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yIJtTaYf$GSvT6S)Om4kRXPhI5z2ZLU*[email protected]$X流大學畢業、順利就職的菁英人生,卻在23歲時丟了工作、迷失了方向,作者身心並用,陪伴客人尋找往前邁進的「契機」,過程中,也開始願意相信自己、為人生努力──。

現役蕾絲邊應召經營者兼性工作者首度現身說法,娓娓道出她的,以及她們的故事。

(圖/台灣東販)

寂寞、懷疑、不安、傾洩或找尋慾望,陪伴客人思考、面對內心的想望,提供貼近需求的服務。蕾絲邊應召觸碰L4Yla&TbkjVXuRWdDvG9Oc+nz^WR#iXpJ_GOc_r18EO2%R+)2S的不只是顧客的身體,還有心──

「我YYnlvvkD3zy!d_^D$^IL4)SPlM(IGyEhWiKQcq*%$hL(&b0xj=跟丈夫已經在一起12年了。在我生病的那段期間,他也一直陪伴在我身邊扶持我。不管是生病前還是生病後,我都很愛他,他是我最重要的伴侶。不過,自從我生病後,就無法再履行夫妻的義務了……」

「都這個年紀了還沒男朋友、穿著打扮也不時髦、又沒有經驗,我覺得自己好丟臉,很想有所改變。可是為了有異性緣,就TQ$paFZ4Cj$JGZYmDQ^MbkR^dv1I7t%X14JsuvBhW^3&4p^wdj必須配合、討好男人的一些行為,我實在做不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所以才決定殺到這裡來,真的很抱歉。」

這些故事並沒有璀璨耀眼的情09n#BQkcD%rkhWrixNLftBUIRiu_^c0wdJ3zz^^THg%Xijralr節,有時冷硬,有時扭曲,有時在某處便被切斷。然而這些故事,都是每位女性的人生。

「我的工作並非只是滿足客人的性需求而已。來到這裡的女性們皆帶著不同的故事片段。世間或許會將其稱之為有問題或不尋常,但在我看來,[email protected]$^MBRz^9FO-UYRr5CtNJk8這就像是還沒有被任何人閱讀過的書本,正靜靜地等待誰來翻閱。陪伴她們一起解讀那些故事就是我的工作。」

內容試閱 第一次接客,見面地點就在新宿伊勢丹前

伊勢丹百貨的化妝室鏡子很傷腦筋,會讓人的皮膚與氣色看起來很好,而忍不住開心一下,這倒也無所謂,只是在這種時候不希望它照得太清楚,讓人無所遁形,我一邊想著這件事,一邊塗上能瞬間予人明豔n(=+!yDjIVet5a%qPFJVVb5*1yt^z0n%Lc1X5))!Vl_LNeztl2動人印象的紅色唇釉。悄悄看一下四周,這些人可能等一下有約吧,正聚精會神地往臉上擦脂抹粉。以再過不久就要卸妝為前提而化妝的人,或許只有我而已。思及此,頓時產生一種不可思議的情緒。

2017年4月底左右,我在伊勢丹新宿的女性化妝室。這天是我踏入蕾絲邊應召業後值得紀念的初次出勤日,為了進行見面前的最終確認而來這裡報x+iEUa-)j6^MSnU1LAf%v_4YbvIiBlg9VbR4hVGqlW(QaGNV_6到。久住在前一天傳LINE表示:

「剛開始或許會緊張,但妳可以的,加油(^^)」

這內容也太敷衍了吧,讓我忍不住感到無力。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場。

我反覆背記工作流程:確認見面對象的名字、報上自己的名諱。在前往飯店的路上不著痕跡地詢問對方的身家背景。抵達iI^igqO02kMPg2dcBhtgz0WI+43ud%7AamxpcpF5#EFeb$oGre飯店後,將對方的衣物掛在衣架上、手機設定鬧鐘,費用必須在一開始就結算。先聊一下天,然後進行挑逗。久住所經營的應召服務,低消為短程的六十分鐘套餐,老實說真的很緊湊。也有時間比較長的套餐,但對缺乏色情店經驗的女性而言,最具人氣的似乎就是感覺像試用,比較好下手的短程套餐。抵達飯店前的這段路程並不計時,但幾乎沒有時間做愛。相較於最少還能確保大約兩小時接客時間的女公關,這無疑是速戰速決。必須在這個極短的時間內帶出對方的需求,並使其感到滿足。

