薰事前會攻擊南風到如PB88omJhKYEtzlYjcEp-=on^O39s6D1%AxevsET3D)kDiOO0-H此境地,因此魔尊即使要追究雙心訣練不上去問題,也只會怪桃薰衝動誤事。

最後再借他的嘴,來告訴魔尊,雙心訣無法往上練的事實。

不管怎樣都牽連不到他,VkwAi6u2r5r(#p&(lE&CU(c1rF-4mg!_QyP99JmT!$ILyom6BQ而雙心訣無法上升也有了一個好理由,他看著桃薰,就他所知,雙心訣有個殺招,如果擁有少昊血脈的一方自願,可以以自身為祭,引爆雙心訣內的殺招,達到對敵人不死不休的境地。

但經過這樣的大傷,雙心訣無法提升,同樣威力也會小很多,這樣南風也不會受到太大的反噬,C!8ZM*[email protected]_w_xxpL5G4Q^[email protected]@u8cN0E5wDuc^*-=u*9ADA至少性命留存是可以肯定的。

桃薰眼神閃躲轉了話題:「哥,那個通道紫菱已經快開好了,你要不要去人間了?」

昱灼看著桃薰敲了她的額,「利用完人就想趕哥走?」實際上他也知道,若是自己到人間,一方面能去找「她」,另一Bq4H&k+JE^sG1tMn-6)^pQfe=4Yya=pr(g0i)$0eIhkB4hV+Yg方面,魔尊也無法追究自己。

桃薰挨了一敲揉著額:「哥,我這是為你好!」她看著昱灼,「你乾脆勸嫂子修練吧!省得你還要一世世的等。」

昱灼看著桃薰求他別多問的眼神,還有走過來的魔尊,他嘆息,「[email protected]_kPI(3o1#8JL([email protected]好,到時候,別忘了來找哥,媒人酒先讓你欠著。」

桃薰點頭。

「昱灼狐君要走了?」魔尊站在門口問。

「魔尊。」桃薰恭敬的行禮。

「有些藥材要去人間找,放心,我肯定讓桃薰好好的。」

「那雙心訣?」

「不適合往上練了,再練會自爆,爆在不該爆的時候就麻煩了。」昱灼坦然的說。

「我知道了。」魔尊點頭,「不過以剛剛的實力,確實足夠了。」

「是阿!再說阿薰鬼點子多,像是狐狸窩來的,您愁什麼。」

桃薰苦笑,「哥,我是桃花妖。」心思多是被逼出來的好嗎!

「那狐君至少留下看我們長老就任吧?」魔尊提出邀請。

昱灼點頭應好,再耽擱幾日是沒問題的。

教裡為了慶賀南風當上長老,花了幾日準備酒水宴會,有的人要養傷的,有的要工作的,教裡現在一團混亂。

唯一最幽閒的,就是南風跟已經把藥方給桃薰的昱灼。

兩人也在教裡唯一得比武場遇到,或者說,昱灼來找南風。

南風看到這個男子,心裡就滾著昱灼說過的話。

桃薰一直在瞞著你,怕你跟曦灼長老擔心,她強行封閉自己的氣穴,好讓自己看起來很像是健康的樣子。

這句話逼住了南風,她不敢去找桃薰,害怕自己會加重桃薰的傷,她只能沉默的練劍,磨練自己來消耗時光。

昱灼看著南風的劍招搖頭,「心亂外加有傷,你練這什麼,麻雀抖翅?」

「鳳翔九天。」南風說出劍招的名字。

這裝模作樣的名字…

昱灼看著南風,他的妹妹大概也寵著南風,或者說,不在意吧?

他轉了話題,「過幾日,我要去人界了。」

南風看著他,「那師姐怎麼辦?」

昱灼無所謂的說:「阿薰她手又沒斷,自然有人照顧。」況且不還有你嗎?

「你不是跟師姐有婚約?」南風不高興的批評:「像你這樣說走就走,怎堪為良配?」

「那怎&I#^@ILFEfCNtkkg9e93sBUZo^D2T1Y1h1PULN&i-h!B_UQ9J$樣才是良配?」昱灼有趣的接話,「像你這樣?不離不棄?」南風雖然沒有出現在桃薰面前,但每天夜晚都會站在桃薰的藥廬前,桃薰也會有所感應的滅了燈。

