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紫菱、雨澤、桃薰、南風四人站在紫菱選好的地點。

南風看著紫菱師姐動作,只見她又是測量又是施法的,上次回去魔界她沒有那個閒情,這次她才轉而注意著紫S9a!k$L4EDPwguiX86ML0G5ENPtctO3b8q27wedzi86!o3gXZj菱怎麼開啟回魔界的道路。

「師姐,我們要不要去幫紫菱師姐?」南風問桃薰。

桃薰搖頭,「除了紫菱,我們還沒有人有辦法開這個通道。」

「開通到要找對時機地點,不是說開就能開的。」雨澤在一旁補充,「除非你是有大能者,可以強破魔界與人界的區隔,否則你就乖乖的等吧L=lXOsC%%4#j!yjP$VoBbGz%ZZ8EdJ&+ADx5OZj*Q0C%ROUwYi!」

南風只好乖乖的點頭,一旁的桃薰對她解釋,「我們魔界在西山、天界在東山,人界則在山下,當年神明與修道者們設下結界,讓我們各安一偊,不該互相侵擾,上萬年過去,雖然結界較薄弱,但還jcn)[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2URgrA是不能亂了規矩。」

「知道了。」南風點頭,但她的手偷偷牽緊桃薰。

雨澤看著兩人的手猛盯,桃薰感覺到雨澤的視線,她只好放了手,南風感覺手上一空,她心裡失落,卻不能YDY7vC)eaDpA7d$OHXxxTMp+tZ-gAYAWUdIHf_N$j-6pmzQMS(表現,只能裝作不在乎的看著紫菱。

四人回到了魔界邪影教,剛到門口面對來關心的師弟妹,桃薰還是一派溫婉的笑,而南風則在人群中看著桃薰。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知道這樣不太對,至少,喜歡同性這不是對的吧?

可就是放不開,把一個人裝進心底,花了太多時間,現在要把桃薰拿出來,南風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但此時,卻有個男子也站在人群中,面貌斯文、英俊挺拔,但氣質卻有[email protected]@dRC73%In^SGf7Ee0)2Ud*X_QfSmA幾分深沉,雨澤跟他一比,雨澤是溫馴的鴿子,而此人卻是有著蒼羽黑鷹。

「對了!師姐,聽說昱灼狐君過來作客,你有看到嗎?」其中一個師妹說。

桃薰聽到有幾分驚訝,然後轉為欣喜:「真的!」

「對呀!他來了有幾日了,聽到你危險zSIwQfiael0HlFhB#2OQ(sUkTQQLb8!*[email protected]*MrWF1NZfKQ,還打算去救呢!被曦灼長老攔著…」那名師妹還在說,昱灼狐君已經走過來。

昱灼狐君是個身高頗高的男子,面如冠玉一派溫文爾雅的模樣,只是身上穿著的衣領有一圈白色皮裘,諭示Xxb^[email protected]@#OQT(k*=nMe!Fhpu*X5MHp著他狐妖的身分。

在南風眼中,這人的功力深不可測,她無反判斷昱灼狐君的境界。

「桃薰,許久不見。」昱灼狐君溫雅的笑著,眼角眉梢間的歡喜,卻是人人都可以感覺到的。

桃薰也回以笑容:「昱灼狐君!」她走過去迎向昱灼狐君。

眾人都在看兩人,郎才女貌的模樣,他們都希望有段激情相見的風景,而昱灼狐君也不負眾望的搭上了桃薰的肩。

「妹喲!你還好嗎?」昱灼狐君突然轉變語氣,激動的看著桃薰上下,一副自家兄長的關愛表情。

其他人也從那種男女追求的幻想中清醒。

「沒事,我們走吧!哥。」桃薰豪不猶豫搭著昱灼狐君,兩人要回去,但南風卻站在他們面前。

「師姐,這位是誰?」南風看著桃薰跟昱灼狐君互搭的手,如果眼睛能噴火,那南風早就燒死那[email protected]!IHzA)Nx1&0+xZe#Kgyt*%[email protected]隻搭在桃薰肩上的手。

