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夢想雙手臂刺滿刺青,雖然刺青不是沒見過,但有這樣夢想的人應該不在多數。

我在充滿稻穗的田間長大,從一整片深灰色的泥土到一覽無遺的黃金稻穗8fmBWbNVFpoeGAIFPMsK3*[email protected]=8$Q*i#8^6tVpJ,一年四季換呀換,現在在城裡也經常想起那溫暖時光,好像黃金色都該有溫度。鄉下多的是寬闊的省道,路邊最多的就是檳榔攤和修車廠,明明來來往往的車不多,卻有這麼多修車廠令人不解。

現在回想起來,我猜整個小鎮裡大約只有兩間刺青店吧,裡面「刺青師」幾乎都是古惑仔,但在還沒刺青之前,我已經學會拿原9g-xB*TgHb%[email protected]@%I_zfU)*8ilv)@Qq8Q0S^5子筆在自己身上作畫,手臂、手腕、手指、小腹…,只要能畫成一種符號或隱喻,就會感到心滿意足。

裡頭的人都穿得黑黑的,小時候有著憨膽什麼也沒想就走進去。「刺青應(_fU1#cpuw!=FW6Fwf8LFe5fyJl%65A#TTsiuk=1iAvAQefPLF該可以賺很多錢」這是我走進店裡的第一句心裡話。每個男子都非常高大、甚至有些肥胖,不禁讓我誤以為是不是幫人刺青可以賺很多錢,然後買很多東西來吃。我傻楞楞的看著每一個兇神惡煞的刺青師父,沒有打招呼、沒有一絲畏懼。

「我要刺青」這句話猶如口令,讓所有師父同時轉頭將視線放在我身上。

「妹妹,你要刺什麼?」

「我不是妹妹,我十六了。」

「是喔?那不是妹妹是什麼?」

他叫阿得,這家刺青店唯一瘦弱又年輕的男孩,剛剛肯__9^)$4Lpmc7kCunchoN4xpSK#+!(YaZNi^xaCXo$TQs+0nT4t定是被其他人的遮住了,年輕氣盛的他回應我時帶著些微不屑。

「你要刺什麼?」

「都可以。」

「那你過來,這裡有那些師父畫的,你可以選。」

阿得指著桌上厚重的資料夾,裡頭有各式各樣的刺青圖案,挑著選著不知不覺竟在十六歲完成人生第一個刺青,冒著被爸媽打死的風險,穿著長袖一直掩飾到大學才被發現。順bzWpLTad_MnmRu&BO-9S^EDFPjd0V5cMlmW+&U_GDn0!e-P+_x帶一提,直到去年我才知道,原來要滿十八歲才能刺青。當時並沒有任何原因,只是想刺青,也不期待被看見,就是想要身上有個喜歡的圖案,想著等到大學離開家就去把手給刺滿。

鄉下刺青店的老闆對我都很pCOBs5=&U&qOvxs5mwO&cmv_iC+n_D3mssQHhcUJ4hhAmvp9tQ好,大概看我年紀小,刺青的過程問了很多次要不要渴不渴?是不是很痛?會不會熱?從沒想過這些硬漢口中能聽見這麼溫柔的話語,多年後也很感謝他們,帶給我這麼棒的刺青初體驗,深信人體是刺青最美麗的畫紙。

年初的時候,想起還沒完成的心願,決然走進觀察已久的刺青店,它落座在鬧區之中但不顯眼。我買了一杯無糖飲料,準備應付接下來會在這待上約兩小時的時間。這家刺青店和以前去的不大相同,有兩層樓,一樓和&bWy!^JuyNSs8LB1zIKy3kBtw_kM+c7tSCpNj2&Qd9A-+zej^t地下室,刺青師經常聚在門口抽煙聊天,推開咖啡色的玻璃門,重量比想像中的輕,玻璃上印著許多英文,門的右邊就隔了兩個刺青區域,我常想,黑色是不是刺青師的幸運色,怎麼去哪邊都黑麻麻一片,看久了好像也長得很像。

「我找Glenn。」

「有預約嗎?」

「有。」

沒等多久,Glenn戴著淡色碎花髮戴從她的位置上走到我面前,這是我第二次見她,身高不高,是得稍稍仰著頭看我的@#s0QzSVh%%DF^xV*([email protected]%T9BBQ=高度,眼睛、嘴巴小小的,有著我最喜歡的雀斑。

「嗨,來囉!」

「嗯。」

「我把圖拿出來一下。」

在去之前,我已經將自己畫好的圖傳給Glenn,我需要的只有技術,創作交給自己,畢竟在身上的東西,必須自己決定。接下來只有位置和部分的圖案微調,我看著Glenn說話的模樣,覺得有些可愛。G^y2fiNdhJ62qSOAGbrUI^IuiF%@KpLLUnghmIJlVCQ*w3$vmdalenn的口音也很特殊,第一次見到她時,我忍不住問了她。

