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到底搞屁啊?」急診室蒼白明亮的燈光下人影幢幢,到處都是走動的人影與噪音,消毒水的味道讓受B#OqJv5Giq30gekAs8H)iXTc6v(6DNE20pF2hiXq07J%[email protected]*8cB傷的羅琳禎的心情更糟糕。


(圖/Healthline)

討厭的巨怪去上廁所了,而教練插腰在她面前繞了一圈,趁著沒人的n-q%UO!F6^G&j7Wyi9fKqkhWZ$jR#zezAqAV0uVF8ws8ni+7r3空檔對,不悅的低吼。「羅琳禎,你搞什麼東西?」

「…」明明就是那個巨怪害的,為什麼是自己要被質問?羅琳禎看著已經被打上石膏的手,相當oGh)6zQ3sJ7IWOSDdNCMD1Aq1BZ=s#u(U$+b*4Jk5G5kqJym9k不高興地鼓起嘴瞪了教練一眼。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啊?」見她那副樣子,教練沒好氣地瞪回去,但羅琳禎知道這是他鬆動的表徵,於是對他有些撒嬌[email protected]_Ora97F7!jj21i2+0&tnZWB+意味的皺了皺鼻子,心底悄悄鬆了口自己都沒發現的氣。

「那個小鬼剛進來的時候連防守要跟人家碰撞都不敢,她如果會真的對你動手我就跟你姓。一定是你又找她麻煩還自導自演這齣對不對?你媽越長大越聰明啊?」 稍微平復一些的怒P%_=Fq2_po^k8QeS3i-)j)=I)(sxuWkvVPz$7DNXO4Q&!csPOX氣又馬上竄升,不知道是長久以來累積的不平衡或者是被戳破的心虛 多一些。

「…什麼啊,我是真的不小心被撞到啊,你一點都不關心我!只會偏袒她!什麼鬼自閉症又怎樣啊!」

「…我哪裡不關心你?你要害我被你媽罵死了還敢說?」被這麼一吼,一向對球隊成員相當強硬的教練突然稍微放軟下來,用看小朋友的眼神瞥了她一眼,伸手胡亂弄亂她的頭髮 ,x%jEptd5yoq0-%TPorm#9=^3LpKRM)[email protected]_FqAcAV!1嘆了口氣。

「你們一個是矛一個是盾,你說這兩種東西使用跟保養的方式會一樣嗎?你以為自己很強XB%h57_aVyOj&3e!es6pc*8Fg$2gx9$k3WXAIX+!I7U4zUtbZB啊?再強沒人幫你守幫你扛,你多會衝?如果今年沒有徐茗帶你進四強,你明年怎麼保送大學?你們兩個我都有很高的期望,也都很努力要幫你們鋪好路,你怎麼就不懂我的苦心 呢? 我讚賞你對籃球的野心和頭腦啦,但是這種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的事成熟嗎?」

「何況,說實話,你跟徐茗住這幾個85avE#C4!([email protected]=#I8_9EuG)61^6Epq1vqDNa_SPFdvh1kMeZGA月,她真的有很差嗎?人家老老實實地幫你搶了整整三場的籃板,結果你這樣對她啊?」

「…」對,她知道教練就是看準自己吃軟不吃硬,但羅琳禎還真的不爭氣的閉嘴了。 「好,現在教練要下達戰術,」似乎對她不再頂嘴的$sGYKm$XZJI$!pV4FFaHP2K4y_hW6RrTV3XPtgbXdXRxT64wJf樣子很滿意,教練勾了勾嘴角,瞥了一眼外科急診室的門,然後壓低聲音。 「等下回去,我扮黑臉假裝罵她,你扮白臉出來幫她說話,然後趁這個機會你們兩個和好,就這樣。」

…什麼叫就這樣?好,就算她被教練真的說到有些愧疚好了,那種怪人誰有辦法突然就友好起來啊。 像是讀懂羅琳禎的心思,不等她開口教練已經率先警告性的對她豎起食指。 「最後通牒喔,如果你真的不想7)kCL+JH!$Z2VomqUZ5&qkmU(eo#8giKrxPVq$=#ZJDJLy*gX(證明你是一個成熟的球員,我就把你冷凍起來,準決賽你就整場坐板凳看徐茗表演,不要覺得我拿你沒辦法。」

可惡。她在教練沒得妥551XKrq#v$8N0^0NDx!BFkq3jogmiTU(GYbWN^@R60nHU_u8fP協的眼光下不吭聲了幾秒,最後才悶悶的嗯了一聲,轉頭卻很想 拿拳頭去打牆壁。 都是那個傢伙。憑什麼讓教練說出「你們兩個我都有很高的期望」?她憑什麼跟自己平起平坐啊? 都是她害的。心裡有個聲音這麼說。如果她們從來沒有遇見過就好了。

「拜託,還不是我手受傷那次教練威脅我要是不跟她和好就不讓我上場,你以為我願意 ?反正她也要畢業了啦,接下來就不用忍耐她了。」 然後在她們一起打過的最後一場比賽之前,心裡那個聲音要她對著同學這麼說,而她就這麼說了。 那一瞬間的衝動,她花了好久的時間後悔,久的她幾乎都以為自己能夠不再想起,但這樣一點點微弱的錯覺在看到學姊的那一眼就又通通粉碎。 真希望自己可以早一點變成一個成熟又心胸寬闊的好人。羅琳禎甚至搞不清楚自己是真的想變成一個好一點的人或者是一個比較容易讓FXYArAIUt&=je(_d#uR0Z!dtgO%[email protected]&H徐茗喜歡的人。