「這是…」桃薰看著南風想解釋,卻被昱灼狐君擋住。

「你就是南風?」昱灼狐君挑眉,眼前的女子一身)[email protected]^qGW6GC(VH2KwX4白衣披掛,腰間的兵器散著隱隱的靈氣,觀察她的氣質,莫約心動期,似乎是個值得一戰的對手。

昱灼狐君的語氣讓南風戒備起來,尤其他跨前一步,將桃薰擋在身後,一副保護者姿態的模樣。

南風發現自己無$bSe$fUjxbfktenf+G7^6!o4I9Gwa1aRqY4wSIJnKh^L+&ZoOM法看清眼前人的程度,用桃薰教過的將功力放到眼前,她卻只看到一隻雪白的狐狸,只是那狐狸有著九條尾巴,狡猾的看著自己眼中有著不屑的精光。

這時曦灼走過來:「薰兒,回來了?」她眼神看過桃薰,確定她沒有什麼傷口。

桃薰乖乖的上前行禮:「曦灼長老。」

「恩。」曦灼點頭,然後她看向昱灼狐君:「你們也見過面了,晚點讓昱灼給你看一下你受的傷。[email protected]$TwwxFM(YU!lPw0YKtpfO&71th*D_(@Hd$LMe」她意有所指的看向南風。

南風咬著唇低頭,不敢說一句。

「好的。」桃薰說:「那南風也一起吧!順便看一下雙心訣。」她對南風招手:「師妹我們走吧!」

南風乖乖的點頭跟上。

「走吧!」昱灼聳肩,跟著一起離開了。

「對了!昱灼」曦灼喊住昱灼:「這次有空,讓薰兒跟你回狐族吧!」

南風感覺桃薰跟那個昱灼狐君明顯僵了一下,「我再跟阿薰討論看看。」然後昱灼拉著桃薰告辭。

他們一起到了桃薰的藥爐,桃薰對南風說:「南風,你先回去吧!」

南風看著桃薰,想到剛剛昱灼口中的阿薰,她猜測著眼前,這個男子跟桃薰之間的關係。

「我想留下。」南風看著桃薰說,她更想問的是,你們是什麼關係,為什麼這麼親密?

為什麼那個男子搭著你的肩,你卻沒有反應,已經如此習慣他的親近嗎?

但桃薰卻肯定的看著她,眼神帶著驅趕的意思說:「南風,我讓你先回去。」

南風只好倔強的點頭,她看著昱灼眼神敵意,留下一句:「那我一會過來找師姐。」她依依不捨的看著桃薰。

桃薰卻急著把昱灼推進自己房間,還關上了門。

南風眼睜睜的看著門關上,心也被關進冰窖似的涼。


(圖/pexels-gustavo-fring)

 

關上門,桃薰喘息的靠在門上。

昱灼走進她,搭在她的肩上,溫熱的手掌緩緩拉開她的衣襟,然後摸上她的肌膚。

桃薰感覺胸前受傷的地方,終於不那麼疼痛,然後就是一陣真氣緩緩的送到桃薰體內,讓她蒼白的臉恢復了血色。

「行啊!能撐!」昱灼一臉痞像,看著桃薰,「強押著內傷,不讓曦灼長老跟你的小師妹發現,你再撐啊!撐死6OBX&kSSTV7h3wEgSWmifPrS+54Tkl%jJwIzf5b%VSchNg9MNE活該。」

「哥,別這樣,我不撐著,她們會很擔心的。」桃薰疲軟的坐在椅子上,&5_dGlQm+_^vh+ZF#GVdFaWb*WiZX5EY%$5DW*cQ2xgXTvD=xZ解除掉表面的法術,其實她被武玉跟魏無傷害的很深。

跟南風在人間時,只是把肉體的傷口治好,可是她受傷的氣海卻還是在洩漏,像是有裂痕的瓶子,多年累積rH)Ffw+)(KIDGsH33p%#DkfR!+=uJFOg95ORMAEZMIIDTs3&J&的功力跟精氣不斷的漏出。

「是是!妹妹啊!」昱灼無奈的上前,粗魯的撸起桃薰的袖子把脈,「你行、你貼心,你知不知道人間有作死這個詞5WHNfh9b_mEqjV*zI9On87lXU(*)Pxr4UR)qFzuSFs8Bt4DrOI,你還耗費功力維持這樣的表象。」這樣等於損失雙倍的功力。

