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其實一直以來沒敢奢望會有女人愛上我。

女性化的外貌其實在同志圈很吃虧,因為不僅一直吸引不是目標的男性追求,就算想跟T交朋友,不管怎樣死去活來的暗示,T都還是會以為OQ$N02T%E+O1Zt_hNnC!%lFP4imRRph=15j2!nU8LmKm$C3^jW我是異女,有時都明示我是圈內人了,疑心病重的T竟然嬌羞地跟我說她愛男人……(再假啊!)

認T做朋友都這麼困難了,就甭論跟同為女性化的女人交往有多困難。

其實自從高中時期認知到自己喜愛同性後,到研究所!Tqr!ZVs0LEhp6CX!mAd79I)6j3uqk1TQIrmH)w4u(L5P9$nox畢業至今4年,算一算竟然也快步入以前覺得遙不可及的30大關。 

一直以來都堅持走自己的路,很辛苦,但這是一種對得起自己的堅持。 

期間也曾想過就利用自己的外型跟男生在一SMMQr+*sUeQRPg7#nl+_0mzbNK)ZFY(wVe=+8Q2o2orbW&r-tp起看看好了,但無奈,跟男生走在一起,眼神總是會不經意落在路過的漂亮女孩身上,明白自己期待牽著的,不是手裡這雙粗大的手,而是柔軟跟我一樣小巧的手。

雖說有這樣的堅持,但無奈一直以來,總處在單戀的位置,愛上的女性化女人,往往都是不折不扣的異女,所以單戀每每以堅定的友誼收場Riv#+QhHRR^Lii=mq2sy^*EId$$ze&mF$jnwwosw-TK$wLp_ab。 

相信有許多人會說,友誼才是一輩子,但友誼在許多時候仍然比不上情人。友誼是心靈上的陪伴與支柱,但情人卻是心頭上的一塊肉。一(u=Cz5_h9nItWk&eyE(%U#[email protected]_^*fa%@[email protected]&Dh旦割捨,便足以撕裂自己的心頭,痛苦不已。 

而本人雷達太弱,在那段單戀的日子裡,竟然從來沒有認出婆過,因此單戀摔得我滿身傷,也讓我對於跟女性化女人在一起的完美願景,已3IrU2UJ97hSt2T##i+(i3RE=HJS&x8NH6DiokLOrfEMI8Zd*iU到了不敢奢望的地步。

會遇到「她」,一切都是衝動 + 意懶 + 不得不的情況下促成。

單調乏味的上班族生活,使一向在網路上潛水的我,急迫地想在PTTfY#lsaYoyzBM_6a9-AtEji1&Ia$f(k^uIPT2DT8+BvRIkh-4Wt Lesbian板上找尋圈內人一同吃個飯。 


(圖/blog.timshan)

條件不限,只要是圈內人,陪我吃吃飯聊個天便好,ys&Ih9CV2h)[email protected]$c%(y(*qGlGN-kG54lyALBh^*lC讓我浮出水面深呼吸一下,即使一秒的換氣,也可以換來更長久時間的潛水。 

衝動之下按了發表文章,文章內容十分簡潔,對於自身的條件MsLM(30FnFaDIyC17j83!Mdo!l4QGECP+8VbSTI6TaXrT9gEaJ僅述明年齡層,對於對方的條件亦同,只限定要同為女性的圈內人。 

文章一發,因為內容並無吸引人的真相、外表描述或興趣等,因此反應如我預期般,一個禮拜內竟無qY#IVs-Sh8=YoJFjL3BKAW2uZu$T_Wpy7&IO1nZFq!-GS2x-3t任何回信寄來,也恰好澆熄身為牡羊的滿腹熱血。澆熄熱血後,我便認命地繼續潛水在這異性戀當道的社會中。 

或許,最後還是要找個男人嫁了吧。我心想。

一個禮拜後,「她」回信了。

信裡邀請我,要我想吃飯時約她,信裡內容一樣簡潔,只述明自己是女性,然後年齡層KSYMxva-Opz8re_)[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1!nx^df3vQwTDp=^T(eggd與我一樣。簡潔的內容使我意興闌珊,虛應故事一般回信,便也沒將這信放在心上。

「呵呵…十分謝謝你的回信,下次會約妳:)」   

hi62F+0LJQB0uh(&n1-cNoFn)Zbm0)[email protected]失去熱情如我,回信也回得意興闌珊又簡短,此時的自己經過一個禮拜的冷靜,剎時不知自己當初從何而來的衝動,竟然願意承受與陌生人聊天可能冷場的風險,並且在晚餐耗上至少一小時;光是想像就足以痛苦得倒盡胃口,如何吃得下飯呢。

