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南風暫時是住在桃薰的房間的,雖然她仙齡百年,可是對於動輒上萬年的仙界,她真的還是個小孩子。

外貌也如同十四五的孩子,儘管在桃薰的照顧下漸漸恢復,但比起同齡人還是瘦弱許多。

「要養得肥嫩些,這樣才好吃!」桃薰壞笑地捏著她的頰。

南風不高興地撇過頭,「你明明是植物妖修,幹嘛說的你吃肉似的!」

經過幾個月的相處,她知道桃薰是邪影教的弟子,也是曦灼長老的親女兒,也知道她的本命株是棵桃花樹,只是明明就是94YPv=Ka%Z&PX^Rq1V=RygA1m87nrLguphFafmm!Pnv+x!E紮根於土地的植物,為什麼她的個性比妖族還跳脫啊?

「任何東西都歸於土地,肉身也不例外啊!更何況,誰說植物不能吃肉?」桃薰壞笑地偷戳南風的頰。

「桃薰師姐,我是已經一百多了!又不[email protected]%&he)3lcY0Z$u-B9j7fSN2XR6FaC1#T%(xt9F)tcI是孩子!」南風不滿地喊,他們魔教不重視排行,只喊名字後面加個師兄姐。

「好、好、好,那玩不玩竹牌?」桃薰壞笑地問。

「我又看不到!」南風被她一刺,但已經不像當初這樣-4PAOX4S%[email protected]#@7D3M$tRdS-3ND78Qr7NHylc+hdpaYn敏感,或許是因為她知道桃薰其實沒有壞心眼,她就是喜歡逗自己而已。

「好吧,那等你眼睛好再說。」桃薰可惜的說。

南風點頭,她的眼睛據桃薰說,快要治好了!

她有些期待,因為等她的眼睛好了,便要入教,然後修習魔功積累實力,為門派出力更能報仇。

聽到門口有了腳步聲,南風一聞味道就知道是桃薰,只有她身上才有一種奇特的桃花香氣,還有…只[email protected]@&t0pk#uM%2EI6SQQ^iamPVMQhl0Wew)OqES&qGySCI有她會故意端那碗可怕的湯藥,裡面有多到不行的苦黃連。

她是個愛欺負自己的師姐,但卻不讓她討厭。

想到桃薰這個照顧她的師姐,南風不禁好奇地問:「桃薰,妳長得如何?很美嗎?」

「那妳摸看看啊!」桃薰的聲音帶著一絲興味說。

南風也不客氣,她伸手,感覺到一隻微溫的手握著她,將她的手拉著,摸到了一張臉上。

她只感覺摸到一團軟肉,有五官眉毛,卻無法在心裡建構一張面容。

她有些迷惑,桃薰就不怕自己傷害她嗎?

「其他人都沒說過你好看,你是不是長得很醜?」南風故意激她。

女子最重容貌,仙界更是如此,南風猜測,就算魔族女子,也會多少在意吧?

「是,我長得極醜。」桃薰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我的本命株是黑色的桃花樹呢!」

南風卻一窒:「為何要這樣說自己?」她已經偷偷在心裡建構一個女子的形象,長得不美,但卻有雙溫柔的眼睛。

「因為我醜_$5Z*-*f3^GWS-bZa!CJPRFI2fGREfns_bgpJFwU!n_0b%v9Fd若夜叉,甚至臉上疤痕跟痣,這樣的師姐照顧你,你願意嗎?」桃薰有趣的問,故意戳了戳南風的臉頰,懲罰一下這個小師妹。

南風搖頭。

桃薰眉一挑,準備開口丟下她,南風卻比她更快開口。

fQ_y#ZR=LFqkAHi5jCEi!mGH2!p1(75-y*7HolGr+XpE+!G1oQ南風肯定的說:「無關你的容貌,你救了我,我自當報答。」她剛剛想通了,自己的報答無關外貌,不然她與那些欺負自己的人又有何異?

甚至,如果桃薰真的很醜,那她會照顧桃薰。

她在心裡偷偷的想,其實她很忌妒那些擅自闖入的師姐妹,忌妒她們可以隨便的進來,打擾她跟桃薰相處的時間。

在她心裡,休養的幾個月,她早就接受了桃HQrGwGZ^n6_=oIs_ZH7v)rKyQcdKhR=j8!&sp_ipJ#!fQsJJ-V薰的親近,看不見,但她可以貼著桃薰溫暖的身體,聽著她的心跳跟呼吸,在她世界裡,桃薰是一道暖熱的薰風,吹過她內心冰冷的世界。

桃薰卻呵呵地笑了,聽在南風耳裡笑聲鈴瑯:「比起那無情的仙界,愛恨欲濃的小南風更適合魔道。」

南風只是沉默,她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但她心裡卻覺得,比起桃薰的相貌,她的聲音更好聽。

更讓她…想親近。


(圖/123RF)

休養了幾個月後,南風已經ojtQ6$9fc5XL0lX#[email protected]*(Jr&uFDJ4Y!aG40zs4)N36^q9zO1習慣的正坐在後院,她順手劈著柴火,雖然雙目失明,卻還是可以做點簡單的事物,例如撥豆子、劈柴,桃薰會讓她坐在定點,她只要動作沒錯,就可以繼續做事。

但她卻突然覺得頭有些痠痛,然後眼前的黑暗漸亮,她的眼睛好了?

