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魔族的教派很多,偶爾魔尊會讓幾個弟子去人界晃晃,看能不能找到適合轉化為魔的人族。

而為了這件事情,那個笑咪咪的桃薰師姐,就這樣理所當然出現在南風面前。

好像她消失的年月都不存在一樣!

南風繃著臉想,如果不是因為桃薰是自己師姐,她都想把虹靈劍拔出來捅死這女子,而不是呆呆的看著她,確認她SGHeXn^odAMIwDk3e8hsBMvx$aZTXblgF%8UKb_fC4hOXK^M#u全身上下安好。

「聽說你的虹靈劍練成了,小南風!我們出去玩吧!」桃薰笑說。

之前紫菱將南風記憶洗掉,因此她並不記得自己暈倒的事情,桃薰自然也不會提,只是透過猿清轉達,把劍封印進南fi)Ycz8c12obBfFQmPalKX5A+T=DK7XBCXG5uzhJKSDRZMUm4b風體內,強迫劍靈休眠這件事。

「為什麼要去人界?」南風皺著眉說,看到桃薰還是一如當年,笑的嫵媚動人,她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離開的這些年師姊都沒有想自己嗎?

還是對她而言,自己根本就是隨時可以忘記的棋子?

後面跟上的紫菱補充的說:「我們這次要去人界,找尋適合轉化成新弟子的人族。」

「喔…」南風點頭表示知道,直到她察覺不對勁,「等等!為什麼要找我?」

南風有種不祥的預感,她不是教派武力最強的,又是新進弟子,跟著去只是添亂吧?

南風看著兩個師姐呈包抄之勢,頗有她如果不同意,就會被架著去的感覺!

「當然是因為…小南風最可愛嘛!」桃薰笑著說,雖然那種根本就是敷衍的藉口,誰都沒有信。

「什麼可愛…」南風羞惱的瞪桃薰,這女子怎麼還是這樣,老是說些讓人臉紅的話!

「通道不能開太久,若是南風不走,那就打暈吧?」紫菱「適時」的建議桃薰。

南風看著眼前的兩位師姐,態度強硬的像是她敢搖頭,就真的要&y$F=139O6B7*f8ExVLeWZ9HkM7riiR7H_!y4DeLPho$)JMejL打暈她,她只好將雙手舉到胸前,「我去、我去!你們別亂搞!」

桃薰笑瞇了眼,「看吧!紫菱,我就說小南風最善解人意了!」她轉頭看著南風,「不過呢…@i=w6ZEkVP&)yBmeys0iZHF42=0(W6E86x*ndC+e6aymI7r%Zo我們去人界,要打扮一下!」

南風看著兩個師姐,2^a0GZ00ZQzNDF62pl2Mbhgo*b7ubiQXdnZc=MN0QCTYUcKU*3尤其桃薰笑得像隻吃過雞的狐狸,她心裡的警鐘狂敲,難道這個魔族女子終於要露出真面目了?

桃薰上前,把手放在南風的臉上,「乖!不會痛的!」

南風只感覺眼前一黑,不祥的預感壟罩著她。

人界。

三個女子突然的出現在一個荒僻[email protected]$3V%BX1V2o*NdKN7Fof^[email protected](P4-t的山野,桃薰穿著布衣打扮,看起來就像個普通的商戶女子,紫菱也穿著類似的服裝,唯有南風一臉臭臉的走出來。

「小南風怎麼了,臉色不好看,是頭痛嗎?」桃薰關切的問,只是眼睛裡有著一絲促狹。

紫菱好笑,「誰讓你告訴她不會痛的,我看她現在是心痛!畢竟你把人家的胸給變沒了…哈哈哈!」

桃薰壞笑的彎身,看著眼前約十歲左右的小姑娘,「心痛呀!來姐姐揉揉,以後就會長大嗚!嗚嗚…」

南風拿手掐著桃薰嘴瞪著她,「(_L4ZPwRPTto!vnC8P5mp88_P-utUFIMIky0UrUT4(Us%CCLC8桃薰師姐,你、給、我、變、回、來!」,她為什麼被變成一個十歲左右的人族小女孩啊!

