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雖然我JMXGfX#02X5#MhYBfYwflMjK)[email protected]*Oi很不想承認,但我的確是整個禮拜都在為著周一晚上的邀約折騰。這樣的折騰讓我對自己大失所望。我口口聲聲說已經放下了,但其實這個禮拜我一反兩個月來怡然自得的生活模式,我一直無法安然地過生活,就像是一件事懸在心頭上——沒有塵埃落定的一天,心就沒有安靜的那天。

我到底為什麼要沒事約整整一個禮拜後再見啊?是不是其實我內心也在期待或害怕著什麼,所以需要一個禮拜的時間思考或心理建設?那一個禮拜我一下心煩她究竟要對我說什麼,一下又樂觀地想著兩人若能好聚qTVr$CHJhi4vrPpDlfo5U8PlXxRcCj#(7tbnpe*N7M#ynlllLf好散何嘗不是一件好事,一下覺得她好煩,為何分手後的一封簡訊就搞得我心神不寧?天啊,好煩!我當初是不是不要答應見面就沒事了?

「哇,老闆,我覺得她是想跟妳復合耶!」在得知她將與我見面後,鄭淇興奮道。

「拜託,怎麼可能。」我翻白眼。

其實自從她狠心把我甩掉後,我就打從心底認為她或許根本沒有愛過我。因為在我的認知裡,不會有人如此傷害自己愛的人,更不會讓自己愛的人如此卑賤地[email protected]#dRM#mNlQE(UAWxGf9Z0f!0xc7iVq(t*乞愛。就是因為有這樣心碎的認知,才會讓當時被甩的我得已那麼快振作起來。因為被糟蹋,所以不管怎樣都要拚了命地振作。

「好,那如果她真的跟妳提復合呢?」鄭淇不死心繼續追問。

「就不可能啊!」我繼續翻白眼。

「我說如果嘛?」她繼續盧。

「我不想回答這種不可能出現的假設問題。」我發現我真的挺伶牙俐齒的。

「唉!」鄭淇終於放棄,嘆了一口大氣。

「不過我覺得妳會答應復合。」然後不死心地再補上一句。

「就說不會提復合妳實在是…。」我無言。

雖說我拚了命否定鄭淇的復合說法,但她的說法卻開始在我腦袋發0hCPa1XRPskAsX1M#-eKlz6d!VIDCbpk9HANHQw)WYxZE(G+c+酵。復合…?天啊,拜託不要。過去交往時總是一顆心懸在那裡、還要時不時面對她的言語傷害的日子?不,我瘋了才會跟她復合。

不過隨即又覺得自己在往自己臉上貼金。拜託…,我條件是有多好…?如果我的條件好,當時就不會被如此對[email protected](C2&$cy!待。人家這樣毫不猶豫地把我甩了,我到底憑什麼認為她是要跟我提復合啊?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不是要提復合,她到底還有什麼話好iL3tHi%5&06QV6mzspM#JH2AVYqw$=kvTkv04sT7XU389jQBk%對我說的?……不會又要言語傷害我吧?一思及此,我全身防備了起來。現在的我,絕對不會讓她再有任何傷害我的機會。如果她膽敢再傷害我,我肯定會不顧一切反擊!

心念已定,我將各種猜測拋諸腦後,決定好好過生活,其他的,等面對時再來煩惱吧!

***

很快地到了我與她約定好的週一。那天我很早就下班回家,很快就把所有日常瑣事用好,然後就開始等著八點半的到來。我嘗試看電視、洗衣服、聽音樂,卻沒有一件事情比「等待」更吸引我的注意。隨著時間越逼近tJJabPSQO4oM0HwONrTQ^RY^[email protected],我的心跳就越快,最後根本坐不住,只能在房間來回踱步。


(圖/visualhunt)

最後的最後,當我感到自己焦慮到極點時,距離約定好的八點半還有半小時。天啊…,還有半小時…。缺乏耐心的我,受不了等待帶來的心煩氣燥,決定去倒垃圾,順便呼吸一下外頭的新B4+zOMFcft-%9OZ([email protected]@#^1lIquD*tL+=Bp+1py5鮮空氣以安定心情。

我絕對、絕對不能自亂陣腳,一定要趕快在與她見面前把自己的心情穩定下來,然後再好好面對她,聽她到底要對我說些什麼。決定後,我把垃圾包一包,走下樓打開門。下一秒與站在門口的一個女)emknhc63Hwr&6%xvzX!ikuMz1Iz=g&-jzQ#1_#RB!af-!5=I9生差點撞個正著。——是她!

