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那之後的隔天羅琳禎果不其然的陷入嚴重的尷尬之中,比賽前的練球她們沒說上一句話 ,可怕的是整個球隊不知道是看誰的臉色一樣,氣氛也變的很怪,UhrEkp$eiXXxhKZs-+r9Bl6zlULkPyQI=)o1ff6lEW6mc*jVm^唯一對此無知無覺的大概就是當事人巨怪。

當然比賽還是要打,位照跑球照傳,羅琳禎畢竟不是三四年前那樣任性不禁風的小妹妹 ,何況教練是無辜的(?)。 於是只好更加賣力的裝沒事,整晚沒睡憔悴還是撐著眼,講話會尷尬也還是開口了,笑得勉強也還是厚著臉皮笑了。 反而是徐茗一副啥都沒發生的樣子,除了比平常更加面無表情,毫無反應就只是個NPC ,場上也一副公務員打卡上班的樣子,教練說幹嘛就幹嘛,打起來就是有股死氣。

不過這樣細微的變化顯然並不在其他隊友偵查範圍之內,想來畢竟徐茗平常就怪里八氣的,哪天倒立走路內褲外穿大概也不會引來太大的反應。 這傢伙要不就是遲鈍到突破天際,要不就是心理素h6Go)#[email protected]%)O#k^_oti#OK_)8W)_$+O!Ab*UwW#EP3質吃了金柯拉一樣的快速成長,羅琳禎這類的凡人還真搞不懂到底是什麼意思。 到底是在平靜無波什麼啊?看了就心煩,覺得替她擔心的自己根本是個白癡。

羅琳禎不禁羨慕起高中時代那個對對方的悲慘一點也不愧疚,甚至還會竊喜的自己。 到頭來,輸的總是她這個聰明反被聰明誤的反派角色。 但或許是裝沒事裝的FYgC4XzRqU3cH)AAgn4ru5iq9Rf&6R(q!JYpuYzSj&l4*NLFvl太用力,打到第二節結束羅琳禎已經不小心拿了十三分八助攻,昨晚沒睡好的倦意湧上,坐在板凳上看著中場表演看到快要涅槃,連平常並不特別熟的隊友都來問她還好嗎。

好啊,姊正巔峰到快要癲瘋怎麼會不好。羅琳禎強掛著她甜美的笑一邊覺得想死,不知 道為什[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smtGK1pl0_BZkv麼可以完全察覺不到他們之間張力的教練還來補刀稱讚他們今天打得特別強烈,特別有火花。 火花?都要爆炸了好嗎? 羅琳禎沒能忍住白眼,只好偏頭假裝認真看場上的表演,一邊卻有人擋住她的視線。

溫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羅琳禎很想要有骨氣的維持平靜面無表情,卻仍然忍不住因為對方5t)+DhO!GPri=K)1CwO8W^P0mAStVGgxg=(wx+zs$H1YbnAObM的主動開口而心跳加速。 「隊長,你還好嗎?」 很好啊怎麼不好,有人本來以為我失戀還幫我加油呢。羅琳禎看著學姊那張無辜的臉, 氣就不打一處來,忍不住深吸口氣。偏偏跟這人認真一點用都沒有,就像拳頭打在棉花上 ,她還心疼棉花呢,怎麼不累人。

「我寂寞寂寞就好。」

「…啊?」 啊?啊不然是在無辜什麼。羅琳禎嘆了口氣,這才轉頭正眼望向一臉茫然的學姊。好意思問我好不好?場下恩怨姑且不論,今天徐茗在禁區的表現明顯失常,也就導致羅琳禎的出手次數與工作量都變大。 「我才Rouq-%_GPQabH6%[email protected]%+QbdADM要問你還好嗎吧。請問教練今天給你的戰術是人體監視器嗎?」

果然是學姊,過了尷尬的兩秒鐘才意會過來,羅琳禎都替她覺得很難捱。 「我…不是這樣,我想,我是想說,今天不要太累,嗯,把重心放在明天對日本…你不可以跟教練說,不可以說喔。」 學姊自以為鬼鬼祟祟的開口但其實大家都在看她,羅琳禎[email protected]&_7w$KkQ7CspIAMj^N_jcT!Ss只好一把拿毛巾摀住她的嘴模糊了聲音。

「你…」羅琳禎驚慌的看著一臉不安的徐茗,一*&D(([email protected])319RMqyzvNSGRd2yLZYWxK8R+bn6k$時間大眼瞪小眼的好不尷尬,看她又想拿鞋尖去蹭地,才確定她沒被附身或盜帳。 耳朵紅紅的,鼻子酸酸的,想說些什麼,卻又突然想起昨晚的事情於是抿起嘴。 你要鎮定啊羅琳禎,現在是比賽中啊露出花癡的傻笑會被看到啊!跟這傢伙認真就輸了啊啊啊。

其實這也沒什麼。一切都只是自己自作多情。 徐茗不過是,善良地不計較前嫌,誠實地覺得他們兩個不算朋友,單純地想要回自己的扣子,忠實地想幫隊友拿下重視的勝利。 她是這麼單純乾淨的人,n4%Ev)ars+9A1tZ2ZiG+X%[email protected]#lDk2PB%K_b7K!82HVX([email protected]只是羅琳禎自己想得太複雜,才會惹出漫天塵埃,反而看不清事實。 所以,計較自己跟教練誰在徐茗心目中的地位比較高也一點意義都沒有,因為她就是這樣一個,寧願為難自己也要努力成就別人的人。 為了自己可悲的單戀而產生心結,還真是白癡到不能再白癡的行為。