昱灼稱呼桃薰為妹妹,因為在他心裡,桃薰確實是妹妹一樣,況且他心裡裝了別人。

只是他們喜歡的人,都不是長輩喜歡的,所以只好先互相掩護。

桃薰任由#J+RUL7YX$&qVTrUroCfa)NWTI1%tpJevx#[email protected]^#bl47他動作,兩人並沒有什麼男女之防,因為在他們眼裡,從來都是兄妹,昱灼像是她的兄長,而非結婚對象。

「對了,你那個小師妹,就是你寫信來問我的少昊血脈吧?」昱灼一臉八卦的模樣問。

原本那個俊美無濤的少年公子,馬上變成無賴的模樣。

想到南風,桃薰有些臉紅:「對啦!」

「這麼上心?」昱灼壞笑的看著桃薰。

桃薰紅著臉說:「南風從小就是我照顧的…我能不上心嗎?」當然,她也有心動的關係,只是她並不想說破。

「那她肯定XxhDct8^NF%Hd(qQkgrIMKKc!Gx7!-UWxbs15v0RVA&e+IcDQ5不知道吧?」昱灼突然靠近桃薰,看似制住桃薰的手腕,實際上只是把她的手腕放好,貼著她耳邊:「你師妹在偷看你呢!噓。」他猛然往桃薰身上多灌了真氣。

「什麼?」桃薰問,多出來的氣讓她喘了一聲,看似嬌羞的紅臉,其實只是岔了氣而已。

「跟我回族裡…」昱灼轉為低聲的說:「所代表的意思。」

桃薰嘆息:「等於承認我是你的道侶。」

昱灼終於放開手,也不在戲弄桃薰:「是啊!用我們狐族的意思,就是你是我的未婚妻。」

遠處的樹突然傳來「啪」!的一聲。

一根被人踩斷的樹枝落了地。

而樹上的人卻已經離去。

桃薰跟昱灼同時看向窗外,確定南風離開了,昱灼才讓桃薰脫下衣服,準備給她診治。

桃薰穿著中衣,讓昱灼幫她施針調理:「哥,治得好嗎?」

「你當我黃泉冥狐的稱號叫假的喔?」昱灼得意的說。

桃薰無奈:「人間取的外號,你就這麼喜歡。」黃泉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你不覺得人類有趣的緊?」昱灼笑說,他對人族有特殊的好感。

昱灼拍了拍桃薰,示意她轉身,在她背上尋找穴位:「我說妳啊!這傷口邪氣這麼重,你也不清理一下?」

「南風那時強行把我休眠了,我們教裡懂醫的人少,所以耽擱了。」桃薰解釋,實際上,邪影教真正懂醫的人只有自己,其他師#NDo(-KYU0i^rEoELAo%KC-JmE!9%%_qMzr%VYBGz6xzYU+b+c弟妹還在學。

昱灼悠閒的拿針刺入桃薰的穴道,然後引出邪氣。

桃薰嘶了一聲,眼神可憐的看著昱灼。

「不要那麼寵她。」昱灼拔針,剛剛他調理了桃薰的身體,算是懲罰桃薰如此亂來:「你看,那時耽擱,邪毒就會淤積在體內,如果不是我,你會更痛Yb)UFBR7(uU8lzmwGWBP3YBhSktt5uVu5cw*oZ5EG^IX)ZI6qe!」

