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大妞躲在草叢,看著那個道士把南風帶走,她心裡有點擔心,但還是咬牙轉身離開了。

回到家她偷偷把老道給她的銀錢,放在娘的陶罐子裡,她裝作無事吃飯,然後蹲在門口,看著門口的炊煙。

南風的姐姐會生氣嗎?

但若那個老道說的沒錯,南風是被那個姐姐迷惑綁架的,對吧!

其實她並不在乎那個老道是真是假,她只是想找個理由告訴自己,我在幫南Rkg%VJxu8jsQ(2C6FPvCCgH2TG8rN2knGRy_B8yc9_A9L_5^ZR風而已,大妞攀著井口看著井中的自己,為什麼她就沒有南風的美貌呢!

這樣阿蟬也會多看自己一眼吧?

她想了很多藉口,努力壓下心中的那點不安。

桃薰在廚房煮著飯菜,哼著著歌。

最近南風比較開朗,少了過量鍛鍊耗損,心情舒暢,自然也比較健康。

把南風帶來人界是對的,桃薰一邊把把湯添好,一邊想著紫菱批評UwbaN#pq1RGrLo#Z^[email protected]&%03clfi5BchwZyWN$+b!MuTpbOS自己的話,其實她真的是把南風當成妹妹的,只是…

等等!

桃薰突然有些不對,雖然小南風嘴很硬,但從來沒有在飯點遲到過,今天為什麼卻沒有出現?

「南風?」她皺起眉喊。

卻只有一室的寂靜,不對勁!

這時紫菱突然出現,她抱著受傷的左手,「阿薰!有白狗在附近!南風呢!快帶她離開!」

白狗的意思是修道人,這座人族的城靠近蠻荒,很少會有修道者過來,但她們身為魔族,還是不要起衝突為好。

桃薰皺起眉,「南風還沒回來。」

紫菱嘖了一聲「,等不及了!」她轉身,「怎麼辦!要是丟了南風那魔尊…」

「我來處理。」桃薰走到庭院內,閉上眼念起咒語,運用植物的連結在整個程中搜尋,卻找不到南風的蹤影。

不對!

南風去哪了!

一股心慌抓住了桃薰,她焦急地看著紫菱,「你先回去撐住入口,我去找南風。」

紫菱點頭,但是剛轉身,突然感覺到一股魔氣暴漲!

她察覺不對時,已經為時已晚,「桃薰!你不能使用真身,會被那些白狗察覺的!況且你的身體…」

「我要找到南風,要帶回她!」桃薰堅定b(6J4wOmkSq3N!KKYh_UiiZB(E5k_Dpt^Da3Pt&EW88r5cnmo3地說,她的面容變為了黑色,還浮現了詭異的圖文,魔化是一種變強的手段,只有爭鬥時才會顯現的面容。

「好吧!注意安全。」紫菱也顧不得會驚動,轉身化為流光往他們來的傳送陣去。

桃薰在地上用自己化為利爪的手[email protected]&XXGSo3tj2x62a+jJRUgPNzVg_biA%UB(cQo割出一個陣,念誦著咒語,她把自己的心神沉浸在樹葉枝枒間,找尋著自己留在南風身上的氣息。

這是極花體力的事情,她的識想會與城裡的植物同化,但同樣她必須接受等同於同時閱讀上百本書籍一樣,吃力去吸收每種植物的記憶,這也W4p1fAJP9h_Ze)[email protected]$yH60l#ti2rpU+5RK8aqyI#U-kn=lI+4ow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桃薰感覺頭痛起來,沒一會她就跪坐在地上,噁心欲嘔的感覺,讓她垂頭一會才睜開眼,表情不悅,因為=uF(N+4L84%[email protected])!fndGI(AU_ywppvn+v她最後的記憶,是那個叫大妞的姑娘,她帶著南風踏出了結界!

