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趴在儀平的身K-4xE$yZVWvH(njc9#EYiVwz96#9k-o7IH1RIIi8GIwjDiiyxh上喘到不行,兩個人累得不成人形,然後緩緩地睡去。之後的日子,日復一日的激情,甚麼樣的姿勢、甚麼樣氣味、叫聲我都記得,甚至唾液的味道也慢慢跟著改變──始終會是別人的。

你呼吸的聲音

你心跳的沉重

你叫聲的放蕩

全破碎在那一聲巨響的門後

我不想 不想把這些記憶留在這裡

房子 只是房子

陽光照射之後不需要看見妳手上的汗毛

蓋上被子之後不需要妳的體溫交纏

這個房子 房子

廚房的牆上不需要掛著妳粉色的護手套

廁所的鐵架上不需要晾著妳的沐浴巾

純粹的 如果我愛妳的靈魂

乾淨的 如同妳愛她的乾脆

--

分手前,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的意外的嘗試。

儀平畢業後順利找到工作,我們一起在外租房子,平時沒想過外宿旅店,本來討論著周末怎麼安排,到最後放假期間喬mc-^=4k)8+^0V5V#g!m&4UK%qsMb&f(WBfKkA_kADF-_B5N)Jm不攏,心想不如來個旅館的晚上約會,色慾重的儀平馬上就覺得這是好主意,便開始上網搜尋。

「房間讓妳挑吧,我沒意見。」

「恩。」

我轉身開始找文章,關鍵字:奇怪 做愛,儀平不知道我拿著手機在查詢什麼,猜我只是在玩最近迷上的手遊。過了一會兒,她拍拍我肩膀,螢幕上凌亂著好多視窗,我一個一個瀏覽,扣除紅色、紫色系列,$vfVul+y_zFTmZKduuYP_$*jQNlkPvh(F5m0IYWzuv89Epd2*B還有太多奇奇怪怪的設施,唯獨剩下一間乾淨俐落的房間款式。


​(圖/visualhunt)

「這間吧。」

「這間很乾淨。」

「我看的出來。」

「恩…...。」

「怎麼了嗎?」

「沒有。」

「我覺得乾淨很好,這裡吧!」

儀平顯露出失望的表情,畢竟特地要出一趟門,我卻選了一家看起來[email protected]!MLBNZLy&*u5PzGyrM-Me4f^z160-ooL8mh4BKT&KB很平庸,淡木色的裝置配上白色床單的房間,但我打賭至少這一家在Agoda上評價會超過4.5分以上。儘管儀平有些小失落了,但一點也不影響她期待明天到來的心情。

「妳準時下班嗎?」

「應該會,我在等剛剛提上去的報告會不會被馬上修正。」

「好,那妳確定的時候跟我說。」

「好。」


​(圖/visualhunt)

時間下午5點40分,距離下班還有二十分鐘,我的視窗顯示未讀一則,儀平說O8LfqAc*[email protected]*n0Rm&hjTiE0xXFLCnQCyG=#oHm$Yg^她的老闆先下班了,很好,今天可準時下班了。我們約好了在士林買些東西到旅館吃,儀平難得自願搭捷運前往,好讓我先開車到士林找停車位。儀平到站之後一下就看到我,主動勾起我的手顯示心情相當愉快,我們稍微逛了一下夜市,買了章魚小丸子、水煎包還有柳橙檸檬就準備折返車上,出發到旅店。

旅店其實不遠,但開車的話大約還需要20分鐘,至少在食物都還沒有完全冷卻以前,我們能夠抵達目的。旅店和我想像的差不多,進去前有服務人員直接在入口處確認好訂房資訊與付款,這好像[email protected]!MHcjW6_4j0$_dE-=EOf=EWbBW)q)F&120NF(Dpf電視上被抓到的名人新聞畫面,然後在緩緩地駛入對號車庫,樓上便是房間。

「妳幹嘛一直微笑?」

儀平笑而不答,反正這也不是個需要回答的問題。房間的味道乾淨,冷氣溫度剛剛好,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往廁所裡去,很舒適,洗手台沒有一滴水漬,順勢上了一下廁所。「鐵架的位置剛剛好、有活動式浴簾、馬桶的位置…...。」,自己在廁所喃喃自語地z8Dex6dhdHc+cRTs-l8zEzJ+BQ8ddYpLeKVK-)zDZsRZ%kW-a*起來,實則仔細場勘中。