「是!知道錯了、錯了、錯了!哥你輕點!」桃薰都快痛哭了,昱灼才慢條斯理的拔針。

「這不是想治好你嗎!」昱灼輕快的說,只是他明顯歡快的模樣,多了幾分故意。

「是、是、是,哥求你了!」桃薰感覺身體的疼痛又多了幾分,但是在昱灼拔針後,她感覺身體明顯輕鬆很多。

診治好後,桃薰穿好衣服把自己收拾整齊,然後轉身去自己的櫃子拿出一罐丹藥。

「謝謝啦!」桃薰把自己煉的桃花丹拿出來,交給昱灼,這丹藥可以駐顏,是給女子專用的。

當然不是給昱灼用,而是他心裡的「她」。

昱灼滿意的收下,他看著桃薰想起什麼的提到:「這次我來,除了曦灼長老,還有魔尊也邀我過來。」

桃薰疑惑的問:「魔尊?」

「對。」昱灼看著她詢問:「妹妹,你們教裡到底要做什麼?」

「就是一些計畫。」桃薰遲疑的說:「魔尊要報仇。」

「可是他跟我拿的藥,卻是能刺激返祖能力的藥,這藥的藥性霸道,服用下去等於是自封活路。」

「返祖?」桃薰不懂,這種藥她也會製作,魔尊何必繞過自己呢?

昱灼看著桃薰說:「我聽魔尊的意思,那是給你小師妹用的。」

南風?

南風有一半的少昊血脈…

想到這桃薰緊張的看著他:「你能改藥方嗎?」

昱灼自信的點頭,但是他壞笑:「可以是可以,但我要你配合我。」

桃薰挑眉:「配合什麼?」

這時,外面的風將門吹開了一些,不知道什麼時候,門閂被打開了,從門縫可以看到房裡的昱灼溫Sh$#HGnvyNzMM(HRz=-a2GEhFYzeJQN!WRzie6LofE1QboZgg(柔的拿著外衣替桃薰披上,看似親密的在桃薰耳邊低語:「我要確定,你家小師妹值得我改藥方。」

桃薰轉頭,隔著門縫看到了南風站在門口,而[email protected]=30-V9YAap%5l!tH%YsIFr2XERMoZxlFc%fo3WoQl57c她肩上一暖,昱灼壞笑的聲音在她耳邊:「你不想看看她有多在意你嗎?」

桃薰看著門口的南風,她的臉上閃過驚訝、忌妒還有厭惡,以及傷心,每一樣情緒都是她以前沒有見過的。

「忌妒已經讓你的小師妹長jqav%UrpNi4-5IJWWb+q0m!kMI+31lCVt!k8Vcg5T1R6+aRIg*大了,桃薰,你看到她的表情沒有?」昱灼在桃薰耳邊低語,像是親密的相依,並替她繫上衣衫的繩子。

桃薰看著南風跑開的背影,心裡卻鬆了一口氣。

「大家都是一@9Fn)FKVGr(!w%fv8sL0omEg5aAaZelY+8MHp(zWRsRUQ17&09樣的,你不也是為情所困?」桃薰垂下眼說,昱灼的情人在人界,是個巫女,可惜的是,狐族不會同意讓一個野巫進門,他只好藉口來找自己,然後再偷溜到人界。

「是啊,所以我才不希望…妹妹你再受傷。」昱灼看著桃薰認真的說:「有時候寵她就cCmfA!_FkaooWyvY1C5qqX1VW6_2FwMPjD-DpZ%uPBB3y2CTcH是害她。」桃薰把所有擔憂、傷口都隱藏起來,目的是要讓身邊的人放心。

但其實親近的人都知道她不好,這樣只是徒增別人的擔心,但又讓人無法開口關心,只是把所有人都推遠而已。

桃薰苦笑:「哥,我們[email protected]=-woQ3=7cLfgfbISeUNtBTH^K$hus是一類人,只有對別人,我們才狠得下心。」她對南風的猶豫不決,跟昱灼對那巫女的放任是同樣的。

人族的壽命只有短短數十年,而昱灼卻有長久千年的壽命,因此只能不斷的去尋找巫女的轉世,但其實只要修煉,就是能長存b(&N9uwuHk&Vyff2o3m%dDCmDj-h5abQlGr+xU8GX6!jg-=Lch,但那個巫女卻拒絕昱灼幫忙的要求。

他們都不喜歡干涉喜歡的人,只想幫她成為她想成為的樣子。

「是啊!」昱灼嘆息,他看著桃薰:「可你連自己真實的心意都沒有告訴她,至少,她有知道的權利吧?」

喜歡的人在眼前,卻總是被若有似無的拒絕,誰都會生氣吧?