她睜眼的眼睛化成了柳葉型貓眼,魔化過的表情格外的妖美,看著自己的手爪喃喃自BkW+vmcM+IhN$*QX(_FmzFtQNaA!Qe_CqF-##[email protected]&NpSO語,「希望南風看到別嚇到。」

紫菱看著桃薰消失在眼前,她轉而去打開回到魔界的通道。

桃薰朝著記憶中的方向,來到了大妞的家,殺氣騰騰的看著大妞。

「你是誰!」大妞的娘驚訝的看著降落在自己家裡的怪物,她操起掃帚衝過去要打。

「南風在哪?」桃薰冷漠的問,她掐住衝過來的大妞娘,用自己鋒利的手爪架著她。

門口的大妞爹跟大妞都愣住了。

桃薰貓眼似的眼睛看過去,冷冷地問:「南風呢!你把她帶去哪了?」

「妖怪!」大妞的爹想關門,一旁的大妞更嚇尿了褲子。

桃薰嘆息,「我不喜歡浪費時間。」

她閉@[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4&Pxv(caRlJ2hll上眼,伸出的手飄出許多黑霧,黑霧壟罩的大妞一家,一會倒地的聲音傳來,她走上前推開柴房的門,看著唯一沒有昏厥的大妞。

「你把南風帶去哪裡了?」桃薰肯定的問。

在大妞眼裡,眼前的桃薰非常可怕,原本美麗的模樣,變成了黑色的,渾身環繞著黑霧,手爪如山裡大蟲一樣YON%+vTCtoRHBlrojr(Fb#+zzPJnMj0aKzee8yF^NkLZo7VQB-尖利,她的眼睛更是可怕。

「不說嗎?」桃薰走上前看著大妞,她沒有被自己的放出去的魔氣放倒,就是因為她身上帶著南風的簪子。

桃薰伸手一勾,簪子就落到了她的手上,「這我買給南風的,南風又轉送給你。」

「你們不是朋友嗎?Vvvp#kO4LC3LRnp)[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BHD71hv4hp」桃薰看著簪子,透過簪子的木紋,她可以感應到一些發生的過的事情,南風不可置信的情緒,跟大妞的忌妒。

「你們是妖怪,才不是我朋友!」大妞尖叫的喊。

桃薰看著她眼神可憐,「那為什麼讓南風買東西給你吃喝,妳忌妒南風的容貌,卻又裝作與她好,妳只是在利用南風罷了。」她把簪子丟在地9*Q=YATz*V4I5t95fhcVU-&b1TlFsdvtoL(s!0xS=#Cgw+%@_G上,因為上面大妞的貪念讓她噁心。

大妞內心的事情被掏了出來,連帶自己自私醜惡的念頭也被看清,但卻讓她更是咬死不肯說出南風的下落。

桃薰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她一直知道這個大妞不安好心,可她總想著南風好不容易交上朋友,她不想讓南風這麼難過,便也沒有講明,況且人族能怎麼傷害他5Mu%0p28#U6I8ie!qtv5+g2EkvFFz23zJnltM#F$$w6c27=ILw們?

可她終究還是疏忽了!

她冷笑,「我都忘了人族背信忘義的天性,既然你不願說,那就別怪我。」她挑動手指。

大妞突然覺得頭很痛,然後那股疼痛轉到了臉上,痛到不行時,那疼痛又突然消失了!

桃薰拿出鏡子,「現在你也是怪物囉!」

大妞驚恐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她的臉上竟然長出了鱗片!她抓撓著臉,「這什麼!這是什麼妖術!」

「你若不告訴我南風去哪裡,那就別怪我不容情了!」桃薰走上前,準備再施法,但大妞卻陷入驚恐而無法言語。

桃薰沒辦法只好再次用身上的黑霧攏住她,將她迷暈探問她的記憶。

直到找到南風的所在,她才放下大妞。

皺眉看著地上的小姑娘,她探問了大妞的記憶,自然也知曉了她的心思,除了嘆[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l#aCaw^=9UXSwJ*bUYVA([email protected]息一聲歹毒,她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個大妞只是忌妒南風的容貌,就相信那個老道的謊言,並讓老道把南風拐走!

