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兩個人在一起後,才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這個道理妳懂我懂大家都懂,但是那時的我剛完成心中的美夢──兩個長髮飄逸的女人,共用一個衣櫥、分享彼此的衣物、彩妝、指甲油及香水等——天啊,這是多麼佈滿彩虹泡泡的場景!一思及此,A*pfhk([email protected]=SUyxA)x*KxIPH#M一向冷靜自持的我,也忍不住全身輕飄飄地猶如漫步在雲端上。

「喂,拿水給我喝,我好渴!」她命令的聲音倏地傳來,我瞬間從雲端[email protected](EJ2rCdtPgozW!Khrw=jHPw%vJ4t6l4qzn+0zFh掉落到人間,只見她老大姐僅著坦克背心一件與超短熱褲一條,大辣辣地躺在我床上看著電視。


(圖/visualhunt)

這女人…,竟然用這種語氣對我說話,難道是把我當成女傭不成?我臭著臉拿起桌上的水杯,走向床邊要她來拿。想不到她大姐竟然爬到床邊,緊接著撲到我懷裡。「餵我!」然後又來一句命令。……看來,我不僅是女傭,還是保姆。餵著她喝水,看著她那猶如小女孩般任性的樣子,不禁想起我們剛開始交往的模樣。她是怪人星座,許多想法auQPo7sVvEis&ONwnim--B8(=fpQ-gt!w9hzW^QES#MmQnfmn9跟做法都跟一般人很不一樣,這點我在交往前就領教到不少,想不到交往後簡直是變本加厲。

跟她抱抱完告白後,她的態度明顯冷卻不少——她不再突襲到我公司門口等我下班,也不再那麼愛傳簡訊給我。但相反的是,彼時的我剛做了一個充滿粉紅泡泡的夢。所以情況演變成我很愛傳簡訊給她,也很愛打電話給她;而她卻總是態度冷淡,簡訊總回呵呵在忙先洗澡,打電話過去,總是說在看電視,偶爾才應和我一兩句。與交往前的我們相比,簡直角色互換個性錯亂。不消多久,我已經被iq1WGuWuisSdzFXKgF_D(mNGWjuPHBN5oE!AuZDN4OjTOPcw5)一桶接著一桶的冷水澆熄了滿腔熱情。

「喂。」有一次我打電話給她時,我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幹嘛?」她的語氣聽來煞是愜意,想來她又是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看電視。

「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有鑑於我們的樣子完全不像是熱戀情侶,我終於鼓起勇氣問。若是她回答是情侶,那我會比較安心點;若是她竟然回答是朋友,那我真的也認了。畢竟當時我們的[email protected]@)ABf-eD#[email protected])(yZlB7J5SuYd-相處情形,真的比較像是不熟的朋友。

「喔。」她依然不改愜意的語氣,好像在回答一個簡單到不行的問題,「妳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啊。」

這……這哪招?我不禁怒火中燒。「妳說這話什麼意思?」

「妳覺得是什麼意思就是什麼意思。」她又態度愜意地回我話,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我語氣中所含的憤怒。

「好吧,那我看我想太多了,我們是朋友。」感到自己的憤怒對方完全不當一回事,我幾近絕望地說。

「喔,好啊。」想不到她竟然還是口氣無所謂地說。在那當下我差點哭出來,於是一)$B5Y0)zNi_lS4#qhn&fX7y^b%Cmd&0HHmYm+Hydvtq8zWjl80句再見都沒說,倔強地把電話用力切斷了。

什麼啊。原來一切又是我自作多情了。原來到頭來,都只有我以為我們兩個在一起了啊。我感到最可悲的莫過於此,怎麼連都抱抱說好要在一起了,這樣也不算在一起?過後兩天我都不再與她有任何聯繫,整個人呈現獨自默默療傷的狀態。對於工作變得十分嚴苛,對他人的態度也十分刁鑽。想不到,我還是以前那個容易被感情支配生活ZWM$(nQ9!KRrVv#[email protected]!cRLfI4cv!qH&xsrCjNm9的人,想來真是令人沮喪。