「我先吃囉!」這大概是儀平交往兩年多以來,少數幾次提高音量說話,我隨意應了一聲,肚子不是太餓。Friday Night步調特別慢,儀平看著我,表情就是了無新意,她心裡一定覺[email protected]%0#rE9zV9Dev*eS$xa$e2IXl4H4l得我沒準備些什麼。吃著吃著,儀平好像開始放空了,平時用餐的我們也不太對話,都是一邊看著手機或電視,一邊吃著東西,如果遇上對方心情不好,就帶著對方去喜歡的地方或是買對方喜歡吃的東西,不愉快就能煙消雲散,不會特別去討論,我們都認為那樣只是加深情緒,即使發洩了也只是當下,轉移注意力應該比較管用。而儀平特別喜歡小貓,小貓的一切事物,當然不包含貓食,逛逛寵物店都能讓心情變好。

「我想做愛了。」

儀平開心點了頭,一起跑去洗uN^[email protected]%=w8c&6hbyA-Yz033ss3d!0Do#[email protected]%CQPX澡,走進浴室前我將冷氣溫度調高了兩度,看著她自顧自的洗澡還微微脹紅的臉頰,雙手忍不住在她身上游移,但遊戲還沒開始,我得控制住情緒乖乖地先洗好澡。一下子兩人都好了,圍了浴巾衣服也不需要穿,我讓儀平坐在桌子上,將她的腿打開站到雙腿間,還以為肚子上的水是儀平沒擦乾身上的水滴,順手想用手抹去,才發現那是她的淫水,我笑了笑,儀平這時雙手往後攤,準備好了讓身體享受,我開始吸吮她的胸部,親吻她飄著淡淡香味又細嫩的腰間,激情的醞釀在這一來一往之間。

「想要了嗎?」

「恩。」

「我們去浴室。」


​(圖/visualhunt)

儀平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比她先走進了浴室,用地上的小毛巾將地上擦乾,轉身洗了手又走出浴室,在背包拿出了繩子還有軍藍色的小手帕。儀平走進浴室之後,坐在馬桶上看我一個人走來走去,沒打sfZ!mIM#[email protected]%!lhIS7g#[email protected]^^wL=u算問我在做什麼,是的,儀平很喜歡驚喜。

「妳在尿尿嗎?」

「沒有,只是坐著。」

「喔。」

有時儀平會做出很突然的事+lMABpb6DB_qIQDo+fThDomFM!Y%+btoh+bN0!e9mdIPH!PnHh,像曬衣服曬到一半會突然走去廚房切蘋果,但衣服還沒曬完、看電影看到一半想剪指甲等等,所以看見她坐在那安安靜靜,不免懷疑她是不是在上廁所。

我走進浴室將浴簾拆下,一邊命令她「去用手帕把自己眼睛遮起來」,這個前置作業讓我花了些時間整頓了環境,我d5LG1NUQsogrjQoHKpY6bp_Hxmo=UQW(NVB*fhL&b5-fV!Wz0M必須把一些簡單的準備事項讓儀平自己完成。拆得差不多時,儀平的遮眼布也綁得差不多了,就叫她原地站起來,並用繩子把她的手綁在放置衣服的鐵架上,但必須留下一些長度,綁好之後繩子垂落下來,好像有點詭異。接著,浴簾的桿撐回牆上,穿過儀平的雙腿間,高度直接頂在儀平的陰部。儀平和我的性愛默契很好,無論做什麼事情,她會順著我的意思並相信我、期待我。

「這樣妳可以嗎?」

「那是什麼?」

「桿子。」

我站著端看了她一下,眼前的儀平很性感,雖然蒙住雙眼、綁[email protected]%J8!ZHWox7N8著雙手,但臉頰邊帶著笑臉,腿不時的微微互換交錯,這是我沒有看過的畫面與感受,這是來自一篇人體壽司的性愛動漫學來的。


​(圖/visualhunt)

看沒多久,我忍不住上前深深地親吻了她,內心的激動在我毫無表情的外表下隱藏的很好,讓她感覺只是從容的貼了上去,且不長時間停留在她的嘴唇上。我用手指慢慢地劃過她的身體,環c*xcynNZe9LI_PxlM_1*8&tNXYH9FA%O6u4sX0QS#RFdCF_+82繞著儀平慢慢的走了一圈,從背溝的線條,一直畫到屁股、會陰,食指無意見又沾上了儀平的淫水。

