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這裡幹嘛?」 清朗的聲音在空蕩的體育館響起,把徐茗嚇了一跳。

「教,教練好。」那道熟悉的聲音讓她反射性的挺起腰大聲問好,意識到自己不當的反應後過了一秒又垂下頭低聲0d3j*^nFFdKWZQe-xq15awxVsKYof*xRs0A4J&wt6He)[email protected]$開口,暗自要自己放鬆握緊的拳頭,低頭看著懷裡那顆顆粒快被磨平的球。「李老師好。」


(圖/visualhunt)

「怕VIOo&otl*yj2M=9mm8rVUogJU8tqH(OmWJbu)@qiuMKJ+JuUlF什麼?」教練,不,李老師仰頭看她,把每個問句都說的斬釘截鐵,語氣和善卻讓徐茗的額頭開始冒出冷汗。「還有你剛剛叫我什麼?我是不是說你只是養傷暫停練習,還在我們隊裡?只要你還在隊上一天,你就要叫我一聲教練。」

「教練。」她不甘願的低聲嘟噥,gv79651x7LR)7$zDWY#dC4V(M=barpsbdB4Ib3H#2Y#fv%)NR_隔了一秒才開口。「我沒有受傷,大家都知道你在說謊,我沒有受傷,我是球隊的毒瘤。」

「喲,毒瘤,」像是完全不在意她的陰鬱,教練哈哈笑出了魚尾紋,一ugxphFYRv^7oWgy6b)0VYKGZw-QGtQfynL+f$5Qr^G4_a20u7=掌拍在她腰際。 「徐茗,沒來練球真的有在認真讀書哈?語文程度進步了啊?」

這下連徐茗都聽出這是種反諷,念書她從來沒在行過。她歪頭仔細一想這個字眼確實也 是從更衣室聽來的,自己國文s(MeC_74DSfb7Jux&6hS0q#6haNVV82=_ZTm_56yaaBnEFqh)f好像沒好到這種程度。

「你是受傷了,」李教練頓了一秒,嘆了口氣,從口5m7n_QAO7PJ-Og6IE%*O-hv(-i8EU9h22Y!u5%8tF1B2MZI$JE袋裡掏出一張攤平但顯然被揉爛過的紙,遞給徐茗。「心裡的傷看不到,卻比身體的傷還要麻煩。」

她愣愣地瞪著那張紙,遲遲沒伸出手,來不及細想教練的意思,遠處走道響起嬉鬧的聲音,讓徐[email protected]!0g3rh&WiAaa$6w7ERe6ooBz!Y茗的肩膀瞬間緊繃起來,他們同時望向牆上的電子鐘,練球時間快到了。

「我們去外面冷卻一下。」教練看了一眼滿頭大汗的她,面無表情的帶頭朝外頭的露臺走去。

「口罩戴上,還有毛巾。」暮秋的天暗的早,陽光與路燈青黃不接的時刻,只有教練燃起的菸頭照亮他們。看到徐茗安靜的摸出袋子裡ob)cti$3JYM7-7bLg&P=i1U_K1k8E&HBQ0*@nZHt8!vIQ1yxbe的口罩,教練叼著菸,勾起嘴角。 「徐茗,你覺得去年我們可以進八強是為什麼?」

「…因為我們有羅琳禎。」

「怎麼不說是因為我們有你呢?」教練又哈哈笑了一次,往後靠在欄杆上,眼睛沒有離 開過場內。

此刻外頭的陰暗讓體育館裏頭的動靜看得更加清楚,而在那群人之中,最顯眼的就是羅 琳禎。即便教練缺席,整個球隊還是在她的號令之下一板一眼的安靜做操,表情是女生少 有的剛直。 小了自己一屆,從一入隊就嶄露頭角,憑著組織進攻的能力和快速的球風成為先發後衛 ,這一年下來,已ZkXoGPyWY7Y+5-QdO%vjFeQlX)EWK=vn91CRUgEURcW_nbGFb9經儼然成為場上的指揮官。

這樣的學妹,跟隊上其他人一樣將徐茗視而不見。

徐茗瞪著不遠處的羅學妹,蹭了蹭鞋尖,然後揚起頭背誦似的,平板大聲的開口。「因為籃M(!)Bn)sc)[email protected]=Kng3xgJu6mpkTWRMKjFa%W3D1球是團隊運動,我們需要的是有團隊精神,會跑戰術的人,而不是只會自幹,不知道大家在幹嘛的白痴。」

「哇,羅琳禎跟你這樣說啊?這麼狠啊?」教練X-TV9bUS#NUh$yafkyB1QQoZFiFnCqjoL&uiXy+pqNS8NW7c(@揚起一邊眉毛,終於轉頭看她。「可是我 不覺得你不會跑戰術啊?」

