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LalaTai專訪紀錄片《日常對話》導演黃惠偵,該片榮獲2017年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 而述說相同故事,長度較短的《我和我的T媽媽》也榮獲南方影展的評審團獎、人權關懷獎,以及第39屆金穗獎首獎。

「這部作品不僅只於同志議題,更多的是家庭與母女關係。該慶幸這樣的故事發生在自己而非別人的生命中,唯有如此,故事才有機會被記錄下來。」──黃惠偵


(《日常對話》電影海報。)

6.導演的媽媽說「如果同志能結婚,她也不會結」。從這角度來看,妳覺得婚姻平權對你媽媽會有什麼影響嗎?

婚姻平權通過對我媽就完全沒有影響啊!我媽滿了解自己的,她說就算人生重新來過,她不會結婚生小孩,我也認同她(笑)。因為她是一個不適合當家長的人。zECzQuB2f^j2zA)&=UAlTX^ngZ8K)*_Te16cm+lyz(lWL_I_u^我曾問媽媽「如何看婚姻平權」,她回答:「啊人家要結婚就讓人家結婚。」因她覺得結婚沒什麼好處,自己不會想要結婚。

婚姻是人制定出QQ*Oy^H0axSB7MW!!!ai!m=m8lQOb3rgZL4D-DyMOyi-zZKTgv來的制度,本來就沒有道理去限制別人不能進來。我覺得這套制度最大的獲益者是國家,它讓人很努力為家庭付出,努力工作刺激經濟成長,國家也很好管理,若這套制度最大受益者是國家,為什麼還不讓別人進來呢?

另一方面,如果有人不想進入婚姻,那沒有人可以指著他說「你為什麼不進入婚姻」,尤其對女性說「妳不結婚、不生小yjCo57R1owc_VpWA1sdcd&!YwI)1VbtFT++PDBvAEwc%D52_8T孩是浪費妳的天職」,我認為,如果可以不要有這樣的想法,才是真正的婚姻平權。

婚姻平權通過之後,同志運動也不該停下來,因為還有許多需要改變的問題。我認為[email protected]#@OI-yS#k0()f+xN#Iph0=^「單身者、未婚的人」也應獲得保障。單身沒有必要被處罰。


(導演和媽媽的「餐桌對話」。)

7.電影過程中,有時媽媽軟性地拒絕說我要走了,或靜而不語,或催促訪問進度,她在「餐桌對話」時還抗議「為什麼妳沒問過她就進行拍攝」,但最終還是讓妳完成了這部片。妳認為為什麼媽媽會願意參與這部片?

《日常對話》團隊中一名資深剪輯師,他反覆觀看「餐桌對話」這場拍攝後對我說,其實妳媽媽V*C5qMrNBv+K6%@ln4n_Ag4%kCUGJO=0zx2M4krq2jVZ8)sdGW已經透過她的行動在回答妳的疑問──關於「妳愛不愛我」這件事情。「要是她不愛妳,怎麼會跟妳坐在那邊3個多小時,卻什麼也不說呢?」其實她隨時大可以離開。

「餐桌對話」是整個拍攝過程的最後一場,我媽媽也已經被拍了1年,但那天媽媽卻又突然說「妳要拍這個,怎麼都不先問我」?我也能理解,媽媽的反應其實是某種保護機制,直至「餐桌對話」那天,該問的都問了,也只剩一件事沒有說。所以,當媽媽看到家裡架了3台攝影機、幾組燈光的大陣仗,其實心裡也有數。因此,媽媽在一開頭便說「我也知道妳很討厭我」!來下馬威。我一聽到就想[email protected]!dnKY!+8BKrCh(6J+說,我是要來告訴媽媽「我沒有討厭妳」。(笑)

愛對我來說,抽象又複雜,而「媽媽有在乎我」,這對我來說便是愛了。

8.承上題,反過來導演你呢?在一直逼迫面對自己,與自己和解的拍攝過程中,曾經想過中止這個過程嗎?

拍攝過程非常辛苦,14年後我擁有了資金、團隊,卻還是很辛苦,但我始終沒有放棄,因為放棄會更痛苦。來到和朋友、至親生離死別的年紀,我很清楚自己不要有遺憾,與父母分別後,再也不會有任何機會再說什麼,我知7GVdkqwfO!Iq9=L&Hay^64qz+qni%_mDadO#)_JHinqJV1&mae道這並非我想要的。即使我拍完這部片,我們會吵架、關係反而更負面,可是至少是自己做的選擇。


(導演和媽媽的「餐桌對話」。)

9.從過去到現在,導演的生命經驗中總是被貼上許多標籤,如:中輟失學、媽媽是女同志、單親家庭等,請問導演如何面對這些標籤?

小時候面對這個還挺痛苦的,自己還在面對一個「我到底是誰」的狀態,可能都還不清楚自己是誰時,卻已[email protected]&I1gQk3*^8r$bRDnN#Sq=qhUzR)j#EMB^&Kg_3*-!經被貼上標籤。

現在我也會思考,對我而言「是已經撕下標籤了嗎」?還是「比較坦然地跟這些標籤共處」?我覺得,現在比較知道自己是誰,是更接近於後者的狀態。我也會替自己貼標籤,像「我是一個媽媽」。(笑)但這是我已經知道「自己是誰」的狀況底下v1bQN8hD61Sm=([email protected]=73NDF3aOC04Py0AqN7A_^cZa6^c_S,此刻被貼上標籤,感覺並沒有那麼強烈,只覺得「我就是這樣,不然呢」?

