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超殺新女友》作為一部女同志電影F!P7Dn2tedj7lHiV!nG2C4Gv=86%V)6mWVtl5wPkJ)r%CKMp*e,導演跳脫了以往同類型電影柔美、陰性的呈現方式,大膽的打造一部驚悚懸疑的黑色喜劇,在曲折的情節中,帶觀眾一同經歷愛情裡的重要課題。

片中兩位主角摩根和珍,一同主持一個專門介紹女性連續殺人犯的廣播節目,名叫“Women Who Kill“。倆人不只是vj(!j2&aX#g5L-z&4^IpBDQs1m1qfgRLzLxTOq%xe7DZ6=Sa^m工作夥伴,也曾是情侶關係。但摩根認為這段感情已經失去了活力,只剩下瑣碎又無聊的日常共處時光,倆人意見分歧與爭執漸多,最後只得走上分手一途。但在此之後,他們仍共同居住與工作,習慣性地依賴著彼此。直到席夢的出現。

席夢,一個神秘而美豔的女孩,某日出現在摩根擔任志工的「綠色食物合作社」。那迷人的外表及陰鬱的氣質很快地擄獲了摩根的心,兩人隨即進入熱戀。摩根對席夢幾乎一無所知,但他沈浸在這樣的神秘感當中。珍則對席夢這樣的謎樣女子起了猜忌心理,於sZcU!zWdP-%[email protected](09Vz^(b$ZxnndBAkF是上網搜尋相關的資料,沒想到竟然發現席夢的身世與一位他們曾訪問過的連續殺人犯有關。摩根起初對珍的這般發現嗤之以鼻,並抱怨珍太過多疑。然而隨著他們身邊陸續發生了命案及不尋常的失蹤事件,使心思細膩而脆弱的摩根開始懷疑席夢真是另一個連續殺人犯,倆人關係一觸即發。

這部電影非常巧妙地點出愛情中許多有趣且值得思考的課題。

首先是「神秘感」在一段關係裡扮演的角色[email protected]+d^lqsWL(#cK5ZCukXT!^xo0kGJ=S。從摩根對珍的埋怨可以發現,摩根對於一個自己已瞭若指掌的伴侶感到疲乏,而冀求一段蒙著神秘彩紗的刺激關係。摩根的好友曾對他說:「神祕是昂貴的祕密」,他則回道:「不,神祕讓關係變得活躍。」是的,對於摩根而言,具有不確定性、令人難以掌握的新情人—席夢為生活提供了興奮劑,這段關係就像在進行一場矇著眼的大冒險,使他無法克制地期待與心跳。他厭倦了一成不變、平淡穩定的情感,他欲索求的是一段擁有驚奇並保有未知的戀愛。

即使未知必然帶來一定程度的恐懼,然而在關係的初期,這樣的恐懼容易被激情和新鮮感淡化,因而得以保持在忍受值內。就如同摩根HQBz-##UzWJMsOy^[email protected]@uGncc)[email protected]&86與席夢的第一次約會,席夢帶著摩根到了漆黑又陰森的公園,摩根即使心中恐懼仍鼓起勇氣同行,後來,席夢甚至走入了一個如隧道般的暗道之中,摩根當時問:「你確定前方沒有危險嗎?」席夢頭也不回,冷冷地回應道:「不確定。」接著邁步向前。摩根猶疑了一會兒,終仍跟上。

在愛的開始,我們總願冒險、願給予極大信任,只為與對方並肩前行。我們甚至視這樣懸而不定的神秘與未知為甘蜜為美饌。然而,隨著時間拉長,當初的信任漸漸被磨成薄片,一觸即碎,神秘感遂體現成實實在在的恐懼與猜疑。彼此再不誠實,關係就要毀滅。就如同摩根第一次跟著席夢回到他家,一進門眼見一個奇異的白色箱子,在詭譎的氣氛中,席夢緩緩拿起箱子向摩根走近,說道:「別人總好奇箱子裡有什麼。你若想知道,我現在就能給你看。」然而,摩根卻回應:「我是例外。」拒絕檢視NN_CgA(s=4$6&#MSQ2k=fx)Ukpccxj%7&!J9nDCmIstBh1f*4A箱子。摩根當下回絕了席夢的坦誠,他意欲讓這段關係的神秘感不要褪色。但當劇情發展到後頭,摩根慢慢地加深對席夢的猜忌,害怕他就是指甲刀殺人狂,竟選擇粗暴地偷偷撬開那白色箱子,揭開裡頭的秘密。

