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9:她完完全全地被逗樂了

對,「說服」。 這幾年,她說服了執拗又難搞的楊宜樺不下十次,說服眼前這隻社會新鮮人應該不是難事吧?但也不一定,人家可是根木頭,說不定還擁有一對木耳。 「還有四個月,我們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為什麼我說妳會被解聘,妳就真的認為妳會被解聘呢?在中華製糖,很多事情都不會有定論的。」周昕璇語畢,認真地看著林啟艾。 但林啟艾那張嘴卻緊閉著,看來並不想回應...

教練我想打徐茗13:你是最好的人

羅琳禎當然不是覺得藍隊是可以輕鬆打的對象,畢竟在歷屆邀請賽的內戰戲碼之中,白隊從來沒有贏過,她只是更期待明天與日本隊天才後衛高田的對決罷了。 而中華藍大概也沒有準備中斷連勝紀錄的打算,第三節開始隊上的主力陸續上場,甚至派出兩名球員看管上半場攻擊火力旺盛的羅琳禎。幸好她們在中場休息的時候和好了。 球過半場傳給羅琳禎,她運進內線又繞了出來,...

(微18+)百合小說第三人稱19:這裡…很濕了呢?想要我嗎?

(翟書璟,國三) 一直以來,翟書璟都不是一個天才,頂多稱得上是有努力的天賦。幸好她付出的努力,也始終能和她的成績成正比。 但大家通常都只能看得見結果,而忽略她在背後究竟是付出了多少痛苦與辛酸才換得到這一切的。 她還聽說過一個奇妙的傳聞,學校謠傳著她的IQ有150,所以才那麼優秀,不管哪一方面都能輕鬆的拿到第一名。 呵呵…多麼可笑。輕鬆嗎?...

百合小說如意令7:她為自己心裡的猜測心疼不已

夢夢發現許維不再來糾纏自己了,這讓她鬆一口氣,或許,他也知道自己過份了吧? 畢竟差點傷害了麝月,夢夢看著在沙發上敷臉的麝月,她在心裡嘆息,幸好,月姐沒事。 「蝶!」麝月喊,一會才發現自己又喊錯,她改口,「夢夢。」 「月姐?」夢夢回應。 「那天被潑硫酸,我有去備案。」麝月說,時間到!她把面膜拿下來,弄乾臉上的保養品。 夢夢愧疚的低頭,麝月已經整理好...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8:人家可是根木頭,說不定還擁有一對木耳

所以,黃計為什麼要藏起林啟艾的假單? 周昕璇不免想起前天那場臨時會議。整場會議,黃計與楊宜樺念茲在茲的,就是「試用期結束就讓林啟艾走人」這件事。 這又是為什麼? 「周博,妳覺得這件事怎麼處理?這件事當初鬧得沸沸揚揚,不還給啟艾一個公道嗎?」許依如忿忿不平。 「依如,謝謝妳,這張讓我先保管,好嗎?」周昕璇問道。 「當然可以啊,周博打算怎麼處理呢...

教練我想打徐茗12:怎麼這麼大了還撒嬌啊?

那之後的隔天羅琳禎果不其然的陷入嚴重的尷尬之中,比賽前的練球她們沒說上一句話 ,可怕的是整個球隊不知道是看誰的臉色一樣,氣氛也變的很怪,唯一對此無知無覺的大概就是當事人巨怪。 當然比賽還是要打,位照跑球照傳,羅琳禎畢竟不是三四年前那樣任性不禁風的小妹妹 ,何況教練是無辜的(?)。 於是只好更加賣力的裝沒事,整晚沒睡憔悴還是撐著眼,...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18:她望著老師的視線,我總覺得異常的火熱

鄭安汝推開鄭安婷房間的門,那碗她兩小時前端來的麵,還原封不動的擺在床頭櫃上。 ​(圖/visualhunt) 「姐,妳多少吃點東西吧?好不好?」 鄭安婷表情呆滯的望著天花板,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妳已經連續兩天沒有吃東西了,妳再這樣下去身體會撐不住的,學校那邊…妳也請了好幾天假了…妳到底什麼時候要振作起來?」...

百合小說如意令6:既然愛,怎麼捨得讓她害怕跟畏懼?

(圖/123RF) 少有的,麝月把那幅如夢令買了下來。 夢夢看著麝月,有些擔心,月姐最近怎麼了? 似乎有些變化,但她又說不出來。 「月姐,妳的便當我放這,妳先吃,等等還有通告喔。」夢夢說。 麝月嗯了一聲,等到夢夢離開她才走過去,打開夢夢的便當吃。 夢夢真的很為自己著想,為了自己的身材跟健康,煮的食物雖然是水煮,但是各種營養都不缺,蛋豆魚肉,...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7:所以,黃計為什麼要藏起林啟艾的假單?

出院不久後,楊宜樺便破例讓當時年資僅五年、年僅卅三歲的周昕璇升等為高級研究員,成為中華製糖最年輕的高級研究員;同時,因為化驗課原本表定僅有三個高級研究員職缺,因此缺少一間獨立辦公室給甫升為高級研究員的周昕璇使用。在這樣的狀況下,楊宜樺乾脆把自己的辦公室一切為二,讓周昕璇搬進他隔壁的獨立辦公室。 因為有了這段 只有他與周昕璇兩人知道的往事,...

【18禁日記4】除了我,沒人可以讓你這麼淫蕩。

(圖 / 推特) 剛剛經歷了三次高潮的雨已經癱軟地靠在宣身上,兩人誰都沒說話,就這麼浸在浴缸裡,不得不感嘆這間酒店設想那麼周到,準備的竟然是有恆溫設定的浴缸?!宣的手還按在那顆敏感的小紅荳上面,捨不得離開,輕輕地動一下,雨整個人又顫抖了起來,她實在承受不住了,至少不是現在這個情況下。 「宣…不要了…」嬌嗔著地抓住宣作亂的手,...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17:妳這女人為什麼會這麼吸引人?

(鄭安婷,大二) 鄭安婷筋疲力竭的伸手按了鬧鐘,使勁掙扎了一會,卻怎樣都無法掙脫開來。 有必要…抱得這麼緊嗎? 她只好在把她緊摟在懷裡的那人耳邊輕聲說道,「尹,好了啦…」 「…嗯?」韓尹不僅沒放開,反而直接把腳跨在鄭安婷的身上,依然把她緊緊抱在懷裡不 放。 「我要起床了啦。」 韓尹低聲呢喃,「那妳自己起床嘛…再讓我睡一會……」 鄭安婷沒好氣的說...

教練我想打徐茗11:這一局無論如何她不會贏了

「我喜歡你這樣。」徐茗笑起來,在那腦袋空白的一瞬間,只見對方長了繭的指尖在她眼前慢動作放大,然後輕輕點在她臉頰。 「你剛回來的時候看起來好累又垂頭喪氣的,現在的你,比較像我認識的那個隊長。」 我喜歡你這樣。 我喜歡你這樣。 我喜歡你這樣。 …振作點啊羅琳禎!她只是在說打球的事啊!…我喜歡你這樣。 我喜歡你這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