等燈滅了,南風才轉身離開。

兩人獨特的默契,讓昱灼有趣的觀察,他很肯定,兩人都沒有用雙心訣溝通,卻能彼此感應。

「你胡說!」南風不高興的撇頭,她才不對師姊有什麼想法,她只是…師妹。

就算有足以打敗桃薰的武力,她卻無法進入桃薰的心裡。

昱灼接著她的話,「我是狐妖,自然是狐說。」他轉頭看著南風突然問:「如果有天,你-%b0zf6EjC1f$TcdVij)%T6yQUbh37nohbH82M7t7YzuodFzAN想養隻鳥兒,你有能力,鳥兒也願意,但卻不開口說的原因,你知道是什麼嗎?」

「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我有個朋友,他最近很煩惱,所以想聽你的意見。」

「這有什麼好煩惱的?」

「你覺得不煩惱,是因為你是鳥,很鳥。」昱灼壞心地說。

南風瞪著他:「你!」

「你本來就是少昊血脈,我在稱讚你!」

南風心裡一轉,他看著昱灼,如果她是鳥,那想要養鳥的人不就是…

「喂!狐君!…所以你那個朋友…」

「你猜。」昱灼壞笑,他身形移轉,在南風還沒反應時,就敲了她的額,「你猜看看,那個人為什麼不願意?」

「我不知道!」南風額上一痛,她想掙脫卻被昱灼制住手。

昱灼有趣的拿手蓋住她的眼睛,「那你要換個眼睛了,或者,打贏我,我講另一件事情,跟阿薰有關。」

南風皺眉問:「什麼?」是師姐的身體有恙?

「等妳打贏我,我就告訴你!」昱灼挑戰地笑說,早在看長老比賽,他就心癢難耐[email protected]!eUpHCuscs7CuKCh9(aZ-dljj8WY$=$84UVi58R3-a^5&了,多年修練,他也很好奇自己可以到什麼程度。

南風是個值得一戰的對手。

南風原本是不想接受的,她自己又不是沒有帶傷,但是當她看到昱灼的模樣,嘴裡的不字就是說不出來。

因為這像極了當初的桃薰,南風接下挑戰,只是看著昱灼批評,「師姐一定是被你帶壞的。」

「你怎麼不說是阿薰帶壞我的?」昱灼壞笑。

兩人約了地點,一起往教裡的練武室。

南風與昱灼狐君賭鬥的消息傳來時,桃薰有些驚訝。

她印象中的南風很冷,不是這種好鬥的性格啊?

她到了演武場,看著一白一紅兩人,白的南風的雪劍,紅的是昱灼狐君的爪刃,只見兩人已經鬥了數回,南風明顯的內息混亂,但眼神卻還是掙扎著要跟昱灼比,而昱灼1PVlButS-j!Uc-RC)vRR$xze##5UNzC)Uw0tU-O0Y8q2dH1F7P卻是悠閒的戲弄她。

那當然,南風的境界比昱灼,像是茶杯比水壺,昱灼能出了狐族的結界到處遊走,更是因為他有渡劫的資格,只V%MSTH3K_YtMP3(%^f9eM=!8CuJjircM+$0^VUlH6ip%MRt&Tf是他不要而已。

但似乎是察覺桃薰來了,昱灼狐君突然反轉刃勢,凶狠的朝南風刺去,而南風一招用老卻還7r5FQ0Qw2im(k^KIDERv9Xc3xTjjm7Y*[email protected]@未收回,再這樣下去,她會被昱灼狐君的劍洞穿胸口的!

桃薰皺眉衝了出去。

南風只覺得面前一陣香氣,再睜眼,就是桃薰的後腦勺,她在自己面前,意識[email protected]^R$uuYP*6P0D_vAVqv9y)UPrNy%gDd3uz5Bs9#M=G*3到這件事情,南風有些心虛,自己跟昱灼狐君的賭鬥,本就是自己意氣用事,可她還是嘴硬的說:「桃薰師姐,你打擾我了!」

噹!

昱灼原本要刺在南風身上的爪刃,因為桃薰的干涉,不得已只好偏了一下,打壞了一旁的椅子,卻沒有傷到人。

桃薰看著昱灼,「哥,你過分了!」

昱灼悠然的收了劍,「就是比劃一下而已。」

「師妹要是做錯什麼,我替她賠罪,你別玩了。」桃薰認真的說。

「看在阿薰的面子,這次只能算了。」昱灼一雙桃花眼邪媚一笑,在離開時經過南風身邊留了一句話。

「其實我是桃薰的義兄。」

南風看著昱灼離去的背影,心理卻有些雜陳。

原來他們不是自己想像的關係。

但是看著練武室滿目瘡痍,她竟如此粗魯,因為執著要挖出昱灼說的事情。

原來我這麼害怕師姊被搶走。

桃薰等昱灼離開才轉頭看著南風,南風也看著她。

lT([email protected]@wD#H&D4WXABZuA0(VylX(NKjoXHhrFb+Bzd([email protected])V一時間兩人都是無話,桃薰是在想要說什麼,南風卻是在等著她問,只要她問自己為何要與人賭鬥,她就能順勢說出自己的心意。

但是桃薰最後嘆息一聲,卻沒有說話,就自顧去旁邊,把那張打歪的椅子修理起來,南風卻覺得一股委屈。

她這些天心中泛酸的醋意誰來賠?

