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骨妹》導演徐欣羨(右)。(圖/華映娛樂)

女同志電影《骨妹》即將於7/7日在台上映,LalaTai也特別專訪來自澳門的新銳導演徐欣羨,來和我們談談新作《骨妹》以及她對同志議題的看法。徐欣羨導演先前便有處理同志題材的作品《櫃裡孩》(2012),以及拍攝澳門三位前輩女作家故事的《荒蕪中栽花》( 2014),而2016年的《骨妹》則是她首部劇情長片,也%4hz#@oKpj=!JDj6W((WXVJKvatZAgsv^hJR3Ryx)!pksj8k&+憑藉此片獲得第一屆澳門觀眾大獎。而「骨妹」到底是什麼呢?骨妹其實是港澳地區女性按摩工作者的代稱,也令人好奇導演拍攝這部片背後的意義,一起來看看徐欣羨導演的回答吧!


《櫃裡孩》。(圖/力報)

1.導演在台灣求學期間想到《骨妹》這個劇本,也從媽媽那邊聽到許多阿姨的故事,當時為什麼想要用「骨場」這個場景來講7L9Uh55NZZy&XE$PM_gJ#(65AgKBTbg$s0N4l&-=VoyotOb7a3女人間的愛?

最先想要撰寫這樣的故事,是因為我小時候常常看到在「骨場」工作的阿姨,卻不知道她們的職業為何,雖然那時^5a*E(X1TTIH*zApTGl_R1P*NRQF#UT-YnpA)vy7K)[email protected]的我年紀還小,但也能感受到這些阿姨與平常的家庭主婦有些不同。長大之後,媽媽與我分享她和阿姨們的趣事,我也把舊時光的回憶和趣事連結,覺得阿姨們很特別,而這樣的特別引起我拍攝她們故事的動機。

其實,這條感情線是虛構的,這些阿姨並沒有蘊含女同志的情感。但我覺得阿姨之間互SX-mo5bgR94P5VL(Sz4Js2B_JoE7Mfq+j9PjEHr#e*J!z-*ZUK相幫忙的情誼,義氣讓我印象深刻,這也是我想拍《骨妹》的原因。


女同志電影《骨妹》7/7日在台上映。(圖/華映娛樂)

2. 整部片兩個女生都有男人追求,但是兩個女生間的情誼卻比與男人還親,導演會如何稱呼她們的感情?對導演來說這會是一部「女同志」電影嗎?

我並不介意大家將《骨妹》定義為女同志電影,只是對我而言,當初為何沒有把這段關係寫得更深,[email protected]+eC7hH28_kY-)e&qs4KYdWBAm6YIVl原因在於和編劇討論過後,編劇認為有兩個方法讓故事更好:一是將兩者情感加深,另一則是讓兩人停留在朋友關係。最後保留這樣的感覺是因為,我覺得現在電影所傳達的感情濃度剛好,不會被輕易發現,也符合劇情走向,詩詩來到台灣後才覺察到自己的情感。

我在撰寫劇本時,同時也思考關於同志議題,對於這兩個角色來說,詩詩之所以當時未察覺她們的情感,是因為她處於90年代的澳門,當時根本沒有同志相關的資訊,她不知道與另一個女人共同撫養小孩是一種可能的關係。我認為這是「標籤」的問題,所以我覺得也沒有必要定義,她們有可能是女同志、sWQvCCgJQA_b&cEdAOgSihBY=L9s^Pj%xxV(QpRdHdK^qdpDL(雙性戀,妳可以有無限的標籤去定義她們,但最能夠確定的是她們之間的愛。


(圖/華映娛樂)

3.導演曾在專訪中提到找台灣當場景是想要找一個舒服的地方讓詩詩生活,能否再[email protected]@u*ShnoYT3WU91^c$Lovy3n4(Q-xfQD69pLxiBTKvI4說說妳認為台灣與澳門的差別?

