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咦?這是你的幸運物破報紙嗎?」 徐茗看了看她,臉上沒有表情卻掩蓋不住眼底的不自在,也不回話,只是逕自從上頭摸出一個塑膠袋。


(圖/visualhunt)

「…脆皮蛋餅紅茶吃不吃?」

「…」那包熟悉的塑膠袋讓羅琳禎措手不及的瞪大眼。

「不吃我吃。」只給她一秒考慮,對方一臉正經的瞬間拉高那袋早餐,故意地吊在超過二點五米的高度。

「…」不,她錯了,這傢伙也學壞了。最討厭別人賣高,羅琳禎看著似乎在竊笑的徐茗 ,沒好氣的勾起一邊嘴角,隨手往她腰間一搔,看著她馬上怕癢的縮起身體格格怪笑,紅了耳根。羅琳禎看著徐茗的蠢樣三秒才覺ZXqP-2vL4!IWcfWKslZ!vyVli4zn=kt640P%YMT#y3_htvkgm&得開心些,伸手直接搶過那袋早餐,對徐茗做了個鬼臉,直接拆開塑膠袋吃了起來。

過了半晌才想起學姊剛剛太過明顯想轉移的話題,於是用手指敲了敲徐茗置物櫃的門, 對方卻只是相當拙劣的忽略她,開始哼起意義不明的小調一邊把櫃子裡的東西全部擺成直角。 大概所有人十七歲的六月天總是那樣浮躁的不自覺,躁的幾乎要感覺不到熱,一切都快的像是那時節陽光打在葉縫間的光影,抓不住又炫目,以為世界dart96Yb3U&#=4iw7%[email protected]!G_xcS-pOwI1zGtcs%hYSg是以自己為中心周遭才會旋轉的那麼快。

羅琳禎也那樣食不知味的過了快一個學期,一切都正常的很,卻正常的她有些如坐針氈 ,什麼東西梗在胸口讓她連食慾都沒有,只好更努力的為了並不好笑的事情發笑,隱隱總覺得那樣的明亮的六月單純無慮的太假,像是下一秒就要翻臉過來抓你。 六月的天暗的晚,下午五點半外頭還亮晃晃的,已經被布置成畢業典禮的體育館一片寂靜,只能聽見外頭的蟬,她安靜地穿Qih00EO#R)[email protected](+CKduoC&60qq1VkIpbn-ZPDik過一整排鐵椅,進到一樣空蕩蕩的休息室裡。 是真的空蕩蕩的。她們前天才剛送走高三畢業生,然後大掃除,騰出空間給新一屆的學妹和新一年的期盼,整個更衣室看起來都跟之前不一樣了。


(圖/visualhunt)

新的一年她仍然會是隊長,這次是真的要靠她了。少了學姊的球隊,什麼都不*Xy$_n543_Ddrcqk9zfO*Ek*lfJqeqoduVl*#*w=b-+i(3g3pI一樣了,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找到這麼好的搭檔打一場好看的球,不知道自己還遇不遇的到這麼特別的人留下一段深刻的回憶。

想到自己曾經那麼期待學姊趕快離開自己的視線,她忍不住笑起來,儘管這並不好笑。 她坐在長凳上,瞪著從前學姊背影會在的角落,遲疑了幾秒終於起身,走到那個角落, 打開明知道會是空O38xh4_u0WzWcgCJOsg6=u8(JeR*A3(T#azqQyRowfKGXy1t%$蕩蕩的置物櫃。 迎接她的卻是一張泛黃的報紙,被用膠帶以可以確定一定是直角,左右邊界一致的方式貼在櫃門內。