抬起頭才發現鏡子裡的這名女子臉部線條有點僵硬,而且面無表情,臉色則略顯蒼白。若端出當女公關時那種百分百逢迎諂媚的態度,感覺會被看穿,讓我猶豫不知該如何自處。瞪視著鏡中Vg(X&I32_hL3KxVkaj*#[email protected]!l$x0bX人的那雙不設防的黑眼瞳閃爍飄移。我有點後悔自己沒配戴角膜變色片來。根據久住事先傳來的訊息,今天的客人名字為朱璃,年齡為三十多歲。註冊時所輸入的資料只有這樣而已。除非有加購指定項目或在備註欄填寫注意事項,否則在客人預約時所能得知的資訊幾乎等於零。只能透過短暫的對話問出或是察覺對方的要求。

踏入這一行後,我為自己取了「Mitsu」這個新名字。Mitsu以兩個平假名組成。這個字與蜂蜜的蜜,祕密的密的日文發音相同,並隱含著女性的蜜與密的意義。在這個很容易撞名的業界,應該相當特別。「Mitsu」既是我自己,也是從事這個工作時的ASS$esiO122eZJ#_ygtCVC6fGxit_Rffa9WsSlKGgMSvdbLw!m另一個人格。我會盡量貼近客人的要求,但不會勉強自己來配合對方。不說謊,以誠懇的做人態度與客人接觸,但不流於阿諛諂媚,而是以自身真實的一面來一決勝負。

話說回來,這名客人對我一無所知。她所註明的希望(uv%JG1tGUDUXFrESzyA8vM7MssaJ=J)[email protected]@條件為身材高挑,久住似乎是因為這樣才指派給我,但她根本不知道會是誰來服務。所以說最不安的其實是對方。我使出渾身的力量從化妝室的椅子上站起身。

對方留著一頭黑色直髮,據說當天會穿著藍色洋裝。17點在伊勢丹正面玄關見面。我在約定時間的十分鐘前走到指定地點查看,已經有個符合特徵的人站在那裡。那人倚靠著刻有歌德樣式繁重裝飾的大理石柱站著。未染過的黑長髮在身後隨風飄揚,從側臉角度看來,嘴巴顯得微凸。應該三十五歲左右吧。柔軟的藍洋裝被風S%YFkgjM6q)#TUWdb*-ThxTuec2FaollWOwdozo9MW*%[email protected]@$!吹得緊緊貼住身體,與向晚時分趕著現身的粉紅天空形成美麗的對比。猶豫不前也成不了事,我直接向她走近。在彼此只剩一公尺距離的地點,她也察覺到我的存在。啊啊,原來是妳的恍然大悟感,以及期待與困惑的情緒在她臉上一閃而過。我假裝沒注意到她打量著我的視線,並跳入這個空白的區間裡。在那瞬間眼前突然變得一片白,好不容易故作鎮定與她對視,接著只要說出開場白就好。

「是朱璃小姐嗎?很高興見到妳,我是Mitsu。」

剛起頭的對話為何總是如此坑坑巴巴呢。明明不知該往何處前進,但不前進就永遠抵達不了目的地。今天的賓館是由朱璃小姐指定的。地點位於歌舞伎町二丁目。在前往賓館途中,為了避免冷場沒話聊,我試著慢慢地調整話題的方向、說話速度與類型。在對方不會感到厭煩的程度下,不動聲1=4D+Gcg2mbQ$&Oeb=M1+(HUbdBoD=UQD3QzmEhS2z1BIu5rny色地丟出對話。

「今天放假嗎?」

「啊,是啊。我請特休來的。」

原來是上班族。「那今天應該比平常更有時間慢慢準備吧。上午有好好休息嗎?」

「睡了個大頭覺,實在是睡太久了。」她的眼周表層有著淺淺的細紋。

無論我提出什麼問題,朱璃小姐總是詳實又客氣地根據自己的步調來回答。雖說難掩緊張的情緒,但或許她原本就是文靜又低調的類型也說不定。由於久住所設計的官網實在浮誇到令人不敢恭維,老實說我還嚴陣以待,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會去那網站預約並前來相見呢。萬萬沒想到會是一般的清秀佳人。問了朱璃小姐才得知,她任職於金融業。我想像著她平時在辦公室工作到很晚,身為小主管而且做事認a$w2^=o_1cp=(v1UeU7Cy%+v9S)EW%_l0-2yq(CTbo29Qet_gC真的模樣。梳理得整整齊齊的硬質長髮、精挑細選一看就像在百貨公司購入的優質服飾、手上則佩戴著與年齡相符的高質感手錶。完全能讓人感受到她彬彬有禮的應對、謹慎而且確實的工作態度。興趣是飛靶射擊,出人意表的是她假日似乎是戶外派。就外型來看,在我眼前的朱璃小姐與蕾絲邊應召完全扯不上邊。以她的年紀來推敲,就算已婚也一點都不奇怪。我不動聲色地確認了一下,修長的手指上不見任何痕跡。

