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紫菱、雨澤、桃薰、南風四人站在紫菱選好的地點。

南風看著紫菱師姐_K&([email protected]動作,只見她又是測量又是施法的,上次回去魔界她沒有那個閒情,這次她才轉而注意著紫菱怎麼開啟回魔界的道路。

「師姐,我們要不要去幫紫菱師姐?」南風問桃薰。

桃薰搖頭,「除了紫菱,我們還沒有人有辦法開這個通道。」

「開通到要找對時機地點,不是說開就能開的。」雨澤在一旁補g5=B+ESII$0cY)9kPkOG#8hY&jXXQ4^@Ky-oYMG#Ql2HD5NaX=充,「除非你是有大能者,可以強破魔界與人界的區隔,否則你就乖乖的等吧!」

南風只好乖乖的點頭,一旁的桃薰對她解釋,「我們魔界在西山、天界在東山,人界則在山下,當年神明與修道者們設下結界,讓我們各安一偊,不該互相ByblMFXvT0AICkevRL$Va7SySL^D_T%Y7!uNkKJj#X3xKHOWL&侵擾,上萬年過去,雖然結界較薄弱,但還是不能亂了規矩。」

「知道了。」南風點頭,但她的手偷偷牽緊桃薰。

雨澤看著兩人的手猛盯,桃薰感覺到雨澤的視線,她只好$oHt$wDAYnuSeabc9wnMb#vPScF)#HVq7VtD1W0Z1TD+znz57d放了手,南風感覺手上一空,她心裡失落,卻不能表現,只能裝作不在乎的看著紫菱。

四人回到了魔界邪影教,剛到門口面對來關心的師弟妹,桃薰還是一派溫婉的笑,而南風則在人群中看著桃薰。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知道這樣不太對,至少,喜歡同性這不是對的吧?

可就是放不開,把一個人裝進心底,花了太多時間,現在要把桃薰拿出來,南風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但此時,卻有個男子也站在人群中,面貌斯文、英俊挺拔,但氣質卻有幾分深沉,雨澤跟他一比,雨澤t_e=zjfHy6HLS#yID9=8^[email protected]%%pZU-Haknr1Kp=27是溫馴的鴿子,而此人卻是有著蒼羽黑鷹。

「對了!師姐,聽說昱灼狐君過來作客,你有看到嗎?」其中一個師妹說。

桃薰聽到有幾分驚訝,然後轉為欣喜:「真的!」

「對呀!他來了有幾日了,聽到你危險,還打算去救呢!被曦灼長老攔著…」那名師妹還在[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7jtpu(^8udIMS-h3Jdh0!WRsf2Z4Z說,昱灼狐君已經走過來。

昱灼狐君是個身+Im-PU2*nzS#HGXiGOOZD&%23He=8A4Zz)KEj-wGex#jU5ja^V高頗高的男子,面如冠玉一派溫文爾雅的模樣,只是身上穿著的衣領有一圈白色皮裘,諭示著他狐妖的身分。

在南風眼中,這人的功力深不可測,她無反判斷昱灼狐君的境界。

「桃薰,許久不見。」昱灼狐君溫雅的笑著,眼角眉梢間的歡喜,卻是人人都可以感覺到的。

桃薰也回以笑容:「昱灼狐君!」她走過去迎向昱灼狐君。

眾人都在看兩人,郎才女貌的模樣,他們都希望有段激情相見的風景,而昱灼狐君也不負眾望的搭上了桃薰的肩。

「妹喲!你還好嗎?」昱灼狐君突然轉變語氣,激動的看著桃薰上下,一副自家兄長的關愛表情。

其他人也從那種男女追求的幻想中清醒。

「沒事,我們走吧!哥。」桃薰豪不猶豫搭著昱灼狐君,兩人要回去,但南風卻站在他們面前。

「師姐,這位是誰?」南風看著桃薰跟昱灼狐君互搭的手,如果眼睛能噴火,那南風早就燒死那#^[email protected]^JfRTxbIg9xb!Z=sjOlhLTT!J隻搭在桃薰肩上的手。

