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因為武玉把桃薰綁架到人界的關係,她們回到魔界需要等下一個逢魔月,因此只好又住回那個小宅院。

而紫菱跟雨澤就租下隔壁院子。

命運有時候就是奇怪的東西,妳要的時候不給,妳不要的時候卻甩都甩不5buXO$&N=M4hOiV-zp(#I)CToNOsAqFTiqwNAo$flskkJ3uZ65掉,例如此時的桃薰,她可憐兮兮地看著紫菱,欲言又止的說:「那個...」

「不行!」紫菱說。

桃薰摔了筷子:「我都還沒說耶!」我想吃肉!我要自己煮飯啦!

紫菱看著她…身後的南風:「現在妳歸南風師妹管,這是大家都同意的事情!」

桃薰苦著臉,所謂的大家也只有三人啊!

雨澤去買藥了,現在她唯一的盟友紫菱也成了小師妹的幫兇!

而南風也毫不留情地拖著她去房間,執行那件會讓人流汗、呻吟,讓她手抓著棉被不放,幾乎要壓抑不住夾緊大腿的[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ZKBu4D行為。

「上個藥而已,妳那是什麼表情。」

南風放下藥瓶,無言的看著桃薰,她到底有沒有病人的自覺,她全身上下多少的傷,結果這女子卻在那邊演!

武玉對桃薰的虐待,自己看了都滿腔怒火,然後又是滿滿的心疼,可是被桃薰這樣一鬧,她又生不出氣來。

「換妳試試看…」桃薰哀怨的看著南風,她嚴重合理懷疑,南風絕對是故意的,她看著南風替自BGLb#psxr7b_GxA2rQDUZM&dU!IcB&(Vgegd9bp*6*M+Q!D+T$己披好衣服,她忍不住的揪著南風的頭髮:「小南風妳就這麼恨我嗎?」

受傷,只是疼那一下,上藥q=$wpbzlI58$B_1=5#DT=JKWA=T4F-d-(e5kPrI%go^9Q0pRDT卻是細細的滲入她的傷口,疼痛在身體裡,不那種痛到崩潰大哭,可就是讓她坐立不安。

南風被扯住頭髮,只能近看她,只見[email protected]!i$ulwqETFM1$(ZvdgAQ72c(q11FneoDo^Zn她衣領半敞,眼神諂媚又無辜,那張桃花臉上撒嬌的模樣,那嘟著的嘴唇,像是勾引人親吻一般,她眼神順過一點黑暗「要是真的恨妳,還救妳幹嘛?」

「那你為什麼就不給姐笑一個嘛!」桃薰得寸進尺的要求。

「我不賣笑。」南風撇過頭,她看著桃薰,示意她轉身,正面看3G7tvT8pvFzdf&5FE6T-WJj$Tr2ZA([email protected]+PMoIe9G=nbq&x著她胸口,那飽滿的胸脯,原本讓她有些遐思,可一看到她胸口橫過的傷痕,那些想法又煙消雲散了。

想到桃薰為自己做過的事情,想到她的隱藏,原本想要罵她的話又悶在了嘴裡。

「為什麼,小南風笑起來這麼好看,給姐姐笑一個嘛!」桃薰開玩笑的說。

南風掐著她的肩膀,看著她:「為什麼要這樣嘻嘻哈哈的,妳受了重傷知不知道!」

當時武玉根本沒有要放過06d8ReNwc))#[email protected]@_Zvp)x7T+!r&7fAU4kl她的意思,要不是他們搶救及時,桃薰恐怕會被挖了內丹,那魏無用咒術控制桃薰,她差點就淪為採補道的犧牲品。