「我,」怎麼可能不會! 徐茗瞪大眼,看著下方已經開始分組作練習的前隊員們又猛的扭頭望向教練,一時詞窮 ,只覺得腦門急得一陣熱。「我我我會可8ACSC$3x%OIKYv=ICF8iK&&Cn4$&IxySSEk393lXab%0QTvIGA是大家不把球傳給我!我有協防也有跑位也有搶,籃板我沒有沒有團隊精神!」

「這樣啊。」教練歪了頭,瞇起眼,看著徐茗抱7!r^[email protected]*BGS!M0O8&7)#1+(ecJ#[email protected]在懷裡的籃球,莫名其妙地有些可愛。 「所以一個人打球好玩嗎?」


(圖/visualhunt)

「…」

「那你要不要回來?」

「…不要。」

「你覺得自己不如羅琳禎?」

「沒有!」

「我跟你說,徐茗,遇到逆境的時q$=hDHcHSO$6UI-BufQ(p7b2kcoz_ziyn#CffcuJkrhUZ(foDW候,有人改變環境,有人順服忍耐,有人放棄中離… 你覺得如果是羅琳禎,她會選哪種?」

「…改變。」 教練曖昧不明的嗯了一聲,吐出雲霧,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過了很久才開口。「所以你覺得自己不如羅琳%KJCNtM8)@H%yJY=yFUz%yrD^vl_YTu77QPzcR44Z&k^tXSsGG禎?」

「沒有!」

「那為什麼她可以改變你不行?」

「我可以!」徐7p6*E0FzaTN^NOOZN_9k8vIRdaHxD!dGRz27#&f*0DQ*-W24Q*茗忿忿的握緊拳頭,心跳的比做完十組折返跑還快,過了一秒才慢半拍的緊閉上嘴。 「這是暗示性審問,這樣是不對的。」

「我嘛,有嘴說到沒涎,不要為了一時賭氣賠上自己的前途什麼的你都聽不下去,現在的小孩越來越難管教。」教練撢了下煙灰,聽若無聞的逕自開口,帶著不耐與狠勁。「這6V9iYl-w8=RVzwTm-fxiU5T!uv%mrB7kH%b%gDc0I_O^o0b0A4個你聽不進去,那好,我講白點,一樣為了喜歡的事情,為了繼續打球,人家可以努力搶球權搶當主將做任何事情,你就辦不到。你要就回來繼續撐下去,克服這個障礙,不然你就是了然,你這輩子就輸給你最討厭的羅琳禎!」


(圖/visualhunt)

「拳頭攤開,抓不住球握這麼緊有什麼用?」教練吸完最後一口,漫不在乎地將菸屁股插到s86qtB0Vn#Mu7y!K#FMyMspb28D&1U3!aJ_dMp3f*yRe6SV^5c一旁的花圃裡,一邊強硬地把那張紙塞回她手心,語氣緩了下來。「你知道去年進八強你媽有多開心嗎?她媽的,她買飲料請全隊喝,還跟我鞠躬謝謝我讓你可以上大學。你要回家跟她說你好不容易撐到高三,結果現在退隊不打聯賽然後要放棄保送資格是不是?」

「我…」 「你再好好想一想,下個星期集訓開始之前來找我,只要你XESlE5*PoJDPH^[email protected]*vq&x0qnSon4IFWR3E%(jQNC_ao6跟我說,你還想打球,我就 繼續讓你先發,你跟主將的事我也一定會幫忙,說到做到。」教練嘆了口氣,拍了拍她的肩膀,拉開露臺的玻璃門。

裡頭球場上正在練習三步上籃,下一個輪到的又是羅琳禎。BLncvn*Os)Y0sOb+WW$jIVVBg)jfexBZ^R5owoo*Shs84^x1L2她的身高不高,但是熟練漂亮的動作顯示了她用努力彌補了身體素質的不足。伸手一拋,橘色的球體輕巧打在紅框的 右上角-羅琳禎的球每次都會精準地命中那個點-然後唰的一聲掉進籃網。

然後她笑起來,地板傳球給下一個人,比了個或許是他們之間才懂的手勢,整齊的馬尾在她後面晃啊晃的FhF4z9qdiJNXdE0-9P1a+LMIVeBo4jt$5iT-DQEauuH&r(Yuo^。 那個笑臉,好像會發光。大概是強者的光吧。


(圖/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Defense)

她也喜歡打球啊,憑什麼她就不能繼續待在那個場上?她握緊拳頭。她才不會,才不會輸給那個人。

「教練。」那個鬼使神差的瞬間,她叫住正要跨過門檻的教練,開口時才發現自己哽咽了。

「教練…我想打籃球。」

作者:寧靜噴發

閱讀《教練我想打籃球》全系列小說

柏林影展華語及亞洲片」囊括多部華語及亞洲最新及經典電影,包括李安導演的台灣唯一金熊獎影片《喜宴》、周美玲導演的泰迪熊獎最佳劇情片《刺青》、黃惠偵導演的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日常對話》、蔡明亮導演的評審團大獎影片《河流》。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