我沒有想到她竟然這麼早到,她也被我突然的出現嚇到。

「妳…,現在…,呃。」我結巴,低頭看了一下手錶。

本來心煩氣燥與防備的心情早已不知散去哪裡。

「我…提早來打字。」她有點怯懦,聲音小小的。

她穿著黑色長風衣,搭配黑色長靴,gH58pzHGLR_^8obWDqz(g%@BUV7i3c%J_96CPJUQ9TZ$^qil!L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全身黑衣的緣故,她看起來變消瘦了。那頭長髮已經修剪到肩膀長度,仍是清秀的黑直髮,瀏海如同第一次見面時那樣往上夾起。

「蛤?打什麼字?」我一頭霧水。

「就…打字。吼唷,我還沒打完,妳等等八點半再來啦。」她有點傲嬌,我的心開始有點軟化。

這女人,想不到我見到她,竟沒有一點覺得她很可惡的情緒;這樣平和的氛圍,讓我開始對於當初自己答應邀約FBn($s5EoPv5X8Gb=9v0byBCuX(V+_jGcAVWjS+$)0*^IeuBl^見面的決定是對的。

「那…我去倒垃圾。」我尷尬地搖了搖手上的垃圾。


(圖/visualhunt)

「嗯,去吧。」她語氣溫和,繼續低下頭對著手機打字。

倒完垃圾後,我回到她身旁。

「嗯,我剛好打完。」語畢,她把她的手機遞給我。

「嗯…?」我沒反應過來,下意識接過遞來的手機。

映入我眼簾的,是一篇長信。

--------------BmNYtjTvuVEt#r#1v+K#ZypebpvzfWXhS%l2rxTVuSPDkRa$vV------------------------------------------------------------------------------

我錯了。妳回來好嗎?

我不應該把妳對我的愛29iZciCu32P3QpL+TeGZ9sr0l6r+K#FMwk7mS6umJ+&uw=3COK視為理所當然,我不應該這樣傷害妳,我不應該把妳拒於門外,我不應該完全不尊重妳的想法,我不應該親手把妳推走。

跟妳剛認識的那段時間,我剛好因為家庭跟工作的因素買車,不過沒多久我媽H-bmKdIWS9oG1Kkoc6JBKkOM1CY2!%FPfbDW&^eZ4vbbjg7_ie就生大病,需要許多的金錢讓她開刀。

所以我其實在金錢上承受了不小壓力,但是我遇見妳了,而且我想照顧妳,所以我盡我所能滿足妳$%iUS&L&i&M%_XoeRZL1X3T)X8C14yuXyI(gusN5m3RlD=hvz7一切的物質需求。

但是最後我終於撐不下去了,我滿腦子都是錢、錢、錢。

我每天早上一張開眼就想到我又要被錢追著跑。

我好煩、真的好煩。

我是個要有麵包才會去考慮愛情的人,我可能都養不起自己了,怎麼有心情再跟妳談戀愛?

當時我只想一個人好好過生活,不要有任何的外在干擾,我只想一個人靜靜,所以我才會對妳這麼不耐煩。

我說那麼多,或許妳會覺得我說這些只是藉口,但是我說的都是odqoYa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MP_70jjMwqvlU-FHGV)7實話。所有傷害妳的事情都做了,唯一沒做的就是欺騙妳。

妳離開後,我真的很想妳。

妳回來好嗎?可以給我一個好好彌補的機會嗎?

--------------------------SpRD^SaqzZa5N%248c4C#X_+fNptdiW1rDQNW7QxN#rOOb=+&h----------------------------------------------------------

腦袋突然塞入這麼多文字,我感到頭腦恍惚沉重、無法思考。我看了站在面前的她一眼,她正一臉專注地看著我。

「…可以嗎?」然後問我。

「等等,我再看一次。」

我實在對於突如其來如此多的文字消化不及,所以我又把訊息從頭仔細地再看一次,才總算理出一點頭緒。

「所以一切都是因為錢?」我總結。


(圖/visualhunt)