她丟下那些人,縱狂風往老道的方向去。

原本南風只是想要大妞還自己簪子,但是她赴約時,卻被人擄走打暈。

南風睜開眼,看到一個老道,而自己被渾身綑綁,她驚訝地想尖叫,卻發現自己被堵住嘴。

「小姑娘別怕!igC_hlJ^At8O+)v#$RCD^[email protected]%=(^vPvBJH*8+Yv」說話的是個六十多歲的老男人,他一邊說一邊拿出刀子,放在南風頸邊,另一手則翻找著南風的魔珠。

南風只覺得很噁心,她恐懼眼前男子的靠近,但她唯一可以抗拒的方法就是搖頭。

「沒事的,我只是要挖出你的妖丹,很快就不會痛了!」老道察覺眼前F_wDUZ5Ra6(T7TugTA*diLcqJjQ(yRL2_USN-K)pvb(pPRT=z1的童女居然是少昊血脈,驚喜不已,他原本只是在找上好的童女修練,察覺到這個鎮內有魔的氣息,沒想到卻讓他找到這麼一個寶貝。

挖出妖丹!

南風想到當年桃嫣經歷過的痛苦,她害怕的往後挪動,桃薰救我!

這個念頭剛剛閃過,她就被人按倒,那個男人在摸她的身體,脫下她的裙子,因為妖丹在腹部那邊。

如果現在她不是被封印就好了!

這樣的羞辱讓南風掙扎的衝撞,禁錮自己的咒語卻是由桃薰設下,她的反抗徒勞無功!

但這震盪卻讓下咒的桃薰抬起頭,察覺了南風的位置,她縱狂風而至,走到一個洞府的門口。

門口的兩個金甲人俑站了起,「停,這裡乃太乙真虛真人洞府…」

「起開!」桃薰冷聲的說,她一揮手,一陣風將兩個金甲人撕開,然後將金甲人吹到旁邊。

她正要推開門,被吹散的金甲人卻在遠處重組起來,拿著兵器衝過來。

「我不想多造殺孽,你們被拘魂在此已經夠苦了,別逼我!」桃薰生氣的說。

「何等魔物!竟敢在此喧嘩!」一個童男喝斥。

「把我師妹交出來!」桃薰喝到,她手上的爪子化為木劍,打散那兩個金甲人,剛要推門又被那個童男阻止。

童男面色遲疑一會,還是一咬牙,「師父正在閉關!魔物休得擅闖!」

桃薰看著他的遲疑,若是以往,她是不喜歡這樣跟白狗硬碰硬的,但是她不能讓南風受傷。

尤其南風是被自己封印,被自己帶到人界,她該保護南風的安全!

她伸掌一推,一團黑霧就迷暈那童男。

桃薰打開了門,門外還有陣法,她根本不管,強行用功力破陣,自己也被*AW(RP2cX3YuLRgwsDu4*4kwO^sZ4r1F(PM)MsvwY4m!*3&2aM陣法反擊,內息一亂,她吐了幾口碧綠的精氣,但是她也感應到了南風的氣息。

她化為魔氣溜進了房間。

南風看著眼前的男人,他拿著尖刀正要刺進南風的肚腹。

「很快就不痛了!沒想到還是如此漂亮的絕色,以後還可以bTi^[email protected])txL)SI9ssijtGK&#E5ADa6Z)5wO1IWTmJCgf當爐鼎…」老道一邊說一邊要動手,但是,他突然發現自己不能動了!

「我不同意!」一個低沉的女聲,在他背後冷冷的說。

桃薰收回自己在男人D94ag&u!Hw*[email protected]_CT5PkL%[email protected])YHR3-E身上破體而出的手,也順便將男人推到了牆角,看到南風狼狽的模樣,她趕緊脫下自己的衣服替南風披上。

南風原本很驚訝房間多了一個陌生的女子,但跟女子眼睛對視,她就知道那是她的師姐,桃薰!

