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說是練功對打,南風的對手卻不是桃薰,而是她的分身。

「我們差了九百多年,就讓一讓你吧!」桃薰壞笑的說,她在南風面前幻化出一個跟自己一樣的人。

南風看著眼前的兩個『桃薰』心裡面卻覺得害怕,幸oY98Orp%2MWWh-9=iR(0UNJXU4h0RKlx(2u9weMdYE0aTVavhL好那個分身不會開口,不然還沒開打她就會被這個假桃薰氣死!

「跟她打?」南風看著那個化身,一樣的身形,只是比起桃薰豐沛的魔氣,那假桃薰更接近凡胎。

假桃薰卻微笑拿出一把木劍,把劍往地板一畫,卻劈裂了青石地板。

啪!

地板裂開一條縫,讓南風愣住,她沒有想到只是分身,就有如此大的破壞力。

「人界稱這個叫做劍氣,不過實體是木劍,這只是基本的武學,你應該沒有問題吧?」桃薰壞笑的看著她。

南風點頭,她要走上前,卻看到桃薰拿出一個布包要她接。

南風原本要接的,但當她的眼睛看到這個布包,她身形一滯,整個人人都無法動彈。

她被眼前的畫面影響到心神,甚至混亂到震盪了經脈。

因為那布包裡面,有著一柄劍,那模樣像極了當初碧雲偷給她的,飛雪師姐的融羽劍。

「南風!」桃薰原本在旁邊,一看到南風不對勁,馬上衝上前,用功力化出的假身也消失了。

桃薰上前搭C=3B+UXd9)@b3C^qFKJ2anw$GTxIjk(YtZIru2S$w=4ZXo8ggR住南風的肩膀,看到南風眼神失了鎮定,她皺起眉:「只是想道半緣道觀的事物,反應如此大嗎?這樣你要怎麼報仇?」

桃薰一邊問一邊掏出一顆丸藥,塞進南風嘴裡讓她嚥下,正要運功替她渡氣時,卻被人阻擋住。

[email protected]^jd)#[email protected]&P+uxZ&rTHsp^N+26I)kte&+FA0T$0N南風的眼睛裡卻盈滿眼淚,那是一種傷口又被撕開的痛,或許,對桃薰跟其他人而言,那只是一把劍,可對自己來說,那是黑暗的開端!

只是看一眼就能喚起的記憶,被虐待跟傷害直達靈魂深處的傷口。

那種不懂為什麼,卻被所有人排擠的無力感,還有被鞭打指責的疼痛,甚至是那個血月被割裂的晚上…

桃薰感覺到南風的心神已經紊亂,她要走火入魔了!

魔教雖然修行魔功,但終究還是修練經脈,走火入魔,相當於引爆自己的體內的功力,是自我毀滅的行為,但J+AcbgEk#9(r_jiOMdy14mM0xJEfaQ0M6^FfhI2UA*((-f)MdN現在南風已經不可控了。

就在準備耗費自己功力,去護住南風的心脈時,卻有人阻止了桃薰!

魔尊!

桃薰沒有想到魔尊大人會親臨這個小小的練功室,還阻止她對走火入魔的南風急救。

「魔尊!」桃薰有些緊張,但礙於對魔尊的敬服她只能停住動作。

魔尊把南風拉了過來,那面紗下的面容彎起一抹冷笑。

「南風、南風…顧霜雁!」魔尊喊出南風在半緣道觀的名字。

南風失焦的眼神,才稍微的回神,但卻極力的抗拒著。

桃薰卻什麼都不能做,只能握著拳,看著魔尊引導南風。

「南風,你想就此放棄嗎?」魔尊的聲音似男似女,語調輕緩。

「…不!我不放!…」南風掙扎的說,她張開眼睛,看到魔尊蒙面的黑紗,還有魔尊身旁,眼神焦急的桃薰。

「那只是看到一把凡劍,你就怕了?」魔尊彎起唇笑。

「我不怕!」南風掙扎的說。

「那就站起來!妳要報仇,怎麼能止步於此?」魔尊把劍拿到南風手邊,並讓南風站起來。

南風掙扎的站起來,她看著這把劍,不是飛雪的融羽,而是她的凡劍!