可偏偏桃薰不說話,她只能悶悶的站在一旁,看著桃薰修椅子。

她已經不想要再等了,她承認自己就是喜歡桃薰,就是…

有了男女之情那樣的心思。

桃薰並不清楚南風的想法,只是wt9f%g8vGZHKKmI%p7rj)[email protected]#Lp6O=XK!z!fbo$3AnaJ2!K重新把椅子修好後,她坐在上面確定不會壓垮,然後對南風伸手,「要坐看看嗎?」

南風遲疑一會才點頭,桃薰要起身讓座,但南風卻是直接坐在她的腿上。

一時間兩人都有些愣住,南風咬唇,她原本是想就說出來的,可是她發現自己光是坐在桃薰身上就用盡了力氣,看著她詢問的眼神,南風卻說3a24By^Tbi&)Hx6Lj7VwU55QT^He5GOHXF(56tyM^er3c7!u+!不出一句話。

「南風…你不舒服麼?」桃薰謹慎的問,南風的靠近讓她的心神有些飄,可又不確定。

南風搖頭,卻怎麼樣都挪不動身體,她只是低著頭抵著桃薰,她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是張不開嘴。

畢竟她從來沒有經驗,更不知道該怎麼把這份心情告訴桃薰的勇氣。

一會,桃薰先動了,她一把摟住南風,隔著衣服順著她的背,「好久沒有抱你了,小南風。」

「…我」南風細聲的想說話,但卻因為太緊張而沒有被桃薰發現。

桃薰看著南風羞澀的模樣,笑著說:「小時候你軟軟小小的很可愛。」原本她以為這^TlmoZ*7balU=nok0$$p)ApOraUd(W((gEGF!()t*IJ$^@V16C樣講,南風會如以往的反駁,但南風卻沉默。

南風聽到桃薰的話僵住,紫菱的話又浮上心頭,她苦澀一笑,只是妹妹對吧?

「桃薰師姐,我可以當你的義妹嗎?」南風低聲的問。

如果昱灼是桃薰師姐的義兄,那我可不可以是你的義妹,可不可以你心裡有個位置給我?

桃薰卻馬上拒絕了,「不行。」她看著南風的髮,還有她的肩,那不如男子厚實的肩膀,提醒著自己,就算南風裝的再冷@lCLr=cbV5*lnYU6)[email protected]=SmiiFvIdpeRmrvfb$Jc^*rgn$$UiC漠,她終究還是一個女子。

身為女子,需要被呵護的,所以自己不能答應南風當義妹的要求。

桃薰看著南風,因為我想要當的,不只是你的義姐。

我想要的是…

桃薰開口,那句話卻講不出來,她不知道要用什麼立場去講,她既不是一個男人,更沒有未來,她怎麼能耽*[email protected]@jkmECaUgvQqvVIm_s)8fsg誤南風?

她無法給南風幸福的。

桃薰黯下眼,愛是很美好的,可南風若是跟自己一起,不光要承受世人的不解跟罵名,她給不了男子能給的,加上她還是受制於魔尊,如果自己對南風的情意,讓DUXjaxbUiqkCIuDQ1WDdFyVN&rMREFI)jbknHeE3%h(wlK-0Dk魔尊知道了,她不敢想像魔尊生氣的後果。

尤其她更察覺到,魔尊對南風的恨意,在魔尊眼裡,南風永遠都是顧君緣的女兒,顧霜雁。

南風看著歉意的眼神,她心裡滿是苦澀,果然是她想多了。

桃薰一直都僅僅是將她當成妹妹吧?

