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逼逼日記從公投看感情關係:不只是公民課,也是人際關係課!

最近不論是選戰或公投都被很激烈的討論,投票除了本身是一門公民課以外,也是一門很重要但課本沒有教的「人際關係課」。在了解議題的同時、了解其影響、不同角度的思考,也代表同理心。就像了解一段關係裡面問題的本身。 (圖/逼逼日記) 吵架就像辯論,「不是為了輸贏,先聽對方怎麼說」,很多場轟轟烈烈的辯論,大家也有各自的立場,別因為害怕而先否定自己想法,...

百合小說梧桐影17:如果真的有下輩子,她還是喜歡這樣的月。

(圖/123RF) 大王還在偏廳休息,有人來報,新娘自殺了。 夢蝶自殺了! 意識到這件事情,白月感覺眼前一片暈眩,她努力自持,跟著那個報信人走到新房。 到了新房,那著紈褲還被血嚇得躲在娘懷裡發抖,她排開眾人,不顧阻攔的走到新床前面。 看到了神色慘白的夢蝶! 她胸口插著匕首,躺在朱紅的鴛鴦被上,似乎是自裁,看到自己的出現,夢蝶的臉上有無限的驚訝!...

教練我想打徐茗4:學姊身上的木質香味竄進鼻間

「到底搞屁啊?」急診室蒼白明亮的燈光下人影幢幢,到處都是走動的人影與噪音,消毒水的味道讓受傷的羅琳禎的心情更糟糕。 (圖/Healthline) 討厭的巨怪去上廁所了,而教練插腰在她面前繞了一圈,趁著沒人的空檔對,不悅的低吼。「羅琳禎,你搞什麼東西?」 「…」明明就是那個巨怪害的,為什麼是自己要被質問?羅琳禎看著已經被打上石膏的手,...

(微18+)百合小說第三人稱10:她憑藉著她的香氣自慰著

拉著翟書璟走了好一段時間,鄭安汝才總算停下腳步,但心裡的那股悶氣卻怎樣都無法消停。 季允宸剛才那番話是怎樣啊?她根本不可能喜歡像王雨熙那樣子的女孩子,為什麼要說那種謊呢?只是單純為了讓鄭安汝放棄嗎?這樣的話未免也太無聊了吧? 「安汝學姐,要進去嗎?」翟書璟笑了笑,然後伸手一指。 鄭安汝抬頭一看,不禁嚇了一大跳,翟書璟指的那個方向,呃,...

(18+)百合小說梧桐影16:她的撫摸跟輕吻,是她午夜夢迴的嚮往

來見她的是個棕髮碧眼的外族人。 「參見帝姬。」那人行禮,遞上糧單。 白月看過,這是官方正式核可的新糧,應該沒有問題,她轉身將糧單遞給袁紹朗。 「我早已非帝姬,若那位染香姑娘是為此而來,我可以為她引薦其它人。」白月直接說。 她還留在軍營,並不是她戀權,而是當兵衛國是她唯一能做,也唯一會做的事情,除了這個,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 那人愣住,...

逼逼日記收到反同阿伯不實訊息 傳超閃婚紗照回擊獲滿滿祝福!

距離公投剩下兩週的時間,上半年以來經過了公投提案、連署、意見發表會,相信許多關心這個議題的朋友都看得心力交瘁,畢竟這不只是個意識形態的爭論,更是一句句刺痛我們內心的不實攻擊,當我們越是受傷的時候,我們越要努力的保持理性,為這場公投站穩腳步。 (圖/逼逼日記) 自平權連署衝破門檻後,各界都不斷的呼籲大家,趕快忽略護家盟的紛擾,把握機會遊說中間選民,...

我和OL女友板子的火辣女女性愛(一):「總裁,妳要霸道地懲罰我嗎?」

「No Signal.(沒有訊號)」 打開電視螢幕後,畫面跳著這字樣,她還沒有來電,我只好坐在床邊,指甲敲著手機螢幕。 (圖/visualhunt) 「噠噠噠噠噠!」 看著天花板,我好像在遙望什麼,明明第一次入住的房間,好像陪伴了我很久,乾淨的環境襯著空白的我,像是這個房間裡沒有半個人。 「我在樓下,要上去了。」手機震動後螢幕亮了。 「唼,...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9:不管如何,若是她能徹底忘了我就好!

(季允宸,高二) 「敬瑞,我的新眼鏡好看嗎?」季允宸得意洋洋的推了推她的新眼鏡,「以前打球的時候為了怕傷到眼睛,只能戴隱形眼鏡,但其實隱形眼鏡保養起來還真麻煩,還是眼鏡方便, 往臉上一放就可以出門了。」 林敬瑞忍不住笑了出來,「妳原本就長的一副小白臉似的,戴上眼鏡是想當文青嗎?」 (圖/IG) 「我是圖書委員,當然要文青一點啊。吶,敬瑞,...

百合小說梧桐影15:就算是邪魔的交易,只要能讓她的人吃飽,她願意的。

袁紹朗看著說要離席又回來的白月,她鬱鬱的模樣。 「怎麼回來了?」袁紹朗問。 「剛剛去了彤館。」白月說完喝了一口酒。 看到夢蝶,她只覺得心裡又起了波瀾,她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再多留一會都危險,她只好回到宴會,至少無聊的宴會可以讓她心如死灰的平靜。 「彤館?」袁紹朗想了一下,擔憂地看著她,「那裡被李二小姐買下,改建過了。」 白月看著他苦笑,「我知道,...

百合小說糖潮第一部15:她怎麼會親了自己的上司?她瘋了嗎?

「去洗澡好了…。」林啟艾決定沖個澡,好讓自己清醒清醒。 當她淋浴出來時,周昕璇除了變換了姿勢外,依然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床上。 (圖/visualhunt) 她吞了吞口水,一思及要與自己的長官同床而眠一晚,她臉紅了。 該死,明明沖澡過後腦袋好不容易清醒點的…。下一秒,心中卻出現另一股奇特的凜然正義感。 「奇怪…我又不是同性戀,...

教練我想打徐茗 3:任何人都不要來阻止她暴打徐茗一頓!

「嘿。」顯然剛洗好澡的學姊就站在浴室門口,看起來似乎比印象中白了一些,顯得原本就立體的五官更分明,剛洗好的頭髮搭在額前,對她眨了眨眼,像是某種溫馴的大型犬 。 徐茗對她的毫無反應似乎不大在意,只是相當波瀾不興的小幅度揮手權作招呼,轉身又過去繼續把髒衣服放到臉盆裡,長長的睫毛在燈光下投射出陰影,從高中穿到現在的運動褲已經有些破爛,...

你出櫃了嗎?逼逼日記友人向爸媽出櫃:能勇敢跨出這一步的你很棒!

近來,身邊的一位友人剛向自己的家人與朋友出櫃!和他平輩的朋友們,幾乎都是開心接受並且祝福,但反觀友人的爸媽那一關就沒這麼好過了。母親一開始聽到自己女兒交了女朋友的情緒非常震驚,久久無法釋懷,那晚他的母親就因此失眠了,接下來的幾週媽媽開始與他冷戰,並且語帶威脅的說不准讓家裡親戚朋友知道,因為這件事讓他媽媽覺得很丟臉。 (圖/逼逼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