「拿起你的武器,這就是你的爪牙,你要對抗半緣道觀不是?」魔尊示意南風握緊劍。

「對!」南風點頭,魔尊的話也提醒了她,她受過的不公要一一報復回去。

桃薰在旁邊聽著,但腦海卻有什麼閃過,只是太快抓不住。

「那就不能被打倒,你的終點不在這。」魔尊哄著她。

「對!IbeG*bmcshfgUgwT0qiUJzAlZZoxf$&L(72_%z2XZ42bmfV7Ei」南風看著手裡的劍,卻隱隱有著劍光,魔尊拿過她的劍,拉起袖子劃了一刀,將血抹在劍上:「讓我看看你的誠意。」

南風點頭,也在自己手上劃了一刀,然後把血抹上。

桃薰在一旁擔憂的看著,魔尊的舉動是一種儀式,類似於將自己的血肉餵給劍靈,之後這把劍會非常凶殘RwujJPwOkJs2l#2^(#U4(zsb+0bfdp!JanFSwTMESbXRV0r+c6,並且噬食血肉。

佳兵不祥!

桃薰皺起眉,卻還是沉默。

魔尊冷笑的看著血被刀子吸收:「現在這把刀子已經被涵養過,開刃見血,你以後就跟著桃薰一起練雙心訣。」

「是。」

南風跟著桃薰跪在地上,師姐妹一起魔尊離開。

等到魔尊消失,南風才低頭看著這把劍,這是…她在半緣道觀使用的凡劍。

一隻素手卻伸到她的面前,握住劍身,慢慢滑過劍刃。

南風愣了一會才把劍收起來,看著眼前的桃薰:「師姐你瘋了!」她餵自己的血給W*L2*bSEsBl3bpl8b9tnG6C+MV)t79pTI(@$Ooni-hYd=Fdg-M自己的兵器天經地義,魔尊的血則是引導,但是師姐也這樣做是為什麼?

萬一她不慎使用被反噬,師姐也會受到傷害的!

「這劍是我從半緣道觀帶來,卻害你走火入魔的,我也有責任,更何況…」桃薰看著南風認真的說:「雙osqJcRg5dYr-(5XyX*nY&qfHq4ro96I!oafwNGg)u#Ub=GkRSM心訣本就是兩人一起練的。」

南風愣住,她沒有想過,桃薰也有如此正經的模樣,她也沒有想過有人會關心她到如此的境地。

更讓她好奇的開口:「雙心訣到底是什麼?」

「雙心訣的威力非常強,以我們一個煉氣一個靈虛的境界,大概可以打過大我們四階,心動中[email protected]!zUp0)SaKbDtw2kJ5JQ=l9tbYX46yCLTnY4bbOPt^Z期的修道者。」桃薰說。

修道者都知道,修練的層級,從一開始的先天或者後天的血緣起,然後是煉氣、築基、開光、靈虛、闢榖、心動、結丹,修道者最大是元嬰,然後經過渡6w&yJfdhu0%U%[email protected]_Y65csOj!XN0H_&i*劫最後化神。

之後就是天仙、金仙和成聖。

南風自己是最基礎的煉氣,桃薰則是高一點的靈虛,但已經算是快速了。

桃薰繼續說:「雙心訣的心法很難練,練得好,就uXj+S6xo9a&w_=_Jr+Om4HGc$kIBv1rwTvS=tSVx#ISyQHqP9*是天人合一的默契,練不好,就是互相牽絆妨礙的阻饒,所以我們之後要一直對練,將雙心訣練好,才能一起對顧君緣報仇。」

「好。」南風拿起劍,與桃薰的分身對練。

桃薰r&nOCIUM-kzMb!g+4Inh*@[email protected]&_!7F=0!_a*1G6LPouYky也沒有再多說,可是心裡卻還是有點擔憂,她沒有告訴南風的是,雙心訣有個大殺招,只是啟動這個殺招的代價...

南風卻沒有想得這樣多,她知道自己是先天少昊的血脈,算是有7jYl+mm%ZMHA!$P=(FJOLwc&z$2&O)VBVrRs^U2rJP$ascdh-3靈獸血緣的凡人,短短百年修練,從煉氣快到築基已經很厲害,但顧君緣呢?

已經是結丹後期,她要報仇,不只是相差千年的歲月,更是境界的差異,難怪桃薰會說這是很辛苦的路。

但她並不氣餒,魔修能把恨意轉為能力,而她對顧君緣的恨,有滔天之重!