可惜,這亮卻只亮了一小會,她的眼睛,至多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色塊,不能清楚的視物。

但桃薰卻比她還高興,或許有一個小姊妹就是這樣的感覺?

「看來眼睛快好了,妳要注意休息。」桃薰細聲交代。

南風卻拉住她的手:「那妳會讓我看到妳嗎?」

桃薰似乎愣住,然後才點頭:「好啊!那妳可別嚇到喔!」

南風卻肯定地點頭:「我不會因為妳醜就嫌棄妳的!」

「噗!說什麼傻話,就算嫌棄,妳也甩不開我的,我是妳師姐耶!」桃薰笑說。

南風點頭,但她知道,桃薰對她而言不只是師姐。

幾個月的相處,她從原本的驚惶不安,到現在的從容淡定,都是因為桃薰,她從沒將自己看成一個虛弱可憐的娃娃,她在這裡得到的,是比醫藥更I#-0xPz5o4fXAeNsmBJx8EykEfCz46NpSo*(5qY&UISX&U(tEx珍貴的尊重。

她不用繃緊自己,擔心奇怪的惡意,只要做完桃薰給個作業,她就可以放鬆,去曬曬太陽,或者聽著桃薰說著自己的9hfv987d^54ixy$dFGCiElZO%L*vVd35_#QYlEcY)xy0fecdZm經歷,奇聞軼事。

在桃薰口中,整個魔界很大很廣,人間也是很有趣的)D1jT^8oiu1vM_FZ%[email protected]_9所在,仙人死板的頑固也非常好玩,似乎她的人生沒有什麼憂愁。

每次講到開心處,桃薰會將她抱著,揉亂她的頭髮:「所以呀!你要趕快好起來。」

「阿薰你又弄亂我的髮!」南風不高興的說,但其實她很喜歡,但這樣講YV=tX_fY_ADn)[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T+dk*-(tWy,桃薰就會故意再抱緊她,她也可以依在桃薰懷裡。

「弄亂再梳好就好啊!」桃薰笑說,她拿出梳子替南風7q=*nbv8!CEK333_4f$%#j^q(_DhHtwrG8FExtfjv=0dog(5sO梳頭,相處了幾個月,她也懂了這個小師妹,個性很倔又不會表達,明明喜歡卻又不敢講。

可她就是壞心,喜歡逗著南風,看她氣惱的模樣,但偶爾她流露出的脆弱又讓人心憐。

不會撒嬌,就只會軟軟的扯著她的袖或者衣襬,一用力就放手,連強求都不敢。

很害羞讓人心裡想到她會軟軟的,桃薰有趣的觀察著。

南風感覺頭髮被梳齒刮過,桃薰的手摸在髮上,讓她有些矜持起來,卻又不捨得開口,只好沉默的任由她動作。

「好了!我們南風好漂亮喔!」桃薰得意的說。

「誰是你的了!」南風咬著唇,桃薰在說什麼啦!就算她們都是女子,也不該這樣親密吧?

「好!不是、不是,小南風這樣好讓人傷心呢!明明都進入了…」

「說什麼,我進什麼東西!」

「進教派啊!不然是什麼?」

「…當、當然是教派,笨蛋阿薰…」南風撇過頭,替剛剛亂想的自己羞愧。

姚薰則是笑笑沒有說話。

調戲師妹真好玩。

南風知道,桃薰只是把她當成妹妹而已,但她從沒有這種感覺,她覺得自己很矛盾,%tD0hz-VxD9Z0A+ica1f9bI_yx(v$vgbAG#wq2OVF+$bQGVC36一方面喜歡桃薰,一方面又害怕碧雲的事情重演。

之前只是朋友,但現在,她如果覺得自己是有姐姐的,會不會老天爺又要帶給她苦難?

可是她很喜歡桃薰,不想離開她。

「桃薰師姐…我以後可以繼續跟你住一起嗎?」南風有些緊張的問,她想靠近桃薰,哪怕只是住在一起,可以這樣近距離的看上[email protected])p1ZIG$m()%!m32Z4&X=4rB她一眼就好。

「不行。」桃薰卻直接的拒絕了。

南風心裡一緊,她其實也知道,自己只是桃薰的病人之一,本來就沒有什麼好奢望的不是?

直到額髮被人撩起,桃薰的聲音解釋:「我這裡萬一有什麼病患,害你生病怎麼辦?」

南風心裡有些空落落的,但又有點開心,師姐並不是討厭她,對吧?

她想說自己很健康的,不怕什麼病患,但是還沒開口,就被塞了一碗藥。

「而且我睡覺會磨牙、打呼,還愛踢被子,還是不要的好。」桃薰的聲音帶著戲謔。

南風沉默一會,還是把藥給喝了。

看到她喝完藥,桃薰笑說:「不過你可以住在嫣嫣的房間。」

嫣嫣?

南風從沒聽過桃薰如此親暱的喊誰,她心裡有些酸,忍不住的問:「嫣嫣是誰?」

桃薰笑著解釋:「是我的妹妹,叫桃嫣。」

南風迷惑,如果是桃薰的妹妹,那為什麼她要住到桃嫣的房間:「那桃嫣去哪了?」

「她死了。」桃薰的聲音低低的。

南風愣住,直到藥碗被人拿走,還有桃薰低沉的聲音在耳邊。

「她被顧君緣害死了。」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