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18+)百合小說如意令16:她半嗔半怨的要她填滿自己

(圖/123RF) 等到麝月睡了,她才起身,看看行程,還好沒有得罪太多人,她在網路發了文,對於沒有出席下午的活動道歉。 回覆了經紀人的訊息,她忍不住的查起了麝月到底做過什麼,為什麼那個女警會這樣說。 麝月滿足的躺在床上,閉眼享受著那種性愛後的滿足,她很少會這樣任性的丟下行程不管,可是夢夢的事情她發現自己無法原諒,如果說有什麼事情可以阻止自己,...

(18+)百合小說如意令15:她沉淪的幾乎要溺死在這柔情下

(圖/123RF) 夢夢坐在休息區,她終於卸下了古代的裝扮,回到現代的感覺真好! 她感嘆,剛剛那種古代悲戀的傷感讓她無比的痛苦,明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卻還是控制不住自己,但又不能表現出來,只能透過那種隱約暗示的東西,一張紙、一塊玉,來思念對方,連名字都不敢喊,真的太壓抑了。 她發現自己很慶幸活在現代,喜歡可以這樣明確的說出來。 她看著麝月,...

【18禁日記8】原來你一直都想狠狠地吃我嗎?

「嘶…」然後很不自然地扭動了一下腰肢,又鬆了一口氣的表情,今天已經是第四次了,雨做出這一連串動作,分毫不差地被宣看在眼裡。 「寶貝,你怎麼了?不舒服?還是睡得不好落枕?我幫你按一下?」 「不…沒什麼,只是…」雨紅著臉低下了頭,宣很體貼地湊近去。 「是不是換了新內衣不合適了?」 …「你怎麼知道?!」 「拜託,我比你年長十歲好嗎,我也是女生,...

百合小說如意令14:一個注定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圖/123RF) 「補戲?」夢夢問。 「嗯,要補一場結婚的戲。」經紀人說:「《梧桐影》賣得很好,所以要拍外傳。」 「我看看……月姐的時間。」夢夢摀著話筒,低頭對那個躺在自己腿上的人問:「月姐,《梧桐影》的補戲,下個月有空妳去嗎?」 麝月躺的正開心,聽了夢夢的話,她懶洋洋的點頭,「嗯……」 她撐起身,看著夢夢跟人講電話的模樣。 「有!可以……」...

百合小說如意令13:這樣她也等於擁有了麝月的一部份

目送麝月離開後,元英才停下動作,跟麝月相處久了,她好像也會演戲了,她看著留在桌上的劇本,元英拿起那本劇本端詳。 她看著封面上的『白月』微笑起來,那是麝月古裝的樣子,她摸著書皮。 其實,她喜歡麝月。 喜歡麝月的時間,是從國中開始吧! 當開始意識到愛情時,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投射的對象,而她投射的人,就是麝月。 那是一種很幽微的喜歡,挽著她的手相處,...

百合小說如意令12:她伸出手拉住那個幾乎要溺死的自己

回到自己的房間,夢夢有些怔忪。 除了跟月姐做了這件事情,更多的是這個胎記的問題。 她看著自己手上的胎記,是蝴蝶的模樣但是卻有些醜,原本她不太在意,畢竟這個胎記從小就有,而且其實也不太影響外觀。 可是現在,她卻迷惘起來,自己真的是夢蝶嗎? 可是除了跟月姐在胎記相對的時候,她會有些熱流,但是其他是沒有感覺的。 她甚至也不太記得夢境的內容,這樣對嗎?...

(18+)百合小說如意令11:她帶著赤裸的慾望看著自己

(圖/123RF) 把夢夢帶回去,麝月脫下了偽裝,她拉著夢夢,到了自己房間。 「夢夢……」麝月在她耳邊喊。 「月姐?」夢夢迷糊著,雖然神經有些放鬆,但是腦子有一點清醒,她看著周圍,自己怎麼會睡在麝月的房間? 看著夢夢準備起身回房的模樣,麝月好笑的牽著這隻小醉貓,把她帶到床上讓她坐著。 「夢夢,妳喜歡我嗎?」麝月問。 「喜歡啊!最愛月姐了!」...

百合小說如意令10:她甚至偷偷幻想那條項鍊遮掩的是她的吻痕

(圖/123RF) 嘴巴上說不戴的項鍊,夢夢還是戴了,說不要想太多的事情,還是想了。 早上等月姐晨跑回來的時候,夢夢暗罵自己,沒骨氣! 她手上準備著月姐的早餐,她不太能碰太多的碳水化合物,但是水果跟肉食也不可以太多,最後她弄了班尼迪克蛋,那荷蘭醬的檸檬清香應該可以讓月姐開心一點。 背後傳來開門聲,月姐走了進來,她轉身,「月姐早!」...

百合小說如意令9:「我的願望是,夢夢當我女朋友。」

他們又去玩了一輪,然後逛到禮品店。 麝月無聊的四處看,是很精緻啦,可是沒什麼興趣,反倒是夢夢似乎在看什麼東西,有些移不開腳。 她從後面湊過去,看著她在看什麼,過許是剛剛夢夢有抱過她,兩人之間的距離貼的很近,她視線越過夢夢的肩膀,看到夢夢看東西時,眨動的睫毛。 「在看什麼?」麝月靠著夢夢說。 夢夢感覺身旁有氣息,結果是麝月在她旁邊,她才放下心,...

百合小說如意令8:一種佔有的感覺油然而生

「去遊樂園?」麝月問。 夢夢點頭,「可以嗎?月姐那天有空嗎?」 「好啊!是綜藝節目嗎?還是代言?」麝月問。 夢夢搖頭,「是我個人想去,月姐想去嗎?」 麝月看著自己的小助理,她在打什麼主意呢?她有趣的撐著手看著夢夢。 「好啊!」她叉了一塊水梨,放進嘴裡,「怎麼想去遊樂園,跟朋友有約?」 她好奇,該不會還有什麼男生在追夢夢吧? 夢夢搖頭,「就我們兩個...

百合小說如意令7:她為自己心裡的猜測心疼不已

夢夢發現許維不再來糾纏自己了,這讓她鬆一口氣,或許,他也知道自己過份了吧? 畢竟差點傷害了麝月,夢夢看著在沙發上敷臉的麝月,她在心裡嘆息,幸好,月姐沒事。 「蝶!」麝月喊,一會才發現自己又喊錯,她改口,「夢夢。」 「月姐?」夢夢回應。 「那天被潑硫酸,我有去備案。」麝月說,時間到!她把面膜拿下來,弄乾臉上的保養品。 夢夢愧疚的低頭,麝月已經整理好...

百合小說如意令6:既然愛,怎麼捨得讓她害怕跟畏懼?

(圖/123RF) 少有的,麝月把那幅如夢令買了下來。 夢夢看著麝月,有些擔心,月姐最近怎麼了? 似乎有些變化,但她又說不出來。 「月姐,妳的便當我放這,妳先吃,等等還有通告喔。」夢夢說。 麝月嗯了一聲,等到夢夢離開她才走過去,打開夢夢的便當吃。 夢夢真的很為自己著想,為了自己的身材跟健康,煮的食物雖然是水煮,但是各種營養都不缺,蛋豆魚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