下班後,在我開車出公司門第一秒,我就看見她的CR-V。我不想見到這個人,於是假0rpxtEt0I5%=NFONlRFXySv6&dSeo)c26qcbJ2uKi1t1G9Q8L+裝沒看見她,油門一踩,快速往我住處開去。而想當然爾,她老大姐當然也跟著開來我家。在我下車準備無視她直接進家門時,她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


​(圖/visualhunt)

「幹嘛?」我翻白眼。

「妳才幹嘛?」她也沒好氣,但嘴巴帶著一點嘲弄的笑容。

「是妳先幹嘛的。」我嘟嘴。想不到我不知不覺間也會嘟嘴了。

「我幹嘛了?」她被我逗笑。

「是妳說我們是朋友的。」我笑不出來,但是心情明顯脫離失戀的氛圍。

「這是妳說的吧。」她還是那副戲謔式的笑容。

「算了,隨便妳啦。」我賭氣,準備繞過她。

就在繞過她身旁時,她抓緊時機一把抓住我的手,我的心tUwkxt9G60v_MuE5^WkNL0ziM1-kHt9l-vH(o4g6uJ=6wu+9fu跳又漏跳一拍。距離交往前那次逛夜市的一小段牽手,這是我們交往後第一次的牽手。她的手,還是讓我小鹿亂撞啊……。

「放開。」我小力地想要掙脫,以表達心中其實已所剩無幾的不滿。

「來我家就放開。」她語氣強硬。

「……我幹嘛去妳家?」她突然蹦出去她家的提議,我有點反應不過來。

「來就對了啦,問那麼多。」她開始有點不耐煩了。

「不是朋友而已嗎?去妳家幹嘛?」我持續反諷。

「……。」她的臉色開始有點慢慢鐵青起來。所以我還是乖乖上了車。唉,看來我註定被她吃定了啊。

「欸。」在車上。交往後,我終於可以正大光明地看她的側臉了。

「嗯哼?」她的心情好像又慢慢恢復起來。

「所以我們現在是…朋友?情人?」我不死心,l--s&q2rK#%brLDKy^HZ=mPnw+nxz)$qurVu$Hkn#8ygKu72Kp這怪女人,會不會到最後又說我們只是朋友啊?我還是要認真問一下比較保險。

「……,妳再問,我們就真的當朋友就好。」她的臉色又慢慢沉下來。

「所以到底是什麼嘛!」我不死心,下定決心要盧到底。

「情侶情侶啦!天啊妳好盧!」她低吼一聲。

我自此閉嘴,但嘴角終於帶著滿足的笑容。我等了二十三年,終於、終於、終於sXxgd%5e8tqKnm3%[email protected](zwVqOf0fArai4rPgp)fb6,有女人認定我是情人,我終於不是在自作多情了。到了她家,一打開門,屬於女生房間會有的一股香氣竄入鼻內。整間房間大抵上可稱整潔,尤其書桌上還擺放著幾本書,讓我對她的好感度大為提升。其實到此時,我們認識還不過兩週,可以說不是太熟悉彼此,僅能依靠這些小事物試著了解這個女人。

「要喝點什麼嗎?」她一邊說著,一邊已經從冰箱拿出兩罐啤酒——她真的不是酒鬼?