我覺得每個人一生下來,就被賦予的功課是「知道自己是誰以及跟社會的關聯」,我也希望自己對女兒做到這一點,在她還不清楚「自己是誰」之前,不要給她任何框架或是標籤,要給她空間去找到「自己是誰」,因為你沒辦法阻止外面的人如何看待你,可%[email protected]=t2%()OHOq$4*8Pos^Qa8QK_A7$Qc!9LZZV3Dcj%1YH是你可以自己決定怎麼看待自己。


(導演認為女兒為自己和母親的關係帶來改變。)

10.導演雖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可能也沒有資源上學或爬升階級,但仍努力在工作之餘充實自己,學習拍攝紀錄片的知識,請導演給予失學的孩子建議,如何在生活及學習之間取得平衡?

比起給失學的孩子建議,我更想給他們週遭的大人建議。

小時候的我,身邊有什麼材料就讀什麼,媽媽的友人會有與我同齡的小孩,我就會讀他們讀過的參考書或者是報紙,年紀再大一點點,有了零用錢後,就會去看漫畫書。我生長在一個幸運的年代,第四台蓬勃發展,當時的我也就什麼都看。所以我覺得「不要限制孩子發展」,讓他多看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也Z%WZW#!SCA9k)[email protected]=S6-D^bYnNyA%V7dq8=1qNqJB2)#G^pDE挺好的」。

此次去柏林影展,我看到許多令人驚訝的事,街頭露出一則網路平台的廣告,圖片是一根被切了好幾段、血淋淋的手指,當時我不禁擔心,「這個廣告放在這邊真的沒[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ISmNc_I7u問題嗎?不會有血腥、暴力的擔心嗎?」況且有好多小孩就在下方走來走去。

另外,影展將電影分級處理,卻也相當多元,不會因為出現身體裸露,就F!l5BtWsG75U^0_BzCa82RimufSDI*GFgET9iwc^g#eVIn^uQL一定會被歸在限制級當中。我覺得德國人教導孩子「如何看待身體」的方式滿有趣的,有時候太多限制,反而會讓孩子產生奇怪的連結,如此一來更不健康。

11.對於在底層生活的同志們,可能沉浸於偏鄉文化,可能也沒有資源上學或爬升階級,但是他們卻可能面對強大的恐同,導演認為有什麼方法提供給他們,處理這個難題?

大人們要努力不斷的學習,才能夠協助孩子。知識很重要,找到正確的資訊,相信自己的存在有意義,大人的責任是要幫小孩製造出那樣的空間,讓他們覺得自己le7K!ObyvkD13s5q6LNYSG%&1ikWpa9lPqvwsmNU*(jWqhnAUv的存在有意義。

反同婚者認為「同志不能擁有小孩,小孩會被歧視」,我反而覺得是要改善歧視。我曾去偏鄉放映電影,有人認為同志不能結婚,因為他們都不生小孩,人類就會滅亡(笑)。但是,若你找到他聽得懂的語言,解釋:「現在許多年輕人也不結婚、VEryHFzyN79iNHag#n6^S!NToREI50l6frZ#2psGDHUe_Pm^ge不生小孩,生育率很低並非因同志結婚」,他們聽了就會覺得有點道理。

我認為要找到對的對話方式,很多時候都會想要急著說服對方接受你的想法,但對H&p_+G_5r&^fvg*[email protected](fbjU5jaV82Y話前要先聽聽對方的疑慮,再去解決。

有同志朋友問我「如何跟家人對話,接受自己的身分」。身為同志的家人,我建議先站在家人的角度看,理解他們z(W0$tj5))*[email protected]!x)#oEGYJhrFesyHtS_PE+^MLqd6JX*@v$GnO為何無法接受,通常是因為他們擔心你,那就告訴他不用擔心,找出他們的矛盾點。我覺得語言是很容易讓人誤解的工具,每個人對文字的認知不同,所以真的很需要學習好好聽人講話,也把話講清楚。這些事情很基本,可是學校也不太教我們。


(阿嬤與孫女的對話。圖/日常對話)

剪輯師說,整部電影的最後30秒已經說)5lO3g#&aP$9K^ntPLouuz0q4*[email protected]&8aqS*!7ceRE3KU=6完一切故事,可以看到人對於情感的需求或是質問。我女兒2、3歲的小孩就已經在做這件事,人一出生,便在追尋、疑問到底有沒有愛,再來是表達。

溝通並非容易的事,要來來回回好幾遍。我媽o9xhFuiO1=&cPRJ8BDk!L*Xni0=JJgI7H3!sXXIPpcQ(cF7342媽也是,在聽到孫女問「愛不愛我」時,第一次就故意回答「我不愛你,你那麼壞」,但其實那不是她心裡想說的話。要持續溝通對話,也許有一天頻道對到的時候,就成功了。

《日常對話》預告片

想看黃惠偵導演的推薦電影,歡迎在GagaOOLala同志電影線上看免費體驗

閱讀專訪導演黃惠偵(上):有能力安頓好自己再和家人溝通

超人氣的女同志PPL情侶兔女狼蜜月系列影片來啦!兔女狼在5月24日登記結婚之後,搭乘同志友善的航空公司加拿大航空,前往加拿大溫哥華度蜜月。一起來看她們的專欄文章以及超閃的系列影片吧!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