摩根犯了錯,他選擇在愛裡不讓彼此誠實。一開始源於對神秘感的執著而錯失瞭解對方的機會,到了後頭,開始有了猜疑之心時,也又不好好地將心中的困惑與席夢談談、不願意向他說真話、不試圖真誠地瞭解他、認識他。這便違反了一段k*#0dddqLwgSp3ozq#+Nwp2(H49A9JtuDhuQuI221jUrm5!N*X關係中「真誠」的重要性。

接著,還可以談一件有趣的事,太宰治的《人間失格》中有這麼一q9pkQutdE=G(CXpfe*ih(B+lY27x_^Um15GSA_^0)x(yhjNwd^段話:「膽小鬼連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都會受傷。」而摩根,正好就是這樣的膽小鬼。這段關係的悲劇性結尾,大部分責任可說都必須歸咎於摩根的脆弱。

摩根的脆弱究竟是什麼模樣呢?在片中,他被塑造為冷靜、可靠的正面形象,但仔細觀察,不難發現其脆弱的一面。摩根心思細膩敏感且非常膽小,例如他害怕到夜晚的公園、躲著席夢的期間一聽到聲響便驚慌地拿起球棒。他也經常游移不定,並且習慣將話悶在心裡頭,好比說他想與珍分開生活卻不直說,而是拐彎抹角地問:「你不覺得我們有時分開工作會比較好嗎?」又[email protected]^2kBMO#F5k0ecwg或者是明明已與席夢相戀卻對珍另結新歡感到不滿。另外,摩根強烈的防禦心也可應證他的脆弱,從頭到尾席夢都未出手攻擊摩根,摩根卻曾在廚房試圖拿刀自衛。最後,出手傷人、刺殺席夢的也是摩根。

 

邱妙津曾在《鱷XP&Ir=3AktiM8Lv0OPBnqq#[email protected]$TRp=7IMff3g$TS魚手記》中提到:「健康的人才有資格談戀愛,把愛情拿來治病只會病得更嚴重。」亦曾在其日記中寫道:「一個沒辦法愛自己的人也沒辦法去愛別人。」在無法處理好自己心中的恐懼以及脆弱之前,與他人相愛,經常會造成悲慘的傷害。

而這在電影的開頭便隱約的預示,片頭,珍和摩根到監獄訪談時,他對摩根說:「你必須好好研究你的541AO^6wc*khu=^[email protected]^xPFpW-BPiT6iLq+g)脆弱問題,把它處理好。因為為其受苦的常常是我。」一個人不健康的時候,儘管另一個生命全心地給予,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甚至會因為自己的病,而意欲毀滅太美好的那些。對於幸福,深深地深深地感到恐懼。就如同電影最後,席夢眼底波光如水,柔情軟聲向摩根說到:「我們可以幸福。讓我們一起變胖、一起變無聊。無事可以爭吵。替對方完成句子、穿對方的衣服,一起脆弱。」滿溢的愛與溫柔。下一刻摩根卻尖刀向前。一切歸於黑暗。使這段關係毀滅的,並不是席夢,而是摩根的心魔。

而電影的結尾也非常饒富意義。摩根刺傷了席夢後,茫然地走下樓,口中說著:「我傷了人。」他走出店門口、行於街上。此時背景音效是他和珍主持的節目內容,摩根和珍的聲音交錯出現:「我認為他是自衛。」「但他並沒有受到傷害。」「不過他受到了威脅。」「資料顯示他不應該這麼做。」「我相信他當時別無選擇。」「好吧,兩方的說法都很不明確,我想我們可以聽聽觀眾的看法。」電影於此結束。這樣的節目音效作為最後的旁白十分巧妙,顯見摩根站在自我保護的防禦立場,認為當下面對威脅別無選擇,但珍卻不這麼認為,這或許也是兩者感情觀的*91!Cv([email protected]*NZkK2fl)[email protected]+7urmrDz差異。最後,導演將問題丟回給觀眾,要觀影者思考,當我們作為摩根,面臨與席夢這樣的關係時、當我們真正去愛、去主導一段關係時,我們會怎麼處理?關於愛的抉擇,總是如此複雜且個人。但若選擇了真誠,並讓自己於準備好時再與他人相愛,或許,就不需要流血了。

 

第三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日期:2016.10.22-10.30 
《超殺新女友》上映場次:2016.10.23(日)/20:00/台北新光影城2廳 
            2016.10.26(三)/22:10/台北新光影城2廳 

作者:鄧欣容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導演歐佛勞爾葛雷澤新作《我的蛋糕師情人》改編自己的人生故事,橫跨柏林、耶路撒冷兩地拍攝,讓30幾個影展趨之若鶩,就連好萊塢片商也聞香而來買下翻拍版權。電影描述柏林的年輕蛋糕師傅有個祕密男友,男友在家鄉有妻小,只有每月到柏林出差時才能與他相聚。」

8/3 - 9/2 全台獨家搶先上架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