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幾天後1bp=&KdhzROV+BcFeRE#5^dCVBki2AN0BDL(or_DwK(M=o#rZG南風放棄去思考這個問題了,因為似乎從兩人認識起,桃薰就是這樣,說話總是帶著七分虛假,誰都摸不透她似的。

反正自己也沒有什麼可圖,南風自暴自棄的想,桃薰想怎樣就怎樣好了!

聽到她如此認命,桃薰當5#mVB9YhcRv5!e7maNe7!7vYdIrXa#5i^)563&-834rA4w7gin然不會客氣,她打扮成一個少年公子的模樣,而南風則扮成她的妹妹,兩人一起上街開眼界。

「小南風吃看看?」她買了一包甜糕,遞了一塊給她。

9OKh_CRi*2-Mw87TS)U+PE$J+#p*W&*RTAwOaa$)@-jy&UN*w*「師姐,你這次為什麼要帶我出來?」南風好奇的問,對於自己眼前的甜糕,她遲疑一會,才張口吃了桃薰送過來糕點。

人間的食物甜甜的,溫涼的糕體在舌間,很細緻的口感,但她想的卻是剛剛桃薰的手指擦過她的嘴唇。

「人界的通道百年開一次,所以帶你出來走走,太執著於練功,急於求成會有反效果。」桃薰笑說,她w9K([email protected]^&-vu*LI_Zg7L2d-hZ%[email protected]拿著桂花糕吃了一口,笑得甜密,「好吃!」

南風冷著臉,桃薰長相就屬於勾人的那種,偏偏她又總是笑咪咪的,就算是用男子的裝扮,街上的大姑娘小媳婦反V$v2Q+Pd)S9mYV^6ObnrFTpD^mkRstlNmJ8Yl#snlftNU+P(r=而緊盯這個俊俏小生。

南風故意抱著桃薰的手:「我也要一塊。」

「拿?」桃薰把手上的紙包送上。

「我沒手。」南風理直氣壯的說,她兩隻手都抱著桃薰,自然沒手。

桃薰A*d3Hiy$S_6&PnCP#_*[email protected]+Y3vVm只好拿了一塊,放進南風嘴裡,「妳喜歡,回去再買一包?」她沒有注意到別人愛慕的眼神,反而在乎南風的情緒終於外露一些。

不然她在教裡像是一個冰做_*FddV)CeRC#bfmGW=4Z)26t=7R0MWjTF-P!F0B7d*PKm!-jxI的人,除了一般生存的吃喝,總是不見情緒,桃薰其實會擔心南風,畢竟是自己救回來的孩子,她也多放了一些心思。

南風聽到那些女子的討論聲,她微笑的靠在桃薰身邊,佔有慾的勾住她的手[email protected]*Ff(Mjm2GbyV6*VvxG7st8SWEAlvmSTBd&5兩人相餵,南風難得心裡愉悅的點頭,「好,師姐買給我。」

兩人走著就突然聽到一陣樂聲,原來她們走過一處妓院,裡面的歌女正唱著歌。

那軟糯的女聲唱著纏綿的曲子,一句詞曲就唱進了南風心裡。

「…夢中玉人深深擁,半點朱唇淺淺嚐…」歌女的聲音唱得纏綿,讓酒酣耳熱的客人更加迷醉。

南風則看著自己前面的桃薰,一身公子服儀面目俊俏,街上的紅燈籠罩在身邊,她眼神帶著溫柔的水光,讓南風偷偷D4sgAw86Y1A(QzVAN8sD#LP6ti4U0fxZ)&er#Ot9&Y^[email protected]記憶。

夢中玉人嗎?

桃薰因為是男裝,所以不施脂粉,但也比那些塗了水粉的姑娘更水靈,如果桃薰是男子,或許她也會動心吧?

南風注意到她嘴角還有些糕點屑,但那粉嫩的唇卻讓南風想著,不知道嚐起來是什麼滋味?


(圖/123RF)

等等!

南風突然停下,她在想什麼,就算師姐男裝,但她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她怎麼會對同是女子的師姐,有這種親近的想頭?

桃薰感覺到南風停下,她好奇看著南風,「怎麼啦?」南風好不容易親近些,怎麼現在又冷了?

難道桃薰有什麼媚惑人的功法,南風看著桃薰一臉關心的看自己,她卻不懂這個師姐為什麼要對她好。

世人為利與人親好,修道者為了增進功法也會不擇手段,那師姐是圖什麼?