「嗯。」她也很俐落地回應。

聽到她的回應,我開始不服起來。本來內心不知散去哪裡的一股氣馬上炸了開來。

「既然如此,當初為什麼妳就是硬要付錢?」

「還硬塞給我提款卡?」

「最後還硬是要旅遊把提款卡中的錢花光?」

「我最後要給妳一半的錢妳還兇我、拒絕我?」

「現在才說妳是因為錢才跟我分開,妳不覺得很好笑嗎?」

「況且,我從頭到尾有要妳養我嗎?」

「都是妳一直拚命塞錢給我,結果卻是妳缺錢煩了就把我甩掉,到底是想要怎樣?」

我一股氣當了她的面爆發開來W*Y&b5AMerJF+^*@xSFCs0sLjEnw$00BNrltWQrdeaBbIKssWy,但我還有好多話想說、想問,卻一時情緒激動,臨時也理不出一個頭緒,只得氣悶著,最終自己慢慢靜下來。

「…我沒有想要怎樣。」相較於我的劍拔弩張,她頓了一會才靜靜地回應我。

「我r!TqJ+wN^PzkLetjWGrz%[email protected]_yWei1$8005FvS*MG訊息裡面有說了,我想照顧妳,所以不管我有多缺錢,我就是想照顧妳。所以我很對不起妳,妳對我很好我都知道。」

「對不起,妳可以回來嗎?」最後,她用一種近乎乞求的語氣對著我說。


(圖/VideoBlocks)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那麼低聲下氣,_KqKV%6(GH8tAwc#Qv-k([email protected]=9YFiM自從認識她開始,她宛如女王架勢,她說往東我便不敢往西,若我有任何異議便招來她不耐的口氣。見到如今如此低聲下氣的她,讓我本來爆發的一股氣又漸漸削減了下來。而且如此高傲又自以為的她,竟然真的如鄭淇所說,向我提出復合了?我沒料到事情真的會如鄭淇所說的發展,當下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妳不要問我。」我只想躲起來,我不想面對這種失控的情況。

「沒關係,妳可以慢慢想。」她繼續溫柔地說著。老實說,我對於這樣溫柔的她很不習慣。

「不過…,所以妳現在有錢了?」我突然疑惑。

「嗯…?還是手頭緊啊。」她繼續溫柔地說著。

「那妳來跟我提復合做什麼?等等會不會復合沒多久又因為手頭緊又把我甩了?」我提出我的疑慮。

「嗯……。」而她竟然開始陷入沉思。

「所以妳的意思是,妳願意回來了?」她思考一段時間後,竟然反問我牛頭不對馬尾的問題。

「妳哪一句聽到我說我要回去?」我沒料到她會這樣反問我,差點沒昏倒。

「妳自己說會不會『復合沒多久』就因為沒錢把妳甩了啊?」她很認真地滿臉疑惑。

「……我的重點明明是妳會不會因為沒錢就再把我甩了,如果答案br_#a52UgBpMmQZrHjmFi3qnE3Rd%IQ(=(Z2Z1-upUtkHNxEWH是會,那我當然沒辦法跟妳復合啊!」我又快要失去耐心,原本削減的一股氣又慢慢升了上來。

「……,妳怎麼變那麼兇。」她好像有點嚇到。

「這就是我原來的樣子啊!」我呿嘴。

「什麼…?原本的樣子…?」她有點反應不過來。

「算了隨便啦。妳到底要不要回答我的問題?」我感到話題的重點一直被帶開,只好強硬地把話題再帶回來。

「嗯…。」她頓了一下,思考幾秒後。

「我不知道。」然後很俐落地回答。

「蛤?什麼?不知道?」我沒料到她會這樣回答,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有人提復合是這麼沒有誠意的嗎?

在這種時候不是都會甜言蜜語一番,說不管怎樣都不會再放手之類的?

「嗯,因為未來的事情我不知道。」她還補充理由。

「………妳這樣要我怎麼答應跟妳復合?我沒辦法接受。」

「嗯…,好吧,看來真的沒辦法了。」她聽聞我的回應,沉默了一下,吸了下鼻子。

「等等,妳感冒?」

我聽了她這將近三十分鐘會面吸鼻的聲音,此時才想到好像要多少關心一下。

「嗯,好像有點發燒。」她說完話,又吸了一下鼻子。

「啊?發燒?」我震驚,把她抓過來用手量了她的額頭,嗯,略燙。

「妳發燒還跑來?不會跟我延後嗎?」我有點生氣,覺得她怎麼長#I1V0s!KPBfUELdeit#Uzr=d-5hR7eHB7yTyEgnC2ZmhmG([email protected]得那麼大了還不會照顧自己?或許今晚她根本不是溫柔,是虛弱吧?

「沒關係啦,我已經知道答案了,那就這樣吧。」她語畢,準備轉身離開。

我把她抓住。

「妳把妳剛剛那封訊息寄給我,我還要好好考慮一下。」

作者:林艾比

看〈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