她起身,「我開玩笑的,你還當真啊!」話就這樣衝出口,沒有任何預兆。

她不敢看桃薰臉上閃過的受傷,只是轉身離開。

當南風離開後,桃薰才嘆息一聲,「哥,可以出來了吧?」

昱灼狐君笑著走了出來,「阿薰。」

「看了這麼久的戲,你開心了?」桃薰無奈的靠坐在椅子上,心很累,她剛剛要很壓抑自己,才不會親吻南風。

如果以前的小南風讓她覺得可愛,那現在的南風就是可口,她好想親吻南風,但更怕被她討厭。

而這點,一旁的昱灼狐君也清楚,他看著桃薰,「你剛剛何必拒絕她呢?」

「我…對她…南風不只是師妹,而且若是認了她當義妹,我…算了,反正我不配。」

「是不配還是不敢?」

桃薰卻不被昱灼狐君帶著情緒,她只是問昱灼狐君,「哥,我拿什麼愛她,又拿什麼疼她?」

她自己喜歡女子就算了。

但南風對她而言,太重要了。

那麼重要又喜歡的人,又怎麼能忍受她因為自己名聲有損?

昱灼也知道桃薰的意思,他好笑的說:「你這話只有愛慘的人才會說的。」

「是啊!」桃薰苦笑,她這樣一定讓南風很困擾吧?

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該拿南風怎麼辦,靠近了歡喜,但是危險,遠了又思念,這樣反覆煎熬,情字果然歹毒的很。

她拼命拼命的跑,用盡自己的氣力去跑,直到跑到教派最遠最偏僻的林子,她才喘息的停下。

有時候她真的無比忌妒那些師兄師弟,因為他們可以告白,而自己卻連個義妹的位置都沒有。

她看著天上的月亮苦笑,「桃薰師姐,我喜歡你。」這句早該說出的話,她對著空氣說了。

但說了又如何,誰也沒有看到,至少她沒有失了面子,而且她又傷了桃薰。

南風氣的一拳揍在樹上,落了一地的葉子,卻只讓她更煩躁,她最後靠坐在樹前苦笑。

想想自己,想到兩人從初遇至今。

桃薰怎麼會不重要?

她其實早在被她治療時,就依戀上這個人了!

第一次有人對她溫柔,第一次有人給她煮東西,第一次有人對她笑,腦海裡太多太多的第一次。

她怎麼可能討厭桃薰!

事實上,她埋在心底最深的心情,就是她很愛很愛桃薰,愛這個救了她的女子。

她無法忘記自己在聽到桃薰喜歡女子時的狂喜,無法忘記被她抱住的感覺,那一切都太甜美了!

可是就像雨澤師兄說的,她再怎麼認真,也是個女子,是女子就沒有追求桃薰的資格。

如果有天,你想養隻鳥兒,你有能力,鳥兒也願意,但卻不開口說的原因,你知道是什麼嗎?...

…那你要換個眼睛了…

你覺得不煩惱,是因為你是鳥,很鳥。

南風突然靈光一閃,她發現自己一直都是在糾結要不要告白,卻從來沒有想過告白之後的事情。

她以為只要告白,桃薰也會接受自己,似乎就沒有問題了。

南風喃喃的念,「不開口…的原因…是嗎?」桃薰是怕汙了自己的名聲?

不然為何不肯收她為義妹?

一直以來,她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但她從沒有站在師姐的角度,如果她是師姐呢?

她會怎麼想?


(圖/pexels-ekaterina-bolovtsova)

南風回去想了許多天,甚至連跟雨澤對戰時的話都想了,她感覺自己找對了方向,現在就是她要展現自己決心,))NL7HWA1hAB1&uFvrIoRrYprC9Db3r%[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她要把所有事情都想好,這樣她才算是真正成長到足以給桃薰師姐依靠,不是嗎?

長老的宴會就在明天,昱灼卻跟桃薰告別了。

「哥,這麼快?」桃薰瞪大眼。

昱灼卻故作高深,「我算到她有一坎,所以要提早去人間,況且你不是也要我去勸你嫂子?」實際上,他給了暗示bpiNc&Sx0LG0EtT6K0ibaB(C!-t&VwP#IfL=Kmqpsw8mx8DXxU當然該拔腿溜了,不然萬一桃薰追究起來,就麻煩了。

「真的?」桃薰有些懷疑。

昱灼眼神飄著,忽然看到桃薰的梳妝台,有個木製的手鐲,上面刻了一%i388l2iAbHPstxg&0mOg!p-IL&JFVn0uThYRmij-lNGXwlJX^對翅膀,他狐尾一順,拿到眼前,手鐲翻轉,那翅膀又有如雙手合掌。

「合掌稽首為尊敬,聲音念南,這圖案反轉又成了翅膀,應該是給你家的小師妹吧?」昱灼壞笑,「你還特別涵養過吧?」雖然是木質但明顯有兩種氣,其中一種帶著桃木濃郁的生氣,裡面還刻了保urvX_=fNKhT0jTF*LrS738spbc4n)c+-=ktYSwYh0u4^d%C^DT平安的咒文。

