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真的不知道為何我會把自己搞得七上八下。我手上握著手機,手機螢幕一直停留在剛剛她寄給我的訊息。不曉得究竟在這個畫面停留了多久,卻怎樣也無法做出一個決定出9PwhI8wk9ny*#[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BPci7)v*來。復合…?我一直否定這樣的可能性,如今卻真的發生了。我該怎麼辦?我當初真的、真的不應該答應見面的啊…。但是我就是抗拒不了想見她的欲望…但是見了面,果不其然,我失去了自己的分寸。

剛剛聽到她沒辦法給我任何保證後,當下真心覺得還是不要復合得好。對於一個連給個未來承3#GUtH3UZ3Tf3KT1PA&YmVCcFk1txlB1NBCCV8YLmjsL)cl+lE諾都沒勇氣的人,我不知道跟她重新在一起會有什麼期待。但是為何發現她其實正在發燒、看見她虛弱的樣子我就又心軟了?瞧瞧我把自己困在如何的情境中?說好的愛自己呢?說好的好好過生活呢?天啊,到底我剛剛下的決定是對還是不對啊?


(圖/visualhunt)

「我到家了。」我沒有要她報平安,她倒是自己來報平安了。

「妳可以慢慢考慮沒有關係。」又來了第二條短訊。

「或是妳身邊如果有別人了,那也不用勉強。」最後又來第三條短訊。

我看到最後一條短訊大為光火。

「我身)luDQ-ROijQjgWG6m0RHKz+=Jy7QGO+v+bZj!r6=0vAzgvEmc3邊沒有別人,妳把我當什麼了?」我並不是以重啟另段戀愛作為上段失戀慰藉的人,縱使曾經想找過網友跨年,卻也沒有什麼別的意圖。她不了解這樣的我,我感到很生氣。

「噢…我只是有看到妳有在PTT上找人跨年…。」她很快地回我。

「那又如何?反正我身邊就是沒有人。」

本來我是要這樣回訊的,但我突然想起那段日子,那段她愛回不回、已讀不回的日子。我突然覺得,我何必那麼乖、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得mg$5hyf*6-pnEKesKGl%j+gak(yWQSeqF)[email protected]!jPz&z清清楚楚?於是我刻意不回訊息,把話題強硬地終止掉了。

她也沒再傳任何訊息過來。

***

隔天上班一進辦公室,又看到鄭淇一臉期待地等著我。這傢伙…每次等著聽八卦時都很早到嘛…。我本來不想把關於跟她的一切都講給鄭淇聽,但我實在糾結在該不該復合的這個點上,所以我還是跟鄭淇說l%dgoI+6%YA4MCGuDzpL1quN9TzggkwwQAL([email protected]+EzbUNX_了昨晚的經過。


​(圖/visualhunt)

「哇,老闆,恭喜妳!妳贏了!」在聽到她真的向我提復合後,鄭淇興奮道。

「贏?贏什麼?」我有聽沒有懂。

「在這段感情妳贏了啊!妳看,她竟然跑來求和了。」鄭淇超興奮的。

看到她這麼替我開心,我也只好假裝很開心的樣子。但是感情需要論輸贏嗎?而且就算759VQNp6XhYiFzTZ2)WZO2Z&Cu3_wlt-PtfAKS_unvouLeoG!A我真的贏了,我並沒有感到相當開心。

「所以老闆,妳的問題是…?」鄭淇拿起紙筆,宛如專家般。

「我不知道該不該復合。」我簡潔明瞭地說。

「這個簡單啊,妳愛她,就復合,不愛,就不要復合啊。」鄭淇一派輕鬆道。

「……,這個不用妳說我也知道。」我翻白眼。

「那所以妳愛她,就復合啊!」鄭淇還是一派輕鬆,儼然是情場高手的模樣。

「我哪裡說我愛她了?」我傻眼。

「妳現在糾結,就表示妳愛她啊!不愛的話,妳根本就不會糾結!」鄭淇一語中的。

「…………。」我被眼前的情場高手一席話打醒了。

也是,我從昨晚糾結到今早,不就是在考慮要不要復合嗎?我根本就還愛著她…,不然真的連考慮都不用考慮。我怎麼連這點認知都還要旁人提醒b1t8&E=eczeIpLXPWU#QEOA*xJco5o+-tTmxrm8kWdWx9A-_Lo?真是令人沮喪。

「……好吧。但是我不知道我復合會不會後悔。」我說出了內心真正的憂慮。

「後悔就再分啊!」鄭淇依舊一派輕鬆,好像我在問她一加一等於多少。

「蛤?這樣是要浪費多少時間?等等zXHQ(=!6joBTYZHN$OA7ZCGf#[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i分了又發現還愛,就再一起?然後又不ok,就再分?」我無法接受鄭淇的答案。

「對啊!啊不然呢?」鄭淇看我的樣子,好像我很怪,怎麼問這麼好笑的問題?

