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她的兩團柔軟壓在我胸上,我感到與她交纏的舌也越來越饑渴。56BK%so)ba#wjM%[email protected]&7IcH-6cJ5+mAVU8(55她的右手不知何時已從我頭枕下抽出,並伸入我衣內解著內衣扣。我受不了她兩團柔軟的誘惑,雙手情不自禁放在她胸上,卻有些矜持地不知如何撫握。她似乎感受到我的索求,抬起上身,在我面前主動地脫去她的白色背心。原來她裡面沒有穿——我不及驚喜與細看,她已將我的雙手直接覆在她胸上,隨後又壓上來,親吻我的頸部。

她壓上來的同時,左腳不知不覺卡在我的兩腿中間,Erf9By2a^js)Rj77hZHN3EGeZ^&=G96fwu$kAmTvyP^%hQ!GnZ開始緩慢摩擦我與她那塊最神秘的部位。神秘部位第一次被人如此露骨地磨擦,我如雷電擊,一直緊閉著的嘴也不禁開始發出細微的呻吟。我的頸部被她的唇與舌親吻得又癢又熱,雙手撫握住的兩團柔軟卻在剎時竄入我腦海——天啊,女人的胸部怎麼揉?

由於沒料到這天會如此快來臨,我都還來不及觀看情色片學習一下,如今握在雙手中的寶物該如何是好?我感到兩耳一紅,依照目前的情勢看來,叫停好像有失氣氛[email protected]#1)[email protected]#orU8Jna)@Ja=Nt64itKuC,不如就硬著頭皮繼續下去吧?聽說這種事情是天生的,我就依照我的天性揉揉看吧?


​(圖/visualhunt)

她的熱情索求並不容許我思考太久,我大約思考0.1秒後,隨即硬著頭皮開始撫握她的柔軟。

「嗯,妳手好燙⋯⋯。」她嫵媚地用一種意圖使人酒醉的音調說著。

啊⋯⋯,真好摸,這就是女人的胸部嗎?我感覺我可以一直搓揉下去⋯⋯只要她不要喊停。

搓揉著她的兩團柔軟,一邊觀察她的反應並無任何異樣,我總算開始放心享受撫摸這兩團美麗的肉球。

「……。」但是我享受沒多久,她突然停下求愛的所有動作,低頭看著我揉胸的動作。

「妳在幹[email protected]^-39w#90JauAaSgo2#[email protected]嘛?」她笑出來。我猶如從美夢中硬被挖醒。天啊,我果然做錯了嗎?我心驚。心虛之下趕忙把手縮回。她卻握住我的手,不讓我的手離開她豐滿的胸部。

「大小姐,妳剛剛在幫我做乳癌篩檢嗎?」她笑岔了氣。

「……。」什麼!?我如此賣力又努力地搓揉,她竟然說我在幫她乳癌篩檢?天啊,我kcRco_z=60i0cC5CBKeX-qIxtt8%dBXp_Ky=e)sgIhXrio4hZ#好想要趁現在衣著還整齊,直接打開窗戶一躍而下摔死,有人第一次做愛這麼沒有氣氛的嗎?

我感到羞愧,她卻重新壓上我的身體,在我耳邊輕輕呼氣。

「可愛的小妹妹,第一次跟女生⋯⋯?」我被她若有似無的氣息搔得心癢,嘴裡隨意應和著。

「這麼可愛?我來教妳⋯。」她輕聲地在我耳邊說著,同時誘惑地舔上我的耳垂,我剎時一陣酥麻,又墮落地t27-TFK0Ru+s)[email protected]!iBfhooW_oWsNMgC0lXWYwnwX跌入美夢中。

她抬起上身,這次直接快速、不容許我思考地將我上衣脫去,內衣扣不知何時已被她解開,她將內衣隨意下拉)MpUC)(rtHp^[email protected],隨即雙手覆上我的胸。


​(圖/visualhunt)

生平第一次感到自己淪陷,我感到有些抗拒,開始阻擋她。

這卻反而激-!6(G59Wi5QG1Lr(jFUnJg8vY%*1bNpV06A0Jn8a#WBN#tUtnZ起她的佔有慾,直接往床頭櫃壓制我阻擋的雙手,那兩團柔軟直截了當地壓在我胸上,開始跟著下身的摩擦動了起來。我被她搞得全身慾火難耐,內心卻總有股揮之不去的排斥——我內心知道我根本還沒準備好。要繼續下去嗎?

