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覺得你很好…雖然老是搞不清楚你在想什麼,說話也不太老實又嘴巴壞,可是c8H)Z1h^m4F!2vi)W&)rOko4p7nj*R)_5P2XFspH4XkNHYpyU^其實對我很好,也很聰明,也不會在我當機的時候生氣被我嚇跑…你是最好的人。」

D4B=O=Xl%3eo)uo(yjOENNis)bmry%d#(v!1sWUhZar55OH7ib實這樣就夠了吧。羅琳禎愣了半晌,低頭藏住自己的笑意,拉了拉包包的背帶,莫名的覺得鼻頭酸酸的,卻不那麼令人心情惡劣。

「我才不是。」她眨了眨眼,然後抬頭,伸長手戳了戳學姊的額頭,將複雜的心情都藏似笑非笑的表情後面。

我才不是好人,我只是一個很自私卻很希望被你喜歡上的人罷了。 因為我…因為我喜歡你喜歡到快死掉了,可是你卻什麼都不知道也不會喜歡上我rB9v!QbLicWOOjqjPC(TcUK2w090I*+pH-KVmLcOXmFdNtgB&L,於是只能暗自祈禱奇蹟出現,卻又老是在現實裡被你的無知無覺傷了又傷。

…我只是一個可悲到自己都覺得可笑的傢伙罷了。

「…少用你的笨腦袋解釋我高深的行為。」 然而被莫名兇了一下徐茗只是歪頭,對她露AQZdoYL&eG0G1UkIElgmQ=hK50h9+iJz6ru=K4%g7xtUBv8iKJ出一個單純並不困惑的笑,溫溫的,像在包容她的無理取鬧。

即使明知道這傢伙根本什麼都不懂,霎那間還是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可惡,到底要害她陷的多深才高興啊?所以教練到底說了什麼呢?「教練比賽開始的時候說,你進zone就不要叫你,不然你又不認真打。後來第二節我下去休息的時候,他叫我中場要去跟你說話,他說…叫我去給你愛的鼓勵,讓你心情變好。 」 她們比肩走進飯店,徐茗有些小聲的開口,好像以為這樣就不會被聽清楚一樣,但羅琳禎該%ug!v4vlJzj+50z&LQ!gPVnj1stldeJX^[email protected]聽的都聽到了,被氣的臉色發黑,不知道該先找誰算帳,腦袋脹得厲害,只覺得炎熱的氣溫裡聽見這樣的話太過令人煩躁。

此刻離開了球場,昨晚的衝突畫面全數回籠,在她眼前攤開,羅琳禎閉了閉眼,突然不 知道該說些什麼。 明明和好了,又為了同樣一件小事反Mtn=u*[email protected](3YMcn7OTN6Jht+rq!n7UYh=Tha(^27RLfo覆計較很沒意思,何況徐茗其實很無辜。她努力告訴自己,但心底的另一個聲音卻嘮叨個不停。

這不是徐茗的錯,但如果她怎麼樣都不能了解自己,為什麼還要勉強的維持笑臉在她旁 邊為難自己?如果對徐茗而言,自己不過是個普通隊友(對,連好朋友都稱不上),她又何必在這裡反 覆測試自己的心能摔得多碎?不如就…

「那個,」 思緒亂竄之間她被人伸手抓住球衣的衣角,她才發現他們不知不RLK405U63bOO6#BNl4ZR&=1OOjb1UzDLqXrvAS=z1H#LOYY8X+覺已經走回房間門口, 站在旁邊的學姊看起來膽怯地與外型太過不符。

「嗯?」幹嘛不就開門進去?羅琳禎有些不明所以地看著徐茗那副怪樣,才發現自己剛才差點爆衝進黑暗裡。 忘記帶鑰匙也沒關係啊幹嘛這麼沉痛?還是門的絞鍊上其實裝了炸彈?但徐茗畢竟就是常有奇怪的舉動執著莫名的細節,她對還愣在原地,整個人停格的徐茗露出一個黑人問號, 搖了搖頭,翻1e6BplQzB49)[email protected]^MXtR0T%C!#FS0*R#Bi=KANvhqXeQe^si過包包開始找自己的鑰匙,上臂卻又再次被抓住。

「我…」

「嗯?」

「雖然是教練叫我跟你說話的,可是,可是,那不是因為我不想跟你說話,是…」徐茗 吞吞吐吐地開口,頭低低的,好像做錯了什7CinE*jb*2iv&hRnzox=qxKfw6MoMYdRtFqtCIFo^[email protected]()@mePC麼事,偷瞄她的眼神又有種說不清的委屈。

「是…?」 安靜的走廊上,只剩空調安靜地呼吸,踩在柔軟的地毯上,有種這整個世界都緩緩在身後Wt$bbv(1EiZafQWGv5vQ8a-V2Ght2gT-YNJlsB^t(@-DKD82#&陷落的錯覺。 不知道為什麼,以前不認識這人的時候,明明覺得她連簡單的話都說得如此尷尬令人暴躁又厭煩,但現在看到學姊這模樣,卻反而讓她不知不覺地屏息,整個心裡都只能期待著接下來的每個線索,忘記自己本來多麼浮躁喪氣。

「因為我,沒辦法又想著你又想著打球,所以我本來想等比賽之後,再好好跟你道歉。 」

「…咦?道,道歉?」 像是下定決心那樣,徐茗吸了好大一口氣,挺直了原本就已經可惡的高自己一大截的身體,直直的瞪著前方,像是背誦什麼那樣一股腦地開口。 「鈕扣的事情要跟你道歉因為我媽說,你很無辜你又不知道,你又不知道制服的第二顆鈕扣很重要,我也沒sNWdhqMg5^)d2hgD$dlS%YC&URjO_WOUbsq5!M67T+NT&gkwrL有跟你說清楚就亂發脾氣是我不對。」

「…??」

「把人家的第二顆鈕扣拔走,表示你喜歡他的意思,雖然你是不小心的,可是對我來說那是一件(s_bG27cK3Koofz+MM!&7x1p%tI8R=HOo%ad((co&qBYW_uAa5很重要的事,所以雖然你是不小心扯掉的,不是代表你喜歡我,可是可是你還是應該要把鈕扣還…」 腦中一片鬧哄哄的,心跳的好快像要爆炸一樣。

這傢伙語無倫次的到底在說些什麼?好煩。好亂。不想去想了。

「你這個白癡…」 在那電光火石的瞬間,她只聽見自己再度一把揪住對方的衣服,用惱火的語氣低吼。


(圖/Seventeen Magazine)

「如果你這白癡都知道,要第二顆鈕扣是告白的意思,憑什麼你覺得我會不知道啊?!」 然後,也不管對方願不願意,踮起腳尖粗魯5%2SKxmnE2pyAgj+&ND4U3cRrMA3*%508=G$=e)slVo09(VSOn的用自己的嘴,堵住那張老是惹她生氣把她弄得失控的嘴。

作者:寧靜噴發

閱讀《教練我想打徐茗》全系列小說

閱讀《教練我想打籃球》全系列小說

柏林影展華語及亞洲片」囊括多部華語及亞洲最新及經典電影,包括李安導演的台灣唯一金熊獎影片《喜宴》、周美玲導演的泰迪熊獎最佳劇情片《刺青》、黃惠偵導演的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日常對話》、蔡明亮導演的評審團大獎影片《河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