我看日子還是照舊過下去吧。無緣的妳,就這樣吧。 

我很壞地笑笑,把當yqko5=X4R1S&16pM#sghP4*Tx^vIui!mK4IX2G9MXhMcnN+_yv初憑著一股衝動發表的文章一鍵刪除,然後繼續躲回自己的舒適窩,過著起床上班下班吃飯睡覺的日子。而那封看了毫無邀約誠意的回信,想必也讓她澆了滿頭冷水,再也沒有回信過來。

規律的生活又這樣過了一週,這天想起太久沒有上PTT(人老了,PTT也不再是每日必備的精神食糧),登入帳號後,又收到一封來信,點開來,是她。

「大小姐原來都不吃晚餐啊…,等妳約等了一個禮拜,想必妳很瘦喔^0^」

這…什麼跟什麼啊? 

怎麼可以有人這麼忝不知恥,不是都說會再約她嗎? 

雖然本小姐本來就沒打算要約她,但這樣寄信來要約也太圈叉了吧? 

這是強迫中獎嗎?而且那個^0^是怎麼一回事?真幼稚! 

電腦這端的我翻白眼差點翻到頭頂去,但是基於一切的源頭始於我,我還是回了一封很多謊話的信以表禮貌。

「>//////<  真是不9jdzV!GLKVcG7i$EN0eip0Ccl0J4b&l$1c99%2O_k-3%2sf0xx好意思,最近公司很忙,下班都太晚了,所以才沒約妳,sorry啊」

基於人類本能的好奇心,回完信後,去查詢了她的帳號資料。 

嗯…,狀態看信中,嗯嗯…,很好很好,這rq81iKE$OKkNxVhks8ctdyZ#$3OXmI5jiJ=7llxM0EqVklWQW!樣總該打退堂鼓了吧,每次我都說公司很忙,這樣就不用吃晚餐了吧哼哈哈哈。 

正當我正得意找到完美藉口時,她的狀態變為寫信中,我的臉一沉。

果不其然,沒多久,信件又來了。

「呵…,看來妳太忙了,那這樣只好約週末囉。」

什麼?!這個人真的也xr#lB_*[email protected]*=dTbca7UlF!Pd#w+snt!f3r4kElTJdstwKh太無恥了,平常日約不成,竟然肖想我的週末?  不過沒關係,本小姐什麼沒有,有的是在公家體系學到的踢皮球技能。 

「呵…,可是我週末都不在台南耶。下次我再約妳好了^_^」 

不知道是不是6GSBEl&VJ7mkSWwyHl(vPgR(ssVPI924#AxiFz&D1i1CWwA7ZZ我的踢皮球技能太高超使對方啞口無言?還是對方不爽明明是我發文章要人陪吃飯,最後給人裝笑為?總之後來信件往返又斷了。

又這樣過了兩週。

這天我又想起來要上PTT,一如往常又登入PTT,沒有任何新信件的通知;此時自己竟有些許失落,不知道怎麼會在心底暗暗期待她會寄怎樣的信給我。一如往常進入Lesbian板,無所謂地fNrc7k=^[email protected])vjpeKa+hxd-JYJti&gdppj!zxze7SwOcbTJ快速翻看這兩週的文章,突然一個熟悉的ID映入眼簾。

是她。

該篇文章一週前發表,內容在找尋板友陪她去看電影,邀約的內容如我當初發表邀約的文章一樣乏善可陳,內容只述明自己的年齡層,然後想看的電影片Uv^5kix7NQ=WrrS+YKp#kHpMS7mvOOJNi=Sg3=sdLTvBrJFVIy名,對於對方的要求甚至連提都沒提。 

這可有趣了,我有點疑惑她會接到多少封回信,加上先前我的態[email protected]%Eb+4wEyib!w*5Cas1gPiSt*NrZZeC度並不十分和善,或許此時寄信給她問候一下也好。 

打定主意後,回信問她最近過得好嗎?