她是不是只是桃嫣的替身?

想到桃嫣,南風心情又不好了,她換了一個話題。

「師姐,當初在道觀,妳怎麼會想帶我走?」南風問起當年的事情,她被打到傷重命危,桃薰的出現成了她的救命稻草,可是ckpw5XlWwn*uk(X)E%ZGk4g!Zs*@D)Nl(ouIcd24*a+_csetdB她有什麼理由要救她嗎?

難道真的只是缺一個人,跟她一起練雙心訣,一起對顧君緣報仇?

桃薰看著她迷惑的模樣,她走到南風面前,「剛剛看妳心思重,還以為妳想什麼,會把妳帶走當然是…」

南風打斷她說:「師姐,妳別說是想氣仙界,我入[email protected])AoIAAJcaFJYF=AO7P9f^99^k)6-#Qg=iEEi$A了魔道也知道,仙界才不會管一個仙婢入魔的事情。」她也是會有長進的!

桃薰看著她嘟起嘴,她眼神一轉走南風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一副紈褲的模樣說:「那我說,是看上妳的美色,南風可信?」她說完T%+vc3zs)W)*P^W7F*#)TGV!HE0xGo-OT^)k5H2Q8y3_5*q!DK,就壞笑著跑走了。

南風站在原地紅了臉,她沒有想到答案會是這個,心裡有一瞬間因為這句話而震盪,但一會她就反應過來。

「不對吧!」南風喊了起來。

想到她被撿回來時,不說身上被抽了鞭子,她在被毀了眼睛前,看到鞭子沾的鹽水時,那時的她nwNLH!5*OUJ&fymn5Aw(q7l3So)Z7lFc+RelYWqIZ87ljS^#Cv已是滿身傷痕,狼狽不堪,再加上毀了雙眼的毒汁,她還抓撓過自己的眼周,而且被丟在寒冷的地上,滾著高熱。

這哪還有美色可言?

她不懂的看著桃mYf5ZS8nfy8BNq!nqJP$W!s!J$o8y0kmfPHaCgB=GigV#rNPyV薰,但桃薰只是笑著跑掉,惹的南風氣急敗壞的追,偏偏她手上拿著糕點,小心翼翼又要顧著桃薰。

結果南風撞上了一個男子,只見男子轉身看著她開口,「好精緻的小女娃,要吃糖嗎?」他手hIDZB)MF$eRohAXosm!HV+jT7_C%4e5VvD)OgVFCR9+V^M6U3C上著一包糖,遞向南風。

南風看著眼前的男子,只見他穿著道服,左手拿著一根旗桿,上面寫著緣字,似乎是個算命仙。

南風遲疑的看著塞到手上的糖,遲疑的說:「道長你是?」

「你就是南風吧?」算命仙笑著喊出她的名字。

你怎麼知道?

南風正想開口,卻被桃薰氣急敗壞的攔住,手上的糕點也被她拿走,「不是跟你說,不可以亂吃別人f*)2VQy+Hh1GBri=-qo=sgpwA!)w1TKNJ8EUrSHtv&u%xFGIVQ給的東西嗎!」

南風手足無措的看著桃薰,「師姐我…我不知道」她第一次看到桃薰這樣保護的隔開兩人,那個道長很危險嗎?

「你知道人家是誰嗎?」桃薰有些生氣的問,打開了那包糖,「萬一這是危險的東西怎麼辦?」

南風知道自己錯了,她低著頭,想到桃薰如此關心自己,她這才軟了下來,扯d$+CbFp^WMFjNWo&vUdPIZFb*Bt#=Qw*AH4%lQE0_&3BDe2O#(著桃薰的袖子,「師姐,我錯了,我不認識這人。」

桃薰調皮一笑,把糕點塞進嘴裡,「不過我認識。」然後就壞笑的跑掉。

南風一愣,才意識到自己被耍了,「桃、薰、師、姐!你又耍我!」她氣得上前追打桃薰。

可惜桃薰已經跑遠了。

最後,南風又7YnNxU(Qzfbh!GYg8x+F-)1yYn(wwSga!MXmOR#XjdEOk3%Yym再次被氣到衝回去她們住的宅院,直到南風的身影遠去,那個算命仙才好笑的抬頭,看著樹梢,「可以下來了吧?小桃花。」