社會大眾對於女性XqKjRi-*[email protected]+BLb9+ArQ7&2gW=N^jlf)9vF3SP叫應召這件事本身的偏見與打壓程度甚深。無法如男性般將這件事當成同性之間的玩笑並互通有無,只能以不能說的祕密與禁忌處理之。後來當我公開自己是蕾絲邊應召女郎的身分後,才發現有些人會小心翼翼,有些人則難掩居心,但幾乎百分百之會丟出相同的疑問:

女人為何會叫應召?那個人是女同志?大家的性慾都很強?反正就是BE4^31BzlzfFAfE=!U&4MeKSjB+Rqz4tAZEQW(NAL(NRT80F72欲求不滿嘛、她們都很乏人問津嗎、應該就是長得很抱歉的歐巴桑吧?

這些不會在男性色情店聽到的疑問,一旦主角轉換成女FeT6(EmBw*_aG1M)w*v&=b0ZQlaARfeG%33smPMTR=7=im-Fc^性就會遭到萬箭齊發,不但得應付無數的為什麼,還會被要求做出說明,而且最好是嚴重或悲慘的理由。

我不需要什麼辯解的理由,只是想知道,也希望對方能告訴我,為何會來到這裡,以及希望我做些什麼。

抵達飯店後由朱璃小姐選擇房型。她柔嫩的手指在櫃台毫不遲疑地按下點選9Sv3jgz9AFM+TP9f8nLn$E8pC+mU5pBEezUQR*hCZh7xk([email protected]%J房型的按鍵,電子面板的白色光線薄薄地照在她臉上。看她的樣子,總覺得似乎對這種事習以為常。進到房間後才發現裡面意外地寬敞潔淨。愛情賓館的房間往往陽春簡易,不然就是走奇怪的豪奢路線,這裡的擺設雖具有獨特的存在感,但環境整潔、風格洗鍊,看起來就像普通的飯店。朱璃小姐旋即在我身旁脫掉外套,我急忙用衣架掛好。

她主動交給我裝著新鈔的白色信封,金額剛剛好。在我接過信封後,她便先行淋浴。看到她穿著浴袍出來後,我也立刻起身迅速做準備。我在小小浴室內將賓館所提供的沐浴乳倒在手上快速搓開,lp2zaqqX0GUVa)Ve9+G&^J)y2^7t_&LBpf%ag2%coWaPgjw$35全身上下洗得乾乾淨淨。專注在清潔身體這件事上不去多想,就會覺得索然無味,三兩下就能結束。我套著浴袍回到房間內,殘留在雙腳之間的水氣莫名地帶來寒意。

朱璃小姐穿著白色浴袍坐在床邊。房間的照明在我淋浴時已調暗,所有事物的輪廓彷彿漸漸融化在曖昧的黑暗裡。外頭的亮光與喧囂全都到不了這裡。我一邊靠近床鋪,一邊在腦中迅速模擬流程。先接吻、將朱璃小姐撲倒,接著M4VBFDPCwM0b!c!bv3IB$GBwQ#fwkC9FJU*Wb3TyDmc2)_e$G0解開浴袍的綁帶。我在上面探尋她的身體反應。一切僅止於肌膚的接觸,然後時間到。

「朱璃小姐。」

我忍不住出聲喚她,原本陷入寂靜的這個房間起了小小的漣漪。當我坐在朱璃小姐身旁時,她倏地抬起眼。

「為什麼今天會想利用蕾絲邊應召服務呢?」

朱璃小姐聞言微微地偏著頭。這麼說來,一般很少有機會像ytXJdl5wD-4e27od8AKXw_YzfAV^_bLQ1^hx3Xk%TpGI!70N%K這樣與年長女性關在密室共度時光。當她沉默時會有奇妙的存在感。