桃薰也不再勸,而是冷眼看著南風練習。

她們要做的事情很殘酷,因此容不得一點懈怠。

既然這個南風這個小師妹想練,她就陪著,一方面雙心訣就是要兩人朝夕相處才能練得好,一方面,她也很好奇,[email protected]^r3RI*L=deN-EHxnshSdupBM5#[email protected]到底南風為什麼會被半緣道觀如此遺忘。

沒錯,就是遺忘,她跟自己娘親曦灼當初在半緣道觀,d!tY4!VG6qPCbERQ3BR9eK35L74XgTA92OQgMqAfYDrojOUf$O想找出顧君緣,卻發現他出門遠遊,而半緣道觀守衛森嚴,只能無奈鎩羽而歸。

整個到半緣道觀唯一的收穫,就是將本名顧霜雁的南風撿回。

幸好她安下自己桃花樹的種子,雖然無法有大影響,但偷聽還是可以的。

她卻發現整個半緣道觀,都對南風的失蹤閉口不言。

按理說,一個仙派掌門的女兒,不該活得如此憋屈,但為何南風如此?

她冷眼看著南風被自己的分身摔出,卻沒有伸手去救。

她對南風的感情有點複雜,說是姊妹,又帶點疏離,說是*bMXblZ$*H9#[email protected]@sel+fRZXG!7V^_3陌生人,她卻礙於魔尊的吩咐,要照料南風,幸好南風個性冷硬點,卻不是那種愛惹麻煩的人。

不過就是有點太聰明,所以難哄了些。

南風凌亂的爬起來,瞪著桃薰這個師姐在一旁悠閒的模樣:「你為什麼不用練?」

「你打不過我,幹嘛要練?」

南風看著她,還想說什麼,卻被她的分身打斷,她只能專注在與桃薰的分身對打中。

不過第一天的訓練對她還是太艱苦了,畢竟她的心神也被擾亂過,因此一個失手,她被桃薰的分身打暈了!

桃薰走上前搖她,「南風?」

南風動動手指,卻還是無法回應。

桃薰嘆息的將她抱起,準備帶回房間讓她休息。

她看著南風連昏倒都握著的那把凡劍,眼神有些讚賞這個小師妹。

論能力,南風確實普通,但她很難得的能認清這種普通,刻苦到近乎為難的逼著自己。

這份狠勁值得她敬意,因此她對南風一直沒有將她當成其他人,她喜歡這樣的南風。

迷糊間,南風感覺自己窩在一個溫暖的地方,一會她才意識到,自己又被桃薰抱著了!

女子的幽香跟桃薰溫暖的身軀,南風有些依戀,或許是太虛弱了,她今日不但心神震動,而且還放血餵劍。

但桃薰嘴角的彎起,還是讓她掙扎起來。

「放我…下去。」南風無力的說。

桃薰強硬的將她按在懷裡:「你太累了,別動,摔下去難看。」

南風僵住的身體才慢慢放軟。

我太累了,她給自己找了藉口,才任由桃薰抱著她回自己房間。

她看著桃薰的臉,她眨眼時的眼皮跟睫毛,還有她的髮絲,還有她身上淡淡的桃花香氣,肉體的$T66YlzQqw3nWGHOo-4#fzCkW24i(nUS8rTqKs!-ReZn0Go2)9溫暖讓她感覺到自己的依賴。

聽到桃薰熟練的打開門,似乎這個房間她早已來過,南風恍惚想到,對了!那是桃薰妹妹的房間不是?

似乎是叫,桃嫣。

南風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但她又說不清是什麼感覺。

躺在床上,南風感覺桃薰替她脫了外衣,拿布替她擦拭,然後上藥。

或許是藥裡加了安眠的藥材,她之後就全身痠痛的昏過去了。

她們師姊妹就這樣踏上修練雙心訣的路。

南風開始從早到晚與桃薰分身對練,不停的在失敗跟挑戰中,跟時間一起成長。

她們也維持著對練、累暈,然後桃薰會抱她回房,替她療傷的規律。


(圖/123RF)

