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x0&AfBjtD4R_utw3)PxIlmGcQQ7pyO8FoC6gqHAJW+4oSk!喜歡你這樣。」徐茗笑起來,在那腦袋空白的一瞬間,只見對方長了繭的指尖在她眼前慢動作放大,然後輕輕點在她臉頰。

「你剛回來的時候看起來好累又垂頭喪氣的,現在的你,比較像我認識的那個隊長。」 我喜歡你這樣。jL_!5RRx_ZJZa#3Gh7U86^[email protected]%fhprkZXa 我喜歡你這樣。 我喜歡你這樣。

…振作點啊羅琳禎!她只是在說打球的事啊!…我喜歡你這樣。 我喜歡你這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又說錯話了嗎?」 徐茗無辜帶點受傷的眼神將羅琳禎拉回現實,她偏頭尷尬的咳了一聲,確認自己表情還 維持在正常的範圍內,才轉n+5*FKFuuI167Nu6iPFWmXv-Nc86bLwaKzfy)GUUN8l)zv5Mc-頭看向已經開始有些不安碎動,低著頭不敢看她的徐茗。

…什麼啊?自己有這麼可怕嗎?好不容易放鬆下來的表情肌又開始抽動,奇怪的是以前徐茗這副不知所措的模樣明明就會令她滿心不耐,此刻羅琳禎卻iJgA([email protected]_-EhSgh&La(OFJKKVC^BAn$0F(3z$7VVb只覺得愧疚又好笑。

「欸,」她伸手戳了戳徐茗示意對方看著自己,夜空下ipK&=cWA*Q5fXkl2nt12O(o1_=7ES_5SO2^gKQCFttw_%G$&wX那雙單純的大眼睛好明亮,讓她忍不住差點說錯話,腦海卻馬上浮現教練的臉而趕快改口。

「你幹嘛那麼怕我?你對我,呃,好朋友不用怕說錯話啊。」

「…我們58usRsn=5MnKSWib99GPqj!x0+e4Zu(57rExQihH7!Lmu+kn*!又不是好朋友。」 聽見她的話徐茗似乎稍微放下心來,卻馬上一派自然天真地捅了她一刀,就算已經對學姊太過老實的發言做好心理準備,羅琳禎還是覺得痛了一下。 好吧就算我們真的不是,你好歹想想我有認真想跟你好好相處吧。

「好吧,反正你跟我說話,想說什麼就說,不用怕說錯話。」羅琳禎過了幾秒才勉強的 擺了擺手,突然夏夜的空氣太悶熱,讓她有些呼吸困難,連說j+5m-5WB&C3n&!45r$6(&+rFEqeJ=YHP*O*(w-7LGxw-Z_r1qf話都懶。 「你…嗯,你可能覺得自己這樣不好,但起碼你不會對我說謊。這樣比較好,比起說不好聽的話,我更不想聽到你對我說謊。」 夜空下徐茗愣愣地點頭,而她在進飯店前轉頭給了學姊最後一個笑,逕自小跑步進剛好到達的電梯,按下所在樓層,當著連錯愕都慢半拍的徐茗的面關上門。

對不起。她用力的抹了抹臉,或許徐茗會覺得她莫名其妙,但起碼給她兩分鐘的時間, 收拾好自己的情緒,不要讓沒有意義的眼淚洩漏她的患得患失不爭氣。 本來打算先進房間就趕快先洗好澡躲去其他人的房間,將兩人接觸的時間減到最低,誰 知道老天就偏愛在這種時刻玩她一把。 什麼爛飯店的走廊燈光這麼昏暗,還有這什麼設計不良的爛包包,她氣急敗壞地掏了口袋又翻遍包包的各個夾ZHaLAb0dwjG50p6*fMF(*rBCeqX*yLNIN^AaniK!po3+gVrA&I層就是找不到鑰匙,手忙腳亂的夾出皮夾,食指才挖在裡頭,此刻最不想聽見的聲音就在她頭頂響起。