真的是我怪?要我踏入這種煩不勝煩的迴圈中,一開始就不要復合豈不更好?

「中午要一起吃飯嗎?我剛好在妳公司附近出差。我是Bem。」

在我想得正煩時,突然一封簡訊進來,是Bem。

Bem是我的前男友,距離我們分手到現在已經五年多,依照我的個性,跟他分手後就如陌生人般的零互動,所以看到他的簡訊我嚇了很大一跳。而且他真的很了解[email protected]&25QQ0io)64$jW=x0+shkzLU%AYRdweYCDo我,大概猜到我老早就把他的電話號碼刪除,還在簡訊尾端附註他的名字。真是一個細心得像女生的男生啊!

秉持著分手何必當朋友原理的我,當下看到那封簡訊,第一個念頭是裝死不回。但隨著我與鄭淇討論是否該復合id#[email protected](4lvQIAHE_$(4q52qS$tk_r7MVwt)4biK4i#vQhJXq的情緒愈來愈煩躁,我愈來愈有想跟他見面的念頭——不可否認地,我很自私地想要藉由別的吸引我的事物,來稍微轉移一下我的糾結。

不過我又突然想到,當初跟他在一起完全是為了測試自己有沒有辦法跟男生在一起,想l^[email protected]$cexyJndziZB(B2T$c^1AjWc7N82jYRq不到被我傷害了的他竟然還在分開兩年後約我吃飯?我腦中突然閃過許多凶殘殺害前男友/前女友的新聞,頓時又有點害怕。但是我隨即打了自己的頭,天啊,我怎麼那麼壞?當初這樣傷害人家,現在還把人家想成是殺人魔?

「嗯…,也好。那就十二點我公司巷口那家店見吧。」內心交戰數百回合後,我最終回了簡訊。

「不行,我要列一張清單。」回完簡訊後,我腦袋漸漸清晰了起來。

「蛤…?清單?什麼清單?」鄭淇有點傻住。

「就復合條件的清單。」我把鄭淇的紙筆拿來,開始寫了起來。

「復…復合條件…清單…?」鄭淇傻到連話都說不清楚。

「對啦。」我對於鄭淇嚇得闔不攏嘴的樣子有點不耐煩。

對付老大姐這樣自以為是的人,或許復[email protected]$QqWfZ&#[email protected]!s8L合後初期她真的會如她所說的那樣彌補我,但我堅信本性難移,她總有一天一定會故態復萌,為了遏止她的惡習,我決定列出一張清單!天啊,我怎麼可以如此聰明過人又未卜先知呢?

「…老闆,先不要說她是怪人,我覺得妳也有一點怪耶。」鄭淇竟然白了我一眼。

「……妳不懂啦!」我兇回去。

中午午休,我依約出現在巷口店門口。

「艾比!」我聽到一個曾經熟悉的聲音叫我,回過頭去,果然是Bem。

「艾比,好久不見,妳變得更漂亮了欸!」他很熱情地跟我打招呼。

「你眼睛瞎了?」我白了他一眼,他完全沒變,很愛奉承我。

「是真的啊!我最不會騙人了。」騙人…,說到欺騙,我突然想起Bem與老大姐是同星座。

「…………。」我不再回應他,逕自低著頭畫菜單。

「妳最近過得好嗎?」他畫著菜單問著。

「就…那樣子,沒有好也沒有壞。你呢?」我隨意答著、反問著。


(圖/visualhunt)

偷偷Gj)*%-DnLGUu=!QrWfiIndA5VkrHB&5YvTpHT1nn+c^Z)G)hVS觀察著眼前的Bem,他現在還是留著很樸素的平頭,鼻樑上掛著一付看起來很潮的黑框眼鏡,鏡片後仍是那雙小眼睛。瘦高的身上穿著POLO衫、牛仔褲,很一般的裝扮。卻一反兩年前他邋遢的模樣。

「被老闆煩死了!每天都要幫他跑腿送藥,也沒有加薪……」Bem開始批哩趴拉說了起來。

我突然覺得好笑,這男人,真的一點都沒變。跟他在一起的好處是我永遠不用找話題,有時候甚至連開口說都_NsK*[email protected]$Nu=w)F%gr不用,聽他講就夠了。

「我去拿餐具。」&eiFCeP3#$jBdqba=5yvAEbw$o4nS)[email protected]餐點送了上來,不等我反應,他一個箭步就跑去拿餐具與附餐飲料。我們開始用餐,兩人正式陷入沉默沒多久,他又如以往般開啟話題。