被稱作小桃花的桃薰苦著臉,她看著那個算命仙,「笑笑道長,你壞呀!」

原來那包糖竟被人下了藥,那藥把桃薰的臉都給激成了黑色,看起來似乎是修道人的手段。

「該,讓你嘴欠,偷吃人家小姑娘的東西。」那個笑笑道長一開口,就是一口奇怪的口音。

笑笑道長,自稱貓笑笑,是桃薰在人間認識的道友,也是桃薰需要特別支開南風,才能詢問的人。

桃薰苦著臉跳下了樹,「您早就知道我會吃?」

笑笑道長看著自己手上的旗桿,他早就算到桃薰會吃那份糕點,畢竟那是他的本行,算命卜卦。

「道長…」桃薰才開口就被打斷。

「不用說,我這麼玉樹臨風的男子,當然知道你要問什麼…」笑笑道長壞笑的說。

桃薰無言,她等著道長的答案。

「不過你先回答那個小姑娘的問題,我再回答你的。」貓笑笑說。

桃薰看著他,表情第一次有些羞窘,「一定要嗎?」

「那小姑娘還走不遠,我去喊她…」

「我說!我說!」桃薰連忙攔住笑笑道長,她有些害羞的說:「就是美色嘛!」她親近南風的原因很簡單阿!

笑笑道長卻沒有被她唬過,雙手抱著胸等著桃薰的下文。

「說是看上南風的美色,這句話是pb$wjcen4e(z-jOw3^N4#VDpCAPa0qrlPFAZLgJrr%kE0Z3nlK對,也不對。」桃薰捏了捏自己的脖子,難得說起自己的真心話,「那時我到了半緣道觀,看到南風全身傷痕累累躺在那,那時候我連她的身分都不清楚,對我而言,南風只是一個受傷的人。」

想到南風那時的傷口,桃薰嘆息一下才說:「可就是這樣的傷痕下,南T4rrY)hDQ39VaNKSUh#-5-neud^fBHGYHpH1VIib%q%-3k$wht風卻沒有任何求饒跟萎靡,那種忍死的堅韌,讓我覺得很美。」

被南風吸引的,是一種生命的美麗,即使傷痕累累,但卻有著瑰麗的生命之火。

這樣的美麗讓桃薰很著迷。

笑笑道長了然。

如果說仙界追求的是無欲無求,那魔族就是被強烈慾望驅使的那群,她們甚至是非常容易著迷跟狂熱的。

不管是追求力量上的強大,還是為了追求其他而強大自己的力量。

桃薰則是被南風這種堅忍的氣質而吸引,想到南風那冰霜的外貌,雖然現在因身形嬌小而可愛,但更讓桃薰著迷的是&zGoC)[email protected]_bDkOq)I59OuxS+SdoDadZ+0eA!ys,這肉體裡面的靈魂,卻有著無比的冰冷跟絕裂。

凡事必盡全力,是南風的特色。

當時的她,感覺到南風這樣瑰麗的生命之火,對這火即將熄滅感到可惜,所以才出手相救。

「生命之火?」笑笑道長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桃薰害羞的點頭,她其實沒有對別人說過這件事,不是魔界的人不會做善事,但是無私的幫助人,好像#u_6TB5Dl6NybI3LpUv3+cLZWnr##dd=WcvrJnOgvFs+YsgQ+X就是包藏禍心一樣,還不如就藉著一個藉口,她不在乎名聲,只是一點點不忍。

但南風確實是個良材美質,只是被魔尊看上,她卻有種不安,這份不安的答案她必須要請教笑笑道長。

「小桃花,你真的把南風當成了妹妹嗎?」笑笑道長問,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更清楚其他事情。

眼前的桃薰雖然是個修練一千多年的花妖,卻不洞曉世事,這種深入心中的吸引,在人界被稱作緣分,可緣分有太多種)g%1auC^1BMMonU9uj9$y0v9%j4x+EC&Y2B$RO7TE!HBJ6#fie了,她又能了解到什麼程度呢?