大腿一暖,她看著眼前的桃薰穿著中衣,而她的衣服蓋住了自己的腿,代替了那被老道脫掉的裙子。

確定南風沒事,桃薰轉過身,看著那個老道。

「傷了我的師妹,你,該當何罪!」桃薰憤怒的眼睛都發紅了,想到-=f)5wkqTYDByIeB-yeD4!-R%[email protected])Hc*UNSIgn7lE%[email protected]自己的疏忽就讓南風受了傷,她氣眼前的男子,更氣自己!

在她心裡,南風等同於桃嫣,當年她來不及救桃嫣,現在她不可能讓任何人傷害她的妹妹!

「你魔界的人?」老道摀著肚腹的傷口臉色發白,在他眼前,桃薰那魔化妖美的臉孔跟周身C)l46CinH$*S51(xEQ(p#Md!tp1w+B7nyF^#ccBAAR3jcp58wx的魔氣,這女子是魔界的人!

「你應該知道規矩的!」他慢慢往後退,倉皇的提醒著桃薰,魔族不可在人族擅用法術。

但桃薰怒火中燒,怎麼可能顧及,更何況她看到南風白皙的腿,想到自己再晚一點,南風可能會受到的[email protected]#3qL!4(4Ct+T)@(DCPjbXX傷害,她就更不可能原諒眼前的人。

敢動我的師妹,他該死!

「規矩是給人訂的,而你…」桃薰冷聲地說,她走過去制住那個老道,扒了他R)[email protected]!orXxXiXHo=W))zSrLMQ-*1V#jCp5ZvggOq9的道袍,讓他背對自己,手上幻化出木針穿了男子的枇杷骨,廢了他一身道行,看著他痛到屎尿盡出流滿鼻涕的臉「不配為人!」

她每次的抬手,手上就是一根木針,她一一刺入男人的身體,穿皮而過,刺破氣穴,慢慢將他折磨至死。

南風披著桃薰的披風,狼狽的坐在床上看著桃薰動作,看著她折磨男人。

啊!…高人,老道錯了!」老道痛苦地躺在地上,桃薰懂醫,每一針都是往人體最痛的地方紮,木針粗大,他每動一fzisRIUcmF(+hJH3u!QR^p-EKdA*=+^KVtfA!m5yyp2uQvexQ)下都會更痛。

桃薰沒有回話,繼續動作,她看著眼前的老道,第一次在南風面前,發洩出內心的暴戾,差點失去南風H*C*oDC&PXaFg)Pg7QZTo4HyfZnUNremL8D2BRo9GYw(+!u#E!的事實,讓她愧疚而痛苦。

沒有南風,這一切就沒有意義了。

她在趕過來時,意識到這件事情,她不願意再跟別人練雙心訣,也不願再有人取代她心裡…南風的位置。

因此她才第一次把自己怒氣顯露出來。

南風坐在床上,她看著眼前的桃薰,她的陰狠毒辣卻是在保護自己,我…是可以被人疼愛的,對吧?

南風慢慢揚起笑容,看著地上哀號的男人。

這是第一次,南風看到了桃薰暴虐的一面,嚴厲的懲罰著眼前的老道。

活該!她冷笑著。

桃薰看著那個男人,「能夠宰制生命很好玩對嗎?」她探查了男子的記憶,然後臉色嫌惡的像是看著一團厭物。

「那就好好享受吧!」桃薰說,她故意讓男子坐著,然後徒手伸進男子的臍下三處,掏出一粒小珠子似的東西。

男子發出可怕的慘叫,「不!不sObmW!KQFA$+(KN([email protected]_rp7R*kAa72cqzWXTj$!那是我的元…」不只是身體的痛楚,而是他多年修練的成果,都被人採走的不甘心。

比起肉體的尖利痛楚,這件事更是讓他恐懼而痛楚。

「你的?不要笑死人了,你搶了別人的,我搶了你的,你要怪就怪自己技不如人吧!」桃薰冷笑,將珠子收走。

南風看到,幾乎是桃薰一把珠[email protected]_85ZgM6HdAADX$zNx)[email protected]%j8子收走,男人的臉迅速老了下來,最後化為一具枯骨似的人,全身上下幾乎只有薄皮包覆,但更可怕的是,他居然還有呼吸。