或許是默契真的培養起來,或許是兩人都有個共同目標,就是要對顧君緣報仇。

南風發現,兩人的雙心訣,從基礎的醒身、覺身、醒心、覺心、知-C=kRi8X5=q__Pp3%Ki2j^SgA2MbZxP&7Ql8ulU!osv3F5O0ik心、共情這六個境界中,她們已經練到了第三層醒心的階段。

在一次對練中,南風居然可以憑著劍意,划破桃薰分身的肩,她得意的看著桃薰。

桃薰也看著這個師妹笑了,「小南風倒是越來越厲害了。」

南風哼了一聲,直到桃薰喊她才走近。

「小南風,過來。」桃薰對她招手。

「你叫我過去,我就過去喔!」南風嘴上這樣說,但身體還是走過去。

或許是當初被桃薰帶回來的,或許是桃薰是她跟魔界的連結,對其他人都是冷臉的南風,唯p+B!N%O1kBduY6TgGwh2gzc9wBiwIU9)5HA5tqu%8p!Sb#j2Gp獨對桃薰一直格外的馴服。

剛走到桃薰面前,南風剛要開口詢問,沒想到桃薰突然伸手,摸上她的臉,她要閃已經來不及。

「你!」南風瞪著她,但桃薰卻迅速的塞了一顆藥丸,然後點著她的喉嚨,她一吸氣,藥丸就滾進她的肚子。

「師姐你幹什麼!為什麼每次都你都亂來啦!」南風掐著脖子問,她感覺肚腹有些發熱,她到底吃了什麼?

桃薰卻露出那抹調皮的笑,「等妳打過師姐我,我就會問啦!因為不能用武力解決了。」

南風無奈卻又不得不同意,在這個實力至上的魔界,她確實無法有任何反抗。

「不要怕,師姐只是替你築基而已。」桃薰貼著她耳邊說,然後摟住她,分出自己的氣息侵入南風的身體。

築基顧名思義,就是替南風的身體轉變成可以修練WxYq9Pz761L^qCNwTj-PA(pC!^[email protected]*=m-7s2xuf的體質,就像是替往後的房子打下地基,看似簡單,卻必須堅實。

南風本就有顧君緣的少昊血脈,比起凡人修士身體強壯,但還不夠,這幾個月的修練讓南&wuHP&Iyu35p)oJlopI6$9m&J*PlM2#1D-n$y%06&07&$z=ME_風可以開始克化丹藥,並且對打的這幾個月將她的身體調整好。

桃薰分出的氣息進入了自己,南風能感覺到,她本能的想反抗,卻被桃薰按住了肩膀:「乖一些。」

感覺到肩上的力道,南風吸了口氣,然後將心神沉浸去,跟隨著桃薰的氣息,兩人第一次同步起來。

她感覺自己修練的身體正隨著桃薰的調整改變,她慢慢將自己的氣海與經脈在身體連接。

她能感覺自己變的更強壯,能夠應付更強大的功法,但也需要更多的營養跟丹藥。

含在嘴中的藥丸融化了,帶著桃&_G3Kth%[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j0H$薰的桃花香氣,她嚥了下去,繼續分出心神在體內悠遊,感覺身體改變了,等南風從黑暗中再睜眼,卻發現眼前的桃薰唇色淡了幾分。

「師姐?」她輕聲喊。

桃薰臉上帶著薄汗,虛弱的笑:「我可能…需要坐一下。」她耗費了自己的功力去替南風築基,內耗了許多多。

南風點頭,她扶著桃薰,要像以往將她扶到樹下,但才走幾步,就意外的到了她的房間,等桃薰在床邊的椅子坐下休息後,她才發現,自己的身體更強壯,連帶著精神、元氣也到達一個mWTkdqJM6SonWaBwvT$1H5QcUI5Co2KjVE4^_V2%aJv6Jk$i1c更好的境界。

這就是築基嗎?