​(圖/visualhunt)

「啊,對,妳是老人,喝白開水就好,哈哈哈。」語畢,她又倒了一杯水給我。

我感到有點被刺激到,於是拿起啤酒賭氣地說,「我要喝這個。」

「咦?妳確定?」她對我賭氣的舉動有點嚇到,「我看妳喝水就好啦。」

我不想管她,打開啤酒罐,仰頭喝了三口。不喝還好,喝了差點吐出來。啤酒真的有夠難喝,就算是水1$-EPRvXLOOw_0-RJx9Qok%[email protected]&W_oLhNsXRkVv8Qu7bHnqM蜜桃啤酒,還是苦澀地不像話。到底為什麼那麼多人愛喝酒?自個找罪受?而且果不其然,不出一分鐘,我的臉又通紅了。

「天啊,妳又發作了啦!」她看起來相當驚慌,趕忙把水遞到我面前,「快喝水!」

我則是很淡定地喝下整杯水後,頭實在暈得不像話,也沒問她就直接躺到她床上。天啊z6iz0Km^M#z%&^!hb#2)*5s(mA(as5pjq6rwf5UYN5Hz(S)DGT,我自己都還沒洗澡,全身上班裝扮就躺到她床上。但是我的頭實在太暈了。

「不好意思,借我躺一下,我等等就回家。」我虛弱地講出這句話,不久就陷入深沉的睡眠中。當我再醒來時,是驚醒的。我張開眼,不曉得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因為房間已是全黑。但即便在黑暗中,我仍然可以利用她房間透入的微弱路燈看到她——她正躺在我身旁,面對著我,有一小段距離。我fhan6kmHx)OzXUtv$_HKk#6mwvjbGLiAL0%Xt7OWxwJKT%AGUY用手輕輕戳了她。

「……嗯?妳醒了?」她的話語黏在一起,想必是熟睡有一段時間。

「嗯,現在幾點了?」我輕輕問她,不想她為了我清醒過來。

「三點多吧。(AOo7!Sc4=9I_5VKW3Y#MadaDLuprcI0_EX%$cAj#S9GtK3dfA」我愣住。什…什麼?三點多?我醉倒時不是才七點多?竟然…,我竟然把這裡當自己家睡了啊……。一向會認床的我,竟然睡在她的床上還可以如此舒適,我到底是怎麼了啊?一切都亂調了啊!

「妳就[email protected])pFx5qdzI&xkyo#tg6t4PPXTwsuQ#r0_4P531T繼續睡吧,明天再早點載妳回妳家。」她有點清醒了,抬起頭來看著我,猶豫了一下,這才順了順我頭髮。我被她的舉動嚇到,但隨即而來的,是被照顧的心安。

「嗯,好。」一向愛唱反調的我,竟然在那時第一次心甘情願地聽她的話。

「嗯,乖,睡吧。」她重新調整好自己的睡姿,以面對我的姿勢躺好。

我暗暗地深呼吸兩口氣後,鼓起勇氣把她的右手臂輕輕捏過來。

「……?」她頭微微抬起。

我把她的右手臂枕在我頭下。

「晚安。」我對著她輕聲柔道。語畢眼睛即閉上準備睡覺。

沒多久,兩片柔軟的觸ThGf)uO_sl(E3U9ZRdBg=8%wPb%f^h*AEzmt8jgxSo=XglbvMg感貼到我唇上。我有點反應不過來,打開眼睛確認,才知道原來那兩片柔軟是她的雙唇。想不到,女人的嘴唇真的好柔軟。而且,僅僅是嘴唇貼在一起,就足以讓我心動到世界在翻騰。原來,跟女人接吻就是這種感覺啊……。我想起以前跟男人接吻的感覺,就是在進行一項動作而已,並沒有特別的心動感。想不到接吻這種事情竟然可以讓我整個頭混亂到轟轟叫。她的嘴唇微微張開,趁著我的嘴唇也隨之張開時,柔滑的舌頭也竄了進來,當下的我早已不知何謂理智,舌頭與之交纏在一起。她也不知道何時壓了上來,胸前的兩團柔軟緊密地貼在我胸上。我感到不由自主地全身燥熱起來。

作者:林艾比

看〈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ORM生殖醫學中心致力於提供頂尖的輔助生殖,包括女同志伴侶的人工子宮受精或體外受精,提供同志家庭多種聲與選擇,報名講座由此去。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