桃薰對南風解釋,「他是個採捕道。」採別人的精華捕自己的元壽,是道家眼裡下流的修練方法。

這句話卻提醒南風,讓她想起自己的生母,她的臉色又沉下去。

桃薰看著趴在地上的男子,他痛苦的發出奇怪的呻吟,但還能喘息,她走到南風面前,替她鬆綁,「對不起…」

但南風卻突然伸手打她,「都是你的錯!」

南風流下了眼淚,她看著桃薰,第一次打了這個一直照顧自己的師姐,因為心裡的害怕跟痛苦。

尤其是那個老道一句「爐鼎」那是她心裡的傷口,生母恥辱的身分,讓她如同困獸,傷害了最親近的人。

桃薰默默受了這一掌,她直接地抱起南風,兩人離開房間,這時外面的那個童男卻掙扎地趴在門前。

桃薰掏出那個小珠送到那名童男面前,「想怎麼用隨你吧!」

說完,兩人就消失了。


(圖/123RF)

紫菱在傳送陣前等著,許久後一陣狂風吹來,等風沙落地,眼前赫然就是魔化的桃薰抱著南風,慢慢地走過來。

「走吧!」桃薰說。

紫菱皺眉要說什麼,但看兩人神色都不好,她也閉上嘴。

穿過傳送陣,被放下的南風感覺,束縛住自己的東西漸漸消失,她又變回那個十八歲身量的女子軀體。

直到回到邪影教,她的功力也徹底回來了。

她回到魔教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轉身給了桃薰一拳,然後去後山的靈泉洗漱。

一旁的紫菱要擋已經來不及了,她只能眼睜睜看著桃薰被打到靠在牆上。

她看著南風離開的背影走遠,她才問桃薰,「她怎麼了?妳在哪找到她的?」

桃薰卻搖頭沒有解釋,只是低聲說:「是我的錯。」

紫菱直到回到魔界,關閉了通道4Mpp)U6fw_B=nc1T7HF%EOIrCFIeZ+upt9k%eu0kAeql&L*kko,她才有空去關心桃薰,她扶起桃薰,用自己的魔氣去內觀桃薰,卻發現她受了極重的傷。

「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紫菱不高興的問。

「太心急了。」桃薰有些沮喪,她看著遠處南風的背影,「小南風會不會不理我?」

「你…耗盡自己的功力去找南風?」紫菱無奈的看著桃薰,她在意的事情會不會有些奇怪,她的功力都沒了啊!

「為了雙心訣,她很重要,不是嗎?」桃薰突然轉頭問紫菱,她緊盯著紫菱,想從她臉上看出什麼。

紫菱卻只是沉默,最後轉為嘆息,「我扶你回去好了。」

桃薰點頭,她靠著紫菱,步履蹣跚的回去。

南風洗漱之後,還是無法忘記那種羞辱,她越來越討厭別人的碰觸跟視線,也忍不住的去怨懟桃薰。

她開始帶頭,讓其他師兄姊去排擠桃薰,讓*^CAGR$ss_vB*$FXakEij9dXfj%WTXwbK4!Vgpk(^iVGx8oFhJ其他教眾越來越疏遠她,唯有紫菱一直沒有管她的警告,依然跟桃薰來往。

但面對被孤立的狀況,桃薰雖然不喜,卻沒有生氣或反擊。

「你都不會生氣嗎?」紫菱不解,「那個沒良心的師妹就這樣排喧你耶。」

桃薰卻搖頭,「為什麼要生氣?」

「桃薰,你是因為在人界時弄丟過南風,所以才任由南風欺負你嗎?」紫菱不高興的問。

桃薰看著她,「不是,只是我覺得,南風…是在鬧脾氣吧?」

「你為什麼這時候還在為她想?」紫菱撫額,桃薰為什麼這時候還不想想自己啊?

「紫菱,就我觀察,她在半緣道觀一直是這樣過來的,所以,這是她學會的存活方式。」桃薰說。

紫菱愣住,她問桃薰,「什麼意思?」怎麼突然說這個?

