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queerrty)

有一幅畫面曾在我心中上演了好幾十次。

我和家人正在餐廳吃著晚飯,身旁的哥哥在工作一整天後戴著棒球帽,還有我的兩個媽媽,其中一位是習慣坐在靠門邊座位的退休警察,另一位則是退休老師,她將頭靠在我另外一個媽媽的肩膀上,服務生前來將桌上的空盤子收走cCb7JuHsC#h3P^KUmUM=iQ@E%GzAkIm+e1Hf1B)MZw^X)Akqer,結束用餐後我們對美味的食物表示讚賞,並聊到為什麼這麼久都沒來這間餐廳用餐了。

我很愛我的家人,那是一個美好的夜晚。

服務生再次前來,並用一個問題打斷了我們的交談:「請問要一起付還是分開付呢?」,服務生5DlOQ(aoL5VJzrEeC=&_!mvwXMH*+dTIi%Y3f%Bz4nksE$2Idn看著兩個擁有相似髮型的女士,也許想到她們可能是姐妹,而兩個年輕大男孩,則分別是兩人的兒子。

「一起付」有人最終還是投降了,我們決定不去討論這個問題,畢竟,也許每個家庭都會被問到同樣的問題,服-wfIgd!od!96$GKnD@Dkw*FB#9@*I!OWmGo%B!6#IQPKQem1kO務生只是想確認並沒有其他意思,但當我們走出餐廳,我深深地感覺到有個東西被剝奪了。

有同性戀父母的家庭對這種情況並不陌生,事實上,比起被長時間注視、任意的評論E52odubcWpL5JtfQ_s227hL)s+HFRyVXcp-uDi_^XWhnA#dR@5、或是像「你們家誰是爸爸」?這種問題,多數同志家庭對於這種微小的侵略已經見怪不怪,然而研究結果持續告訴我們,有著同志父母的孩子在各項領域中都和異性戀家庭的孩子沒什麼區別。


(圖/queerrty)

在母親節,我慶祝一些「使我成為自己」的快樂回憶,但我也回想那些不太正面的時刻,我的兩個媽媽辛蒂(Cindy)和布莉姬特(BridgZEpqKYcxBbp*m!ss&SuD7E#LqqP4isE!lB+XF=MN^N&luM3Oj@et)在1990那個保守的年代生下我和哥哥,付出雙倍的努力僅為得到一絲尊重,我看著她們被不友善地趕出家人的葬禮,我看著學校職員強迫她們解釋,說清楚我們家的血緣關係和生活情況,我看著我媽媽走去敲我二年級霸凌者的門,和他的父母溝通,那個霸凌我的小孩因此再也不敢搶我的腳踏車。

我永遠不會忘記和媽媽出櫃的那晚,當下我感覺胸口快要爆炸,雖然毫不意外地她們的反應都很好,但我最大的恐懼是,她們會不會瞬間成為,那個別人口中將兒子變成同性戀的女同志?直到離家好幾年也有了自己的生活之後,我回頭嘲笑9MQ7$mmZkr#%Kg2C1ORne&Ii*hG2P*^2B1$4Edvo#Wn(nnspFQ任何暗示我的性傾向是因為有兩個媽媽的人。


(圖/queerrty)

在母親節這一天,讓我們bSrclw8@)HPrRN4^xn@h#9kjGrZn68z&vMDn=xqI_HVVb6Lsi5對每一位同性戀父母致敬,她們必須走比別人更艱辛的路,以確保自己的孩子也能和其他孩子一樣快樂成長,並接受自己的家庭。

致敬那些必須超時工作,好讓孩子有良好生活,卻不忍心讓小孩看到自己如此辛苦的媽媽們。

致敬那些因為有媽媽,我們才能夠見證及創造的未來。

Source:queerrty

作者:Han

(延伸閱讀:《同志伴侶幸福成家!盤點5個超可愛的台灣女同志家庭》

(延伸閱讀:《太幸運!女同志情侶喜迎五胞胎-加上大女兒共有寶貝六女兒》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