現在她成了人身,不但叫不出自己的武器,沒了功力,連生氣都變得軟綿綿的!

桃薰被掐著嘴,卻還是堅持的說:「樸要咧!除非泥打贏偶!」

一旁的紫菱懶的理她們,「總之就交給你了,桃薰你知道的。」

「恩!路上小心。」桃薰轉頭笑著說。

紫菱卻沒有管她,跟桃薰反著方向離開了。

「紫菱師姐要去哪?」南風瞪著桃薰,可憐這個身體沒有幾兩肉,輕鬆就被桃薰掙開了。

「秘密!我們也出發吧!」桃薰微笑的說,她抱著南風,將她帶到一個院落,「到啦!」

南風還沒從被人抱的震驚回神,就已經到了目的地,她瞪著眼前的四合院,!DjcOR43_m9#[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fDw=f6IXUM&HRhHNSU_EAq一會才被意識到,自己被桃薰放了下來。

看著桃薰自然的走進院落,拉開蓋在房間裡的所有布料,南風好奇的跟在她身後,「這裡是哪裡?」

「是我在人界暫駐的地方。」桃薰看GlWxq-v*[email protected]@mnTiUShwzt24)pKHUgjnXTIZsV到好奇跟著她的南風,十歲的小姑娘,一臉老成偏又有些好奇的模樣,可愛的讓人喜歡,她順手把南風抱起,「飛高高!」

南風卻嚇的緊緊抱住她,「放我下去!」她驚慌的不知道手腳該放哪。

「不要!」

「放我下去啦!」

「除非你說放你下去的理由。」桃薰突然停住,看著南風眼神無比的認真。

南風看著她突然認真的模樣,也停止了掙扎,一會她才慢慢的說:「我…不喜歡高!」

原本她以為自己就算講了,桃薰師姐也不會理她,繼續戲弄她為樂,但出乎意料的,她卻發現身體踏在KO&CXW-T!gG9enkoc+!P+LtNLlMDx&SNuPFT-4UHHvCRlGmWt$了實地,桃薰師姐放她下來了。

「以後南風說了理由,我才會聽南風的。」桃薰微笑的說,然後轉身整理起這個房間。

南風發現下了地,她看著桃薰,氣鼓鼓的問:「那為什麼不把我變回來?」她為什麼要頂著小女孩皮啦!

「我不喜歡這樣!」南風抗議著。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耶!畢竟來到人間就不能解開封印了。」桃薰困擾的說,只是她彎著嘴角,就是很*qu+9UZ6gjGn_!1v&jj6AgM7Rwv-1CGXj8A#i#X*LyUJca+gTZ沒有誠意的樣子。

「你坑我!」南風愣住,她瞪著桃薰師姐,真的不懂這個女子,「妳是老天爺派來欺負我的魔星吧!」

桃薰露出歉意的眼神,慢慢靠近她,直到兩人臉對臉,南風有些緊張,但又有點在意,這女子也知道反省了?

[email protected]薰突然伸出手捏著南風的臉,「因為南風變成小南風很可愛嘛!」她把南風按到懷裡揉,「嘖嘖,好想把你吃掉喔!」

南風紅著臉,她居然埋在這女子的胸上啊!胸啊!

那個綿軟的觸感,還有被環住的感覺,桃薰師姐難道都沒感覺麻!

更何況!

南風全身僵硬的想,她從來沒有被人這樣抱過!為什麼要被這女子奪走第一次啊!

幸好桃薰只有對她抱一下就離開,她看著桃薰的背影,明明該鬆一口氣的,卻有股隱隱的失落。

她怎麼可能是失落這個女子不理自己!

