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一流大學畢業、順利就職的菁英人生,卻在23歲時丟了工作、迷失了方向,作者身心並用,陪伴客人尋找往前邁進的「契機」,過程中,也開始願意6hRRKscUrm*UQI+H1jUn4IWGHro&4YezsRx%-dJH&7)ZYP+1LV相信自己、為人生努力──。

現役蕾絲邊應召經營者兼性工作者首度現身說法,娓娓道出她的,以及她們的故事。

(圖/台灣東販)

寂寞、懷疑、不安、傾洩或找尋慾望,陪伴客人思考、面對內m([email protected]^PpDwZn4dgaHM#=2心的想望,提供貼近需求的服務。蕾絲邊應召觸碰的不只是顧客的身體,還有心──

「我跟丈夫已經在一起12年了。在我生病的那段期間,他也一直陪伴在我身邊扶持我。不管是生病前還是生病後,我都很愛他,他是我最重要的伴侶。不過,自從我生病後,[email protected]!PqEnIDLe^kEoutO2b94k^Zjbbo3tQydl3SDx7rOS-ZN就無法再履行夫妻的義務了……」

「都這個年紀了還沒男朋友、穿著打扮也不時髦、又WKe37KKtY%+5c!$VUeOnsB)81TDhOFSW2C63BKw=0G0*[email protected]=沒有經驗,我覺得自己好丟臉,很想有所改變。可是為了有異性緣,就必須配合、討好男人的一些行為,我實在做不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所以才決定殺到這裡來,真的很抱歉。」

這些故事並沒有璀璨耀眼的情節,有時冷硬,有時扭1BjMHW87iRn$lmUa2Hs^&DdEbDq2M&onqHJ(r^w%SrSBwSEmQv曲,有時在某處便被切斷。然而這些故事,都是每位女性的人生。

「我的工作並非只是滿足客人的性需求而已。來到這裡的女性們皆帶著不同的故事片段。世間或許會將其稱之為有問題或不尋常,但在我看來,這就像是還沒有被任何人閱讀過的書本,正eb$j8RmNSRj8!2aYbhr5nllAXInow^DflL9l%yesX)q)1QYHFi靜靜地等待誰來翻閱。陪伴她們一起解讀那些故事就是我的工作。」

內容試閱 第一次接客,見面地點就在新宿伊勢丹前

伊勢丹百貨的化妝室鏡子很傷腦筋,會讓人的[email protected]))CRAtW4Sq)KO)[email protected]!w+8GGB9e5e21H皮膚與氣色看起來很好,而忍不住開心一下,這倒也無所謂,只是在這種時候不希望它照得太清楚,讓人無所遁形,我一邊想著這件事,一邊塗上能瞬間予人明豔動人印象的紅色唇釉。悄悄看一下四周,這些人可能等一下有約吧,正聚精會神地往臉上擦脂抹粉。以再過不久就要卸妝為前提而化妝的人,或許只有我而已。思及此,頓時產生一種不可思議的情緒。

2017年4月底左右,我在伊勢kl5H%CTUifVv0D4iOF1#E0qPKOPp94O5jc*9S09E5olckNcRI0丹新宿的女性化妝室。這天是我踏入蕾絲邊應召業後值得紀念的初次出勤日,為了進行見面前的最終確認而來這裡報到。久住在前一天傳LINE表示:

「剛開始或許會緊張,但妳可以的,加油(^^)」

這內容也太敷衍了吧,讓我忍不住感到無力。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場。

我反覆背記工作流程:確認見面對象的名s-3-WC)Mm29fO6RDHwt-=ig81asmuGRReuFWyibsLUP+iQLc8e字、報上自己的名諱。在前往飯店的路上不著痕跡地詢問對方的身家背景。抵達飯店後,將對方的衣物掛在衣架上、手機設定鬧鐘,費用必須在一開始就結算。先聊一下天,然後進行挑逗。久住所經營的應召服務,低消為短程的六十分鐘套餐,老實說真的很緊湊。也有時間比較長的套餐,但對缺乏色情店經驗的女性而言,最具人氣的似乎就是感覺像試用,比較好下手的短程套餐。抵達飯店前的這段路程並不計時,但幾乎沒有時間做愛。相較於最少還能確保大約兩小時接客時間的女公關,這無疑是速戰速決。必須在這個極短的時間內帶出對方的需求,並使其感到滿足。