笑笑道長有趣的看著桃薰。

桃薰低著頭,有些握緊自己手上的紙包,「我不知道。」

她用疑惑回答道長的問題。

「有一段時間,我把南風當成我妹桃嫣。」桃薰老實說。

她知道以笑笑道長的功力,知道桃RvUynFV8M1ZQ7)EHDvN7Dn3XfPRLVn98(=B)([email protected]嫣是誰,就沒有多解釋自己墮入魔道的緣由,只是繼續講著她在魔界修練時,沒有對任何人說過的疑惑。

「嫣嫣這個okQg([email protected]@7ZUCBdcHp2妹妹,一直被我記著,我記得她穿的小花裙,記得她喜歡喝的果茶,記得撩動她的頭髮,那髮絲刮過手指的感覺,可…」

桃薰看著笑笑道長,此時他微笑的面容就如同面具,其實他n&A7MO-JNJhlBSwo(y#$TxMkQIdo8mDXL!Pc+^SGR#3KRcMf0#正在冰冷的等著她的答案,可是桃薰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是什麼。

「自從南風來了之後,我就一直在想,那個人,到底是親妹還是師妹,她們讓我同樣地陌生,我了解南風時,又好像在了解桃嫣,原本我是想…讓南風住在桃嫣的房間,我想讓我娘知道,嫣嫣走了。」她有些遲疑的承認,自己也有賭氣的Z(SR=xx#aQ3&vfavN5Ryhn50wu20NjT_i%ov*UqJ=nUsVACvr2時候。

桃薰看著地板,「可是看著南風,我卻覺得似乎嫣嫣又回來了,甚至她會不會就是南風,我花2^XlsoeVusgb1$zxL60D*N5Qu-i)UkaZdJMuF#[email protected]!了好久去觀察,可越看卻越迷糊,我想為嫣嫣報仇,可是…」

她心裡最大的疑惑卻是,真的有這個人嗎?

笑笑道長看著她,「那妳現在呢?為什麼又停下腳步,將Qg_n#gHii0crpcV*+w+w6uSePaf*TC-*F9_F$wb$MIeCTNBvyR那個小師妹帶來人界,她就是妳上次說的,那個不知道內心在想什麼的人吧?」

桃薰點頭,「我不知道,就是感覺不對勁,整個計畫都不對勁,可是…說不出哪裡不對。」桃薰[email protected])sNdfIgB$Wf8g7UC+wYfR#*MYAMG!NbBF^gMh+tWu說,她有種不安的感覺,這整個報仇的計畫,為什麼她應該要如南風一樣恨顧君緣的,她卻沒有那種強烈的憤怒。

就好像,她知道眼前有路,可是有人東西擋住了她的眼睛,所以她看不清前面的路。

「那妳想要怎麼做。」笑笑道長問。

「道長,我聽說你能寄命。」桃薰提出自己的要求,卻讓笑笑道長收了笑容。

「少了一魂,你將自毀修練之路,你確定?」笑笑道長問。

少了一魂,等於被天道認為是不完整的,成仙之路本來就很漫長,桃薰這樣做,對修道者而言會更危險。

桃薰也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但她有種感覺,比起修煉成仙,她現在更應該做的,是留下活著可能性,對顧君UI-5uDXZ_igIp^w!ZQ^DbvWlIBQ*5rPKk%4tLVgjO5p8F$#[email protected]緣報仇這件事情,她私下的調查中有著太多的變數。

變數就意味著意外,她看著南風消失的方向,若自己身死,她希望3ytWwndjm!*!4d!6f6Om1Pwfmut=sJ1b$w0xW1P91h+4+izzjP至少能留下一些東西,可以保護這個陪伴自己的小師妹。

「我確定。」桃薰肯定的點頭。

笑笑道長也沒有再開口,只是看著她說:「你知道我的規矩的。」

桃薰點頭,她從懷裡拿出一個東西,赫然就是一個水燈,水燈上面還有毛筆字模糊的寫著,想成為她。

簡單的四個字,卻帶著強烈的筆劃,南風丟在水中的水燈被桃薰撿了起來。

桃薰當然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南風想變成桃嫣。

她剛發現這個水燈時,有種錯愕跟罪惡感,「我覺得自己錯待南風了。」桃薰沮喪的說,她把水燈放在笑笑道長的面前6+35w1wh)UL6b4wMM*P6K8o#[email protected])&_4xWbH5#x=

她不該把南風當成桃嫣的替身,她是個完整的人,是她另一個親密的姊妹。

笑笑道長看完,微笑的收了起來,「兜裡的桃花釀拿來,我就告訴妳。」

桃薰嘟著嘴,把自己的釀的桃花釀奉上。

笑笑道長接了[email protected]&R5A9YzQ6JE酒說:「妳的小師妹是這個,至於寄命,妳想好再說吧。」他指著自己旗子上的北斗星,最後一顆「搖光」的位置。

