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顧霜雁,你過來!」

一個凌厲的女聲從門外傳來,霜雁放下手中的水桶,抹了抹臉才靠近,她盡量讓自己面無表情,[email protected]#6$$#8p5G*uq+HbNpdo6*@Qc+1o2TJn3ektoK&&)與眼前的師姐對看。

飛雪身為半緣道觀的大師姐,只見她環配琳瑯衣飾高雅,顧霜雁反觀自己破舊的衣鞋,看起來低俗灰暗。

她們卻同是這個半緣道觀的弟子,她還是觀主的女兒呢!

顧霜雁在心裡冷笑,但是看著眼前華麗衣著的師姐,她默默補一句,不過自己是私生的。

名面上,她只是觀主遠親的女兒。

顧霜雁走出門:「飛雪師姐,有事?」她將態度放低,但還是被飛雪瞪著。

「對!找你比試一下!」飛雪瞪著自己的小師妹,她最討厭的就是這樣W$1zYDk*WZu^&D(u-pCtkYSMkAOG(g$FG)IQ7(ziDYEBsyLDEb,明明霜雁師傅的遠親,卻裝的好像真鳳凰一樣,連低個頭都帶著傲氣。

顧霜雁聽到飛雪的話,她心一沉,知道這又是一場皮肉痛,她甚至不用說話,就會遭到其他弟子的傷害。

「師妹接招。」飛雪拿出自己的融羽,那是她用上好的劍胎所鑄,開淬成形時有了火羽的加持,所以劍身染了朱紅,隨著她舞[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U5b([email protected]^kSkb6TN_1F#動時,寶光流竄,一看就是上等法器。

她上前就是一劍,也沒管霜雁手上是否有武器。

其他的弟子早就圍觀過來,卻都替飛雪叫好。

顧霜雁只能拿出自己還在鍛鍊的生鐵劍,比起其他師兄妹的法寶,她身上只有這一把凡劍,還#LV-hwaE^jAhJw%yP3-hJRss&McUzP19Euk7R_oYM-+mxp$i8v是普通生鐵鑄造,連名字都沒有,如同她在道觀裡待遇。

只是讓人笑話而已。

縱有悲憤與不甘,她也只能把這些心情吞嚥下去,甚至漠然的壓抑自己。

劍走幾招,她頂著師姐的法力威壓,生生架開了師姐的融羽,替自己留得喘息。

但有人見她還能喘息,卻故意說話刺激飛雪師姐。

「飛雪,你太混了,霜雁才進門一百五十年,你卻打不過人家一凡劍,太弱了吧!」有人在邊上喊。

顧霜雁皺眉,原本她就想要投降,飛雪師姐雖然要強,但若她服軟還能落個全身而退,但有人[email protected]*d2!u6eXRDZa1(W慫恿,她看著飛雪氣紅的臉,她心裡叫苦,恐怕這次難善了!

「師姐…」顧霜雁想求饒,眼神示弱的看著飛雪。

「廢話少說,戰或死!iy1FlYJd!-w6_6agrb^ncC5nYhXpWwphjJh-l#0jc+ysQK6had」飛雪收到她的眼神,卻反而更生氣,她堂堂半緣道觀的大師姐飛雪,卻被人這樣刺激,不把顧霜雁打得跪地求饒,她哪裡肯罷休。

明明她早了霜雁三百年進門,卻生生在武鬥這塊輸了這個師妹,而且還是個人與靈獸混血的雜種!

她們仙界以純血為榮,!&+kUj9oQc5Ei9nu4h(mtpmYOW88YbmYPnHipD72c1Uz0n%uAh像她出身白羽族,族內血統妖術也是最上乘,才有緣進入半緣道觀,而顧霜雁在入門時,雖驗出是少昊血脈,少昊是南山主神的血脈,更是觀主的遠親,論起出身,她更是神族之女,可惜卻是個半神,她的母親是人族。

人族是此界最低的存在,修練[email protected]$#(%RAmv59NZa(hNEi(SlReEkSp4sRp&dPyY4VUskT成道者稀,殘忍好殺,而且能力低下,無天生能力,但卻狐媚,這才會有霜雁這樣的半血孩子存在。

飛雪看著霜雁的姿容,心裡更是肯定狐媚一說,能進半OTVER3zWW*[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緣觀的,最差也是妖仙,還是純種妖仙,但此女卻是個人神混血的,這叫她這個白羽一族的貴女如何能自容!