「你,剛剛幹嘛不等我?」

「…」她抬起頭瞥了還微喘著顯然一路從大廳跑上五樓,泛著汗珠的臉看起來混合困惑與惱怒的學姊,沒答話又倔強的低頭繼續找鑰匙。 誰知道越是急一切就越要跟她作對,沒找到鑰匙,反而一個小東西從錢包掉了出來。 來不及反應,對方已經彎下腰將她掉的東西撿起來,羅琳禎閉了閉^xGFO!4gAqx6vFd6TIQ-hYpJth5mS=iIWlKJ2*s^[email protected]眼,伸出手,惡聲惡氣的開口。

「還我。」 在一片死寂之中,學姊的聲音聽起來很緊繃。

「…這個,這Ms5L5*R1L([email protected]!KtVP&COj(JbQK*j3qrO個是我的。」 她就是忘記笨蛋學姊對莫名其妙的東西會特別執拗特別在意。 但自己不也如此嗎?為了別人都不能理解的原因可悲的在意著。

「還我。」

「不要。這[email protected]%3Uh5oFJYvCCjY0#是我的鈕扣,這是我高中制服的那顆鈕扣。」 雖然明知道這樣硬要的方式根本沒辦法讓不管人情只講道理的徐茗聽話,但此刻羅琳禎已經管不上。 她伸出的手就這樣僵在空中。誰也沒有退讓。

「還我。」

「不要。這是我的,你本來就不應該拿走。你,不是你的本來就不能拿。」學姊倔強的將那顆鈕扣緊緊握在拳頭裡,下巴像是鬥牛犬那樣往前,即便在不甚明亮的光線裡都能看見她的臉脹得很紅,連話都說不好了。 死寂之中一分l*[email protected]!6S0X2auw-GBEX#y2eU*LD鐘又過去。她知道這一局無論如何她不會贏了,就像她們的每次對抗一樣 。

「…算了。」羅琳禎吸了口氣,低頭將錢包隨便的塞進背包,轉身就走,再也不看學姊 一LUAf^Fwlwj-B746l%YY7#GxE%3r6SY+$XhBamSIbGJg4CPGvG%眼。 遠遠的,她聽見鑰匙將門轉開的聲音,然後是砰的一聲門被關上,在安靜的走廊上像是 一槌重重打在她胸口。 她繃著臉警告自己這裡是隨時都會有人經過的走廊。算了,反正在學姊心中,自己一定就是這樣莫名其妙又蠻橫吧,要討厭就討厭,不是好朋友就不是好朋友。 反正,學姊這輩子,大概永遠不會了解17歲那年,故作粗魯若無其事的她,是用怎麼樣絕望的心情,拔走那顆鈕扣吧。

「不是你的本來就不能拿。」 呵,說的還真容易,你到底懂不懂拼命想要卻拼命搞砸,越是想要就越是得不到的感覺 ? 我們正常人的煩惱這麼多又這麼可悲,你怎麼會懂。 什麼比賽,輸贏她都不想管了。反正徐茗也不會在意,只有教練說什麼她才[email protected]^Lx*會聽。想要什麼戰術,想要贏哪隊,想要她扮演什麼角色,她都隨便。

羅琳禎緊緊抓著包包的背帶[email protected]$uMM18$hl5x(sbY5a)P$vw^&CL5,悶不吭聲的走下樓,突然發現這四年來自己果然一點長進都沒有。歷史再度重演,她果然無論是場上或場下,都只是一個自私小心眼的失敗者。 空蕩的樓梯間裡,只有她自己不成節奏的腳步聲,說不清是對誰的失望與憤怒,她一邊走一邊安靜地哭了出來。


(圖/Post Grad Problems)

作者:寧靜噴發

閱讀《教練我想打徐茗》全系列小說

閱讀《教練我想打籃球》全系列小說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16歲的卡麥蓉,從小父母在車禍中雙亡,在她心中造成揮之不去的陰影,並讓叛逆獨行。當在高中畢業舞會被抓到與女同學親熱後,她被有狂熱宗教傾向的嬸嬸,強迫送入性向改造夏令營「掰直」。在這荒謬的營中生活,她結識了許多天涯淪落人,最後決定坦然面對真我,找到心方向……

30秒註冊,馬上看《她的錯誤教育》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