南風哼UMzT&%9fQ-^O+ezA)t+zC$z0ve*_(r9Qxbb5m3lHGt=X05diCx了一聲,自己坐在庭院,卻有些手足無措,第一次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只是坐在廊簷下,看著桃薰進進出出的身影。

風吹過,N$!7K6ufHau+V6L2Ly0X0ad243w+n+AbRKxGoa!5C8XJHB$D^h庭院的樹發出沙沙的聲音,蟲鳴鳥叫,下午的陽光有些熱,她聞到樹葉、花草的味道,溪水的水桶敲著井壁,周圍一切都很普通。

卻是她從沒有體會過的平凡。


(圖/123RF)

在半緣道觀,她整天都在工作跟修練,為了IobwoZsuwgIDQ#z9kCmQc4wER([email protected]@-hjGBSr(#Xc5YD%_UTj一口飯跟著外門工作,為了不要被打死,而拼命修練,不然她早就死在飛雪的「挑戰」之下,但是到了邪影教,她為了對顧君緣報仇,也是拼命的練習。

只是雙心訣卻始終沒有進步,這讓她很焦心。

遠處,一股她從沒聞過的香味傳來,南風好奇的看向桃薰那邊,這個師姐又在弄什麼東西?

桃薰沒有管南風,只是動作迅速的弄出了三菜一湯,南風嚥了嚥口水,肚子發出了咕嚕聲。

這聲音卻讓她愣住!

為什麼她會發出這樣的聲音,她好想坐到椅子上,吃著師姐煮的飯菜。

「南風,過來一起吃飯麻!」

桃薰師姐的聲音此時這麼挑動她的神經,她幾乎要點頭了。

不行!她要矜持,而且她總要抗議一下,讓師姐知道她的憤怒吧!

「你現在是人族,會餓也很正常的!」桃薰走過來,看著坐在廊下的南風伸出手,「走吧?」

南風卻還是倔強的搖頭,她就是不想被師姐操控,誰知道她現在在想什麼,誰知道mb1$_wb+sT(x!eIWL#Mz4J$gFpG2+I$Os-E7T3Yj1N+!QGC*jb她會不會只煮一頓飯就把她丟著!

南風很討厭不能控制自己的感覺,這讓她非常排斥,就算身體餓的發軟,那一桌食物的香氣,反而讓她更害怕了!

而且她在仙界也沒有吃過這麼香的食物,說不定有加了奇怪的東西!

「小南風這麼討厭我?」桃薰蹲下來,跟南風對視。

南風低垂著眉眼,她不知道該不該說,只能沉默,因為她不說出自己的脆弱,好像她有多怕桃薰丟下她似的。

桃薰看她這樣嘆口氣,剛要說話,她突然喘息虛弱的樣子。

南風一看她這樣,也顧不得自己不跟桃薰說話的堅持,拉著她問:「師姐!你怎麼了!」

桃薰一臉虛弱的坐倒在地,她靠著南風說:「南風,其實我一直沒有告訴你,我的修練功法有點特別…」

「是什麼!難道要獻血?我的可以嗎?」南風驚慌的問。

桃薰卻虛弱的搖頭,「不是!其實我是所謂的器修,靠著對廚藝的領悟,才體悟入魔,可是我必須要有人吃我煮的東西,如果你吃得開心,那反應出來的能量,就能讓我的魔功更進JK^pbbtq_RnC=LIcmMsLJY2qMXUj$Jo!(Q)znNLN-=xXzi*qCK一步,反之,我就會越來越虛弱…」

器修?

桃薰有修練這個嗎?

但南風卻因為桃薰虛弱的模樣,丟下心裡的懷疑。

「所以只要吃就好了嗎!師姐你怎麼這麼笨,我如果是大人不就能吃更多!」南風趕快衝過去,看著眼前$D_++iXccNlvT7uh^EJ3WVNreEJTzqFZbR4pmU=g9X5GuvJjPS的菜遲疑要先吃什麼!