「你從中國來的嗎?」

「不是,德國。」

「德國?」

「嗯。」

接著我就沈默了,想了想也許中文是在中國學的,口音也沒什麼好訝異。

這次刺青因為面積比較大,我和Glenn花最多時間是在手上定位的步驟,也因此多了許多肢體接觸,一開始在身旁左邊、右邊的跑,後來她直接站Sh^escLEcx!6H#zkWk++sfd^nOFI1EIh$KIf+9mAv*FhSXzhIN在我身後移動,從鏡子反射中我覺得像是快被抱住的樣子了,加上她不斷拉著我的手,讓我漸漸有些不知所措。

「好吧,妳覺得這個位置可以我們就開始吧。」

我突然做了這個決定是想掩飾不專心,因為Glenn長得可愛又有魅力,過多的肢體接觸讓我精神消耗不少。

「真的嗎?」

「嗯,妳覺得好我就相信妳。」

「真的假的,妳要聽我的?」

「聽妳的,嗯。」

不知道是文法的關係還是別有用意,一瞬間被制約,連回答也好像中了圈套。

我們走到樓下,標準的消毒流程靜靜的看Glenn做完,我在位置上等候。Glenn嬌小的$u#+q5l!nhWvUUk!aL)[email protected]_身軀穿著一件式的黑色長版T-shirt搭配靴子,動作小巧不失專業,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心中也終於平靜了下來。

「準備好了嗎?」

「嗯。」

Glenn笑起來眼睛瞇瞇的,能清楚看見眼珠閃爍的光澤,我凝視著她專心刺青的樣子,樣子非常耐看,眼睫毛在燈光底下看起來特別迷濛。刺著刺著我發現Glenn移動位置的次數多了,我轉頭撇了一眼,我發現她幾乎將上半身貼在我手前臂上,我有些吃驚#n+d4KIzI)[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但仍故做鎮定的看著她。

「很痛嗎?」

「沒有,看一下而已。」

「喔。」

突然的舉動讓Glenn以為弄痛我所以轉過來,看我沒事Glenn低下頭繼續刺,我也就順勢看著她挪動身體是在畫哪一個部分,但看了許久我仍不太確定移動的原因,加上手不斷被胸部觸碰的感覺,再次的讓我害臊了起來,也暫時忘記刺青的痛感。在公開的場合中,這個看起來非常合理的動作,手背和前手臂卻持續的被另一個女人的身體摩擦,我有些迷茫fxDUNAr8i$v1dx=G6B*_8M0TX+9m2lHx=v*HXYfp1)w)vbh!5L了。不久後我找到一個理由來說服自己被刺激到已經邪惡的思想-因為都是女生,所以不避諱的接觸,但邪惡好像還是戰勝了理性,我嘗試握緊拳頭又鬆開,假意製造自己有點痛所以動了動,原本以為只是稍稍碰觸到Glenn的胸部,沒想到手指不小心從胸部前端劃過,讓Glenn抖了一下。

「啊!」

「嚇到妳嗎?」

「喔..對,妳手不要亂動。」

這下連我自己也清醒了,覺得這樣不太妥,責怪自己的壞念頭,馬上收拾心情繼續看看手機。可是,實在不明白Glenn在想什麼,竟再次的把胸部貼上,這次她完整的將整個胸2tI0=4lx%x7RG*j%Q_kvQ=SZL6xLY(rQBiPrBfvPK+ut*pwz#c部放在我手背上,若是將手心翻過來的話,就能整個捧住的狀態。

「不可能沒感覺」我心想。

可是為了不要再次發生像上一秒的尷尬,我決定不受誘惑閉YCYYXl+arIwC^#ml7%u*[email protected]$&B*[email protected]#*ieaXe上眼睛,直到Glenn刺完為止。歷經了大約三個小時,終於完成部分的刺青,我和Glenn約了下次時間,靜悄悄的期待著。

作者:大陽

那100個路過我的女孩系列文章

大陽拉拉台專欄

cover photo:Wikimedia Commons

15歲的拉娜以『老人』之姿進入芭蕾舞蹈學院,在充滿競爭壓力的環境下,為的是以精湛舞姿昂首站立於舞台,而不斷苦練卻也讓她的身體承受不住。原因是『她』是一位住在『男生』身體裡的美麗女孩,正在接受漫長變性手術的『他』,雖然有著疼愛他的父親與友善的醫療團隊,但也似乎看見他對他們暖心關懷,是在故作接受。而進入女性賀爾蒙療程開始時,卻也產生嚴重的身體不適應,為她的芭蕾舞生涯埋下未爆彈。在接二連三世俗眼光與身體的種種挑戰下,拉娜決定做出一件驚人之舉,為她的人生放手一搏。

30秒註冊,馬上看《芭蕾少女夢》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