抬起頭才發現鏡子裡的這名女子臉部線條有點僵硬,而且面無表情,臉色則略顯蒼白。若端出當女公關時那種百分百逢迎諂媚的態度,感覺會被看穿,讓我猶豫不知該如何自處。瞪視著鏡中人的那雙不設防的黑眼瞳閃爍飄移。我有點後悔自己沒配戴角膜變色片來。根據久住事先傳來的訊息,今天的客人名字為朱璃,年齡為三十多歲。註冊時所輸入的資料只有這樣而sO#TXGB16ABU=RR*Z)Ec^pMq2UFWQuk1BCHTITRoTFIlHGOu^m已。除非有加購指定項目或在備註欄填寫注意事項,否則在客人預約時所能得知的資訊幾乎等於零。只能透過短暫的對話問出或是察覺對方的要求。

踏入這一行後,我為自己取了「Mitsu」這個新名字。Mitsu以兩個平假名組成。這個字與蜂蜜的蜜,祕密的密的日文發音相同,並隱含著女性的蜜與密的意義。在這個很容易撞名的業界,應該相當特別。「Mitsu」既是我自己,也是從事這個工作時的另一個人格。我會盡量貼近客人的要求,但不會勉強自己來配合對方。不說謊,[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ZEcosqtlA_d$lN%lHjE3Lh以誠懇的做人態度與客人接觸,但不流於阿諛諂媚,而是以自身真實的一面來一決勝負。

話說回來,這名客人對我一無所知。她所註明的希望條件為身材高挑,久住似乎是因為這樣才指派給我,但她根本不知道會是誰來服務。所以說最不安的其實是對方。我使出渾身的[email protected]%C8HX([email protected]^WDgUVc^bV7il^sn&L)01X$$(Q6aXkN力量從化妝室的椅子上站起身。

對方留著一頭黑色直髮,據說當天會穿著藍色洋裝。17點在伊勢丹正面玄關見面。我在約定時間的十分鐘前走到指定地點查看,已經有個符合特徵的人站在那裡。那人倚靠著刻有歌德樣式繁重裝飾的大理石柱站著。未染過的黑長髮在身後隨風飄揚,從側臉角度看來,嘴巴顯得微凸。應該三十五歲左右吧。柔軟的藍洋裝被風吹得緊緊貼住身體,與向晚時分趕著現身的粉紅天空形成美麗的對比。猶豫不前也成不了事,我直接向她走近1!^&HQ%w(WTCu%0a^[email protected]。在彼此只剩一公尺距離的地點,她也察覺到我的存在。啊啊,原來是妳的恍然大悟感,以及期待與困惑的情緒在她臉上一閃而過。我假裝沒注意到她打量著我的視線,並跳入這個空白的區間裡。在那瞬間眼前突然變得一片白,好不容易故作鎮定與她對視,接著只要說出開場白就好。

「是朱璃小姐嗎?很高興見到妳,我是Mitsu。」

剛起頭的對話為何總是如此坑坑巴巴呢。明明不知該往何處前進,但不前進就永遠抵達不了目的地。今天的賓館是由朱璃小姐指定的。地點位於歌舞伎町二丁目。在前往賓館途中,為了避免冷場沒話聊,我試著慢慢地調整話題的方向、說話速度與類型。在對方不會感到厭煩的程度下,不動聲色地丟出對話([email protected]^nOTgVlXYcUOXTCKcujTmVP_K*=1(@E(BuG5