會選擇台灣作為拍攝場景,是因當時澳門經濟很差,有許多阿姨真的選擇搬遷到台灣來生活,某個程度是因為這樣才選擇台灣。第二則是因為我曾經在台灣生活4年,對於台灣也有一份特殊的情感。這也是詩詩可以逃離的避風港,才選擇宜蘭s61jIjPqsh48yNUKmO0xnH8w%4yY*MKa%gknLY#7L5t*pP$I20這個生活步調較緩慢的城市。

90年代的澳門對於台灣的想像,則和近年有所不同。像我媽媽、90年代的人們認為,香港是較台灣更YOc3%euJDq-3^6j-yk9wC%NPNmInj_3vXAiDXWyU3DZ4xqwU&-為繁榮之處。現在,台灣則變成一種憧憬,是一個充滿可能性的地方,如果你不想要過一樣的生活,如:在澳門擔任公務員、賭場工作人員,便可以選擇來台灣。片中,樂樂也有相同情況,因為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比較像是澳門現在年輕人的狀態。

4.導演曾來台灣念大學,請問妳對於台灣女同志圈內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麼呢?

我印象深刻的是當時上映的女同志電影《刺青》,電影套票賣得非常好,大家都非常瘋狂。

其實,《骨妹》電影工作人員們都認為,詩詩不可能不知道她對凝凝的NC^sTmbCRR)Ey^U6on1xKqm^[email protected]=csZ_%aWqkbO7^情感,但我認為這是有可能的。就我自身例子來說,中學時,我曾經非常喜歡一個女生,未曾和女生交往過的我,當時沒有察覺這是愛,因為身處的環境並未把這樣的感情定義成愛,反而認為這只是一種崇拜。而我來到台灣念大學之後,接觸到女同志的文化、交了女友之後,才發覺原來中學時的情感就是愛呀!我也將這份錯過的感覺注入詩詩身上。


詩詩。(圖/華映娛樂)

5.導演能推薦一部自己最喜歡的女同志電影給LalaTai的讀者嗎?為什麼喜歡它?

我很喜歡香港早年的電影《蝴蝶》,也曾閱讀過台灣原著小說。因為我覺得將小說拍成電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而《蝴蝶》將原著小說台灣背景置換成香港背景、片中的運動改為六四學運,這樣的改變非常成功,很少有電影改得這麼好,時空的穿插也處理得IVOBiMM2b_243bgesPdv$RsB&%6kkKn)acoB1lY8ataqQ^vprv非常好,演員也把激情的畫面詮釋得很棒。


導演推薦香港女同志電影《蝴蝶》。(圖/華映娛樂)

6.導演之後會想要繼續拍攝關於同志議題的電影嗎?

其實,各種題材都有構思,當然同志題材也包含在內。雖然主流電影當中,同志角色不多,但我們的生活中同志是那麼Kec^[email protected]@N(4H#[email protected]常出現的。即使下一部電影的拍攝主題,並非以同志為主要題材,仍會讓同志在電影中自然地出現。

7.導演想對台灣同志、澳門同志朋友說的話?

台灣同志近日剛通過婚姻平權,我替台灣的同志朋友感到非常開心,因為自己也曾在台灣念書,雖然並非每位同志都想要結婚,但這是每個人都該擁有的權利。台灣在亞洲相對也是走得比較前面,大家也都希望台灣*osP3#Jl2yEkO#-Nm0Oso#j+R8_anvHwUi7L=s-puBRk3o+a3#繼續前進,讓其他國家能知道我們可以走得更遠。

我認為澳門在這方面來說落後許多,連性別歧視的相關法律都尚未通過,還有許多需要努力的地方,希望大家更加關注這個議題,才可能有機會去討[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論。

《骨妹》預告

風流成性、旅居邁阿密的伊內絲決定回到馬德里,探視多年來在她心頭縈繞不去的異女密友蘿拉,當年伊內絲正是因為對蘿拉無法抑制的強烈慾望,而在婚禮當天承諾恐懼症發作,拋棄當時已借精懷孕的未婚妻薇若妮卡,但她不知道蘿拉如今與薇若妮卡及她未曾謀面的「女兒」同住,當天大夥兒正準備慶祝女孩初經來潮,伊內絲的意外造訪吹皺一池「春」水之餘,也吹響了對當代同志婚家生活形態的探討。

30秒註冊,馬上看《我的萬人迷女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