桃薰也虛弱地走過去坐下,「是大人反而會在吃飯的時候,心%riM9)Z2(-c6EaIe+sbtw**[email protected]神有所干擾,只有孩童的心是最純粹的,這樣…我才能吸收。」她掩著嘴輕咳,似乎真的很不舒服到身體發抖。

南風只好點點頭,拿筷子把飯菜扒入嘴裡,「這樣可以嗎?」

「不行,你不能吞…」桃薰突然摀著嘴咳嗽起來,一會才用充滿虛弱充滿淚花的眼睛看著南風,「要細細品味,這樣我才能感應咳…咳…[email protected]%^A^lDJ#mt-&#[email protected]&NZjxN+&bE

南風只好點頭,她夾了一筷子青菜,她細細嚼了起來,「菜有些硬,但很好吃,還有這個炒肉干,我不知道是什麼,但Ih!aW%9#xz8v6kmrl3h7btjvI4qTV71sfD(P$eJEtcC3rOVhnu是很香…還有這個,有點辣…但配上米飯很好吃。」

桃薰點頭,一臉感激的看著她,然後突然衝進房裡,南風只感覺師姐下K0*W7s=O%[email protected]%NC++Kp&z#1XhQ了好多層結界,然後結界裡面似乎有著動靜,過了許久,桃薰才出來,扶著門框,看著南風一臉感激,她似乎好了很多。

南風這才放下心來。

「南風,你還在氣師姐嗎?」桃薰看著南風,雖然整理過,但那微紅的眼神可憐兮兮。

南風嘆息,「師姐,如果是這樣,你告訴我,我不會不幫你的。」畢竟桃薰救了她,她對桃薰總是沒有辦法拒絕。

「這種功法太奇特,我想你也不會相信,只能先斬後奏…」桃薰低著頭解釋。

南風看著桃薰這樣,心想算了,確實若是桃薰說了,她也不會相信,她又何必為了這點小事計較?

更何況師姐當年救過她,為了師姐吃點東西,當一下小姑娘,應該也不為過吧!

南風沒發現自己的心完全偏向桃薰那邊,就算再裝的再冷漠,其實她心QB%*ZIXL!6!PVKibM+qMg$N-BmZGpStpFVsaMQKIOQ9Il6gyIK底還是對桃薰有著依戀,而且她一直在修練,不知人心險惡。

「我不怪你。」南風嘆息的說,她看著師姐過來,討好的給她夾菜添湯,心裡也是有些高興。

而且這樣簡單樸實的食物,但又帶著一點細緻,那是她從未吃過的滋味,就當作體驗「順便」幫師姐吧?

南風勸自己,她不是原諒師姐,只是事情有輕重緩急,她總不能因為自己鬧脾氣吃丹藥維生,卻害死師姐吧!

桃薰低頭抿了抿唇,才繼續跟南風一起用餐。

從此,兩人無論做什麼,都會一起用餐,南風也不再抗拒桃薰給她夾菜。

偶爾回來的紫菱,知道了桃薰做的事情後,無奈的看著她的背影說:「阿薰,欺負老[email protected]#sz_-n#U8jtUBD9eHFdYI+^DUuNdaPKnZ(0實孩子會遭到報應的。」老實人生氣起來最恐怖了。

「恩?」桃薰沒有聽清,放下鍋鏟後,轉頭看著紫菱問:「你喊我?」

「沒有。」紫菱拍了拍桃薰,只留下一句忠告,「你自己保重。」

「保重啥?」桃薰看著紫菱的背影,卻沒有拿到任何回答。

來人間的日子,讓南風有了最多的第一次,她第一次在廚房洗澡,第一次絞頭髮,第一次被人[email protected]@JC7*lSg0o1&PQIU3q)qL)9^B$OEarXMQ+Wj6Uxj2-Od抓來梳頭。也是第一次有人做飯給自己吃。

就是很普通的飯菜,裡面也沒有仙桃、仙丹,但她從沒感受過這樣感覺,微鹹的菜,一口飽滿香軟的飯,樸實的a3fpkLYms_bTaepHh*Elrc#Quc)[email protected]#lLpjPjF6P+滋味卻撫平了飢餓,洗過澡身體暖暖的,想睡的感覺讓她整個人溫和了下來。

她看著廚房的桃薰師姐,她已經脫了衣服,南風禮貌的轉頭不看,想著自己先回房好了。

她轉頭走進臥室,然後愣住!