「你為什麼不怪我!如果不是我把妳送的髮簪給人,就沒有這些破事!」南風不高興的說。

桃薰沒有嘻嘻哈哈,只是正經的說:「是我沒有解釋清楚。」

「那妳為我做了那麼多,為什不怪我!你全身上下這麼多傷,都是我害的!」南風抓緊她的手。

桃薰輕聲說:「這是我自己的因果…」她選擇隱瞞南風一些事情,自然要承受那部分的因果。

南風:「妳騙人!妳只是在壓抑自己,妳明明這麼痛,為什麼還要笑!妳為什麼不哭出來!」

「哭哭啼啼多喪氣啊!我就喜歡笑嘻嘻的…」桃薰有些緊張的看著南風說:「還是南風…妳討厭我?」


(圖/pexels-cottonbro)

南風看著她,突然抓著她的肩膀彎身吻她,只是輕吻後,然後摀著嘴說:「我沒有討厭妳,但我討厭TBiv&1s!Ao9lqMTp&ocgYCmp)F89*[email protected]^4ERhj妳明明痛得要死,又什麼都不說的樣子!」說完就離開了,留下愣在原地的桃薰。

剛剛,南風做了什麼?

桃薰摸著自己的嘴唇,南風突然掐著自己的肩膀湊近,sIMZktm(1C^[email protected]*_e5lXYy(7bU_yv)o5W*5B$tgp^4她感覺嘴唇一暖,然後就是南風起身離開的背影,她用手指輕撫的嘴唇,剛剛她是…

被自己的師妹親了?

桃薰感覺好奇怪,心裡有點欣喜,又有些迷惑,幾種情緒在心裡轉動,她看著南風遠去的方向。

被喜歡的感覺很好,她也喜歡南風的,可是桃薰沒有回應的原因是…

「小南風,你這麼可口,萬一我忍不住怎麼辦?」桃薰喃喃的說。

她們還要對顧君緣報仇,這個計畫已經不可能停止了。

另一邊。

親了桃薰的南風,幾乎是用驚恐的心情奪門而出,她一直跑在一棵樹下才站住。

說不出是跑太快的心跳,還是親吻桃薰的緊張。

「你做了什麼!笨蛋!」南風懊惱的問自己。

我怎麼可以吻桃薰,不是覺得女子對食不對嗎?

可是…

想到剛剛桃薰被她親吻的模樣,那柔軟的唇肉,只是輕[email protected]^o7FZi)3(eX2U0fWjI=KsG_eou0oerJy輕貼著,心底就漾出微甜,桃薰瞪眼驚訝的模樣,嫵媚又可愛的模樣,南風發現自己竟然想要一再回味!

我瘋了吧!

幹嘛要親她來證明,自己不討厭師姐啦!

南風走到附近的水缸洗手,看著剛中的水倒映著自己的臉,那個水池裡的人,有些羞怯卻又帶著欣喜的表情是誰?

然後她更困擾的是,桃薰會接受我嗎?

完蛋了!

南風摀著自己的臉想,我已經很喜歡桃薰了。

在等待逢魔月的期間,紫菱、雨[email protected])EJ2EIp)fQmb0PPQWcxKAxVCkq)nXdmbc+tcXWN澤準備去外界蒐羅一些修練的器材,而南風則留下來照顧桃薰,紫菱去辦私事,桃薰只能專心養傷。

經過那天的事情,兩人都沒有再提那個VRApR)[email protected]#bw&iiLhYLBZNoOXBE-R_rcHXdwx吻,但兩人卻明顯的親近許多,偶爾桃薰身體好的時候,桃薰也會跟南風一起去人族的市集。

桃薰看著飾4Y2*4W#6DxL8r&6h7NTiBJemXhgsh7Ghdp4zCjT6k&MNW98FX=品攤子,拿了一個耳墜:「南風,好看嗎?」她看著南風,這次換南風作男子打扮,原本美麗的臉多了一點剛毅,一副俊俏的模樣。

南風只是塞了她一嘴糕,看著桃薰微笑,她很想開口,問桃薰這是什麼意思,她們之間又算什麼。

可是剛要開口,桃薰就轉了視線,似乎是無言的抗拒,她只好把疑問悶在心裡,將她的手牽過來。

「很好看。」她附合,看到桃薰鬆了一口氣的模樣。

或許這就是兩個女子在一起,卻不能言說的部份吧?

但師姐是喜歡我的,不是嗎?