收到飛雪的不滿,顧霜雁不敢再攻,只能提防,看著眼前的師姐,她也陷入了對身世的自厭中。

顧霜雁知道自己出生時,就在道觀,母親生下她後就虛弱死了,後來她才知道,那些人喊她的母親「爐鼎」。

爐鼎是用來培養元陰之氣,讓男修士通過交合來獲得這種陰氣,結果就是女的修為大退,男的修為精進。

但不知為何,她的母親雖然修為大退,卻有了她。

她成了顧君緣的私生女。

得到生父血脈真傳,她的聰慧跟能力很強,但她卻是一個恥辱,不該出生的私生子。

顧君緣不願見她,稱她是遠親託孤,總是將她丟給其他師兄姐,她也只能跟外門子弟一起勞作,等有空[email protected]+D+8k4JVD2oPbs)kRN69SgoKMiO2aa!5tR才能修習道法。

若不是其中一個長老心憐,為她求了一個名字,恐怕到現在,她還是地位最卑微的無名奴婢。

可長老在幫她一次後,就被師父勒令閉關了。

「飛雪!」驀然有人大喊!

等顧霜雁回神收劍時,已經來不及了,她只來得及側身,但還是削到了飛雪的頭髮跟她的臉。

飛雪愣在原地,她沒有想到這個小師妹竟然如此歹毒,dg9=-n_8c7U8IQN4xy(t01AKAoaD6Yv91G-VaMo0cvQlOm([email protected]竟然傷了她的臉,她摀著臉,只覺得左臉熱辣,等她要發作,卻聽到幾聲鈴鐺。

所有弟子都沉默下來,半緣道觀會帶鈴鐺聲的人,唯有觀主的道侶,雨鈴憐。

她一走出來,所有人都乖乖地跪伏,顧霜雁也丟了劍,跪在地上。

鈴憐一手就制住飛雪,按著她的臉,替她止了血,並讓其他人把飛雪送去鑽研醫道的上仙那邊救治。

「你們喧嘩械鬥,是將門派的規矩視為無物嗎?」她冷聲問。

周圍的人都害怕,所有人一起說:「弟子知錯。」

她卻特意點了顧霜雁:「霜雁,你雖是你師父遠親,卻恃才傲物,還出手如此狠毒,傷了飛雪顏面,這樣心性頑7%[email protected]*)ey2rvhrjRd*648bUvd6e^mZW+varOi)[email protected]$9B劣,應該好好罰你,就罰你禁閉一年,你自去領罰吧!」

顧霜雁皺眉抗議:「可明明是…」

「不公平!霜雁師妹傷了飛雪這麼重,怎麼只罰她禁閉?」一旁有人抗議。

顧霜雁卻不敢置信,她明明是被飛雪逼著比試,她還拿著那把凡鐵劍,為何會被人這樣說?

可她還沒說話,一旁的執法長老卻已經過來將她綁住。

「你們師父尚未出關,本座只是先將她關押,待你們師父出關,自有決斷。」雨鈴憐說。

其他弟子這才安靜,他們看著顧霜雁被抓走,眼神卻帶著敵意。

顧霜雁被丟到禁閉室反而鬆一口氣,至少她不用再被其他人欺負,反而還可以一個人住個單間,只是被禁錮[email protected]#+NeJmS*D=DWLM^+%%Lwa%bW+D了法力,現在的她只是普通人。

禁閉室就ldy!lW=aNVHbRl+zJFD4T*CtmD*)i7__Cvoqv9e2wD8P*m(Ral是個斗室,顧霜雁走進去,裡面就是簡單的一床一桌,沒有被子,空蕩蕩的,但窗邊卻都下了禁制咒,她插翅難飛。