「這是…」桃薰看著南風想解釋,卻被昱灼狐君擋住。

「你就是南風?」昱灼狐君挑眉,眼前的女子一身白衣披掛,腰間的兵器散著隱隱的靈氣,觀察她的氣質,莫約心動期,似乎是個值得一戰的sMHfNu&Y!EVC^zqDnlSyC^&^EqpnhBRPz0%VL!EJ)L6VW_V1ea對手。

昱灼狐君的語氣讓南風戒備起來,尤其他跨前一步,將桃薰擋在身後,一副保護者姿態的模樣。

南風發現自己無法看清眼前人的程度,用桃薰教過的將功力放到眼前,她卻只看到一隻雪白的狐狸,只是那狐狸有著九條尾巴,狡猾的看著自己眼中11Ut3*Du4H0PFk([email protected])g5x-h8J#Xz2Cop^9aBFAb9zFJ有著不屑的精光。

這時曦灼走過來:「薰兒,回來了?」她眼神看過桃薰,確定她沒有什麼傷口。

桃薰乖乖的上前行禮:「曦灼長老。」

「恩。」曦灼點頭,然後她看向昱灼狐君:「你們也見過面了,晚點讓昱灼給你[email protected]@ze)dS_=8Y1X50KgSad8)QQjr8MSHoN#[email protected]看一下你受的傷。」她意有所指的看向南風。

南風咬著唇低頭,不敢說一句。

「好的。」桃薰說:「那南風也一起吧!順便看一下雙心訣。」她對南風招手:「師妹我們走吧!」

南風乖乖的點頭跟上。

「走吧!」昱灼聳肩,跟著一起離開了。

「對了!昱灼」曦灼喊住昱灼:「這次有空,讓薰兒跟你回狐族吧!」

南風感覺桃薰跟那個昱灼狐君明顯僵了一下,「我再跟阿薰討論看看。」然後昱灼拉著桃薰告辭。

他們一起到了桃薰的藥爐,桃薰對南風說:「南風,你先回去吧!」

南風看著桃薰,想到剛剛昱灼口中的阿薰,她猜測著眼前,這個男子跟桃薰之間的關係。

「我想留下。」南風看著桃薰說,她更想問的是,你們是什麼關係,為什麼這麼親密?

為什麼那個男子搭著你的肩,你卻沒有反應,已經如此習慣他的親近嗎?

但桃薰卻肯定的看著她,眼神帶著驅趕的意思說:「南風,我讓你先回去。」

南風只好倔強的點頭,她看著昱灼眼神敵意,留下一句:「那我一會過來找師姐。」她依依不捨的看著桃薰。

桃薰卻急著把昱灼推進自己房間,還關上了門。

南風眼睜睜的看著門關上,心也被關進冰窖似的涼。


(圖/pexels-gustavo-fring)

 

關上門,桃薰喘息的靠在門上。

昱灼走進她,搭在她的肩上,溫熱的手掌緩緩拉開她的衣襟,然後摸上她的肌膚。

桃薰感覺胸前受傷的地方,終於不那麼疼痛,然後就是一陣真氣緩緩的送到桃薰體內,讓她蒼白的臉恢復了血色。

「行啊!能撐!」昱灼一臉痞像,看著桃薰,「2MQsqgAQGC2S%[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h*VKD+=lV強押著內傷,不讓曦灼長老跟你的小師妹發現,你再撐啊!撐死活該。」

「哥,別這樣,我不撐著,她們會很擔心的。」桃薰疲軟的坐在椅子上,解除掉表面的法術,其MRXXhTqftWo77o4C+0qzI0P6if9pnVR7JMg8NulPrz0&P3%$Bb實她被武玉跟魏無傷害的很深。

