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顧霜雁起床時,是被渾身的刺痛弄醒的!

她感覺渾身發癢,身體還滾著高熱「啊…」她嘶啞的發出了聲音,然後愣住。

她可以說話了?

「你醒啦!」那個阿薰的聲音傳來。

顧霜雁還是眼前一片黑,但卻不妨礙她因為表情而動了的眉毛,她戒備的面對那個阿薰聲音的方向。

「看來妳真的醒了,放心,你吞下去的毒藥我替你解了,這種啞毒,如果再晚三日,我就解不了了qJo81BN8o-DqsO89c9w*el6hkh1g4i8RH5*8uSAcLhp2f$Gq7H,以後別亂喝知道嗎?」阿薰叮嚀地說。

「那是別人灌的。」顧霜雁卻很無奈,這人怎麼這樣講,她是自己要喝啞藥的嗎!

「我還以為你I5R+=y#[email protected]#lf*08FAVPmHJo4b3tpRI918JWjxFm們仙界跟魔界一樣,老有迷糊的小弟子喝錯,對了,你是顧君緣的女兒吧?」阿薰的聲音輕快,但她的問題卻惹得顧霜雁不高興。

就因為是顧君緣的女兒,她才這樣難過日子。

「我不是!」顧霜雁賭氣的說。

顧君緣三個字,像是一根在心裡的刺,她恨透這個名字,還有名字背後的那個人。

顧霜雁不高興的撇過頭:「我已經不是他的女兒了。」

他從沒把自己當成他的女兒,為什麼她要承認自己是?

那個阿薰只是順著她問:「那便不是,你叫什麼名字?」

顧霜雁先是有些心虛,FFaTR9(vmKeQl^aGZ04RW$!V5*[email protected]+6&3h6%chUF畢竟她是被這個阿薰救回來的,但是對方卻是魔界的人,她不敢說出自己的真名,害怕經歷過的背叛重演。

那個阿薰卻激她:「那就只能叫你顧君緣的女兒?」

顧霜雁自然是不願,她想了想,自己名字裡有雁字,雁是南飛的鳥,她輕聲說:「我叫南風。」

「南風?好有趣的名字,我叫桃薰。」阿薰笑說,她的笑聲很有感染力,或者說她很有種親和力。

顧霜雁…現在叫南風,南風聽到桃薰聲音裡%wDX4Z#!X=qSm$+*NBsdbrlih)LPLQFM#Wnkawd#[email protected](的歡意,自己卻沉在,厭惡顧君緣但兩人是父女,這樣矛盾的情感中,直到桃薰碰了她的肩膀。

「幹什麼!」南風警戒起來,眼前的黑暗更讓她害怕,她緊張的像是渾身刺的刺蝟。

桃薰溫和的聲音說:「南風,你傷了筋骨,最好乖乖躺在床上。」

「可是…」南風感覺有人按住自己的肩,她有些_T([email protected]^JLR$CcV&KYU&h1d$t#[email protected]緊張,畢竟從沒有人這樣關心過她,從她有記憶起,沒有人會靠近她,如果靠近,那就是傷害。

「那我幫你吧!」桃薰笑著說。

顧霜雁感覺到面前一熱,等她意識到時,JiRfbFzu#R!5OH!o([email protected]_M8lo7znUj-K4rnez她的嘴已經被湯勺撬開了牙關,她舌尖嘗到了一點麻,然後是一種蜜水似的口感流入了她的口中。

她被餵了什麼?


(圖/123RF)

南風掐著脖子緊張。

桃薰的聲音貼在臉前說:「而且是我的精華呦!」

南風咳了起來,這個桃薰講話怎麼這麼曖昧!

「開玩笑的啦!那花蜜能治好你的眼睛。」桃aER*sF=TvQQDK5-Dx4^GiqOBj-2M&OpdyM-yDmO8*f79dXVXFX薰壞笑,她是樹妖混血,那花蜜也算是她本株採集的,說是她的精華也沒錯。

南風必須很鎮定吞下了那蜜後,才能努力在不嗆到的情況下問桃薰:「真的嗎?我的眼睛能…好?」

「騙你的。」桃薰壞笑的說。

南風蹙起眉,這個桃薰真的是魔界中人,她嘴裡怎麼就沒有一句實話呢?