床不大,但絕對容的下自己跟師姐,可…被子枕頭,只有一套!

「這要怎麼睡?」她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床。

直到背後被人抱起來,放到床上。

桃薰師姐一臉自然的走到床上,將她按倒,南風僵硬的躺在床上,滿腦子只有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小南風,晚安」,桃薰的聲音在耳邊,她直接橫過手,將南風摟住。

「晚安?」南風僵硬的說,所以我跟師姐同床!

怎麼辦?

現在踹走這個女子?

可只有一套被子,師姐要是著涼染病怎麼辦?

可若她去椅子上睡,這小身板該如何睡?

南風煩惱著,但後來她體悟到一個道理,沒有絕對武力的時候,你的任何意見都不可能被採納的!

「師姐,我去椅子上睡吧?」南風遲疑的提議。

桃薰閉著眼,嘴卻還是彎著笑,「小南風害羞啊?」

南風僵硬的點點頭,然後感覺到桃薰湊到她耳邊,帶著笑意的聲音吹在她的耳邊。

「想逃,沒門喔!」

南風愣住,等她反應過來,已經被點了睡穴。

再一睜眼,已經是天微亮yUqVASQHhXLQA35#2kCg+(BBPGi3i1ps2+Km$kfN87QmgB7ntV,她發現自己從沒睡得這麼好,這麼踏實,背後的溫暖讓她暖暖的,腰上、背上都被人摟緊,讓她很安心…等等!

誰摟著她啊!

她睜開眼,看到的是桃薰閉著眼的模樣。

我跟師姐睡了?

我的清白!

桃薰促狹地說:「人家已經被小南風睡了,那師姐的清白就只能交付於你了!」她撐在枕上,看著南風眨眼。

南風終於受不了了,她拳打腳踢的踹開這女子,「死開!」她臉都氣紅了!

到底自己造了什麼孽,老是要被這女子調戲啦!

桃薰哪有這麼容易被打到,她閃到一旁,將V*zeZASK$vcRIS%[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FW0Tre8棉被一悶,把南風捲起來,壞笑的看著她掙扎的模樣,「南風你現在好像毛毛蟲喔!」

南風崩潰,這女子完全把她當玩具吧!

她乾脆不掙扎,桃薰見她這樣,知道過了,把她放下,「好啦!姐姐給你賠罪,買糖給你吃好不好?」

南風卻不想回答。

桃薰沒趣的把她放下。

南風卻在此時突然起身,掙脫了被子,一抬手往桃薰身上攻,桃薰知道她被封印了功力,沒有用(w1CD!xYHAbX^(Z4hJpzV*crUBiV_Le(Euh7OU#h=d#mA3vQd-勁,只是就著拳意與她斯鬧。

桃薰雖然有拳腳功夫,但因對南風ZKq0fgR2LIm#[email protected]#s!j2手下留情被制肘,而南風雖然功力被封,但她卻是在氣頭上,加上過往武鬥的經驗,讓她在攻擊時,都是毫無保留。

因此兩人招式間,南風抓到了桃薰的領口,卻沒有踩穩,用力過3WlkRF(&wdojA6oq^I-9kVE_nRK$(zGk-FWb-yKGc2rdD-4CSX度將她壓倒在床上,也順便扯開了她的衣襟,南風看著桃薰露出的肩膀,一時就愣住了。

桃薰也沒有想到,南風會攻的這樣猛烈,還在想要怎麼佔點口頭便宜,卻被一聲咳嗽打斷。

房門口卻站了一人。

紫菱站在門口,挑眉著眉問:「兩位,我該出去還是留下?」

南風紅了臉,看桃薰愣住的模樣,她雪白的肩就在自己手前,自己扯著桃薰的衣襟,好像她剛FRs0(l2xU6CzmnzjfV4nUjW02QiGiGmXUNwCF9kZnFab9u(SMZ把師姐如何一樣,一時心裡又羞又怒,連忙起身竄出去。