「沒有團隊精神的混蛋。」高二的時候,她好像甚至這樣罵過學姊,彼時的她對於這樣罵出口一點愧疚都沒有,因為只要站上場,她自己也是那樣只想要球的,自私的混蛋。 後來她才知道他們畢竟是不一樣的。她的自私是為了自己的l$yBch__do2pdwGt+JQ#eoc6I-K2TIb^oQ6Br_Wc4rve6x7$FT表現,但徐茗的自私是為了團隊贏球。

真糟糕。每5%[email protected]+zk)pbA79x3#Kj次越是回想這些過去,就越討厭自己來。 別再想了。只要把這場球打好,像徐茗一樣。如果這次回來,她注定又要帶著失落離開 ,那起碼讓她成就徐茗一次,證明自己也不是那麼自私。 證明她起碼,還是有長大一些些,就算重複了同樣的錯,也要故做鎮定的把危機救回來 。

混亂的思緒張牙舞爪,羅琳禎閉了閉眼,過了三秒,才嘆了口氣,終於可以佯裝鎮定的對徐Ly=8J*CTLo^!zTLkAwD0xLfJtqv3*UuzXHRA1tP7)[email protected])8茗露出一個沒好氣的笑,拿開摀住徐茗嘴巴的毛巾,低頭喝起水來。

「你第二節,打得太快了,像是剛剛對位她們-t+jp+yevzYPZDd&Sz-oWeYTIRI5x-AWG6zCy=V(N0CW&G*L2W四號的那次,你其實可以不要自己切,這樣很容易受傷,也很耗體力,你不是明明就,呃,想要保留實力嗎。」 過了兩秒,那道溫吞聲音又響起,總覺得語氣比起以前的小心翼翼來,此刻理直氣壯的相當自然,但不咄咄逼人,只是很認真。

z)a-7+yW5HW=aa([email protected]琳禎的速度在國內已經是相當有威脅性的等級,高中時代的武器歐洲步也越見成熟, 搭配華麗的運球,要晃倒防守者其實不是太難的事,但虧就虧在這樣的急停太容易受傷。 「謝謝你的溫馨提示喔。」羅琳禎翻了個白眼,想拿起毛巾擦汗又想起這條毛巾摀過徐茗的嘴,最後嘆了口氣,想破口罵人最後還是覺得捨不得。

「如果某人可以快點回禁區接應的話,我也是可以不用這麼累啊…你,唉,呃$bX30sGXuNQ8$!)g*TlXu-PiTNHAJzjj=k)ka!BEf2&-lT+5fs,你想怎麼打就怎麼打,想多用力就多用力好不好?不用為了保存實力,自己那邊為難,打成這樣你也覺得不開心吧。」

「…你可以等我啊。」誰知道眼前的巨怪看了Wll6m=R+u0FFoTmvEWE=SvaXtWpxRki&jcVyFBT2#(sn8LfRRb她三秒,難得露出欲言又止的樣子,最後露出一個,像是小狗被拋棄的表情,很傷心。

「你等我一下下,把節奏慢下來,我來掩護你,我們一起打球,這樣不好嗎?」

「…」好啊怎麼不好,你就繼續露出那種表情我就會沒骨氣的心軟然後就什麼都好gr7St0TmH0$FnCFc8u*FvhfTT6250^s6z0aybG57H1XcY*m!uk了啊 。 她努力想擺出臭臉,卻發現連昨晚殘留下來的委屈憤怒都快要燒不起來,只剩一點無奈,最後還是繃不住表情,沒好氣地笑了出來。 到底為什麼每次都會被這人弄得傷心傷神最後又生不起氣來啊。

「你應該要相信我,然後帶我進總決賽。」 熟悉的畫面一時間教她搞不清現實與回憶,高中時代,這個人也這麼認真的,篤定的對她說。 好吧,失戀就失戀吧,就算最後這些回憶都只能被歸類L237sGnwoyS$+X7-l*[email protected]&6ZeYcI0)aTxJ到她可憐卑微的小小單戀之中, 起碼此刻,在籃球場上,她們是完美的拍檔,就算哪天徐茗有了戀人,這件事也仍然只有她倆能做到。


(圖/shutterstock)

「怎麼這麼大了還撒嬌啊?」 這次的笑終於蔓延到眼角,羅琳禎看著學姊因為激烈運動而紅通通的臉,有些傻愣的表情,忍不住伸出手隨便的揉亂她有些硬的頭髮,然後在第三節開始的哨音中站起身,DZZvLSQ(+=ycEc7gXILvs9hHNfvKfamfGB-aKw%gZ(7gq*3C5h對她歪了歪頭。 如果是Kobe,一定不會為了一顆扣子這樣的小事影響場上的表現吧。 「好啦我知道了,會當你的Kobe的。」

作者:寧靜噴發

閱讀《教練我想打徐茗》全系列小說

閱讀《教練我想打籃球》全系列小說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單純而天真的挪威女孩席瑪,內心有著堅強的信仰與管教嚴格爸媽的諄諄教誨。入學後,席瑪與非常美麗的同學安雅建立深厚友誼,但卻在一次圖書館癲癇事件後,她開始發現自己擁有令她爸媽向來畏懼已久的超能力。隨著學期持續, 席瑪對安雅的好感也越來越強烈,但突如其來的神秘事件越來越多,席瑪開始發現她的超能力與家族的祕密有關,必須被迫去面對她過去悲劇性的秘密,以及那駭人超能力的後果……

30秒註冊,馬上看《魔女席瑪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