「我不敢說,我怕說了,她就有理由拒絕我D4bATy$g$w^lTg3ioHCo59XbgDAW9MTnXRUikqUC3BVk)UMa_a了。」現在不說破,她還是南風的師姊,可以關心碰觸她,若是說破,南風拒絕她就算了,萬一南風接受自己,她就是害南風違背陰陽的人。

「況且…」桃薰看著從遠處走來的自己娘親:「若是打亂魔尊的計畫,我怕她危險。」

在自己娘跟魔尊的眼裡,南風的身分永遠是顧君緣的女兒,顧霜雁。

昱灼也感覺到曦灼的到來,他跟桃薰一起見禮:「曦灼長老。」

曦灼踏進桃薰的藥盧後點頭,她看著桃薰:「薰兒,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昱灼只好站在屏風後,讓她們娘兩說話。

「薰兒,我想到一辦法,來考驗你的雙心訣!」曦灼說。

「雙心訣?」

「對,你練雙心d!K$Hwl90tLg$SbpXqM-6fKoC!fMzai&9wP$GuMx%SSz_mAwi5訣不是已經許久沒辦法上去,不如改為選拔長老,你下場跟人打,也好測試你的實力。」曦灼說出她的打算:「而且魔尊也同意了,就在下個月開始。」

「可是阿薰的身體…」昱灼出聲,卻被桃薰攔住。

「我知道了,娘。」桃薰輕聲的說。

曦灼心情很好的微笑:「妳看看你,私底下還是這麼愛撒嬌,要是昱灼也能喊我一聲娘才好。」

聽到娘的希望,桃薰卻只能苦笑應對,她注定不能完成娘的期待,這份愧疚讓她很痛苦。

「我要等到拿到少主之位,這樣阿薰才不會委屈啊!」昱灼打哈哈敷衍過去,那是他們對外的藉口。

「那就這樣定了。」曦灼微笑的說:「我去忙其他的事情。」

「娘,您慢走。」桃薰關心的說,但曦灼只是點個頭就轉身離開。

等曦灼的背影消失,昱灼才轉為嚴肅:「你身上還有傷!逞什麼能?」

桃薰也一臉尷尬:「我看我娘這麼高興,一時沒想這麼多…」

「她在逼你!她清楚你有多重視她!所以她對你提要求,你從來不敢拒絕!」pNxVVYn)zH^TTqBq*gzop1xkJ7uh+fTQ*VJEbXtpJk(%eLOrs7昱灼不高興的說,他身為醫家又把桃薰當成妹妹,當然知道曦灼對桃薰有多重要。

桃薰沮喪的說:「那是我娘...」

「對,為了你妹妹對吧?」昱灼無奈,他們狐族個性Lve2n)-EoEvNJTcJ4Nwpzzdg^ogv8Qqfyx6E*Tg^bWNz_Rwlh#多疑,對於桃嫣這個人,雖然有聽說,但是看到曦灼心心念念的,都是那個不存在的女兒,而眼前這個真實的,卻傷痕累累他就心痛。

「你永遠不說自己的想法,只是在累積離開的理由!」昱灼不高興的說。

「我不是沒有說!」桃薰瞪著昱灼朗聲,看到昱灼不解,她才轉為低聲憂傷的說:「可是她…不在意。」

即便南風住進桃嫣的房間,曦灼依然沒有反應,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說什HKl^)rWhXRsd8TxkXQ-LT*Z([email protected]^k([email protected]麼、做什麼都沒有反應,那她要怎麼辦?

昱灼看著桃薰,將她拉過來抱住,輕拍她的肩膀:「哥在這。」

「恩…」桃薰嗚咽地點頭。

在昱灼面前,她才敢放下一些表象,露出內心的脆弱。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維特效應」是因為悲傷、痛苦的情緒,所產生負面骨牌效應的連鎖反應,21歲的莉亞被診斷出患有白血病,她決定在臨終之前,逆轉「維特效應」,要證明快樂也能帶來加倍的幸福,她稱為「幸福效應」,於是她用自己的生活來做實驗、拍影片,創造出無數個純真而迷人的魔幻時光,尋找年輕拉子的終極幸福之道。

註冊馬上看《最後的幸福時光》!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