她正要說話,卻覺得頭一昏,身體無法動彈,強烈的睡意席捲著她,但她還是力抗著,她剛剛喝下的蜜水有毒?

正當她還在緊張時,卻感覺身側有個柔軟的身體貼著她。

桃薰的聲音帶著笑意說:「睡吧!睡醒了,就知道真的假的。」

南風只能無法抵抗的陷入夢境。

再清醒後,她側耳聽著,知道桃薰又在弄一些瓶瓶罐罐。

她不知道這個桃薰為什麼要wjDyr^7uP2(@oFk28ri9!5P0#PRJ4ns1cYO7)qfUajYC^)5lGQ救她,可若她從半緣道觀學到什麼,就是冷漠的觀察,因此她只是表現得格外安靜,如果不是必要回答的問題,她都不想說。

但這個桃薰也&032j#I4K-zmyZMB3&COUySEEK9_1+2KIQupx0o3y0x([email protected]是個怪人,似乎絲毫不在意她的叛逆跟冷漠,對她也沒有特別客氣或者禮遇,該做什麼就做,像現在,她自然的熬藥煮茶,然後自然的把藥茶塞到她的手裡。

南風可以感覺,她的手很溫暖,阿薰的年紀大概比她大,但她卻沒有那些師兄姐上凌下的高傲,只是自然的擺弄她的瓶罐,sy1ms#9#PC&06C4+j#F=k7U4ph51&(Iyr#M-GT1DPbFFgV%fX7莫約是個醫者吧?

聽著她收拾時,瓷瓶敲到的碰撞聲,但她卻把這些XssJ4OrVUB&0i_OPdCxwQV!tVr6JKYMNum)pGeVv&%^I0N0u+9聲音聽成了日常,她知道桃薰就在旁邊,她身上的香氣沁在被子裡芳香宜人。

不知覺間,幾個月就這樣過去了。

南風接受了自己無法看到事實,還有桃薰存在的事實。

「阿薰師姐!」幾個女子的聲音靠近,南風聽到了桃薰似乎是擺弄屏風,因為她面前的光被遮了。

「別吵了南風,我們去外面說吧!」阿薰說。

南風卻有些失落,比起她們離開,她更希望阿薰留下,但她也知道,自己畢unJVi0=%oPRjuG*CRH7v=WO1ETGHAixJVD2N$B3&vgWn0^7z$x竟不是他們的一份子,她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自處。

這些天濃重的魔氣,讓她知道自己恐怕真的身在魔道了,但她又該如何?

這時卻聽到有人聲遠而近,還有許多人行禮的聲音,那些人紛紛在喊一個人,魔尊。

很快的,南風就感到一股魔壓,她知道魔尊已經踏入了房間。

「你就是南風?」魔尊的聲音瘖啞,卻聽不出男女。

南風緊張的點頭後,面向魔尊的方向,卻感覺眼前的黑暗讓她緊張,而且此人身上的魔壓,讓長期在仙界的她,感覺到危險,甚至脖頸3z3ts*uv=tdFFNmX!-h1JcQLY68m%[email protected]#vxod8J$上的汗毛都有冷而豎起。

這樣的緊繃直到桃薰的聲音走了進來,南風才感覺鬆緩一點。

她給南風介紹:「南風,這是我們的魔尊,是邪影教的創教人之一。」她gmFxEQlAF1AICgl%@ZYA5dn#i*L^uJBE6wTUk2)U0Gwno+Im#G的聲音少有的帶著一點恭敬,這讓南風感覺眼前的人,一定是魔教的大人物。

「南風,你來自半緣道觀?」魔尊詢問她。

「是。」南風僵硬的點頭。

「你被桃薰帶回來時無法開口,本尊現在再問你一次,你可願入我們教派。」魔尊的問題,拉回了兩人的思緒。

南風問:「入教?我有什麼值得你們留下?」

魔尊說:「我們魔族做事本就隨心意,你心已入魔,自然只能留在魔界,仙界有大小門派,我們e^@UDNR^[email protected]#19wmG7f_+BVd(IVErnyz4*xhKA9%2G也有,你資質不錯,若願意入教,對我們而言自是助益!」。

「而且想到能橇了仙界牆角,這可好玩了!」桃薰戲謔的聲音笑說。

魔尊輕斥:「慎言。」

桃薰這才恭敬的低了聲音:「是。」

南風還在思考,魔尊卻又突然提到:「你討厭顧君緣對嗎?」

南風愕然,一會才極不自在的點頭:「是。」她討厭自己的生父。

一出生便無母,在門派卻彷若無父,她是恨顧君緣的,恨他給了她生命,卻將她視klnC%87s$s8*c)u_hV9XA&v=Y-3J+V*5nLv^2*N2)g%vM([email protected]為恥辱,可是多年的耳濡目染,她一方面恨著顧君緣,卻也覺得自己怎麼能討厭自己的血親?