過午,她漸漸感覺到飢餓,卻只是抱著自己的雙膝縮在床尾,這時卻有人推門而入。

赫然就是雨鈴憐,她端著餐盤走近顧霜雁:「霜雁,吃飯吧。」

顧霜雁聞e!KnLVch8I!*lsJD6^kiv&rlMk5at9$c0kOLX#xrQ4H(fiIZ%O著香噴噴的飯菜,她看著雨鈴憐,她的眼神透著一股溫柔,讓她忍不住想靠近,可她又擔憂,這是否是偽裝:「鈴憐上仙…」

雨鈴憐看到她的戒備,只是無奈的苦笑:「你也知道,自己的身分如此,我不能太偏袒你。」

「可明明是飛雪師姐先動手的!」顧霜雁不滿地說。

雨鈴憐眨眨眼眼,伸手輕摸她的額髮:「可你傷了飛雪卻是事實。」

想到飛雪師姐DZp7CRbJj=_X=mM26N_IQg)cOmJTazZI0yxW#OJtZ$d1d-XNys,她一臉的血,顧霜雁也只能沉默,她不知道為什麼變成這樣,明明剛進門派時,她雖然安靜,但師兄姐們卻是待她極好的,但現在,卻成了這般模樣。

「好了,別想了,這些東西你先吃,等晚了,我再叫碧雲過來。」

「可是我在受罰。」

「我畢竟是你師尊的道侶,這點權力還是有的,你若需要什麼,再告訴碧雲。」

「謝謝…鈴憐上仙。」顧霜雁低聲說。

雨鈴憐微笑地又摸摸顧霜雁的額。

顧霜雁感覺額上一暖,心裡一酸,眼眶微紅,她出生至今沒有人對她這般好,她甚至有些捨不得鈴憐上仙地離開。

晚上有人敲了房間,她看著v*i=MtB+uGoo+LEoD=JyTM_U7G!Qe%eOya2aq8ydBtx1)[email protected]_門口是碧雲,碧雲是個清秀少年,他跟著鈴憐上仙到半緣道觀的弟子,算是霜雁比較相熟的人。

「霜雁,你吃了飯嗎?」碧雲眼神掃到空的碗,他接aXPL!lY$j(Qm*@Zgd-wWw=vdsDh4$e3P=+kCOyRRK!rhKrfSc(了霜雁遞來的碗,然後拿起另一個布包著的長條物,送進去給霜雁。

「為了幫妳出口氣,我特地偷了飛雪的融羽劍,等她發現肯定會氣死!」碧雲驕傲地說。

「真的?」霜雁驚訝看著碧雲,接過那個布包後,他真的把劍帶來了?

「你看,我劍都帶來了,等等藏起來,反正你進來檢查過5zB1E!kBm-pOsqHAgHpf!QDq8Xn8B_%Qd3Ggin1lUOt(-l9-o3了,那便不能算是你的錯。」碧雲點頭,他示意霜雁把劍拿出來看。

霜雁接過了劍,打開那個布包,果然有一劍,劍刃朱紅,確[email protected]+MPs#9a(rQWzptA0$ofsrb#4Ycdxdb78i-qLBUPNi實是飛雪的融羽,她點頭跟碧雲相視一笑,把劍藏在了床下。

兩人不約而同地露出做壞事的笑容。

他們互相聊到了天黑,直到守門的師兄要換班了,碧雲才走。

霜雁跟碧雲揮手,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外,第一次,霜雁看著天上的月亮問。

「…我可以有朋友嗎?」

碧雲回去,將包劍的布放在桌上,對雨鈴憐報告。

雨鈴憐閉眼吐息的聽著,行完一周天後,才睜眼看著碧雲:「她可有問你為何知道那劍?」

碧雲搖頭:「沒有。」

「你做得很好,下去吧。」雨鈴憐看著桌上的布。

她微笑的伸手撫著布面,那上面的咒文隨著她的手撫過而消失:「霜雁,本尊也不想為難你這個小姑娘,[email protected]&^#1LqpncC&uVCk!)iTD(c3kb9t-BgucI%Y2_xbTuRR可惜…只怪妳姓顧。」

碧雲走出雨鈴憐的房間,看著天上的圓月,眼神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選擇安靜。

碩大的紅月在黑色的夜幕上掛著,門$FK$sCk#SLWVb#vrtU2J+f%D%ExzuEJjHETeDOy1GPzWxiujkW外的幾根枝枒參差,割裂了月的圓,更像是摔碎了顧霜雁的願望,映在眼底幾分淒涼可憐。

顧霜雁瞪著門口的人,那個光風霽月的湍蒼師兄,卻出現在她面前,神情卻有幾分輕薄的邪意。

「師兄?」霜雁輕聲喊,看著湍蒼師兄,腦子轉著疑惑,不懂守門的人去哪裡?