她的雙乳肌膚直接與我的接觸並露骨地摩擦,我清楚地感受到她雙乳的那兩顆花蕾慢慢堅挺。下身也被她摩擦到,我感覺自己的牛仔褲已然淪陷。下腹越來越緊,口中的呻吟越來越大聲。要繼續下去嗎?我9N4fMj(@w=B$i%[email protected]慢慢坐起,並把她推離我身體。

「嗯⋯⋯?」她的聲音迷糊,是一種意亂情迷的毒藥。cfMC#44q^uNV8LD-F4IX*Zz#K6TeCQesw^cL+SWuo)t-Mi+qd!我見到她的兩顆花蕾豎立在我面前,情不自禁張嘴含了進去。

「啊⋯⋯。」這是她第一聲的呻吟,她好聽的聲音,在呻吟時竟可嬌弱得猶如少C+!2Ko+(K_+A&Yb(McG-HuI)tQrDqYku0be+Nq32wdpz_EPL$D女。我第一次感到心神蕩漾,她的花蕾在我口中綻放,她低下頭開始舔舐我的耳,並不時發出沉重的呼氣聲。要繼續下去嗎?

她又把我壓回床上,這次把我牛仔褲俐落地脫去,就在要繼續脫掉我的最後一道防線時,我反身將她壓在身下PUiw3tQcE(M6rwVBRA%stRr6!1njkQZ48C7c!WvDQ6OT1Hu#oU,一併脫去她的熱褲與內褲。

「天啊妳好急!」她突然用很清醒的口吻說。我又猶如從美夢中硬被挖醒。天⋯天啊,我又做錯什麼了嗎?

「哪有人這樣一次脫掉女生的熱褲跟內褲的。」她嬌嗔道,一邊用她一貫冰冷6WTf^R8tSL^5)!Pnt+E4)55lf!8_pWfPtDT36rObWII^byrxSr的手指輕扶在我下巴,然後送給我深深的一吻,一邊帶著我的右手,一路送到她最神秘的下體。我感受到那裏濕潤的毛髮,與熱呼呼的真正花蕾在我手中顫動著。

「啊……。」她緩緩地呻吟了一聲。

天啊⋯⋯,要繼續嗎?

「我…我不會。」我把手收回,囁嚅道。

「…沒關係,」她反過來壓住我,「我教妳…。」語畢,在我來不及抗拒前,再一次俐落地脫去我的底褲。

我最後一道防線瓦解了。她大辣辣地趴在我兩腿中間,我感到一直持續高漲的慾望,卻有更多的不確定感。

她舔了一下。那一下使我全身不住顫抖,但也感受到抗拒的精確感。

「不要…。」我總算有點清醒,阻止她再一次的舔舐。

她本以為那是做愛常見的推拖,於是又舔了第二次。

我突然哭了起來,來自一種深沉的不確定感與不安全感,「我不要……。」

她嚇了一跳,沒料到我會突然哭了起來,起來抱住了我。

「怎麼了?大小姐不舒服?」

「我說我不要嘛…。」我小聲啜泣道。

其實一直以來,我從來沒有對過外人啜泣過。-U3It$O4pbxGoAomdLEk!rXHGwO!u*c=(g16(@6&dQ&sRmN4rt啜泣對我而言太過示弱,好強的我也只有對過父母與自己啜泣過,就算對那唯一曾有過的男朋友也一樣。啜泣怕的不是示弱,是怕沒有人肯對如此示弱的我給予擁抱。

9pK*N4M*d^p^P-Z*+w([email protected]+VaiMgRwFzVYG=xU*@b0f好好好,不要不要,乖,喝水好不好?」交往至今,她好像只會用拿水給我喝來安慰我?我喝了一口水,她幫我把杯子放回桌上後,拿了一條棉被捲住我跟她。她從後面抱住我,右手枕在我頭下。

「妳…是第一次?」她從後面溫柔地問。我感到她的氣息很近,大概是直接埋在我頭髮內說話。

「嗯。」我有點不情願承認,就是那樣的不安全感壞了她的興致吧。

「嗯…,我有點意外,哈哈。」她又抱我抱得更緊了點,「以後妳想N+G*GSce^xkXmm#XC9+dGH%vxImK9oElMtXVh0Q=-2lKv!g^hp做我們再做,快睡吧,乖。」在那夜裡,我腦袋渾沌地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一下夢見與她的翻雲覆雨,一下又發現那不是夢境,是前些時候才發生的事哪。一下清醒地感覺到頭下她的右手清楚的脈博跳動,一下又思考著這發生太快的一切。

對,一切好像太快了…?我不禁想著,自己對身後這個有著美麗誘惑胴體的女人到底算什麼?