「今天放假嗎?」

「啊,是啊。我請特休來的。」

原來是上班族。「那今天應該比平常更有時間慢慢準備吧。上午有好好休息嗎?」

「睡了個大頭覺,實在是睡太久了。」她的眼周表層有著淺淺的細紋。

無論我提出什麼問題,朱璃小姐總是詳實又客氣地根據自己的步調來回答。雖說難掩緊張的情緒,但或許她原本就是文靜又低調的類型也說不定。^0gICtZKVDKZ+4$v%7%F1pv1KiIRTQZ6EaqbDH+rau!b6J#+Xq由於久住所設計的官網實在浮誇到令人不敢恭維,老實說我還嚴陣以待,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會去那網站預約並前來相見呢。萬萬沒想到會是一般的清秀佳人。問了朱璃小姐才得知,她任職於金融業。我想像著她平時在辦公室工作到很晚,身為小主管而且做事認真的模樣。梳理得整整齊齊的硬質長髮、精挑細選一看就像在百貨公司購入的優質服飾、手上則佩戴著與年齡相符的高質感手錶。完全能讓人感受到她彬彬有禮的應對、謹慎而且確實的工作態度。興趣是飛靶射擊,出人意表的是她假日似乎是戶外派。就外型來看,在我眼前的朱璃小姐與蕾絲邊應召完全扯不上邊。以她的年紀來推敲,就算已婚也一點都不奇怪。我不動聲色地確認了一下,修長的手指上不見任何痕跡。

社會大眾對於女性叫應召這件事本身的偏見與打壓程度甚深。無法如AA(MiAXPd-I!8BmMs_mgQj0ed=5e0*C!y7tUqZK^iB(m&^Vc9I男性般將這件事當成同性之間的玩笑並互通有無,只能以不能說的祕密與禁忌處理之。後來當我公開自己是蕾絲邊應召女郎的身分後,才發現有些人會小心翼翼,有些人則難掩居心,但幾乎百分百之會丟出相同的疑問:

女人為何會叫應召?那個人是女同志?大家的性慾都k!A1_h5qc5vMgWjv2!7Hit8GHq_1VsZmRH8_!4lR5$8+BPKBTo很強?反正就是欲求不滿嘛、她們都很乏人問津嗎、應該就是長得很抱歉的歐巴桑吧?

這些不會在男性色情店聽到的疑問,一旦主角轉換j$9mm30W$Sc9hU6KNvsaViUW0G2y9*z996jXg2zjP#HBW*objZ成女性就會遭到萬箭齊發,不但得應付無數的為什麼,還會被要求做出說明,而且最好是嚴重或悲慘的理由。

我不需要什麼辯解的理由,只是想知道,也希望對方能告訴我,為何會來到這裡,以及希望我做些什麼。

抵達飯店後由朱璃小姐選擇房型。她柔嫩的手指在櫃台毫不遲疑地按下點選房型的按鍵,電子面板的白色光線薄薄地照在她臉上。看qKUwW5-N*[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IPWZHFgP7!sLL-SmxSO她的樣子,總覺得似乎對這種事習以為常。進到房間後才發現裡面意外地寬敞潔淨。愛情賓館的房間往往陽春簡易,不然就是走奇怪的豪奢路線,這裡的擺設雖具有獨特的存在感,但環境整潔、風格洗鍊,看起來就像普通的飯店。朱璃小姐旋即在我身旁脫掉外套,我急忙用衣架掛好。

她主動交給我裝著新鈔的白色信封,金額剛剛好。在我接過信封後,她便先行淋浴。看到她穿著浴袍出來後,我也UuIB_sPxhcomh1KkW*!6w#AlgNW7oUM86PhURkCKJeCJXXqSoH立刻起身迅速做準備。我在小小浴室內將賓館所提供的沐浴乳倒在手上快速搓開,全身上下洗得乾乾淨淨。專注在清潔身體這件事上不去多想,就會覺得索然無味,三兩下就能結束。我套著浴袍回到房間內,殘留在雙腳之間的水氣莫名地帶來寒意。

朱璃小姐穿著白色浴袍坐在床邊。房間的照明在我淋浴時已調暗,所有事物的輪廓彷彿漸漸融化在曖昧的黑暗裡。外頭的亮光與喧3LhLM^[email protected])bmZssbdHdcfH!*-7ABXW5$kLn#m)+78sUv(JG&囂全都到不了這裡。我一邊靠近床鋪,一邊在腦中迅速模擬流程。先接吻、將朱璃小姐撲倒,接著解開浴袍的綁帶。我在上面探尋她的身體反應。一切僅止於肌膚的接觸,然後時間到。

