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BBC)

「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比什麼都重要。」──吳爾芙

英國女作家維吉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對[email protected])U0s=A=Wa^G89d2hAzn0oq-EPcHT於女性主義、精神健康以及文學具有卓越貢獻,而她的私生活亦是後人茶餘飯後的話題,譬如她的性向,雙性戀身份替她更添獨特風采。


(圖/Vulture)

1.她的性向

1922 年,吳爾芙遇見同是女作家的兼詩人的維塔‧薩克維爾‧韋斯特(Vita Sackville-West),兩q1AbNfJAn*EIHcyX0Wjlsz%Ctucwwpl!eDrOw7$J(-JPLpMx&d人展出一段親密關係,根據一封吳爾芙丈夫哈洛(Harold Nicolson)於 1926 年的信件裡指出,維塔曾透露她與吳爾芙性交兩次。

兩人的關係超越肉體,維塔亦是吳爾芙遭逢精神疾病時的心靈支柱,在她們相遇z9CLXtz*kHC=ouOJBUTzO=osT!BL10gALtURsszC4#nV*+$-z%後的第六年,吳爾芙發表了帶有自傳色彩的小說《奧蘭多》(Orlando),描述主角奧蘭多由男性轉變為女性的奇妙過程,並經歷了三百年不衰老的歲月,各別與兩種性別交往。《奧蘭多》一書以維塔為繆思,維塔的兒子稱之為最長且迷人的情書。

這裡有一封維塔寫給吳爾芙的信,道盡其對愛人的思念:

on Twitter

(圖/推特)

2.精神狀態

吳爾芙於 1941 年投河自盡,享年 59 歲,@Im=!o(T*adHQ8NgXIs_g$PVaA9QjPj_QDUbG3S_pBjcb!s#PO終其一生為躁鬱症所擾,母親於 1895 年時去世,當時僅 13 歲的她首次遭逢精神崩潰。


(圖/HuffingPost)

1910、1912至1913 年期間,她於特威克納姆的女性精神疾病中心C2pr0PpQ9qQq9+QFc&y=Oat^bx6oxjQWsWmx$ESxI9paocTs5y接受治療,維塔成為吳爾芙的寫作動力。

而二戰時期,英國正面臨德軍的閃電戰,吳爾芙開始迷戀死亡題材,使她的性格更加黑暗,她予以丈夫的+1*XopNBvgsc72SPCTx87G0v-&%Ky(QiJf8Ab29tbA(cdsxo#-遺書寫道:「你以超越任何凡人的形態,賜予我最可貴的快樂,在這可怕的疾病來臨前,沒有人比我們還要快樂。」


(圖/NewIndianExpress)

「女性若是想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

3.影響女權

吳爾芙被譽為最偉大的女權作家之一,1929 年發行的作品《自己的房間》(A Room of One's Own)收錄她至劍橋G*VBh!#&tAeU_!BksEj7h*y4e4P%o#rAV_E6hhZl!ZNTNvj)EA大學紐南學院和格頓學院的演講論文,探討身為女性作家的難處,以及兩性間的不平權對待,她的女性主義與同志相關作品至今仍是許多學術研究的指標。

4.歷史地位

直至七零年代的女權運動盛行後,吳爾芙的女權形象才受到矚目,並成為女性主義的精神領袖,她於《自己的房間》裡寫道:「你儘管鎖上圖書館吧,我的自由心智是不受門窗、鎖鏈、螺栓所限制i91T(qd_cV%(jF!F0_Z$1CUcLg)[email protected]的。」

Source:Gay Star News

作者:Moon

16歲的卡麥蓉,從小父母在車禍中雙亡,在她心中造成揮之不去的陰影,並讓叛逆獨行。當在高中畢業舞會被抓到與女同學親熱後,她被有狂熱宗教傾向的嬸嬸,強迫送入性向改造夏令營「掰直」。在這荒謬的營中生活,她結識了許多天涯淪落人,最後決定坦然面對真我,找到心方向……

30秒註冊,馬上看《她的錯誤教育》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