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那之後的隔天羅琳禎果不其然的陷入嚴重的尷尬之中,比賽前的練球她們沒說上一句話 ,可怕的是整個球隊不知道是看誰的臉色一樣,氣氛也變的很怪,唯一對此無知無v0u&*(cTen7972sDFLAif(G9USPif0y_r5yqd#^HqqTNo1++aG覺的大概就是當事人巨怪。

當然比賽還是要打,位照跑球照傳,羅琳禎畢竟不是三四年前那樣任性不禁風的小妹妹 ,何況教練是無辜的(?)。 於是只好更加賣力的裝沒事,整晚沒睡憔悴還是撐著眼,講話會尷尬也還是開口了,笑得勉強也還是厚著臉皮笑了。 反而是徐茗一副啥都沒發生的樣子,除了比平常更加面無表情,毫無反應就只是個NPC ,場上也一副公務員打卡上班的樣子,教練說幹嘛就幹嘛,打起來就是有股死氣。

不過這樣細微的變化顯然並不在其他隊友偵查範圍之內,想來畢竟徐茗平常就怪里八氣的,哪天倒立走路內褲外穿大概也不會引來太大的反應。 這傢伙要不就是遲鈍到突破天際,要不就是心理素質吃FGHbVOOBBwXp-+idYogkJ4Yq07e34=aRcdlC)QK41M8YAe7mBI了金柯拉一樣的快速成長,羅琳禎這類的凡人還真搞不懂到底是什麼意思。 到底是在平靜無波什麼啊?看了就心煩,覺得替她擔心的自己根本是個白癡。

羅琳禎不禁羨慕起高中時代那個對對方的悲慘一點也不愧疚,甚至還會竊喜的自己。 到頭來,輸的總是她這個聰明)vT+ey8I_(c#[email protected]=p^A%%Z5-RU#DZ*4ErOrBK*Ue1!Xu8K反被聰明誤的反派角色。 但或許是裝沒事裝的太用力,打到第二節結束羅琳禎已經不小心拿了十三分八助攻,昨晚沒睡好的倦意湧上,坐在板凳上看著中場表演看到快要涅槃,連平常並不特別熟的隊友都來問她還好嗎。

好啊,姊正巔峰到快要癲瘋怎麼會不好。羅琳禎強掛著她甜美的笑一邊覺得想死,不知 道為什麼可以完全察覺不到他們之間張力的教練還來補(tY42TLOEhSwSnU4trOJ3iLZLt4thfSS3qga1*51qCy7(U#hEP刀稱讚他們今天打得特別強烈,特別有火花。 火花?都要爆炸了好嗎? 羅琳禎沒能忍住白眼,只好偏頭假裝認真看場上的表演,一邊卻有人擋住她的視線。

溫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羅琳禎很想要有骨氣的維持平靜面無表情,卻仍然忍不住因為對方的主動開口而心跳加速。 「隊長,你還好嗎?」 很好啊怎麼不好,有人本來以為我失戀還幫我加油呢。羅琳禎看著學姊那張無辜的臉, 氣就不打一處來,忍不住深吸口氣。偏偏跟這人認真一點用都沒有,就像拳頭打在棉花上 ,她還心疼棉花呢,怎麼不累5sJcXa3VGJcl9mJvAR!0I6c!FQzp65t*YQDdwVybTVJ7&wYn8c人。

「我寂寞寂寞就好。」

「…啊?」 啊?啊不然是在無辜什麼。羅琳禎嘆了口氣,這才轉頭正眼望向一臉茫然的學姊。好意思問我好不好?場下恩怨姑且不論,今天徐茗在禁區的表現明顯失常,也就導[email protected]*d+OSyzXO=vB(mwVSw+NykuCF1BvlU#pQ9致羅琳禎的出手次數與工作量都變大。 「我才要問你還好嗎吧。請問教練今天給你的戰術是人體監視器嗎?」

果然是學姊,過了尷尬的兩秒鐘才意會過來,羅琳禎都替她覺得很難捱。 「我…不是這樣,我想,我是想說,今天不要太累,嗯,把重心放在明天對日本…你不可以跟教練說,不N8l9SZaqHLnz7xC)[email protected]*oMp+-ViiVW可以說喔。」 學姊自以為鬼鬼祟祟的開口但其實大家都在看她,羅琳禎只好一把拿毛巾摀住她的嘴模糊了聲音。

「你…」羅琳禎驚慌的看著一臉不安的徐茗,一時間大眼瞪小眼的好不尷尬,看她又想拿鞋尖去蹭地,才確定她沒被附身或[email protected]+QeD)[email protected](=^#@%D盜帳。 耳朵紅紅的,鼻子酸酸的,想說些什麼,卻又突然想起昨晚的事情於是抿起嘴。 你要鎮定啊羅琳禎,現在是比賽中啊露出花癡的傻笑會被看到啊!跟這傢伙認真就輸了啊啊啊。

其實這也沒什麼。一切都只是自己自作多情。 徐茗不過是,善良地不計較前嫌,誠實地覺得他們兩個不算朋友,單純地想要回自己的扣子,忠實地想幫隊友拿下重視的勝利。 她是這麼單純乾淨的人,只是羅琳禎自己想得太複雜,才會惹出漫天塵埃,反而看不清事實。 所以,計較自己跟教練誰在徐茗心目中的地位比較高也一點意義都沒有,因為她就是這樣一個,寧願為736PE4Sf*-gM^Br95N7d3p#pz4Lw)3WGj0efp3i9fkG%=0O8TG難自己也要努力成就別人的人。 為了自己可悲的單戀而產生心結,還真是白癡到不能再白癡的行為。