跟南風在人間時,只是把肉體的傷口治好,可是她受傷的氣海卻還是在洩漏,像是有裂痕的瓶子,多年累積的功力跟精氣不斷的wxPigAJh$n)L75LP^oAyvTdo^rjmOrAWA1cmJj1Y)A!8Lus0^%漏出。

yuOmbGMJN5oLjsp(#faEJkA*6#hS6)q=_P%bGWSHsRwJ1uaxQw是是!妹妹啊!」昱灼無奈的上前,粗魯的撸起桃薰的袖子把脈,「你行、你貼心,你知不知道人間有作死這個詞,你還耗費功力維持這樣的表象。」這樣等於損失雙倍的功力。

昱灼稱呼桃薰為妹妹,因為在他心裡,桃薰確實是妹妹一樣,況且他心裡裝了別人。

只是他們喜歡的人,都不是長輩喜歡的,所以只好先互相掩護。

桃薰任由他動作,兩人並沒有什麼男女之防[email protected]&R8($0CqpFIMYi6Dz#5vs!s,因為在他們眼裡,從來都是兄妹,昱灼像是她的兄長,而非結婚對象。

「對了,你那個小師妹,就是你寫信來問我的少昊血脈吧?」昱灼一臉八卦的模樣問。

原本那個俊美無濤的少年公子,馬上變成無賴的模樣。

想到南風,桃薰有些臉紅:「對啦!」

「這麼上心?」昱灼壞笑的看著桃薰。

桃薰紅著臉說:「南風從小就是我照顧的…我能不上心嗎?」當然,她也有心動的關係,只是她並不想說破。

「那她肯定不知道吧?」昱灼突然靠近桃薰,看似制住桃薰的手腕,實際上只是把她的手腕放好,貼著她耳邊:「你師妹在偷看你呢2e$zYmGax4VS0Ui2mkB#*Araim-nt5e2ZcjMYDvf#!i8yB4m%&!噓。」他猛然往桃薰身上多灌了真氣。

「什麼?」桃薰問,多出來的氣讓她喘了一聲,看似嬌羞的紅臉,其實只是岔了氣而已。

「跟我回族裡…」昱灼轉為低聲的說:「所代表的意思。」

桃薰嘆息:「等於承認我是你的道侶。」

昱灼終於放開手,也不在戲弄桃薰:「是啊!用我們狐族的意思,就是你是我的未婚妻。」

遠處的樹突然傳來「啪」!的一聲。

一根被人踩斷的樹枝落了地。

而樹上的人卻已經離去。

桃薰跟昱灼同時看向窗外,確定南風離開了,昱灼才讓桃薰脫下衣服,準備給她診治。

桃薰穿著中衣,讓昱灼幫她施針調理:「哥,治得好嗎?」

「你當我黃泉冥狐的稱號叫假的喔?」昱灼得意的說。

桃薰無奈:「人間取的外號,你就這麼喜歡。」黃泉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你不覺得人類有趣的緊?」昱灼笑說,他對人族有特殊的好感。

昱灼拍了拍桃薰,示意她轉身,在她背上尋找穴位:「我說妳啊!這傷口邪氣這麼重,你也不清理一下?」

「南風那時強行把我休眠了,我們教裡懂醫的人少,所以x5wLswTIQ_re-wH)1OW-UQWJfaH$kv0ew4A()rZMZGjc403PQl耽擱了。」桃薰解釋,實際上,邪影教真正懂醫的人只有自己,其他師弟妹還在學。

昱灼悠閒的拿針刺入桃薰的穴道,然後引出邪氣。

桃薰嘶了一聲,眼神可憐的看著昱灼。

W+g7zbh2_Q32PvoT2#By2IuQh_IfbzW7psGe*2reO!_XhcE$&G「不要那麼寵她。」昱灼拔針,剛剛他調理了桃薰的身體,算是懲罰桃薰如此亂來:「你看,那時耽擱,邪毒就會淤積在體內,如果不是我,你會更痛!」