「我只是覺得在不太瞭解朱璃小姐的情況下,可能沒辦法做得很好。或許妳會覺得我是個怪人。」彼此明明面對面靠得這nIZ=R)W6ftds!FbV#nCkq8+qj)FWF=GjvX7$*+Ijg4I19N#L3n麼近,但燈光昏暗再加上逆光的緣故,無法看清楚她的臉。朱璃小姐的身體稍微動了一下。「瞭解我嗎......我想想喔。」她的聲音顯得顫抖。原本持平的聲波略為崩塌,新的波浪又從下方竄起。「啊,是不是我做了什麼奇怪的事?其實這種服務我只用過一次,所以還不是很習慣。」

機會來了。我接著問:「是什麼原因讓妳決定體驗看看呢?」

f3sSuv-%G-RoqDVO8!eRRC*^4O$ICnYz*G2*FS(mO!Ln9m08bd乎其微的空調背景聲音中夾雜著她的呼吸聲。「嗯—該怎麼說呢。」將注意力集中在說話聲時會發現一件事。人的情緒會比想像中更如實反映在音調、說話速度、語氣以及節奏上。展現朱璃小姐的意志與情感的細微聲響集合體被打亂,略起波瀾然後變得明亮。

「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其實有個人讓我有點心動。」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朱璃小姐這一串的反應是出6M#dxeOrRABTHZ_^3XGg-0-_2bDLMRsG$%[email protected]$dw4PGMd)於害羞。「啊,只是有點心動而已啦,完全不知道對方是否對我有意思,我也無法清楚說出喜歡到什麼程度。」

據朱璃小姐表示,彼此是透過飛靶射擊認識的。會出於興趣而參與競賽的人其實有限,而且競賽2x^Trm5&9X9m([email protected])ICNqu1gt%+(hd8Eej0時大家會長時間待在同一個場地,因此結緣。起初並沒有特別的想法,但愈來愈在意起對方。

「就是會忍不住想到那個人吧。」

「......是啊。」不知為何,我覺得很開心。

接下來朱璃小姐的聲音略顯薄弱。「說來丟臉,我完全沒有那方面的經驗,甚至覺得這輩子可能就是一個人。實在是太久沒談戀愛了,萬一真的交往然後要發生進一步的關係時,都這把歲數了還很生疏,對方應該會覺qOSWq2KBv%[email protected]#1434G+V=%YTXB*_ilVC+W+SID126得排斥吧,感覺有負擔。所以我才想稍微練習一下。」

蕾絲邊應召業有趣的地方在於,實際接觸後才會發現,很多客人並非女同志身分。而且搞不好非女同志反而占多數。即便有情慾,但要與不具戀愛情感的男性發生肉體關係,大部分的女性還是會覺得抗拒與不安。有些人則是對男性本身感到警戒或恐懼。而且對象是男性時,言行舉止就必須表現得女性化,這點也讓有些人感到壓抑。必須處於被動立場、必須假裝高潮,無疑就是壓力的來源。女性想要主動享受這項E0%-yS8iX_u#oR7Af#vVZDor&^bg=FudhjJJqNFtKS29uacIVJ行為的樂趣,往往伴隨著阻礙。正因如此,很想與人有身體上的接觸時,才會找上蕾絲邊應召。

朱璃小姐的聲音很開朗,就像卸下重擔般輕盈。不,或許這是明確釐清自我目的之vx5&7dvZi-CYTuFn(DUvpd48HMUC9Z+Xtu%%YU%4rWncni!RNQ人,下定決心的象徵也說不定。「可能沒什麼人會像我這樣,把應召小姐當成練習的對象。」

「不會啊,我們很歡迎的。反而聽說這類型的客人還挺多呢。」我牽起朱璃小姐柔軟的手。

「先試著適應這樣的狀況,然後發自內心覺得跟某x6ncgWniWq9iFUo)4$wvOOALXoavvV0=qot48Mc5p3LI4Yn0TF人做這件事應該會很愉快,光是這樣叫應召這件事本身就具有意義。」

「那我就放心了。所以我也沒有希望什zb+^+lh&wK_2LBaeqhRF9gjX#P&LgUJCUZkk6m-W+el6ErG0_u麼特別的服務。上回那位小姐為我做了很多,但我自己也不曉得什麼才是正確的。」