雖然不是金銀玉飾,但是更用心。

桃薰紅了臉,「哥!」

「我又沒說不好。」昱灼壞笑,「送手鐲把她一生鎖牢了,人家說不定很高興呢!」

桃薰突然認真的問:「哥,你真的贊成我跟南風在一起嗎?」

+m0U4bJlMl_WyT14No!=8TshJ53CUfR(9g2yl8vXRZ1nzBI%Dq灼也認真地回,「妹妹,我能算出你紅鸞星動,但這只是命理,做為兄長,我只希望你快樂,若與她一起,你快樂就足夠了。」

「可你不覺得…我讓你丟臉?」桃薰苦澀的說:「畢竟這不是什麼值得支持的N*Ve%Pe6i8KegasMjEeNlD$ec-#O-*w#q%[email protected]事情…」跟同為女子的南風在一起,會不會是她內心的淫亂?

「我妹妹高興,我怎會丟臉。」昱灼認真的說:「我是你哥,我只在乎妳開心。」桃薰從不曾在他面前說過巫女的壞話,甚至幫著他找&brJA+*a&gMimD0&_w%3nA4_+n_511I&*!WjZW*O8$!0pBkz!B藉口。

他們愛上的人,不符合身邊親友的期待,但卻無法將感情說收回就收回,這是他們都懂得痛跟無奈。

桃薰看著昱灼感激的說,「謝謝,哥,真的。」

這個世界,還有這麼一個人支持,她很感謝。

這個人告訴她,她並不會讓人丟臉,她更感謝。

「去吧!」昱灼鼓勵的說,誰的感情都是三災八難,這就是命,即便他喜歡的是女子,似乎是正常的男女之情,也未必就能如願,桃薰喜歡同性,也未必就fz_IL^5aMTVJA&--L4IWUT_C=X)[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不對。

桃薰點頭,拿了帕子把手鐲包起來,離開了藥爐。

昱灼出門前,看著長老宴會端來的酒罈,他有趣的摸著下巴,阿薰好像忘記,她那小師妹沒有喝過酒吧?

「哀呀!我趕時間,下次再提醒好了。」他一邊喃喃的說,一邊悠閒的踏入傳送陣,九條狐尾晃的歡快。

不曉得下次來,會不會是喝媒人酒呢?

另一邊。

桃薰拿了手鐲,送到南風的面前。

「這是?」南風看著這個手鐲,被火燒焦的部分被桃薰磨掉,然後又合了新的桃木上去,那桃木的氣息她很熟悉。

「這是妳的東西,就…收下吧?」桃薰有些緊張,南風會接受嗎?

南風看著鐲子,戴到手腕上,「這顏色可是師姐本株的桃木?」

桃薰承認,「是。」

「師姐不怕我拿來害妳?」

「妳不會。」

南風看著上面的圖案,那羽翅圖案是桃薰親自刻上的,她心裡是很開心的,但還是故作冷靜,直=kOoB%6FDKGk-zoc4peZ!s8Va4zQy9AeAM3U(yKXqKSu4*sw4G到看到手鐲上被磨掉的引魔咒。

這個圖案也提醒了她,她們師姊妹還要對顧君緣報仇。

「師姐,妳是不是…不希望我們雙心訣的境界在上去嗎?」南風問。

桃薰突然握住她的手,在她的手環內側寫了一個「是」。

但桃薰嘴上卻說,「沒有,我是太心急了。」

南風剛想問,但也感覺到有外人靠近,果然,紫菱踏進了南風的院子,「南風長老,宴會開始了。」

南風感覺到桃薰有些緊張,她點頭,「我知道了。」她看向桃薰,「那師姐…」

桃薰卻搖頭,「我就不了,還有事走不開。」

南風想開口,卻被紫菱攔住,「南風,曦灼長老…9!BrusfYjEk1ma-2V6md0J!sLFTaZM0sqtC3QnDkUQ!rEm%TgQ也會赴宴。」她提醒南風,原本這個長老是預定要給桃薰的,現在卻被南風搶了。

南風也想到了,原本自己這個位置,是桃薰應該拿到的,她只好垂下眼,跟紫菱離開去參加宴會。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維特效應」是因為悲傷、痛苦的情緒,所產生負面骨牌效應的連鎖反應,21歲的莉亞被診斷出患有白血病,她決定在臨終之前,逆轉「維特效應」,要證明快樂也能帶來加倍的幸福,她稱為「幸福效應」,於是她用自己的生活來做實驗、拍影片,創造出無數個純真而迷人的魔幻時光,尋找年輕拉子的終極幸福之道。

註冊馬上看《最後的幸福時光》!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