「我想你是覺得南風這樣很偏激,是不正確的對嗎?」桃薰看著紫菱點頭。

她輕聲解釋起來pyPVMkao%lY=(s+m+6jl^RRR^^#a&nGddWRrKa4Rau#2QYKtrR,「可是你想想,她以前生活的地方,她從小就在這樣的道觀長大,所有人因為某種原因討厭她,也這樣對待她,她到魔界來,用這樣的方式對我,這是她唯一知道跟人的相處方式不是?」

她沒說的是,離開她的帶領,恐怕南風比她還不知所措,可是她或許不敢再靠近自己了。

想到發現南風時,她身上的裸露,這麼羞C0taYE3ZZp*NYpMe3Rw0f(NBj&1([email protected]%(恥的模樣被看到,南風一定不希望自己在眼前,不然就會一直想到這些事情吧?

「我在人界,除了讓南風出去玩,也是要查探半緣道觀的事sD%[email protected]+9%=iyfeGVm3M*DkhoVD8rWPh*[email protected]$sh情,所以才能知道,南風之前為什麼這麼彆扭。」桃薰說出自己的調查。

紫菱不同意的皺眉,「你為了南風重新調查半緣道觀?這很危險!」

桃薰苦笑,「她是我是師妹,我自然要琢磨她,其實,南風之前一直被一個名叫雨鈴憐的女子欺負,所以別人才會如此待她,她也只知道這一種生存xZmx$l1ALPxsxJYW_DGP(FGea^vb3)n*HHuAFEJ9sd78q^C0FB方式。」

紫菱懂了,所以南風對桃薰的敵意,不只是因為人界的事情,還有一部分,是因為她其實不懂怎麼跟人相處對吧?

紫菱看著桃薰,她正在煉丹的背影。

可是桃薰也不知道啊!

南風還有一半的人族血統,就算不知,但學習模仿上還是有人族的部分,但桃薰卻是徹底的植物妖血統,想想ei#Q*fyQqTLz&uLVIB(jsFZ^e1*R6Gcaa0rq_2(nfK(DS5Qvb*她自己除了跟從曦灼長老的報仇心願,其它就是窩在教裡煉丹,思想也很直接魯直。

所以她才因為想要彌補,帶南風去人界,想讓她重回小時候吧?

紫菱苦笑,這樣想想,南風說不定也是踢到鐵板吧?

跟人嘔氣還能得到幾句罵,跟植物嘔氣,恐怕會被自己悶死吧!

不過…

紫菱看著桃薰,她看似歡快的外表下,卻有著更懂得自然跟細心的一面,但她對南風又是什麼意思,紫菱更想問的是,她nXqHBFR8Y=iS8X-QAluX7F-o%FRNrR)dcdt3n*oot+5#KmpWlP對南風的感情呢?

只是將她當成桃嫣的替身嗎?

「如果你想得這麼清楚,為什麼不跟南風講清楚,繼續這樣下去你們的雙心訣會練不上去吧?」紫菱問。

桃薰卻沉[email protected]=HrM7Kn(GaK=4cicxK8aG=XLXBVZonQ默,之前她就對雙心訣一事很遲疑,而笑笑道長說南風是搖光星一事,更讓她對這訣有著抗拒,她看著紫菱的臉,卻無法開口。

「等她氣消了再說吧!」桃薰推託的說,她看著紫菱,心裡卻有另一層顧慮。

紫菱看著桃薰不願開口的模樣,知道不能再逼,只好先沉默下來。

但是當紫菱來看兩人雙心訣的進度時,她還是生氣了。

南風明明知道桃薰身上有傷,卻還是猛攻直到划傷她。

Ej&2YHCu-H1D!T%XH-mv0X%uKw=x2Zt)FnigWeLm9OmZSPYkrI「一定要這樣嗎?」紫菱看不下去的攔住南風問:「桃薰不是故意的,你不見,她著急地不顧會失去一個據點,探問了全城的,只為了找出你的下落。」

南風的境界已經跟進入心動,可以跟桃薰比肩,這些年的丹藥加持,加上她的個性,在JQ-MHV%[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MAnRFjez6&eImgB!p(FIyAh0J([email protected]武學上的領悟已經超越桃薰,虹靈劍更讓她如虎添翼,足以傷害桃薰的地步。

南風看著眼前攔住自己的紫菱,還有在她身後拄劍的桃薰,只覺得無比刺目,她強迫自己冷聲說:「我沒有叫她封印我的功力,如果不1osEOvU7MRVQ4gSqsH568Uhe6JY6xComj0*Ujs1j0#o0&R_#^-是她封印,我又怎麼會…被人傷到。」

可現在呢?