「是!知道錯了、錯了、錯了!哥你輕點!」桃薰都快痛哭了,昱灼才慢條斯理的拔針。

「這不是想治好你嗎!」昱灼輕快的說,只是他明顯歡快的模樣,多了幾分故意。

「是、是、是,哥求你了!」桃薰感覺身體的疼痛又多了幾分,但是在昱灼拔針後,她感覺身體明顯輕鬆很多。

診治好後,桃薰穿好衣服把自己收拾整齊,然後轉身去自己的櫃子拿出一罐丹藥。

「謝謝啦!」桃薰把自己煉的桃花丹拿出來,交給昱灼,這丹藥可以駐顏,是給女子專用的。

當然不是給昱灼用,而是他心裡的「她」。

昱灼滿意的收下,他看著桃薰想起什麼的提到:「這次我來,除了曦灼長老,還有魔尊也邀我過來。」

桃薰疑惑的問:「魔尊?」

「對。」昱灼看著她詢問:「妹妹,你們教裡到底要做什麼?」

「就是一些計畫。」桃薰遲疑的說:「魔尊要報仇。」

「可是他跟我拿的藥,卻是能刺激返祖能力的藥,這藥的藥性霸道,服用下去等於是自封活路。」

「返祖?」桃薰不懂,這種藥她也會製作,魔尊何必繞過自己呢?

昱灼看著桃薰說:「我聽魔尊的意思,那是給你小師妹用的。」

南風?

南風有一半的少昊血脈…

想到這桃薰緊張的看著他:「你能改藥方嗎?」

昱灼自信的點頭,但是他壞笑:「可以是可以,但我要你配合我。」

桃薰挑眉:「配合什麼?」

這時,外面的風將門吹開了一些,不知道什麼時候,門閂被打開了,從門縫可以看到房裡的昱灼溫柔的拿著外衣替桃薰披上,看似親[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idYZzlqQIYSZ=t)gYXQyX^tfc=H密的在桃薰耳邊低語:「我要確定,你家小師妹值得我改藥方。」

桃薰轉頭,隔著門縫看到了南風站在門口,而她肩上一暖,昱灼壞笑的聲音在她耳邊:「%[email protected](u)[email protected]你不想看看她有多在意你嗎?」

桃薰看著門口的南風,她的臉上閃過驚訝、忌妒還有厭惡,以及傷心,每一樣情緒都是她以前沒有見過的。

「忌妒已經讓你的小師妹長大了,桃薰,你看到她的表情沒有?」EM$N!bJJw58aZfu%%jD!f^-WE23zfqf16A)gl19l=g+9g*VR)^昱灼在桃薰耳邊低語,像是親密的相依,並替她繫上衣衫的繩子。

桃薰看著南風跑開的背影,心裡卻鬆了一口氣。

「大家都是一樣的,你不也是為情所困?」桃薰垂下眼說,昱YhPnTj5NZuKs$ZmSpiqmsPOv8QWG)m)l5#YKR*G$ldC-jD0q!3灼的情人在人界,是個巫女,可惜的是,狐族不會同意讓一個野巫進門,他只好藉口來找自己,然後再偷溜到人界。

「是啊,所以我才不希望…妹妹你再受傷。」昱灼看著桃薰認真的說:「有時候寵她就是害她。」桃薰把所有擔憂、傷38H%hnPTtZO8rtEehfORhs#O-$wmSnOo*nYc$Pl%[email protected]#口都隱藏起來,目的是要讓身邊的人放心。

但其實親近的人都知道她不好,這樣只是徒增別人的擔心,但又讓人無法開口關心,只是把所有人都推遠而已。

桃薰苦笑:「哥,我們是一類人,只有對別人,我們才狠得[email protected]=*un4-4ag%um*kKB_K0q=xeTLH$)下心。」她對南風的猶豫不決,跟昱灼對那巫女的放任是同樣的。

人族的壽命只有短短數十年,而rNq7co3MdCave-#B9B!o)zKuC%[email protected]昱灼卻有長久千年的壽命,因此只能不斷的去尋找巫女的轉世,但其實只要修煉,就是能長存,但那個巫女卻拒絕昱灼幫忙的要求。

他們都不喜歡干涉喜歡的人,只想幫她成為她想成為的樣子。

「是啊!」昱灼嘆息,他看著桃薰:「可你連自己真實的心意都沒有告訴她,至少,她有知道的權利吧?」

喜歡的人在眼前,卻總是被若有似無的拒絕,誰都會生氣吧?