「霜雁,你一個人,一定很冷吧?」師兄走進來cX4qZG_Np#*K1W2lAzG$vE5pj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平時嚴整的衣襟,此時卻鬆散開來,他走近霜雁,看著這個面容絕美的小師妹。

從霜雁進門x0^[email protected])wGECvja#3wJO_Cj!Zt34TXYtYR!k98#z3eDZu2Tm0m,他就注意到了,她有一張很美的臉,比起門派的裡的其他女子,那些清心寡慾到面無表情的模樣,霜雁那偶然露出的脆弱跟迷惑,但又有著孩童的純稚跟不解,那樣豐富而可愛,加上天生的姿容,更容易就勾動人的慾念,

霜雁皺起眉,眼前的師兄不對勁、禁閉室也不對勁,而她的身體也不對勁,她身為女子早就熟讀文章,知道女子沒有媒說卻苟合是不要臉的xWmBEs=UzqrzS-3=CixxcHg%pG&I&iq$M1eWOwNPhZXg^w#DJX

可是當師兄抓著她的手時,她應該百般抗拒的,但卻被一股力量控制著,她想甩開師兄的手,但卻無法!

顧霜雁心裡很急,因為師兄已經進了她的房間,還將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她很害怕、抗拒,可是卻無法說話,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師兄脫了衣服,她第一次看到男子平坦的胸。

她不要!

霜雁拼命的想掙扎,但害怕跟恐懼更是加強那股力量,控制著她躺到床上。

或許是她的寧死不肯,或許是她的無法承受,最後她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等她再睜眼,看到的是衣衫不整的自己,還有一旁同樣光裸的湍蒼師兄。

她瞪著眼,不知道該怎麼辦!

但遠處卻傳來人的走路聲音,看門的師兄帶著鑰匙的聲音,還有打哈欠的聲音傳來。

但那鑰匙的清脆的聲音,在霜雁耳邊卻宛如喪鐘。

「哈啊!早啊!」師兄的聲音正跟外門巡邏的人說話。

「早!」

這些聲音,也吵醒了湍蒼師兄,他皺眉的坐起,卻看到角落縮著的女子。

他愣住,這是怎麼回事?

他看著周圍:「這裡…是禁閉室?我怎麼會到這?」

但門口卻傳來開門聲,他蹙眉,糟了,禁閉室每日都會送早飯,他趕快穿起衣服,打開窗戶,在守門的人推@TLOKHd7tqqeO(Pj9kHIT5Fj7T-2gpQq!7w+ZBAoTvkG5r%qWg開門前,跳了出去。

霜雁從頭到尾都是安靜,她裹著被子縮在角落,送膳食進來的五師兄卻沒有在乎。

進了禁閉室的師兄妹,哪個還有正常的,不是哭鬧吵嚷,就是冷漠躲藏,他把飯放下就出去。

直到走出門外上鎖時,他卻突然頓住,剛剛他進去送飯時,轉身眼角撇過,霜雁師妹…似乎沒有穿鞋?