「我調一下桿子。」

「恩…...。」

我將桿子又往上提了兩三公分吧,儀平被迫只好微微踮起腳尖。

「你往前走。」

儀平因為矇起雙眼沒安全nK70tjiDn^aFudpfbPNgL$VM%7m+y6T#pjbUe7ZT=JP%PH0uII感,走起來路有些遲疑,緩緩的移動著。我站在她前方,看著她的陰部摩擦著桿子,留下一些反光的水痕。

「感覺如何?」

「很敏感。」

「會不舒服嗎?」

「不會。」

還是要確定儀平的感受,不過我們之間的性愛自從知道她的喜好,也沒理由假裝。走著走著,儀平剛好要碰上了桿子的調整鬆緊的關節處,她停止jiPDzNZALa*Qe)_I1v!7dED&AWWBltZBr!FG%[email protected]=ACtE5Wi了一下,試圖把腳踮得更高的走過去,我像壞人管家一樣,在旁邊靜靜的看著她的表現,大概是兩大步寬的浴室,儀平花了些時間才從一端走到另一端。

「來,我扶你,你轉身繼續走,但這次要走快一點。」

儀平又像乖孩子一樣的走了一次,這次確實有進步了一些,我又再次重複剛剛的命令。

「你已經快把桿子都塗濕了你知道嗎?」

「恩......。」

「為什麼?」

「因為很舒服。」

我低頭往儀c2FI)s+U2Yj7Z9XrkSNF*fv_r3ALIav35_ap^ru=1Vl&(lPqLU平的陰部探去,她的陰唇上些微的紅腫,應該是因為來回摩擦的關係,但我發現每每走到桿子的關節處,儀平已經沒有踮起腳走過去。

「為什麼沒有踮起來?」

「因為…這樣比較舒服。」

看穿儀平的慾望有種快感,我讓她先暫停,再將桿子提到她陰部的高度極限。

「恩…。」

「可以嗎?」

「可以。」

「好,走慢一點。」

桿子表面平滑,比我想像中的效果好很多,沾上了儀平的淫水之後變得更滑,摩擦起WsCF47*a&88quM6roy(5&6Gd3%6m*d_n)18(qe$ie-Z!DISwy%來也更舒服。走得過程中,儀平不自覺的停下幾次,使了一點力磨擦桿子,每磨一次,我都會發出低沉警告音「恩」,要她繼續行走,但儀平忍不住快感,停下的次數慢慢增加,特別是桿子的關節處,更賣力的扭動身體來回摩擦自己的陰蒂。看到這個景象,我小心翼翼靠近她,用舌尖舔了儀平的奶頭,她嚇了一跳叫出聲,但下半身仍持續扭動,我感受到她身體的激動卻被繩子給強制著,看著這浪蕩的畫面,不禁上前擁吻她,手指直接往下揉著陰蒂,儀平第一次沒有顧忌大聲叫了出來,也高潮了,她被綁著又抵著潤滑的桿子抽動著高潮,我緊緊的抱著她。

「好…....。」

「嗯?」儀平說的太小聲我聽不清楚。

「好爽…...。」

下一秒我笑了,儀平是打從心裡在說出身體的感受,接著我一手抱著她,一手將桿子放下,開了熱水要讓儀平暖暖身子,儀平被我抱在懷裡不想起來,我們兩個就這qV_-GA4Oc90v4YsJ%_^wvIy=jA#7%3MOU(HruFBg5L%m&lrzKl樣裸著身子一起在蓮蓬頭底下,沖了好久好久的熱水,一點也不想離開。

爾後,變回朋友的日子,她曾跟我說過忘不了與我做愛的滋味,即使她現在心裡愛著某一個ES-6kr$-w*JS_=oWj+adVu9rK^QX8cYaeqo=2Be&Rr&JN(YY(r人,但身體卻誠實的過份,只好偷偷找了別人上床,然後用盡一切隱瞞著對方。也許儀平的愛,即使再激情也愛不到最底,或是成為她的最愛不見得需要激情的性。分手前一天,她仍沉溺在性愛中,並渴望我成為固定的性愛對象,或許這樣也是一種肯定,肯定了自己是歸類在沒有愛是無法性的動物。

作者:大陽

大陽的作品將隔週五在LalaTai公開哦,請拉粉們記得鎖定大陽的專欄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