看著桃薰一副被欺負的模樣,她就生氣,不懂為什麼好像是她錯了一樣。

紫菱無奈,看到南風如此,她就知道,南風根本沒有消氣,她始終覺得自己是需要被安撫的一方。

紫菱直接說出桃薰封印她的理由,「如果不_2j(iRf*iaEJnJHDL*Ugoty!U-7-m8!y(LeXPKvDM5F35gsvnS是她封印,你這個不會封印自己魔氣的人,連一天都撐不到,就會被城裡的修道者抓住!」她不快地拉住南風。

「你還沒發現嗎?就算你自己的能力很強,但你並不會Q2sevGA8^K_xL=dUm*%@NKfgZgE&P)$to6RAt)MQ3eSQxy6(8n隱藏氣息!」她看著南風恍然的表情,「我們帶著魔珠,這對修道者而言,是上好的修煉材料,你也是因為在人界晉升了心動中期,所以才被發現的。」

南風愣住,她從沒有想(@Xr*Vtm7fvkee$vEgR5$ylVwAHy#[email protected]$-cobdT6H3B過是這樣的原因,現在想來,她確實不懂得收斂自己的氣息,她看著桃薰退成粉色的嘴唇,想到自己那時入定,還是師姐替她護法的。

「那…為什麼不告訴我?」南風還想問,卻被人打斷。

「你以為自己是誰,憑什麼每個人要告訴你為什麼?」

另一個低沉的女聲出現,桃薰卻緊張地起身站好。

南風轉頭,赫然就是自己入教時,那個與桃薰面貌相似的女子,也是桃薰師姐的娘親,曦灼。

曦灼走過來看著南風,「你就是薰兒撿回的南風?」

桃薰排開紫菱上前,「娘,您出關了?」

曦灼看了桃薰一眼,桃薰馬上乖巧的改口,「曦灼長老,您出關了?」

曦灼跟桃薰回到魔界後就去閉關了,所以一直沒有見過南風,這個顧君緣的女兒。

「恩,正好,你們不是在練雙心訣,我來試試看威力如何。」曦灼說,但她的表情卻是看著南風。

南風卻也迎了上去。

如果說雙心訣讓桃薰了解南風的內心,透過調查半緣道觀了解她的生活,繼而體諒南風對她的排擠。

那南風此時接下曦灼的挑戰,也是她透過雙心訣對桃薰的了解,以她想做出的改變。

桃薰其實是個很溫馴的女子,雖然平時很跳脫,但其實她一直在盡力滿足其它人,尤其是她的娘親,曦灼長老。

師姐一直在想要得到曦灼長老的注意,並且得到她的重視。

南風看著桃薰,「師姐?」

桃薰此刻也感覺到南風的戰意,她只好抽出自己的甲辰。

曦灼則微笑的結起手印。

這是南風輸得很慘的一次,也是她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陣修。

以符令御陣,當人進了陣,就等於進了一個早已設好的陷阱,,要再出來就很難了。

理論上,桃薰跟曦灼都是妖修,但她們的攻擊方式不同於南風的劍修,桃薰主H&3DkMQChf4Z7gTPHtWhcnQg()BFZyc6wvBv3xbJxtSLr$jX7m要的修煉是丹藥,甲辰劍只是輔修,因為她在武道上的天分不如南風。

