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百合小說《調笑令》02:她任由別人把傷痛放在她身上

隔日,霜雁偷劍一事,已經傳的整個道觀都知曉,門人都議論紛紛。 雨鈴憐蹙著眉,踏進執事堂:「長老,此事不好聲張。」 長老卻也臉色不好,他還沒囑咐其他人,流言就已經像是長了翅膀,到處都聽聞了。 爭明臉色也不好,他讓幾個外門弟子將霜雁綁起來,然後自己親自去斗室搜了一遍。 他提著一個小布包來到囚室。 「五師兄。」門人對他行禮。 「你們都先下去,...

百合小說《調笑令》01:她看著所有人,心卻彷彿浸入了冷水之中。

「顧霜雁,你過來!」 一個凌厲的女聲從門外傳來,霜雁放下手中的水桶,抹了抹臉才靠近,她盡量讓自己面無表情,與眼前的師姐對看。 飛雪身為半緣道觀的大師姐,只見她環配琳瑯衣飾高雅,顧霜雁反觀自己破舊的衣鞋,看起來低俗灰暗。 她們卻同是這個半緣道觀的弟子,她還是觀主的女兒呢! 顧霜雁在心裡冷笑,但是看著眼前華麗衣著的師姐,她默默補一句,不過自己是私生的...

(18+)百合小說《願者上鉤》最終回:「要是耍流氓能得到妳,我可是願意的。」

既然講明了,趙如凡也不客氣了,整天往玉旖梅身邊跑,就為了見申屠雲一面。 玉旖梅不快地攔住她:「趙東家,雲兒真的不是申屠雲。」 「我知道,但我很喜歡雲兒。」趙如凡笑說,接過雲兒遞過來的茶水,卻握著她的手。 「趙東家,我要給主子上茶,請您放手!」申屠雲瞪著趙如凡。 「雲兒,來我這邊工作吧!玉姑娘開多少價,我開兩倍給妳。」趙如凡看著她。 「...

(18+)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9:她用情慾撕開申屠雲想隱藏的一切

(圖/123RF) 雲兒睡覺睡到一半,突然聽到一陣敲門聲,她她驚醒,看著外面,天才微亮,誰會這個時候找自己? 打開門,一隔兩個月沒見面的趙東家,站在自己門前,渾身酒氣,看到雲兒開門,她撲上前抱著她。 「雲兒!」趙如凡醉眼朦朧的抱住雲兒。 雲兒被一個渾身酒氣的人抱住,整個人僵硬無比,她趕緊說:「趙東家,我不是申屠雲。」趙如凡才放開手。 「...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8:「到底什麼時候你才回來?」

這個之後,一等就是半年,她已經接手了申屠雲的所有私產了,卻還是等不到她的消息,想要去尋她,但是手上的事務卻又放不下。 「雲,你再不回來,我就要把你的生意都毀了。」趙如凡不高興的說。 但卻是一個人面對空蕩蕩的房間。 「你敢?試試?」申屠雲的聲音在耳邊,她若在,肯定是一挑眉,用那一副似笑非笑的狡猾模樣,然後腦海裡默默的想出十八般欺負她的刑罰吧? 可惜...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7:「你老實告訴我,你跟那個雲少主…」

當申屠杭到申屠雲的房間時,趙如凡已經離開一個時辰了。 「四妹好狠的心,那姑娘這樣喜歡妹妹,還讓你打發走了。」申屠杭笑說,但他的眼神卻帶著指責,他這樣為趙如凡謀劃,她卻沒有帶走申屠雲! 「能瞞住二哥一個時辰,可見我的手段也算是可以了。」申屠雲笑說。 兩個面容相似的兄妹,彼此笑著,卻各有算計。 你們申屠家應該改叫狐狸窩,心眼賊多…...

(18+)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6:我會狠狠地欺負妳的。

當申屠雲看到趙如凡的眼神,她就有不祥的預感。 果然,趙如凡表面很溫柔跟她打招呼,但從兩人見面後,她的手握著自己就沒有放開過。 「二哥,你怎麼會來?」申屠雲看著帶趙如凡來的申屠杭,用眼神示意他,快把趙如凡帶走。 「我來通知你,這位就是我們這屆的比賽狀元,你也知道,申屠家一向是說到做到,而且這位狀元不要獎金…」申屠杭微笑地看著申屠雲,...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5:「看來,四妹是真的愛上你了。」

申屠家的人,都有非常俊美的容貌,二哥申屠杭也不例外。 那個戴著鈴鐺頭飾,還有狐狸面具的女子,看著申屠杭走到與自己相約的地方,他的杭院一切看起來非常雅緻,如果沒有那座孤墳就更好了! 申屠杭微笑著的念著:「…愴懷何託,七分孤月,三分杜宇…」詩詞間的愁緒有種秋涼的應景。 好一個月下公子,那眼眸中的憂傷,可以勾起任何閨中少女的痴狂,...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4:「如果可以成全如凡,那很好的。」

如凡快馬在官道走著,直到一個小茶店,她才停下休息。 「之後我該怎麼辦?」自己迷惑的問著申屠雲 「別慌,所有買賣都會留下紀錄,你到牙婆那查看看,賭徒的家人,只有幾個流向,你一個一個查過總會找到的。」申屠雲的聲音說。 以娘跟姐姐的烈性,是不肯賣與窯子的,雖然如凡知道,哥哥趙如虞並不在乎。 申屠雲卻安撫她說:「賭場要的並不是有去無回的收益,...

(18+)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3:「可嘗過我身體的,只有你。」

(圖/123RF) 「等等開場時,也是侍衛換班,你就偷偷進去,照地圖去,你只有一刻鐘。」申屠雲貼著如凡說。 此時她們在一個走廊的附近,藉著晚上的陰影,說著悄悄話。 如凡點頭:「雲,謝謝你。」 申屠雲苦笑:「不用急著謝我,被抓到我們兩人都死定了。」 「我不會讓你死的。」如凡拉著她的手按了按。 申屠雲感覺手上的力道,她微笑:「聽起來真舒服,快去吧...

(18+)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2:「教我做讓妳舒服的事情。」

當申屠雪接到消息,闖進雲院,她推開申屠雲的房間門,卻沒有看到想像中的夜行衣。 反而是申屠雲正在替趙如凡梳頭,她一手握著趙如凡的頭髮,一手拿著梳子。 而趙如凡則是坐在椅子上,任由申屠雲站在她的身側。 申屠雲漫不經心地問:「大姐,你找我有事嗎?」。 「妹妹,你對一個婢女會不會太上心了?」申屠雪不快的說,沒有抓到申屠雲的把柄,她恨恨地看著自己的四妹。...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1:她吻著如凡,一點點地輾壓她的唇

(圖/123RF) 她們並沒有時間多說什麼,剛回到雲院,大夫人就派人來說要參加那些宴會,並指定申屠雲要參加。 這就讓趙如凡更加迷惑,如果這樣多的宴會都要申屠雲參加,那為什麼還要這樣刻扣她的用度跟衣飾。 富可敵國的申屠家四小姐,活得只比農家女好一點,這是什麼理由? 更讓她咋舌的是,在申屠家,要用什麼,都要透過賭博。 她親眼看著申屠雲為了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