「呵,不太好,因為沒人要陪我去看電影。」她一如往常很快回信。 


(圖/visualhunt)

我看了莞爾_((%&=v6=alCBo303$CcmB!5qkKiKsnis-LN11HW4dOZZT-%p!一笑,當然啊,這種無趣的文章我看了一點也不想回信,對於原先自己的邀約文章只有一封回信的處境有些釋懷。 

「大小姐陪我去看好嗎?最近還忙?」 

正當我在竊笑時,她的信件又寄來了。 

我的心底不知為何升起一股熱流,那熱流告訴著我,想看看這個同樣無趣的人長什麼樣子。 

我趁著熱流尚未退卻,再次憑著一股衝動按下回信鍵。

「好啊。」我回了兩個字就馬上送出,不給自己又猶豫退縮的時間。

 ***

這天是跟她見面的日子。  同時也是我第一次與網友見面的日子。

因為太緊張了,導致我提早半小時就到約定地等她。 

同時也因為太緊張了,導致停車時不小心卡到路旁坐在機車上玩手機的女生,我趕忙說抱歉,女孩表情還是有點不爽,我在車上小[email protected]#xGNoe^jWUM%A2=Qj33jQh+fAtbX67hoo!9&7tgY&xRTRo聲咒罵那女生。

在車上等待的時間,我一邊想著等等她出現時我要怎麼說第一句話? 

一邊想著她會長什麼樣子? 

我們像是說好般,確定要見面後,誰也沒跟誰要真相,只交換了手機號碼。 

一邊整理自己的儀容,一邊補一下妝,再整理自己的長髮。 

然後抬起手看了看手錶,還有十分鐘。

在車上握著方向盤的我,突然覺得此時的自己太衝動。 

我到底為何會在這邊呢? 

一直以來,就算本身的天性就是衝動,但衝動之餘還是會讓自rUSeg0&YcG4WATg6&EFP-OplkW6(fI$dGrSBlSUt62-6hQf1=e己待在理性的範圍內。我只容許小衝動,凡是讓我偏離軌道的大衝動,我一率敬謝不敏。

那麼所以,我現在在這邊做什麼?

一直以來,對於網路的虛無世界總是投以不信任的眼光,對於網路的紛紛擾擾,^oBh8d0S99SK*[email protected]*f-+5v*SxbI5f=s1aPF_gD我總是習慣冷眼沉默地看待,消極,卻也是在保護自己。 

網路的一切都是如此不真實,在今天以前,網路的世界僅是我眼中的條條文字。

那麼所以,我現在在這邊做什麼?

我手裡握著方向盤,想著乾脆離開好了。 

只要我踩下油門,我又可以返回理性的界線裡,只要一個動作就可以了。 

就在此時,手機響了起來。

是她。

我猶豫了五秒,最終接起電話。 


(圖/visualhunt)

「不好意思,我提早到了,請問妳到了嗎?」話筒傳來她的聲音。 

她的聲音細細的,很是好聽,不似我的聲音,總是低沉。 

「嗯...我也到了呢。」下意識清清喉嚨,既然來了,就見面再說吧。 

緊握著方向盤的雙手緩緩鬆開了來。 

「那妳在哪裡?」她問。 

「噢,我在車上,妳在哪裡?我去找妳好了。」 

「喔...R^NPH%p4cc7p!x=R5)0)%wG2*rZWE%1_-8jFTnYI6gyESLLT^+,也好,我在停機車這邊,身後停著一台爛FIT。然後我穿紅色T-SHIRT,牛仔褲,長髮這樣。」 

我坐在我自己的FIT車上,看著車外方才被我卡到的不爽女孩,正滔滔不絕地講著電話。 

不會吧,不要這麼巧吧!我內心暗自心驚。

我見著車外女孩的確穿著紅色T-SHIRT,牛仔褲,長髮[email protected]!!8ui#-*9jVs1Ia38cvpU%+*#L+qpVynzEu0o%-ejv,同時嘴上叼根菸,長髮挑染著火紅,邊講電話雙腳不忘抖啊抖。我見到她腳上的一雙converse。 


​(圖/visualhunt)

「呃,妳該不會穿converse吧。」我問。 

「是啊!妳看到我了?」話筒傳來驚喜。 

「是啊,我想我看到妳了,我就在妳身後的車上,哈。」 

語畢,不等對方回[email protected]@Fo9N*RemUxaag9mK7-BE+K$6rCw3=y-應,率性地切斷電話,打開車門下車,直接隔著車身,對著仍坐在機車上的紅衣女孩,故作開朗地打了招呼。

作者:林艾比

16歲的卡麥蓉,從小父母在車禍中雙亡,在她心中造成揮之不去的陰影,並讓叛逆獨行。當在高中畢業舞會被抓到與女同學親熱後,她被有狂熱宗教傾向的嬸嬸,強迫送入性向改造夏令營「掰直」。在這荒謬的營中生活,她結識了許多天涯淪落人,最後決定坦然面對真我,找到心方向……

30秒註冊,馬上看《她的錯誤教育》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