「…妳現在有伴嗎?」他刻意說是伴,不說是男友。

我想起那時分手時,我不願再欺騙他,直接表明了說我喜歡的是女性。…或許他都一直記得。

「…有,但是分了。」我遲疑地看了他一眼。

「不過我現在又在考慮要不要復合。」我假裝毫不在意的樣子。

「蛤…?復合?為什麼要復合?」他很震驚。

「我又沒有pX&v0Y*LSxDz4UA_P8R*8KYlDWPB=)[email protected](5gu)3Jrou9I=說要復合,嗯,但也沒說不復合…總之還在考慮啦!」沒想到跟Bem吃飯也要糾結復合的問題,我又開始不耐煩。

「呵…,妳的脾氣都沒變,很有趣。」他笑了起來。

「……。」我沒有應答,雖然當初是我對不住Bem,但對於Bem我wYxqD)j6zVzAA%XEV03gx*6e)[email protected]=cnhMMi仍存有戒心。因此我並不想隨著他的話題深聊開來。畢竟這只是一頓單純的午餐聚會而已,我沒有必要把我的事交代地清清楚楚。

「你呢?有女朋友嗎?」我不想深談我的事,意欲把話題轉向他身上。

「沒有。」Bem很簡潔地回答。

「喔?為什麼?」我順著話題提出疑問。

「…妳知道我一直很『執著』。」Bem猶豫了一下,緩緩說出。

「……。」我聽到「執著」二字,下意識不想再回應。

*TMcQGYJ1)=ev9aMX$j-KkwVyk74VZ%RS0+eX3P8vq_4s5OK)S兩人自此沉默地完成了午餐。很快地,午餐時間結束了,我們簡單道別後便分開。午休後回到辦公室,我還沒來得及對與Bem的午餐約會理出一些頭緒。

「艾比,這是妳早上跟我要的資料。」男同事張哲拿了一疊資料給我。

「喔、好,謝謝。」我回神,順手接了過來。

「醒醒啊,別恍神了,在想男朋友?」張哲促狹地問著我。

「蛤?什麼男朋友?」我聽不懂。

「剛剛那個跟妳一起走的男生啊,我都看到了喔。」張哲一副曖昧的表情。

「喔,你誤會了,那只是我大學同學。」我想張哲應該是把Bem誤認為是我男友了。

「喔~是嗎?就像藝人說的好朋友嗎?」張哲開始嬉鬧著。

「就真的只是大學同學而已啊,什麼都不是!」我則是嚴正否認。

跟著張哲在那邊你來我往的嬉鬧中[email protected]#lXw3oPE#60hD!8a%$ye#+metO4ddXP*(6t,我想起了老大姐。我有點感慨,當初與她剛認識時,時常動不動就突襲跑來我公司門口等我下班,卻沒有任何人問過我與她的關係。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我與她都是長髮女生樣的緣故,但在那當下我卻有種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把她拿上檯面的感覺。費了一番心力才把張哲打發掉,我又無法避免地開始煩惱起她。怎麼無論如何,腦海就是擺脫不了她呢?

「今天跟妳吃飯很開心,希望以後還可以見面。復合的事…,我知道妳一向很討厭人替妳下決定,但是這事我還是希望妳可以好好想清楚,畢竟會分f0)0=8dMib0chG%[email protected]@IXm*ym(M6RG=7手就代表兩人之間一定有問題存在著。」Bem傳來了訊息。

+Cpv9qL5Krajrz)E#6LbPj_+g=c%XI^TtDzhsNDNc6ekmLf1nI完訊息後我翻了白眼。Bem讓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十分自以為,他完全不了解我與她之間的事情,卻可以這樣自以為地給我建議。

拜託,他誰啊?這是水瓶座的人的通病嗎?——結R*nOTNaFe21xR8+sEBzXfEo3sHsAR(!1rVI-cO2O9H!fAeFq=H果,我又再一次想起了同樣很自以為的她。天啊,好煩!怎麼不管誰跟我說話或互動,我都會想到她啊?莫非這是一種無形的網羅?我驚覺這樣下去不行。這件事得趕快解決才可以。

「今晚有空嗎?我有一些事情需要當面問妳釐清一下。」有了這樣的驚覺,所以我傳了訊息給她。

「可以,要我去載妳嗎?」她又很快地回訊。

我發現她近幾次都非常快地回訊,有別於分手前的愛理不理或已讀不回的囂張態度。果然有求於人態度就有差?

「不用,我自己有車可以開過去。那就七點妳家門口見。」

作者:林艾比

看〈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單純而天真的挪威女孩席瑪,內心有著堅強的信仰與管教嚴格爸媽的諄諄教誨。入學後,席瑪與非常美麗的同學安雅建立深厚友誼,但卻在一次圖書館癲癇事件後,她開始發現自己擁有令她爸媽向來畏懼已久的超能力。隨著學期持續, 席瑪對安雅的好感也越來越強烈,但突如其來的神秘事件越來越多,席瑪開始發現她的超能力與家族的祕密有關,必須被迫去面對她過去悲劇性的秘密,以及那駭人超能力的後果……

30秒註冊,馬上看《魔女席瑪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