「朱璃小姐。」

我忍不住出聲喚她,原本陷入寂靜的這個房間起了小小的漣漪。當我坐在朱璃小姐身旁時,她倏地抬起眼。

「為什麼今天會想利用蕾絲邊應召服務呢?」

朱璃小姐聞言微微地偏著頭。這麼cGHQY%de!2p9N#Pg&iONzWf2-oY([email protected]+說來,一般很少有機會像這樣與年長女性關在密室共度時光。當她沉默時會有奇妙的存在感。

「我只是覺得在不太瞭解朱璃小姐的情況下,可能沒辦法做得很好。或許妳會覺得我是個怪人。」彼此明明面對面靠得這麼近,但燈光昏暗再加上逆光的緣故,無法看清楚她的臉。朱璃小姐的身體稍微動了一下。「瞭解zVB+9al7x5l(Ng5*XdPrWzs6zRq_c7VjnzWEX2)5(T6!tPE&bG我嗎......我想想喔。」她的聲音顯得顫抖。原本持平的聲波略為崩塌,新的波浪又從下方竄起。「啊,是不是我做了什麼奇怪的事?其實這種服務我只用過一次,所以還不是很習慣。」

機會來了。我接著問:「是什麼原因讓妳決定體驗看看呢?」

微乎其微的空調背景聲音中夾雜著她的呼吸聲。「嗯—該怎麼說呢。」將注意力集中在說話聲時會發現一件事。人的情緒會比想DkjnydR&oB7GDXlrkjHgRsOgd8+rWwp(rG_v_-*y%3JoC2DsS8像中更如實反映在音調、說話速度、語氣以及節奏上。展現朱璃小姐的意志與情感的細微聲響集合體被打亂,略起波瀾然後變得明亮。

「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其實有個ZB*u$Qs0ig^d)j68)sOIUdXEP8GIaqn2h(xeM$f([email protected]人讓我有點心動。」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朱璃小姐這一串的反應是出於害羞。「啊,只是有點心動而已啦,完全不知道對方是否對我有意思,我也無法清楚說出喜歡到什麼程度。」

據朱璃小姐表示,彼此是透過飛靶射擊認識的。會出於興趣而參與競賽的人其實有限,而且競賽時大家會長n)GxT4(KX+fY7g*@BoTB$L#VsOfQg*(Y#[email protected]時間待在同一個場地,因此結緣。起初並沒有特別的想法,但愈來愈在意起對方。

「就是會忍不住想到那個人吧。」

「......是啊。」不知為何,我覺得很開心。

接下來朱璃小姐的聲音略顯薄弱。「說來丟臉,我完全沒有那方面的經驗,甚至覺得這輩子可能就是一個人。實在是太久沒談戀愛了,萬一真的交往然後要發生進一步的關係時uCGJjWoWRRs%fU3%F2&&3*Qir)[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FA,都這把歲數了還很生疏,對方應該會覺得排斥吧,感覺有負擔。所以我才想稍微練習一下。」

蕾絲邊應召業有趣的地方在於,實際接觸後才會發現,很多客人並非女同志身分。而且搞不好非女同志反而占多數。即便有情慾,但要與不具戀愛情感的男性發生肉體關係,大部分的女性還是會覺得抗拒與不安。有些人則是對男性本身感到警戒或恐懼。而且對象是男性時,言行舉止就必須表現得女性化,這點也讓有些人感到壓抑。必須處於被動立場、必須假裝高潮,無疑就是KmT1n^HbyVJTNxtr2Dp-Nlq3tUPSh527--lIlK9yT2=FJ#Ggee壓力的來源。女性想要主動享受這項行為的樂趣,往往伴隨著阻礙。正因如此,很想與人有身體上的接觸時,才會找上蕾絲邊應召。

朱璃小姐的聲音很開朗,就像卸下重擔般輕盈。不,或許這是明確釐3fpRTL1*n!WSzEaRIQLjMZg08zwfKis96T53&4Y_4-BQDb1%-V清自我目的之人,下定決心的象徵也說不定。「可能沒什麼人會像我這樣,把應召小姐當成練習的對象。」