2002年,「OK連線4-0橫掃籃網,完成三連霸」。新聞標題的上面,有一排歪斜的小學生字跡:我要成為Kobe Bryant。 而在新聞照片下方,有一行比較成熟,仍是一筆一畫沒什麼藝術成分的字跡:我要當隊長的O'neal。 她瞪大眼iZDD8NGDgBf8Eh2lzucvR8YmetmiN6DW5Qt+9QHDohK$zn1V1A,石化般定格在望著那兩行字,直到眼睛發脹。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喜歡上一個人可能是在失戀之後,第一次知道什麼是心被掏空的感覺 。

六月西射的太陽很毒辣,刺的她眼睛泛酸。她失魂落魄的背著書包走出體育館,經過室外籃球場時像往常那樣刻意繞到場內看不到的圍牆邊走。 空蕩安靜的校園裡,連運球都有回音。她知道這個時間學姊在練她的五十球罰球。 她停下腳步,在風中安靜的聽著刷一聲,球彈到地面,然後被運起。 她知道噢。學姊自從春天開始就沒再加N!Z+11640=VRts3R54d2kPI0SaMFHKaL+FE=Ru#_TQj%OvQ6F=入練球了,也不踏進體育館,被說不合群也不管 ,連昨天的歡送會也像是局外人一樣在快結束時才匆匆出現,收拾好東西又馬上走掉。


(圖/visualhunt)

她寧願自己孤零零的在室外的球場忍受逐漸炎熱起來的天氣,做自己的菜單,像傻子一 樣自己跑位,自己把球丟到籃板上練習搶籃板。 都是因為她。都是她害的。對不起,我最後還是沒有EvOOM*+ih$U#^[email protected]+whAqauind4*)DKQkhU+&&aWt1Wc+m)dQK當好一個稱職的隊友。

對不起。她好想這麼說。那一切我都後悔D#Xu+tr04FXCAS%^pM3+YVfyN*iqrgJlCpy5+uw%UdUd1AltM0了,請原諒我,請給我機會讓我補償你,拜託 不要討厭我。 可是沒有機會了。你這個爛人,現在道歉也不過就是想要被原諒吧,如果真的有心的話 ,你早就去道歉了不是嗎。 她想起那個她們一起練球練到門禁時間的那個晚上,每個一起晨跑的早上,還有總決賽的那個下午,學姊幫她綁好鞋帶,要她相信自己。

想起那個學姊表現失常的冠軍賽,她們各自打的很賣力,卻像是演技很差的龍套,連講台詞都落拍%y1%ncZ!jc#1k6g9TVM_GT(ZkQ8Y7ImF8V*pLaq-Pa^EXumhQ%。 最後她像木偶一樣上台領了獎,在教練幾乎算是傷心的眼神中收拾東西離開。 她沒再跟學姊講過一句話。 那個心裡只有籃球,老實又善良,老是狀況外卻仍努力想搞懂大家在幹嘛,不懂應付敷衍卻總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需要安慰的學姊。 幸好徐茗放棄了這個球隊,放棄他們這些庸才,卻沒有放棄籃球。

欸,幸好你心裡只有籃球,才沒有被我這種爛人毀掉。 所以,我不能道歉對不對?你不應該原諒我。她聽著有些遙遠的規律運球聲,在那個六月晴朗的黃昏裡一個人對著長長的影子哭了起來。 對不起,你想成為O'neal,我卻沒有好好當你的Kobe。我明明喜歡你卻還是為了無聊的自尊背叛了你。 都是我的錯。

「我果然最後還是討厭你了。」而她們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學姊這麼說。 這樣很好,這樣你才會記得有人永遠欠你一個道歉,然後別再uNm%#[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輕易相信那些壞人。 而我永遠欠人一個道歉的也才不會再去害人。

作者:寧靜噴發

閱讀《教練我想打徐茗》全系列小說

閱讀《教練我想打籃球》全系列小說

歷久彌新同志經典電影」精選16部中外同志經典電影,包括最新獨家:Outfest洛杉磯同志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今生情男了》、法國名導經典代表作全新數位修復版《愛我就搭火車》、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玫瑰少年》,當然也少不了奧斯卡、金馬獎獲獎入圍傑作。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