南風感覺著周圍的一切,似乎都I!hOFntpqfkFaz6ly1Lj28Njs4j9wd15y%roF!cVlk)awu23JC變得不同了,她有點懂了,難怪以前的師兄姐會覺得禁閉一年沒什麼,對她而言,這樣的身體,並不需要太多飲食,甚至讓她打坐半年好像都沒有問題。

她不知道的是,她之所以築基這麼輕鬆,除了體質好之外,也有桃薰把自己的功力分給她的原因。

她坐在床上,突然就入定了。

桃薰睜眼時,看到的就是坐在床上入定的南風,她現在屬於覺醒的階段,提升了她的境界,但內心的成長就屬於修道者自己體悟,而她[email protected]#VRR2qs$dGgj([email protected]現在雖然身體健康,但心境卻在跟隨改變中。

因此桃薰並沒有打斷她,只是坐在房內吃了一個丸藥後,坐在床邊閉目休息。

兩人都安靜的在南風房間休息。

直到遠處有氣息靠近,桃薰看著到來的人打招呼:「紫菱!」

紫菱點點頭,看著床上盤坐的南風:「我感覺到教裡有人境界有動,所以是南風?」

桃薰點頭:「對,她的身體已經可以築基了,所以我就動手了。」其實論身分她是沒有資格的,只是她現在急需南風強大起來,因此,就算會損害到自己的功力,她也希望南風可以平安的走過築基境3ITj)kSFIDW%[email protected]%6m8x-ujVsN1WE(Oca6kV5mEO*kI界。

而且…她也偷偷在南風體內巡了一遍,確定了南風有少昊血脈,但另一半卻是凡人的血統。

「之前你託我查驗的事情,我確定了。」紫菱說著自己的情報,「南風是顧君緣的女兒沒錯。」

桃薰了解的說:「她確實是少昊血脈沒錯。」顧君緣有少昊血脈,因此顧霜雁確實是他的血親。

紫菱看著盤坐的南風,知道她現在是入定的狀態,無法感知外界,因此她也用比較嚴肅的態度對桃薰說:「我聽說魔尊要你們修練[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TbwYp_ALqo_Xj-tduhteIgLms8k%*yzIED雙心訣,我記得雙心訣有一個禁術,利用少昊血脈就能…」

「紫菱!」桃薰卻喊住她,她不贊同的看著紫菱:「南風還小,雙心訣的心法也還不到那邊。」

紫菱看著桃薰的維護,她沉下臉:「你是心軟了?」

FO-QBlkjJ7Ol3eI^a7(BzzBC6$6sT2xPF9lg9ls-pbsCrmCV&6「不是,只是…目標太遠,我怕南風承受不住。」桃薰強調似的補充:「畢竟不是要弄殘她,而是要她去報仇不是?」

紫菱聽著有道理,才轉而跟桃薰說起教裡的一些事務。

桃薰見到紫菱沒有追問才放心。

一轉眼I^mJo2#kP=ig3+WQ3M4km+!Y)N2uwMHM3)st0F1sv8%V!)1qG!,南風來到魔界已經好多年了,她對南風的熟悉也隨著時間增加,還有練雙心訣時,兩人心意相通,所以她也會知曉南風的想法等等。

有時候,桃薰覺得自己多了一個叫做南風的親妹妹。

雖然她知道南風跟自己一樣,都是想要對顧君緣報仇,可她心裡還是有著比@x3(_!ka([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EEUe較,自己的妹妹桃嫣是不可能回來了,但南風…

紫菱注意到桃薰看南風的眼神,那種溫柔的模樣,讓她臉上露出不贊同。

只是他們不知道,或許是身體被桃薰調整的很好,或許是早期的虐待,讓南風已經能抵抗身體的耗損,南風的意識比她tfJ1x^H&1xOCwfPA6p1D!IkOLQjp9!a(E9#ip593whennTjhNd們預想的更早的醒過來。

但她沒有呼喊,因為她聽到了自己的名字,從桃薰的聲音判斷,她似乎在跟紫菱師姐說話?

「既然你們開始練雙心訣,那去『那裡』的人選_)oOSO%[email protected]+dOiVtRyk_8uEoB8-*hKn(gaW_6SOAOwpY*6+U定了?」紫菱的聲音問著桃薰,雙心訣是殺招,所以魔尊大概也決定,讓兩人一起去道觀,一切都在計畫中。

「對。」桃薰的聲音說:「目前她是最合適的。」

「雙心訣如果不是夫婦、血親,就必須境界一樣。」紫菱的語氣帶著提醒。

「我們現在應該差不多,她是築基中期,我是後期。」桃薰說。

「後期?」紫菱的聲音有些驚訝。

安靜了一會,似乎是她分出心神探查過桃薰的境界:「桃Fsg$i+JUiSVBwy3A-7QK&_*TXD!#Y1lu8tr!4raX6Cw3*Tx+Yb薰,你也倒退了太多,你耗損自己的功力去替她築基嗎?她不值得!」

紫菱的話也敲在南風的心上,她恍然,所以又是桃薰幫她嗎?