桃薰回過神來,對著紫菱笑,「留下、留下!你來的真是時候,再晚點我清白不保了!哈哈哈。」

「妳就是愛耍南風。」紫菱無奈,把自己買的食物放在桌上「給。」

桃薰嘟著嘴看著紫菱,「那我呢?」

紫菱看著她,「妳都失了『清白』吃什麼吃?」

「嘖嘖!那是兩回事!」桃薰壞心的在每個燒餅都各咬一口。

紫菱看著她惡劣的行徑,卻沒有[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oU_P=_ZkD=lIg阻止,反倒是桃薰惡作劇完問她,「這次也是一樣一個月?」紫菱會去收集一些人間特有的藥材,或者珍稀的靈獸,總之她們在人界是分開行動的,還有就是…紫菱有喜歡的人。

「恩,月中月底各有一場雨,他會來。」紫菱說,她神色閃過一點柔軟,那是在愛戀中的女子才有的神色。

桃薰看著她點頭,「我知道了,路上小心,不送。」

紫菱隨意的擺手,轉身去找自己的情郎了。

他們教裡並沒有禁止教眾談感情,或者說,沒有人會管弟子的感情9Gk4p(v1g)#T1MBLrT*UCn)[email protected]對象,只是魔道的喜歡,總是悲劇的結局多一點。

「情路坎坷,務必小心啊!」桃薰看著紫菱的背影輕聲說,她知道紫菱喜歡上一位龍族的妖修,男女陰陽,好歹總有那麼幾分希望,只是她出身魔Jwkvscd6L-W2=XlXWQEYRkAbUtiq_uG7tf#9sotLpU-vES=T3)界,身分上有些不搭,可自己又好到哪裡去?

桃薰苦笑,都是為情所困,紅塵之大,遍佈三到六界,或許每個人心裏都有一片紅塵,有一張情網吧?

一會她抬頭看向跑回來的南風。

「紫菱師姐呢?」南風好奇的問。

「她出去辦事了,等月底才會回來。」桃薰她指著桌上的燒餅,「這是紫菱買給你吃的。」

南風聽到是紫菱買的,放心了點,她拿出一個來啃。

桃薰卻嘟嘴,「好難過,小南風就這麼討厭我煮的東西嗎?」

南風停住動作ZvkM1ekB0pso47h_GK!UXXD)%t+OWdwBW9rA9vgl$0MXa-ECi^,在內心掙扎,說討厭桃薰煮東西,其實也沒有,可她總覺得桃薰藏奸,但是她又不懂,桃薰到底想要對她做什麼。

最後她想不明白,y&kG%[email protected]%66g0ON%Gd8IktcqM0o只是看著桃薰,看到她眨著眼,一臉期望的看著自己,南風才撇過頭說:「也不是…就…我也沒吃過…」,她瞪著桃薰,「你要煮就煮啊!我又不會不吃!」

桃薰看著南風彆扭的模樣笑了,「小南風真可愛。」

南風紅了臉卻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啃著自己的燒餅,看著桃薰進廚房給自己煮飯。

但她吃到最後面才發現,她的燒餅怎麼被人咬了一口?

她瞪著廚房的那位,還沒說話卻被就聽到桃薰的聲音。

「小南風,以後我們就住在這,師姐養著你好不好?」桃薰好奇的從廚房問她。

絕對是桃薰咬的!

南風肯定的想,瞪著那個死女子把燒餅丟過去,「快點煮啦!」

「給我的啊!謝謝啊!」桃薰接住那個燒餅叼在嘴裡,在南風爆炸前又躲進廚房煮東西。

南風則無言,到底桃薰這種奇怪愛逗她的嗜好,是從什麼時候培養起的?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