半恨半怨,只能無解,她便把這事情埋藏在心底的深處。

現在被魔尊挑明了,她0_h_6Ps2aK8kna0rkQckch&H)c)Wu_dMI(tMVArjH1q4Y5xV5D反而更緊張,因為隨著心底的恨意,她也感覺到內心的黑暗又擴大了,她有些害怕,但手卻被人牽住,桃薰的聲音在她的耳邊。

「別怕。」桃薰柔聲的說,這陣子的c40U#VMmhjb50M1trFZp)@yEAa5el8P#v((WjJ_buS457Xh3Le相處,讓她私底下喜歡逗一逗這個冷面的小仙子,但是見到她這樣不安,桃薰也是不忍。

南風握著那手,這才放下心來。

但她早該知道,桃薰講話從來不會講全的。

只聽到桃薰溫和的聲音說:「就算你不留在我們這,其他魔教人也會想發設法下毒、騙你入局的,畢竟你[email protected]^5Ty1pMmGGgjiqxF*RToI7bO0mB3Gv-Um&的資質不錯,外貌又好,行採捕或者合歡也是好的。」

南風原本放下的心馬上提到了嗓子眼,她當然知道採捕跟合歡是什麼,那都是對女修士極大的傷害。

她、她、她一定要如此說話嗎!

魔尊眼看兩人又要岔題,連忙咳了一聲說:「若你真的討厭顧君緣,那入了我們魔教,豈不是更能氣他,甚至…」

魔尊看著南風說:「若你想要毀了半緣道觀,也可以喔!」

「毀掉半緣道觀?」

南風垂下眼,除了殺了顧君緣,她的心已經黑暗到連門派都想毀了嗎?

可難道不是嗎?

除了顧君緣、雨鈴憐,那道觀裡的每個人不也是如此,冷漠的任由自己掙扎求命,他們又何曾給過自己一點憐憫?

房內一片安靜。

魔尊轉而問桃薰:「南風的傷勢如何?」

桃薰輕笑的說:「渾身上下一千五百零八@FXX7XZInS==xk%s=EtofN-oQ#c8_f2I&Ci9*[email protected]#IwkAB!SHx處傷,被毒啞、弄瞎…嘖嘖嘖,我以為仙人都寡心絕情,沒想到他們虐人還這樣有創意。」

南風沉默,HHCL+8GiiJMh13vs_Z+qQCSWuv&V6M=ZnG3_V#BZ4$bsr_=hl(那傷在身上的傷,到現在她還是記憶猶新,剛來的那陣子,若不是桃薰照顧,她恐怕早已死在那酷刑之下。

「可憐,你也不是自己願意流著顧君緣的骨血,卻被迫承受這些,南風你不怨嗎?」魔尊問她。

南風點頭,她怨,怨半緣道觀,更怨顧君緣。

「我們到UJ3#^jY+c(k3h3Sb1&Q5Zes9!mlq0*ka7CWW0__4O$sD9m4K6O半緣道觀時,你渾身是傷卻被丟在地牢,身邊沒有任何食物,外面那些人的私語,我們也知道了,顧…或許該叫你南風,你甘心就只是遠走而已?」魔尊平靜的說著,卻是最刺痛南風的話。

「我…」南風遲疑。

「你難道甘心自己這樣,即便是道觀最小的仙婢,但也不同凡人,難道你就願意被人這樣當作笑話談資?」

「我不想…」

「你身上受的傷、得到的屈辱,你就甘心這樣消失就好?」

「不!我不要…」

「現在你有了機會,可以去報復那些不把你當人看的人,本尊可以給你力量,去怨、去恨,將所有看不起qpBXvWT_Ag0gM&-4&ITJzAaS!y4xQY3xdQf5U31ngm_4HAvZwp你的人踩在腳下,你難道不想?」

「想!」南風說,她感覺心中有風暴,慢慢的侵吞了她的理智,被鞭打囚禁的日子太苦,她恨那些給她苦難的人!