她又欠這個傢伙人情了!

「可以的。」桃薰的聲音肯定,「你自己也說,雙心訣需要兩人境界一樣不是。」

「桃薰,你老實告訴我,你為南風做到這個程度,你把她當什麼?」紫菱的詢問也讓南風在意,她屏息的等@b$K%)K#uRWg)qL9^x5bI5ycaw4DwlY(oy0O8wIwDuA%J!1vil著桃薰的答案。

桃薰沉默了一會才輕笑:「她不過是…桃嫣的替身罷了。」

南風心裡聽到這個答案,心裡想著果然!她又有什麼好期待的?

有時候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但南風突然覺得額頭一暖,似乎是桃薰又在玩弄她的額髮。

「魔尊答應曦灼長老,原本雙心訣是要給你跟長老用的,現在給了你跟南風,這樣的安排…」

「南風的體質比較好,況且她…是更符合魔尊期望的人。」桃薰說,不只是血脈,還有南風對顧君緣的恨更純粹,她也不希望Gz5qtyP%gue)LQYQV^eM5R4AHCc$2e)Mf!GE(#KwLi2mdPG+BL自己的娘跟自己一起身陷。

因為她一直有種不好的預感,但桃薰自己也說不出。

「她的恨意濃烈,若說報仇也是個人選,但你呢?」紫菱的聲音卻帶著幾分試探。

「我?我不是說過,要替嫣嫣報仇。」桃薰說的平靜,但熟悉桃薰的南風知道,師姐自己也不是很肯定。

「那是曦灼長老的心願,你自己的呢?」紫菱卻在這個問題上有著奇怪的堅持。

「我就想要身邊的人都安心就好,況且…嫣嫣也是我的妹妹。」桃薰苦笑,雖然她自己對這個妹妹uG_d^a&)pEE^f*[email protected](K+&*gKW4*%*&L-G76b的存在,永遠只有記憶裡的那幾幕。

「對了,我聽說南風前一陣子昏倒了,是因為一把劍?」紫菱問得很詳細。

「只是普通的劍罷了。」桃薰的聲音帶點蠻不在乎,南風幾乎能想像到桃薰的模樣,又是那種蠻不在乎的聳肩吧?

「那是你特別從半緣道觀偷過來的,對吧?」紫菱說:「我聽到曦灼長老說了,你又擅自行動了?」

桃薰的聲音有-^sNYlBvRdb0Hxd$i9=KMmqQ&$MToRQdKtCUb+&wV-IWF9j&2H點害羞,「那是南風用慣了的劍,而且我想說多個念想也好,卻害的南風差點走火入魔,或許還是有欠考量吧?」

原來是這樣啊!

南風心裡有點感動,但也有點無奈,BmM&MDjeBN-OB%zYoTX+=zgLU^[email protected]+yY8m2hJ14_nqG!mkapV桃薰的血緣是純粹的植物妖,所以思考起來都是很直接的,跟人族不同,簡單來說,就是有些粗線條。

可是又有些暖心,雖然她是為了讓自己更專心報仇,只是…

南風很想睜開眼,看看桃薰師姐現在是什麼樣子,她有臉紅嗎?

特地去道觀替她偷劍,不知道為什麼,南風想到這裡感覺很開心。

紫菱師姐的聲音卻帶著提醒:「桃薰…你要知道,你再怎麼疼她,南風只是桃嫣的替身。」

「我知道啊!可是不管如何,我們都想找顧君緣報仇不是!既然是目標一致,對她好一點沒有關係吧?」

「她是顧君緣的女兒。」紫菱卻強調,似乎她並沒有很喜歡南風這個師妹。

「可是南風恨顧君緣,所以我們的目標是一樣的。」桃薰難得有些堅持。

「你多少還是要防著她。」紫菱卻提醒桃薰。

「…我會注意的。」桃薰的聲音說,但她卻替南風拉好被子,又順了順南風的額髮。

兩人的聲音到此,停頓了許久。

似乎兩人的話題結束了,南風思索著,但許久之後,南風又聽到桃薰的嘆息跟紫菱師姐的腳步聲。

她們要離開了。

「我們走吧!有點東西要去你那拿。」紫菱說。

桃薰應了聲好,卻還是站在床邊。

看著躺在床上的南風,那張小臉有個傷痕跟倔強,心裡有些複雜。

南風感覺到桃薰的視線更加緊張,僵硬的不敢睜開眼。

「南風,你是我的師妹對吧?」她更想說的是,你不會背叛我們對吧?