好煩,好自私啊。 或許是時差的關係,也或者是認床,第一Az)%I+rz2q^fWGoTFdZ_lS)uu++YX_V5uL*[email protected]#天晚上羅琳禎失眠了。明明累得要命,明明接 下來還有一整天的練習,她就是無法入睡。 漆黑的房間裡她安靜聽著空調的聲音,原本忙碌生活讓她暫時忘記的過去,此刻又前仆後繼地湧進腦裡。

好後悔噢。現在的她,連不要被對方討厭都只是小小的奢求了,日子這樣過著,他們終 究只會漸行漸遠,只能靠著在球場上好好表現來讓對方看見了吧。 如果有時光機就好了。對於像是候鳥般短暫停留的自己來說,想要什麼開花oo9Do5uV9&FlIa37M8d9O3s0v&ul!L1UqunGhAJHUkGJ4gQBi4結果都是不 可能的事了吧。 空調好冷,鼻子好酸。才回來第一天羅琳禎就後悔自己的決定。

「就算失P0b1-PH*Hlam3V#*C4Qhepk)xj)Z1nSgk-J1t^VicQO*iZ^mre戀心情不好,也不能不睡覺。」不知道是幾點,黑暗中緩緩浮出一道聲音溫吞 的聲音模糊了驟然出聲的驚嚇感。羅琳禎不願承認,但在自己太過複雜的思緒之中,那道聲音來得令人安心。

「...我早就睡著了。」 為什麼今天聽到的都是說教?憑什麼這傢伙現在可以對自己說教了?徐茗的(應該算是)關心讓羅琳禎莫名其妙的覺得有些幸福,卻還是愛面子的故意裝著沒好氣。 什麼為了失戀睡不著啊…也不想想是誰害的,羅琳禎想著忍不住哼了一聲,哼完卻又覺得自己可悲的可以。


(圖/Booking.com)

「…你沒有打呼。」

「誰准你擅自記得這種事啊?而且我才e4k3D4n!-N(-yCAxNKy#[email protected]*gYhzqId-^Nm1Q3不會打呼,你自己也不睡覺管別人睡不睡啊?」她嘴硬的說,卻在房間又陷入沉默的時候微微慌亂起來。

「我睡不著。」過了幾秒,黑^)[email protected]+0tYi9IdPL_)Fl+01vGF)#[email protected]暗之中才傳來徐茗有些幽微的聲音。 有時候羅琳禎不得不承認自己相當羨慕徐茗,不管什麼羞恥愚蠢的事她都可以平鋪直敘的坦承,自己卻連只是睡不著這種無聊的小事好像什麼天大的祕密被抓著一樣死活不認。 他們之間在很多方面上還真是過與不及那麼大的差距。

「幹嘛?」

「…我認床。L%1p%U(+hq*x-d76^D0%)ZmcdV3Ov)2v)B7xfBCYsgsP#8ynuN」 不過是一張睡了三天的床而已也能產生認同感嗎?羅琳禎有的時候真的相當不瞭解徐茗的思路,畢竟這傢伙連家具的角度不對都會覺得不自在。 但好歹自己都開口問了,何況也是自己佔了人家的床在先… 唉,好懶得下床,可是,等等,如果提出換床的話,那不就代表自己可以睡在學姊睡過的枕頭上? 想到這麼羅琳禎有些無法克制的興奮起來,雖然覺得自己有些變態,但心動當然要要馬上行動,何況助人為快樂之本她身為模範青年責無旁貸啊。

o8Z4qUW_RW^[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2OFOCPWJ6r5jEf3咳,那..」誰知正準備裝出無可奈何的語氣時,對面床也同時傳來聲音。 「我可以去跟你睡嗎?」 這,這麼自然大方嗎?!

「當然好…咳,我是說如果你真的會怕黑還怎樣的話好吧勉強讓你跟我睡啦。」她紅著臉,翻過身靠到一邊空出位置給徐茗,對方倒是相當溫順的沒再頂嘴。 一片黑暗之中,感官更加清晰,讓她的心懸的更高。過了幾秒窸窣聲之後,[email protected])6*PPIMHiTuEnSu-8lKE9Gone0SGol3n^F#Xr%1X&e=P_5旁邊的床墊陷了下去,然後是學姊身上的木質香味竄進鼻間,一陣麻竄上頭皮。 然後那道溫和的女中音緩緩響起,後背傳來微微的共振讓羅琳禎莫名害羞起來。


(圖/Framepool & RightSmith Stock Footage)

「那你記得打呼不要太大聲。」 …煩死了,有完沒完啊?!

作者:寧靜噴發

閱讀《教練我想打徐茗》全系列小說

閱讀《教練我想打籃球》全系列小說

歷久彌新同志經典電影」精選16部中外同志經典電影,包括最新獨家:Outfest洛杉磯同志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今生情男了》、法國名導經典代表作全新數位修復版《愛我就搭火車》、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玫瑰少年》,當然也少不了奧斯卡、金馬獎獲獎入圍傑作。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