但在眾多可怕的想法中,她心裡唯一的清明,卻是桃薰y20F$7LEMb38=#jDp9YZ^qLuSJ([email protected]^k6)@Dx%牽著她的手,她看向桃薰的方向,她的手依然如此溫軟,但卻沒有任何勸導之語。

這已是她心裡唯一的在意,也是她沒有馬上同意魔尊的原因。

但桃薰卻有些遲疑的開口:「魔尊,我們就別逼南風了,這是…弒父啊!」

弒父,這是多大的逆行,即使在魔界,也是極大罪惡。

這點南風也想到了,但她心裡的惡卻也提醒她,那些傷口不只在身,更是在心,她能放下嗎?

「我怨,我做不到放下。」南風誠實的說。

「可妳的傷快好了。」桃薰低聲的說,像是虛弱的反駁。

「身體上的傷好了,那心呢?」魔尊卻用輕蔑的e4T&*pO3f57Xf7m$-&-o!4SOywH3SaRet_Vb6_D40*jITa91Wi口吻問:「南風,你可願意讓這段記憶就隨著傷癒而消失?可願意放下?」

南風感覺桃薰的手動了一下,她悄悄握緊,然後對著魔尊說:「我不願。」

「那便入我門派,我助你有怨報怨,你助我教派壯大?」魔尊問她。

「入了魔教,便無可回頭,南風你要慎選。」桃薰的聲音輕輕提醒。

如果南風看見,或許就不會說的這樣篤定,因為桃薰的眼神,帶著一股悲傷,可惜南風卻看不見。

入魔嗎?

南風無奈,她早就心入魔道了,而她的面前又何嘗有過選擇?

就算偽善,可至少她面前的兩人也曾伸手幫助,她們互相利用又有何不可?

「我願。」南風聽到自己的聲音說。

魔尊的聲音BHJJ2PWVjYSMbcoqqKC7u%Ox2g%M314rYs#OA=pkHX$gZ_P&-D終於有了些許歡意:「那便留下吧!桃薰,你照顧南風直到她好,然後準備入門儀式,她就由你這個師姐安排。」

「好的。」桃薰應承下來。

等到魔尊一走,整個空間的威壓不在,南風才肯定魔尊離開了,她面向桃薰的方向:「這樣我就算入教了?」

「恩!以後我就是你的師姐喔!」桃薰的聲音說,她卻迴避了南風的問題。

「師姐。」南風輕聲的喊,但她想到的卻是半緣道觀的飛雪,那個被她傷了臉的師姐。

「嘿!」桃薰回應著。

「師姐,你不贊成我報仇嗎?」南風問。

她感覺到桃薰遲疑一下才回答:「這是你自己的選擇。」

「那我選錯了嗎?」南風問桃薰。

她以為,桃薰會像是以往一樣,玩笑似的說些話,把這個決定帶過,畢竟她i6+MiEdaYNe%TEqNw2l+lMusy($WC=Oz0eUGg8roBBM$qfPJmI同意魔尊的條件,也等於幫他們不是嗎?

「我不知道。」桃薰的聲音卻不同以往的認真,她喃喃似的說:「我不知道未來怎麼樣,但…這條路會很苦。」

南風停頓了一下,她啞著聲音問:「會比我現在苦嗎?」她渾身上下的傷痛誰來賠給她?

她做錯了什麼?

只因為她是顧君緣的女兒嗎?

桃薰沉默了一陣子,似是知道她不可能改變主意的嘆息一聲。

「別想了。」桃薰伸手揉亂南風的額髮:「想多了會禿頭喔!」

「師姐,你別老當我是個孩子!」南風則撇過臉,但卻沒有閃躲。

其實她還沒有被人對待過,原來被摸頭是這樣,額上暖暖的,但臉紅紅的,有點不好xSXh4thOt=0!Fv2FKI3*MgYtrK+LD%527H9j#uDZZ=U^2-Df^d意思,但桃薰的手離開,又有些失落的空涼。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