南風看著桃薰,她並沒有甩開自己。

一起走在街上,這樣就夠了吧?

兩人雙手牽著,南風表面冷漠@=5*1bi90a0r(i2%IK)TxeAF%@j(n6RaQKTkGQe*1dCqI+sR(4,可心裡卻有點甜,師姐柔軟的手微溫,握在手心裡有點軟,但是她覺得走路都有些飄了。

桃薰嘟了嘴:「你根本就沒有看!」她看著附近是個賣首飾的攤販,打起了壞主意。

「南風…」桃薰拉著南風的手去攤販前。

「師姐?」

「我最近認識一個公子,長得玉樹臨風、白淨斯文…」桃薰還沒講完就被打斷。

「那種小白臉有什麼好的!」南風不高興的冷哼,桃薰稱讚誰她都不開心。

「誰說的,『他』可厲害了,又貼心又可愛。」桃薰壞笑的說。

南風越聽越不高興:「那種男子肯定是薄情又花心。」

「真的嗎?我問問。」桃薰轉身似乎要找那男子,南風也緊張的看著。

結果桃tgPmpjVV9C3AvBE4Xp6dXtqj9d#+wq0(50#[email protected]!PlO薰把南風拉到一個鏡子前,戳了戳她的臉,問鏡子裡的南風:「公子,我說你貼心又可愛,我家小師妹不喜歡呢!」

南風心裏嗔了桃薰一眼,但表面上還是冷冷的:「無聊。」但她卻把桃薰拉近了些。

桃薰心裡好笑,這個小師妹吃醋起來怎麼這麼可愛?

剛好聽到附近有個廟,桃薰也好奇想去看看,卻遇到一群人,南風只好自稱是桃薰的弟弟。

「阿薰,你身體不好,你弟怎麼不扶你?」其中一個男子明顯對桃薰有意思,一直找藉口靠近。

「我還要復健啦!大夫說多走動比較好。」桃薰笑說,她走的滿頭大汗,但這是自己必須要面對的。

那個男子一見到美人香汗淋漓的模樣,根本就失神了,露出垂涎的樣子:「不如我抱你?」

「不用,讓她自己走!」南風冷著聲音說。

等所有人都走了後。

南風問桃薰:「大夫說你要多走動,你今天走了嗎?」

「莫約兩個時辰了吧?」桃薰不太肯定的說。

南風瞪著她「真的,沒有騙我。」

「沒有啊!」桃薰看著南風懷疑的模樣無奈,南風要求自己跟別人都很嚴厲。

「恩。」南風冷冷的點了頭,等前面的人走的遠些,她直接點了[email protected]@Tn4oiU=!hak*7JwRf6olPw#-OG!Rtz=CFFPSxI#E點桃薰了肩,等桃薰轉頭,她故意繞到她前面絆倒她。

「南風!你…」桃薰不解,她驚慌的要往前摔。

等桃薰要被絆倒時,南風輕鬆的將人一接一抱,就這樣將她抱在懷裡。

桃薰先是有些驚嚇,但被南風緊緊摟住,她有些遲疑的說:「那個…我可以自己走…」我沒有這麼嬌弱。

「前面有人。」南風輕聲地提醒,她提手把桃薰抱緊,桃薰被她一顛就安靜了些。

桃薰看了一下,前面無人注意,她才伸手抱著南風的脖頸:「還是南風最好,會心疼人。」

那當然!

南風看似高傲的冷哼了一聲,手卻沒有放下過。

就桃薰所知,南風以自己的靈魂吞噬了魏無,所以也接受了自己跟魏無的契約。

理論上,南風是桃薰的主人。

但是南風對她還是師姐、師姐的喊,並沒有對她下過命令,但桃薰卻發現兩人除了雙心訣外的連結,還有一7GD35i458#=&ld#9%[email protected]+份契約的連結。

因為這樣的連結,她很喜歡靠近南風,越近越好,最好可以緊緊貼著!

