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GL小說《控制關係》03:她本來就是自己的「洋娃娃」!

「喜歡娃娃嗎?」爸爸扶著方向盤問。 「喜歡,我希望娃娃變成我真的娃娃!」葉凡霜坐在位子上看著爸爸笑的得意。 「會喔!只要一些魔法。」爸爸也對她笑說。 小女孩歌聲在夢境中遠遁,曲調是那首熟悉的童謠。 妹妹揹著洋娃娃…… ※ 葉凡霜睜開眼。 她從床上坐起來,看著眼前的晨光,今天是她妹林雁荷到公司的日子,她要好好的迎接。 坐上專車,許秘書在車上等她,「...

GL小說《控制關係》02:對我來說,她就像是惡魔吧!

在爆炸發生的一年前。 飛機如同大鳥翱翔於天際,林雁荷坐在飛機裡,這趟長途旅行讓她在飛機上睡著了。 童年的夢境中傳來歌聲。 妹妹揹著洋娃娃 …… 清脆的女聲,來自一個可愛的小女生,軟嫩的臉皮小巧的嘴唇,她牽著爸爸的手下車。 今天是爸爸特地帶她出來玩。 「凡霜,爸爸給妳一個新的娃娃好不好?」牽著女孩的爸爸微笑的說。 他看著遠處的房子,...

(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辦公室。 寬敞白色系的房間,木紋桌面跟日光燈,白瓷杯內的咖啡,一切都是這樣平凡的辦公場所。 「……降低貿易摩擦帶來的衝擊……」 一名穿著白色襯衫的女子,她手拿著報紙唸給坐在辦公桌前的女子聽。 但她臉色有些不對,身體微彎似乎正在忍耐不適。 「繼續。」低沉的女聲是從對面傳來。 跟有些狼狽身體微彎的女子不同,低沉聲音的主人好整以暇的優雅。...

百合小說《調笑令》最終回:這一世,換我保護你了,師姐。

就在他們父女要殺個你死我活時,一個聲音突兀的出現了。 「唉呦我去,瞅你能的,弒子這種大罪也犯,你要上天啊!也沒人來管管?」 貓笑笑走了出來,帶著有趣的表情看著他們幾人。 「你是…」南風看著他,那個桃薰口中的笑笑道長。 「是什麼不重要,不過…」他拿著曾經給桃薰的八卦盒:「我說你們父女怎麼那麼能找事呢?」 「才不是!」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顧君塵扭頭說...

百合小說《調笑令》31:她不只是魔尊,還有別的身分?

飛雪回房收拾起自己的包袱,直到看到自己的融羽劍。 一起的開始是這把劍開始的,她嘆息的把劍收到自己包袱,即使手上有武器,「她」的心不是武力可以搶奪的。 或許她一開始就輸了,輸在沒有看清雨鈴憐這個人,輸在偏聽偏信,輸在她沒有足夠的勇氣。 她修道卻修出了情關,或許她不適合走這條道路吧? 「飛雪師姐!」爭明站在門口喊她:「我們該下山了。」 飛雪嘆息:「恩...

(18+)百合小說《調笑令》30:「我說過,妳是我的。」

南風走回房時,心情卻非常的混亂,當真相攤在面前,她只覺得可笑。 天地為棋盤,她只是一枚小小的棋子,是這些人拿來戲耍的玩具,她心中只有淒然的感覺。 「原來我不是顧君緣的女兒?」她冷著聲音問自己。 她忽然覺得一切太可笑,她的執著、痛苦只是這群人的操弄,就連顧君緣也不曾對她說過實話。 就在她的思緒即將要捲入風暴時,卻碰到了那個八卦盒。 咖!...

百合小說《調笑令》29:她們解開了南風的身世

(圖/pexels) 被關押起來,雨鈴憐背靠著窗,天光照進黑暗的地,她依然高傲端坐,儘管有人連那一地的鈴鐺都帶回來,丟在她面前用意明顯的諷刺她。 顧霜雁隔著地牢,看著這個讓小時候的她夢魘的女子。 「怎麼,霜雁還想要問什麼?」雨鈴憐冷笑的看著她:「去跟你的小夥伴慶祝啊,扳倒我,你很得意?」 雨鈴憐看著顧霜雁,只覺得她的容貌還是討厭的讓人煩躁:「...

(18+)百合小說《調笑令》28:她被自己的師妹狠狠地調教了一回

練武室內,爭明跟瑞蒼正在比劍,兩個男子勢均力敵,打得有來有往。 「霜雁回來了。」 瑞蒼說出的話,鬆懈了爭明的攻勢,他突然回身刺出一劍,爭明失了神,最後被卡住劍身脫手而出。 噹! 劍則釘在地上,晃動著銳利的冷光。 「你輸了。」瑞蒼看著爭明,「五師弟,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爭明卻沉默,因為在他看來,瑞蒼這只是投機取巧,就如那天的女子一樣。...

百合小說《調笑令》27:她是自己黑暗中的一點光明美好

南風跟飛雪走到觀裡的靜僻處。 她在心中自問,如果是以前的顧霜雁,看到迎面走來的飛雪,第一件事情大概就是逃跑吧? 因為這個大師姐帶給她太多的傷害了。 但是在知道雨鈴憐做了什麼後,南風突然有點可憐起眼前的飛雪,她或許是被雨鈴憐操弄最深的人。 因此她才沒有再拒絕飛雪的要求。 飛雪看著眼前的霜雁,她依稀有當年的影子,只是她的眉眼間多了堅定跟冷漠,...

百合小說《調笑令》26:這事情真相讓她內心越來越不安

桃薰躲在桃花樹下,她已經在桃花樹安下了監視的傳影符,可以監視觀裡的所有人。 她有趣的坐在樹上,之前她只是安下樹苗,所以她只能聽到聲音,可是她現在卻可以看著整個半緣道觀。 但就是這樣,她才越來越有種古怪的感覺。 整個觀裡,所有人的想法太一致了! 她自己無聊時也會藉著桃花樹,去偷聽邪影教的眾人,誰有了新的法器,或者誰又跟誰打架了。 對於教裡面,...

(18+)百合小說《調笑令》25:她舔舐她最私密的身體深處

顧霜雁有了自己的房間,她的房間,其實幾乎跟禁閉室一樣,只是有了床跟被子。 她正要走回自己的房間,卻看到房門對面就是一株桃花樹,花開的濃豔,她抬手一折,桃花樹輕晃,灑落一地的花雨,遠看過去,白衣美人站桃樹下,那光景美得奪人。 飛雪聽說霜雁住在南苑,她有些驚訝,南苑跟顧君緣還有雨鈴憐的住處很近,但是細想,又覺得霜雁本就是師尊的女兒,莫約是…...

百合小說《調笑令》24:「妳,終究是顧霜雁,不是我的南風。」

(圖/pexels) 南風萬萬沒想到,她會回來到這裡,她最初的噩夢,半緣道觀的禁閉室。 「幸好,當年埋下的魔種還有用。」桃薰微笑地說。 南風看著她:「師姐,妳怎麼知道這裡?」 桃薰指著床腳的一個陰影,那裡有一小株桃花樹,卻是黑色花朵:「這是我的功法。」她可以利用桃花樹的連結轉移自己,只是會耗費很多的體力。 「只要一點憑依就可以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