桃薰的聲音帶著不確定,因此南風也不敢應聲,只是繼續裝睡。

之後傳來腳步聲,直到兩人的氣息徹底消失在她房間,南風才偷偷睜眼,卻只看到紫菱師姐的手關上門。

她的手上有傷口。

安置好南風後,桃薰跟紫菱一起去了她的藥盧。

桃薰本就是x8NBobELl^zE##[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植物妖,加上丹修的身分,讓她對藥材的處理很細緻,如果不是為了報仇,她原本是想好好的走丹修這條路的。

「妳的手怎麼傷了。」她拿出一瓶藥遞給紫菱。

「謝了。」紫菱接了藥卻沒有抹,只是兩人邊走邊聊:「其實長老有意把位置傳給妳。」

「我不適合。」桃薰誠實的說:「我沒有上進心,也不喜歡爭鬥。」讓她經營教派,只是把教派弄到解散。

她只想替妹妹桃嫣報仇,報完仇後,還有能力就修練,直到死亡或者飛升。

「所以你就找了一個替身?」紫菱看著她的房間,桃薰這幾年都把時間耗在南風身上,南風的資質很好,對事物的掌控性極強,是新進弟子中的黑C%xT1z1IHlW762jog2gCLBBts7)[email protected]=_J4!(馬。

如果邪影教長老要傳長老之位,確實南風比桃薰更適合。

「成不成還要看南風。」桃薰輕聲說。

「就算如此,妳也逃xlLB)YK#okTM+cw^8X-#uFVR06x&B=45u1R+CG1ugB7)sL_xje不開教派。」紫菱說,仙界一直對他們魔界敵視,但把一個半緣道觀的仙子入魔,對仙界來說,是個可以攻伐的好藉口。

「我早就逃不開了。」桃薰看著後山上的桃樹。

她的娘親決定的事情,她身為人子自然要去做,不管願不願意。

紫菱同意的低聲說:「恩,誰都逃不過司命的安排。」

南風坐在自己的房間,到處打量起來,從她住進來,這是她第一次用心地看著這個房間。

桃嫣,是個什麼樣的人?

跟桃薰師姐一樣嗎?

她看著周圍的擺設很普通,說是女子的房間,可也太素淨了。

這原本是『桃嫣』的房間?

她不確定,甚至她都沒有看過桃嫣這個人。

但她卻是桃薰放在心上的姊妹。

想到桃薰的話。

「桃薰,你老實告訴我,你為南風做到這個程度,你把她當什麼?

「她不過是…桃嫣的替身罷了。」

我…只是桃嫣的替身嗎?

南風看著自己的手掌,只是桃薰臨走前的那句『是她師妹』的話,又讓她心神搖擺,她+7fl6zrQPVggiv-acecP^n-%#wKI71gcdJx)hq9^bnKN4zC06R這樣,算不算是被桃薰接受了?

南風走下床拿起自己的劍,原本ub_^[email protected]v&_qdwUF*9Xa-7Gp!SNc298ftiVW6aDlctG築基的輕快都被剛剛聽到的對話打滅,她抽出劍刃看著這把凡劍,經過這幾年的涵養,漸漸有了一點靈胚。

她不知道桃薰師姐是怎麼從道觀拿到劍的,但她肯定費了一番功夫吧?

或許桃薰師姐並不如表面上的嘻笑,只是…

嫣嫣也是我的妹妹。

南風很迷惘,桃薰從沒有在自己面前展現過,她很愛自己的姊妹吧?

你再怎麼疼她,南風只是桃嫣的替身。

紫菱師姐的話再度刺進心裡,南風突然有些酸,很忌妒桃嫣這個人,為什麼她可以這麼幸福呢?

南風忍不住的抽出劍,劃破自己的手,將血獻給自己的劍。

如果我變強起來,是不是師姐就會更在乎我?

南風看著自己的劍上的朱紅劍光想。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