「沒有團隊精神的混蛋。」高二的時候,她好像甚至這樣罵過學姊,彼時的她對於這樣罵出口一點愧疚都沒有,因為只要站上場,她自己也是那樣只想要球的,自私的混蛋。 後來她才知道他們畢竟是不一樣的。她的自私是為了自己的表a_IisqZZ3kzbU%i17kRl5X8((HUt*WKsf8($B8GnC%^VXnUP2q現,但徐茗的自私是為了團隊贏球。

真糟糕。每次越是回想這些過去,就越討厭自己來。 別再想了。只要把這場球打好,像徐茗一樣。如果這次回來,她注定又要帶著失落離開)afTtigVGw9m^7cr935j5wP6TcTIVr*y2eM0FCZ0QG)^Q=$b(q ,那起碼讓她成就徐茗一次,證明自己也不是那麼自私。 證明她起碼,還是有長大一些些,就算重複了同樣的錯,也要故做鎮定的把危機救回來 。

混亂的思緒張牙舞爪,羅琳禎閉了閉眼,過了三秒,才嘆了口氣,終於可以佯裝鎮定的對徐茗露出一個沒好氣的笑,e&90+$D8!Fc05dX&EG^Fis0q%WtdbVylcm=d09!aiORdDT*FY=拿開摀住徐茗嘴巴的毛巾,低頭喝起水來。

「你第二節,打得太快了,像是剛剛對位她們四號的那次,你其實可以不要自己切,這樣很容易受傷,也很耗體力,你不是明明就,呃,想要保留實力嗎。」 過了兩秒,那道溫吞聲音又響起,總覺得語氣比起以前的小心翼翼來,此刻理直氣壯的相當自然,但不咄咄逼人,只$5nYJcC0v6%uB!iRpUxc0Q_6O-JpgHJaMvkl2X9BStYsRv#3-x是很認真。

羅琳禎的速度在國內已經是相當有威脅性的等級,高中時代的武器歐洲步也越見成熟, 搭配華麗的運球,要晃倒防守者其實不是太難的事,但虧就虧在這樣的急停太容易受傷。 「謝謝L%!^zUa2t0fzhHKp5lhuIUbU2lqhd92q7KhuBVUG5bre(%^o*_你的溫馨提示喔。」羅琳禎翻了個白眼,想拿起毛巾擦汗又想起這條毛巾摀過徐茗的嘴,最後嘆了口氣,想破口罵人最後還是覺得捨不得。

「如果某人可以快點回禁區接應的話,我也是可以不用這麼累啊…你,唉,呃,你想怎麼打就怎麼打,想多用力就多用力好不好?xYwiCTJZ9o^8c!MfrnYb2hGsoBx#*r7sdE$AxwE^DV4yaANw)^不用為了保存實力,自己那邊為難,打成這樣你也覺得不開心吧。」

「…你可以等我啊。」誰知道眼前的巨怪看了她三秒,難得露出欲言又止的樣子,最後露出一個,像是小狗被拋棄的XvcZxZ9T!(Ea$)zccHbO#tlik*v6gTk+pIjuWK*_$T0T%9Hqao表情,很傷心。

「你等我一下下,把節奏慢下來,我來掩護你,我們一起打球,這樣不好嗎?」

「…」好啊怎麼不好,你就繼續露出那種表情我就會沒骨氣的心軟然後就什麼都好了啊 。 她努力想擺出臭臉,卻發現連qC-sTqTfJXPUMAafQyC+9rbaqRNlyhvYEqc%OL3eh5+RRaG8G$昨晚殘留下來的委屈憤怒都快要燒不起來,只剩一點無奈,最後還是繃不住表情,沒好氣地笑了出來。 到底為什麼每次都會被這人弄得傷心傷神最後又生不起氣來啊。

「你應該要AFL*WFGtNEZRxjy#[email protected]_Bb7相信我,然後帶我進總決賽。」 熟悉的畫面一時間教她搞不清現實與回憶,高中時代,這個人也這麼認真的,篤定的對她說。 好吧,失戀就失戀吧,就算最後這些回憶都只能被歸類到她可憐卑微的小小單戀之中, 起碼此刻,在籃球場上,她們是完美的拍檔,就算哪天徐茗有了戀人,這件事也仍然只有她倆能做到。


(圖/shutterstock)

「怎麼這麼大了還撒嬌啊?」 這次的笑終於蔓延到眼角,羅琳禎看著xiXoCxU%1xqZJH0Cau-6*M=MFiG_NoeVUWHfHjJ_eb_ZI*Y0hj學姊因為激烈運動而紅通通的臉,有些傻愣的表情,忍不住伸出手隨便的揉亂她有些硬的頭髮,然後在第三節開始的哨音中站起身,對她歪了歪頭。 如果是Kobe,一定不會為了一顆扣子這樣的小事影響場上的表現吧。 「好啦我知道了,會當你的Kobe的。」

作者:寧靜噴發

閱讀《教練我想打徐茗》全系列小說

閱讀《教練我想打籃球》全系列小說

實現成家的夢想,同志也可以成為爸爸!

幫助同志成為爸爸的機構「孕嬰爸爸」(Men Having Babies)難得來台!舉辦《孕嬰爸爸:2019台北同志育兒集代孕會議》!

* 前輩和專家建議
* 美/加兩國選擇
* 提供經濟協助
* 20多個同志育兒廠商

前往了解更多活動訊息!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