曦灼則是陣法,但是因為各自的領悟,桃薰是以劍攻擊,而曦灼卻是以陣法中的殺陣作為攻擊。

南風撞入的陣,名為自問,是運用陣法在敵人AUWN2&Rr(ihr9gB24L!R8ms(uxuQbUztJ=7xfhTlWBhPM++a5I進入後,會塑造成一個一模一樣的分身,敵人借力打力,最後在陣裡被自己的分身耗死。

南風這次是直接跟自己對打到力竭,直到陣法被曦灼解開,她才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她轉頭看著桃薰,桃薰則是左手被打傷,垂在一邊McA)U9AUrmORyWOEwDkijGa6#[email protected]#@NnKH#,也是傷痕累累的模樣。

「還不夠。」曦灼看著這兩人,「再兩百年後,就是顧君緣結丹之期,他閉)[email protected])p4Nr%+O+8q=spBIshln!Ir8m3W%=42)Zwq關結丹後會有一陣子的虛弱,必須要在門派閉關修練元嬰,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

曦灼不滿意地看著桃薰跟南風,「你們進度太慢了,而且雙心訣不是讓你們拿來說悄悄話的。」

南風跪在地上,旁邊是桃薰拄著劍,她擋住了曦灼審視的目光,低頭說:「知道了,長老。」

南風跪在地上,被打敗的挫折告訴著她,自#!uJt++g47H&NS2Nvg9QSqUl$eRBQf2JKIKf-x0J#)kPMU^a7e己還太淺,而她之所以還能在陣內存活,全靠桃薰用雙心訣指點,這才免於身死。

紫菱上前,準備把兩人帶到桃薰的藥盧去醫治。

「薰兒,南風在會讓妳分心,所妳先跟南風分開訓練吧!」曦灼下了命令。

桃薰乖乖地抱拳領命,「是。」儘管擔心南風,但她只能照著長老的命令執行。

南風的眼神黯了下來,看到桃薰如此,她知道,自己終究不是桃薰最在意的人。

桃薰一個人在藥盧時,紫菱送完南風的藥,踏了進來。

「長老太嚴格了!」紫菱不高興的說,搶過了桃薰的藥瓶替她擦背上的傷口。

桃薰呵呵地笑了幾聲,任由紫菱動作,「謝啦。」

紫菱看著桃薰往南風方向的眼神,她意有所指地說:「其實你們這樣也好。」

她指的是南風跟桃薰分開訓練的事,她們師姐妹太親密了,那種感覺並不家人,桃薰或許真的把南風當妹妹,可是南風看桃薰的眼神不gtc!$-0GVHyv8+voVIT4kJe^n*[email protected]#YY_QfZJuL*eX只如此。

或許曦灼長老的存在,可以讓她們記得自己的目標是什麼。

「是啊。」桃薰喃喃的說:「也好。」

當初,桃薰跟曦灼把帶回來後,她就因為竟界關係去閉關,因此她並不知道南風已經住進桃嫣房間。

因此曦灼要去桃嫣的房間緬懷時,她看到桃嫣的房間有燈光,依時間愣住了。

她走上前,正好遇到打開門的南風。

南風愣住,她看著眼前的曦灼行禮,「曦灼長老。」

「妳怎麼住在這裡!」曦灼生氣的問。

感覺到曦灼長老的憤怒,南風遲疑的說:「是師姐安排我住的。」

曦灼瞪著南風,就在南風以為曦灼會發難時,她轉身離開了。

南風看著曦灼的背影黯然,師姐,你的抗議有被看到嗎?

曦灼回到自己房間,她身為人母,對女兒的抗議自然也有感覺的。

她知道自己對桃嫣重視,有時候會忽略桃薰,但桃薰這樣的安排也是一種抗議。

想到桃薰今天護在南風面前,她想了想,還是放棄了,也算是她容忍桃薰的一點任性吧?

她回到房間吐納起來,想要心平靜氣,卻覺得心神有些亂。

房間的香爐上燃著奇怪的紫香,沒什麼味道,但在吸入後,曦灼又突然睜開眼。

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只要南風能幫助她對顧君緣的報仇大業,她什麼都不在乎了。

「桃嫣不能白死,顧君緣你等著!」她在一個人的室內喃喃自語。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