我們認識不到兩週就說愛xut98g)BzbXGPJVQstn&NKKmMH2zvxYy%Eta=yEClSje$Z2Q*N,交往第九天就做愛。這種事情太違背常理了,或者是說,太違背我的常理。我想起幾天前,與她剛交往時她那可有可無的隨意態度,幾天後突然又跑來我公司帶我來她家。這一切,不會就是為了要和我上床吧?

身後的她嗯哼一聲,竟然像是在呼應我內心的疑慮,同時本來抱在我腰上的左手,竟然也呼應似地握到我右胸上。lq$hdFlIa4_eQoWR682oKlxCfhh-B=TWPYAQ3ERHqsd!wm0UDW我的心情沉到谷底。這女人…,真的只是為了和我上床嗎?對於自己身材、臉蛋與魅力毫無自信的我,竟然有女人為此大費周章只為了與我上床,我該開心嗎?

我輕輕把她的左手拿開,然後輕巧地轉身面對她,她吸了吸鼻子,又舒緩地呼口氣,又繼續深沉的呼氣聲。我看著她光溜溜的胴體毫無保留地呈現在我面前——兩團堅挺的女性象徵,好似對著我散發出NkW-pFpXN1jFt#@lL2DAp9j4EOU)Rte#p+P%SCeKn*GK(+!dlH一股女人乳香。往下看去,充滿魅力的腰間曲線,與那有著一點小贅肉的腹部。再往下是剛剛讓我驚醒的濕潤三角地帶。

我本來想閉上眼睛讓自己再度沉沉睡去,但她的身體香味一再飄進我鼻裡。我輕輕地把雙手放在她的雙乳上,其實心裡有點暗怕她醒來的話會如何。輕輕地放了一陣子後,EX-402*vxw0iBUC([email protected]!GQ#X發現她仍在睡夢中,我開始大膽地慢慢搓揉起來。已經慢慢習慣了這女人的柔軟,我開始不那麼乳癌式篩檢的搓揉,並且開始刺激她因為熟睡而柔軟的那兩顆小花蕾。

「嗯…。」她暗暗地呻吟一聲。

我如剛剛一般含住她的右胸,左手持續侵犯她的左胸,右手則朝她最神秘的下體探去。


​(圖/visualhunt)

「…妳做什麼!」她突然驚醒。

「我要妳。」我以一種自己也想不清的堅定語氣說道。

「現在…?」她還是有點狀況外,「啊…,等……等等!」她感受到我的右手開始試探地摩擦她下體的花蕊,她終於夾緊下體,防衛[email protected]#iDa8=k!jzAEhJgr%b1U性地把我右手拿開。

「大小姐,妳有問題嗎?」她像漫畫般那樣搖晃我。

「妳是不是只想跟我做愛?」我小聲地問她。

「啊?」她有點聽不懂。

「妳是不是只想跟我做愛?」我覺得好疲憊。

「啊?」她好像還是聽不懂。

「算了。」我一股氣上來,倒頭躺回床上,以背對著她的姿勢。隔了一會,她也默默地躺回我身後。

「對⋯⋯我的確是只想跟妳做愛。」然後,她吐出這句話。

作者:林艾比

看〈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2016年年底,台灣立法院朝野黨團紛紛提出婚姻平權修法草案🌈同志權益露出曙光,社會上卻出現一波波的反同聲浪。

三對不同世代的同志伴侶,也有各自要面對的難題,相愛相守超過三十年的王天明和何祥,正經歷著疾病的考驗;Jovi為了女兒的權益,和新伴侶Mindy把多數時間都投入在爭取婚姻平權的運動中;阿古從澳門跨海來台,和男友信奇共同生活,創業的困境、向父母出櫃的壓力都考驗著他們的感情…

🎥《同愛一家》電影傳送門👉bit.ly/2WQeN4Z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