從霜雁師妹進了禁閉室,就一直是他負責膳食,每次霜雁師妹都縮在角落沒錯,但卻沒有披著被子,可是今天…

他還在想時,卻見到雨鈴憐過來:「鈴憐上仙。」他行禮,卻下意識的擋在門前。

+lwn#6Q(&Sp=6^oq5b^f%6P%XLiLlDm)FC3hMeuFooI9Gl4Dp)「爭明,你是你師尊的五弟子,奉師尊之命看守禁閉室,可有發現異狀。」雨鈴憐的聲音隨著她身上的鈴噹聲,一起傳了過來。

爭明眼前一花,雨鈴憐已經到了眼前,但她問的事情卻讓爭明心中有些遲疑:「師娘何意?」

「我收到消息,需見霜雁一面。」雨鈴憐卻少有的堅持。

「君緣道觀有令,禁閉之人,除非期滿不得出。」爭明說。

但後面卻還有人幽聲。

「師兄,我的劍被偷了。」飛雪低聲的說,她的左臉還貼著紗布,漂亮的臉蛋帶著傷,也沒有往日如驕陽的朝氣。

「飛雪?」爭明看著自己的師姐,心理卻有些遲疑:「你的劍被偷了,稟了師尊沒有,怎麼確定是被偷的?」

飛雪也不是很肯定,被爭@lIn7WLBu)0Sm1J%WX*X^[email protected]明這樣一問,她也有幾分遲疑,會不會是自己搞錯了,畢竟當時霜雁發現自己被傷,那表情也是驚嚇的,怎麼也不像鈴憐上仙說的,故意偷竊?

「飛雪,融羽是你不離身的武器不是?」雨鈴憐輕聲地說。

飛雪肯定的點頭。

「既然是你不離身的,又是法器,你修練的心訣應該有辦法感應劍在何處吧?」雨鈴憐說。

飛雪點頭,她念起心訣,平時不離身的飛劍,也回應似的告知,她看著禁閉室的方向,非常肯定:「是在那邊。」

爭明看著飛雪指的地方,就是霜雁師妹的住處,他深吸一口氣,看著雨鈴憐肯定!*)%i-lrYJn#Bh^([email protected]@on6ojvLBScrvWltD9w^%$的模樣,他只能讓步:「請上仙稍等片刻,等我請執法長老一起,再開禁閉室。」

雨鈴憐微笑:「當然。」

當執法長老跟五師兄爭明,還有一干人打開禁閉室時,看到的卻是霜雁正在盤坐吐息,似乎並沒有奇特之處。

但飛雪卻已經念動心訣,霜雁的床下飛出一陣碧光,她伸手一抓,便是融羽劍在手。

所有人都沉默,事實勝於雄辯,融羽在霜雁的禁閉室內被發現。

執法長老帶著幾個弟子上前,將霜雁架起來。

「霜雁,你為何偷了我的(vSZF6UvfXWVKf2)MbzQ=zjgH%OKY9zqxQ_BEXBvxVZVMb2w!(融羽?」飛雪恨恨地看著霜雁,她的飛劍是她花了極大心力涵養,與她心意相通,若是劍被偷了,利用她與劍的連結做壞事,就能害死她!

這樣想來,霜雁偷了她的劍是打算如何?

霜雁想要掙扎,但還沒回答,雨鈴憐身邊的碧雲卻已經出列,指著顧霜雁。

「顧霜雁,你騙我!」他驚訝地大喊。

所有人都看了過來,霜雁更是驚訝,不懂碧雲為什麼要這樣。

「碧雲,霜雁是你君緣上仙的遠親,你說她騙你什麼?」

「她說要我替她把劍帶來,還哄騙我劍是她的。」碧雲對著雨鈴憐說,但也同時是說給那些執法長老跟飛雪聽的。

霜雁瞪著碧雲拼命搖頭:「不是的!我才沒有這樣說過!…」她拼命掙扎,卻被更強大的武力壓制。

她抖著身體,不懂為什麼只是一夜,碧雲就變了。

她還沒從失身的事情回神,又被人扣了偷盜的帽子,她不敢置信的看著碧雲,此時那個清秀的少年,卻一點都不敢面向她[email protected])05gqhXZHZoGyTIyGS!(W8a0TfKWYEwx8gf5f^toJmfKd9De,一臉嫌惡彷彿她真的是個騙子。