只是那旗子上卻又掛了一把鑰匙,桃薰沮喪的點頭,她知道這是道長能提示的極限了,她嘆了口氣。

而要再開口,道長卻已經離開,桃薰有些苦惱。

她慢慢走回宅院,距離他們逛街到現在已經晚上了,而且還下起雨。

桃薰走回宅子,就看到一個人站在門口,形影單支的撐著傘,很明顯在等人。

桃薰嘆息,這個小師妹是她帶回來的,自然多照顧一點,在行為上南風很乖,但[email protected]&T0McNCgbhxZkl&MDbMn(2她沒有任何依賴的人,所以她只依賴自己這個照顧者。

但這是不對的,她並非南風最後歸宿,她只是個醫者,她能本能的感受到這樣的關係不對Sfm(@*2i94XB)TWcf7g=Tkd#&D-RX2C3zQjLNKiL^Zjg_rFYi-,卻無法明確,周圍的人都陷入報仇的狂熱,無法給她答案。

桃薰看了一會,才出現,只是靠近一步,南風的神識已經察覺她的存在,她的眼睛C1n#(cOYbdj12nZDfCp!IhHW*0Xw4BTMNH4n_%ka)wZc!Z$o7V注視著自己時,帶著她自己也沒發現專注。

南風看到桃薰站在雨中,她走過把傘塞到她手上,然後故作高傲的轉身,剩下桃薰可憐兮兮地湊過去。

「還是南風對我最好了。」桃薰撐J1K)goDogn)YJ#Igzb%M2Wqg4SfxWDwZn89ewgZJs%SuaSHw$-著傘,笑得甜蜜,有人對自己好,真的是很快樂的事情,在她心裡,南風已經是她另一個姊妹,她不希望自己給她帶來災禍。

「哼!」,南風留了一個背影給她,只是小姑娘軟綿綿,倒像是撒嬌一樣。

「師姐知道錯了。」桃薰走過輕拉她的衣袖。

南風看著桃薰,恨自己為什麼就是無法對這個人生氣,她粗著聲音說:「妳去煮飯給我吃!」她[email protected]&3Cg230Lo5HE(c1t6))$!x3N1y)cXe%=RVt%JtdQw命令起自己的師姐。

桃薰微笑起來,南風講的好像命令,但她知道南風其實是怕她「器修」沒有修練好吧?

等她知道雙心訣的最後殺招,不曉得會不會恨我?

桃薰有些後悔讓南風也練了雙心訣。

不過用了餐,她把南風哄上床睡,看著南風在被子蜷的小小的,她伸手輕輕的摸著她的額。

不知覺她看著南風的睡臉到了深夜,點上了自制的桃花香,她看著南風的呼吸轉為綿長,知道她睡得深了。

桃薰才起身,卻發現自己衣袖的衣角被人拽住。

「薰…薰,別走!」南風軟軟的聲音喊她。

薰薰嗎?

不是桃薰師姐,不是姐姐,而是薰薰,這就是南風想變成自己妹妹的證明吧?

桃薰深吸一口氣,還是走出了院門。

笑笑道長坐在椅子上,他喝了酒,卻沒有脫衣去睡,反而像是等人一樣。

其實桃薰D0vF=-2RY^QLh-$U7l#^nTT4OoyEMhnBHqu%[email protected]$VqXVZGW4並不知道他的真名跟來歷,他自稱貓笑笑,性別莫測,只是都穿著男子裝束,用著算命仙的模樣出現,所以才被稱作笑笑道長。

至於他的來歷,桃薰也不知道,只是一開始認識時,她分出神識試探,那時腦海裡貓笑笑的模樣,是一隻小白貓,優雅而嫻靜的模樣,$A44x&IrjFF#lv5eFOZ019nbbAeLIf_JBSR0Vndc==XNkMZH2h只是那張貓兒臉帶著神祕莫測的笑容。

「我確定要寄命。」桃薰肯定的說。

貓笑笑看著她,手攏在衣兜,「小桃花,你是真打算把命,壓在你家小師妹身上啊?」

「我只是想賭看看。」桃薰看著他說。

「行,只是事情結束後,我要虹靈劍。」他微笑的說。

虹靈?

那是南風的劍!

桃薰遲疑,「不能是我的甲辰嗎?」她的劍已經成了木龍,應該更有價值吧?