「不會啊,我們很歡迎的。反而聽說這類型的客人還挺多呢。」我牽起朱璃小姐柔軟的手。

「先試著適應這樣的狀況,然後發自內心覺得跟某人做這件事應1S#^0mA2yM#Tfio!xRQSMfRaqvuR8nCDVK5GI5+zocEkd&FO%_該會很愉快,光是這樣叫應召這件事本身就具有意義。」

「那我就放心了。所以我也沒有希望什麼特別的服務。上回那位小姐為我做了很多,但我自己也不曉得什麼+K-5mIU7G44SVwQlzD4b)o7tZL)e#00ar^wuoaJY0(+k6BU5=J才是正確的。」

「我認為性行為沒有所謂的正不正確。目標應該放在自己能放鬆享受這件事上。」

我溫柔地撫摸朱璃小姐散發著光澤的微溼黑髮,接下來是小巧的耳朵。肌膚有趣的地方在於,被觸摸過的地方與未被觸摸之處的質感會有所變化。被觸摸的部分會變柔軟,s(r+z$Hj#[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xFS%就好像皮膚表面的薄膜剝落,顯露出某種特質般。肌膚之親,真的是很貼切的表現。

「那也很久沒接吻了嗎?」

「啊,這麼說來好像是耶。」

「那我可以親妳嗎?」

我迅速靠近黑髮下低垂的臉孔,並貼上她的雙唇。朱璃小姐的嘴唇相當有彈性,並能感受到嘴唇後方碩大牙齒的存在感。就)[email protected]@tqI3$%=0qkKtPF()[email protected]&K_ZmU1nB像用話語交談般,以嘴唇來抒發情感。在我以唇輕咬與輕吻的反覆攻勢下,朱璃小姐終於顫巍巍地張開嘴巴。與我交纏的手稍微抖了一下,又再度確實地緊握。在昏暗的氣氛下,十指緊扣的溫度從遠方緩緩地傳向周身。能獲得朱璃小姐這份純情與愛慕的對象,相信一定很幸福。

默默地互吻一段時間後,我靜靜地收回舌頭,並注視著朱璃小姐。溼潤的嘴巴帶著一絲*rr*oQO7RpkmSJ)S([email protected]+15a_Pq3IU%ip涼意。「可以再進一步嗎?」她像個孩子般地點點頭。

19點左右,當我獨自一人走在新宿站附近時,包包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久住傳LINE給我。「辛苦了!第一次出任務如何?」我迫不及待想分享,迅速滑動手指回覆&oeL!)G$Qh)KoB5_zAcUu#YEB3z([email protected]&nFqYgO「非常有趣!」

回想起才剛分開,踏上歸途的朱璃*rMDy7OL^+TCM#Gnh8Hv)X2IJYmsF2g%*Fz^y)pZwpYumLjOAp小姐。在這件事在我心中不知為何已成回憶。她會從新宿站回到離住家最近的車站。在平日的這個時段,車站前擠滿了準備返家的人潮,大家都行色匆匆地趕往應該回歸的所在。「今天很謝謝妳。真的很開心能見到妳。」朱璃小姐背對著新宿車站炫目奪人的燈光洪流站著,我看不清楚她的臉。被風吹起的一根根黑髮皆包覆著光的粒子,彷彿拋光般充滿亮澤。我緩緩地眨了一下眼。在她無所察覺的情況下,輕柔地將這份萍水相逢的緣分切斷、放開。依依不捨這種情緒,只要我自己感受到就好。道完謝後,她頭也不回地消失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

作者簡介 橘みつ(Tachibana Mitsu)


(圖/@333_tachibana IG)

1993年生。對話型蕾絲邊應召「Relinn=CprV_U9%Bp9mU#Q5G8Pw5zSZE4CZke53y$AnOMc45Ii#EcXeve」經營者兼性工作者。國際基督教大學畢業,主修性別及性取向研究。2016年4月應屆畢業進入創投公司服務,但三個月後遭公司以健康狀況為由予以解僱。之後輾轉在銀座高級俱樂部、百貨公司賣場、商務飯店櫃檯等地打工,17年5月加入池袋的蕾絲邊應召站,指名率、時間延長率皆飛快竄升,居全店之冠。18年2月自立門戶,成立「Relieve」。

Source:台灣東販、333_tachibana IG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妳也會喜歡