「我不敢說,我怕說了,她就有x8^o3UNAE8=pfW7(=CQ6O*[email protected]_bXXhckiX$YgiWKf7-=p理由拒絕我了。」現在不說破,她還是南風的師姊,可以關心碰觸她,若是說破,南風拒絕她就算了,萬一南風接受自己,她就是害南風違背陰陽的人。

「況且…」桃薰看著從遠處走來的自己娘親:「若是打亂魔尊的計畫,我怕她危險。」

在自己娘跟魔尊的眼裡,南風的身分永遠是顧君緣的女兒,顧霜雁。

昱灼也感覺到曦灼的到來,他跟桃薰一起見禮:「曦灼長老。」

曦灼踏進桃薰的藥盧後點頭,她看著桃薰:「薰兒,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昱灼只好站在屏風後,讓她們娘兩說話。

「薰兒,我想到一辦法,來考驗你的雙心訣!」曦灼說。

「雙心訣?」

「對,no+uglj=5-XJgOGwMOG#K-M8JOaXd0u5QaN%HG#cmDXZY%d&C9你練雙心訣不是已經許久沒辦法上去,不如改為選拔長老,你下場跟人打,也好測試你的實力。」曦灼說出她的打算:「而且魔尊也同意了,就在下個月開始。」

「可是阿薰的身體…」昱灼出聲,卻被桃薰攔住。

「我知道了,娘。」桃薰輕聲的說。

曦灼心情很好的微笑:「妳看看你,私底下還是這麼愛撒嬌,要是昱灼也能喊我一聲娘才好。」

聽到娘的希望,桃薰卻只能苦笑應對,她注定不能完成娘的期待,這份愧疚讓她很痛苦。

「我要等到拿到少主之位,這樣阿薰才不會委屈啊!」昱灼打哈哈敷衍過去,那是他們對外的藉口。

「那就這樣定了。」曦灼微笑的說:「我去忙其他的事情。」

「娘,您慢走。」桃薰關心的說,但曦灼只是點個頭就轉身離開。

等曦灼的背影消失,昱灼才轉為嚴肅:「你身上還有傷!逞什麼能?」

桃薰也一臉尷尬:「我看我娘這麼高興,一時沒想這麼多…」

「她在逼你!她清楚你有多重視她!所以她對你O1o=ZZ)jme$6U%L3pOPBwz^^Ph!=mA007aCEwqo!45m+uZbKMy提要求,你從來不敢拒絕!」昱灼不高興的說,他身為醫家又把桃薰當成妹妹,當然知道曦灼對桃薰有多重要。

桃薰沮喪的說:「那是我娘...」

「對,為了你妹妹對吧?」昱灼無奈,他們狐族個性多疑,對於桃嫣這個人,雖然有聽說,但是看到曦灼心心念念的,都是那個不存在的女兒,而眼前這個真實的,卻傷痕累累[email protected]&eqboG0$Rpi$KjruEpr%U^$Z*6k$F_Bj_$__YMy他就心痛。

「你永遠不說自己的想法,只是在累積離開的理由!」昱灼不高興的說。

「我不是沒有說!」桃薰瞪著昱灼朗聲,看到昱灼不解,她才轉為低聲憂傷的說:「可是她…不在意。」

即便南風住進桃嫣的房間,曦灼依然沒有反應,就好像一拳打在棉RMmcqcxq=CxEn^M#UBffVhpKM)8m3nsc!_L+-IJ+Zi!91XvZ5D花上,說什麼、做什麼都沒有反應,那她要怎麼辦?

昱灼看著桃薰,將她拉過來抱住,輕拍她的肩膀:「哥在這。」

「恩…」桃薰嗚咽地點頭。

在昱灼面前,她才敢放下一些表象,露出內心的脆弱。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