貓笑笑撐著手想了一會點頭,「也行!」對他而言都是一樣的。

桃薰點頭,她讓貓笑笑抽了自己的一魂,封存在一個小珠子裡面。

做了這個交易,桃薰並不後悔,她跟貓笑笑認識,只是起源於在街上偶遇的緣分,雙方都知道對方不是人,她沒9eym^E(FcT&VguLmb^jIL*QKpx8vNCVYzm(GDiffT!iqT4eP92有罵人。

只是她的觀察跟了解,貓笑笑的段數高太多了,因此就算拿了自己的一魂,也不會做什麼,這才放心交給他。

回到房間,桃薰還是有些恍神,下午的時候,貓笑笑說南風可能是搖光星,也可能是鑰匙。

搖光,是北斗最東,《北斗治法武威經》中記載為:「第七天沖,名魒,字破軍」,五行屬水,主禍福,專司夫妻、子息,C3piPo1i)cj7bKSFtIa%[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是一個中天界的虛耗之神,具破懷性,也是個癡,最「痴」的一面展現無疑。

南風的痴她知道,對顧君緣的報復心確實很強烈,也因此魔尊才認定南風可以修煉雙心訣。

想到雙心訣,桃薰猛然一嘆,當初撿了南風回來,萬萬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她看著南風的睡顏,她確實有某種吸引自己的特質,只是…

其實原本她只是叛逆的把南風安排在桃嫣房間,只是想要氣自己的娘親曦灼,她不懂為什麼失去一個妹妹,她就必[email protected]%PHBd^bkzYN%QQvIn=U7IBsvB%KqjQ8UKCIKyfQ!84R=須要把人生壓在報仇這件事,但是自從南風來了。

她也亂了。

對南風,她一方面確實把她當成妹妹,不管是親密的動作,還是利用丹修的關係給了南qhfEC+J&EEn([email protected]^KLo#9XccaOCheH1Uk$S3D(0n*G1風許多上好的丹藥,可是漸漸她的心卻越來越憐愛這個師妹。

她開始掙扎是否要讓南風練雙心訣得事情。

因為在她心裡,南風不該是桃嫣的替代。

在南風第一次對她笑時,她就有這樣的感覺。

她已經把南風疼入心了,南風是她另一個妹妹,甚至是比嫣嫣更重要的,有血有肉的南風師妹。

所以為她偷劍,甚至在劍靈的塑造時,也加上自己的血,付出自己境界倒退的下場替南風築基。

桃薰說不清自己是因為付出才在意,還是在意才付出,可是她已經將南風看為無比重要的人。

要為了一個已經死掉的妹妹,去賠上這個還活的妹妹,這讓她產生了遲疑。

他們魔界修行追求強大,活得強大,可她卻眼睜睜地看著南風一點點的裝上桃嫣的模樣。

隨著雙心訣的境界提高,南風更能挖掘她對桃嫣的記憶,甚至下意識的模仿桃嫣,可這不是對的!

桃薰有著這樣的感覺,她總覺得這一切好牽強,但在魔界時,南風、娘親曦灼、x3C1FGzhLXqbCp$eL6^+xnwzoZnalFFOK)dJy%HYr7LRa_&U)E魔尊都讓她無法抗拒,因此她假藉招攬弟子之名,把南風帶了出來。

並且封印了她的道行跟改變她y)([email protected]%XXx_Bq12qiNmsQI=5j*[email protected]的外貌,一方面,這樣南風才不會用雙心訣的連結察覺,另外,她其實也想補償南風。

在放水燈那日,她看著南風把水燈丟到水中,那張小臉上的渴望跟隱忍,這讓她無比心疼,她希ZeiNtt%&2ZOSGkwpM5lz$l_Hx6lX#&RknnKbV9dRN5Tdujd9DQ望身邊的人快樂,南風是她身邊最久的人,她自然也希望她快樂。

她想告訴南風,不用變成桃嫣,她就是喜歡南風本來的樣子。

可卻無法開口,只能如此隱諱表現。

因為…

若是南風失去了利用價值,她不敢想魔尊、娘親會怎麼對待南風。

畢竟在他們的眼中,南風是顧君緣的女兒。

當晨光照進房裡時,桃薰輕撫著南風的額,她點的香早已熄了,南風也快要醒了。

我只是希望你快樂。

這個心願很簡單,卻難為。

她對著南風溫柔的笑,與她的眼睛對視,「早安啊!小師妹。」

南風在被窩戒備的瞪著她,「師姐,妳笑得這麼噁心幹嘛?」她扯緊被子,自己不會被亂來吧?

桃薰嘟囊一聲,「壞姑娘。」她伸手揉亂了南風的頭髮。

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怎麼對南風開口啊!

這個全身刺的壞姑娘。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