「我認為性行為沒有所謂的正不正確。目標應該放在自己能放鬆享受這件事上。」

我溫柔地撫摸朱璃小姐散發著光澤的微溼黑髮,接下來是小巧的耳朵。肌膚有趣的地方在於,被觸摸過的地方與未被觸摸之處的質感會有所變化。被觸摸的部分會變柔軟,就好像皮膚表面的薄膜剝落Olgqt-9OuQ_*KRELXnf^1XfNOjp*uKxTP*ST*vvQcV8^H_ETY$,顯露出某種特質般。肌膚之親,真的是很貼切的表現。

「那也很久沒接吻了嗎?」

「啊,這麼說來好像是耶。」

「那我可以親妳嗎?」

我迅速靠近黑髮下低垂的臉孔,並貼上她的雙唇。朱璃小姐的嘴唇相當有彈性,並能感受到嘴唇後方碩大牙齒的存在感。就像用話語交談般,以嘴唇來抒發情感。在我以唇輕咬與輕吻的反覆攻勢$LFjh^2pcJ8e6l&Z$m+^Nt7G+xXTot9oWpIWpGKQD)uh=9yNjN下,朱璃小姐終於顫巍巍地張開嘴巴。與我交纏的手稍微抖了一下,又再度確實地緊握。在昏暗的氣氛下,十指緊扣的溫度從遠方緩緩地傳向周身。能獲得朱璃小姐這份純情與愛慕的對象,相信一定很幸福。

DB8eifr^R*ufHojpN+!gKO13fG))ih1zx7hQJ_sW-3aMTNp0nx默地互吻一段時間後,我靜靜地收回舌頭,並注視著朱璃小姐。溼潤的嘴巴帶著一絲涼意。「可以再進一步嗎?」她像個孩子般地點點頭。

19點左右,當我獨自一人走在新宿站附近時,包包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久住傳LINE給我。「辛苦了!第一次出任務如何?」我迫不及待想分享,7P-Mnv8leAY6h8+MN$R^3xebk5VBkzCOUx8uYK6Ow%Qa%#&qK4迅速滑動手指回覆「非常有趣!」

回想起才剛分開,踏上歸途的朱璃小姐。在這件事在我心中不知為何已成回憶。她會從新宿站回到離住家最近的車站。在平日的這個時段,車站前擠滿了準備返家的人潮,大家都行色匆匆地趕往應該回歸的所在。「今天很謝謝妳。真的很開心能見到妳。」朱璃小姐背對著新宿車站炫目奪人的燈光洪流站著,我看不清楚她的臉。被風吹起的一根根黑髮皆包覆著光的粒子,彷彿拋光般充滿亮澤。我緩緩地眨了一下眼。在她無所察覺的情況下,輕柔地將這份萍水相逢的緣分切斷、放開。依依不捨h&y16hvqijvO_^l=Tl(%2P9!s#zn5y2+GagYAgSl82WV^mfHe^這種情緒,只要我自己感受到就好。道完謝後,她頭也不回地消失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

作者簡介 橘みつ(Tachibana Mitsu)


(圖/@333_tachibana IG)

1993年生。對話型蕾絲邊應召「Relieve」經營者兼性工作者。國際基督教大學畢業,主修性別及性取向研究。2016年4月應屆畢業進入創投公司服務,但三個月後遭公司以健康狀況為由予以解僱。之後輾轉在銀座高級俱樂部、百貨公司賣場、商務飯店櫃檯等地打工,17年5月加入池袋的蕾絲邊應召站,指名率、時間延長率皆飛快竄升,居全店之冠。Y*nh3+QgAY%Gf5nW#1OZ-B18wQq*0PQcEWmhgCqkD=CYHqoO9l18年2月自立門戶,成立「Relieve」。

Source:台灣東販、333_tachibana IG

一場殺人案件的審理,面臨三個嫌疑人的羅生門自白。檢察官劉以潔說人是她殺的,模特兒孟曄卻坦承真正殺人的是他,而被殺的杜小鳳頻死之際仍堅定表示,是她自己將刀刺向心臟……電影《愛・殺》描述同志更生人杜小鳳(陽靚 飾),愛上當年為她保釋卻又回頭起訴她的檢察官劉以潔(翁嘉薇 飾),同時受到是男兒身卻擁有女兒心的模特兒丈夫孟燁(徐宇霆 飾)所迷惑,因而陷入在一段窒息般的三人行關係中。被情慾所支配的三人,將展開一連串為愛不顧一切的佔有,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偽裝,到底慾望是有罪的嗎?身體和心,又是誰比較誠實呢?《愛.殺》線上看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