「霜雁,你身為你師尊的遠親,竟然因為一己之私偷盜,還敢哄騙本仙的弟子,你是何居心?」

一旁的執法長老也不相信,他剛想開口:「鈴憐上仙…」

「對了!昨日還有一事…我想一想不對,雖然對飛雪姑娘不熟,但融羽劍應是飛雪姑娘的武器沒錯,因此我想找霜雁姑娘討回那劍,但剛到禁閉室前,我卻看到有…」碧雲說到這,卻有些不敢再WPQapQyyclqO(XOb4Q$QjzT*7oqTDAPCjTpmzWuuQ^sd58d*K5說下去了。

雨鈴憐卻嚴厲起來的對他說:「你說!」

「…昨晚上EXFv7hbfWUIyaWqZcMxsSJ(_GyNpb6BmhGZ+7LUW7Yz5x(SujG看到…男子的身影,在禁閉室…那人還拉著霜雁姑娘的手往床上躺…」碧雲說得隱晦,可是在場眾人都了然,晚上室內一男一女,這還能是什麼?

「霜雁,你一個女子,怎麼能行如此大膽淫亂之事?」雨鈴憐痛心地問。

顧霜雁想喊冤,但是一旁的長老卻已經氣得拍桌而起!

「混帳!」執法長老很生氣。

但一旁的爭明卻覺得奇怪,他看向飛雪,因為這種事情涉及女子名節,他也不敢開口,眼神更是沒了主意的慌亂。

他主動踏出去:「長老,霜雁藏劍這件事,是徒兒看守不嚴,請長老降罪。」

「長老…」雨鈴憐還想說話,卻被長老擋住。

「夠了!鈴憐上仙,若霜雁真的與人苟且,那爭明身為看守,怎麼可能會沒發現!」長老看OGnkF9qXDr)p8=_-HYDaSs%sUF+j$QVAHrLXi%ygVmyM77UDyn著爭明:「爭明,你每日會送一食進去,你看到的師妹,可有異狀。」

爭明走上前行禮,正要開口,卻聽到雨鈴憐對碧雲說:「聽聞爭明是你們師尊的五弟子,個性最公正嚴明,[email protected])liVWWYp9)p若是有看到絲毫異狀,定會秉公處理。」

爭明眼神掃了長老一眼,才低聲說:「弟子每日會送一餐,今日早上送餐進去,室內除了霜雁師妹並無他人,師妹也如常無異樣。」他說的肯定,似乎[email protected]=ZiC3zE7EdrXl2wqGVN3uMUH(9J)7RLZ^T^C7#6讓人無法懷疑。

爭明說完後,趁著其他人看向長老等定奪時,他卻看了霜雁一眼,卻頗有深意。

長老點頭,他看向碧雲:「你是鈴憐上仙的弟子,你說看到一個男子,那可有看到長相面容、衣著飾品?」

碧雲看著霜雁,她已經被人架住點了啞穴,口不能言,但她雙目含淚的看著碧雲。

碧雲想到前天晚上的閒聊,一股愧疚滾Tz5BkB^[email protected]_#K$=v+X47(Ko8LL*5PqhQlU8JxS-$A上了心頭,他的話也遲疑起來:「我…看到房內有人,太驚訝了,所以不敢靠近就跑了。」

長老瞪著他:「若無真憑實據,你怎麼可以含血噴人!」

雨鈴憐見到碧雲被為難,碧雲的說詞也閃爍飄移,她只好咬死:「那她偷了自己師姐飛雪的劍總是真的吧!」

飛雪被點名,她看著霜雁眼眶含淚,而一旁的幾個師兄也因為看到她這樣心軟起來,她更是生氣:「長老OaWXy#aw_&NBAQyTE=9v^LJS0c+1GdVoyjEnYIWIHCix*I-1yd,我的融羽劍確實是在霜雁床下發現的!」

長老點頭,他對其他人宣佈:「顧霜雁因私下械鬥關於禁閉室,卻不思悔過,偷盜門人財物,當罰鞭刑,爭明,你身為守門人卻失職,命你戴罪立功,由你執iP77%YfV15#ta#[email protected]_-x#+(j6$iq0WOKTkWN-IY^0KQ6NOA2f#行。」

「是。」爭明抱拳領命。

雨鈴憐跟碧雲也都沉默,飛雪也無話可說,至此事件結束。

而唯一無法開口的霜雁,看著所有人,心卻彷彿浸入了冷水之中。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