「南風,我覺得你好香啊!」桃薰輕聲地說,她就覺得南風有種隱形的氣,讓她很喜歡靠近的感覺。

南風聽到這話,心裡又是一陣騷動,好不容按耐下來,她想起紫菱師姐有說過,魏無對桃薰是打算拿來採捕的,所以兩人的契約裡面,有一條是主人要提供自己的生氣!Az&+VDgUdyZhZd%9Zr6n73rYCbV!bKA41ZE%BdkBM_#*m&3_0,供妖族修練。

所以桃薰才會覺得她好吃。

簡單來說,桃薰以妖力保護自己,那南風自然要用氣餵養桃薰。

南風發現這份連結是可以解除的,可是她不想,她摟著桃薰:「等等沒人時再說。」

桃薰只好點頭,但是更摟緊南風。

直到兩人走上最後一階,南風才把桃薰放下。

「桃薰姑娘真好命,還有人背。」有人調侃桃薰。

「我家南風會疼人嘛!」桃薰得意的笑。

南風只是嘟囊著:「重死了。」可她的手也沒離開過桃薰。

在桃薰身體康復後,南風卻把桃薰帶到了客棧的廚房。

「煮飯吧。」南風一臉正經的看著桃薰:「老闆答應讓你用。」

一旁的雨澤師兄跟紫菱都不懂:「南風妳在搞什麼鬼!」

「桃薰不是要靠著煮飯才能恢復功力嗎?她不是…器修?」南風看著眼前兩位師兄姐,那明顯不相信的表情。

紫菱跟雨澤聽到都是一臉無言,她們看著南風:「妳說一下到底桃薰跟妳說過什麼?」

南風尷尬地解釋:「就是桃薰師姐說過的,她要煮飯然後吃的人越高興,她就能回復…」

雨澤「……」

紫菱「……」

沉默一陣子後他們大笑起來,把南風笑到臉紅起來。

「哈哈哈!」雨澤師兄笑到彎腰,而紫菱[email protected]_7c(reQ0EqH10WmCS638HgiB也忍俊不住,她看著桃薰尷尬的笑:「呵呵咳!阿薰,妳自己挖得坑,自己填啊!」

南風從他們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被耍了,她拉著想要逃跑的桃薰,那張漂亮的臉上都飄起了暴風雪。

「我想妳應該會好好解釋給我聽吧?桃、薰、師、姐!」南風咬牙切齒的說。

桃薰尷尬的笑:「那個…唉呀!傷口好痛喔!」她轉頭離開,卻看到紫菱拖著雨澤先一步走到房門口,她用眼神HDCC1dyO)tMtKsiW#_YXrje4#hmKPZ^Oe%WW!-MW8-HA^hG4UI看著兩人,等等,別丟下我啊!

紫菱聳肩,示意她自己轉頭看南風,就如她剛剛說的,自己挖得坑要自己填阿。

桃薰哪敢轉頭,她僵在原地感覺背後的視線都快燙穿她的衣服,南風生氣了!

很可怕的那種!

她乾笑的轉頭:「小南風,人家當時也為妳好嘛,況且妳吃飯飯的樣子多可愛…」發現南風的眼神一點都沒有減緩,她轉頭然後摀著肚子x+R2YEOhCYDahP&0-^#WPy=r0L(L5UHQ7_P1ma6CQ$%r%vZMbZ:「唉呀!傷口好痛喔!」

南風慢慢走過去搭著她的肩膀,「師姐。」

桃薰僵硬的看著她:「…小南風?」

「等妳傷好了,我們有好多話可以[email protected]*LRpAUcX%O0y(-8R(4(3ut9z(AnLFk8lcZtm8XVK7q8聊呢!」有一瞬間南風將身上的殺氣收的一乾二淨,她笑得甜蜜無害的樣子,像是當年她們在人界的模樣。

「再說、再說…」桃薰尷尬的說,卻被南風掐住了肩。

「我現在認錯來的及嗎?」桃薰可憐兮兮地看著南風撒嬌。

「可以的,師姐,只是認了錯,就該罰不是!」南風壞笑地說。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